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远的畅想曲(全)【姐妹、SM、排泄,重口味】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房间裏的挂钟正嘀嘀嗒嗒的响着,屋子裏没有一点儿别的声音,因为这裏只有我一个人,而我现在的样子又什幺声音都不可能弄得出来——我正被结结实实的绑着,身上一丝不挂,麻绳紧紧的勒在雪白的肌肤上,嘴裏也塞着口球儿,口水静静的顺着脸颊流到地下铺着的棉被上。

    这屋裏没有任何家俱、也没有床,地上铺满了棉被、毛毯和枕头,铺的厚厚的好几层,软软的绵绵的,只要躺下来,不管往哪儿一钻都能睡。

    屋子很小,大概只有十平米左右,四白落地,也没有窗户。

    其中一面墙上,钉着一根细细的长长的铁链儿,链子另一头,锁着拴在我脖子上的狗环儿。

    另一面墙上有一扇门,不过,我从来不碰那门,我从来也不出去。

    这间屋子,就是我的全部,而我,是属于我主人的。

    我正在等主人回来。

    主人,同时也是我的妹妹,和我一起同时出生的双胞胎姐妹。

    看了看挂表,我知道主人就要回来了,妹妹好像在哪家医院裏当护士,一下了班儿,从来不在外面耽搁,也没有男朋友,总是马上回家,回到这个囚禁着、饲育着我的「家」裏来。

    我每天都生活在这裏,是什幺时候妹妹变成了自己的「主人」的呢?......已经忘了,我们从什幺时候开始住在这裏的呢?不知道......好像已经住了有七、八年了,却又好像才刚刚三、五个礼拜。

    这裏又是什幺地方呢?......妹妹曾说过,是家裏的一间地下室,别的早记不太清了。

    不过没有关係,反正我以后也不会到外面去。

    除了主人,什幺事儿都与我无关。

    主人还没有回来。

    等待主人回家,是我每天的功课之一。

    也是一天中最寂寞的时候,主人每天早上出门之前,都会把我牢牢地绑起来,捆绑的方法,各种各样,有时穿着衣服,有时脱的光光的,有时把两条腿并在一起,有时却分得大开,还有的时候,在我的阴道裏、肛门裏,满满的塞上一两个震动器,装足了电池,一开就是一整天,等到妹妹回来时,我已经在高潮中昏过去不知多少回了,淫水流的足足湿透了身下两层棉被。

    今天,虽然只是很普通的把腿分成「M」型绑着,阴户裏也没有插入什幺别的东西。

    但就在早上主人出门的时候,曾给我灌了整整两大杯混合着主人尿液的桔子汁儿,主人还笑着吩咐我等她回来之后,才能当着她的面儿尿尿,又说,如果回来时,地下的被子让我尿湿了,下次就要让我灌了肠等她。

    被灌肠之后,绑起来等一天的感觉,可实在受不了。

    灌肠本来是很舒服的事儿,我和妹妹虽然都很喜欢,也几乎天天都做,可要是憋的时间一长,就不一样了,肚子裏疼得好象撕裂了一样,肛门承受着小腹中巨大的压力,肌肉酸麻的都没了知觉。

    我们只这样弄过一回,那一天,还在我肛门裏塞了个塞子。

    要不是妹妹回来的早,我疼得都差点儿恨不能咬舌自尽了。

    从此以后,这「长时间灌肠」就成了主人要惩罚我之时的一项「酷刑」了。

    今天不是灌肠,而改成憋尿了。

    肚子裏喝了两大杯水,早上还好,一到中午,尿意就沖上来了,一直忍到了下午,只觉得膀胱裏满满的全是尿液,涨的鼓鼓的,好像肚子了塞了一个皮球进来,尿道口憋得通红,不住的抽搐。

    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小腹上,和那想要冲出体外的尿水对抗着,牙咬的紧紧的,苍白的樱唇不停的打颤,浑身的汗水流个不停。

    默默的计算了一下时间,知道妹妹就要回来了,胜利在望,心裏不断的给自己打气加油。

    终于,主人回来了,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从门那边传了过来,是跑着下楼时的声音,由远到近。

    这声音是我每一天最熟悉最期待的,随着这声音的来临,主人对我一天的蹂躏和宠爱,就又要开始了喀喇一声,门被打开了。

    主人沐浴在我那充满期待和爱慕的目光中,微笑着走了进来。

    这就是我的主人、我的妹妹,正值十九岁花样年华的少女(我的年龄当然也一样),充满着青春的气息,真是天生丽质,美不胜收,一脸的眉清目秀,绝不会输于任何一个女明星,柳叶似的细眉,樱桃般的小嘴,白皙的肌肤,晶莹剔透,柔软滑腻,眼睛又大又亮,水灵灵的,如同两颗闪亮的宝石,身材亭亭玉立,苗条纤细。

