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妇就是懂享受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次看到她是在二年前,那时我刚进这家中型公司,负责开发的业务。而她则是另一部门,可以说是无任何交集,除了仅在同一层办公大楼的地缘关係而已。她个子娇小,160公分的身高,但比例适中,白净的瓜子脸及樱桃小嘴,有中国古典美的味道,双腿白 且匀称,柳腰及双峰坚挺浑圆。任何男人见到她都会忍不住注目片刻。她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据说还没结婚时追求的人前仆后继,不过谁也没成功,最后她选择了一个公务员过安定的生活。我后来才见到最佳男主角,很帅,而且体格很好,最重要是脾气很好(比较熟之后她告诉我的)。我认识她先生之后,觉得那些失败者死的一点都不冤枉,就算我可能也是尸骨无存。这家公司给我很大的挥洒空间,公司一级主管都对我相当信任,当然能力的表现固然重要,另一方面也是我的人缘好,不管间接或直接人员都很卖我的帐,做起事来很顺手,日子过的忙碌且充实。这个行业跳槽风气很盛,我很庆幸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公司,也很小心的经营我的未来。当时刚历经感情上的挫败,在心灰意冷的情形下全心投入工作中。办公室里面虽然阴盛阳衰,但大部分都已结婚,年龄与我相若且未婚的只有个位数。当然容貌姣好的也有,不过都很娇,偏偏我傲气很重,不喜欢伺候大小姐,因此也没甚幺交集,倒是一些二十岁出头、刚出社会的小女生对我很好,有活动我一定有份,我也把她们当作是妹妹看待。这里中南部上来的年轻人很多,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大部分都在现场,我的工作性质需大量使用电脑,因此没几个月便在办公室混得很熟了。跟云梅熟络起来是因为有几个专案的关係,其实最早是跟她的老闆接触,对外对内沟通协调的默契很快的让我融入他们的团队,久而久之他们对我就很了解了。我平时乐于助人又不小气,嘴巴也甜,所以常常会有很多好处,像有时候她老闆就会帮我带早餐(她老闆家旁边就是美而美),后来索性交月费处理。有一段时间她老闆生完第三个小孩坐月子,带早餐的工作就由她和几个妈妈桑接手。云梅的年纪与我相彷,淡江毕业后就到这里了,我则是当完兵后在这个业界流浪一阵子之后才被挖来的,性别因素加上外来的和尚会唸经使得我跟她的职场成就有差距,我跟她老闆已平起平坐,而她还是资深管理师。工作上的关係让我们有很多接触的机会,加上知识文化背景接近,我们变成无话不谈的朋友。她已有一段社会经历,在应对进退上的分寸拿捏得宜,跟她聊天就像和风吹佛般的愉快。可能是台北的都会女子吧,她的穿着有一定风格,即使不是名牌也能显现她的品味。她的美丽聪慧让我迷惑,几乎忘了她已婚的身份,有几次她请假没来,怅然若失的情绪便瀰漫一整天。跟女友分手之后还是会有生理的需求,我也不是甚幺善男,只不过绝不会用钱去解决。这城市灯红酒绿的地方多,当然旷男怨女也多,很需要的时候我会去Pub转转。现在的年轻女性很开放,而且是越夜越挑情,来此的也大多不是信女,以我的Style并不常落空。上班族、女学生、有夫之妇甚至风尘女郎一概来者不拒,开房间、车上、郊外露天都作过,只紧守不留下任何痕迹的原则。认识云梅久了,想佔有她的慾火越高,在谈公事时脑中常是幻想与她交欢的画面,纵情时也常把她代入那些蕩妇中。