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苍穹之怒31-40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苍穹之怒 第三十一章

      满脸惊惧的迦凌赫失去了往往的翩翩风度,油光发亮的头发一缕缕散在额上,显得狼狈不堪。肩头的剧痛让他以为自己的骨头都被捏碎了,迦凌赫转过头,只见一名面目狰狞的黑武士狞然一笑,露出尖利的獠牙,像是要咬断他的脖子一般。大祭司吓得魂不附体,舌头一个劲儿乱抖,一句咒语也念不出来。

      迦凌阳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扬着脸审视母亲肥嫩的大屁股,然后伸出双手插进湿润的臀缝,向两旁一推。滑腻的臀肉油脂般分开,红肿的臀球中,露出一片秘藏的白嫩。丰腻的雪肉中,那只被无数肉棒捅弄过的菊肛,突起一团滑嫩的红肉,彷彿一只红艳艳的小嘴紧张地蠕动着。

      “是这样吗?”迦凌阳手指按住肛蕾,轻而易举地滑入滚热的秘穴。

      荣雪天后浑身一颤,菊洞一吐一收,宛如一张灵活的小嘴,紧紧夹住儿子的手指。

      “他们是这样干你的屁眼儿吗?”迦凌阳小小的手掌埋在绵软的臀肉内,捅弄着湿热的菊洞。

      身为帝国最尊贵的天后,竟然在公众场合被儿子用手指肛奸……荣雪天后屁股一阵哆嗦,一股蜜液从股间喷出,流到雪白的大腿内侧。

      迦凌阳厌恶地看着母亲淫液横流的白臀,拔出手指,走到迦凌赫面前。

      跪在地上的迦凌赫比堂侄还要高上一些,他急促地喘着气,牙关格格作响。

      他怎幺也想不到,面前这个孩子,竟然比他堂哥还要令人恐惧……

      “真是令人讨厌啊……迦凌氏竟然会有你这幺猥琐的男人。”迦凌阳手臂渐渐变长,同时一层黑色的鬃毛迅速在皮肤上蔓延开来。接着白皙的皮肤慢慢收紧,变得黝黑而坚硬,指头上生出弯钩般的指甲。片刻间,男孩童稚的手臂就变成一只妖异的兽爪。

      荣雪天后目瞪口呆,图瓦则是满脸敬畏,这样的兽化只有用神迹来解释。这是受到神明眷护的孩子。

      “哧”,尖刀般的利爪撕开了大祭司金色的袍服。

      “这幺小……”半兽化的迦凌阳声音还像孩童一样清脆,他挑起迦凌赫的阳具,嘲弄道:“一定满足不了那个淫蕩的屁股吧。图瓦,让他看看你有多幺粗长。”

      图瓦粗野的笑了起来,他拉开腰间的兽皮,托出一杆又粗又长的巨型阳具。

      那个紫亮的龟头大如儿拳,彷彿一只铜盔,闪动着金属般的光泽。虬曲的血管足有小孩手指那幺粗,一鼓一鼓流动着滚滚热血。长度超过三十公分,就像一只肌肉怒涨的手臂,直挺挺横在胯间。

      迦凌阳利爪一伸,指着桌上那只肥软的大白屁股,喝道:“插进去!”

      “不要!”荣雪天后美目圆睁,惊恐地望着那根巨棒,叫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图瓦狞笑一声,伸出巨掌,将天后两只柔软的玉手一把攥住,朝上一推。“啊呀——”美妇痛叫着拧眉头,身子被迫贴在桌上,肥臀向上翘起,足尖离开了地面。

      蛮族首领压住荣雪天后修长的玉腿,粗黑的熊掌沿着大腿内侧白嫩的肌肤朝上摸去。沾满淫液的肌肤又湿又滑,丝绸般润泽。黑色的吊袜带束在丰满的玉腿上,滴着又湿又黏的蜜汁。在大腿结合处,那只美妙的玉户花瓣吐露,像熟透的浆果般香甜。但图瓦的目标却不是这里。

      花瓣上方,那个藏在臀缝深处的屁眼儿,像菊花般圆圆突起一朵嫩蕾。红艳的嫩肉一收一缩,显示出美妇无比的紧张。

      “我是你妈妈啊……”荣雪天后哭叫道:“你怎幺能让人来奸淫你妈妈……啊!”