    主人走进来后转身把门关好,看了看被绑在那裏一动不动,静静的躺在地上的我,见我已是憋的满头大汗,一脸哀求的目光。

    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乖乖,今天也老老实实的等我了吗?」

    「......呜......呜......嗯......嗯......」

    我勉强哼哼着,从塞着口球的小嘴儿裏,只能挤出几声简单的呻吟。

    主人又媚笑着瞄了我一会儿,知道我快忍不住了。

    「好姐姐,再等一会儿,我这就来!」

    说完,主人就开始解身上的扣子,三两下就把衣服脱了个精光。

    主人从小就叫我「姐姐」,当了我的主人之后,还是很亲热的「姐姐、姐姐」的叫个不停,从不改口。

    当我问到的时候,主人说:你本来就是我姐姐幺。

    于是,我就管自己的妹妹叫「主人」,管自己叫「奴婢」。

    而这当主人的,就管自己的兴努宠物叫「姐姐」。

    主人和我平时都不大穿什幺衣服,反正这间屋子裏一直都很暖和,除了我脖子上戴的狗环儿,从来不摘下来以外,这时就都是光着身子的了。

    一脱光就可以看出来,我和妹妹真不愧是由同一个卵子分裂出来的双胞胎,全身上下,竟是完全的一模儿一样儿,只是脸上的气质稍有不同罢了,主人更加活波,英气勃勃的,而我,则多了几分文静,显得委婉娇顺。

    但是,任何人只要见到我们,都能立即将两人分辨出来,我们有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主人有着完整的手脚四肢,而我,却没有双手!不光是一双手,我的整条胳膊都被截肢了!从肩部开始,往下就什幺都没有了。

    在原来联结手臂的地方,只有小一片粉红色的疤痕,但如果不细看,也绝对瞧不出来。

    我可不是天生的残疾,本来,胳膊还在的时候,我很喜欢手淫的,每天都做,可是自从......啊!这些以后再说吧!实在忍不住了!这泡尿儿都快要憋死了!「好姐姐,我来帮你把口球拿出来,好不好?」

    主人脱光了之后,便走过来在我身边蹲下,一边轻轻的抚摸着我乌黑的长髮,一边伸出舌头来,把我脸上那些顺着口球流出来的唾液,温柔的吸在嘴裏,舔的乾乾净净的。

    接着,主人解开我绑在脑后的带子,把口球从我嘴裏拿出来。

    「......主人......主人......」

    总算可以出声了。

    被塞了一天的小嘴儿,这时都有点麻痹了,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口球上粘满了我的口水,滴滴嗒嗒的直往下掉,主人连忙张开小嘴儿,全接在口中,又伸出舌头,将口球仔仔细细的舔了个遍,把我的唾液都吸在嘴裏,好好的品了品味儿。

    「主人!......我......我......主人......我要尿尿!」

    我羞红着脸对主人恳求着说,作为主人的兴努和宠物,没有命令,是不能随意大小便的。

    「求求主人,......让奴婢尿尿......」

    憋了一整天了,虽然从自己嘴裏说出「尿尿」这个词儿来,让人十分害臊,但也实在忍不住了!「嘿嘿,姐姐憋了一天了,快不行了吧!」

    主人一脸的淫笑,一点也不像一个十九岁女孩儿的笑容,倒和那些好色的中年老头子又几分相似。

    主人又看了我一阵儿,然后说:「那好吧!就让你尿出来吧。不过,可不能糟蹋了......」

    没想到主人出乎意料的很爽快就答应了,让我心裏一块石头落了地。

    大概主人也看出我真的受不了了吧。

    主人还是很疼我的,从不会做出让我过分难受的事儿(个别一两回除外),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妹。

    主人扶我坐正,也不解开绑着我的绳子,靠过来亲了我一下,说:「好了,姐姐你开始尿吧。」

    接着便低下头,把脸凑在我那被牢牢拴住得的两条腿之间,张嘴紧紧的吸住我的阴唇,轻轻的舔了起来。

    主人的舌头,又热又软的,塞在我的阴唇裏,不停的在尿道口上蠕动着,一阵酸溜溜的快感,沖便全身,小腹中忽然没了力气,开始轻轻的颤抖。

    终于忍耐不住了,那酸麻的感觉越来越强,和强忍着的尿意混在一起,冲击着我的阴户「......主人,奴婢要出来了!」

    我的声音也在不断的打颤。

    「......嗯......」

    主人哼哼了一声,把嘴和我的阴户贴的更加紧密,又将舌头狠狠地插入了我的阴道。

    快感猛地传过来,我浑身一阵抽搐。

    如同激流般的尿液呼啦一下子,都沖入了主人的嘴裏。

    还没等主人将满嘴的尿水咽下去,那淡黄色的液体,已经奔腾着,从主人的嘴角喷了出来,溅在主人雪白的脸上,也洒在我的小腹和大腿上。

    主人大口大口的吸允着我的阴户,将那些从尿道中流淌出来的液体,全部喝了下去,「咕咚、咕咚」的声音,整个屋子裏都听得见。

    被主人舔食着尿液的我,不由得兴奋起来,阴道裏酸酸麻麻的,淫水儿也涓涓的流淌了出来,都被主人一起吸在嘴裏憋了一整天的膀胱,这时终于轻鬆了下来,身子像泻了气一般软软的躺在棉被上。

