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夫的荣耀05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内容简介:

      身陷圈套中的李中翰,遭到朱九同的陷害,而与位高权重的何书记交锋;面

    对上宁市的第一大官,李中翰打出金钱牌与交情牌会产生效果吗?何书记最终的

    选择是谁?

      股东大会正式展开,出乎众人意料的,李中翰顺利被拱上高位。可是才刚上

    任,马上又被朱九同的暗棋坑害。遭到敬重之人伤害,他该如何反击?

      幸运女神何芙这回是否还能救他一命?

    目录:

      第一章 统统都有安眠药

      第二章 交锋(一)

      第三章 交易

      第四章 嫉妒

      第五章 股东大会

      第六章 不择手段(一)

      第七章 不择手段(二)

      第八章 催眠术

    人物介绍:

      「我」、李中翰:一位年轻、帅气,从没野心到很有野心,从笨蛋到奸猾的

    小白领。

      李香君:李中翰的表妹,狡猾、习蛮、古灵精怪。暗恋表哥的美少女。

      戴辛妮:行政秘书,李中翰心目中的女神,冷傲孤僻。

      社大维:投资部经理,狡诈多疑、阴险好色,出色的投资顾问。

      葛玲玲:杜大维的妻子,本作第一大美人,很容易被环境影响,泼辣凶悍,

    又心有不甘的女人。

      郭泳娴:KT公关秘书。

      朱九同:KT公司总裁。

      何铁军:上宁市委书记。

      罗毕:KT的副总裁兼总经理。

      楚蕙:罗毕的妻子,小麦色的肌肤独一无二。

      唐依琳:KT的头号公关。

      庄美琪:公关部秘书主管。

      杨瑛:李香君的同学。

      闵小蔺:李香君的同学。

      乔若尘:李香君的同学。

      侯天杰:KT的财务经理。

      张思勤:KT的大股东。

      张亭男:张思勤的儿子。

      曹嘉勇:KT的大股东。

      章言言:KT的公关。

      赵红玉:KT的公关。

      何亭亭:KT的公关,何书记乾女儿。

      罗彤:KT的公关。

      樊约:KT的公关。

      何芙:何书记的女儿。

      秋雨晴:何书记地下情人。

      秋烟晚:何书记妻子。

      孙家齐:KT策划部职员。

      

    「第三三章」统统都有安眠药

      「李中翰,我问你一件事。」我将要触到水渍斑斑的蕾丝内裤时,小君突然

    把小手从她眼睛上拿开,露出动人的大眼睛。

      「等哥看完你再问好不好?」我看了看小君,又看了看包裹着蕾丝的少女阴

    部乾着急。心想天底下还有比了解小君的身体更重要的事情吗?

      「哎呀,问完了再看!不然不许看,以后也不许看。」小君嗔完,竟然不好

    意思地笑起来,一朵朵如桃花般的红云飞上她的俏脸。

      「以后?」琢磨完这两字我笑了,四肢百骸一阵舒坦通泰。得到小君的首肯,

    以后能随意看她的裸体、摸她肌肤,这是多大的荣耀啊!我笑嘻嘻地说道:「您

    问,有请小君姐姐发问。」

      「哼。」小君撇撇嘴:「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玲玲姐的事?」

      「啊,没、没有。」我吓一跳,瞧小君狡猾的眼神,说没有心里真有点发虚。

    烦,我这个小表妹的脑袋瓜里整天都想些什幺呢?

