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光无限好06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本人呼吁网友们不要将本站资源用于盈利和/或非法目的

    本人亦不承担网友将本站资源用于盈利和/或非法目的之任何后果和/或法律责任

    本图像文件皆从网上搜集转载/不承担任何技术及版权问题

    下载链接仅供宽带测试研究用途/请下载后在24小时内删除/请勿用于商业目的

    =================================

    第六集

                  内容简介:

      徐子兴在春水村建造蔬菜大棚的计画正式启动!

      虽然有归国侨商对这行业虎视眈眈,但在东方友的教导之下,他了解对方目

    标在国外市场,这也引起他更雄大的野心。

      朱倩打探到侨商和张天林等人是亲戚的消息后,匆匆来报,但言词上得罪了

    身为农民的徐子兴,也引发他滔天怒火!

      用恶毒言词和残虐性慾发洩在李玉姿身上,岂料东窗事发,被卫强要胁!

      目录:

      第一章 蔬菜危机

      第二章 警花的高跟鞋

      第三章 美女的企鹅肉

      第四章 卫强卖妻

      第五章 野战?

      第六章 禽兽老师

      第七章 采儿娘

      第八章 车震?

    封面人物:李喜婆

    第一章蔬菜危机

      小李说这话时,虽然靠在司机身边,可那音量却大得全车人都听得清楚。外

    商张胖子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把西服扣子又重新扣上,摆出一副「我是来投

    资的商人,是你们的财神爷」的模样。

      司机心里也有气,暗想:外商又怎幺样?要在早几年,你这胖子还不是黑五

    类?臭鸡蛋、猪粪、马尿还不是任我们泼?

      不过小李把一顶「破坏招商引资」的大帽子戴到他头上后,司机就不敢说话

    了。中国人一向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民不与官斗,穷不与富斗。

      司机指了指车速表,小李一看,果然最高时速才六十码,知道司机的气话是

    真话。

      乘客们鸦雀无声,一个个以异样眼光打量胖子这三人。

      侨商张胖子得意地享受众人羡慕的目光,举止更为张狂。

      抱着「宁为富家犬,不为穷家儿」信念的小李、小杨两人使了浑身解数,猛

    拍张胖子马屁。

      「乡下小地方,车破车烂开不快。」

      「张先生大人有大量,不必与这些农民一般见识。」在说「农民」这两个字

    时,显然带着强烈贬意。

      我去过城市,知道城里人骂人时常以「农民」称呼对方,被称呼者则认为受

    到汙辱,也以「农民」还回去。

      城里人是相当看不起农民,城里人的子女歧视农村子弟,许多农村出身的学

    生,甚至不敢在同学面前介绍自己的家人。归根究底,只是城里人生活过得比农

    村人好。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时,我都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活出个名堂,让城里人

    知道我们农民的生活不比他们差。

      有时我也会幻想,等有钱了,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便家家户户都盖起小别

    墅。嘿嘿,再把城里人请来,看看住着百余平方公尺空间的城里人是什幺表情。

      自从开始卖菜,我对经商有了莫大的兴趣;一听这侨商是来投资的,便竖起

    耳朵听他们三人的谈话。

      小杨从口袋里拿出一包极品熊猫烟,递了一根给侨商张胖子,道:「张先生,

    抽根烟。」

      极品熊猫烟在这年头一包就要十二块钱,这可是普通工人半个月的收入。我

    暗暗咋舌,镇上为了接待这侨商还真是下了血本,随随便便的一包烟都是市面上

    最好的牌子。

      原以为张胖子会接过烟,没想到他一点也不领情,伸手一挡,从随身手提箱

    里拿出一个精緻的白色金属盒,道:「国内的香烟太没味,抽不惯,还是这个东

    西够劲。」

      张胖子打开盒盖,只见精緻金属盒内端端正正地躺着十根紫红色的棍状物。

    那东西看起来挺像烟,却比普通烟长两、三倍,也粗好几圈。车里人见张胖子拿

    出这等稀罕物,一个个好奇地看着,我也不例外。

      小杨显然也不认识这东西,机灵点的小李却惊呼道:「古巴Behike限

    量雪茄!」

      张胖子惊讶道:「咦,想不到你竟然知道雪茄?来来来,今天便宜你了,赏

    你一根。」说着给了他一根Behike雪茄。小李如获至宝地接过,激动地点

    了根火柴,兴奋地深吸一口,一脸陶醉。

      「滋味怎幺样?」张胖子微笑道,眼里闪过一丝鄙夷。

      小李正陶醉其中,感歎道:「五百块钱一根的雪茄果然与众不同。」

      什幺?这雪茄要五百块钱一根!

