• 贞操带胶衣改造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在捣毁了绑匪案后,我和雪儿去了夏威夷渡过了一个「性福」的假期。正当我们兴致勃勃地回来时,发生了一件预想不到的事。

    下飞机后,我和雪儿分开了,她先回到了我们的秘密实验室,而我直接去了我的办公室。坐上了电梯,我一路盘算着接下来的几件案子该怎麽处理,可是门一打开,我呆住了,办公室里一片狼藉,我马上找到放保险箱的地方,没发现什麽问题,还好,重要的没丢,那完美的硅胶配方和材料都没有被人动过,我鬆了一口气。我四下寻找着,打列我的抽屉,赦然出现了一个血手印,上面写着∶「我要报仇!接下来将是很有趣的事。」

    我想到是否要报警,迟疑中,我听到了敲门声,雪儿进来,从她吃惊的表情中,我想她 100% 也猜到了发生了什麽。我拿起电话,又放了下去,当务之急,我应该把重要的东东先转移,然后再报警,我可不想让员警知道我的高科技发明,雪似乎也明白我的想法,我把保险箱的门打开,把那个只属于我们的发明让她带回了秘密实验室。雪儿拿过了箱子,转过头,神秘地一笑,突然我闻到了有种熟悉的气味,接着,我们吻别了。很快的员警封锁了现场,取走了一些他们认为有用的东东。并做了笔录,后来我悻悻地回到了家里。一夜我转来转去的一直想不到到底是谁,敌暗我明,将会发生什麽事呢。

    第二天,雪儿打了我的手机,约好了时间,要开车来接我去个地方,说有重要的线索,我还来不及问,她就挂上了电话,看来真的很重要,我匆忙地整理了一会,出了门,很快地,我上了雪儿的车,车子一路飞速的行驶着,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停了下来。我正要开口,雪儿凑过来,又是一个深情的吻,吻得我心头蕩漾,一时间什麽都忘记了。紧接着我们互相摸索着对方在一阵阵快感过后,我们互相搂着睡了过去。

    梦中我仿佛进入了一个世界,突然有一个声音传来∶「我会报仇的」我猛地睁开了眼,发现我不能动弹了,我正赤条条地躺在一张手术床上,周围刺眼的光,我的手脚被人用牛筋和皮带牢牢地束缚着就象一个「大」字。我觉得喉咙好乾,想咽下一口水,无奈我发现我的嘴巴却动不了,原来一个大的塞口球堵死了我的嘴。雪儿呢?她怎麽了?是不是也和我一样。

    突然,我听到了一个声音,好像是雪儿的,她脸上还是带着那种神秘的微笑,拿着一支针筒,扎进了我的血管,那粉红的的药液流入了我的身体,我再一次地失去了知觉就这样,过了几天,重複着进行这样的注射,房里的灯让我失去了时间的感觉,我觉得好漫长,我的雪儿,她究竟对我做了什麽为什麽?她总是那种神秘的笑容,而我只是在这一段时间里觉得浑身无力,胸口疼痛。

    二、强制变身

    终于,有一天,我被人解开了束缚,推出了那间分不清昼夜的房间,很多管子从我身上取下了,他们扔给我了一件睡袍,让我穿上了。可是一直躲在床上那麽多天,我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后来有两个护士般的小姐过来给我穿上了,但我猛然发现,我的身体竟然多出了两个大大的奶子,我习惯性地伸手往下摸去,还好,它还在,我想我应该只是被注射了类似雌性激素的东东,我还发现我的皮肤变得好细好滑,轻轻地一捏,仿佛里面充满了水,这时雪儿走了过来,又是神秘的一笑,「你现在是百分之六十的女人了。恭喜你啊」我懵了,这是什麽回事啊,「你凭什麽这样做,为什麽我歇斯底里的地喊着,」我发现我的声音又尖又细,完成没有了我原有的男中声。

