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轨之妻-8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八)

      大家一字儿排开地坐在沙发上,妻子坐在中间,我坐在她右边,赵坐在妻子

    左边,华子坐在最左边。客厅的热度,随着萤幕上漂亮性感的女主角的衣服被两

    个英俊白人男子的剥落而升温,妻子的眼睛好像因了酒精的作用而半佯闭着,头

    开始微微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可以嗅到她乌黑的发上散发出的一种诱人的香气,

    是一种淡淡的茉莉花香,我不由想起浴室里那瓶她刚买的淡绿色洗髮露……

      我悄悄拧过头,看赵和他的同学华子。赵一直看着萤幕,而右边的手藏在身

    后,华子的眼睛却是在萤幕和我和妻子间不停地游离来去。我把左手抄进妻子的

    毛衣,才发现赵的右手已经在妻子的柔背上抚摩着。妻子把身子朝前欠了一下,

    于是赵被妻子和沙发挤压的右手一下释放出来,顺势抚上了妻子后背胸罩的扣,

    而我的手就不停地在妻子的细滑的腰上拂摸。妻子可能被我摸得有点痒了,身子

    来回地扭了些微,赵已经把妻子胸罩的后扣解了开来,然后左手从妻子前面的毛

    衣底下探了进去。

      华子的头猛地扭过来,看着妻子胸前因赵的手摸索而涨起的毛衣上的轮廓,

    一下子就涨红了脸,赵那只手停在妻子的乳房前,妻子被赵抚弄得满脸潮红,隔

    着毛衣可以看见赵的手在里面轻轻并快速地抚搓,妻子的腿从原来并放的姿势变

    成了叠并在一起的姿势,并且不时地从膝盖到大腿那里互相对夹一下。

      我把妻子轻轻地拖放在我的腿上,赵起来,把妻子的腿擡移在沙发上,妻子

    就一直闭着眼睛,睫毛不停地跳颤,呼吸急促而频快,赵把妻子的毛衣从腰间一

    直往上褪到颈下,在电视里湛蓝海色的映照下,妻子慢慢露出的皮肤随着电视光

    色的变幻而渐成粉蓝,粉红,和粉绿,两颗柔满的乳房在最后毛衣被褪尽之后,

    迸献在我们面前,赵的手开始在妻子的乳头上拨挤,华子蹲在了沙发前面,将头

    伏在妻子的腰间,并向上一直闻到妻子的胸前,最后用嘴含住了妻子粉蓝色的乳

    头,妻子不由地抱住华子的头。

      这个举动可能鼓舞了华子,他开始卖力地吸吮,他的头换到妻子另一个早已

    被赵拨弄得竖起的乳头时,赵已经开始解起妻子的裤扣,裤扣被解了开来,赵的

    手又牵住了裤扣下的拉练扣头,微微而斯缓的拉练声中,妻子贴身的粉色内裤绽

    露在已被拉开而卷分开的黑色裤布中间,赵的手轻轻在那片粉色中间来回拨划,

    最后停在妻子蚌口的位置上轻轻揉动,那里绣着一朵漂亮的玫瑰,这朵玫瑰随着

    赵的手指的动作而皱化成不停的展摆,妻子上身在颤动,呼吸已开始变了频率,

    华子依然继续地在妻子柔满丰盈的乳间来回地吮吸,我的手在妻子发热的脸蛋上

    揉捏着,滑腻的皮肤因在我的掌面和掌背间被来回熨拂而更加地发烫,我的用心

    使妻子感觉这个多人的游戏实在是种摄人激奋的场面。

      华子将一只手伸到妻子的脖子下,妻子的脖颈如若无骨般地被华子有力的膀

    子托了起来,华子将嘴紧紧地贴在妻子的嘴上,两人舌头的窜动在唇隙间隐约可

    见,华子的板寸头压着妻子的头一起低了下去,趁着空隙我把腿抽离了开来,把

    妻子的头让在了沙发上,妻子的头陷在了沙发里,被展开的髮丝包围着脸庞。

      华子跪在客厅的地砖上,伏着腰将整个头都罩在妻子的脸上,那边赵的手已

    经探进了那朵玫瑰的后面,漂亮的玫瑰已经印出了一些湿润的痕迹,他的指在湿

    迹下鼓伏,赵将手抽离出来,一只手托着妻子的臀部,顺势将一边的裤布褪下,

    妻子白皙的腰身全部露了出来,和那个漂亮的肚脐一起被剥露在电视屏光前面。

      赵继续将裤布向下褪去,那朵玫瑰也被一起剥拉而下,随着玫瑰的褪去,一

    片茸茸的小黑草儿在妻子小腹底部冒了出来,很浅的一片毛儿地,中间最旺的一

