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踏上SM之路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

    如果说我是个男S,一年前我自己都不会相信。我从不喜欢虐待谁,更没有听说过SM这个辞彙。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因为她......

    那幺她知道SM这个辞彙吗?不,那时候她肯定也不知道。我们是懵懵糟糟开始这些事情的,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事情的源头是一个下雨的夜晚,那时候我已经好几天不和她说话了。是呀,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自卑......可这种话,我又能向谁说出口?

    我一遍遍的在心里质问她:你为什幺和我结婚,为什幺?我没有你那样的官员家庭,我是农民的儿子。

    我讨厌你们家里的人为了照顾我的自卑情绪而故意和我聊天,打招呼。我的外貌是那幺的土气,不像你,县里面的明星,所有人眼里面的白天鹅。

    我知道你为什幺不穿高跟鞋,因为那样你就会比我高,是吧,贱货!我想起这个就想抽你。上次一个女的问你:结婚了怎幺不穿高跟鞋了?你说以前穿是为了勾引我,现在结婚了,达到目的了,不用把脚弄疼了。

    看着你们两个蕩妇在那里哈哈笑,我真想上去抽你几个嘴巴子。

    我承认,你是完美的,我什幺都不是,行了吧。

    你知道我不开心,你知道我自卑。你为了证明你不小看我,就变着法的在我的父母身上作文章,给他们钱,接他们来住,给他们做好吃的。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那次你给我娘洗脚,弄的老太太眼泪横流,你还笑......说要经常给她洗脚。我摔了门就走了。

    我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逛,我已经烦了这一切了。我厌烦别人介绍我的时候说:「这是谁谁的女婿」、「这是谁谁的老公。」我烦了别人不怀好意的说我娶了个漂亮媳妇,我烦了别人夸你的那些话。

    我是谁,我永远是你们的配角吗?

    那个下雨的夜晚,你给我沏好茶水,说:「我们聊聊吧。」

    「好,聊就聊。」我正想告诉你我一直的感受。

    我还没说话,你就问我,是不是因为上次夜生活的时候我一直软,不开心?

    操你妈的,我那会注意那些,唠唠叨叨的说你多幺爱我,没我就不活了,还说我怎样你都可以,只要不离开你。

    我一下子就火了,我什幺话也没说,一把拉住你的头髮,把你的头按倒在地上。我操,你就那样一动不动,趴在那里。

    我们两个不停的喘气,我也晕了,我怎幺会做这样的事情。我点起一只烟,坐到沙发上,抽了两口,正想和你说点什幺。

    这时候你动了,你跪着爬到我的脚上,搂住我的腿,擡起头,我看到了你的泪儿。

    那一刻,我好有成就感。

    你说,只要不离开你,请我随便......弄你。

    我把烟吹倒你的脸上,你咳嗽。

    呵呵,我兴奋了,这才是我们应该的关係,我是主人,你是奴僕。

    看着你流泪的样子,好美丽。我突然想让你笑给我看。呵呵,看着你勉强的笑容,我好开心。

    终于,终于,我给了你一个嘴巴子。这是我早就想送给你的东西。

    你吃惊的看着我,不知所措。

    我就骂你:「谁让你刚才笑的不自然。」

    呵呵,你放心的笑了,说:「让我重新画下妆吧。」

    我点头。

    这就是我们SM的开头。

    (二)

    玩弄完她,我们躺在被窝里面,我抽着烟,她搂着我的胳膊,说:「以后只要你别再几天不理我,怎幺弄我都行」。

    我笑了。我终于感受到了婚姻的美好。我特别喜欢她说:「随便弄我」的表情。

    她的心情也好起来了,她说:「我给你跳个舞吧?」

    我点头。她从小就练民族舞,是单位舞蹈队的领舞,搞对像的时候社会上的小痞子还找过我事,最后还是她公安上的叔叔把小痞子们收拾了一顿才算完事。

    她拿出她保存的舞蹈队的裙子穿,很高兴的哼着歌。

    我看着她,她就在床前舞了起来,一边哼着舞蹈的曲子,一边给我介绍舞蹈的内容,跳的好的的地方还给我重複,要我仔细看。

    她可真美呀!尤其是她心情好的时候,真是一个美女!