      全车人都惊呼出口。小杨乍听这根雪茄相当于他一年的工资,差点把下巴吓

    得掉下来。他的眼睛不时瞄过雪茄盒,张胖子早察觉出他的想法,适时地赏了他

    一根。小杨点头哈腰,急急点上。

      看着这三人抽得昏天暗地,我心生感触。人比人真是气死人,这张胖子随随

    便便就「烧」掉一千五百块钱,这钱要是放到俺们乡下,能让多少穷人家过上好

    日子啊!

      两个马屁精拍了一顿马屁后,谈起正事。

      小李问道:「张先生,您的蔬菜种植基地什幺时候要建?缺不缺人手?您看

    我怎幺样?」

      小李这人机灵,又能言善道,见识也广,待人接物也有一套,把张胖子服侍

    得相当满意。

      张胖子颔首道:「嗯,你这小伙子不错。这样吧,以后等我的基地建好,你

    就过来当我的秘书吧!」

      小李大喜,连连道谢;能跟在这种富商身边,想不发达都难啊!老话说的好

    :「宁做富家狗,莫为穷人儿。」小李虽然捧着的是公务员铁饭碗,但他向来极

    有野心,天上掉下一个财神爷,他能不把握住机会吗?

      一边的小杨后悔不叠,完全没有刚抽雪茄的满足模样,嫉妒地看了小李一眼,

    只能闷头不吭声。他也知道张胖子对他的印象不佳,再去求人家只是自取其辱。

      我大惊!这侨商来春水镇竟是投资种蔬菜,没想到这幺快就有了竞争对手!

    看来形势不容乐观啊。几十万人民币加上镇政府的支持,能建多大的蔬菜基地呢?

    恐怕有几千亩吧。

      一路上我的眼睛看着窗外,其实是在认真听他们三人的谈话。从他们的谈话,

    我了解到侨商张胖子是镇上某户人家的亲戚,早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偷渡到澳洲,

    从农场工人干起,苦心钻营二十年,终于在澳洲有了一座自己的农场,此次算是

    衣锦还乡,兼「为家乡贡献」。

      他在澳洲搞的就是蔬菜种植,所以这次投资也算是老本行。县领导要亲自送

    他去春水镇,可张胖子心急几十年不见的小表弟,带上春水外镇的两名干事,急

    急找了辆车赶往春水镇,岂料半路车抛锚,无奈之下只能坐公车。

      我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只觉得好像有什幺事情

    会对我不利。

      这张胖子投资蔬菜大棚种植基地,对我的事业显然有很大的影响。说实话,

    以前我根本没把那些卖菜的小摊贩放在眼里,虽然他们也是我的竞争对手,但那

    时我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也不在乎。

      如今不同了。我跟乾爹和范叔借钱,种子都买齐了,张罗着要回村建自己的

    蔬菜大棚。如今万事俱备,只等明天破土动工。

      想不到这当口冒出一名侨商,给了我狠狠一击。同行是仇家,人家财大气粗,

    以后我怎幺跟他们斗?我仔细从各个方面分析一番,发现自己除了是本地人这点

    优势外,再无别的优势。

      可我徐子兴向来倔强,万万不会做半途而废的事。既来之,则安之。我有东

    方友这位博士,又有乾爹、叔两个地头蛇帮忙,这蔬菜市场上怎幺也能分一杯羹

    吧!

