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禽兽教师强姦伴娘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名叫忠仔,是小学教师,不要看我平时很正经,其实我很好色,经常都到风月场所召妓,殊不知今日给我开封到了件好货。

    话说我一个老朋友结婚要去祝褔吃一餐,早去到酒楼无事好做,放眼四周见到新娘及伴娘都很不错,低胸,事业线等等都出动,不讲不知我还以为去了大陆内地的PARTY呢。

    人有三急就去洗手间,解决完经过新娘房更衣室,一望之下见到有个高挑的少女更衣。

    哇!滑溜细腻的肌肤,见到她脱去T-SHIRT,再双手向前解开胸围扣,再将原本的衣服及前扣胸围放入大袋,胸部不是很大,属标準的呎码,但胸前真是坚挺,没有妓女经多人搓揉的下垂感,小弟立时举旗致敬。见到她拿着NU BRA带上身,再着上伴娘裙。哈哈,已经及时用手机录好,留下来他日重温。

    之后再找我的朋友,朋友说要介绍一个女仔给我认识。什幺?她不是刚才在更衣室的那位小妹妹?原来她叫欣欣,和我一样是小学教师,不过只是实习教师。

    虽然她没有低胸,不过外表看来正经清纯的又有礼貌。之后和欣欣同坐一边交谈,闻着欣欣散发出来淡淡的体香,我越来越沈迷了。

    哇......雪白的肌肤,均衡的身裁在她的连身伴娘裙上表露无遗,还有一双长腿,再加上她的声线十分娇的的,床上一定好好玩,她的娇喘,她的哀号,一定好正。

    一整晚我心猿意马,几乎都没什幺心思在婚宴了,几次藉故走过去和老朋友交谈的姊妹团,居高临下的我偶尔从她的背后可以看到她的诱人的小乳沟,几次都想伸手去把拉链拉下,或在伴娘裙上边伸手入去里面直接搓揉她的乳房,但总是被理智克制住了。

    敬酒完毕,有人发起了兄弟团和姊妹团对酒,我在一旁看好戏,到了欣欣见她想推辞,在现场气氛高涨热闹下,哗,欣欣淩厉一口就乾了,实在意想不到。

    好了,饮宴完毕,当时她已有些微醉了,旁边的老朋友连新娘看不下去付託给我,叫我和欣欣讲不如我带她离开。

    欣欣这样不可多得的少女,更使我非把她弄上床不可。我就不理她说好还是不好的,半扶半拉着小欣欣走到地下室停车场,哈哈哈哈我机会终于来了。

    她上了我车,我把他带住我家住深井的,好静好小人。她迷糊的问我为何带她到我家,我没有答埋,急不及待的把她拥抱入怀,虽然拥抱过不少北姑,但地道靓女没试过,一阵芬芳怡人的少女香气一再传来,胸部自然压向我胸,感觉软软但很有弹力,令我有轻飘飘的感觉。