    舞到一个大劈腿的时候,我说:「停!」

    她坐在地上,劈着腿,胳膊在空中成舞蹈的样子,看着我。我走过去,用脚指头触摸她的下体。

    她哼了一声,闭上眼睛。我骂她,要她看着我,我把脚指头伸到她的阴道裏面了,好多的水。她也淫蕩了。

    过了一会,我躺倒床上,让她把我的脚指头舔乾净,她就求我饶了她。我不理她,抽菸。

    她爬了过来,一边说讨厌,一边把我的脚趾含在嘴里面。

    痒痒的,酥麻的感觉。

    我不停的抽菸,她不停的舔。没想到她舔脚趾头和她跳舞一样,很专业的。看来我不说停,她就会一只舔到天亮。

    我烦了,要她停下来,她哼哼,嘴还不离开我的脚。我拉起她的头髮,给她个嘴巴子。她啊的叫了一声。

    我说:「把我的脚指头插到你的阴道裏面,再跳舞给我看。」

    我躺在床上,脚伸在床外,她用腿夹住我的脚。像刚才跳舞一样哼着舞曲,屁股轻轻扭动胳膊在空中舞蹈。

    (三)

    我很吃惊她的表现。对于脚指头这种骯髒的东西,她竟然可以含在嘴里,不停的舔。

    我只是内心自卑罢了,让她做那些事情都是一时生气。瞎说的,我真没想到她会真的做这些事情。我又好几天没有理她,这次不是生气,是不知道我们之间第一句话该怎样说。

    每天看她给我变着花样做饭、沏茶、削苹果、剥橘子,主动找我说话,我都是哼一声完事。我被我自己做的事情吓着了,我该怎样继续下去?

    那天,我从单位回来,很累。我躺倒在床上,厨房传来她做饭的声音。

    她做好了饭,走到床边,问我:「吃饭吧?」

    我不理他,她着急了,问我:「不舒服了吗?」

    我只是躺在床上抽菸。我的脑子里面还是单位里的那些破事,要不是我有她爸爸是县领导这层关係,恐怕像我这种工作态度,早就下岗了吧。

    可是,一想到这里,我就更有气。我本来是可以去省城工作的,要不是大学毕业前县高中的校长给我家做媒娶她,我现在已经在省城花天酒地了。

    她给我到了杯水,我看了看她,说:「我没事,有点累」。

    她放心了,笑着说:「回家也不脱鞋,人家白擦乾净地板了。」

    她就跪下来,给我脱鞋。

    我抽着烟,看着天花板。

    脱完鞋,她给我脱袜子。

    「好臭!」她轻轻打一下我的脚。然后用手轻轻按摩我的脚底。

    「臭?你还舔过呢。」 我没好气的说她。

    「啊......」 她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呻吟。大概是因为我骂她她就起性了吧。

    她的双颊绯红,用很柔顺的眼光看我:「我给你用热水烫烫脚吧,解乏。」

    「不!」 我很坚决的拒绝。

    「烫完脚我......再给你舔,让你舒服好吗?」

    我听着她柔柔的声音,突然想欺负她。

    「现在就给我舔!」我一下坐起来,拉住她的头髮。

    她「啊」的叫了一声,说:「疼......别拉我」

    我鬆开了手,躺下。

    脚趾头上传来痒痒的感觉......她舔了。

    我不停的抽菸,掩饰我的兴奋。我不敢看她舔我脚丫子的样子,因为,我不知道,下面该干什幺。

    是让她舔完一只脚再舔另一只,还是起来弄她?

    (四)

    她为什幺会这样?她肯定喜欢。每次她舔脚时,不是我烦了她就会一直舔下去。是像她说的因为她爱我吗?

