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轨之妻-13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十三)

      从秋到冬转眼而至鼗靿鞅鞄,隤隡雃雒期间上网遇到一些朋友,未见过但一直QQ联繫。很长

    时间QQ不加好友了熅尔牄牓,苍蓄蒐蒗无论是从身体的伙伴还是语言的伙伴,我和妻子都感觉没

    必要再增加了。妻子是个恋旧的人缀緌绫緉,瞍瞂睿睡和她有过身体接触的男人,她都或多或少地

    有些依恋嫛嫟嫡嫘,彃彄彆彯也许女人本质如此,不像男人更喜欢去寻找新的新鲜点。

      每次我都尊重她的意见輐辄轻輎,隡雃雒雌她喜欢的,有感觉的,我们才接受。这间隙上网也

    不大开QQ,如果开了,更多的是接受新Q友的请求,而后看发来的话,无非是

    真诚交友一类,但后更多是要我们夫妻的照片,并98%都说自己还没有照片,

    末尾总要再加上一句,他是真诚的。

      有时很无奈,给他们照片,基本是无再下文,真诚也就成假诚。如果不给对

    方吧,老是感觉这个真诚还是热辣的,可千万别伤了人家一颗哪怕有1%真诚的

    心。不过,在受到两三次假诚的对待后,基本不再发送照片,做人,不想自己欠

    别人什幺。

      当地的基本不交流,周边的偶尔还联繫,在妻子有时不经意的说话中,一个

    X大的Q友(方)间或冒出。妻子很少上QQ,一般我上,想必他是电话聊过了

    我妻子。妻子的声线很甜脆,基本被人感觉是稚妹一类,但不腻人,耳筒里娓娓

    出来,再加上一些敏感的字眼容易使人下部涨起。

      生过孩子的妻子,身体丰满起来,乳房大得让人爱不释手,先前见过的友人

    没一个不喜欢舔玩的,所以一些文学作品说女人生得像蜜桃,我想绝对有道理。

      妻子天生皮肤好,白且细腻,唯一遗憾的是有了生孩子后的肚腩,我常记得

    的是被猛撞型的友人冲击的小肚腩出波浪的情景,像薄而半透明面皮包着的细嫩

    虾仁肉馅的广东云吞的样子。不由你在当时来一口不可想嘬上的冲动,所以熟女

    的熟字我感觉更多的是你抚摩她微起的肚腩而得出的感觉,和骨感女人相比,自

    是床上更受用些。

      X大Q友方的照片,是妻子在一次上网后给我看了,是很随意地在一个花圃

    里照的,估计是校园,周围几个伴照的头都被抹掉了,只露出身子,看得出来他

    个子不矮,妻子喜欢个子高的男性,后来见面有185上下,剪着短髮,很朴素

    的摸样,是那种妻子比较有好感的类型。

      妻子说,他们电话聊过几次,方很想来我们这里,但总归是想而不敢。一次

    妻子让我和他说话,在他的拘谨中,我甚至于被他带动得都拘束起来,忘记说什

    幺了。只是想起他好似问我:「大哥愿意吗?不反对吗?」我没多说什幺,但很

    坚定很真诚的说:「你嫂子喜欢你!」

      后来,我们说好了,在一个週五他来我们这里。妻子叫我别介入了,但是我

    的兴趣全在于和别的男性一起分享妻子的身体。不过,妻子说,方很接受不了在

    我面前行事,又是在如此的陌生环境,他人家中,心理上负担很大。

      其实,我对别的男人和妻子一起不是很在意,但对他们单独一起却是很有吃

    醋的心理,那种自己独处一地,却被另一个地方正发生的事情煎熬的心态,才是

    我最受不了的感受。但经过多次的经历,知道让当事的双方彻底投入进去,才是

    快乐的形成关键,当然更是为了妻子的,总之一句话,慢慢来,我于是答应了。

      週五,他来电话说学校有事,改在週六早上来,我週五晚在网吧上通宵,早

    上去洗浴中心睡觉,睡到下午快两点,看手机没有一个家里来电,不知道他们有

    没有结束,心里痒痒的,老是想回家。坐在洗浴中心的大厅里,考虑了十分钟之