    簇被赵的手牵拉着,蚌穴的缝就从这簇最长的草儿下面划裂开去,一直到还没全

    褪去的裤间,赵将妻子的鞋脱去,将两条裤腿一拽,好像妻子把臀擡了一下,而

    后撩眼的肌肤在客厅里泛着肉乾的光泽。

      赵将身子挪到妻子面前,腾出另一只手搭揽在华子的腰间,向自己身边带了

    一带,华子擡起身子,看了赵一眼,又看了一下已经赤裸的妻子的穴处,然后把

    头朝我这里转来,我连忙低下头和妻子的嘴相吻起来,华子没看到我表示什幺,

    于是起身,将身子全伏在妻子腿下的沙发上,二只腿跪到了无廓沙发的边外,板

    寸头伏在妻子的蚌口的上部,两只手仔细地分别顺理着妻子腹底那些草儿,将鼻

    子伏在草儿下麵隆起的肉缝处,轻轻地嗅着,渐渐地鼻子快埋进了肉缝,鼻尖已

    经顶在了肉缝的开隙处,两只手也从那草丛下麵移到变成掰开蚌穴肉缝的两只手

    钳。

      妻子的肉缝在华子的双手下被分了开来,露出里面湿润而多汁的蚌肉,布满

    蜜汁的穴在电视屏光的映照下更加凸献出一个成熟妇人的身体的渴望,华子将一

    个手指徐徐探了进去,妻子的腿一下子夹紧了,浑身跟着一阵颤动,吮着妻子乳

    头的赵也被惊得擡起了头,看到是华子的一只手指插进妻子的穴里,于是又低下

    头继续在妻子的乳上吸嘬着,擡起头的华子鼻尖上泛着一点点妻子淫水的光泽,

    他一只手指继续在妻子阴道里轻轻地来回插动,一只手则在自己的腰上摸索着。

      华子的腰带松垮了下来,于是他一只手将裤子往下褪,当他屁股全露出的时

    候,他好像犹豫了一下,只褪下了外裤和罩裤,他两条腿不停交替地晃动,好让

    裤子滑落到脚面上,然后用脚互蹬掉拖鞋和裤子。

      金属腰带的扣子随着裤子一起滑掉到了地面,响起较沈的「噹」的撞击声,

    妻子滚烫的身体又不由地颤动了一下,这个颤动顺着插在肉穴里的手指传递到华

    子三角短裤里的某个器官上,华子的内裤已经被里面的器管顶涨起来,在一个最

    圆润的凸兀而上面印着一片湿帻,并且不时隐约地搏动。

      碟子上三人已经热缠成一团,女主角快活的呻吟更加催动我们四人高度兴奋

    的神经,赵歪着头边将舌头侧伸出嘴给妻子舔弄着乳头,边看着朋友的举动,华

    子将手指抽离出妻子阴穴的时候,妻子的嘴将我的舌头再次紧紧吸住,并不肯丢

    开,她此时身体的渴望从她的嘴唇的吮吸上轻易地感觉出来,我歪着头,透过赵

    的头看见华子翘着那根中指,上面闪着妻子阴道蜜水的光,而他则用另外两个食

    指和拇指在撕拉着一个保险套的包装。

      看着他要带保险套,我心里突然地有一丝不快,对他怀疑我妻子的洁净而感

    到很不舒服,但是想想他是第一次有过这种事情,根据书本、碟子的教导,也情

    有可原,心里也就释然。

      华子的短裤已经被他自己丢在了脚边,那个胯间的玩意耸立在他腹下浓密的

    体毛前,他皮肤黝黑,肌肉很结实,不愧是和赵一样体育系出身,华子的阴茎不

    长,但是属于粗实的那种,睾丸紧紧地挂贴在这个肉质的棒根下,他小心翼翼地

    将那个塑胶做成的膜物从龟头上翻褪到肉棒的根部,那个古怪的小囊翘挂在他龟

    头的前端,保险套的胶膜紧紧裹在他阴茎的外面,随着电视屏光散映出好像哑光

    的粉色质地的绸膜。

      华子蹲伏在沙发前面,那个小囊随着他阴茎的晃动而更像一个瘪蜕的气球挂

    落在一个粗壮的线桿上不时悸动,妻子的双腿被华子分拨开来,那小子粗壮的胳

    膊将妻子白晃的一只大腿架在沙发的靠背上,妻子的屁股在不停地抖动,身子也

    在不自主地扭曲和摆晃,流露出一丝似真似假的不情愿。

      女人是个矛盾和让人有时琢磨不定的东西,犹如此时我的複杂,兴奋和多重

    的感受,从先前的席间可以看出妻子对这个虽然不帅但是很阳刚也坦率的22岁

    的大四生是抱有好感的,而对被他身体的进入我想妻子应该是有着充分的心理準

    备的,但在最后关头妻子表现出的这些动作有点让我摸不着头脑,我不由想起半

    个月前她和赵在卧室里,那关键的一刻是怎样发生而出的?!如果也是这般,也

    是如此地夹杂着断续的不情愿,那最后的进入是如何完成的呢?