    这时,小便终于都尿完了,主人没有咽下最后一口尿液,而是满满的含了一大口,抬起头来,沖我微笑着眨了眨眼,我完全明白主人的意图,迎着主人凑过来的樱唇,我也勉强挣扎着把自己红扑扑的小脸送了上去。

    四瓣儿鲜豔的小嘴唇儿,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主人把嘴裏的小便缓缓的渡入我的口中,鹹鹹的,还带着一点儿臊味儿,好喝极了!我使劲儿的吸允着,一滴都没有浪费,我又把舌头伸进主人嘴裏,细细的舔遍她口中每一处角落,贪婪的品尝着那混合着自己小便的唾液。

    主人让我喝完了自己的尿液,知道我很喜欢,于是又乾咳了一下,清了清嗓子,衔了满满一嘴的口涎吐沫,连着自己的舌头,一下子都捅到我的嘴裏来。

    两条软软的小香舌,纠缠撕咬着,都泡在那一嘴又滑又腻的粘液裏,不停的互相摩擦、蹂淩。

    自从我的双臂被截肢以后,全身似乎变得更加敏感了,光是这样和主人吸允亲吻着,都让我觉得快感正一阵阵传过来,就好像在用舌头性交一样,浑身轻轻的发抖。

    主人待我将嘴裏的唾液咽下,抽出舌头,放在我脸上舔了起来,主人的舌头,沾满了粘粘糊糊的唾液和尿水,在我脸上到处游走,暖融融的舒服极了!主人用舌头缓缓的抚摸着我的睫毛和眼皮,我轻轻地把眼睛睁开,好让主人的舌头温柔的舔在我的眼球上,眼睛珠儿直接被舌头舔在上面,酸酸的,痒痒的,感觉好舒服,尿水和唾液混着流出的眼泪,粘粘的腻在瞳孔上,看出来全是一片朦朦胧胧的。

    我不由得的呻吟了起来:「......主人......啊......好痒呀......啊......啊......主人......奴婢......好舒服......啊......呀眼睛好痒......啊......啊......啊......舌头......好滑......啊......啊......好舒服啊......呀......啊......」

    我浑身微微的颤抖着,阴道裏的淫水儿也不停地流着。

    两片娇嫩的阴唇更是一张一合的抽搐着。

    主人在我脸上随意的允吸,眼睛、鼻子、耳朵,到处都细细的舔了好几遍,粘粘的沾满了唾液。

    肌肤特别敏感的我,在主人的舔吸玩弄之下,这时已是烧的满脸通红,热潮涌遍了全身上下。

    阴道裏又麻又痒的,流淌出来的淫水儿,顺着大腿,洒的棉被上星星点点的好一大片。

    光是舔吸和亲吻,主人就已经把我弄的快要高潮了。

    主人咬着我白白嫩嫩的耳朵,细声细气的笑着说:「姐姐,很舒服吧!下麵可该到你了,我也是『憋』了一下午的呦......」

    说着,嘻嘻的笑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主人要做什幺,脸上羞的红红的,心裏却不住的兴奋起来。

    「......是......奴婢......让奴婢伺候主人」

    我娇喘着看着主人,目光中满是渴望和期待的喜悦。

    由于我没有双臂,又被绑着,自己无法站立起来。

    于是,主人把我的绳子解开,扶着我跪坐在棉被上。

    我把腿并在一起跪着,臀部坐在自己的脚上,抬起头廷起腰来。

    主人把腿分开着站在我的面前,淫户压在我的脸上,尿道正对着我张开的小嘴儿。

    我伸出舌头,在主人的阴唇上深深的亲吻着。

    主人的味道从舌尖儿上传过来,有点酸,甜蜜蜜的,带着一丝腥腥的尿臊味儿,我最喜爱主人的这种味道了!「姐姐!我要尿了哦!準备好。」

    主人说。

    「是!奴婢服侍主人了」

    我把嘴张的大大的等着。

    接下来,「哗」的一下子,一股温暖的水流,沖入我的嘴中。

    带点鹹味儿的尿液,直溅到我的喉咙裏,灌的嘴裏满满的,我急忙一口一口的咽下去。

    对于一整天都没有喝水的我来说,主人的尿水无异于甘露般的甜美。

    当这灼烫的激流顺着我的食道流入胃中的时候,全身都浸泡在这一阵阵无法抗拒的快感中,阴道裏痉挛般的抽搐着。

    因为我没有手臂,所以这时就无法把主人紧紧抱住,不能让主人的尿道贴在自己嘴上。

    于是,主人的小便,很多都尿在了我的脸上,溅的我和主人满身都时,一股股的沖刷着刚被主人舔在脸上的唾液。

    不过,主人似乎很喜欢这样为我洗浴,总是故意不将淫户对準,让我全身都沐浴在小便的浇洒之中。

    尿水顺着我滑腻的肌肤流下来,流淌过玉颈、乳房、小腹,都汇流在我那颤抖的阴户和屁股上,又沿着大腿点点滴滴的洒在棉被上。

    快感也随着这金黄色的小河,盈盈的灌注在我的全身上下,似乎每一个毛孔都淹溺在这股洪流之中,每一片被浇淋着的肌肤好像都变成了性器,传递着难以言喻的快感!主人尿完之后,把淫户靠过来,贴在我的嘴上,让我伸出舌头将残余的尿液舔的乾乾净净,我吸允着主人的阴唇,把舌头塞在裏面,轻轻的搅动着,一股粘粘的液体流了出来,和小便的味道大不一样,有点儿酸溜溜的,又滑又腻,我知道那是主人的淫水儿。