      现在的我心烦意乱,恨不能立刻飞回村找东方友深谈一番。

      车子终于驶到镇上,张胖子三人下车往镇政府方向走。

      我急忙去干爹家把大黄牛牵出来,上了牛车,挥鞭抽得空气啪啪直响。

      大黄知道主人心急回家,撒开四蹄跑得飞快,路边柳树飞快地往后倒。

      回到家把种子放下,我朝屋里吆喝一声:「玉凤,我找爷爷(东方友)去了。」

    说完不等她回话就出门。

      玉凤正做家务,把湿手在腰前围裙上擦了擦走出来,看着远去的徐子兴道:

    「唉,臭小子是怎幺啦?一回到家就火急火燎。这一上午左眼皮就跳个不停,不

    会出了什幺事吧?」

      农村人有个习俗,说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指的是男人。女人则是左眼跳

    灾,右眼跳财。所以徐玉凤才有这幺一说。

      我风风火火地赶到东方友家,急忙把情况跟他说了一遍。

      东方友听后也没说话,不急不徐给我倒了杯水,说道:「来,小兴啊,先喝

    杯水。」

      我接过水,哭笑不得道:「爷爷,我都急死人了,你还……」

      东方友慈祥地说:「天塌下来,人也要吃饭、喝水不是吗?来来来,先喝杯

    水。」

      我无奈地将水一饮而尽。我火急火燎地赶过来,还真有点口渴。一说到口渴,

    才记起中饭还没吃,肚子也有点饿了。

      心情放鬆下来后,东方友坐在摇椅,睿智的目光在我面上一扫而过,道:「

    小兴,你是不是觉得敌人太强大,怕斗不过他?」

      敌人?不错,同行是仇家,竞争对手就是敌人。

      我摸摸头,道:「嗯,有……有点吧……」

      东方友理解地说:「不用不好意思,面对强大敌人,会怯场是很正常的。」

      几句话就让我心情平静,东方友果然不愧是智者。

      「小兴,我问你,你觉得如果单纯比技术,那侨商能赢你吗?」

      「这还用说?人家财大气粗,又是从国外回来,种植技术肯定比咱们要先进

    得多。」我理所当然道。

      东方友微笑道:「你这番话有什幺根据吗?」

      我一愣,说:「证据倒没有。不过爷爷,您看外国人在别的行业,技术比咱

    们国家先进多了。我想,种植技术也比咱们强吧!」

      「呵呵,这幺说你没有证据,只是想当然啰?」东方友笑道,我点头认同。

      东方友突然神色一肃,认真道:「徐子兴,看事情、做事情不能只凭想当然。

    据我所知,在农业技术这领域里,我国领先世界各国,蔬菜种植技术更是比澳洲

    领先十年。」

      我愣住了。东方友是位学者,学者说话都是有凭有据的。他说的话绝不是口

    说无凭。我想当然的认为国外的技术就是先进技术,却没想到我国在农业技术的

    领域里竟然是世界第一。

      东方友又微笑道:「你可能不信吧?呵呵,没关係,我可以解释给你听。咱

    们国家有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人口十几亿,却有八亿多农民。农民们以耕种

    为生,所以咱们国家是农业大国。」

      他又说:「咱们国家的农业技术开发,一直是国家重点扶植的项目。国家每

    年都要投入数百亿资金研发,这在世界各国的农业科技投入资金排行是第一位。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袁先生解决国家十几亿人口的饥饿问题,替国家带来国际

    声誉,也让国家的农业科技研发带来新的契机。

      「西方人的主食是肉类。所以他们的畜牧业比我们东方要发达得多。但他们

    在饮食上对蔬菜的需求却没我们这幺高,所以在蔬菜种植技术上,咱们国家是领

    先世界的。澳洲侨商张老闆想回国投资,我想他也是考虑到这一点。」

      东方友这一番通俗易懂的话,令我疑惑尽消。原来外商回来投资,是这个原

    因啊!

      东方友品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继续说:「小兴,现在猪肉多少钱一斤?」

      我纳闷了,怎幺说得好好的突然问起肉价?高人就是高人,一个简单的小问

    题,就令我心生高深莫测之感,于是小心翼翼地答道:「嗯,在咱们镇卖八毛钱

    一斤。」

      东方友又问:「那幺青菜多少钱一斤呢?」

      「五分钱一斤。」

      「猪肉比青菜贵,对不对?」东方友认真地问。

      这种比贵贱的问题三岁小儿都能答对。

      「那是当然。」

      「那你觉得,在澳洲,青菜和猪肉哪个贵呢?」

      如果没有爷爷先前的「想当然」论,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在澳洲当然是猪

    肉比青菜贵啊!」

      但那是想当然的结果。别说外国的物价,我就连其他省的物价都不清楚,所

    以不能凭「想当然」来回答这个问题。

      西方人多吃肉食,那幺蔬菜一定种得少。照这几天我看的经济学理论,写到

    「物以稀为贵」,所以我推论出:「莫非在澳洲,青菜比猪肉贵?」

      东方友慈祥地说:「孺子可教也。我有个老同学目前在澳洲一所大学教书,

    我们一直保持书信来往。前几天他来信说在澳洲想吃青菜不容易,不但要开车一

    百多里到悉尼去买,价钱竟然是每斤1。49澳元,而猪肉每斤却只卖1。1澳

    元。」(注:此为小说世界请勿与现实挂钩)

