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外轮姦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阿媚是一位离了婚的少妇,正值虎狼之年的她,自从与丈夫分手后,天天都是孤枕难眠,守活寡的滋味确实难熬。为排遣孤独感,她广交朋友,三加各类社会活动。经朋友介绍,她加入了一间私人SM俱乐部,成为会员。

    在此之前她从未接触过,甚至对此表示过反感,但自从成为SM俱乐部成员后,她改变了自己的观念,因为她从性虐待中享受到新奇和刺激的无穷乐趣,SM活动填充了她离婚后的性饥渴,从此她对SM乐此不疲。

    这是一个星期日,阿媚与俱乐部里的另外两个男青年阿斌和小东外出郊游,顺便在野外打了一场SM肉战。他们驾车来到一个山势较高,靠近湖边的一片繁密森林之中,这里风景优美,空气新鲜,但因地势险恶,甚少游人。

    在草地尽情玩耍野餐之后,三人性慾大发,开始了SM野战游戏。阿斌从车上抱下一堆SM用品,朝小东使了个眼色,两个男人便如饿虎扑食般的扑向阿媚,将她按倒在地上,其中一人抓住她的两只手,另一人则开始剥她的上衣和裤子。阿媚倒在地下,嘴上说道:「不要这样,让人看见啦!」

    实际上却半推半就倒在男人怀里。转眼之间,她的衣裤鞋袜被脱个精光,露出少妇成熟而丰满的肉体,在阳光下更显得娇媚迷人。两位男士一见不禁一起举枪致敬。他们把阿媚拖到一棵大树旁,用绳子把她绑在树干上,小东还取出一架摄像机,摆好三角架后便开始摄录,他要把今天游戏的内容全部拍下来,带回去和俱乐部成员共同欣赏。

    阿斌从树上摺了两条树枝下来,递给小东一条,两个男人挥舞起树枝,当作皮鞭抽打在捆在树上的女人裸体上。皮鞭抽打实乃SM之小儿科,更何况只是一些树枝而已。阿媚对此反应并不大。小东见状,便动开了脑筋,他钻进树林里寻找些东西,一会儿就手举着几根上面长有小刺的树枝回来了,递给阿斌几支,说道:「来,用这个,一定让阿媚够刺激的!」

    两人改而使用带刺的树枝来抽打女人赤裸的胸部、肚皮、屁股和大腿,阿媚白嫩的皮肤上出现了红印子,她开始呻吟起来。

    小东是俱乐部的创办者之一,精通SM花式,他深知女人需要甚吆。抽打了一会,他停住手,用左手托起阿媚的一只乳房,右手则拿着带刺的树枝在她的奶头上来回拉锯起来,树枝上的一排硬刺轮番扎入女人敏感无比的乳尖,女人舆奋地叫唤起来,不一会儿,娇嫩的小樱桃上就渗出了细细的小血珠,阿斌一看也照样学起来,托住她另一只奶子,用刺条来回拉着,这一独特的虐乳花式令阿媚在肉体痛苦中得到了莫大的性刺激,她的下体已涌出一片蜜汁,把洞口的大片芳草都弄得湿呼呼的,男人的虐待令她淫性大发,阴水越流越多,终于破门而出,穿过芳草地顺着大腿根往下淌,两个男人一看,自己的帐篷立即支得更高了,此时不干,更待何时,他俩迫不及待脱下裤子,轮番上前向绑在树上的女人发动猛攻。女人是背靠着大树而立,男人一边用嘴猛吮她的奶子,一边下面用巨炮猛轰女人的水帘洞。

    正面干了一阵子,两人又想从后面进攻,于是把女人解下来,让她低头弯腰紧贴着树干撇开双腿站着,两条胳膊反手向上也紧挨着树干,小东用绳子把她的两条胳膊及上半身紧紧地与树干捆在一起,阿媚就这样低头弯腰地被捆在树上,翘起肥厚的臀部分腿站立着,性器官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两片黑红色的阴唇微微张开着,等待着吞噬男人长粗的肉棍。两个男人对付一个女人,就在这森林之中开展了疯狂的野战。不一会儿,他们三人体内都涌起了一阵足以令人迷醉不醒的巨大热流,**的火山最终火爆发了。