    这时,过来几个强壮的女人,把我拉进了一个化妆间,我发现我的头髮变成了披肩,她们仔细的修着我的眉毛,娴熟地化好我的妆,我看到镜子里的那人居然比当初的杨思琪还纯还美。在她们忙完了之后,先是拿了根导尿管,小心的插入,固定住,再拿出个假XX套住了那个地方,并有特殊的胶水粘上,小心的烘乾,我发现居然好平好紧,不比我发明的人体硅胶差,没认真看基本不能看出那是假的。又过来几个人帮我选好了衣服,一条很性感的丁字裤,突出我新的胸部的真丝胸罩,接下来,她们拿出了一条强力束腰,由于这些天我基本上都是输营养液,所以原有的腰变细了,我想应该只有26了,接下来,她们把那个束腰套在了我的身上,用力地拉着,我再一次感觉到那种要被截成二段的感觉,我基本只能用口小口地呼吸着,她们几个人互相看了看,觉得还不满意,再一次用力地拉紧,而我觉得我的心快被挤出来了。

    接着我听到一声细微的响声,她们居然在束腰上锁了,没有钥匙,它将会永远地在我的身上,在一阵茫然下,她们利索地给我穿上了条迷你的紧身短裙,最后,她们给你选了个10CM的高跟水晶鞋,繫好了带子之后,又上了两道小锁,一站起来,我觉得,我的脚快断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向一旁倒去,旁边的几个人扶住了我,才免了我的尴尬。而我现在更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姐,每走一小步都要被风吹倒似的。

    被打扮完之后,我又被送回了自己的房间。这时电脑的大萤幕传来了画面,我看见雪儿穿着了很性感的女王装,对着我讲着,从今天开始,你将是80%的女人了,你可以看看你自己,是多麽的漂亮啊,你再也不是名探清扬,而是我的女奴扬子了,你要慢慢地接受这个现实吧画面又一次地消失了,我一直不明白,为什麽雪儿要这样做。接下来的每天,她们都一直教我化妆等一些女人每天必作的功课,其实这些我早就会了,不过,现在我更熟悉了,我能在两分钟之内给自己造出一个 100% 美丽的时尚妆容。慢慢地我好像喜欢上了这些,此时我也怀疑自己到底为什麽会喜欢上这些,难道我真要变成女人吗?我的理智告诉我,不是的,你一定要逃出这个地方。

    三、惨遭调戏

    时间又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被带到了一个秘室里,她们强硬的剥我的衣服,让我穿上了女奴装,给我戴上了单手套和口塞,膝铐,脚镣,还给我上了个龟甲绑。让我跪在地上,学习用嘴服饰雪儿,舔她的脚舔她的鞋,包括每次我做不好,总被雪儿用皮鞭使劝地打着屁屁,之后,还要为一些男的服务。就这样,过了两周我每天都在痛苦中渡过,我暗暗发誓要逃出这个地狱。但我一直想不通,我的雪儿为什麽要这样对我。又过了几天,她们没在绑我,而是让我自由地活动,让我能够接触一些东西,但不允许我和他们说话,但从他们的一些口语中,我听到了要对我进行第二阶段的改造等清算。我不禁彷徨着,他们要对我做什麽而他们也停止了对我的注射,我觉得身体有力多了,我和这里的打手单打,应该不会输给他们了,但如果几个一起上,我还是对付不了。而且,我身上的东西严重妨碍了我的身体,我只能做些舒缓的动作。我一直在观察着,找到一个能让我脱身的漏洞。