      铁拳般的龟头挤开臀肉,顶在娇嫩的肛洞上。一个清脆的童音冷冷响起,“你不是我妈妈。”迦凌阳蓝色的眼珠变成金黄色,目光闪闪地说:“你只是个淫贱的女人,谁都可以插入的女人。不是吗!”迦凌阳一声怒喝。

      美妇望着陌生的儿子,眼泪珠串般掉了下来,“是……妈妈是一个淫蕩的女人……”

      “你不是我妈妈!”

      “荣雪是一个淫蕩的婊子!”美妇嚎啕大哭起来。

      迦凌阳手臂一伸,锋利的兽爪深深插进迦凌赫腹中。大祭司惨叫声中,内髒被兽爪撕得粉碎,迦凌阳盯着荣雪天后说:“你不是喜欢被人干屁眼儿吗?你会满意的。”

      雪臀上的红肿正在渐渐褪去,荣雪天后弯腰挺臀,傻傻看着惨死的大祭司。

      剎那间,聪慧的天后明白了这一切的根源。也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了。

      荣雪突然妩媚的一笑,转过脸,腻声说:“尊敬的首领,您喜欢红肿的屁股,还是喜欢操一只白白嫩嫩的大屁股呢?”

      “……白白嫩嫩的屁股吧……”

      “好的。”美妇垂下柔颈,一缕秀发滑到鬓旁,挡住了那双妙目。她伸手抚住臀缘向下抹去,掌心圣光流转,顷刻间,臀上的红肿已然褪尽,变得又白又嫩。她像包装礼品那样,细致地整理好吊袜带,让屁股看起来更动人。然后用力分开肥白滑嫩的美臀,拱起腰肢,用小巧菊蕾磨擦着蛮族首领的龟头,媚声说:“请您插入这个淫蕩的屁眼儿吧。”

      紫黑发亮的龟头像铁锤般顶在雪臀正中,顶端挤入少许,将紧密的肛洞顶得翻开,露出一圈红红的嫩肉。

      荣雪天后美目水灵灵望着儿子,玉脸泛起一抹艳红,朱唇微启,轻轻说道:“你要看妈妈淫蕩的样子,妈妈就让你看好了……”说着她抱住雪白的大屁股,用力向后一挺,主动迎向那根巨大的阳具。

      “啊呀……”美妇痛叫着咬住红唇,声音婉转而又甜腻,充满湿淋淋的淫靡气息。

      粉腻的雪肉无声地滑向两旁,肥嫩嫩的大白屁股被巨阳挤得膨胀起来,愈发肥美动人。细嫩的屁眼儿被龟头完全带入肛中,看不到一丝红色。

      “啊——”美妇哀嚎着奋力昂起臻首,套在水晶鞋中玉足绷得笔直。

      美妇柔媚婉转地叫声使图瓦性欲勃发,他大吼一声,巨阳穿透了大白桃似的美臀,硕大的龟头撕开滑腻的嫩肉,深深顶进湿暖的肛洞。

      美妇“呃”地一声低叫,喉头便被哽住,久久喘不过气来。图瓦的尺寸过于惊人,即使她被人百般玩弄过的屁眼也难以承受,顿时生生撕裂。她手指一滑,雪白的臀球向内合拢,紧紧夹住那根巨阳,发出啪的一声肉响。

      手臂一般的巨阳笔直捅进菊洞,将柔软的屁眼儿完全扩开,深入直肠的龟头彷彿钻进一个紧密温热的洞穴,被充满弹性的肠壁包裹,周围蠕动的尽是蜜汁般的嫩肉。

      美妇顾不得再掰屁股,她两手抱着长桌边缘,缠着吊带袜的玉腿并在一起,肌肤寸寸绷紧,整个身体完全凝固了。她还是第一次被这幺巨大的龟头进入屁眼儿,娇嫩的肛蕾顿时四分五裂,连直肠末端都被撕开一道伤口。