    三个人摊开四肢躺在草地上歇息着,温暖的阳光照在三具裸体上,阿媚经过激烈的肉搏战早已是香汗淋漓,她提议三个人下湖里去洗个澡,阿斌立即举手赞成,他也想下水痛快一下。小东则不紧不慢地说:「你想要沖凉,好办!就让我们来伺候你。」

    说着把阿斌拉到一旁耳语一番,只见阿斌听了乐得直点头。阿媚明白这两个家伙一定是又想出甚吆新招来折磨她了。果然不出所料,不一会儿,阿斌从树林子里面扛出来一根比人还高的大树枝,有普通人的胳膊那吆粗。他们俩人拿着绳子走过来,将阿媚按倒在草地上,让她俯卧着,将那根长长的大树枝放在她的背上,先用绳子把她的双手双脚捆在这根木棍上,再用绳子把她胸部、肚皮和大腿、小腿也绑在棍子上,这样她整个身体就被牢牢地捆在了这根木棍上。男人用绳子拴住棍子的两头,再把绳子穿过湖水旁边一棵大树的树叉上,使劲一拉,阿媚整个人随着木棍被被吊上了空中,晃晃悠悠的,下面就是清澈明亮的湖水。阿斌和小东在下面扯着绳子向她哈哈大笑:「喂,芬,你不是想冲凉吗?等我们服侍你啦!」

    说完就鬆开手中的绳子,只听「扑通!」一响,吊在空中的小芬就整个身体落入了水中!她还未来得及挣扎,两个男人一拉扯绳子,又把她吊出了水面,如此反覆几次,阿媚已是凉爽痛快极了,捆住她手足和身体的绳索因水浸的原因更加深深地勒进她的皮肉,愈发凸出她女性玉体的曲线美,她的全身布满了小水珠,显得女人的肉体更加晶莹透明,秀色可餐。一头乌黑的长发在空中垂射泻下来,水淋淋地直往下淌水珠,小东站在岸边使劲推了她一把,吊起的木棍带动她的身体就在空中平躺着转起圈来。

    玩了一会,男人把她从木棍解下来,让她休息了一会儿后,又再次把她吊了起来。刚才她的身子是平直地捆在木棍上再吊起,这回是把她双手反绑,然后双脚也被捆在一起,弯膘曲膝,将整个身子捆成一团再吊在空中,一鬆开绳子,人体呈坐势跌落水中,屁股先沾着水面,高空坠落的人体重量在水面上砸出一个水坑,水花四溅、紧接着阿媚的身子就沈入水中,但立即又被绳子吊起来,小东再次放鬆绳子,姑娘曲着的身体又掉入水中,由于每次均为臀部先落水,她的屁股蛋子被水面拍击得通红,阿斌管这一招叫做「投放深水炸弹」。如此这般折腾了十来分钟,阿媚在水里直叫凉快够了,要上岸歇一会。他俩才拉扯绳子把她从水中吊起来,抱到草地上解开绳索。三个人坐在草地上休息,打开带来的食品包,又吃又喝,打打闹闹,好不热闹。玩了一阵子,阿媚忽然在一堆SM用品中发现了一支手枪,她惊讶地叫了起来:「这是甚吆枪?为何带枪来呀!」

    看见她那紧张害怕的表情,两个男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阿斌拿起手枪给她看:「这手枪是专供你们女人用的,它发射的不是子弹,而是这个玩意。」

    说着他抓起一把尾部装有塑料塞子的针,把这种特製的针装入了手枪,当然该塑料枪也是特製的,只能发射这种针。他用枪瞄準了阿媚的乳房,吓得姑娘站起身来拨腿就跑。边跑边喊:「我没试过这个,先不要玩!」

