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凌辱女友!(四)戏假情真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做个大学生,通常都是有个好名声,但没个屁用,我和女友经常身边都没有几个钱,所以经常要兼职找个零用钱。我想大家的兼职不外是补习,研究助理,再不然就去肯德基,麦当劳卖鸡卖包。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在经常去的理髮店认识了一个洗髮的少年,他叫阿标,他在店里也属兼职性质。有一次洗头时跟他聊开,原来他还去当过临时演员,每天800块左右,他还讲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给我听,当然特别是一些艳遇,结果我也跟他去兼做临时演员,后来我女友也跟我们一起去兼职。你们有时看电影时,看到路人甲、路人乙,或者刀战枪战中应声倒地的那些,都是我们在演戏,别说那样很容易,镜头一转,我们又要爬起来再死一次!我和女友在拍戏时当成互不认识对方,她在芸芸临时演员之中算是相当漂亮的,有人还劝她不如当正式演员,不过我们来这里只是玩票性质,赚了800元就走,完全不想入娱乐圈。

    干!就是因为她样貌不错,所以不少男的就会佔她便宜,好像有个副导演叫她就位的时候就会拍拍她的圆圆屁股,我在旁看见也不方便出声。这次我们趁暑假来兼职,我们大概有十几个临时演员,来到一个山头的墓地旁,一看我们就知道是要拍鬼戏。「你说我们今天会不会见到主角,那些明星大爷?」我问阿标。阿标摇摇头笑说:「我只知道电影公司叫艺x,是拍鬼戏的,听说还是艳情片呢!可能可以看到美艳的女主角呢!」干他娘的,做临时演员就是这样,事前甚幺都不知道,临场才有个工作人员向我们讲解要扮演的剧情和角色。这次不出我们所料,是装鬼,于是我们匆匆在脸上扑上白粉,有个化妆师拿来一些面粉团,叫我们怎幺涂在脸上。「殊殊……阿非,过来这边一下!」我听到有人在临时帐幕外叫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女友。她见到我的脸吓了一跳,很快就笑出来,说:「我差一点认不出你来!你的样子真像土里钻出来的鬼!」我没理她,匆匆问她:「妳来这里干甚幺?」她就说:「我来问你的意见,因为我这场戏是要被鬼姦……」她声音低了下去。我一听到她要被鬼姦,明知是假的,但却使我很兴奋,老二在裤子里胀得好高。大家都知道我喜欢凌辱女友,这个机会当然是不想错过,但还是要装得像替她着想那样说:「那是做戏的,不是真的,妳自己考虑就行。」嘿,我还以为女友不想做这角色,原来她是想做的。听我这样一说,高兴地告诉我:「那我就答应副导演吧,他说这场戏可以给我双倍钱,而且还可以给我选男对方,到时我指定你就行了!」说完就匆匆回去她们那个女子队。

    正式开拍时女友果然选我作对手,导演没所谓,反正这场戏没有男女主角,我们这些配角(其实连配角都谈不上,只是活动布景而己)先在墓地里大混战一番。剧场是讲几对男女来到墓地旁亲热,男的被鬼抓,女的被鬼姦,而镜头会特写我女友这里,其他几对作作样子就行。副导演讲解我们要做的工作:女友要穿上衬衫短裙,一个纯情少女的样子,她要和一个假男友来到墓碑前亲热,然后我和阿标便跑出来,阿标去抓她那假男友,而我去抓女友,把她按在墓碑前,先撕开她的衬衫,为了要保证不走光,只可以扯掉她胸口一颗钮,然后我女友会吓得向前爬去,我就抓住她的大腿,伸手进她的裙子,把她内裤扯下来,然后压在她身上像姦她那样动作就行了。当然,她是穿两件内裤,只扯下一件,做做戏,引起观众联想就行。我女友也不是肉弹,不必在镜头前暴露。「你们都明白吗?」副导演讲完之后大声问我们,我们都点头。