      然后东方友告诉我一个震撼的消息:1澳元兑6。5人民币,兑30。5台

    币。

      天啊!照这幺说,在澳洲一斤青菜竟然能卖到63人民币。这与春水镇的一

    斤五分钱相比,绝对是天壤之别。

      侨商张胖子来这个穷乡僻壤,建蔬菜大棚基地的目的:就是将国内的蔬菜运

    到澳洲,赚取巨额差价!

      前几天看新闻说韩国现在发生泡菜危机。

      由于今年气候异常,腌製泡菜的主要原料——白菜价格持续上涨,价格是以

    往的六、七倍,让韩国很多普通家庭吃不起泡菜。

      一颗白菜在韩国已经涨到六、七十人民币。萝蔔、大葱等其他蔬菜的价格也

    水涨船高。

      如果这些暴富良机我也能掺上一脚,亿万富翁不再是梦想,会在短时间内变

    成现实。我被这个想法震撼得浑身发颤,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激动。

      东方友把我脸上表情的变化看在眼里,暗自歎口气摇了摇头,心想:这孩子

    还是太年轻了。

      他又给我倒了杯水,说道:「小兴,别激动,先把水喝了。」

      我迫不及待地将水一饮而尽,仍觉得不解渴,又连喝三大杯水,直到肚子发

    胀,才压住那蠢蠢欲动的野心。

      东方友自言自语似的说:「咱们国家的资讯还不够发达,国内对外国的消息

    更是少得可怜。如果不是老同学这封信,我也不知道在澳洲青菜能卖到国内黄金

    的价格。呵呵,一斤青菜竟然能抵一克黄金。这哪是青菜,我看叫它「黄金菜」

    才名副其实嘛!哈哈……」(注:一九八四年,国内金价约一公克七元人民币)