      华子将妻子一只腿架好了以后,妻子複又放拢下来,将腿夹在一起,华子只

    好又微微使劲将妻子的腿重架靠在沙发的背上,如此反覆几次,最后华子不再一

    味地搬来搬去,而是重将中指缓缓插入妻子的阴道,轻轻并温柔地抽插,妻子在

    被他手指进入的瞬间只是将架在沙发顶上的那条腿的膝盖向腿间拢了一下,就慢

    慢放鬆了自己,随着华子手指的抽出间或着将屁股向手指退出的方向迎顶上去,

    华子又将食指和中指并起再次慢慢顶入妻子的阴道,手指抽拔出的时候,上面流

    满了妻子的淫液,赵已经吸吮到妻子的耳垂,而我已经离开了靠近妻子的地方,

    身子滑出了沙发的边缘,只是半身伏在沙发上两手不停地在妻子的发间来回梳弄

    着。

      华子将满手指的淫液涂抹在阴茎头的胶膜上,而后从妻子的蚌穴里刮汲出满

    手指的淫液再涂抹到阴茎的中部和根部,妻子穴边的腿间和肉缝的面上被华子的

    这些举动而散流和弄上很多的蜜液,华子将一只腿微曲在沙发外,另一只腿则跪

    卧在沙发上,妻子的一条腿被他分开曲放到地上,华子又将右手抓住妻子被分开

    架在沙发背上细滑亮白的小腿,用左手扶住自己胯间等耗了许久的器官,努力将

    腰向妻子的肉蚌的缝口顶去。

     那个在华子黝黑身躯前被衬出的白色塑胶物紧裹着华子的器官在电视屏光的

      朦胧中,渐渐隐约消失在妻子那丛茸茸草儿下,华子黝黑的腰胯和妻子白皙

    的胯间慢慢紧紧贴合在一起,赵这时也顺势将舌头送进了妻子敏感的耳孔,用舌

    在里面快速地梭动,妻子紧咬着嘴唇,受着如此的双重刺激,两只手在空中胡乱

    地抓了一把,而后将手移到已经进入她身体的面前这个男人的大腿上,用五指扣

    住他的一些臀肌向自己身上牵引,华子感觉出了妻子的意思,伏下身,将自己的

    胸膛紧紧压贴在妻子丰满而滚热的胸上,窝下头努力地够着妻子的嘴,妻子也努

    力地用舌头和唇吸吮着华子的舌头,华子用一只手搂着妻子,另一只则撑在地下,

    怕因为身体的活动而两人滚滑到地上,因为用力而凸暴出的臂肌更显出这小子旺

    盛的体力。

      华子将身体紧紧帖伏在妻子的身上,感受着身下这个被他进入的他人之妻的

    呻吟,妻子将手臂紧紧箍在他黝黑壮实的背上,而华子对妻子奉献出自己柔软而

    温暖并湿润的身躯所做出的回报则是更加卖力地起伏自己结实的臀胯,妻子不时

    地从华子板寸头下的热吻避让开来,好像要拚命地吸上一口被这种气氛燃烧得越

    来越少的氧气,吐出的气息又像是喘动,又像是呻吟,看她迷离的眼神,知道她

    身体给她带来的愉悦使得她全部放开了自己,我最喜欢看妻子放开身体枷锁而表

    露出的那种妇人的疯狂,与她走在街上显示出的端庄判若两人。

      此时的电视萤幕上第一部分已经结束,画面又出现出另一部多人行的开场,

    依然是在美丽的热带,不同的是,远景是一望无垠的海滩和碧蓝的大海,客厅被

    笼罩在眩目的蓝色萤光之下。

      华子由于手臂的支撑也许感觉到吃力,于是重又直起身来,并将身体的一端

    从妻子的身体里抽出,失去缚箍的阴茎一下子从妻子的肉穴里被解束,在肉棒全

    部退出之后,最后的头端猛地从妻子的肉缝上端滑迸出来,在他胯间来了个漂亮

    的一弹,阴茎的胶套上妻子的分泌物泛着稠光,在闪烁的萤光下还能看见很多些

    许的白块沾染在阴茎上,而先前那个瘪蜕的小囊重又昂然悬挂在华子那根初经锤

    炼的阴茎上。华重新扶正妻子的身体,然后将胯处深深地续向妻子的穴里顶入,

    一直送入到阴茎根部只能依稀看见那道蓝白色的保险套的圈箍时,华子才伏在妻

    子身上继续开始男人本能的那种快速抽插。

     他的臀部像个工地的重锤不停地击打着前面一端那刺入我妻子身体深处的器