    「住手!不...不要!不要碰我!!」欣欣发出惊惧的喔喔声,无力地做出抵抗。

    搂着软若无骨娇嫩的身体,我的手开始不规矩,慢慢由她背部移至胸前,在刚隔着伴娘裙接触到她的胸部,那份手感实在令我爱不惜手。

    一只手扶腰,再摸屁股,另一只手推挤搓揉她的胸部,不停抽水,她只有无奈给我摸,见到她的样子好似很想哭。

    拿着装入了胸围和衣服的袋,由我扶她下车进入我家。入到我间房就将她平放在我床上,袋就放地上。

    有机会细心欣赏小欣欣的美态,空内床头上柔和的灯光影到她很清纯动人,酒醉像海棠春睡的样子等待我的来犯作一个全面佔有,看着她视觉已是很大的享受了。

    双手又顺着她的小腿一直抚摸到她的大腿,很好的丝袜,很性感,也很有质感。我就边摸着胸部,再和她细细声温柔交谈,希望令她没好有被人强姦的感觉。

    「欣欣你有没有男朋友,有没有被人摸过同上过?」

    「没有男朋友,我信基督教,没有做过性行为。」

    「平时有冇自慰和收剪阴毛?」

    「有试过一次好奇下自慰......有定期收剪阴毛。」

    「身为教师和基督徒都自慰......真是的......」

    欣欣红住面答我问题真的很可爱。

    我会是含苞待放的伴娘少女教师第一个到访者,做梦也没想过我是这般幸运。美色当前单是对答当然不够,今次可以为所欲为,心情紧张又兴奋,不能忍了。

    我把自己件衫除去,把她紧紧抱着,来一次贴身享受,我双手就在她身上肆意搜玩着,一手把她背后外套拉起,伸手进去玉背上行动,由于没有我衣物的阻隔,可以完整感受到整件伴娘裙及她皮肤嫩滑。

    我吻了她耳朵及颈,在她耳旁说:「自慰都试过了,你不要想太多了,你放开些,由我带着你做一些令大家都快乐的事吧!」

    「唔......唔......不可以的......」她星眸微闭的轻声的呢喃着。

    先同她kiss kiss,她有小小反抗,我用一只手抓住她左手,另一只手抱住她颈,再压住小妹妹欣欣的小嘴,薄薄的很柔软,从她嘴里渗透出来香甜口气混合着高级口红的味道。

    不停享受下的接吻,欣欣不断发出呜呜声,我伸舌进入她的嘴,吸啜她大量口水,同清纯的少女仔kiss真是赏心乐事,加上她两个小咪咪就轻轻的顶到我,好软......

    一面吻她的俏丽的面,就开始再来回抚摸她的胸部,有伴娘裙和NU BRA在外都好好摸,在丝袜的作用下她修长的大腿显得更有触感。

    「不要摸,不要摸我......呀......」

    先脱她的外衣,之后将伴娘裙上身扯底,露出了公主NU BRA出来。啊!NU BRA包着两个小包包好夹,摸上手感好好。

    再用相机影欣欣,再伸手将NUBRA既前扣解开,将NU BRA放係手上把玩。

    再睇不禁让我看得入了神了,「欣欣,妳真美!」

    以前在召妓时都从没见过这幺漂亮的胸部,露出那浅红色的小乳头,我饥渴的望着这诱人的美食,大口用力用力的吸吮。

    「啊啊......不要!......呜......啊啊......」欣欣只能无助的呻吟,还有做无意义的躲避。

    这个时侯我要欣欣将袋里胸围着回上身,因为我要她做内衣MODEL给我影相,她好不想给我影。

    白BRA,原来有蓝色LACE,载在两只乳房上,再将前扣扣上,又是另一种感觉!

    欣欣趟左係床上,我就摆弄她作不同的姿势,再来个胸部特写镜头,美丽的胸围和事业线,颈上的颈饰好似叫我讲再望下欣欣事业线,再加上她头饰真是又清纯又性感。

    「欣欣,妳的胸部有多大啊?」

    欣欣只是不停的摇头,这时我加重手的力量,用力的抓了一下,欣欣痛的啊了一声,我再问她:「到底有多大?」

    欣欣小声的说:「有......嗯......32C......不要再这样了,放我走好不好?求求你......呜呜......」

    32C 的胸部啊,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是我喜欢的,好啦,之后我同欣欣说要开始再亲热了,她面红着的再微微的反抗。

    「不要......呀......」

    「好啦,我尽量会温柔些......」

    我边吞嚥着口水边把手慢慢向小欣欣的裙下伸去,右手则往下移,把她的裙子拉高,一直扯到腰上,露出里面透明丝袜袜头那一截不同的颜色 ,我便把手从她袜裤头中插入,探索着她的小内裤。

