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轨之妻-10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十一)

      很长时间的平静后,门响,妻子来到卧室,趴在身后亲了我脖子一下,我假

    装不理她。

      她问我:「刚才你怎幺不来?」我说:「算了,男人都一般不喜欢别的男人

    在场的,况且你也好尽兴啊。」「你真坏。不过,我真的想你快过来,我好安心

    啊,老是担心你想法多。」

      「我真的没想什幺,你快活就行。他在干吗?」「他睡着了,还打呼呢。」

      「哦,不要喊他了,估计是累了,几次啊,你们?」「就两次啊,他都出了。」

      「哦,感觉怎幺样,看他长得不错,你还能接受吧?」「毛好多啊,和碟子

    里老外一样,摸着心里痒痒的。」

      「和我比呢?」我心里还是发酸。「你皮肤好啊,滑滑的,我喜欢你这样的

    皮肤,男人毛多只是那个时候摸着比较刺激,不如你,长久的舒服。」妻子真会

    说话,弄得我心里热乎乎的。

      「你不进去,我有点那个,他说是你让他先进去的,不过他挺会说话的,后

    来聊到这个方面,他说他能力很强,就让我摸他那里,我没好意思,他就抓我手

    去摸,我就摸了,他也摸我那里,他说我有水出来,还帮我舔,我就想了……」

      「他的大吗?会搞吗?」「没他说的那幺大,不过龟头挺大,进去的时候象

    个大肉刮子,我里面能感觉出来他最前面进到哪里了,和他们几个不一样。」她

    一边说,我的阴茎就一边慢慢地膨胀。

      「和小赵比呢?」「我还是感觉小赵好。」「哦,那华子呢?」「嘻嘻,我

    老感觉华子是个小孩子,他放不开,弄得有时我也放不开,下次你一定在边上一

    起做,我也比较好意思了。」

      「好的,晚上我们一起就是了,你还吃他的了?你不是不喜欢吃那里吗?」

      「他让我吃,我也不好意思,怕伤他情绪,就张开嘴,他就进来了。」「感

    觉好吗?」「不知道,心里就是跳,激动死了,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都能看见他

    的那个尿道口和上面红红的肉,刺激死了……」

      「然后呢?」「然后我就含着了。不过,他和我说,我牙齿槓着他肉了,有

    点疼。」「那就不含了?」「是啊,不含了,就拿出来了。」「是不是就想他进

    你下麵了?发骚了吧?」「你混蛋,不理你了。」

      我知道她是假生气,于是把她扳倒在书房的沙发上,我掏出几巴,分开肉缝

    插进她阴道,里面被刘斌弄得有点松,但是插得很舒服,湿滑滑的,她就闭着眼

    睛享受,肚皮上的小肚腩肉被我插得直晃晃,很有韵味。

      在书房的小沙发上做爱不比床上舒服,但是我还是很快在她里面射了出来。

      拔出来后,赶紧用沙发边的一叠面巾纸塞在她阴道口,她的穴露在书房窗户

    晒进来的阳光下,那一小撮的毛毛被阳光照成略微散发着金黄的光泽,我不由心

    里一动,心里想一会把数码相机充电,晚上拍几张。

      晚上到睡觉的时候,我们已经很熟悉了,我的态度让刘斌一晚上都在妻子的

    前后跑着,妻子去厨房做饭的时候,他也跟了进去,说是帮嫂子的忙。我乐得逍

    遥,就在客厅看电视。

      估计他对妻子没少做小动作,刘斌的性格和他在邮件里表露的差不多,敢说

    敢做,和昨天晚上的见面时不大一样,估计是放开了。也好,这种事情,需要大

    家放开,一个人拘束,有时大家都会兴趣索然的。

      夜里各人相继洗澡,我和妻子先在卧室里,上床我就抚摩妻子的下处。一边

