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熟女医生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冷色调的水银灯光照在他的身上, 一副稚气未脱的脸蛋、纤细得接近瘦弱的

    身型,即使下定决心却仍显得犹豫的脚步,少年彷彿是要前往战场一般走进某个

    建筑物中。

      「那个…我想挂号…」少年推出健保卡与钞票,光是这个动作就让他满脸

    通红,来这种地方对大部分男人而言都很尴尬,尤其对方还是个二十来岁的美女

    护士。

      「嗯?小弟弟和谁来的啊?」护士甜甜的声音让少年的脸变得更红,他支支

    吾吾地说道:

    「我…我是自己来的…我爸妈都不在家…」少年既像是辩解又像是解释般地

    说着。

      「嗯?」护士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没有人,请进吧。」

      少年低着头走入诊疗室,护士立刻依照习惯将门给带上,为了保护病患的隐

    私权,这是必须的动作──因为这里是间泌尿科诊所。

      「小弟弟有什幺问题吗?」

      「这…请…请问医生在哪里…?」少年坐在椅子上,怯怯地问着眼前披

    着白袍的美女。

      「我就是医生啊。」女医生指着自己丰胸前方的白袍,让少年亲眼确定她的

    名字确实和诊所的名称相同。

      「那…那个…佐籐真树是女…我没事了,再见!」少年脸蛋胀得通红,

    忽地站了起来望外就走,却忘了门已经被护士关上,「砰」地一声大响过后,整

    个人撞上了门板、倒了下来。

    「小弟,没事吧?」少年在女医生的呼唤下醒来,他下意识地举起手来打算搓揉

    自己仍然隐隐作痛的额头与鼻尖,手背却碰到一个柔软无比的球体。

      「唉呀,小弟弟好色。」女医生反射性地抱着胸部,不小心却连着少年的手

    臂也搂在其中,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才让他的手离开自己的双峰。

      「走路要小心哪,慌慌张张地可是会撞墙的唷,你这可爱的的鼻子差点就撞

    扁了呢。」女医生纤细的指尖点了点少年的鼻头,像这样的大男孩挑动了她心中

    的母性本能,平时冷漠的她现在也不禁想呵护他…以及欺负他。

      「我…我…」

      「好啦,森下小弟弟,你有什幺问题?」回归正题,女医生脸上的调笑神情

    立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认真的神情。

      「我…我…我不好意思说…」

      「为什幺?」

      「因为…因为医生妳是女的啊。」

      「傻瓜,我是医生哪,你就放心说吧。」对于少年的这种反应,真树也已经

    看多了,会到泌尿科诊所来的男人一看到她,大多都会先尴尬个一段时间,因此

    她开始和少年闲聊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女医师逐渐了解少年的生活处境,他从事外贸的父母忙着经商,一年里面难

    有几天在日本,只得将他交给佣人照顾,但佣人的工作时间只到晚餐做好之后,

    接下来的时间就只剩他一个人面对孤寂黑暗的大房子。

      「小静,去把门放下来吧,反正应该也没有人来了。」护士依言走出门外,

    或许是少了个旁观者的缘故,少年的紧张情绪明显平缓了许多,女医师见机不可

    失,立刻追问他来此的目的。

      「我…我的…那里…小鸡鸡红肿…」少年吞吞吐吐地说道。

      「喔?红肿。你有发现伤口吗?或者哪里会痛?」

      「不…不会痛…伤口…我不知道,我没有看…」

      「好吧,把裤子脱下来,我看看是不是发炎。」女医师拉过器材车,说道。

      「这…不好吧…」少年压着裤裆,红着脸抗拒女医师的魔爪。

      「我是医生耶,有什幺不好意思的。」女医师一把拉下,少年微弱的力量终

    究比不过她,深蓝色运动裤带着白色内裤一起被她扯到大腿上。

      (哇!)女医师瞪大双眼,费了不少心神才抑制自己不叫出声来。

      少年的股间光溜溜的还没长毛,裹在包皮中的小弟弟也是漂亮的粉红色,和

    成人充满攻击性的肉棒不同,它平和地在主人的双腿间软垂着。但令女医师惊讶

    的并不是这个理所当然的情况,而是那东西的尺寸对一个少年而言实在是太大了

    ,还没有勃起的时候那东西的尺寸也已经超越东方人平均长度许多,女医师根本

    不敢想像等到他发育完全之后,勃起的肉棒到底会有多大。

      不管之后会变成什幺样的怪兽,至少「它」现在是安全的,女医师压下心中

    的讶异,让自己的专业淩驾身为女人的部分,自己已经看过无数男人的下体,这

    也不过只是个小男孩的生殖器而已…没有什幺大不了的,她在心底告诉着自己。

      少年双手掩着脸,像逃避强姦命运的女孩一般羞于见人,然后被想要观察更

    下方的女医师一把推倒在诊疗床上。

      「不要动喔…奇怪…没有伤口也没有发炎的迹象啊…你到底哪里肿了?」

      「啊!医师阿姨…那里…肿…肿起来了!!」少年突然惨叫着,女医师

    吓了一跳,却只见少年的棒子逐渐扬起头来,粉红包皮底下逐渐露出一段鲜红色

    的肉头。

      「啊,这就是『肿』?」女医师又好气又好笑,同时对现在的性教育失败程

    度感到咋舌,不过这份忧国忧民的心情持续不了多久就被惊诧的震撼所取代。

      (太…太厉害了…)少年的肉棒粗得让她无法一手掌握,她小手轻轻一推

    ,如小孩拳头般巨大的青涩龟头立刻从包皮下探出头来,虽然没有西洋A片中黑

    人演员的变态尺码,但少年的肉棒却是昂然挺立,一点也没有因为巨大而软垂的

    样子。

      「这叫做『勃起』,成熟的男生如果看到漂亮女生的时候,这里就会变大.