      「真的没有?你如果不老实,后果很严重喔!」小君的小蛮腰一扭,整个臀

    部都缩了回去,还顺手把吊带小背心拉下,彷彿一瞬间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都被

    遮掩起来。唉,小君话里的意思很清楚,如果我不老实坦白,她身上这些美丽的

    地方绝对是不允许我看的。可是我知道,如果老实坦白,后果恐怕更严重。

      眼珠子转了转,我举起左手大声发誓:「我李中翰谨此发誓,从来没有做过

    对不起玲玲姐的事情。」

      至于有什幺因果报应之类的誓言那是万万不能说的,否则真灵验可就糟糕了。

      「可是,玲玲姐为什幺会哭?」小君并没有因为我的发誓而放过我,反而是

    进一步审问。

      「你看见玲玲姐哭?」我头大了,这个问题绝对难回答。

      小君怒气沖沖地向我咆哮:「李中翰,你再不说实话。以后你的牛奶有安眠

    药,饭也有安眠药,茶水也有安眠药,统统都有安眠药。」

      「啊?」我吃惊地看着小君,问道:「你到底还有多少颗安眠药?」

      小君瞪了我一眼,竖起三根白白嫩嫩的手指头。

      「三十颗?」我问。

      「三瓶。」小君冷笑一声。

      我腿一软,差点从沙发跌到地上,心中大泛苦水。心想,这以后三不五时的

    吃安眠药,吃了也不知晓,日子一长,岂不成了傻子?

      「小君,你哪里弄这幺多安眠药?赶快交出来,小孩子不能随便玩这东西。」

      我板起了脸。

      「别转移话题,坦白从宽。」小君根本就不理会我的严肃,她向我翻了翻眼,

    继续逼供。

      我乾咳了一声,还想抵赖。小君大喊一句:「抗拒从严。」

      为了以后不变成傻子,我吞吞吐吐地解释:「其实也没做对不起玲玲姐的事

    情,我……我只不过亲她一下而已。」

      「狡辩!我要把你违规操作的事情告诉妈妈。」小君眼睛看上天花板。

      「小君,你……你……」我恨得牙痒痒:「好吧,我承认,我摸了玲玲姐。」

      今非昔比,以前我可以动用我的杀手镧,搔小君的痒痒来对付她,但现在我

    有很多把柄落在她手上,杀手镧也就失去了威力。若真把小君惹急,她把所有事

    情都告诉姨妈,那我一辈子就不用回家了。

      「明天我要回家。」小君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彷彿天花板很有趣似的。

      哎,我歎息。别看小君年纪小小,她对付我绝对游刃有余,如同杀手出招,

    招招致命。还是认了吧,坦白从宽:「那天,我喝醉了。」

      小君乾笑两声:「然后呢?」

      「然后就……就那样了……」我吞吞吐吐。

      小君火冒三丈:「什幺这样、那样的?真是莫名其妙!老实说,有……有没

    有脱玲玲姐的衣服?」

      「有。」我点点头。

      「有没有做那种……那种坏事?」小君突然咬着红唇。

      「不小心、不小心,咳,做了一次。」我支吾半天,才偷工减料地坦白。

      小君尖叫一声从沙发上弹起,随手抓住沙发上的枕头狠狠朝我砸来:「你去

    死吧,李中翰,我……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小君、小君!哎哟,你听我说。」我左躲右闪,但还是身中无数子弹。

      小君尖声大骂:「还有什幺屁话?你答应过我不碰玲玲姐的,你这只大淫虫、

    下流胚,气死我了!我明天就回家,把你违规操作、勾引良家妇女还有欺负我的

    事,统统告诉笆妈。」

      这是我第一次见小君发如此大的火,我暗骂自己是头超级蠢猪,男人风流的

    事情怎能坦白呢?这下可好,若让小君回家那绝对是大祸临头。

      我「扑通」一下跪下来,无限凄凉地哀求:「那天我真喝醉了。」

      小君跳上沙发,居高临下地向我发飙:「笆说过酒醉三分醒,你还想狡辩?

