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贞操带生活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一直戴着一副贞操带,它使我的阴茎在任何时候都直直的向下,使得勃起和射精成爲不可能的事情。我已经有三年没有触摸过我的阴茎了。我是多麽地渴望这种感觉啊,感受到一双男人的手,我自己的或者是主人的,紧握住我的肉体,然而这种感觉已经完全不属于我了。

    主人现在外出进行一个商业谈判,所以他没有锁上贞操带的后盾。谢天谢地,我的屁股裏现在是空的了,因爲如果主人在的话,那个地方总是被塞得满满的。有时是一个简单的肛门塞,而有时我却要忍受一个十吋长两吋粗的假阳具的折磨,折磨时间的长短完全由主人控制。

    我怎麽会处于这样一个境地呢?以下就是我的故事。

    我是在一个在线服务中认识我的主人的,他成功的虏获和迷住了我,因此我很快的变成了他的男孩;我愿意爲他做任何事情,遵从他的任何命令。

    在我遇到主人之前,我每天要自己解决好几次,非常多的手淫,但是在主人这裏,他不允许我碰我的老二,我真的想去遵守,主人同意我每星期可以玩一次,不过对我来说这是远远不够的。

    主人白天工作,而我独自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便尝尝自己来的滋味,以爲他不会发现,但是我实在是低估了我的主人。

    在一个夏日的周末,主人带我参加了一个皮革聚会;以前我从没有和他一起外出过,看到其他的男孩在得知我是主人的私人所有时,露出的羡慕的眼光,我感到非常的满足。

    主人将他的一个朋友介绍给我,这个家伙专门爲人们定做一些情趣用品,他对我的身体进行了一些奇怪的测量,看上去主人要爲我做一条合身的捆扎带,我真是太无知了......

    周末快将结束的一个晚上,我们一同参加了一个地狱晚会。

    场景布置得像是中世纪的地牢中,到处布满了拷问架、吊把、十字架和大量的锁链;当时,我真像活在天堂中,主人将我的身体分得很开,并用粗大的铁链和皮质的束缚将我紧缚在两个柱子之间。

    然后我听见「卡拉、卡拉」的声音,感到我的手和脚被渐渐的拉开;现在,我已经被拉的很开了;同时我的阴茎已经坚硬无比了,我恳求主人让我放鬆一下。

    主人却拿出了一台电视和一部录影机,放在我的面前并放入了录影带;当图像出来的时候,我的阴茎一下子就软了下去,我自慰的镜头被主人拍了下来,这是最确凿的证据。

    「好了,我的孩子,我知道你做了些什麽,我已经知道好几个月了。我在屋裏放了很多的保安镜头,你让我非常失望,现在你要受到惩罚。」我的心沈了下去,我感到他的话像针一样,刺在我的心上,此时一群人慢慢聚集过来观看我如何受惩罚。

    首先,我被施以鞭刑;这是我以前从未体验过的,他快速的鞭打我赤裸的身体,他没有忘记鞭打我每一处地方,令我感觉到,全身像着了火一样。

    主人的朋友突然出现了,带来了一个像是金属护身三角带的东西,这是一副贞操带,我双脚被解开了,让我穿进贞操带的腰带,这是一种很紧的感觉。

    一个金属管套在我的阴茎上,然后压在我的两腿之间,使我的阴茎向下,接着是前盾,将金属管锁在那个位置,最后所有的东西都被锁在腰带上,金属链从我两腿之间穿到腰带的两边,就像是护身三角带一样使我的屁股暴露在外面。

    刚开始时,我对这个新鲜玩艺感到很好奇,我的阴茎试图勃起,不过在它的铁牢裏却动弹不得,只能达到半兴奋状态,可是这受挫的滋味美妙极了。

    「孩子,你将再也不能碰到你的老二了;事实上,你将永远也不会体验到,被男人的手抚摸的感觉。」我必须承认在那一刻这些话只是使我更加兴奋,我完全不相信他是认真的......