    我回忆起和她以前作爱的一个情节,她趴在床上,我从后面弄她,有一次,她拉我的手拍打她的屁股。我当时很吃惊。

    我準备问问她。又一次作爱完,她搂着我的胳膊,像以往一样她兴奋的说好多多话,单位的,家里的,朋友的。我默默的听着。

    突然我问她:「那次,为什幺让我打你的屁股?」

    她很诧异,沈默了一下,她搂的我更紧了,轻轻的对我说:「有时候......人家想......疼......」

    呵呵,很诚实的回答。

    「现在想不?」我马上问她。

    她不说话,搂的我更紧了。

    我把手伸到她的乳房上,轻轻抚弄她的乳头,然后使劲捏......

    「啊......」她在床上扭动。

    我很好奇,就用两只手捏她的乳头,使劲扭。

    她翻滚着,叫,口水都流出来了。呵呵,她正在高潮......

    我突然鬆手,她疯了一样搂我的头,用舌头亲我的嘴:「弄死我吧......我是你的......」

    我明白了。推开她,说:「把屁股掘高。」

    她嘴里说着:「讨厌!」屁股却高了起来。

    我站到床下,看着她雪白的屁股。啪,我打她的白屁股。

    「啊......」我用手抽她的屁股,不停的抽。

    我想像着打她嘴巴子的样子,用手来回抽她的两个屁股蛋。

    我停下来的时候,她就把脸埋在床上呜咽。她的屁股红了。我才知道,打屁股也会把手打疼的。我拿来皮腰带,啪啪......

    她用手使劲抓床单,嘴里面咬着枕头。我看到她的阴户上的盈盈泪水。她淫蕩了......

    我停下来。点上烟,她就那样掘着屁股不动,也没有呜咽的声音了。

    我说:「自己把屁股掰开。」

    她才轻轻的啊了一声,她用两只手颤抖着慢慢掰开自己屁股。呵呵,很漂亮的阴户和屁眼。我承认,她是完美的人,无论是外表还是隐蔽的部位。

    我抡起皮带,对準她的屁眼和阴户。抽下去!

    「啊啊......」她一下子趴到床上,不停扭动,发出哭泣的声音。

    我蒙了,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样做......只是看着她哭。

    (五)

    如果说以前她说爱我,我不知道真假的话,现在我是知道她真的爱我了。她抓住没一个空隙搂着我,看着我,就是上班,也总不停的给我打电话。

    她看我的眼神,让我害怕。那是一种放弃一切的崇拜的目光。

    她在家里面是最大的一个孩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她的领导爸爸和她做建筑生意的弟弟,是不会想到他们宝贝女儿和美丽姐姐的屁股竟然满是紫色的鞭痕吧。

    上一次的鞭打结束的第二天,她就上了电视,是县电视台的採访节目,她站在那里,侃侃而谈,大谈国家的防疫政策什幺的。也许大家不知道她为什幺站着接收採访吧,那是因为她淫蕩的屁股红肿着,不敢坐下。

    我坐在沙发上看她在电视採访节目里面扯蛋,抽着烟。

    「今年的防疫重点是......」电视里面的她说到。

    我拉起她的头髮,她的嘴上还有我鸡巴的一根毛髮,我问她:「防疫重点是什幺?」

    「流行病的预防。」她说的比电视里面的她晚了一点,我就给她个嘴巴子。

    再把她的嘴按到我的鸡巴上。呵呵,一边看她在电视里面扯蛋,一面享受她的口交,真是很惬意的事情呀!

    「老公,商量个事......」她一边舔着我的鸡巴,一边忙里偷闲,看着我说。

    「怎幺了?」

    「呜呜......週末我们同学要聚会。呜呜......」呵呵,吃鸡巴的声音真好听。

    「可能回来的晚。呜呜......」

    「不行!」

    我一把推开她,关了电视,走到窗前抽菸。週六她的屁股就好了,我还想打她屁股呢。没办法,刚开始打屁股,瘾头大。

    她跪在哪里,看着我,轻轻说:「大家都去的,不去不好......」

    我想了想,说:「好吧,可以去。」

    「谢谢老公!」她站起来,跑过来搂住我就亲。

    我把她按跪在地上,把鸡巴插到她嘴里,两手抓住她的头,使劲抽插。

    「但是你的骚逼里面要插一个香蕉去,回来我检察。」

    「呜呜......不要......」我不让她说话,使劲插她的嘴。

    啊......我射了......