    你这是破坏人家的家庭幸福。」

      我猛点头:「对对对,小君批评得对,我知道错了。小君姐姐,请你原谅我

    吧。」

      小君气鼓鼓地跺了跺脚:「喊我小君妈妈都不能原谅你,我……我要回家。」

      「小君姑奶奶,救命啊!」我急了,病急乱投医。知道小君喜欢我摸她的乳

    房,我突然从地上站起把小君抱在怀里。手一滑就钻进她的吊带小背心,握住结

    实无比的大乳房一阵狠搓。

      「哎呀。」小君一阵惊慌失措,左推右挡。眼见我的大手在她雪白的乳房来

    回搓弄,她也没有办法。片刻之后,小君的鼻息咻咻,娇嗔不已:「想摸就摸,

    是你的东西吗?是你的吗?」

      我得意极了,一边躁躏着两只可爱的大白兔,一边暗笑看你还能跑出我的手

    心?

      等我用两指夹住小君的乳头,她脸一红,小声嚷嚷道:「就知道欺负我,我

    就是要回家。」

      我紧紧抱住小君,大声求饶:「小君别走,哥保证以后再也不碰玲玲姐,你

    原谅姐夫吧!看在死去姐姐的分上。」

      小君的怒火估计在我的揉摸之下消减了大半。听我提起王香兰,她愣一下,

    擡头看看我,一丝笑意闪过她的大眼睛:「你欺负王香君,王香兰绝饶不了你。」

      我察言观色,见有转机马上猛地点头:「王香兰姐姐饶了我,王香君妹妹也

    一定会饶了我。王香兰是仙女姐姐,专门派仙女妹妹王香君到人间保护我。我以

    后一定要听王香君妹妹的话,不再红杏出墙。」

      「哼,一边道歉一边奸笑,估计还是在骗我。」小君彻底放弃挣扎,只有胸

    脯起伏不停。

      「不骗,不骗。好啦,别生气啦!哥以后一定听你话,做牛做马、任劳任怨。

    你想想,哥为什幺违规操作?还不是为了让小君去瑞士看雪山、去巴黎看铁塔吗?

    哥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小君。」我下意识地使出勾引女人的手段,一边继续揉小

    君的乳房,一边贴着她的耳朵说甜言蜜语,还不时往她的耳朵吹气。小君哪受得

    了这些旁门左道的撩逗?我只吹了几口气,她的小脸愈加绯红,娇躯不停颤抖。

    我暗暗好笑,单臂环住小君的小蛮腰,稍微一用力,她整副身体就软软地贴在我

    的胸膛上。

      「抱我干嘛?你这坏蛋,我恨死你!就知道欺负我。」小君嗲嗲地喘息着,

    像只小鸟般依偎在我身上一动不动,就连我肿硬的下体顶到她的小腹,她也没挪

    动半分。突然,一道眩目的白光在我的视线中闪了一下,我顺着小君倾洩而下的

    髮梢,看到了一个圆翘的月亮。Oh,My Good ,这是小君的屁股?

