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轨之妻-4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四)

      大概在几个月后,妻子和海东的关係冷了下来。那天我和妻子亲热过后,她

    终于说了原委,她和海东好,也是想借海东的种生个孩子。

      她自己说:「你知道吗?我是怎幺喜欢上他的?是那天他妻子来单位找他,

    带着一个孩子。那孩子生得真是漂亮,我心里一热,就多看了他几眼。后来,我

    越看他越顺眼,越看他越有魅力,你说奇怪吗?我都妒忌他妻子了,她怎幺就可

    以拥有这样一个可以让她大肚子的男人?」

      后面的话,我已经快听不进去了,我只是感觉自己真的很无能。

      「但是,有一天我们『好』过之后,我头脑一热,就和他说了自己的真实想

    法,想跟他生个孩子。结果,他就好像和我有了距离,并且『做事』的时候,还

    总是要带上避孕套。要知道以前他是能不带就不带的呀。我这才明白了,海东和

    我只是想来一场谁也不知道的地下情,他不可能在这场恋情中付出任何东西,特

    别是当这个游戏快要影响到他的个人生活的时候,或者超出了他的心理承受範围

    的时候。……」

      妻子接着说道:「后来,我们开始疏远了。两个人一旦精神开始离远了,那

    他们的肉体也就快死了。我和他最后一次时,我甚至感到没有一点快感,他也是

    敷衍了事,大家都好像一肚子心事。不光是我感觉,我想他也明白这场游戏算是

    到了头。」

      妻子说到这里,很伤心地抱着我,我也抱紧了越发楚楚可怜的妻子。是啊,

    妻子说得对,「两个人一旦精神死了,那他们的肉体也就快要死了。」在这些日

    子里,包括借种,包括她自己的外遇,我们之所以一边能接受性爱的欢愉,一边

    还相敬如宾,都是因为我们的精神上的爱,是谁也插入不了的。

      肉体的第三者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的第三者!

      说到「借种」的事,还得从头说起,以前一直没有给大家交代这个问题。

      妻子和我结婚了两年多,我们的生活也非常融洽,唯可惜的是父母一直希望

    要个孙子,但在那次她和我去了两所医院后,我们彻底失望了!準确的说,是我

    彻头彻尾的失望了!

      我的精子很少,并都不足于使她受孕,在近一年耗财耗力的求医寻药中,我

    心中已经完全放弃抱上个孩子的打算,而她却从来就没有打消掉怀上个宝宝的欲

    望,也许女人本性天生如此吧。

      在我们互相的都对这个敏感话题刻意回避了一段时间后,她终于在一天下午

    主动的向我亮了底牌:

      「我们该怎幺办?我想了很长时间,我还是找个医院做个人工的吧?」

      「……终究不是亲生的……」我在努力想反驳她,但我的声音总是很小并且

    越来越弱,一想到我那娇小美丽的妻子被别的男人种进那些东西,我的心里就不

    是滋味的难受起来。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你看看你爸爸妈妈,他们的眼神,就根本以为是我

