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张娜拉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今天拍片真是累,一个出剑的动作就居然叫我演了20遍,又不是什幺大片,导演真是变态!」张娜拉气乎乎地打开华亭宾馆2708号自己的房间,转身狠狠地将门甩上,接着一个幽雅的装可爱的动作跃到床上,屁股朝天趴在那里半天没动。

    今天在《刁蛮公主》的片场实在是累坏了,吃这碗饭还真不容易。张娜拉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呀」的一声门响,我和小林面带淫邪的微笑,从藏身的卫生间里闪身而出。

    张娜拉吃惊地回过头,正看见我和小林手里的9毫米「沙漠之鹰」直指着她的脑门。顺便说一句,那手枪是昨天在模型商店买的。

    「张小姐,不要尖叫,不要乱动,不要干蠢事,要听话。」我没想到大学时选修的几句韩语会在这里用上。

    张娜拉美丽的大眼睛瞪得溜圆,张大了嘴可没叫出声来。小林利索地套出一块手帕,飞快地捂在张娜拉的口鼻上,三秒钟以后,张娜拉就失去了知觉,软软地倒在床上。我和小林相视一笑,打开事先準备好的一个大皮箱,将张娜拉优美的躯体蜷起来塞了进去,然后昂首阔步地提着箱子离开了华亭宾馆。

    在上海郊外的一座别墅里,一个面容秀美、身材高挑的高丽女子正在昏昏沈睡,她鼻樑高挺、眉目清灵,面容的轮廓幽雅柔和,是个活脱脱的古典美人。我和小林把张美女绑架到这里,就是要把这位心中至善至美的女神竭尽性虐之能。

    哈哈,她醒了!张娜拉睁开眼睛疑惑地问︰「我在哪里?」

    「你在哪里并不重要,你现在应该明白,你是一位高丽进贡的妃子,我是天朝的皇帝,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我。」

    「真是荒唐,我明明在拍戏,怎幺会在这里?」

    「啪!」我抬手一个耳光︰「少说废话,快脱光衣服,如果你敢反抗,小心我一枪打死你!」

    张娜拉木然地瞪大了眼睛没有说话,但显然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这就是她内在气质的真实反映。张娜拉由于刚从片场回来就被我们劫持,所以连戏装也没有换,依然穿着传统的朝鲜长裙,这种古怪的裙装在乳房以下就全部属于下身。我伸手解开长裙的腰带,用力撕扯开雪白的裙装,张娜拉曲线婀娜的身材立即展现在了面前,她秉赋了高丽女子的苗条和健美,乳高臀丰、细腰美腿。

    我和小林看得都忘了要干什幺,半晌我才扑上去,一把扯掉张娜拉的乳罩和底裤,将她彻底来了个「剥光猪」。小林连忙掏出CANON,飞速按动快门,将优美无暇的金美女摄入镜头,张娜拉配合默契地转动身体,摆出各种姿势。

    「将屁股抬高,两腿叉开,现出你的阴户和肛门;大腿再打开些,将挺出来!」张娜拉顺从地摆出各种极其淫蕩的姿势让我们拍照。

    很快一卷胶卷用完了,我点上一根菸,抽了几口,然后拍拍张娜拉的白屁股说︰「宝贝,做个马趴,我要给你抽根菸。」

    张娜拉伏身挺起肥白的屁股,现出鲜嫩的阴户。张娜拉的是属于那种肥花瓣型的,两瓣大阴唇宽阔而肥厚,小阴唇隐隐约约露出一小片在肛门口,阴蒂的形状非常完美。

    我把香菸头轻轻靠近张娜拉的阴蒂,张娜拉的阴蒂被秃地烫了一下,肥白的屁股一阵哆嗦,我又饶有兴趣地将半根香菸插进了张娜拉的逼里。

    张娜拉回过头,目光淫淫地说︰「我能用我的逼抽菸,两位要不要观赏?」说完只见张娜拉的肉紧紧一缩,将整根菸牢牢夹住,只见菸头的红光变得又亮又红,闪动了几下,然后张娜拉的肉一鬆,从两瓣阴唇之间喷出一股浓烟,还一圈圈旋转上升着。看到从美女的美逼里喷烟的美景,小林赶快按动快门拍下了这难得一见的场面。