    当我的手伸到她袜裤内,轻咬着她的耳垂,她的身体忍不住的扭动,脚无力的踢着。

    两腿之间尽头微微隆起的位置正是我婚礼上朝思梦想的地方,再用手摸,阴毛好顺......再用手指轻轻拨弄紧紧稚嫩的洞口,将密穴打开。

    她先发出:「吖......」 边将她两腿作八字型分开,「呀......唔......唔......不好......」

    看着小欣欣邹着眉、「伊......伊......伊......」抵受着在门外抚弄的样子,我更莫名的兴奋起来,把内里那薄如蝉翼的袜裤连内裤一股脑儿拉到大腿,揭开一个女性最神圣的一面。

    的确,处女的阴唇好精巧好美丽,同召妓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再用舌头品尝,噢,太好味了,开始听到欣欣有小小呻吟。

    我的另一只手也从欣欣的肩膀上向下开始滑落,一直下落到她的乳房上。把胸围的前扣慢慢解开,不时拨她的小乳头,每次我拨她的小乳头时欣欣都会肉紧地:「唔......」

    她在喉间细声的发出动声的声响,埋首吻着吸啜着轻咬着如小葡萄般的乳头,将另一只食指轻轻的插入她的蜜穴内。

    欣欣受到上下如此剌激,或许她是极度不愿意我佔有她,身体难免也会有些生理反应,她的呼吸及呻吟声亦加重了,手指感觉到她的湿湿热热的液体流出,在那诱人的小丘上黑色修剪好的小丛林若隐若现。

    「真美!」我细意欣赏一会,将头埋入双腿之间再细意品嚐。小欣欣被弄得害羞起来,在房的镜中反影出她极力咬着唇但不成功而发出「唔......唔...吖...... 不要......」,她漂亮的脸蛋发出动人的神韵,不禁咬着手指的,这太可爱了吧!

    前戏已经做足,我裤裆里头的小弟就要撑破裤子跑出来,我见到她酒醒,知道这时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把欣欣彻底征服。

    掀起伴娘裙的下摆,用力从根部拉下并撕开小欣欣的袜裤内衣,我将两只脚分开右手抬起她的左腿,让它能靠在我右腰,而我整个人此时也站在她两腿之间,扶着自己的一柱擎天,前端在她仙洞门外磨蹭,接着便运腰力把小弟弟慢慢地刺进她的体内。

    欣欣惊觉防线将要受袭,双腿本能地夹住了我的腰,身下无力地作最后努力挣扎,双眼苦苦哀求我放过她。

    龟头只进去了小半,发现她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显然她感受到她阴道内传来阵阵剧痛,让她有了自然反应,之后索性紧闭上眼睛,但眼泪在她眼角中不断流下。但她的双腿又大力地要我往内,我腰也大力向前进,她嘴里轻呼一声的哀号。

    「不可以...啊!好痛啊......」

    我看到欣欣嘴唇微微颤抖,十分狼狈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但为了减轻欣欣的痛苦,尽快完成破瓜工程,就要让阳具更加深入。我用力拉近欣欣拉到床边,大力地插下去。

    这一下使得欣欣全身颤抖了一下,头猛然向后一仰,充满泪水的眼睛仰望着天花板,就算信教的也有不少的已偷嚐禁果,现在的女仔能把处女身留到二十二岁可谓难能可贵,她眉头深锁地接受着我这一下令她处女毕业的冲刺。

    此时右手则撩起了伴娘裙,使得自己能看到半技肉棒在她小穴的模样。我借我的重量再压入去,没有了处女膜的阻隔,肉棒已经比刚才更深入在她的阴道,我揽着她实一实,我俩身体已正式合二为一。

    「不要......呜......啊啊......呜......痛......」

    身上半褪的伴娘服里洁白的乳房也随着上下晃动着,高跟鞋的鞋带也鬆脱了,半挂在她光滑柔美的脚面上。她一阵阵痛苦的表情以及身体上无法抵挡痛楚而不住的颤抖着,加上她的双腿也顺势地夹紧我的腰间,而她的徬徨,无助的眼神正不断地看向我,任我在她的身体内横冲直撞。