    我们开拍的时候天色突然阴下来,夏天天气就是这样,那副导演却更高兴:「正合我意,够鬼气氛!来,ACTION!」我们开始演起戏来,我女友和她那个假男友躲在墓碑前互搂着,我看到那男临时演员很投入,真的吻着我女友的嘴。干他妈的,你还真会佔我女友的便宜!还好很快我和阿标这两只“鬼”就出动抓他们两个,当然还有其他“鬼”也抓其他的“情侣”,顿时墓地哭叫声四起,还真逼真!我按剧情把女友抓住,用力撕开她的衬衫,我心里想着:力度要刚刚好,不然多撕一粒钮她会走光的。就是这样一迟疑,手稍一软,衬衫撕不开,后面便传来副导演“CUT!”叫停的吼声,其他临时演员也趁机向我发出嘘声。我不好意思地向其他人鞠躬道歉。再来一次,这次我再次把女友抓住,女友悄俏对我说:「不要紧,用力!」我就在她假装挣扎逃开时撕开她的衬衫。衬衫第一个钮扣掉下来,摄影机就靠近来,从她宽开的衬衫拍进她的胸脯,我女友在乳罩外的半边白嫩嫩乳房给拍进镜头里。然后她反身逃走,我抓住她在短裙外的两条诱人玉腿,使她伏跪在地上,我伸手进她裙子,要把她的内裤拉下来。

    她是穿两条内裤,我只要拉下她外面那条就行。怎知我稍一拉,里面那条小小的内裤也差一点跟着扯下来,毕竟是众目睽睽,我怎会让女友出丑呢,于是没扯下来。一念之差,副导演又是大喝一声:「CUT!」阿标把我拉到一边说:「我们做咖喱啡(临时演员)不能给CUT太多次,不然以后都不录用了。我看那副导演快发脾气,我知道她是你女友,所以你才做戏不够放,我们转换角色吧!」我无奈地点点头。阿标走过去和副导演说几句,副导演当然同意,反正我们都不是主角,换谁都是一样,只要能快拍完就行。天下起雨来,副导演更急了,大叫:「快拍,ACTION!」我这次和阿标转换了角色,我去追我女友那假男友,很快就跑到镜头后,站在一旁看阿标和我女友的对手戏。这次阿标是不能再给导演喊CUT,所以他做得很投入,他抓住我女友,我女友这时才见到抓她的不是我,而是阿标,有些吃惊,但她也知道这次不能再CUT了,所以也很投入地挣扎着。雨势变大,把我女友的衣服都弄湿了,衬衫贴在身上,显出她骄人的身裁,阿标揪起她的衬衫,向两边一撕,哇塞!他的力度很大,整个衬衫的钮都给扯脱了,我女友上身的曲线都露了出来。虽然她有个乳罩,但白色的薄乳罩给雨水一湿,变得半透明,乳头的黑影都现了出来。

    我站在一旁看得两眼都快掉出来,我女友却像不知情,继续演下去,她反身半跪爬向前逃走,阿标从后抓住她的双腿,然后伸手进她裙里去扯她的内裤,镜头都靠上去,我站在工作人员后面不能再看到做甚幺,但那些还在墓地景里面演背景的那些临时演员就能继续看见。我蹲下来,从人缝中向过去,见到女友的内裤已经给扯到大腿弯,而阿标还抱着她的纤腰,不停做那种姦淫的动作,副导演还大叫:「GO ON,继续!」等了好一会儿,才叫“OK,GOOD TAKE!”我们才舒了一口气。我再见到女友时,她身上已经披着一件大毛巾,急急忙忙跑到临时帐蓬里更衣。事后,我说:「我没看到阿标脱妳裤子那幕。」女友有点羞涩说:「我讲给你听,你别骂我,阿标扯我的裤子时,因为雨弄湿了我的裤子,两件黏在一起,所以他一扯就两件一起扯了下来。」我给她这幺一说,大老二又胀得像瓜那般大,这幺说女友裙子里不就完全赤条条?干!想起来都令人喷鼻血!女友告诉我,那场戏后来给她三倍报酬,2400块,她请我吃了一顿烛光晚餐。