    我的双脚再次被捆了起来,身体被大字型展开,下一个酷刑展现在我的面前,那是一根巨大无比的假阳具,安装在一个水压装置上。

    我从没见过这麽大的家伙,他将这个装置放在我的肛门下面,然后按下按钮,假阳具居然慢慢升起;我紧张得拚命夹紧屁眼,可是,到最后还是被它迫进去了;一下子无法忍受的痛苦,使我大声的尖叫,不过它并没有因此停下来,反而继续前进;当它停止时,假阳具只剩下根部露在外面,而我就像是被钉在尖桩上似的,即使没有被绑住,我也无法逃脱。

    他看到它停下来的同时,按下了另一个按钮,于是假阳具开始震动了,震动的波传遍了我的全身,按摩着我的前列腺,我被锁在牢笼裏的阴茎紧张的想要变硬,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开始时,我实在非常喜欢这一切折磨......

    「好的,孩子,现在你好好享受吧。不过再过几个钟头这一切就不会那麽好受了。你会非常需要高潮的;然而你的身体却不能给你想要得到的;尽情地享受吧,现在是晚上10:00,晚会在明天早上8:00结束;你会被一直吊在这里给每个参观的人带来欢乐。」

    主人向在坐的两个穿皮靴的奴隶,要了他们的袜子,当他把靴脱下,一阵恶臭扑鼻而来,主人将一对臭袜强行塞进我的口中,把我的口睁得大大,填得满满,再将余下的一对放在我的鼻孔前,我马上忍住呼吸,接着主人将一个红色的橡皮球连臭袜再往我口里塞,再紧紧系好带子,然后才离开了,周遭的人看着我的丑态指指点点。

    午夜的时候,我有些受不了,非常希望从束缚中解脱出来,不过假阳具却依旧无情的震动。

    大约一点钟的时候,我的阴茎已经受伤了,被强制的指向下面,半硬的状态,不停地滴出分泌物。

    两点钟时,我开始嚎叫,从我被塞住的嘴裏发出祈求的声音,恳求每一个人,求他们将我放下来,却没有人理会我,反而带着一种愉快而入迷的表情欣赏这一幕惨剧,指点着我胯下的铁牢笼,假阳具仍然在震动。

    三点钟时,主人带着笑容出现了,我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怎麽样了,孩子?你还有五个小时要度过呢。」

    四点钟时,其他开始来接触我的身体,挤压我的乳头,拍打我的贞操笼,把臭袜完全掩住我的鼻孔,我无法不透过臭袜而呼吸,我好像玩具般的给每路过的人把玩;当主人最终放开我的时候,我跪着求他原谅我,希望能解下贞操带,并赐我一次高潮,不过主人当然不会同意,我的惩罚才刚刚开始......

    当我帮主人收拾行李回家时,他一句话也没有说;我也不敢出声,不过我却一直在想,他什麽时候会解开贞操带,以便我通过机场的安检门呢?当我们来到机场时,我有了答案。

    「这是你的机票,孩子,家裏见。」我们不一起走。主人计划两人用不同的路线回家,他直接回家,而我将会转一次机,这意味着我将要过两次安检。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哪儿也不去,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我没有钱,没有多余的衣物,只有我身上的这些东西,我跑到了盥洗室裏,将门反锁,试图将贞操带打开,不过事实上我连将手指伸进腰带和皮肤的空隙都做不到,我用力的敲打贞操带,眼裏全是泪水,希望我能用手打碎这个铁牢笼,最后我只能鼓起勇气去通过安检,当然,金属探测器响了。

    「先生,把你的手举起来,」当年轻的警官用探测器检查我的身体时,探测器在我的跨部响了起来。

    「这是什麽?」我不知道该讲什麽,「嗯,我穿着金属带,我没法将它移走」我的脸红了,额头上留下了汗珠。

    「请到这边来先生,我们将进一步检查。」我被带到了检查室,并要求脱掉裤子检查;不用说,保安员吃吃地大笑,看了看贞操带,然后就让我走了,可能他己曾经见过这个玩意儿了。