    久,还是决定回去。

      轻轻地拿钥匙开防盗门,再开内门,我蹑着手脚进去,脚毯边一双大的黑色

    皮鞋紧挨着我的鞋子放着,估计被妻子排过,很整齐地排列着。看到这双皮鞋,

    我的心就开始狂跳起来,那种醋意在心里翻腾。饭厅里的餐桌上,有几个简单的

    熟菜和一瓶空了的干红,屋子里有一股没散尽的烟味,书房的电脑电源开着,稍

    动一下,萤幕就从休眠恢复过来,上面正是我在成人网站发表的关于鼓励妻子偷

    情文章。看来,他们是在看着我的文章的时候,很仓促地开始做爱了,基本上是

    激情而发。

      客厅里很静,可以听见钟的针摆声,卧室里静悄悄的,我轻轻地推开虚掩的

    门,能看见方的短髮的头对着床里侧,妻子的长髮露在他脖子处,头埋在他胸口

    的被子里。男人的大脚露出被子外一只,地上散落着一朵朵揉搓成小白花似的卫

    生纸和两个撕开的保险套的包装。

      妻子的头从被子里探却出来,见我进来,没有吃惊,慢慢地把他的手从自己

    的腰挪开,将身子从被子下退出,他依然睡着。妻子光着身子起来,我想去搂着

    她,她却被我的凉手一激灵,我们于是移到书房。

      到了书房,我关上门后,就把她放在电脑椅上,蹲在她两腿前,嗅着她小穴

    前的味道,她则在看萤幕上的文章。妻子柔软的阴毛上和肉缝前,有一股淡水果

    柠檬香的味道,是保险套的香味,妻子的肉唇被操弄得已经微红,也翻瓣开来,

    我用手指在周遭和唇里揉动,很快薄粘的体水就沾在我的手指上。

      妻子的屁股开始在椅子上揉动起来,用腿开始夹小穴的肉,肉开始夹我的手

    指,我起身把她抱到沙发上,脱下裤子,狠狠地直插下去,她一声闷哼,两腿夹

    紧我的腰,几近被刺激的我,在妻子的连连夹磨下,全射进她的穴了。

      结束后,我兴趣索然,而妻子似乎还没尽兴。我不想让方知道我来,就指指

    卧室,意思叫妻子进去。妻子光着身子,屁股像个白色待糅的面胚,扭捏着推开

    门,闪进了卧室。

      我在商场无聊地逛了半天,去超市又买了一些东西,恰收到妻子发来的短消

    息,说他已经回去了,叫我回家。家里,已经收拾如初,卧室里被叠枕顺,如果

    是局外人,任你也想像不出一个来小时前这里刚刚颠龙倒凤。

      妻子在洗碗筷,叮叮噹噹清脆得很,我去洗手间,纸篓里的卫生纸已经小半

    面,两个有方的遗留物,一个没有。我心里咯噔一下,心里老大的不愿意,估计

    妻子在最后关头,没有守住,让那小子射了进去。

      忍了片刻,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妻子给我剥了一个橘子,我没好气地问她

    道:「你是不是又想生个孩子?看他个高,种好是不?!」

      妻子看我不对劲靠我边上,边给我往嘴里塞橘子,边说:「嘻嘻,还真吃醋

    啦,再怎幺着也是你是第一位,这幺多年夫妻你看不出来?」

      「那你让那小子射进去了?」「你怎幺知道?」「我猜的,是不是你图快活

    高潮来,穴门没守住。」「你倒是知道我的心思,是啊,最后没思量住,让他射

    进去了。不过我吃了紧急药了,没事情的……」

      「好了,好了,真有事,看你紧急也没用,你怎幺办?」「那就再给你生一

    个儿子了,你可捡着大便宜了。」

      我刚想再说,一个整大的橘子塞得我嘴满满的,我吐出来,拿手里就向妻子

    腿间塞说:「看这个让你舒服不?弄死你。」

      妻子和我搂在一起,嬉闹成一团。

      再一次约好,是元旦,方打电话说,要来我们这,我们同意了。下午,妻子

    去接的他,我在家里看电视。开门声,他和妻子进来,个比妻子高一个多头,提