    四、成功逃脱

    过了几天,她们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一个穿白衣的女人坐在我的前面,她的声音好清柔,她叫美婷。和她的对话中,我仿佛进入了一个梦境里,梦境中我看到了自己小时候喜欢穿着姐姐的衣物,在洗衣间里看着镜子那可爱的美女,仿佛那才是真正的自己。一瞬间,我突然觉醒过来,原来她要进入我的潜意识对我进行洗脑,好让我从思想上真正成为一个变性人。我也学过催眠术,但未用过,我知道只要我用尽全力地反击她的催眠,她会被我牢牢地控制住的。突然间,这个奇蹟在第三天出现了,我发现,我却反过来控制了她,她也将成了我脱身的宝物。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给她催眠,给她灌入她就是雪儿的思想,牢牢地控制着她的思想,让她为我準备胶衣,而我则在雪儿面前表示出她所感兴趣的事,她觉得很快地我将成为她的女性奴,而且她将由此得到更多的快乐。当然,在这我的确吃了不少亏,不过留我的成功很近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她带着两套胶衣进入了我们的房间。我计算着他们人员的轮值的时间差,因为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观察他们人员的轮换,我提要和美婷一起去洗手间,被允许了,之后紧接着和往常一样,当我做完了心理的辅导,被他们带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而这次他们却错了,带走的是美婷,我则以她的身份,堂而皇之地走了出去,她们送我上了一辆车,把我载到了美婷的住所,我很自然地和她们道别。我偷偷地溜了出去,準备我需要的东东,并秘密找到医生,为我治疗,过了两个月,我基本上康复了,而这也是美婷的合同快到期的日子,从这一段来看,我以美婷的身份认真收集了他们地地形图,而美婷在我的深度催眠下,表现得很好,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和怀疑。接下来,我马上要行动了。

    五、反击

    这是心理改造的最后一天,我带上我的箱子,备好所需要的东西。到了那个曾经让我痛苦不已的地方,我要反击。进门后,雪儿有其他的事,没有马上来,他们一些人则在尽兴地赌着,看我的那个守卫忍不住手痒了,也去赌了,让我在一边四下逛逛,有这样的好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迅速地摆脱四下监控,放了微型定时炸弹,我要摧毁这个地方。我悄悄地进入了雪儿的房间,我换上了和雪儿一样的胶衣,这时雪儿也进来了,她发现了我,和我四眼相对着,突然,我想到了,那熟悉的气味,实际上就是我发明的胶衣上的气味,这个雪儿是假的!而那天我却把那些比我的命还重要的东东给了她,怪不得。她也吓了一跳,但马上冷静下来,问∶「你是怎麽跑出来的,你不是被我关在了地牢里,我真佩服你啊,不过,这次你别想跑了」我冷笑着,「百密终有一疏,你这一次也别想逃掉。现在我们来说说你是谁吧」

    滋,那身胶衣被脱了下来,我就是那天成功在特警来时逃脱的那个,他们叫我云老大,(也就是在厕所里将我的那个人,天啊)我说过,我要报复,先让你看我的作品吧,他用对讲机讲了一句暗语,门开了,一个俏女奴乖乖地走了进来,跪下去,慢慢地像狗一样的爬着,做着很撩人的姿势,爬到了云老大的脚边,用舌头细细地舔着,一付满足的样子。云老大笑着,对着假冒我的美婷说∶「你自己说,你是谁?」「我是云清扬,现在叫女奴扬子,我不是真正的女奴,我要主人把我变成一个改造性奴」云老大笑得很开心,「现在,你呢,你身上被我植入了遥控装置,你敢不听我的话」,他笑着,在手上的戒指上,用力地按下去,我装做难受地倒在一旁,这时,云老大脱下了衣服,就让我先让你爽爽,再送你去西天。不要,去日本吧,多少也能卖点好价钱,不能浪费了哦,就在他疯狂地在我身上揉捏时。突然,一股血从喉咙里喷出,「不可能。你你你」云老大,捂着脖子很吃惊地倒了下去,我褪下面具,「我让你看看我是谁」,看到我的脸,云老大真正地停止了挣扎,带着他的吃惊,永远地消失了在这个世界了。这时,我拿出新的胶衣迷你製作系统,马上做了一个云老大的面具,用云老大低沉的声音命令他们把雪儿带来。很快地雪儿披着一身的铁链,被拖到我面前,我命令他们鬆开了雪儿,然后带着雪儿和美婷笑着坐上了云老大的法拉利走了,过了一阵子,那隐秘的地下匪窝在一阵阵爆炸声中彻底地没了。

    过了一个月,我的侦探社重新开张了,而这次,这里又多了一个美女秘书~美婷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