    我更加卖力的侍奉着主人,能让主人快活,是我最大的幸福!不一会儿,主人就在我的舔吸之下,呻吟了起来。

    「......啊......啊......姐姐......好棒啊......真舒服......啊......啊......在深一些......啊......好......啊......好舒服啊......啊啊......」

    我听着主人的娇喘,心裏一阵阵温暖,强烈的快感过电似的涌过来,主人和我的阴道裏,淫水儿都流的更多了如果我还有手指头儿的话,这时我一定会忍不住狠狠的插在自己的阴道裏......真有点儿怀念手臂还在的时候啊,现在,我只好夹紧双腿,扭动着来回不停的摩擦,藉以安慰我那如同被烈火烧烤着一般不断抽搐的阴唇阴道。

    主人享受了一会儿,见我已经是媚眼如丝,娇声气喘的快不行了。

    忽然停下来,笑着对我说:「姐姐,我还没有完呢,我们再接着来......好不好?」

    我一听,脸上烧的更红了,低着头,小声说:「......奴婢听主人吩咐,请主人随意......」

    虽然我们每天都在做,但随意做什幺,到现在我还是说不出口来,毕竟还是脸嫩姐姐笑着扶我坐下,然后又伸腿跨在我的脸上,把我的头紧紧的夹在两腿之间,我仰面沖上,一张红红的小脸儿,刚好塞在主人的股沟中。

    这时,我的小嘴儿正对着主人的肛门,主人粉红色的肛门上,还粘满了淫水和尿液,又光又滑的。

    我伸出舌头来,轻轻的舔在上面,又张开樱唇,亲吻了起来,我吸允着主人的小菊花孔,还把舌头也往裏面使劲儿塞着,随着我的爱抚,主人的肛门开始微微的颤抖,淫糜的呻吟声也从主人口中不断的传出。

    我的舌头被主人的肛门夹在裏面,随着肛门一张一合的抽搐,舌尖儿挤的紧紧的,异样的快感使我更加紧张,主人肛门中那怪怪的味道不停的传过来,我贪婪的吸允着,一丝也捨不得浪费,心裏充满了甜甜美美的感觉。

    终于,我感到主人的肛门裏有一团湿湿的软软的东西,顶在我的舌尖儿上了,一阵兴奋传遍了我的全身。

    「......嗯......嗯......嗯......唔......唔......」

    主人鼻子裏哼哼着,我知道这时主人正在使着劲儿,把小腹中的大便用力挤出来。

    主人的肛门一点点的张开,我连忙把自己的小嘴更加紧密的贴在上面,拼命得吸允着,主人也感觉到了我在她肛门上的舔弄,从压在脸上的阴户中,不住的流淌着粘粘的淫水儿。

    这时,一块儿暖融融的大便,缓缓的从主人的肛门中挤了出来,一股新鲜的粪便气息,霎时飘散在整间屋子裏。

    我儘量将嘴张的更大,把那正从主人身体裏钻出来的屎块儿轻轻的含住,用舌头慢慢的舔吸着。

    主人和我这时都是浑身发热,香汗四溢,止不住的打颤发抖,淫水也流的更多了。

    当主人的粪便,灌入我的嘴中,柔软滑腻的粘在舌头上面,登时一阵酸麻的快感,从我的阴道中,传了上来,一阵抽搐之后,淫水潮涌般的沖出。

    我知道自己仅仅是吸允着主人的尿水、粪便,就已经达到了高潮!我轻轻的闭上朦朦胧胧的双眼,回味着高潮的余韵,任由主人随意的「浇灌」。

    主人的大便,不停地从肛门中拉出来,渐渐把我的小嘴儿填的满满的,再从嘴角一点儿点儿的溢出,堆在我的脸上,又和我嘴边儿上的唾液、小便还有淫水,溶化在一起,缓缓的顺着我的脸颊、脖子,一着流到饱满的酥胸上。

    粪便的味道怪怪的,还有一点苦味儿,但是,只要是主人拉出来的,我就都喜欢,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噁心。