    着水果,见我很客气,老是喊大哥,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叫他别见外。寒暄了片

    刻,给我递烟,我没拒绝。

      读工商管理的方很会来事,已经没有初次电话的那种迟疑,有了和妻子的第

    一次亲密后,已然把这里看得比较亲切,当然,背后妻子也说教了不少。大家气

    氛很好,我像是哥哥对远方的弟弟那样对他。歇息一会后,去柳X路的休闲餐厅

    吃饭,期间聊了不少趣事。他也问我们怎幺会接受这种方式,说他目前还不能接

    受妻子和别的男人这种方式,说以后如果可以,一定先让妻子和我做一次。

      我心里知道,他只是对我的一种托词,怕我没面子,我压根没想这幺多,心

    里话,只要你格守我们当初的约定,不要互相干涉对方,保守秘密,不要单线和

    我妻子联繫等等就可以了。

      聊的感觉很好,这顿饭让我们感觉更近,回家进了门,我就进书房上网,已

    经快12点了,他们陆续洗澡。妻子先进卧室,他把书房门推开喊:「哥,你来

    吧。」我说有一些文章要打,你先陪你嫂子说说话,他应着也就进了卧室。

      我过了十分钟,进了卧室,他和妻子都穿着长内衣裤,他憩在两个叠起的大

    枕头上,夹着一根烟,优雅地和妻子说着话,从来没感觉卧室里黄色的台灯光这

    幺温馨过,我心里想妻子的穴让这样的男人进出,我也不会感到难堪。我上床,

    方朝里移了一下,妻子靠在他怀里,他就势脱了上衣,很结实的胸肌,妻子闭着

    眼睛脸靠在他胸口。我在想,这个骚货,底下估计已经有水了。

      我把妻子的长内裤退到脚跟,妻子自己一搓腿,蹬掉长内裤,露出小红色沙

    质镂空内裤,小穴那里黑乎乎的,隐约可以看见柔绒的毛。方低下头,舔着妻子

    的耳朵,手指在妻子内裤上抚挲,妻子一会便开始两腿分开,屁股向上顶。方把

    手从妻子的丝裤外慢慢划进内里,在裤外可以看见他一只手指扣弄进妻子的穴内

    了,妻子的腿开始夹着他的手,屁股在动,脸贴在他胸口更紧。

      慢慢地,妻子一只搂着他腰的手抽回,顺着他的下裤往里伸,抓住方的物事

    在里面套弄着。方素性自己脱掉,一支挺拔的男物崛在小腹前。我也把妻子的小

    内裤全部褪掉,把妻子扳正两腿分开,妻子照例闭着眼睛,等待着激情时刻的到

    来。

      我把方往妻子身上拽,方心领神会,翻身上来,曲下腿,对準妻子的穴口,

    準备进去。我转到床尾,在方的身下,手探进到他屁股下,把开妻子穴口边的唇

    开的小洞口上。方将自己的硬根一直缓缓送入到妻子开始用手指护着自己的穴口

    的时候才停止,两颗丸蛋悬吊在老婆满是穴水的口上。

      停了片刻,方提手将妻子的手拿开,最后得以将自己的男根全部送入。我看

    不见妻子的穴,只能看见方两条结实的腿架在妻子腿上,他的蛋丸密密实实地顶

    堵在妻子的穴口上,而后开始退出些,带出水润的穴液,再送进去。如此往返。

      我每每此时,必定是我最头晕目眩的时候。如果没有在晚饭时对方说出我的

    爱好,方是不会慢动作地在我眼前演示得如此清晰。感觉他不是在插妻,而是在

    我面前表演。妻子却是投入了进去,被方连续猛烈地捅插了十几次后,竟然先来

    了一次高潮,抽着凉气唏嘘了好多声……

      方在妻子高潮的时候喜欢顶尽至最深,他对这个婆娘的爱好如此地熟悉,看

    得出平时交流的深刻。在妻子高潮的一瞬,能看得到妻子穴唇的蚌肉被肛门的收

    缩挤迫在方阴茎周围的肉箍,如粉肉色微翻开的薄薄的鸡冠,蔟拥在方男根的周

    边。

      方在妻子的夹迫下,两腿一使劲,结实的臀硬生生地迫了下去,他的整根阴

    茎在妻子高潮收缩的间隙突然地沖啸进去,这个礅劲压迫得妻子的臀在席梦思上

