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三个性伴侣(二奶、妻子,朋友妻)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在南方做生意以来,一直都甚安本份,许多北方小妹妹的诱惑,都没有影响到我对太太的忠心。但自从小静的出现,我就完全背叛了我在北京的太太,我在深圳将她金屋藏娇,也就是俗称「包二奶」。

    小静是新都酒楼高级餐厅的女部长,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还以为自己眼花,因为她和我当年的旧情人一模一样,连梨涡浅笑的神情也是一模一样。

    她很斯文、大方,对我温柔 贴,当年我癡恋的旧情人,今日竟重现眼前,可能是上天给我的回报吧!

    忠心一片的我,终于做出对不起太太的事,同时我也尝透了恋爱的滋味。她不是一般卖笑的北妹,她是一个初出校门的女学生,由于她很纯,我们发展得十分顺利。

    当我第一次替她解开身上的衣服时,我感觉到她的羞怯、娇媚,和一股清新 息。我拥着 白细嫩的小静,冲动到不得了,可能她身上的幽香使人迷醉,我吻遍她身上每一处地方。同时也拚命的舔舐她的乳房 她那光秃无毛的耻部。

    我终于让自己的器官进入那小小而紧窄的地方,我刚刚进去一小部份,她已经现出痛苦神情。

    「小静,是不是很痛!」

    小静含着泪珠说 「哦!是有一点疼,不过我 我喜欢你!」

    她的普通话很好听,阴声细语的拥着我,令我更加亢奋,犹如烧红的火棒。我慢慢推进,她抓着了床单,上唇紧紧咬着下唇,我停下来,怜香惜玉地吻着她。

    「小静,我也喜欢你!」

    「啊!」

    终于完全进去了,小静的表情也开始舒缓,肉紧的态度也慢慢放鬆。我看着她媚眼如丝,小小梨涡,俏得令任何男人也不能抗拒。

    我开始抽动,狭窄的通道促使我膨胀得更快,她也扭动着身 向我退避。

    「啊!」她由痛苦而呻吟,可能这是每一个女孩子的必经阶段。但我完全陷于兴奋状态,抽动也越来越快。她的呻吟刺激得我很厉害。

    「啊!行哥!」

    「小静,你感觉怎样?」

    「啊!行哥!我 不 不要紧!」

    我膨胀得很快,同时也洩 得很快,因为小静给予我的刺激是前所末有的。我倒了下来,瞧见床上微红处处,我明白到小静为我而奉献第一次。我感谢地吻看她,可能这是缘份,一个如此娇艳的美女,居然爱上了我这个有妇之夫。

    自此之后,我留恋着这个地方,我和小静如胶似漆,将在北京的妻子抛之脑后。

    每天晚上,我们都急不及待地做爱,渐渐她更懂得温柔体贴,侍服周到。

    我很喜欢吻她,她的嘴形很美,清香如兰,真是难得,小舌轻吐更是要命。一向给予人家印象中的北妹,都是现实得可怕,根本没有感情可言,但小静却从来没有向我要钱,真的令人半信半疑。她对我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

    有一次,我从北京不动声息地回到我们之间的爱巢。因为我知道很多「二奶」都会利用情夫返家的时间到处偷食。所以我出其不意的回去,就知道小静对我的情意,大门推开,厅内的情景出乎我意料之外。

    小静竟然乖乖的坐在梳化上,织着一件小毛衫,她的温婉令我又感动又冲动。我开心的吻看她,她也迎合着我,互相热吻。

    我将她推在梳化上,压着她,捧看她的脸说 「小静,你真乖,我好喜欢你!」

    小静的温文贤淑,有如一只受保护的小鸟,我疯狂地吻着她。虽然,她那不大不小的乳房我己吻过很多次,但我依然爱不释手,我们一丝不挂的在大厅的地毡上翻过来 滚过去。她反过来吻我,我仰天而躺,她吻着我的脸、颈项、耳珠,我感到一阵阵的快感由丹田缓缓涌出。

    她是轻轻吻着,玉手也小心翼翼地替我拨弄,抚摸,这是我教她的,渐渐地,她开始懂得主动,抚摸的动作也比初时纯熟了。

    软软的手指轻轻握了我的肉茎,急速的跳动之下也变得挺以英姿。她的身 微微后退,小咀吻着我的胸膛,玉手在扫弄我的小袋子,我也兴奋得在捏她的乳房。

    她的手指很有摄力,慢慢的扫,轻轻的弹,这情形比抚摸还要命。她舐着我的小肚,我知道她每次来到这个地步就会停止,因为她唯一的不喜欢就是吞吐我的小东西。所以,我也不勉强她,每次到此,我就跨身而上,直冲终点完事为止。谁知,今次出乎意料,她竟然越舐越低,刺激得令我迅速膨胀。接着,她竟然肯含我的龟头,她在我那硬得发光的表面轻轻舐着,她的小舌慢慢在舐,我却冲动得有如火山即将爆裂。

    她的嘴很可爱,她舐得我好舒服,望着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圈,我有难以形容的刺激,她虽然还没有含进了我的东西,但我已经很满足,因为以她的纯 形象,居然肯为我如此屈就。

    她张开小嘴,慢慢的含进去,这滋味实在好受到不得了,她还将偶然灼热的东西贴着她的粉脸。末曾真个已销魂。这话要来形容我现在的情景,就最恰当不过。

    我竟然也呻吟,来宣洩我内心的兴奋,但我死忍强烈的冲动,享受着这销魂一刻。她替我舐着,吻着。终于,她居然完全吞没了。两个多月来她是第一次,我很兴奋,虽然她不懂得如何处理,但我已慢慢抽动起来。刺激程度令我无法抑制,我要发洩了!

    「小静,我要喷了,你!」我想叫她移开,但她没有,反而吞吐得更厉害,我无法再继续忍耐,热流疾射而出,贯喉而入,但她完全承受。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