    「想跑?你跑不掉的!」两个男人一跃而起,三个人在树林子里捉起了迷藏。阿媚怎吆跑得过两个年轻小伙子?不一会就累得坐在地上了。他们追了一程也累得直喘气,这回对她不能手软。他们按住她,将她双手扭到背后紧紧地反绑起来,然后把她的左腿曲折,小腿与大腿并在一起,用绳子把她左脚捆在大腿根部。接着用另一根绳子捆住她的右脚腕,将绳子穿过大树的树板使劲往下拉,阿媚就被反绑着双手、捆着一只脚倒吊在空中了,她的另一只脚则被绑在大腿上,向外撇着,令女人的外阴完全朝天敞开着。

    小东从车上取来一支彩笔,在阿媚的屁股上划了几个圆圈,中间又点出一个靶心,这样姑娘倒吊着的肉体就成了一个活靶子,两边屁股蛋子上各划了靶圈和靶心,供两个男人射针用。阿斌和小东开始比赛自己的射术了,他们站在距阿媚身体有五米远左右的地方,轮流用那枝特製的手枪向阿媚的屁股发射钢针。由于少女倒吊的身体在空中随风轻微飘动,开头有几枪都打空了。后来阿媚「哎呀!」叫了一声,一枚子弹针扎入了她屁股。男人互不认输,你一枪我一靶地不停较量着,子弹针一支又一支从手枪射出来,毫不留情地飞向姑娘赤裸的盛臀,深深地扎进肉中。直到几十发子弹针都射完了,他们俩人才罢手。看着姑娘布满了钢针的屁股,小东笑着对阿斌说:「咱们痛快完了,也该让她舒服一下了。」

    阿斌亦点头称是,他于是跪在草地上,抱起阿媚垂下的头部与她接吻,同时用手去抓捏她的双乳,这一招立刻命女人兴奋起来,在男人那双强健的胳膊一阵紧似一阵的拥抱下,她感到屁股上的刺痛迅速消散,舒坦地把自己的脸颊贴在了男人的胸脯上。

    阿斌用双手捧起了她倒吊在空中的头,她感觉到他湿热温存的嘴唇贴上了她的眼睛吸吻了起来,接着双唇沿着她的鼻樑缓缓滑动,忽然男性有力的双唇移动到她的嘴唇上便凝然不动了,随后那张嘴就对着她的红唇猛烈地吻吮起来,她的身体难以自控地不停颤抖,与此同时,她感到一支坚硬如木的物体突然间进入了她的下体,而旦在她极度湿润的腔道里来回磨擦着,令她原来十分空虚、渴望男人进入她的肉洞得到了巨大满足。原来小东用刀将一根粗木棍批了皮之后,削成男人阴茎大小的一支假阳具插入阿媚的阴道。他把这根木製阴茎捣入女人的肉穴再拨出来,然后再狠狠插进去。如此反覆几次,那根木棍已沾满了阿媚源源不断涌出的淫液浪汁,整支木棍白花花、湿呼呼一片,成了一支名符其实的「淫棍」。

    两个男人见到此情此景自然更加淫性大发,他们将单足倒吊着的阿媚放下来,改为用四根绳子分别拴住她的四肢吊在树上,令她肚皮朝地、四肢向上、背脊朝天吊在半空中,阿斌站在她仰起的脑袋前面将自己的命根子塞入她口中,小东则站在后面抱着她吊起的大腿将大肉肠插入她下面的洞里,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在女人上下两个口中疯狂地蠕动着,阿媚则尽情地享受着这一双重性欢悦的肉慾,男人在发洩时亦不忘虐待她。一个在前面用手猛揪她的奶头,一个在后面用手打她刚才扎过针的屁股,让女人在肉体痛苦中达到了极度的性慾高潮。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