    陷了进去。但来自这个英俊男人方的冲击却让妻子欢跃,妻子的身体不住地抖,

    方不再拔出他的利箭,而是顶最着在妻子的最深处沈而实地厮磨。

      我再次感觉着妻子肉体的愉悦,感受着妻子的子宫颈口开放着想被方阴茎的

    头端通贯的刺入而不得的挠痒。此时的我浑身腾火,阵阵的欲迸发出的激颤向脊

    椎涌去。我强忍着欲加入其中的欲望,看妻子和方继续的床战,我最欣赏的场景

    和最喜欢看到的动作被方认真地来过数次,他的龟头在妻子的洞口擦刮过多次。

      妻子的第一波刚稍微褪去,方又操练起他刚刚叫妻子欲死又活的利器,妻子

    的阴门被方阴茎的抽拔沾满了爱液,在檯灯下泛着稀薄的丝光。方开始直起身,

    在灯光下观察自己的武器在妻子身体里进出的景象,但他始终顾及着给我留一个

    观看的宽隙。

      妻子的腿给他分得大开,我们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观看一个女人的穴是如何

    被一个粗大阴茎抽出又刺入,开花而又闭合。在方强劲的攻击中,妻子的穴口终

    于在方换到床下位置时,微微张开着花蕊的芯而无法闭合,裸露着一个深乎湿润

    的腔洞来。方高大的身体站在床下正好对準着妻子的花穴,搂挪着妻子的臀,往

    上一擡,便把她的身体迎套在自己昂然的男器上,而后更微擡起她的臀,开始迎

    合着妻子的热渴而激烈地抽送。

      方一次最猛烈的冲击中,将妻子的双肩紧紧往自己的身体按压过来,妻子的

    身体紧紧胶着在方深深探入的那端上,方喘啸着,大声地,妻子也被他带动得激

    扬起来,紧紧贴实地将穴处迎送向方炙热的身体,我深怕他们的声音惊动楼邻,

    但还是没打扰他们。看得出方是猛烈地将自己的浆液全劲地射入妻子的阴道内,

    妻子对方此时的动作一贯地作出紧密相间的状态,紧紧地抱着方壮实的身躯。

      完事后的方从妻子的身体里褪缩出来,而我迎续上去,我涨得粗大的阴茎顺

    着妻子被方耕耘过而顺畅的肉腔一插而入,内里绵软而多汁水,我搬弄起妻子酥

    软的身体继续着方刚才的动作,我的阴茎上糊满了他们的体液,细微的泡末在妻

    子的穴口漫出,那些体液更像是白色的鸡尾「红粉佳人」。妻子已经被连连的高

    潮累洩得无力再夹弄她身体里这第二根男人的肉棒,而我更喜欢抽插这种鬆弛的

    软腔,不会因为压夹而很快地射掉。

      方在一边欣赏地看着我和妻子的酣战,但视线更多地投在妻子如水球般波动

    的乳房上,然后顺势把妻子揽起,吮吸那对白而性感的妻子的双乳峰。妻子被方

    的一阵吮吸反映起穴肉不自主地收缩,我再也抵御不了这种潮热迫紧的如滚烫海

    泥般的刺激,续而猛烈地喷射出来。

      我们两人一起把妻子拥吻在中间,我将手指抠在妻子的阴道里,方将妻子搂

    抱在胸前,第一次真正发觉这种方式的精彩,在酸楚中在激烈中在头晕目眩中更

    在尊重中完成了两个男人共同一个女人的过程,我不由开始亲吮起妻子的耳垂,

    她的下面便是一紧,于是感觉到她的爱水又开始氾滥……

      早上方要走,因为要赶回济南的缘故,五点多,他在他手机的闹铃下就起床

    了,他对着妻子给了她几个和他年龄不相符的非常温柔的吻。妻子的手搂着他睡

    的,他把她的手拿下的时候,妻子醒了,但是不情愿。

      方悄悄地下床,我装着继续睡觉。方去卫生间洗漱,卫生间响着水声,然后

    停止,客厅里响着他穿衣服的声音,并依次地响起皮带扎扣的金属声,然后他去

    书房,估计拿他的包,整理他的东西。

      妻子这时很轻地起身,跟去书房把门轻轻地掩上,方的皮带声又响。我蹑脚

    屏息跑到书房和客厅的窗户前,窗帘没拉,妻子蹲在地上,方的裤子腰带和拉练

    都被拉开,裤子在腰间敞裂开,内裤被扒在裆下,妻子吮吸着他的阴茎。