      这的确是小君的屁股,一个完美的小翘臀、一个完美的月亮,白得像十五的

    皎洁、圆得如十六的满盈,没有半点瑕疵、没有一丝赘肉。深陷在股沟里的蕾丝

    内裤只露出一小截来,好像在抱怨紧密的沟缝把它吞噬。

      我硬了,硬得特别厉害,以至于小君也发觉我的冲动,她嘤咛一声,打算挪

    开她的臀部。但我迅速伸出双手,按住她浑圆的小屁股。

      像触电一样,我的手掌犹如经历一次巨大的电击,所有的触觉都在瞬间消失,

    只留下麻木的十指。

      我心神激荡,就是拚命呼吸也觉得心脏跳动得厉害,我再也无法掩藏内心的

    情感。恍惚间,我道出梦幻般的话语:「小君,哥不想你离开。」

      「谁让你欺负我?」小君嗲嗲地埋怨,她就会这招嗲嗲的撒娇,我的身体抖

    得厉害。

      「不会再欺负小君了。以后只有小君欺负哥,只有哥被小君欺负,好不好?」

      一瞬间,我只觉得天地间就只有我和小君,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小君轻哼了一声。

      「其实哥唱歌确实好听。」

      我吻了一下小君的秀髮,张开大嘴高声开唱:「村里有个姑娘叫小君,长得

    好看又水灵,一双爱哭的大眼睛,动人又美丽。」

      「哎呀,难听死了!放开我,我要吐。」小君笑得全身发抖。

      「哥以后常给你开演唱会,门票免了。」我开始找寻那张会发出嗲嗲声音的

    小嘴。

      「咯咯,我受不了了。我要回家,我要……唔唔唔……嗯……」小君投降了,

    投降在我满腔的温柔之中。我忘情地吻着小君、忘情地揉着她的乳房、忘情地搂

    住她的身体,彷彿我和小君之间已经完全融合。

      单纯的小君彻底败在我的淩厉攻势之下。只不过在纯真的小君面前,我同样

    败得体无完肤。

      这是我和小君亲嘴以来,她表现得最热烈的一次,她甚至会舔我的嘴唇,咬

    我的舌头。我把小君抱进房间,犹如抱着情人上床,柔软的大床上,我剥下了她

    的吊带小背心。自始至终,我和小君的嘴就没有分开过,我们互相追逐、互相缠

    绵,品嚐口水带来的甜蜜,也尽情地享受彼此的柔情。

      一丝唾液流出嘴角,我才放弃小君的嘴唇,追逐着那一丝溢出的口水,舔食

    得乾乾净净,连小君的粉脸也不放过,最后索性舔她的脖子、胸脯、乳房。顺势

    而下,我的嘴唇滑过了平坦的小腹,稍微在肚脐眼上停留了一会,继而直达那鼓

    鼓的阴部。

      小君没有丝毫阻拦,这更加鼓舞了我的进取精神,没有一丝迟疑,我就对着

    小山丘似的阴部吻了下去。

      「哎呀。」小君咿呀乱叫,她的小手用力揪着我的头髮,双腿也极力合拢。

      「小君,给哥看看。」我乞怜地望着小君。

      「得寸进尺,哼。」小君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我想脱你的裤子看看。」我小心地徵询。因为我了解小君,你越暴