今年的六月二十三是她二十九岁的生日,刚好是礼物五,她穿着白色衬衫、紫色短裙,脚下一双黑色绒布尖头高跟鞋,并没穿丝袜,这显得非常性感迷人。她部门一些未结婚的小男生小女生起哄要帮她庆生,她在拗不过的情形下只好打电话向他老公求救,她老公也很开明,把带小孩的责任扛起来,让她可以玩的尽兴。那天其实我也很忙,要加班赶一个瑞典的案子,所以当小朋友来找我时,我只能很抱歉的回绝。后来他们派她来捉人,怎幺办呢?我想只好晚一点再回公司了。吃完饭后大伙跑去唱歌,我第一次听到她的歌声,我想还是听她说话比较好一点,她大概也有自知之明,所以麦克风就在我们之间流传,玫瑰红加汽水让大家都暂时抛去形象,看的出来她酒量很好。后来不知有谁拿来一瓶XO,有人就不敢喝了,剩下几个男孩、我和她来解决。她是寿星,我是现场唯一的主管,不断的敬酒让我快受不了。我记起还有工作,大约快九点时有一个女孩已经吐了,我想趁势送女孩回家并落跑,没想到她也追出来。「我也不行了,你也送我回家吧!」她已经有点不稳了。「这些家伙真是疯了,好不容易才脱身。」她一坐上前座,已经瘫在倚背上了,后座的怡青则已躺平了。「你要回公司开车吗?」「我好晕,你直接送我回家好了。」看来得赶快送她回家。路上有一段正在修路,我有点后悔走这里,看起来她们两个都很不舒服。怡青租屋的地方到了,我把云梅留在车上,扶着怡青进门,她的室友赶快出来帮忙。安置好了后我看到云梅已经睡着了,她没坐好,裙子也没拉好,我看到她洁白的大腿心里为之一震,衬衫的扣缝中隐约可看到她白色的胸罩。我已经硬起来了,一边开车,但目光不断的侵犯她的身躯。「停车!快停车!」过了一阵子她突然醒过来,我知道她要吐了。我急忙靠边停,她打开车门,接着一阵呕吐,看得出来她很难过。我拿卫生纸下车到另一边擦拭她的嘴及衣领,把她扶好。「我把椅背弄平,你躺一会。」她点点头,还有二十几分钟才到她家。椅背突然往下,她的双腿自然往上前伸,我从没仔细的看过她的大腿内侧,这使我异常兴奋。开着开着,前方一家汽车旅馆的招牌很醒目。我的理智正跟我的淫慾在拔河,汽车旅馆已经过去了。终于,酒精战胜了一切,道德理法稍现即逝,我回转直接开进去,缴钱后倒车进去车库。我开门扶她下来︰「云梅,先休息一下。」「这是哪里?」我没有回答,右手揽着她的腰,左手扶着她的左肩。一进门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突击她的双峰,用力搓揉。「你干甚幺!喔……不要!」她不断挣扎,我相信她已经清醒了。「一男一女在汽车旅馆还能干嘛?」我淫笑着在她耳边说。我把她丢到床上,她趴着挣扎想离开,我抓住她双脚脚踝往后一拉并分开,转瞬间她的双腿已紧靠在我大腿外侧,那肌肤的感觉冰冷且细嫩。她的双手正勉力支撑,我左手环抱她的腰,右手伸入紫色短裙内将内裤扯下来,她本能的用左手来阻挠右腿并往前缩,我放鬆她的腰让她顺势往前,接着双手抓着内裤两侧用力一拉至膝盖处,她左腿一抽急欲脱离,却使得最后一道防线溃堤,黑色蕾丝材质与她洁白的右小腿形成强烈的对比。我并不急着控制她,看着她摇摇晃晃的脱逃,反而有一种快感。她的酒力不允许她作出太大的动作,我要好好的蹂躏她,调教她,让她初尝被强暴的快感。她慢慢的爬到一张小圆桌旁边,这时我脱去上衣,像猎豹一样冲上去从后面抱住她的腰,把她娇小的身躯像玩具一样翻过来放在圆桌上,双手把两腿一分,身体凑了上去成居高临下态势。她的双手拚命在我胸前推挡,并不断喘息,这引得我非常兴奋,我并没遭受多大的抵抗便解开白色衬衫的钮扣,她的乳房在胸罩的衬托下显的很浑圆,隔着胸罩我慢慢享受这触感。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