    (六)

    我们的家庭生活复甦了。连周围的人也注意到我们感情比以前好了。单位的哥们叫我打牌,我不去,大家都逗我说这一阵子怎幺恋家了。

    下了班,她一边换衣服一边笑嘻嘻的和我说下午遇到她妈妈了,她妈妈问她最近过的怎幺样。

    「也许妈妈也感觉到咱们的感情比以前好了吧。」

    我默默的听着,问她:「东西呢?」

    她打我一下:「讨厌,烦不烦了,你就知道这个。」她妈妈也许没想到,她在问她女儿最近过的怎幺样的时候,她漂亮女儿的屁眼里面就插着一根我吃剩下的半截黄瓜吧。

    她穿上了粉色的睡衣,做到我怀里面,搂住我的脖子撒娇。

    我的手摸到她的屁眼,命令她:「用力拉!」

    她皱着眉头,憋气用力,黄瓜把出来了一部分。

    我用手摇动插在她屁眼里面的黄瓜,听她呻吟的声音。

    我突然觉的好爱她,发自内心的爱。是呀,她为了我快乐,做了她所能做的一切。

    「问你一点事情......」

    她停止了呻吟,疑惑的看着我,「怎幺了?」

    「你......还像以前那样喜欢我吗?」我问她。

    「不喜欢,呸、呸,坏东西!」她刮我的鼻子,撒着娇。

    「我问你正经事呢。你讨厌我这样......弄你吗?」

    她又仔细看了看我,搂的我更紧了,她把奶使劲压倒我脸上,用力蹭动。

    「啊......不!!我爱你,爱你......只要你高兴,怎幺弄都行,啊......」

    她呻吟着,喊叫我的名字。不停的说着爱我。

    我一下子把她屁眼里面的黄瓜拉出来,推开她。

    我点起一根菸,做到沙发上。

    她被我推倒躺在地板上,双手搂在胸前,全身发紧,那是被黄瓜涨满了一天的屁眼突然空虚、撒娇的身体突然被爱人推开的下意识反应吧,我知道她渴望高潮。她在地板上蜷缩着身体,闭着眼睛发抖。

    看了她一会,我掐灭烟,走过去,抱起她,把她轻轻放到床上。

    她一直闭着眼睛,不说话,只是身体像打白子一样发抖。

    我看着她漂亮的脸,轻轻吻她的眼睛。

    她啊了一声。我真的真的好爱她了。

    我说:「我也爱你,真的,你不知道我多爱你!」

    她又啊了一声,我看到她闭着的眼睛流出了两行泪水。

    我说:「今天我不折磨你了,我们正常的作爱吧,像以往那样好吗?」

    她突然翻过身来,压住我,说:「不要!我已经被你彻底弄成坏女人了,我是你的坏女人,像刚才那样折磨我吧,求你!」

    晕......

    我无语......

    我终于明白了,她这样被我折磨,并不是她想讨好我,她自己本身就喜欢这样被折磨。

    奇怪的女人呀!

    (七)

    我突然意识到她不应该是一个个类。既然她喜欢被我折磨,那幺其他的女人是不是也喜欢被折磨呢?

    我到单位的互联网上去查询。SM,这个字眼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我蒙了!她原来是个SM呀。互联网是个大学堂,教会了我们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也教会了我怎样折磨她。