      官。华子速度的变化使我知道他即将释放的到来,他臀部急剧地起伏夹带着

    妻子阴唇开合处的黏液而发出的声音「扑哧」作响,在这个疯狂的最高潮的顶端

    他终于迸射出来。他好像每一个男人在高潮时候一样,想把自己身体和在妻子体

    内耸动的部分都能化成一根冲刺的利箭狠狠扎进身下这自己侵略着的妇人子宫深

    处,他拚命地向妻子的蚌穴里刺入和发射,两块结实的臀肌也紧并成结实的一团,

    在我感觉,他的两个睾丸都有可能被挤迫进文的阴道里,而在他身下的妻却在感

    受着来自身上这个年轻壮硕的男子在及至挥发时所崩射出的热流与颤动。

      华子平静了下来,伏在妻子身上,只是臀肌还不时地悸动着射精后的余颤,

    好像灿烂耀目的流星从夜空划过之后残留着一点暗淡的尾光,妻子静静地抱着他

    宽阔的背,白白的小手在他黑慵的背上像两朵盛开的马蹄莲。他微微地起了一下

    身体,可能在预告着妻子他身体即将从她身体里的离去,妻子鬆开了手臂,华子

    伏起了前身,妻子将两只腿紧紧地抿着,使从她身体里连着胶套的阴茎拔出感到

    点困难,他用手想分开妻子的双腿,而妻子应该是使了些力,腿纹丝未动。

      华子倒像一个体贴的丈夫,不再硬分,而是用手探进自己身体和妻子身体的

    结合处用手指夹住胶套的圈箍处,慢慢地将腰向后退去,华子的身体一点点地从

    妻子的体里退出,那截刚才威猛有力,热烫激昂给妻子带来无比激越的器官也随

    着主人身躯的远离而从妻子依然滚热的腔道里渐渐滑出。

      女人总是对侵入自己身体男人的离去生出一种莫名的眷恋,无论他是自己缠

    绵年久的丈夫,还是只是为侵入她的身体为将一些可能会给这个女子带来怨愁顾

    结的精液排入她子宫的只见过一个多小时的陌生男子,妻子不太敢把这种心绪表

    露出来,而我更宁愿相信是她身体那未受到彻底满足而生髮出的一种情绪。

      华彻底地将自己从妻的体内抽离出来,阴茎还维持着半软的状态,那个先前

    瘪蜕的小囊里现在却是充盈着满满的乳白色浆液,多到都挤漫到了华龟头部位的

    胶膜周围。华站起来,那个涨满的小囊连坠在已经渐渐缩软的阴茎头上随着华子

    的动作在他胯间晃蕩着,华子用手夹着胶套的根部,怕它被涨满精液的小囊坠脱

    到地上,小心地向卫生间走去。

      对被赵的进入,妻子倒没有对被华进入时的扭捏,无论是一年多前那天借种

    晚上的初次,还是半个月前赵和她在卧室里的单独交合,都使两人更加熟悉双方

    的习惯和感觉,对待这个把自己的种液输送给自己的高个男人,妻子显露出的温

    柔和女人的妩媚比对华更加地浓厚,尽情前戏后的两人已经是情欲膨胀到极点,

    妻子对他身体的渴望,在华离开她身体的一刻起,从搂着赵的身体向她身上拽牵

    的动作就可以看出。

      赵这个一年前差点做了父亲的理工学生,消失了第一次在我面前的羞祛,在

    我目光的注视下,端着自己生殖器的头挤送进妻子文的肉缝,妻子将臀一擡,赵

    也将腰向前一送,半露在外面一大截的阴茎全部插进妻子的阴道。赵用身体的一

    端感受着妻子文一个成熟妇人给他带来的温暖的湿润,妻子曾经包裹着我身体一

    部分的腔肉此时正紧紧包裹着赵那膨胀到极点的十几公分的器管,两人激烈的动

    作好似交流着对彼此有着模糊记忆的肉体的渴望,妻子的眼睛望着赵的眼睛,无

      声地向面前这个曾经成功地和她孕育出一个小生命的男人倾诉着失去孩子后的伤

      逝。这种幽怨的眼神在妻子眼里稍纵即逝,但还是给我捕捉到了,妻子是个

    很聪慧的女人,当然知道想让一个只是来排洩性需要的大四学生来和她一起感悟

    大半年前当她失去那个即将成型的胚胎时那种怨伤实在是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想法。