    ..」女医师解说着,原本遮着脸的少年逐渐被她的说辞打动,手慢慢放了下来,

    眼光往下移去,却不经意地看到了一幅美丽的景色。

      女医师胸前的黑色的蕾丝镶边被她硕大的双峰顶了开来,在那布料的曲线底

    下显露出一道更为曲折的肤色线条,虽然少年还不了解什幺叫做性,但雄性本能

    却还是驱使着血液往早已硬直的肉茎流去。

      握着不断脉动的肉茎,女医师的眼神逐渐迷离,说话的声音也甜腻了起来:

    「小弟弟…那幺你的这里为什幺会变大呢…」

      「因…因为…因为医师姊姊…摸我的鸡鸡…而且…我看到了…那里…」

    被掌握着「把柄」的少年吞吞吐吐地说道。

      女医师从少年的视线就知道他说的是什幺,但她并未因此掩住胸口,心中对

    这个只因为看到自己乳沟而勃起的少年产生强烈的母性好感。

      不过女人的母性本能和恶作剧心理用的似乎是同一组神经,此时的女医师右

    手开始前后套动,欣赏着少年被初次体验的快感弄得狼狈不堪的窘状。

      原本就不小的龟头表面像即将爆破一般绷得紧紧的,稜角分明的稜沟终于完

    全从包皮底下滑出来,对着这初次见面的世界。

      「小弟弟,这里…洗澡的时候也要洗唷,你看…都积了这幺多汙垢了。」

    女医师拿着棉花棒沾了些水,在少年的肉棒上摩擦着。

      随着女医师的动作,少年那如女孩般的秀气脸庞露出难耐的神情,等棉花棒

    擦到龟头下方时,巨大的阳物突然大幅震荡了几下,一股白色黏液以迅雷不及掩

    耳的速度爆喷而出,从女医师脸庞边快速飞过,「啪」地一声打在诊疗室虚掩的

    门板上。

      (哇,好厉害!)女医师心头一惊,玉手丢下棉花棒往上一拦,掌上的面积

    立刻被后续的精液所佔领。处男的精液是米白色的、糊糊的,有些甚至像是结了

    块一般浓稠无比,而且量多得吓人,若非她即时改变手势,白衣的袖子八成会被

    流下来的精液弄髒呢。

      「啊…脓…跑出来了…」少年吓得脸色大变。

      「傻瓜,这不是脓,是精液,这东西能让女孩子…怀孕,生小宝宝喔。」

    女医师看着自己满是精液的手,然后淫笑着将这些精液涂回少年仍未休兵的肉棒

    上。

      「生小宝宝…」少年看着自己沾满黏液的肉棒,对于这些「脓」会製造生

    命的事实似乎显得不敢置信,喃喃说道:「怎幺生?」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原本就心怀不轨的女医师脸蛋立刻红了起来,主动卸下

    身上的白袍,露出底下镶着银色蕾丝的黑色小可爱,以及曼妙的身材。

      女医师并未解开肩带,转而去拉开腰带,让窄裙沿着大腿溜下去,这时她突

    然感受到少年热切的视线,艳丽的脸上微显害羞,以甜得化不开的音调说道:「

    小弟…别只看人家脱啊…你也脱…」

      少年乖乖地脱下上衣、踢开裤子,目光却仍紧紧黏在女医师成熟美好的胴体

    上。

      当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条内裤与黑色弔带袜,女医师突然矜持了起来,她思

    索着是否要让少年看到自己最私隐的部分,毕竟对一个已为人妻的女性来说,这

    就代表她做出了「红杏出墙」的行径。但看到少年的脸庞,那在疑惑、震撼之中

    带着热切渴望的小脸,女医师的犹豫消失了,那曾经也出现在丈夫脸上,现在却

    永远失去的神情令她不顾一切地将那块布移开,让少年观赏自己的私处。

      「小弟…你看…这就是女孩子生宝宝的地方…」全身只剩下黑色弔带袜

    的女医师坐在桌上,分开双腿,对着少年露出害羞的微笑,少年像中了催眠术一

    样走上前,握着膨胀得快要炸开的肉棒,气息粗重地看着女医师那芳草茵茵下的

    艳红肉唇。

      「想要…进来吗?」女医师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说什幺了,背德的慾望充

    斥着她的内心,被丈夫冷落许久的成熟肉体殷切渴求着肉棒的进入。

      「进…进得去吗…」少年看着那狭窄的缝隙说道。

      「当然…小宝宝这幺大都出得来呢…」

      在女医师的诱惑与引导之下,少年将颤抖着的肉棒顶在她的蜜肉开口处,缓

    缓挤了进去。

      「啊…啊…」少年发出如女孩般的呻吟,初次体会到的快感让他全身乏力

    、颤抖不已,上身直接扑在女医师胸前,同时肉棒也没入了半根。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