    力,她反抗就越强悼;你越温柔,她反而不知道怎幺应付,典型吃软不吃硬。

      「要求真多!讨厌,看就看啦!但不许用嘴亲,一点都不卫生。」小君心软

    了。

      我知道只要我求她,她一定心软,只要我求她,她什幺东西都会给我。

      「好,哥就看,光看不亲。」我跪在小君的双腿边,屏住呼吸轻轻地拉下白

    色蕾丝内裤。天啊,我终于看到了!看到一个光滑白嫩的阴户,这里连一根毛都

    没有,光秃秃宛如一赖刚从蒸笼里拿出来的馒头,雪白的大馒头。

      趁着鼻血还没流出来,我激动得大叫:「小君,你这地方太美了,是白老虎

    耶!」

      小君没有说话,她极度害羞地闭上眼睛。绯红的小脸上全是无尽的笑意,想

    必她对「白老虎」已有所了解。

      我掰开小君的双腿,她很不情愿,扭扭捏捏一番,还是把双腿张开。面对这

    个奇妙的阴户,我真好奇死了,眼睛一眨不眨地仔细观察。

      也许是因为没有阴毛,小君的阴穴看上去很秀气,像婴儿的阴户一样。光滑

    洁白的外表、饱满的阴阜、娇嫩的花蕾,在洁白的皮肤衬托下,依附在阴阜上的

    两片鲜红嫩肉显得娇艳欲滴。布满皱褶的肉瓣上呈现弯曲外翻,一片连一片,层

    叠依附,隐约有淡淡的雨露流动,煞是好看。唇瓣之间,是一条令我心跳加剧的

    裂谷,裂谷很浅、蜿蜒曲折,裂谷的尽头,一层淡淡的白色分泌物散发出淡淡的

    香味。

      哦,如此漂亮的阴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甚至幻想着我的肉棒插入这个美

    丽的阴穴时会有什幺感觉。我猜,一定死也值得。

      「我要穿衣服啦。」小君睁开眼,小声嚷嚷。

      我恨得牙痒痒的,这个臭小君居然提出要穿衣服,我能答应吗?我还没有欣

    赏够,如此勾人馋虫的馒头我能不咬上一口吗?我抛弃了对小君的承诺,疯狂地

    把脸埋进了小君的双腿间。

      「哎呀,别舔,那里髒……」焦急的叫唤中,小君下意识地用双手遮挡阴部。

      我暗暗好笑。小君有洁癖,她不知道处女的阴部是世界上最乾净的地方。我

    懒得跟她解释,也不想解释,因为这片美丽的地方属于我,整个小君都属于我。

    我的舌头穿过了小君的指间,深入香气扑鼻的花瓣,探寻娇嫩的花丛,吮吸花丛

    中可口的花蜜。

      我的上帝,好甘甜的花蜜。

      「啊……哥……好痒,你停停……」小君大叫,她用力翻滚,正好翻转身体,

    把她完美的小翘臀展露在我眼前。我大喜过望,真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看不

    见大馒头,却看到一个圆满的月亮。我兴奋地用双手按住小君浑圆的臀肉,弯下

    腰对着那条芳香诱人的裂缝吻了下去。

      「噢……哥,那是尿尿的地方,不能舔、不能舔的。」小君嗲嗲大叫,床上

    的两只枕头被她胡乱摔打。她柔软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满月般的翘臀想逃避我

    的嘴唇,一刻不停地摆动,让我的舌头无法準确地钻入裂缝。焦急中,我索性咬

    住小君的阴唇轻啜了两口,趁小君浑身颤抖,我才得以把舌头深入裂缝之内,用

    力吮吸了几口。小君一阵哆嗦,一股晶莹的水汁流淌出来。

      「哇呜……怎幺会这样……哥,我要尿尿。」匍匐在床上的小君发出了勾魂

    夺魄的呜咽。不像呻吟,有点像哭声,勾魂夺魄的哭声。

      「已经尿出来了,笨蛋。」我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呜呜……你又欺负我。」小君又是一声长长的呜咽,如泣如诉。这声音除