    主人总是让我含着,却不许我咽下去,说大便和小便不同,吃多了的话,对身体健康不利。

    但当我每次把主人的大便含在嘴裏时,都会用唾液把它慢慢的融化,偷偷的咽一点儿下去。

    心裏甜甜的,暖暖的。

    主人的粪便这时也都拉完了,堆了我满满的一脸,流的浑身上下到处都时,主人的屁股和大腿上,也粘糊糊的沾了一大片。

    黄稀稀的又湿又软。

    主人娇喘着蹲了下来,和我坐在一起,把手伸过来,将我脸上的粪便轻轻的抹掉,捧在手裏,笑着说:「我拉完了啦,来,姐姐,现在可以都吐出来了......」

    我低下头,把嘴裏的大便一点点的吐在主人手裏,心裏忽然有一阵捨不得的感觉。

    主人抓着满满一手的粪便,微笑着,开始在我身上温柔的仔细涂抹起来。

    热乎乎的大便,抹在肌肤上,又软又滑,舒服极了。

    主人抹的我浑身都是,乳房、小腹、肚脐眼儿,大腿和屁股上更是厚厚的涂了一层。

    我乖顺的坐着一动不动,任由主人随意摆布我的身体。

    暖烘烘的粪便气息,淫糜的充满了整间屋子,并没有多臭,闻起来满温馨的。

    而且,对于我们来说,无论多昂贵高级的香水,都无法与此时我们自己身上的芬芳气味儿相比拟。

    主人将我全身都染成了淡黄色,那沾满粪便的双手,在我身上不住的来回游走,抚摸遍我每一片娇嫩的肌肤,每当主人灵活的手指儿滑动到我敏感的阴户时,我都会用那仅有的双腿把主人的手掌紧紧的夹住,由于我自己无法手淫,这时就愈加渴望着主人的恩赐,更捨不得主人将手抽出来主人把所有的大便都抹在了我的身上,然后什幺都没有说,就静静的抱着我亲吻了起来。

    我们四唇相交,互相吸允着两人口中的唾液,粘满着粪便的一对儿小香舌儿,纠缠着搅在一块儿,不住的扭动。

    两张小嘴儿紧紧的贴在一起,我们都深深地呼吸着对方所吐出的湿润的气息,生怕漏掉了一丝一毫。

    主人把全身都靠了上来,一双赤裸的肉体紧密的挨着,温润粘湿的尿液和粪便润泽着我们娇嫩的肌肤,淡黄色的香霁染遍了两人柔软的身躯。

    主人的手臂环拥在我的身后,把我抱的死死的,两对儿尖廷饱满的乳房,互相挤压着、摩擦着,坚硬鲜红的乳头儿也都一起浸泡在粪便和尿液裏,不停的来回揉搓扭曲。

    这些屎尿的粘液,也都仿佛有着生命一般,轻轻的抚摸着我们全身上下。

    四条修长光滑的秀腿,相互缠绕蠕动着,好使两人湿润的阴户可以更加亲密的结合。

    我们那娇颤着的阴唇,还有那鼓涨着的淫蒂,也都双双贴在一起,摩擦着互相蹂淩、摧残。

    淫水儿也在不断的涌出,润滑着我们的细嫩的身躯。

    主人和我这时都已经渐渐的神志模糊起来,只凭着本能的欲望,贪婪的相互榨取着那无尽的快感。

    无法言喻的欢乐充斥着我们的躯体,温暖的柔情使两人的心灵更加接近,淫糜的气息飘散在空中,将我们轻轻的包容着。

    终于,我们一起迎来了高潮,强烈的快感刺激着身上每一个细胞,我们都能感觉到,对方在不停的抽搐着、颤抖着。

    两人的淫水儿汹涌的奔腾而出,汇流在一块儿,顺着大腿、屁股,涓涓的滑落到身下的棉被上。

    主人拥抱着我的身体,静静的躺在一起,享受着高潮带来的快感和舒畅。

    我们都不忍把身体分开,互相感受着对方的体温,两个人一动不动的温存着,房间裏只有挂表还在嘀嘀嗒嗒的响个不停。

    我们又亲热了好一会儿,主人拉着我的身子坐了起来,互相凝视着对方,看到都是一脸的屎尿,忍不住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心裏却充满了满足和喜悦。

    「姐姐,刚才味道好不好呀?」

    「嗯,......好极了......」

    我红着脸回答主人,想了想,又说:「......谢谢主人赏赐奴婢......」

    主人听了,高兴的抱住我又亲又吻的。

    接下来,主人随手在身边捡了一条毛毯,把我们身上的污垢,轻轻的擦拭了一遍,让我爬到别的地方坐下,又把毛毯和刚刚被我们弄髒的那条棉被,一起卷起来堆放在角落裏,週末的时候一块儿洗。

    主人帮我靠在一大堆枕头上坐好,让我先自己休息一会儿。

    我知道这时主人要上楼去準备我们两人的晚饭,由于我从来都不离开这裏,所以家裏的打扫和料理都让主人一个人包了。

    主人每天都要上班,回家以后又要收拾家务,还要陪我玩儿,真是辛苦极了,我心裏总有几分过意不去,但主人说:照顾自己的宠物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从来都不让我过问。

    「好好坐着,我去弄些食物来。」

    说完,主人站起来走到门口。

    我见主人伸手正要去打开抽风机的开关,连忙把主人叫住,「啊!主人......等一下!我......」

    主人回过头来,不知我要干什幺。

    我有点儿害臊,但还是红着脸对主人说:「主人,等过一会儿再开抽风机吧,我......我......奴婢还想再......再闻一下。」

    等我说完,脸上早已羞的如同烤熟了一样,红扑扑的一片。

    主人听完了,脸上也被羞的微微发红,似乎廷感动的,眼睛裏都有些湿润了,笑着对我说:「那好吧,姐姐就先一个人在这儿多闻一会儿吧,我要上去了。」

    回过身去拉开门,走了出去。

    我目送着主人关好门,一个人静静的半躺在那裏,等主人回来。

    这时,屋子裏充盈着我们两个人的气息,淫糜的味道儿飘满了每一个角落,把我熏的浑身暖洋洋的,我满喜欢这种气味儿的,粪便的味道这时一点儿都不觉的臭,混合着主人和我的体味儿,有汗水的味道、有唾液的味道、有我们的小便、大便,还有我们的淫水儿味儿。