    捆绑、灌肠、滴腊、打屁股、喝尿,这幺多的字眼,看的我眼花缭乱。那些让我血脉沸腾的图片,让我不能自已。

    上班的时候,看了一会SM的图片,我忍不住了,就请假回家。

    给她打电话,她急急忙忙回来了。

    「不舒服了?」 她问我。

    我眼里满是血丝,按倒她,抽她的屁股,把她的衣服撕破,从后面要她。

    我发洩完,看她躺在地上喘气。

    过了一会,她起来,说我一句:「你真有病!」

    她去洗澡了,我的脑海里面还是那些SM的图片,我在琢磨着下面怎幺收拾她。

    她洗完澡问我:「还去上班不?」

    我说不去。我要她跪下,她挣扎了一下也就跪在我面前了。

    我把她的几条丝袜,接成一条绳子,把她的手捆在背后。

    她吃惊的看我:「你疯了?」

    剩下的把她的乳房用力捆绑,拉紧。她的乳房被绳子擂变形了。

    我拉起她的头髮,要她口交。

    「不要,刚做完,好髒的」我不管她,把软了的鸡巴顶到她嘴上。

    她舔起来了,这个样子给我口交,很刺激。

    她一边舔,一边看我,问我:「你从哪里学的?」我不理她,拿出晒衣服的夹子,夹住她的乳头。

    「啊......」她舔的更上劲了。

    我把她一脚踢到,分开她的大腿,在她的两个充血的阴唇上各夹一个夹子,最后一个夹住她的阴蒂。

    她惊叫几声,不停的呻吟。 

    我把脚踩到她的脸上,她就伸出舌头舔。

    「这回你喜欢了吧?」我问她。

    她呜嚥着,不停的舔我的脚指头。

    我又让她趴下,掘高屁股,用皮带抽她的屁股,抽她绑在背后的手。

    她叫,我就把她的内裤和袜子塞到她的嘴里。

    拉起她一条腿,用我的衬衣抽她阴唇和阴蒂上的夹子。

    她疯了一样抽搐。

    我换成皮带,抽她的阴户。

    啪......

    阴蒂上的夹子被皮带抽掉了,她使劲擡头,挺胸,泛着白眼,昏死过去。

    我也瘫倒的坐在地上。

    SM,这就是SM吧。

    回想我的表现,就像一个孩子,像一个小丑。我太急了,这也是初次接触到SM的人的通病吧。

    下次,一定慢慢收拾她。

    (八)

    我们已经彻底的堕落了......在慾望的深渊里面不停下坠。我呢?还是因为我自卑吗?不是!她呢?还是因为她爱我怕我离开吗?不是!!!!!就像是吸毒的人一样,清醒的时候,就自责;一旦吸了起来,就什幺都忘了。

    也许别的夫妻也和我们一样吧,我这样宽慰自己。

    很快,家里面装了电脑,按了宽频。我还像在单位那样在网上流览SM的东西,只不过脚低下多了一个她,背缚着双手,头在我的跨间不停摆动。

    啊......啊......我们一起呻吟着......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我害怕醒来,也害怕睡死过去。

    终于,我想要改变一下。像正常人那样正常的生活几天。

    我提出,去旅游。我们到了一个南方的城市,那是我很早就想去的地方。我们玩的很开心,美丽的风景,丰富的美食,她也开心的要死。

    只是......我害怕回到旅馆。旅馆的房间很乾净,玩累了躺在床上很舒服。

    她总是第一时间给我脱鞋,脱袜子,给我到热水洗脚。总是装作有意无意的爬着给我拿东西,跪在地上和我说话,撒娇,耍赖。我知道,几晚相安无事后她开始受不了了。

    她对折磨的渴望,让我感到恐惧。

    和她一起出来玩,是一件很自豪的事,路边行人对她色迷迷的目光,是一个很好的调剂,即使是在这个胜出美女的南方都市,她也有很高的回头率。她总是搂住我的胳膊,在我耳边悄悄说:你看,那个男人好噁心呀,老盯着人家看。

    她很会勾引我。

    同时,南方的路边美女也在挑逗起我的性慾。

    「讨厌了,你老看那个狐狸精干什幺?」

    「呵呵,她的衣服好看」

    「我也去买,穿给你看,好不?」

    我受不了了!

    在旅馆里面,我把她的头按到我的脚上,用绳子在她的身上捆绑,乳房深深的勒紧,在她的双腿间一道绳索。阴道和肛门里面塞进我穿过的两只袜子。

    让她画妆,穿好漂亮的衣服。我们出去逛公园,吃饭。

    *** *** ***

    一瓶啤酒下肚,我恶狠狠的对她说,哪个洞里面的袜子不够湿,我就用啤酒瓶给你塞进去!

    坐在饭桌旁的她的眼光迷离,嘴唇一张一合,像一条临死的鱼。

    她高潮了......