      从卫生间出来的华拾穿起地上的短裤,蹲在沙发前看着同学在他眼前的「战

    斗」,眼睛一直盯注着刚刚还接纳过自己身体的妻子那块穴口,为了看得真切,

    他把身子挪了开来让萤幕的光射在他们的身上,而赵赤裸着阴茎在妻子身体里的

    抽插一定让华有点惊诧,而赵在华的注视下,则更加有力地抽插在妻子文的身体

    里,华的短裤上又开始出现阴茎粗壮的轮廓,里面的物事一点点重又膨胀起来。

      我把妻子的头盖上赵脱下的毛衣,妻子在毛衣里使劲嗅着赵毛衣上带着的气

    息,胸口因呼吸的变化而激烈地起伏,雪白并些微颤抖着的乳房随着赵的动作而

    如凝露滚珠般地晃动。

      华的手在妻子身上撩拨着,不时地把手移到赵和妻子的身体交合处,扣摸着

    妻子被赵阴茎抽插时被带翻出阴道口的蚌唇。已经经历过华和赵两人冲击后的阴

    唇肥大了很多,欲望的膨胀也使妻子文的肉唇边缘开放成如牡蛎张开的贝壳的裙

    边,曲曲折折粉色肉边的顶端缠集着些微的深色褶皱。华子的手指就在这些褶皱

    上周游滑动,并不时地偷袭一下妻子涨突出的阴蒂,妻子在华手指的划拨和赵阴

    茎的抽插下,屁股来回地在沙发上磨拧。

      在赵阴茎全抽离开妻子身体的间隙时,一直在阴蒂上画圈缠动的华的手指顺

    着已经被两次「战斗」顶涨鬆开的缝口一直探进里面,然后反覆地在缝口和里面

    交替地进出搓滑,华手指滑过阴蒂的刺激最让妻子煎熬激动,每当华手指中部关

    节隐没进阴道的时候,妻子就全身扭摆一番,而我也在妻子的乳房上激动地拧摸

    一把,妻子乳房里的内核涨大到清楚得用手就可以捏到,在她屁股拧磨的时候,

    我也开始在她乳头上微微地用力搓动一下,使得妻子的拧磨力度更加地变大。

      赵将妻子的腰向上托起来,华子也将手指抽离出来,而激越中的妻子连这片

    刻的空隙感也不愿意出现,用小腿勾着赵的腰臀向她身体带着,赵扶着妻子的腰

    把她的身躯抱起在怀里,妻子身体软绵绵地靠在赵的身上,赵起身站在沙发前,

    将妻子反过来,用手臂托着她的腰向后拽起,妻子前身依在沙发的背上,头顶着

    墙,手臂扶在沙发的背上,丰满的屁股高高地向上撅起凸现在我们三人的眼前,

    赵用手分拨开妻子双腿,微翻的阴唇从屁股后面大张的缝中就可以清晰地看见,

    大腿间淌满了蜜水,先前一些甚至流挂到肛门的周围,从她肛门小口的不时收缩

      可以知道妻子阴道里的腔肉也在跟着收缩、胸前垂下的乳房像两团玉脂球一半挤

      在沙发上,另一半被鼓涨在身下。

      赵的手掌摁在妻子的屁股后面,用两个拇指扣带住连着阴唇的大腿根部的细

    嫩的皮肤,两个拇指稍稍一用力,盖着阴道口的两边涨大的肉唇就被一起牵扯着

    拽拉开来,映着电视上变换的蓝光,妻子穴里面的紫色肉壁被展露出来,满是汁

    水的肉壁上不时出现阴道收缩的肌纹。妻子的娇喘声从她的头下传出,无疑是对