    「那幺你的屁眼能做什幺呢?」我不怀好意地问母狗一样趴着的张娜拉。

    张娜拉显得很难为情地说︰「我用肛门写过汉字。」

    「你的屁股真有学问!」我听得入迷,马上从书房找来一枝拇指粗的「墨润堂」羊毫,绷开张娜拉的屁眼就要往里插。张娜拉一扭屁股,匹手夺下毛笔说︰「我自己来。」说完「呸」朝自己的手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掰开自己的屁股,将唾沫抹到小巧红润的肛门口。

    张娜拉的肛门几乎没有色素的沈积,粉红可人,接着张娜拉将毛笔在自己的肛门口按了按,找到那个肉嘟嘟的屁股眼,用力一按毛笔,「咕~~」毛笔捅进了张娜拉的肛门有一寸深,张娜拉皱了皱眉头,然后直肠一用力,肛门的括约肌一鬆,原来小巧的屁眼竟一下子阔大得足可以容下一颗核桃,张娜拉縴手用力朝里一推,「吱~~」一声,一尺长的毛笔插进肛门有大半尺。接着张娜拉将屁眼对準墙上的宣纸,用力扭动起腰肢和屁股,立即宣纸上被写上了「张娜拉」三个大字,每个字都透着那股淫蕩尽儿。

    「再写上『是淫妇』三个字。」我说。

    「可是我只会写自己名字的汉字。」张娜拉无可奈何地说。

    「好吧,现在该把我的毛笔还给我了吧!」我边说边捏住露出在张娜拉肛门外的一截笔管,用力一拉,「吱~~」一声将毛笔从张娜拉的直肠里拔了出来,笔管湿湿的,上面还黏满了张娜拉黄褐色的粪便。我把笔管拿到张娜拉挺拔的鼻樑下︰「原来美女的屁眼里面也有这幺臭的东西。」

    张娜拉害羞极了,涨红着脸,赶紧闭上眼睛,但嘴角还是闪现出一丝羞怯的微笑。

    「看,你的肛门里面这幺髒,要不要给你浣浣肠?」

    「呜......不要嘛,我不要浣肠,太羞了!」张娜拉的脸涨红得像关公。

    我可不管这些︰「小林,我们把她捆上,抬到卫生间里往她的屁眼里灌水好不好?」我用汉语对小林说。

    「好啊,我最喜欢给美女浣肠,看着这幺多水灌进张娜拉的屁眼里,我的鸡巴会爆炸的。」说着小林找来一根绳子,将张娜拉的双手反绑到背后,又将她的双脚捆在一起。

    张娜拉无力地挣扎着哀求︰「别......别给我浣肠,我给你们吹喇叭,给你们操逼好了。」

    「吹喇叭和操逼一个都少不了,不过先要给你浣浣肠,洗乾净你的臭屁眼再说!」

    我和小林连拉带拽地将张娜拉拖进卫生间,张娜拉无力地跪在地板上,粉白的屁股高高撅着,由于双手被绑,只好将脸靠在抽水马桶上维持平衡,张娜拉的秀髮垂下来,泪水也流了满脸。

    我取下挂在墙上的莲蓬喷头,拧下喷头,试了试银光闪闪的蛇皮管,张娜拉惊恐地回过头︰「你要把这幺粗的管子塞进我的屁眼里?不......不......求求您先在我的屁眼上涂些润滑油,否则我的肛门会撕裂开的。」

    我会意地打开一瓶沙宣洗髮水,然后将瓶嘴压进张娜拉的肛门,用力一挤,将沙宣洗髮水挤进了张娜拉的直肠里,张娜拉嚥了几口唾沫,可爱的小屁眼毫无保留地嚥下了这堆粘液。我打开热水器,将水温调到40度,然后拍拍张娜拉的白屁股,将手指插进张娜拉的美肛来回揉搓。
    张娜拉的直肠由于受了沙宣洗髮水的刺激,正一缩一放,肛门像婴儿的小嘴一样吸吮个不休。我用力拍了一下张娜拉的肛门口,然后大力向左右一分,张娜拉的肛门被绷得老大,整个屁股肉都绷开了,小林一用力,将水管向她的屁眼里一插,管口挤开张娜拉的一圈肛肉,张娜拉一咬牙,水管牢牢地插进了肛门口。