    了增加我的征服欲外,根本就引不起我的同情心。我贪婪地舔弄着肉穴,同时也

    悄悄地脱下裤子,露出狰狞的肉棒,肉棒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小翘臀下那条神秘的

    裂谷。

      箭已经在弦上,但我还是很犹豫,难道就这样佔有自己的亲表妹?我们有血

    缘,我们是亲人,她愿意吗?姨妈同意吗?这些问题我都没有得到答案,我很想

    直接问小君,但又害怕她的反对。所以,我在等待好时机。

      小君的挣扎明显孱弱,只有臀部的摆动稍显剧烈。我能理解,一个处女很难

    从容地面对男人如此赤裸裸的爱抚。此时,她甚至会觉得难受噁心,所以我更加

    不能着急,就连舔弄的力度也变得温柔了,如同小孩子吃雪糕一样,一点一点地

    吮吸。

      渐渐地,小君连翘臀摆动的幅度也减小了,她喘息着放下臀部,但她的臀部

    够翘,放贴着也和撅起一般。翘臀中间那两片如花瓣的阴唇被我舔弄后,变得异

    常肥厚、妖艳,似乎在向我发出邀请,向我的大肉棒发出邀请。

      我当然接受邀请,就是没有邀请,我也一定会不请自到。趁小君不注意,我

    又向馒头穴靠近一大步,粗大的龟头上,已有一丝黏液渗出。

      都说爱人之间有心电感应,本来趴在床上背对我的小君好像知道我要干什幺

    似的,突然触电般地翻转身体,看见我正挺着粗大的肉棒向她挪近,她发出尖叫,

    白白嫩嫩的双手又一次蒙住眼睛。

      「小君,别蒙眼睛呀!你看看哥的大鸡鸡。」我从小君身上跨过,挺起胯下

    的大肉棒,伸挺到小君的面前。大肉棒昂首挺胸,正用那剽悍的气势不停弹跳,

    似乎在向小君示威。

      「不看、不看,丑死啦。」小君大声嚷嚷。

      「你不看又怎知它丑?」我哈哈大笑,因为我发现小君的指间露出一条缝隙,

    缝隙虽小,但我相信这条小缝隙,足以让小君领略到什幺是男人。

      被我揭穿心思,小君显得无地自容,乾脆再次转身把脑袋埋在枕头下,又把

    可爱至极的小翘臀撅上了天。以前我认为,跟女人做爱的姿势并不重要,重要的

    是能插进去就行,但如果我要与小君做爱,那幺我一定选择后插式。原因就是小

    君迷死人的屁股令我疯狂,我能一边抽插一边玩弄她的小屁股。如今,我光想想

    就血脉贲张。

      「小君。」我扑倒在小君的身上,压住她娇小的肉体,粗大的肉棒正好压在

    了小君的翘臀上,小君明显地颤抖一下。我双手抓住两团乳肉,一边轻轻地揉搓,

    一边循循引诱:「小君,摸一下大鸡鸡好不好?」

      小君没有说话,小脑袋在枕头下猛摇。

      「小君喜欢哥摸你的乳房,哥也喜欢小君摸大鸡鸡,我们互相摸一下好不好?」

      我施展浑身解数上下其手,就是要说服小君。

      「乱说,我最讨厌你摸人家的奶……摸人家的胸部了。」小君慌不择言,居

    然不小心说出了「奶」字,发觉不妥又赶急改口。我忍不住呵呵直笑,也不理会

    她的反对,一边轻轻地搓她乳头,一边弓起身体把坚硬的肉棒顶到翘臀间的小沟

    里。

      「啊。」小君轻叫一声,开始摆动她的翘臀。我突然感觉很奇怪,她摆动得

    很温柔,不像刚才那样乱动,而是有规律地转圈。我大吃了一惊,心想这是暗示

    吗?

      暗示我再进一步吗?

      我决定寻求答案,肉棒沿着股沟悄悄向下滑,每向下滑一点,小君就颤抖一

    下,等我的肉棒滑到她的屁眼时,小君的身体发出一连串的抖动。我心脏的血液

    一下子向大脑聚集,胯下的大肉棒已到了临战状态。此时的小君除了轻轻地摆动

    她的翘臀外就是颤抖,根本就没有阻止我。哦,天啊!小君一定是同意了,她一

    定愿意我把大肉棒插进她的小穴。

      「小君,哥想要。」我贴着小君的耳朵,做出最后的试探。小君没有说话,

    只是轻轻地摇头,估计也在天人交战,与理智作斗争。

      但我已经没有理智,此时我的慾望到达了顶点,就是小君不同意,我也会毫

    不迟疑地把肉棒捅进小君的阴道。慾望的恶魔已经把我撕得粉碎,哪怕前面就是

    火山熔岩,我也义无反顾向前,何况面前根本不是火山熔岩,而是一条让男人销

    魂的裂缝。

      「哥……」小君嗲嗲的声音助长我的慾望,我的肉棒顺势而下,终于滑到凹

    陷处。粗大的龟头抵住娇嫩的小穴口,小穴口似乎还不够润滑,但黏滑的液体开

    始涌出。我的龟头轻轻地摩擦着小穴口,期望润滑的液体再多一点,因为我很担

    尤小君是否能够承受我的大肉棒。

      需要女人的爱液丰沛一点,唯一的方法就是挑逗。除了亲吻小君的脖子耳朵、

    揉她的大乳房外,摩擦阴唇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

      我的肉棒就在摩擦阴唇,不停地摩擦,虽然还没有插入小君的肉穴,但那舒

    服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已经蓄势待发。

      「哥,有人敲门。」小君柔声呢喃。

      「嗯?」我一愣,第一反应就是小君在骗我,但紧接着我真的听到敲门声。

    我暗暗叫苦,不会吧?老天这个时候安排一个人来敲门岂不是存心戏弄我吗?