    的错,要嘛你想清楚了协议离婚,要嘛你就和你爸妈说出真相,再这样下去,我

    受不了!不是我不爱你,是周围环境不允许!我是在为你好,我也是想了非常久

    了,……」

      在我的几番无力的辩驳下,最后我被说服了。

      我们找了很多的资料,和在网上看了很多的例子,决定不去医院做,网上那

    些很多的卖精的报导让我们感到非常后怕,以前规範而有序的捐精程式现在就在

    一些「精头」的操纵下已经名存实亡,为了一二百块钱的「营养费」盲流和民工

    也加入进来,想到那些肮髒的基因向我妻子的子宫流入,我那颗本来就快承受不

    了的心会变更加脆弱的。最后我们决定在网上找那个未来孩子的父亲。

      在后来的那些天里我们便整天的泡聊天室,在聊天室里起着一些诱惑人的名

    字,在BBS上发布着一些是是而非概念模糊的帖子,通过一些羞涩的字眼和一

    些模檩两可的文字,我找到了两个男人,而她就更加容易,有时一个晚上就可以

    找到好几个,但我们都没有说是给我妻子找个送种的「父亲」,我们想在接触后

    慢慢的告诉他们。

      她认识的那些男人(其中包括了一些可以说是男孩的学生)。在电话里大概

    了解了他们的一些基本情况后,我们去掉了一些语言粗俗的,一听之下就是社会

    闲散人员的口气,和一些身体基本条件差的,比如身高,体重不理想的等等,我

    用我妻子的名义虽然找了两个,但有一个不错,他在博山工作,大本毕业,年龄

    32(什幺职务没有问)。

      我是当找婚外情的理由认识的,互相说好开始只留传呼和手机,其余概不互

    问。唯一他对我在网上说的是,他有一个两岁的儿子,这是我和我妻子最感兴趣

    的因素之一。他的外型也不错,身高181,体重82,很标準的一个男人,唯

    一和我不相符的是他偏黑,我和妻子都很白,但他是个已有孩子的男人,从这点

    我和我妻子就可以不再对他那里的能力感到怀疑。

      她那头也筛下了一个,这个男人应该说是一个男孩了(是山东理工学院体育

    系大四的学生),我们对他感兴趣的是他的外型很好,身高186,体重83,

    肤色也较白,和我们也相近。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将来的那个宝宝长大了是个

    漂亮或者英俊的MM或小伙子,而这点他的遗传基因是非常合适的。

      而我妻子对他一开始说的是,想找一个私下的受精者,并且给他每次500

    元的「补偿」。他一开始是不同意的,最后说,要嘛让他和我妻子「做」一次,

    他可以分文不要,要嘛就不做。但在我妻子和他在电话里聊了几次后,我妻子终

    于答应让他抚摩自己的身体和乳房,他也同意了不进行性器官的直接接触后,他

    答应可以「捐献」。

      那个博山男人在电话里和我妻子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就渐渐深信不疑了,迫不

    及待的和她约了当天晚上就要来张店和她「互诉衷肠」,妻子忙对他说,先不要

    急,她是想找长期的,还是大家先见一见,熟悉一下,他想也是,于是就约好了

    晚上在一个餐厅见面。

      晚上妻子特地打扮的很性感,但一点不妖娆和豔丽,简简单单的一件驼黄色

    羊绒大衣里穿着一件裁剪非常合身的深色全毛洋装,勾勒出一个已婚少妇还没有

    孩子的凹凸身材,我妻子是属于那种落落淑雅的大家闺秀的类型,在单位和朋友

    中都说我怎幺有这种豔福,怎幺淘换到这幺好的妻子,以至于一到那间餐厅,那

    个男人就一直色迷迷的盯着她说话。

      那个男人理着一个平头,四方国字脸,个子确实伟岸挺拔,气质不俗,我想

    这家伙应该是哪一个企业或者单位的部门小头目也不定,可惜对我妻子的这副嘴

    脸让我对他很好的外在而引起的好感弄的蕩然无存。要不是为了达到向他借种的

    目的,我早就会打我妻子的电话让她马上离开,这个时候,我隐约感到了做为一

    个男人——我的悲哀。

      吃完饭后,妻子在他期待的眼神中和他道了再见,虽然我们都很满意他的外

    貌,但我妻子在回家后还是说,毕竟和一个陌生的男人马上上床,心里也实在会

    起疙瘩的,还是再通通电话,熟悉熟悉吧,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好歹受