      图瓦宽阔的胸腔中发出一阵轰鸣,吼叫着向外拔出。肥嫩的白臀像是沾在肉棒上一样,被带得抬起。图瓦按住天后纤美的腰肢,粗大的阳具用力从肛洞中拽出。满溢的鲜血喷溅而出,又粗又长的肉棒就像一条沾满鲜血的胳膊,从一只白白的大屁股里血淋淋地抽了出来。

      美妇嘤咛一声喘过气来,顿时哭叫道:“裂开啦……裂开啦……”她像小女孩一样委屈地哭了起来,“你把荣雪的大屁股插烂啦……”

      迦凌阳已经恢复了男童的模样,他冷冰冰说:“被这幺粗大的阳具猛干,难道你不喜欢吗?”

      “喜欢。”荣雪含泪露出媚笑,抖着血淋淋的大白臀腻声说:“尊敬的首领,用您的大肉棒用力干我吧。”

      图瓦伸出熊臂,把美妇环腰抱起放在桌上,让她摆成与三个女儿相同的姿势。他身形高大,这样正好能插到天后的屁眼儿。

      荣雪天后配合地分开双膝,趴下身子极力撅高肥臀。额上的珍珠碰在桌上,发出清悦的低响。她上身的衣饰依然整齐而又华美,更衬得赤裸的下体淫蕩无比。

      黑色的吊袜带隔开了玉腿和丰臀,白生生的大屁股彷彿与身体分离,就像一颗又圆又大,肥硕白腻的大肉球,单独浮在空中,柔软而又丰腻。粗黑的巨阳彷彿插着一个浑圆的白气球,一时压扁,一时弹开,发出淫靡的声响。一股浓郁淫媚的肉欲气息,从白馥馥肥嫩嫩的大屁股中散发出来,充满了肃穆的议事厅。

      随着肉棒进出的加快,荣雪的叫声也越来越响,“好粗……肠子……搅碎了……”

      “啊……啊……淫妇的屁眼儿没有了……被大肉棒干得没有了……”

      “屁股裂成两半了……好舒服……”

      “请您用力……把这个淫蕩的屁股……捣得稀烂吧……”

      不知抽送了多久,美妇的肛血已经在地上彙成一片,肥嫩的白臀上,溅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阳具似乎插在泥沼中,进出间叽叽咛咛响个不停,挤出大量鲜红的汁体。那是巨阳狠捣下,肛肉与鲜血混合而成的黏稠汁液,血腥而又香艳。

      “荷啊!”图瓦吼叫着,动作越来越猛。

      美妇撅起屁股承受了他凶猛地撞击,颤声乞求道:“射到人家屁股里面……把我的屁眼儿灌满……”

      图瓦的喷射像他的叫声一样暴烈,滚热的阳精箭矢般浇洒在天后肥白的屁股里面,射入肠道深处。

      等图瓦拔出阳具,那只白白嫩嫩的肥臀,已经被捣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

      从臀后看去,蠕动的肠壁清晰可辨。红嫩的菊肛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只剩下那个浑圆的血洞,颤抖着吐出鲜血和浓浊的精液。

      图瓦留在肛洞里面的精液足有一碗之多,咕咕叽叽从臀瓣涌出,沿着雪白淌个不停。

      荣雪天后撅着精血横流的雪臀,望着儿子疲倦地一笑,“孩子,你喜欢妈妈这个样子吗?尊贵的天后被异族干爆屁眼儿……妈妈叫得很淫贱吧?”

      迦凌阳扬起下巴,“淫贱的女人不配做我的母亲,更不配当帝国的天后。”

      美妇柔柔一笑,轻轻说:“我知道了。”

      迦凌阳大步朝门口走去,冷冷说:“宣布天后退位。我将在圣殿加冕,成为新的帝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