      我也给他这一说逗乐,不过笑过之后却感歎不已:「要是咱们也有管道,把

    种出来的菜卖到澳洲该有多好啊!」

      东方友突然不出声,独自摇摇头又点点头,弄得我莫名其妙,问:「爷爷,

    您怎幺了?」

      东方友看着窗外歎息一声,那眸光似乎回忆过往,历经沧桑的脸上充满悲哀。

      我关心道:「爷爷,是不是我说错什幺话了?」

      东方友摇摇头,道:「唉,人老了,总是想起以前的事。」

      一听这话,我知道爷爷有话要说,而且还是往事,所以我默不作声等他开口。

      「我这个老同学高中开始就跟我同班,一直到上大学、考研究生,甚至读博

    士时都是同一位导师带我们。他为人正义感很强,爱国爱民。如果不是文化大革

    命时,遭奸人陷害被打成反革命,他也不会携家带眷,不远万里逃到澳洲去。唉,

    想起这些事,我就怀念起当年读书的日子。」

      接着爷爷又跟我说了段往事。回忆总是美好的,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

    但我心里还有事,一直不好意思向爷爷提出来。

      东方友发现我的异样,问道:「小兴,是不是有什幺事?有事你就说,别憋

    在心里,憋出毛病可不好。」

      我摸了摸后脑勺,说道:「嘿嘿,爷爷目光如炬,我哪能瞒您啊!是这样的,

    您看,您能不能在写信的时候,请在澳洲的爷爷帮忙联繫管道?」

      东方友拍了我脑门一下,笑骂道:「你这个机灵鬼啊,就会打蛇随棍上。」

    接着话锋一转,歎口气:「唉,小兴啊,不是我不想写,而是不能写啊!」

      嗯?我疑惑地看着他。

      东方友说:「你知道当年害得他全家离乡背井的是什幺人吗?」

      「什幺人?」

      「一个商人。」东方友淡淡地说。

      我无言了。

      很显然,爷爷的老同学对商人恨之入骨。依照恨屋及乌的惯例,如果爷爷写

    信时提出这样的事情,搞不好会影响两人的感情。

      看得出来,爷爷虽然博学多才、交游广阔,但真正知心的朋友只有这个老同

    学。爷爷很重视他们之间的友谊,不想旧事重提,令老同学不快。

      「爷爷,小兴知道了。」

      不过我没有就此死心,想了想后又问道:「爷爷,哪里可以学到澳洲话?」

      东方友愣愣地看着我,噗哧一声,把茶水喷了一桌都是。

      「咳咳咳……」他猛烈地咳嗽起来,吓得我赶忙去拍他的背部,关心道:「

    爷爷,怎幺了?没事吧?」

      他咳了一会儿后,便做手势叫我不用拍了,说道:「没事没事,不过你怎幺

    连澳洲用什幺语言都不知道?」

      接着才又想起什幺似的说:「也对,你在村里长大,资讯闭塞又早早辍学,

    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这回我听出来了。东方友以为这只是常识性的问题,但对于我这种没上过几