    闻起来怪怪的,心裏温温暖暖的舒服极了。

    我看着我们的这间屋子,地下铺的棉被上和毛毯、枕头上,全都大大小小的印着一块块淡黄色的污渍,都是我们长年嬉戏玩耍时的痕迹,这种淡淡的颜色,不知为什幺总也不能彻底洗掉,主人和我,谁也不在意,而且我一点儿都不希望把它们完全弄乾净,主人说和我一起裹在这样的被窝儿裏睡觉,睡的更香,更暖和。

    听着挂表嘀嗒嘀嗒的响着,我坐在软软的棉被上,静静的等待着主人再次临宠,心裏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这就是主人和我的家,我们的小窝儿,我们甜蜜的每一天的开始。

    我们这样的生活,已经又好多年了吧,具体的时间让我忘了。

    我成为主人的宠物、兴努之后,就再也没有从这裏出去过,我被锁链锁着,又没有双臂,根本就打不开门。

    再说我一点儿也不想从这儿出去,就算出去了,我也没有可以去的地方,只有这裏才是我的家、我的归宿。

    我每一天的食物,都是主人为我準备的,我以前也和主人一样,烧的一手好菜,无论是谁吃了,都说我们姐妹是天生的好手艺,现在我不能再做饭,改由主人「饲养」了。

    不过,主人的料理似乎比以前做得更棒了,主人说,给自己心爱的人煮饭,无论是谁,都会做的更好的。

    我听了,心裏甜丝丝的。

    我没有双手,吃饭的时候就只能让主人喂了。

    不过,主人在喂我的时候,从来不用筷子、勺子,都是自己一口一口的先嚼碎,再嘴对嘴的吐在我的口裏,我这样吃饭舒服极了,每一口饭菜混合着主人的唾液送在自己嘴裏,香香的软软的,连咀嚼都不用我再费事儿了。

    主人上班的时候,一般都把我绑好固定,然后再我挨的着的地方,放上一个狗食盆儿,把给我中午吃的食物放在裏面,有时还会在裏面尿上一泡尿,用尿液将食物泡的软一些,好让我可以爬下来舔吸着吃饱。

    我的大小便排泄,也都是在这屋子裏解决的,大部分的时候就像刚才做的一样。

    有时稀了些,那就在亲热时用来涂抹两人的身体,代替润滑油来用,粘在肌肤上,滑滑腻腻的摸起来可舒服了。

    有时候把晒乾了的硬屎棍儿,作为假阳具来使用,拿来两头儿都捅在我们的阴道裏,连接住两人的下体,来回抽插着达到高潮,直到被淫水儿浸泡的软了,溶化在我们的子宫和阴道中。

    有时候也会把大便拿尿水和唾液融化开,用来灌肠,满满的注入我的肛门裏,灼烧着我的小腹,最后喷的两人身上和屋子裏到处都是,粘粘糊糊的。

    反正我的排泄物都被淫乐嬉戏着用掉了。

    也有的时候,主人会把我们的尿液存在大瓶子裏留下来,做别的事儿用。

    所谓「别的事儿」吗,那就是用来给我洗澡的了。

    我既然从不走出这间地下室,有没有胳膊、手臂,当然也就不能去洗漱室淋浴了,洗澡也是由主人来为我擦拭的。

    主人又希望我作为她的宠物和兴努,能够始终保持着我们姐妹俩所特有的「气息」。

    于是,我从来就不用清水沐浴。

    主人每过几天,就把我们积攒的尿液和少许温水,混合在我的狗食盆儿裏,弄的满满的,用毛巾沾湿了,给我轻轻的擦拭,浑身上下全都仔细的抹上好几遍,把几天来染在肌肤上的污垢和粘液,洗的乾乾净净。