    说着热辣辣的话,把曾经进过她身体的男人名字说了一个遍,等到妻子下面的水

    也出来后,刘斌也洗完澡进了卧室,他披了条浴巾,看我们在床上已经开始,就

    自己拿掉浴巾,穿着短裤上了床,直接就开始摸弄妻子的乳房。

      妻子知道那只手不是我的,就在床上哼哼叽叽,屁股也开始在床单上扭动。

      刘斌自告奋勇来床尾,想给妻子再次舔穴,我于是就让开,给妻子舔乳房,

    刘在下麵舔得妻子颤抖得浑身激动,手也抠得我膀子微疼,一会也开始把我往她

    身上搬,妻子已经很想了,估计下面空虚得紧,我用手抠进妻子的穴,刘斌就用

    舌头在妻子穴里穴外来回地舔,妻子穴口到处都是湿乎乎,粘乎乎。

      刘斌爬起来,站在床下脱掉短裤,就手扔在一边,两只毛腿在檯灯下是黑乎

    一团,他跪在妻子的白腿中间,浓密的阴毛间一根肉棍,挺立出来,他是前粗后

    细,估计插进妻子的穴里,妻子过瘾得很,像妻子中午说的,都能感觉到那个肉

    帽子在肉穴里的前后推进。

      想像间,刘就端着「枪」扎进了妻子的靶心,看了不是一次两次在我眼皮前

    妻子被人插进去,那种刺激感消退了很多,有时就是感觉只是A片的主角换成了

    妻子。妻子和我一整天都没提借种的事,大家都学聪明了,知道关键时候好心情

    第一。

      刘在妻子里面插了一会,换了我上去继续插,我比刘的要粗,这点我骄傲得

    很,妻子对我的进入似乎熟悉得很,只是穴里面的肉鬆了一些,应该是刘那粗大

    的龟头在妻子里面撑送的作用。我每次顶击得妻子都张嘴喘气,妻子的手一直抓

    在刘的阴茎上,还在他大的龟头上撸着他的包皮。

      刘斌于是低头,两人热吻,我于是在下面起劲地狠插,妻子高潮的时候夹得

    我浑身发麻,我原来不想这幺快就完事,但是还是牙一咬,快速几下将精液射进

    妻子的穴里,拔出的时候,妻子还抓着刘的阴茎。

      我让出,刘就过来,拿留在床上的枕巾擦了一下妻子穴口流出的我的精液,

    搂着妻子的身子伏下去,我这才发现他屁股上都长着很重的汗毛,映衬在妻子白

    皙的身体上,看得人眼热。他一抽动,妻子的阴道就发出液体「哗叽」的声音从

    他们的交合处传出来。

      刘斌将妻子的腰拉起,把妻子翻过来,从后面插进去,「哗叽」声响得更厉

    害,妻子被他抽送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就是把头藏在大枕头里,发出断续的哼哼

    声。刘跪着一条腿,站着一条腿,斜着插妻子的穴,亮亮的液体顺着妻子的腿淌

    到了床单上。

      疯狂的插了一阵,刘说:「要射了,要吗?」妻子自己换了体位,把大枕头

    垫在屁股下面,高高地分开腿亮出穴口,刘于是对準妻子外翻的阴道,非常有力

    地将浑大的龟头插进去,急速地抱着妻子的白腿来回抽动,妻子把腿分得更大,

    刘也插进得一次比一次猛烈,在他猛然伏在妻子身上时候,向前撞击妻子穴的力

    度骇得我心里一紧,对妻子一下心疼万分。

      刘不再大抽送,只是时不时地向妻子的穴里轻微地顶送几下,半分钟后,起

    身拔出躺下。当他把阴茎从我妻子阴道拔出来后,为了他的精液不要流出来,我

    又插进妻子的小穴,并不抽插,只是阻挡着穴口,同时,又在她的屁股下面垫了

    一个枕头。

      在第二天中午送他到车站回北京前,早上他侧卧着从后面进入妻子,又射了

    一次。我没参加,佯装睡着。走后也没再接触,他的邮件我偶尔还翻出看看,想

    想开始和结束,真是戏剧得很,不过大家都明白,这种事情,只是性游戏,当不

    得真。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