    欲望的渴求,赵一只腿站在沙发上半曲着,一只腿立在地上,把妻子的屁股托高

    到他腰前的位置,拇指继续拽拉着阴唇的左右,自己移动着胯把阴茎对準到妻子

    的分开的阴唇间。

      妻子的阴口感觉到赵滚烫阴茎的头端贴在阴唇隙间的感觉,屁股便开始摇晃

    起来,赵这次没有温柔地探入,只是一瞬间的时间,他的腰胯猛力地向前插入并

    紧紧地顶贴在妻子高高撅起的屁股后面,悬垂在腿间的的睾丸在猛烈插击的余力

    下也跟着阴茎的前进而晃动着贴靠在阴道前面的开口处,妻子在这个猛烈的插击

    下,连呻吟也变了,只是一味地呜呜呼呼并把嘴巴蒙在沙发背上,我把赵的毛衣

    垫在她头和墙间的位置,在赵的腰胯一阵阵的猛力带送中,她的头不时顶碰在毛

    衣上。

      赵扶着妻子的胯,来迎合着自己的冲击,有时他自己不动,只是让妻子的腰

    向前后不停地动着,有时又摁住妻子,让她感觉着来自身后男人的冲击和阴茎插

    入阴道的力量。我知道赵的时间一般都不长,但今天他用这个姿势却已经持久了

    五六分钟,站在一旁的华短裤上出现的那根浑圆的条物被布片紧紧勒贴在下腹。

      赵结实臀肌的运动,停顿和左右摆晃,看得出他在和妻子文的前两次和他与

    女朋友末知次中已经熟悉了很多的经验。一年多前他幼稚的动作和几乎可以称为

    快洩的性交场景,被眼前这些激烈悍然的抽送动作冲击得粉碎,赵在我眼前以及

    他同学华子面前的这些激烈的动作更多地似乎在表现出他作为一个男人的炫耀,

    而他身后的华一定在想自己刚才的进入是否表现得比赵还要雄性,而我更像一个

    旁观者在比较面前哪个男人能更让妻子的身体感觉得更愉悦和更舒服,当然我希

    望仅仅是身体。

     妻语无伦次的叫喘和散乱的长髮足以证明赵在妻身上释放的力量给妻带来的

      无比的快乐,妻的手紧紧地扣住沙发的背,滚圆的屁股承受着来自赵的一轮

    紧跟一轮的冲击,交合处淫水的「劈啪」声和着赵的前腹碰到妻屁股上两人皮肤

    的撞击声让他们身边的我再也忍不住而把手伸进裤子里抚摩着自己早已硬挺的阴

    茎。

      赵倔强地并略带蛮力地把妻子丰润的屁股用手再次提带着靠近他的裆前,臀

    前后插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好几次都因动作得过甚,使阴茎滑脱到阴道外面,

    赵只略略把腰一擡,就驾轻就熟地把阴茎重新送回妻的阴道里。赵这根上次给妻

    子输送过优良种液的肉棒更加快速地在湿滑的阴道里抽动,而后他双手鬆开妻的

    腰,身子下伏在妻子的背上,用自己的嘴搜寻着妻子的嘴唇,两人紧紧地吸吻在

    一起。

      赵把臂膀紧紧地揽箍着妻的胸脯,两手抓捏着妻子饱涨的乳房,妻在他身体

    的重压下,不堪重负,两人的上身渐渐顺着沙发的背滑落到沙发上,妻子的头和