      方穿戴得整齐而周正,妻子却是光着身子,这时很让人觉得他们是在真正的

    偷情。然后,妻子被方放在沙发上,方并着腿侧歪在妻子的身上,就这样在沙发

    上抽插起妻子来。方很快地静止下来后,没有前几次的事后温柔,从妻子的体内

    很乾脆地拔出阴茎,起身,拉上拉练,再扣上腰带,妻子也起身,我赶紧退回卧

    室。

      外门响起,下楼梯的脚步声渐隐,妻子去卫生间,沈静。我起来去卫生间,

    门没关,妻子侧身空着坐便器一边,正在看自己的下面,看着我站在她面前,坏

    坏地笑。我说:「好了吗?看什幺呢?」

      她起身然后身子很用劲地往下箜箜,我看着马桶里,白沫状的方的精液漂在

    水面上。我酸酸地对着妻子说:「喜欢吗?要不就给他生一个。」妻子回应道:

    「胡想什幺,睡觉去。」我们都没睡,但是精神很好,聊到天亮。

      我们和方的关係维持了近大半年,方在我们这种特殊的关係中起着一种很微

    妙的作用,特别是在我和妻子工作或者生活中有些不顺心和波折的时候,我们就

    会想到他,或者是我,或者是妻子给他的手机上发短信,一般都是:「你好吗?

      想嫂子了吗?「而我更直接些:」你想你嫂子了吗?她今天说到你了,有空

    就过来吧。「一般方只要没有什幺事情,都会在週末晚上坐火车从济南过来。我

    们从不互相探听对方的什幺,但是那种熟悉的程度却是令人开心的和默契的。

      方对妻子的动作和话语越来越温柔,在电话里有时也能聊上十几分钟,有时

    妻子用免提,方对妻子说的话我简直以为是他和自己热恋中的情人说的话一般,

    难怪妻子在和他通话后,总是热情澎湃。如果是方晚上就能到的话,她基本上都

    提的是他方如何如何,接着必然是收拾房间,把新的床单换上,把床头的小摆设

    擦拭得一层不染,然后换自己的衣服,从里到外。动作也是很轻跃的,情绪总是

    那幺饱满,我私下里的认为就是,她就是在等方从济南赶来后,等他那狠狠的一

    插。问过她,她一般不承认,不过她买菜的时候,总是丰盛之极,我也乐得享受

    她的私房钱和厨艺,虽然知道她是为谁在忙得多一些。

      到后来方基本每週末都过来,来我家象到自己家,自己把鞋子放到鞋柜里,

    自己换拖鞋,自己把包挂在衣架上。我们一般话不多,他和妻子话多一些,我佯

    装着上网,他有时给我的茶杯里加点水。我实话地说,对他的好感是有的,不排

    斥他。他很自觉,也非常能揣摩我的心理,从不给我尴尬,一般都会默默试探我

    对一些事情的底线,在看我认为可以后,他才会在我面前和我妻子放纵自己。

      再后来,我一般都是去上网,他们先进卧室,到了里面接吻的声音已经被嘬

    吸得很大的时候,我也被撩拨得激情难耐的时候,我才进卧室。后来的时候,方

    和妻子前戏的时间就不是太长了,我认为在方敲门,妻子开门的时候起,其实妻

    子和他就已经前戏了。只是这种前戏很隐蔽,但是很暧昧──我这样认为。

      当我和妻子接吻的时候,或者我在上头把妻子亲得她如饑似渴的时候,方就

    会把枕头放在老婆的臀下,然后分开她的腿,然后就直接进入,妻子必然会热辣

    地抱住我的上身,在方的节奏下,我们三人都被带进一种激昂的新天地里,并且

    我能感觉到从妻子身上传递过来的方的抽动感。

      和方的结束是在他谈女朋友后,慢慢地他应允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天下没有

    不散的宴席,我对妻子说:「人家的女朋友必然比你年轻美貌得多,纵然不美貌

    也必是青春得很,该散就散吧。」后来,消息断断续续,终于,不再有音讯。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