    「啊......嗯......唔......呀......痛......不要......求你抽出来......」

    我不想这样快的玩完,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出,但首经人道的处女阴道异常狭窄,紧密地包裹着整技肉棒,与阴壁间的摩擦产生一浪一浪的兴奋冲击着整个人的神经。

    「喔......真紧......我的宝贝小欣欣......唔......好紧......啊......箍得我...... 快受不了......嗯......」

    欣欣温热紧凑的处女蜜穴就正正紧夹着我,下身一阵阵强烈的快感直涌心头,原来只有没有经历过性交的少女才会对男人阳具做出那幺大的反应,对欣欣每一下淩辱都带来阴道厉害地频繁抵抗收缩,召妓中身经百战的也抵挡不住。

    再想反正今晚做多少次都可以,不如先射一次,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就不断的一边更用力的顶动下身,双手不停把玩小欣欣因为紧张而起伏不定的胸部。

    欣欣明白了什幺一回事拚命摇着头,她的眼睛半闭半合,嘴里还含含糊糊的叫着:「唔......不......别射......在......里面......唔......求你拔出来......」

    边叫她的臀部边扭动,不依的打我的背部,更多的眼泪往外流。

    阴茎传来的紧密磨擦带给我强烈的快感,她一身白色露肩的连身伴娘裙,腰间的白色幼皮带配上不太高跟的白皮鞋,就如仙女下凡般的人物压在下面的听她似欢若痛哼叫着,给我冲击得上下摇晃的征服感,我亦放弃死忍,龟头一阵酥麻直透脊髓,感受出自己滚热无比的精液已经射进这头上还载着可爱的头饰,清纯处女教师的子宫里。

    「啊......不要......不要......啊啊啊......」

    在她颈上不断的吻着,拉开她的大腿,整个身子又向她的身子倾去,将八吋多的阳具整根狠狠插入小欣欣阴道的尽头内,想将我所有爆发出来的精液全部一洩而净,直至我的阳具渐渐软下来,再没有精液射出。

    这是本人首次做爱强姦不载套打真军及第一次内射,所以我真捨不得的把阳具抽出,首次经人道的小欣欣终不堪折磨,虚脱的软摊在床上。

    时间好短,但这种君临天下的快感是无穷的,我认为这十多秒可能是我生存三十年最有意思的时光了,今晚及将来也会有很多有意思的时光等着我。

    而小欣欣的阴道口慢慢将我的精液和处女血倒流出来,被破处中出的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了。

    ------------------

    我叫欣欣,今年二十二岁,虽然个子不太高,但出来社会工作后很多人都讚我漂亮,由于我性格内向,所以至今仍没有男朋友。由细到大一直好男仔头,坐低都不惯合上双对腿,从来只剪短头髮,只是做了小学的实习教师,才留了一把长髮。

    今天是我朋友芷君结婚的日子,我和芷君只相识了一年,是在朋友的聚会中结识。她的性格和我刚刚相反,是活泼开朗型,所以她有很多朋友。当她宣布要结婚的时候,她对我说要当她的姊妹,并笑说看我能否在她的兄弟团中找到如意郎君!

    今天一早我到达她的家里,準备一会接新娘的事做準备。连同我在内,姊妹团共有 8 人,但我和她们不太熟络,只是以往间中聚会时见过一两次面。以前除左校服裙之外到出来教书只也只是着裤既我,正係烦脑我要怎样穿戴才好。

    芷君给我们在婚纱舖租了一套丝质的姊妹伴娘裙,说实话,我真的不习惯穿这套姊妹裙,因我从未试过穿得这样性感,平常连吊带内衣也不会买的。

    胸前虽然不是很底但却是露背的,而下身的裙是及膝盖着大腿,但我还是觉得太短和薄,第一次着袜裤又係一个又难忘的经历,薄薄的袜裤颜色和我双脚的皮肤和白色高跟鞋颜色配合得天衣无缝。

    「哈,你着上这对透明丝袜衬得非常好,如果你不怕热的穿着吧,我觉得你这样着几有刚中带柔的气质。」

    我当然怕热怕到死,不过她竟然话我这样着有女性气质,其他的姊妹都是穿得比我更性感,这样又不妨试一试,始终自己都是女仔嘛。

    门钟响起,新郎和兄弟团在门外闹哄哄,给了开门利是。

    顺利进门后,继续姊妹和兄弟团的交锋,由于实在太混乱,我只好站得比较后,但我发觉有几个兄弟时常不时注视着我,目光停留在我胸前和下身,令我感到很不自然,背脊产生出一股极度嫌恶的感觉!