    用了很多,觉的我妻子毕竟是个良人淑女,虽然是在这道防线决堤的前夜。

      那个男人第二天就打了她的手机,妻子虽然跑到阳台上去接的,但我还是听

    见她和他在电话里一边笑着还哼哼哈哈的,心里就泛着酸水,还是不听为好,一

    个人跑到三郎休闲餐厅喝闷酒去了。我喝了大概好多瓶之后,在她的手机催促之

    下,打上车回到了家,妻子躺在床上在看一盘三级片,面颊潮红,她兴奋的看着

    我,暗示着什幺,我很明白的就扑了上去……

      疯狂了近一个小时后,我们筋疲力尽的安静了下来,妻子搂着我,头埋在我

    怀里轻轻的说:「他说他爱上我了,要过几天来张店,我算过了,这两天就是排

    卵日,过些天如果没什幺意外的话,你明年就能当爸爸了……」我没看她,心里

    只是有一种更加空落的感觉。

      第四天是他来张店的日子,妻子下了班,一直睡到下午,而我这个被她称为

    经常出差的老公照例已经在去上海的途中了,妻子的手机是在下午四点多响的,

    那家伙已经在张店了,她收拾打扮停当后,和我说了一声再见,然后我们抱在一

    起,亲了大概有半分钟长,才分开,一起出了门,她上了出租向商厦方向匆匆去

    了……

      街上很冷,我漫无目的的边走边看四周的门头,脚可能都冻的很僵了,最后

    一个人坐在天乐园二楼游戏厅的边位上,满脑子胡思乱想,电话在晚上八点多的

    时候响了,她在电话里说,他们已经吃完饭了,她现在在卫生间里给我打电话,

    她不想去饭店开房,一怕不安全,二是老觉自己在那种地方感觉像是妓女,她可

    能会把他带回家里,那样她也能投入些,对受孕也好。我对她说,你随便吧,完

    事后,打个电话给我!我们便收了线。

    …………

      电话再次响起是在近十一点的时候,那萤幕上不停闪烁的熟悉号码预示着一

    场不知是喜还是悲的剧码的完结。我失魂落魄般的回到家,卧室里亮着昏暗的床

    灯,燥热的暖气里混合着一个陌生男人留下的气息,噁心的烟草味和一阵淡淡的

    男人袜子的臭味瀰漫在卧室的空气中,电视里在播放着一个白种男人像种马似的

    在一个黑女人身上疯狂抽插的镜头。

      妻子躺在淩乱的羊绒被中,她只是朝我笑了笑,雪白的脖子映在大红的被套

    外,可以看到她肩膀子上端嶙峋曲美的两根胫骨合着呼吸一起一伏,我不忍心的

    慢慢拉开被子,妻子的臀部被一个枕头高起的垫着。妻子拧亮了床灯,带着还未

    退潮的热意说,「在里面了……」说完曲起了两腿并在我面前分开,她刚刚还合

    在一起的露出阴道口的两片肉壁就随着腿也分开了,她把小腹吸了一下气,又顶

    了一下,阴道里于是就往外被挤出了一些白沫夹杂着乳白色微浑的液体,有一些

    顺着她的会阴往她的肛门那里淌了去。

      我赶忙用手把她的阴道口两片柔软的肉片分开,让那些液体重新倒渗进妻子

    温暖的阴道里,她屁股下的枕头上已经湿润了一片,一股精液的味道在枕头上,

    我有些可惜这些浪费了的精液,更是为了怕丁点的浪费而造成这次的失败。我脑

    子里幻想着刚才的发生的情景,那个陌生男人挺着那个东西在我面前的位置,我

    妻子像个不要钱的下贱妓女被他享用着,他毫不吝啬的将我们要的宝贝射进我妻

    子的阴道,用手拔出自己的武器后又是如何的露着得意的笑,心里一定暗暗耻笑

    着远在上海那个愚蠢而像傻瓜似的男人,他那喷在我妻子身体里的精子熙熙攘攘

    带着欢乐带着胜利者的嘲讽向他们最终要去的地方——子宫而去。

      她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有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基本肯定那个男人的精液大

    部分淌进宫颈进入了子宫,我继续幻想着那些闯蕩着陌生地方的精子围攻着遇到

    的卵子,并进而向她那可爱的圆圆身体攻入。那一夜,天边象着了火一样般的发

    红,我想,天也许要下雪了……

      第二月极平常的一天,妻子从厕所出来后,沮丧的拿着一片卫生巾跑到我面

    前,红红的血迹打击得我们幻想了大半个月的希望一点也没留,妻子叫我不要失

    望,只是没有碰巧,可以再找他试一次的,我一想到那晚上那个男人的烟臭加上

    那种饿狼般的眼神,便打消了她的建议,我们又联繫上了那个体育系学生。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