    然后,主人又用剩下的尿水,给我清理头髮。

    主人先在盆儿裏喝上一大口,全含在嘴裏,抬起头来均匀的喷在我的青丝上,又把尿液都沾在梳子上,再为我轻柔的梳洗那满头的长髮。

    柔顺的头髮在这些尿液的滋润下,愈发的乌黑光亮,美丽动人了。

    (大概尿液有护发的功效吧)每当主人为我清洗完身体之后,全身上下的肌肤,都显得更加柔美娇嫩了。

    一股股特殊的清爽体味儿,不断地从我身上飘洒溢出,主人和我都最喜爱这种味道了。

    什幺香皂、香波,都根本无法与这少女的体香来相提并论。

    (这是主人说的,香皂、香波是什幺味道,我早都忘了。

    )我和主人,每天都是睡在一起的,在这屋子裏,满地都是枕头、被子,躺下来随便打个滚儿,就钻到被窝裏了。

    每天,我们玩儿累了之后,主人就会把我紧紧的抱在怀裏,盖上一层被子,两个人相拥着沉沉的睡去。

    也有时候,主人会故意使坏,把我用绳子绑的结结实实的,又给我戴上口球,阴道和肛门裏再塞上几个跳蛋,还拿又粗又长假阳具深深的捅在裏面,开关打到最大档。

    然后,就把我放在那儿不管了,像没事人儿一样,自己窝在旁边儿睡觉去了。

    整整一夜,我哪里睡的着,辗转反侧,不知高潮了多少次,不过,主人和我一样,也都是一夜没睡着,我知道她躲在被窝裏,偷偷的看着我一直不停的在自己手淫我除了这些吃饭、洗澡、睡觉之外,每天就只是等着主人来陪我玩儿,或者来对我进行「调教」了。

    平时,主人的调教都很普通,一般就是用绳子、马鞭、蜡烛、振动器,之类的工具来进行的。

    我很喜欢被主人用鞭子抽打时的感觉,主人从不会让我受一点儿伤,却能儘量让痛觉不停的刺激着我的肌肤,虽然不会在屁股上留下任何鞭痕。

    被捆绑之后,就无法进行任何反抗,只能任由主人随意的姦淫、淩辱。

    可是我不会有任何一点儿的不安和害怕,相反,由于被绑着不能活动,更会对主人的调教充满期待。

    马鞭挥舞着落下,每一次火辣辣的刺痛抽过之后,下一鞭子会打在什幺地方,光是想着,就会让我紧张兴奋的受不了,淫水儿也顺着勒在阴户上的绳子流个不停。

    主人和我都很喜欢使用震动器。

    主人经常在外面的保健品店购买各种各样的成人玩具,光是型号不同的假阳具,屋子裏就放了不下二、三十支!几乎每张被子底下,都藏着、塞着三、四根大小粗细不等的,随时备用。

    此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跳蛋,震动球,大大小小、圆的扁的、五花八门,什幺形状的都有。

    主人还买了一个给男人发洩性欲用的吹气娃娃回来,和我差不多大小,样子怪怪的。

    说是用来给我做伴儿,还经常把我们绑在一起睡觉。

    平时塞在被窝裏,用的时候就在下面塞上一根双头阳具,一头捅在塑胶娃娃裏、一头捅在我的阴户裏。

    虽然感觉廷奇怪的,但我没有双手,用它来自慰、手淫也还满不错的。

    主人见我没事儿的时候,就会念一些小说、故事,给我听,主人有一台手提电脑,经常从互联网上下载下很多淫秽影片和黄色小说。

    我无法自己阅读,于是主人就坐在一堆枕头和棉被上,把电脑搁在腿上,一篇一篇的读给我听。

    这时候,我就会像只小猫一样,乖顺的俯卧在主人身边儿,趴在棉被上,舔弄着主人的一双秀脚。

    我低着头,亲吻主人的脚背儿,把主人雪白粉嫩的脚掌舔来舔去,主人纤细的小脚丫儿生的秀美极了,晶莹剔透,柔软滑嫩,好似精工雕刻的一般。

    我把主人小巧玲珑的脚趾头儿,一个个的都含在嘴裏,润滑舔吸着,舌头抵在足趾缝裏游来游去的抽插,又把那被我舔弄的湿乎乎的脚掌,放在脸颊上轻轻的摩擦,蹂蹭。

    如果主人正好这几天都没有洗澡洗脚,那主人的脚掌脚趾间,就会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脚汗香味儿,闻着可舒服了,含在嘴裏舔着更是鹹鹹的、酸酸的,让人爱不释口。

    主人也很喜欢我这样「侍奉」,每次都把一只脚塞在我的嘴裏,另一只踩在我的头上,温柔的抚摸着我的秀发和脸蛋儿。

    主人和我都很喜欢网上的小说,主人总是从那裏学习很多新的知识和方法,用来对我进行调教,几乎每天都花样不断,样式翻新!什幺新奇古怪的折磨方法全有,但我一点儿也不在乎,反正我整个人都是主人的,随她折腾吧!这就是主人和我的日常生活,我没有一丝的不满,也一点儿也不会觉的自己有什幺不幸,相反,这样的生活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大的美满、幸福!无论主人怎样的对我姦淫淩辱、糟蹋囚禁,我都只会用那一身的柔顺、满心的爱慕来回报主人的蹂淩,永远无怨无悔,谁让她是我最亲爱的妹妹呢?!我没有双臂,是我唯一的缺陷,但我一点儿也不遗憾,更没有什幺苦恼的,反而我对自己现在的身体中意极了,虽然也可以说是个残疾人,但每天由主人照顾着,我就十分满足了这双手臂,很早以前就截肢了,而帮我切掉手臂的,就是我的主人!记着在我刚成为主人的宠物时,总是发脾气,对这种被自己亲妹妹囚禁起来的生活,大是不满。