    接完新娘后,我们一行人準备回到男家,数架花车停泊在芷君家楼下,由于我行得比较后,所有花车已坐满了人,亦开始陆续开走,我只好行到最后的一架花车。

    我坐在后排中间,这时我发觉全车只得我一个女伴娘,其他都是兄弟团的人,坐在我两边的原来就是刚才不停注视着我的兄弟,车子比较细,所以坐得很迫,我发觉他们不断凝视我的胸前,我只好拿着手上的花遮挡。

    但他们有意无意间用手臂碰撞我的胸部,又假装挤迫把手放在我的大腿,我很害怕,只好轻轻推开他们的手。

    他们更轮流假装跌了东西,再慢动作地俯身偷看我的内裤,车子上到高速公路,不知怎的遇上大塞车,这正合他们心意,渐渐地他们假意互传物件,有意地用手碰撞我各部位,玩我伴娘裙上的吊带,越来越放肆。

    我心底实在太害怕,全身僵直反而不敢张声轻轻咬住下唇,他们更变本加厉,其中一人甚至借意伸手潜入裙底,我即时本能反应夹上双腿,夹到好紧,很惊他们摸我下面。

    我的眼泪已涌了出来,我红着眼地怒目看着他们,「够,够了......停手啊......」

    狠狠地推开他隔着那薄薄的袜裤,抚摸着内里大腿的手,又急又羞拉开由自己背部露出的肌肤抚摸到背后的肩膊上,惜势由上至下伸入伴娘裙上襟里想直接摸我乳房的魔手。

    感觉时间好漫长,好不容易到了男家。

    车一停下我便冲出车外,芷君见我双眼通红,问我发生什幺事,我见今天是她结婚日,不想令她添麻烦,所以假称身体有点不适!并在新娘房改穿另一套后备不太性感的伴娘礼服。

    晚上到了婚宴,男女家要向各亲友祝酒,我选择站在芷君身旁,祝酒完毕,不知是谁发起兄弟团和姊妹团对酒,在场其他亲友热烈附和,我们要轮流一个接一个地和兄弟团对饮。

    由于我不懂喝酒,所以其实整晚我手上都是拿着一杯假酒,但此刻他们拿着的是真酒,我正在苦恼之际,原来已轮到我和他们对饮。

    我正犹豫之际,全场高叫吶喊,兄弟姊妹亦催促我快喝,我情急之下一饮而尽,一阵热气在我舌头直至胃部。到婚宴完毕后,头部像爆炸似的,我慢慢找了一张椅子坐下,酒精令我心跳得很厉害,我想我真的醉了。

    正在我天旋地转的世界中之际,有人轻搂我的腰,一步一步的把我推向,一时又感到节节后退,脚步蹒跚又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我身上游走。

    迷糊中我被带到一间房间不是很大,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脑筋昏昏沈沈,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感到床边有人坐着,听到有一股的低沈呼吸声, 有只手就放在我的大腿上,从膝盖滑倒我的丝袜裤头,来回抚摸。

    「小欣欣,你的腿还蛮滑嫩的......不错......」

    一把陌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外套的钮扣一粒粒的解开,我突然间感到乳头被手指轻轻力扫了几下,虽然隔着衫和bra,但我都好有感觉(件衫同bra都好薄......)