    年学的人来说,确实是个问题。

      爷爷告诉我,澳洲以前是英国的殖民地,所以他们使用的是英语。

      「小兴啊,爷爷知道你想未雨绸缪,先学会英语,为以后做更大的生意打下

    基础,对吗?」

      我点头。

      「很好!小兴,你做得很好。机会是留给有準备的人。许多人不明白学那幺

    多知识有什幺用。其实当我们在学习知识的时候,也许根本用不上它,但这不代

    表以后没机会用。比如英语,你现在学好了,也未必用得上,但要是将来生意做

    大了,想把菜卖到国外去,会英语总是方便许多。爷爷支持你学英语,不过爷爷

    的英语会看、会写,却不会听也不会说。」

      「那怎幺办?」我皱起眉头。

      东方友呵呵笑道:「小兴啊!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身边不是有一个最

    好的老师吗?」

      「思雅?」

      「没错。就是小宋那丫头!据我所知,宋丫头可是拿到国家英语六级证书,

    而且她的听说能力也很强,这点我老头子就是拍马也赶不上啊。」

      「爷爷,瞧您说的。这话您别当她面说,不然她那小尾巴非翘上天不可。」

      接下来,东方友又与我谈到市场营销方面的知识,尤其向我灌输「细分市场」、

    「市场目标」等相关概念。

      临走时,他从书架上抽出几本市场营销的书给我,要我回去好好看看。

      「小兴啊,你要扩大生产,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小打小闹。学点市场营销知识,

    对你有益无害。」

      爷爷语重心长,我郑重其事地接过厚厚的几本书,回家去了。

      学校放学时,我去接思雅。回来的路上,我把这事跟思雅说,思雅得意地理

    了理浏海,说道:「嗯哼,这幺说你是想拜师学艺啰?」

      「什幺拜师学艺,我跟自家老婆学,还拜什幺师啊!」

      宋思雅下巴一翘,得意道:「那可不行。想要我教你英文,除非你喊我一声

    宋老师。」她摇摇手中的学生练习本,神情哪像个老师,分明是得了便宜卖乖的

    小丫头片子。

      「不行不行,哪有叫自己老婆「老师」的,无缘无故把你叫老了,你不是很

    吃亏吗?」我坚决不让步,跟她开起玩笑。

      「不行,我就要你叫,不然我就不教你。」宋丫头口气强硬,寸步不让。

      「不要啊!我好不容易想学外语,你就这幺刁难我?」

      「别装可怜,快叫老师,咯咯……」

      「真的要叫老师吗?」

      「要叫,一定要叫,非叫不可。」

      「那……我在床上叫你「老师」可以吗?」我好笑道。

      呃,思雅一愣,脸上抹起红晕,桃红色氾滥到脖子上。

      「徐子兴你真是个淫棍,三句话就扯到这上面来了。哼,我非打死你不可!」

    思雅拿着厚厚一叠作业本追着我打。

      我抱头鼠窜,说道:「哎呀,娘子饶命,为夫再也不敢了……」

      「别跑,你这个大坏蛋。今天本娘子要替天行道,阉了你这是非根,看你还

    敢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

      两人打打闹闹往家里去,夕阳见证我们的爱情。

      从这天晚上开始,小学教师宋思雅小姐很荣幸地成为徐子兴先生的私人教师。

    宋思雅小姐每天晚上教两小时英文,而徐子兴给她的报酬则是:一张终身饭票。

      第二天,村书记李成领着一班人来找我,说是要商量建造蔬菜大棚的事情。

      我有点愤愤然;建蔬菜大棚是门技术活,不但要有手艺,还要选择好地点。

    这不是随便找个地点、开座谈会就能商量出来的事。

      我很客气地请村干部们吃了顿饭,明确地告诉他们,我已经找村里的木匠魏

    世昌帮忙了。我把招来的二十名伙计分给魏世昌,这两天他们正四处上山砍伐竹

    木。

      我要建的是竹木结构的塑胶大棚。

      这种大棚造价最低,虽然不怎幺耐用,但很符合目前的投入水準。

      村干部们听我侃侃而谈「技术」,又喝了不少高梁酒,一个个晕乎乎地回家

    睡觉,想必在建造大棚期间,再也不会来捣乱。

      竹木大棚造价比较便宜,我规划每亩建三个大棚。

      一九八四年,这山上的竹木是集体所有,我建造大棚造福的是全村人,所以

    村委没在竹木上刁难我。我一分钱没花,魏世昌领着二十个伙计从山上搬下几千

    斤的竹木,在大棚材料上给我省了一大笔钱。

      建造的另一项大笔开销在于塑胶膜的购买。

      出于成本的考量,我选择可以使用十个月的防老化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谁叫我手里只有两万五千块钱呢?光是买菜种就花掉一千块钱,我很心疼啊!需

    要大笔开销的化学肥料我还没买呢,最短两个月的成菜期,我都怕这点钱不够买

    化肥,土地最吃钱了。

      我精心地培育蔬菜种苗,种苗弄好了,这菜就算种好一半。先天性的种苗不

    是后天化肥能补得过来。毕竟蔬菜不是人,不能透过运动来强壮身体。

      干这门活的时候,我回到老屋的大棚,特地辟出几块地来培育种苗,一天忙

    到晚,几个女人看了心疼。玉凤说让她和李玉姿来帮我,但这门活不是一般人能

    做的,我坚持要自己动手。

      下了种子就等种子发芽。趁这工夫,我领着卫三子去各家承包地选择最适宜

    建造大棚的场地。

      建造塑胶大棚的场地应地势平坦、背风、向阳、四周无高大建筑物和树木遮

    荫。

      如果是在我们山区建棚处应避开风口,应该选择建在南坡处,并挑选土壤肥

    沃、排水良好、地下水位低的地方。

      水源问题是塑胶大棚场地选择的重要考量因素,因为塑胶大棚扣棚后无法接

    收雨水,必须靠人工浇灌来补充水分,以满足蔬菜生长的需要,如果大棚建在离

    水源远的地方,水分供给会成为很大的问题。

      我从书上看到很多蔬菜大棚由于远离水源而失败的例子,所以建造处我也是

    亲力亲为。

      经过一年的实践,我发现选地很重要,并很庆幸老屋后头的两亩大棚选对地

    方。

      我和卫三子一人背一袋生灰,选好一块地就在地上撒一把石灰,然后用纸笔

    记录这块地有多少亩、是哪户人家的,详细资料都要写清楚,以备将来不时之需。

      两天后一百八十亩大棚建造地被我们规划出来,李成书记还特别召开全体村

    民大会。

      大会上,面对我提出的高额条件,村民们爽快地答应,并且配合地以每年两

    次分期付款的方式,给付土地租金,每半年一次。也就是说半年后我要付出五千

    块钱租金给村民们。

      村里有李老太爷和李成书记支持我,再加上我在村里颇有威名,所以大会圆

    满成功。大会最后是签约,思雅充当起我的临时「小蜜」,她端坐在桌后,把笔

    给每一个上台来签合约的村民。每当一个村民签完字,台下都会响起掌声,然后

    他就如英雄般走下台去。

      李成书记本来还有些疑惑,不就是租金嘛,你徐子兴打张欠条,我们还怕你

    跑了不给钱啊?但我觉得人情归人情,手续要齐全。按照国家法律,土地租赁一

    定要签合约,亲兄弟也要明算帐,所以我坚持把法律摆在第一位,再者搞这幺一

    个签约大会,更能坚定出租田地农民的信心。

      李成事后说:「你小子,人小鬼大。」

      我嘿嘿地傻笑。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