    那时我们还只是普通的姐妹同性恋,刚刚接触SM不久,主人很喜欢把我关起来虐待,为了让妹妹高兴,我也就处处逆来顺受的随她摆布。

    但时间一长,老是一个人锁在屋子裏,就无聊起来。

    不时的为了想要出去,和主人吵嘴。

    还记得有一天,和妹妹吵的很厉害,主人说什幺都不愿意让我从这裏出去。

    说我的身体永远是属于她的,只有她可以看、可以摸,再不许第三个人见到,如果我到外面去,让别人见到了,就是对主人的不忠、背叛。

    我心裏一阵暖烘烘的,但也听的莫名其妙,对妹妹说,我有不是要去找男人,出去转转,买些东西有什幺不行的?但主人就是不许,说到后来,主人就伤心的大哭了起来。

    我从小就最害怕这个妹妹哭闹撒娇了,这时见她哭的泪如雨下,也就不再坚持了,连忙哄她、劝他,说自己不再要出去了,就在这裏永远陪她等她,妹妹这才抽啼着收住泪水,高兴起来。

    其实,我心裏廷感动的,我知道主人是出于对我的爱意,才关着我、锁着我的,因为正如主人说的,我今生今世永远都是属于主人的。

    我想还早在母亲子宫裏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深深的相爱了吧!无论发生什幺,我今后都不会和这个妹妹分开。

    我明白,如果硬是不从,非要出去的话,妹妹不会死拦着我,但那样一来,主人心裏会很难过的。

    我们是双胞胎的亲姐妹,有人说双生子之间会有心电感应,不只是不是真的,但是我知道,每次我要出去的时候,主人心裏都会像撕裂了一样的难受。

    这时我可以感觉到主人的伤心,也能够体会到主人的心意我还记得那一天的事儿,主人为了不让我太无聊,把电视机搬到我这间小屋子裏来给我解闷儿。

    主人去上卫生学校了,我一个人看了一整天的电视,大概因为是在地下室的缘故吧,图像收的模模糊糊的。

    我当时却不知道是什幺原因,还以为电视机出了故障,于是我便自己修理起来。

    我哪里知道,电视机和一般家电不同,有高压电流,要有专业执照的修理工,才能进行拆检。

    我用身边的勺子、叉子,把螺丝拧下,打开机壳儿一看,裏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电子零件。

    我还以为显像管儿接触不良,傻乎乎的伸过手就去摸。

    结果,一阵火花闪了出来,我的两只手一下子被电流击中了!高压电流遍了全身!我被打的撞在墙上,浑身都麻痹了,双手也都没了知觉。

    我颤抖着把身子挪动着,好离电视机远些。

    直到主人满脸惊恐的出现在门口,我才疼痛着昏了过去。

    我很快又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好,坏电视机也已经拿出去了。

    主人正流着眼泪为我擦拭着身体,我的双臂从肩部往下就开始发黑了,我和主人都是学习医护的,我们都知道这双手臂只能截肢了。

    主人要送我去医院,可是这时我犹豫了,不知为什幺,我忽然再也不想从这儿出去了,更不想让那些医生护士拿髒手碰我的身子。

    我告诉主人,我不去医院。

    反正已经这样了,就由主人动手给我截肢吧!妹妹当然不听,骂我胡说八道,说不去医院怎幺行?这样的大手术一个人根本做不到!更何况由一个实习生动手。

    开始主人说什幺也不听我的,直到我告诉她:说我的身体和生命都永远是属于主人的,只有主人可以看、可以摸,再不许第三个人见到,如果我到外面去,让别人见到了,就是对主人的不忠和背叛。

    与其这样,我宁愿让自己死在这裏好了!更何况,我身上又是屎又是尿的,让人看到,我们羞也羞死了,还看什幺病。

    主人不知该说什幺,只是看着我哭个不停,眼泪流的把衣襟都湿透了。

    主人犹豫了好长时间,见我的伤势不能再拖,终于下定了决心!主人从学校裏拿来了全套的设备,刀具。

    在给我麻醉时,主人对我说:如果没有做好,她也绝不会一个人再活下去,就用手术刀划破自己的手腕动脉,永远也不和我分开!我们眼睛裏都是嚼着泪水,但我一点儿也不害怕,把自己的生命完全交给主人,心裏暖融融的主人轻轻的吻着我,直到麻醉让我失去知觉。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被我们这份「奇怪」的爱情感动了,特意的保佑,主人竟一个人完成了这样的大手术!而且还是在这种地方。

    当我从麻醉中醒来的时候,肩膀上已经缠好了厚厚的纱布。

    主人静静的趴卧在我的身边儿,已经累的睡着了,脸上还带着一丝安心的微笑,我知道,手术是成功了现在,主人已经成为了外科护士,每天工作挣钱了。

    而我,还是主人的宠物、主人的兴努,只是更加的顺从、听话了,无论主人要我做什幺,我都不会有一丝的反抗。

    我躺在厚厚的棉被堆儿上,一边儿等着主人做好饭回来,一边儿回想着以前的事儿,心裏甜丝丝的。

    我相信,主人和我会永远这样生活下去,我会在这间满是被子、枕头铺着的小屋子裏,每天静静的等待着主人的宠倖。

    无论发生什幺,我们都不会分离!从我们还是卵子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了,今后也会一直这样下去。

    (全文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