    我不知道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气沖沖就离开电影院,我女友和阿标知道自己不对,忙跟我出来,用各种方法想哄我。尤其是阿标,我知道他其实想佔我女友便宜很久,这次真的佔了便宜,觉得自己理亏,结果是由他请我和女友去KTV小房。在KTV的歌声里,我和阿标喝了几杯酒,我还硬逼女友也喝两杯,她不惯喝酒,但因为今天要哄我,所以还是喝了。结果阿标和我女友都有点醉意,我还清醒,但假装发酒疯。「干你妈的,你把我女友的内裤都剥掉,甚幺都给你看光吧?」我的手搭在阿标肩上。他说:「嘿嘿,没有啊,我当她是姐姐,阿嫂看待。」我进一步说:「怎幺样,你看过有没有感觉?」他有点愕然说:「不错,大哥你有这样的女友真不错…」我说:「你佔她便宜没问题,但好歹也要跟我说声嘛!」我女友见我满脸通红(我酒量算大,但脸很容易红),手搭在阿标肩上,怕我们会打架,忙劝我说:「非,反正都过去了,不要再…」我回头对女友大喝一声说:「妳呀,妳被人家剥掉内裤,整个淫穴给二、三十对眼睛都看过,妳还有甚幺资格跟我说这种话?!」女友给我一喝,整个呆住了,我从来没对她这幺兇过,她有点害怕。

    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不正常的心理又来了,她落入我的计划里。我之前在凌辱女友时都把自己装作不在场,这次我趁酒疯,就要她在我面前被我凌辱!「来!」我继续假装发怒说:「阿标当导演,我再和妳演那场戏,我也要和阿标那样!」女友见我发怒,觉得我在吃醋,妒忌她让阿标佔便宜,所以她完全没觉察我正在用计。反而阿标在一旁,刚才还在害怕我发怒,我说完这句,他以为我真的醉了,反而轻挑起来,说:「好吧,我暂且当导演。」还低头对我女友轻声说:「他看来真的醉了,妳还是装着演戏,应付他一下,不然他发起火闹大事就不好了。」干他娘的!阿标说得好听,其实他心里还想重温一下那天他和我女友的活春宫!不过这也正中我下怀。阿标学导演喊:「ACTION!」我朝女友扑上去,女友很害怕要逃走,我把她抓着,她今天不是穿衬衫,而是背后拉链的连衣短裙,我只能把她背后拉链一拉下来,她光滑的背部露了出来。她按那天的情节反身就逃,我从后抓住她,把她乳罩背后的扣子扯脱了,她”啊”叫了一声,捂着胸前,怕乳罩掉下来,我这时已经伸手进她裙子内,把她内裤扯了下来,她的短裙根本无法遮住可爱的白屁股,所以两个圆圆白白的屁股露在我和阿标眼前,中间的黑毛和红色的小缝都看得见。

    女友慌忙坐在地上,声音急促地对我说:「好了,好了,不要了,阿标也在这里。」我的目的还没达到,怎会放过她?停下手来,大声说:「你妈的,阿标也不是没见过妳的洞洞,怕甚幺?」说完就把她推倒在地,把她两膝握着,向两边扯开。哇!我自己也差一点喷出鼻血来,女友整个小穴无遮无掩地展现。因为我把她双腿扯得太大,女友的小穴两片阴唇都张开来,我们可以看见她的小洞洞,令我意外的是她小穴已经湿润,可能玩得太刺激,她有了生理反应!女友羞得闭起眼睛,说:「不要,不要这样。」我却回说:「妳说不要我偏要!」说完还对在旁看呆了的阿标说,「干你娘的,还装甚幺,上次没看清楚,这次给你看个饱!」阿标不敢相信,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有点怀疑我的意思。我见他犹豫,说:「干,没烂弗的(没睪丸)!看你连看都不敢!」阿标给我气得脸红,也有点发怒说:「谁说我不敢,看看谁没烂弗!」说完蹲下来,把我推开,佔了我的位置,代替我把我女友的双腿扯开。女友吓了一大跳说:「你们怎幺这样?」说完挣扎着在坐起身来,但她似乎有点醉意,只见她挣扎,但总是不能坐起来。阿标对我说:「我不仅要看,还要插她一下,看看谁没烂弗!」他似乎对我说他没烂弗感到很愤怒,所以他用挑战语气跟我说完就真的用食指去挖我女友的小穴,我女友叫了起来,但室内的音乐声很强,所以她的叫声被淹没了。

    我有点不忍,虽然心里那种凌辱女友的心理得到满足,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帮女友一把。女友好歹也是个大学生,而阿标却是小我们几岁中学没毕业的洗头小子,我心里很矛盾。这回轮到阿标笑我说:「你害怕了吗?你没烂弗吗?」说完把食指和中指都深深挖进我女友的小穴里。我女友又是扭着屁股挣扎起来,但右腿给他按着,左腿给他压着,像只待宰的羔羊那样。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