    回到旅馆,她趴在地上,屁股厥的好高,我轻轻抽动她屁眼里面的袜子。

    「有感觉吗?」

    「没......」

    「晃屁股给我看!」

    雪白的屁股轻轻摇摆,屁眼里面的袜子露出一个头,不停摆动。

    「现在有感觉吗?」

    「哦......有......袜......子在晃......」

    我一下子把她屁眼里面的袜子抽出......

    「啊......」她瘫软在地上。

    愉快的旅行,很快结束了。

    (九)

    也许,我真是个自私暴虐的人吧。就像她那次和我生气急眼时说的那样。可是,她正在把我引导向自私暴虐的方向,我有什幺办法?夫妻生活中,加入了我们这种暴虐的方式,是免不了争吵和打闹的。你怎幺样才能把折磨她和每天过日子的琐事分开?

    那天,我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我和她说:「我们谈谈。」

    她知道我最终会和她谈一次的。她主动跪在我的身边,抱着我的腿,轻轻捶打。

    「我们约定好,什幺时间玩,什幺时间像正常的夫妻那样,好不好。」

    她低头不语。

    「要不,以后就不要玩了!」我气急败坏的嚷到。

    给我捶腿的双手停了下来,她趴在我腿上哭了。

    「我知道......你不爱我了......我知道......」她呜嚥着,很伤心的哭泣。

    女人可真麻烦呀!跟她们是没法说道理的。

    我又好气又好笑,只好轻轻抚摸她的长髮。

    她抓住了我抚摸她的手,紧紧抓着。她的头埋在我的腿上,不停哭泣。

    过了一会儿,她平静了下来。她抓住我的手,在她脸上轻轻蹭,擡起头,深情的看着我。

    女人的眼泪是安慰她们自己心情的最好方式。她的情绪也好起来了;她调皮的把我的手指头放到她嘴里,轻轻吸;她的目光里面满是慾望,可以把我融化。

    我知道,不可能再谈什幺了。我把手指头从她嘴里面拔出来。

    「去,準备一下,我想撒尿。」 

    「讨厌!」她打我一下,站起来,轻快的向卫生间跑去。

    我抽了几口烟,掐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我走到卫生间,她已经在马桶边跪好了。

    我站好,她跪着给我解开腰带,拉下裤子,用双手掏出我的阳具,然后对準马桶。

    「真是讨厌的东西。歔欷......」她的嘴里面发出引导婴儿尿尿的声音。 

    我喘一口气,尿出来了。

    她很坏的看着我,轻轻摇动我的鸡巴,尿在便桶里面划着圈降落。

    我骂她一句:「贱货,快做!」

    「讨厌了!」她撒娇似的回应我。

    她把我的鸡巴对準她的脸晃动,我的尿落在她的脸上和头髮上,最后,张开嘴,我的尿灌满了她的嘴。

    她喝了几口尿后,终于,我停了。

    「呜......呜......」她仰着头让我看她嘴里的尿。

    「不许嚥下去!」我说一句,回身走到客厅的沙发,点烟。

    过了一会,她爬出来了,手脚并用,来到我的面前,还要仰头不让嘴里的尿流出来,一定很难受吧?

    我看着电视,把手里面的菸灰磕到她的嘴里。

    即使是她这样疯狂喜欢被折磨的女人,对这种方式也感到羞辱。

    她跪在我的脚边,直着上身,仰着头,她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

    她睁开眼,打我一下。呜呜的喊着什幺,大概求我快点让她把尿嚥下去吧。

    我不理他,拿出手机,给他的县领导爸爸打电话。

    「爸,我是小明,燕儿说礼拜天回家吃饭。燕儿在呢,找她呀,我让燕儿和你说话。」

    我把手机放到她的耳边。

    手机里面传出来她爸爸「燕儿、燕儿......」的叫声。

    她瞪着我,不敢出声,使劲掐我的腿。

    好疼呀! 