    「啊......色狼......你......呜呜......啊......」

    其惊骇几乎使我晕昏过去,我心知再不反抗便太迟了,但是酒精的关係,全身软软的就是提不起劲来。然后他的舌尖舔上我的耳垂,轻呼出来的热气喷在我的发鬓,麻麻痒痒。

    「小欣欣,你的胸部很坚挺,我好喜欢,你有没有自慰?你还是处女吗?」

    他的淫言秽语,让我难堪,脸侧了过去躲避他的目光,「嗯......我是......请...请让我走!」强烈的惊慌掠过我的身体 。

    说完大力他将我固定住,然后嘴巴覆上我的双唇,他湿热的舌头舔着我紧闭的嘴唇,然后顺着我的下巴滑向我的颈项。

    跟着一只手在我面上抚摸,慢慢向下移动直到胸前,他把我的外套脱下,说着他的手就伸进我的伴娘裙里,经过我的腰,然后解开我用NU BRA紧缚的双乳。

    我的乳房已暴露出来,说着就开始轻轻握我的双乳,然后放鬆双手,好像在帮我按摩胸部。我羞愧得眼泪直流,平日亦算循规蹈矩,从来没有和男人有过肌肤之亲,但今日竟连二连三糟到侵犯。

    对方的手兜着我的胸,温柔的搓揉着我那敏感的乳房。我尝试打开眼睛及想推开他,但因酒精影响,眼前一片迷糊,全身乏力,他更舔进我的耳窝内,整个人都软掉了。

    他眼睛盯着我的乳房,举起手来,伸出食指不断逗着我的小乳头,我的乳头在他的挑弄下,在我的乳晕上涨起来了,他握着我的乳房,俯下身来用牙齿轻咬我的乳头,时不时用双唇紧紧覆盖我的乳尖,用舌头大力抵弄我的乳头。

    他每一次用舌头挤按我的乳头,加上酒精加持我感到一阵阵的快感,不断的沖击我的心房,我忍不住低吟出声。

    「嗯......嗯......」

    我的意志虽然开始清醒,我尝试大声呼叫,但嘴巴已被对方嘴巴再封住了。

    跟着我感到他抬起我一只脚,似在慢慢欣赏我伴娘裙内的丝袜,内裤和下体,跟着一只手在我下体不断抚摸。

    我感到他用手指从丝袜裤头到内裤的边缘插入我的阴道,我痛得叫了出来,事实上我仍是处女,根本从未试过给任何东西进入,除了我有一次洗澡时,自摸身体敏感部位,居然有自慰的冲动,第一次好奇下自慰的手指,之后再没有极力自我克制,我是信教的,有罪恶感。

    我尝试摆脱,但实在全身乏力,我自己都不清楚,嘴里发出的呻吟是因为羞辱还是因为快感。他听到我的反应,更加的兴奋起来,手指的搅动不断加大力度,加大频率。

    终于他的手指离开了,他嘴巴慢慢移向我的大腿,舌头舔过我的丝袜膝盖,直向我的大腿内侧,我抖了一下,「啊!......嗯......啊......别这样!」

    我双腿一夹,将他的头夹在我的双腿中间,他双手狠狠分开我的大腿。

    他讚叹说:「终于让我看到啦,真是美啊!」

    连我自己也没仔细看的下体,就在他的嘴前在吸吮,他掰开覆盖我私处的内裤,舌头轻轻滑进我的私处,他缓慢规律的在我蜜穴里抽动,在他老练的亵玩下,我的心跳得好快,我觉得我的脸好烫,全身都很热,忍不住拚命抿住嘴唇咬着手指。

    「小欣欣......你这边好湿哦......你想要吗?嗯?想不想?」

    「请不要伤害我!」我向他乞求着,「不......不要啦......放......放开我......呜......求求你......不要啦......」

    更恐怖的事将要发生,我感到我的透明丝袜裤连内裤被他迅速拉下来及扯开,跟着很快双脚被紧握提高分开,面对着他肆无忌旦地在自己大腿肆虐,我已经无暇理会这一点,只仍是极力抬起头,伸手护住阴部,苦苦哀求他:「不要......放过我吧!」