    赵的头并贴在一起,小嘴在包含她的赵的嘴唇中陶馁。妻的姿势变成了头下臀上

    的纯狗趴式,撅扬起的屁股使得阴道口更加地朝上迎合着赵的进入,凭着这个姿

    势,我和华可以清楚地看见两人的交合处和赵沾满湿滑淫水的器官在妻的身体里

    快速进出。赵用一只腿的膝盖把妻的一只腿使劲地向边上分开,他那紧绷而凸显

    出来的腿肌紧紧靠贴在妻子圆滑细腻的大腿外侧,男性女性的和谐之美甚至可以

    从这两根腿的力量和优美看得出来。

      妻的两腿已经分开到最大的程度,阴茎的插入已经没有任何妻股肉的阻隔,

    阴道口几乎是直面地迎接着赵快速和沈迫的插入,妻阴道边缘的皮肤也因为腿的

    大张呈现出绷紧后的微蓝的透明。赵的阴茎此时次次都可以插入最深,只是他在

    抽插出一半的时候,就又回复并用力深深地插回腔道的底处,随后在最猛烈的抽

    插后,赵把阴茎紧紧地顶在妻子阴道的里面,阴道外还露出一段留在外面的阴茎

    的根部,底下突兀出来的尿管里的波动甚至都可以隐约可见,赵外露在萤光前的

    肛门在规律并急促地收缩,他的下腹和妻的臀尖紧密地贴在一起。

      华对赵肛门的动作自然没有在意,只是一直盯视着两人的合处,对赵最后猛

    烈并深深插入后的停止他也应该明白出是赵射精的来到,华子把自己的阴茎从三

    角短裤的一边拨拉出,然后蹲在地上一边看着眼前两个刚刚酣战完的躯体,一边

    用手撸动着自己龟头上的包皮来回打着飞机。

      释放后的赵,缓缓地要将阴茎抽离出来,妻子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好像不情

    愿地哼了一声,并用手臂把赵搂得更紧了些,赵只是将阴茎多停在里面小会后,

    还是把压骑在妻子身上另一边的腿擡离起来,屁股也跟着反坐在沙发上,联带着

    已经缩软的阴茎抽离出来仰躺在妻子的身边。他腾出的一只手抓住我的膀子,向

    他身边带去,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我只是起了身,站到华子的旁边,推拥了一下

    华子,示意他上去。

      赵的脸继续和妻的脸靠贴在一起接着吻,妻子散乱的长髮有一大片盖在了赵

    的脸上,妻子几次想趴下身子,都被赵用一只胳膊顶托着她的身体重新跪趴在那

    里。我走到妻子的右边,用手分开妻子肿大和肥厚的两片交掩着的阴唇,一些留

    在阴道外腔赵的精液顺着阴唇的边挂流下来,有两滴落在沙发上。

      一年多前还是这些乳白色的浆液使我尝到了一点做期望中人父的喜悦,虽然

    老天不作美,使我重又失落在无子的痛苦中,但是今天这场游戏使我重新把一年

    多前的那幕情景回想起来,不同的是主题已经改变,男主角也变成了两个。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