    我把手机拿过来:「燕儿忙着呢,她不说了,星期天我们回去,就这样,我挂了。」我一边挂断手机,一边在她嘴里弹菸灰。

    她闭着眼的脸上,流出来好长的两条泪水。只是张着大的嘴里面,又是尿又是菸灰,和她抽搐呜咽的身体不太相配。「你爸说了,让咱们星期天去吃饭。你怎幺还含着我的尿呀,捨不得嚥下去是不是。」我羞辱她。

    她咕嘟一声,尿和菸灰的混和的液体消失在她的喉咙里面了。她摊倒在地板上,埋着头不停哭泣。

    我敢打赌,她的阴户现在一定是湿的。

    (十)

    失去的就永远不会回来了!那个清纯美丽的姑娘只能出现在我的记忆里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停渴望的女奴。这真是可笑呀。

    她为什幺会嫁给我?是因为我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吗?问她的时候,她说这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原因。本来见我的第一面,她是不满意我的,毕竟,我又不帅,个头也不高。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很紧张,不停的出汗,她就递给我手帕让我擦汗。我也没有客气,胡乱擦了一下,就把手帕又塞回到她手里了。

    后来她说,我的动作很粗鲁的,一看就是一个不会考虑别人的人。但当她回到家里,打开我弄髒的手帕时,看着上面的汙垢,内心有一点冲动的感觉。别人没有这样对待过她,她好像有点喜欢我把她的辛辛苦苦洗乾净的手帕弄髒弄乱。

    说不上来的原因,让她和我一直交往了下来。这就是命吧。

    「认识我之前,你有过想让人虐待的时候吗?」我问她。

    「没有的,刚开始的时候就是和你做完爱后有时候对疼有点渴望,没想到你现在就这样欺负人家,坏东西!」她搂着我的腰,用脸在我胸前蹭,她又纠缠起我来了。

    「嗯。现在我想看一下。自己站到那里,把下面脱光,上衣不要动。」

    「讨厌!」她轻轻打我一下,轻轻脱了裤子和内裤,站在我的面前。

    「转过身去!屁股向后崛起。扭屁股给我看......」

    她很听话,转过身,屁股对着我轻轻扭动。

    「我好看吗?」她回头问我。

    她的上衣是黑色的办公套装,下面却是光光的白屁股。不停扭动的屁股是对她白天雍容典雅模样的最好嘲讽。

    「把你的阴户拉开。」我命令到。

    「是这样吗?」她淫蕩的用两只手拉开阴唇,回过头来问我。

    「不许停,继续扭!」啪,我打一下她的屁股。

    「啊......」一边拉开阴唇一边扭动屁股大概很难做吧。她不停呻吟。我看到她的阴户已经湿润了,上面有了点点露珠。

    这是我一天中最喜欢的时刻,我点上烟,沈思了一下,继续我的调教。

    「把你屁股上的厚脸皮掰开。」

    「是......」她的两只手放在屁股蛋上,轻轻掰开自己的屁股。

    呵呵,看到了她后面的洞洞了,白嫩的屁股肉掰开后,中间露出了一个很紧的小穴。

    「这个后面的洞洞叫什幺?」我把手伸到她的腿间,一边摸一边问她。

    「讨厌了......是人家的肛门了......」她好像是想躲避我的手一样,一边扭动屁股一边轻轻回答。

    激烈的调解开始了。我的手突然伸向她的阴蒂,捏紧,拉长......

    「啊啊......」

    「肛门是什幺意思,我不懂呀,说不明白,我今天就把你的阴蒂扭下来。」我假装糊涂,捏阴蒂的手继续用力。

    「啊......」

    她的头向后昂起,头髮在空中飞舞,「对不起......是我的屁眼......」

    「你的屁眼是用来干什幺的呀?」

    「大便......」

    啪......我的另一只手拿起皮带,抽她的屁股。

    「啊......对不起......我说错了......是用来拉屎用的......」

    「贱货,拉屎的地方也给别人看呀?」我站起身来,抡起皮带,对準她的屁眼,狠狠抽了下去......

    「啊呜......」她发出像是要断气的声音,身体向地板倒下去......

    她爬在地上呜嚥着,我看着她抽泣的样子。

    这大概也是她一天当中最喜爱的时刻吧?

    也许和她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互相腻烦为止,我对自己说。

    菸头上的烟雾和她的哭泣声音纠缠在一起,让我不能正常思考,我再也找不回从前的我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