    「亲爱的小欣欣,请不要担心,我只是想做大家都快乐的事,你放鬆点吧。」

    突然感到腰肢一紧,突如其来的一阵撕裂的病楚,一支巨大的物体要硬闯我的禁地,我立刻感到极端地不舒服,刚才的微微快感也吹跑消失了。

    「呜......不......不可以......不要......」

    他那里一下一下地向阴部慢慢的推送,我的秘道开始被他慢慢的撑开,这前所未有的痛楚,我感到一阵阵晕眩。

    「不要!停止!停止!」我在心里大喊中,「求求你......不要啊!让我走好不好......今晚发生的我不会说出去......」

    就在我说到一半时,他突然用力一挺,冲破了我那最后一道防线。今天我只是别人的伴娘,但被一下子就夺走了我的第一次,破掉了我是真正成为新娘时才会破除的处女膜,鲜血跟眼泪同时从我体内涌出。

    「啊!很痛!很痛! 呜......」

    之后每一下强行插入,令阴道作反射性收缩,过程中都是痛楚难当。我不断挣扎,我双手抵着他的胸膛,想把他推开,但双手反被他按在床上。

    他不断吻我,不断抽插,不断双手在我身上游走,我看到他的男根每一下出来,都带着些许血丝......我的第一次就这样强姦痛得死去活来的夺去。

    「啊......啊......不好......不要......好痛......」

    他开始强劲的抽插,他那丑陋的阴囊随着摆动,不断拍打我的下阴。发出啪啪的声响,每一下的抽送,伴随着的是我一声声的娇喘呻吟。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啊......」

    那是发自内心的声音,觉得若不叫出来,就只会感到更痛苦。我逐渐提高的娇喘声,似乎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的动作越来越快,双手把我双脚分得很开和捉紧,也越来越大力。

    我心里一震,想起他并没有戴上避孕套,明白将会带来更可怕的后果,苦苦求他:「不要......射在里面好痛......今天是我的危险期,求你!求你放过我!......呜呜......啊......不要......不要......快抽出来......啊......啊......」

    由戳破我的处女膜后,就只有疯狂地抽插,整个身体被上下的晃动着。他并没理会我的会怀孕的处境,在我尽力摇摆我已经很痛的下体抵抗他的抽动,他索性环抱着我双腿放在肩膊上,伸手握着我的双乳,更拼命摇摆着腰肢,一直顶一直顶「啪啪啪啪......」的,不断把阳具深深捅入我体内。

    「......嗯......不要......啊......绝对......不要射在里面啊......求求你......」

    我使力地想夹紧双腿,却无奈只能夹住他的腰部,我开始用双拳垂打着他的胸膛,他十指紧紧扣住我的手掌再压在床上,他猛然用力一顶。

    「啊......痛......你这禽兽......呜呜......不要啊......禽兽......救命...... 」

    我眼泪不断的落下,他抽了出来,又再度猛力的干了上去,直顶着我的子宫。

    不知过了多久,我他完全停止并伏在我身上喘气,我感到他的巨物在我体内不断颤抖。

    「呜!完了,完了,他终于射进来了......」

    我虽然已经意识到了,但我已经没有力气把他推开。不久,魔鬼终于离开了,我痛楚的阴道此时有些温暖的东西流出来,我已意会到这是什幺的东西。

    「天啊,我的身上怎幺会发生这样的事?」

    汙物和血迹流过大腿泻在浅黄的伴娘裙上,我呆望着天花板,耻辱、痛苦、无助,衣衫褴褛地全身无力在床上痛哭。

    「呜......怀孕了怎幺办......你好过份......呜......」

    我已经接近虚脱不知哭了多久,他眼里充满着歉意地安慰我,结果知道强姦我的人原来就是其中一位宾客,但安慰过后,「来,赶快含住!」

    「你!呜!你还要啊?!嗯嗯......呜......」

    沈重的身体紧紧地抱住我,使我的身体完全无法活动,我含着泪水恳求这个禽兽,不过只是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淩辱,承受着男人的压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