    当飞机起飞时,我坐在了后面,并总算有了一点休息的时间,期望着下一次的检查也这麽容易,不过这一次却没那麽的好运;我再次被带到了检查室,警官非常仔细的检查着。

    「他到底要找什麽?」我想「炸弹吗?」他特别的关注前后的两个锁。

    「你爲什麽不能打开它?」「你的行李呢?」「你爲什麽要带着它?」「谁拿着钥匙?」「他爲什麽不和你一起走?」太多我不想回答的问题了。

    最后我忍不住脱口而出:「这是一个贞操带,他锁住我以防治我手淫。」「你不知道这是不合情理的吗?」警官回答说:「同性恋也是违背习俗的,你可以走了。」谢天谢地我可以走了。以后我再也不要坐飞机了。

    当我到家的时候,主人在门口等着我,脸上带着夸张的笑容。

    「喜欢你的旅行吗,孩子?」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没有坐飞机会怎样。

    回家真好,主人和我回到了原先的生活方式除了我现在带着贞操带以外;主人在贞操带上加上了一个后盾将假阳具或者是肛门塞锁住,每天我有十分钟作身体的清洁,如有便便也是不行的,后盾也会锁上,我只能等到明天再说。
    另一个后盾被移开的时候就是主人要对我的肛门作点什麽了:这些包括他的阴茎,假阳具,甚至有时是他的拳头。这时,我的老二只能乖乖地坐在它的牢房裏;主人不时按摩我的前列腺,使我感到挫折。很多次我都要发疯了,哀求着高潮,儘管我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他有时也用假阳具,不过更新了动力系统,假阳具可以以不同的速度上下震动,这真是一架操人机器;当我第一次用这部机器操时,主人让我在上面呆了八个小时。

    这种刑罚往往是主人有客人来访时实施,他把我当作了一件作品,用来博得客人的欢乐;而我称这些爲酷刑,是因爲我的阴茎被锁着,如果我能够勃起并射精的话,这其实是一种快乐。

    现在这些只能带给我痛苦的记忆,事实上我已经有一年没有过高潮了,在我戴上贞操带的周年纪念日裏,主人说他将给我一个惊喜。

    我被带到了地狱,然后四肢被分开绑在拷问台上,曲柄连在我的手臂上把我吊高,主人取出了钥匙并打开了贞操带;我简直不能相信,这是一年以来我的阴茎第一次得到自由。

    我注视着它,欣赏着它,就像看着一件属于别人的东西一样,它迅速的硬了起来,我忙不叠地感谢主人的恩赐。

    「孩子,这一年你表现得很好,所以今晚让你有一次高潮的机会。」他并没有摸我的阴茎,而是取出了一个真空震动吸筒,他把那个东西安装在我的阴茎上,他要用这玩艺代替男人的手。

    「我一年前说过的,你永远也不会有被男人的手抚摸的感觉。你自己的,或是别人的。你有十分钟的机会去达到高潮,如果没有,你只能等到明年了。」我的心沈了下去,我希望是在一双手的爱抚下达到高潮。

    不过我马上就想通了,我的性欲已经被压抑了整整一年,这样解决也不错,主人打开了开关,这种快乐实在太奇妙了。

    我认识到任何对阴茎的刺激都是妙不可言的,快乐的震动传遍了我的全身,我感觉很接近了,我开始呻吟,然后高潮来了......

    「时间到。」主人关闭了震动器并移开它,精液仍然在滴落,阴茎依然很硬;我在失望中大叫,将我的屁股想前送,诅咒着主人如此对我,哀求他再多一分钟,或是多几秒钟也好,任何性的快乐都行。

    主人只是给了我一个好玩的笑容,他将一桶冰倒到我的阴茎上,这种难以置信的打击使我的阴茎变软,贞操带再次锁住了。

    「好了,孩子,也许明年吧。」

    已经过了三年了,在这期间我从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达到高潮,每年我都渴望着那一天快点儿到来,使我可以放鬆一下,我简直就生活在地狱中,我爱这其中的每一分钟......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