      「快去开门,一定是辛妮姐来了。」小君柔声道。

      虽然心有不甘,可一想到戴辛妮,我只能无奈歎息迅速穿上裤子。我瞄了小

    君一眼,发现她正在吃吃偷笑。

      「小樊?」打开房门,我着实吃了一惊,站在门口的不是戴辛妮而是樊约,

    一头长髮的樊约。几天没见樊约,她看上去愈加清新,我有点激动,想不到这个

    可爱的女孩会主动来找我,就算有小君在房间我仍然激动。

      「快进来,你怎幺找到这里的?」我兴奋地拉着樊约的手,她的手很热。我

    注意到她葱白的五指上还是和以前一样,涂着透明光亮的指甲油,很漂亮。

      「我……我不进去了,我是来告诉你,刚才我看见辛妮姐……她……」樊约

    一脸焦急。

      「什幺?辛妮怎幺了?」我的心脏猛地剧跳一下。

      「我看见辛妮姐在公司门口,一边哭一边坐进朱总裁的车子。」樊约有点喘。

      「辛妮哭了?」樊约的叙述令我震怒,不管是谁我都不允许他欺负我的女人,

    就算是朱九同也不行。

      樊约幽幽道:「我知辛妮姐是你女朋友,我就打电话给你,但打不通。我……

    我就找到这里来,你快去看看辛妮姐吧。」

      樊约说话的时候,我已快速地穿好衣服。

      小君从房间跑出来大声问:「哥,你去哪里?辛妮姐怎幺了?」

      我看了樊约一眼,说道:「小樊,这是我妹妹小君,你和她聊聊吧,我先走

    了。」

      说完我发疯似的冲下楼,连等电梯的耐心都没有。

      平时靠近海边的道路上挤满了人,一到週末更是人山人海。计程车司机在我

    不停地催促下,不顾路上行人众多,风驰电掣地赶到海边。

      站在海边一排排别墅前,我向天发誓,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把朱九同打入地

    狱。

      把人打入地狱是阎王做的事情,我此时此刻就像一个随时要索人命的阎王。

    我要索的,当然是朱九同的命。

      来朱九同家的路上,我给三个人打了电话。第一通当然是戴辛妮,电话很遗

    憾是关机;第二通我打给朱九同,朱九同冷冰冰地说了五个字「我现在没空」;

    第三通电话,我打给罗毕,向他询问朱九同的住址。

      朱九同的家就在眼前一片别墅区里。这里的风景不错,天空蔚蓝、海水湛蓝,

    是一个很享受生活的好地方。也许,也是个杀人的好地方。

      朱九同与罗毕、杜大维不一样,他对座驾不讲究,平时坐的车子是一辆老式

    宾士,我一眼就看见这辆老掉牙的宾士车静静地停在别墅的车库外。

      小时候我很调皮,无论捕蜻蜓、钓青蛙、下河抓鱼还是登山爬树都样样精通。

      二十年不爬树了,可我的手脚依然灵活,要攀上五、六公尺高的别墅外墙简

    直易如反掌,加上沸腾的怒火,我三两下就爬进别墅。

      别墅很漂亮,装潢也很考究。我爬上了别墅的二楼,从二楼的窗户跳进房子。

      我看起来像个小偷,但我一点都不觉得心虚,是怒火让我胆大包天。

      别墅很大,要找到我的辛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幸好在寂静的别墅里我隐

    约听到嘤嘤的哭泣声,是女孩的哭泣声!我追循着哭声传来的方向,蹑手蹑脚地

    来到二楼的尽头。那哭泣声就来自一间紧闭的房间,我推了推房门,房门纹丝不

    动。没有什幺可犹豫的,我后退两步运劲上腿,深深吸一大口气,以左腿为轴心,

    猛然向前迈进一大步,擡起右腿奋力地向大门踹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