    我觉得太浅了,又捏住蛇皮管,使劲向张娜拉的直肠内插去,张娜拉紧咬牙关,我一直插到快一尺深才罢手,然后就打开水阀,温热的水源源向张娜拉的肛肠内注入。再看张娜拉肥白粉嫩的屁股中间,插着一根足有拇指粗细的银色蛇皮管,其淫无比,其蕩无双。

    由于热水大量灌入张娜拉的肠道,张娜拉不断喘着粗气,肚子也渐渐鼓了起来。开始张娜拉还在默默忍受这浣肠的滋味,渐渐腹涨无比,尤其是下腹部肛肠这一段,简直就像要爆炸一样涨痛,张娜拉皱紧着眉头哀求︰「快拔出来吧,我的肚子胀死了,屁眼口的压力太大了,随时会喷出来的。」

    我看着张娜拉的一副淫态,觉得鸡巴胀痛,便一把拎起她的头髮︰「先帮我喝了这泡尿再说!」说着就把鸡巴对準张娜拉的面孔要放。张娜拉泪流满面地张开嘴,我马眼一送,「哗......」一泡热尿直向张娜拉的小口里浇去,由于太急,居然浇了张娜拉一脸,甚至眼睛里也让我浇了进去。

    张娜拉紧闭双眼,一口含住我的龟头,用力一吸,将我膀胱内的所有热尿吮得一乾二净,「咕、咕」地嚥下肚去,最后一捲舌头,舔净我的马眼。

    这时张娜拉的肛肠再也忍受不了了,她尖声高叫起来︰「嗌......要......要拉屎了~~」小林眼疾手快,一把拔出蛇皮管,马上用一个核桃大小的肛门塞将张娜拉的屁眼紧紧封住。

    「呜......屁眼好胀啊!我忍不住了,快让我拉出来吧!」张娜拉急得眼泪直掉,跪在地上直哆嗦︰「我让你们操我的,你们把肛门塞拔掉好不好?我的大逼忍不住拉屎了」

    「先让我们操,再放你拉屎,好不好?」我边说边用刀子割断捆绑张娜拉的绳子。

    张娜拉咬着牙,紧皱双眉,半蹲着飞快地跑进房间,仰天向床上一倒,两条粉白健美的大腿呼地朝外一分,将她那一只肉嘟嘟、粉嫩嫩、涨蔔蔔的美毫无廉耻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我走上去,随手抄起一把铁摺扇,狠狠地朝张娜拉两瓣肉乎乎的大阴唇上打去︰「打死你这个淫妇,叫你以后还发骚!」
    「不要,不要,淫妇以后再也不敢了,淫妇甘愿给您做牛做马,您爱怎幺操我都行,操淫、操我的小屁眼、操我的骚嘴巴都行。求您别再打了,淫妇的肛门都给打肿了,淫妇还要靠它过日子呢!」张娜拉满口淫言蕩语,再也无所顾忌脱口而出。

    再来看张娜拉的阴户,的确被铁扇打得青紫血肿,比方才又肿大了不少,正合我的口味。张娜拉用手扳住自己的两个膝盖,将阴门儘量扩大,无奈我的龟头上套了一圈狼牙刺,龟头顶破大阴唇的阻挡向里突进时,狼牙刺被鲜红肥嫩的小阴唇所阻挡,我狠一用力,狼牙刺生生地将小阴唇挑破,一股鲜血浇在龟头上,畅美无比。

    张娜拉一声「妈呀~~」惨叫,屁眼一翻,差一点儿将核桃大小的肛门塞给迸出来,我一看不好,连忙用手将黑色的肛门塞牢牢按在张娜拉的屁眼上,张娜拉的肛肉用力挤了几下,肚子里「叽哩咕噜」一阵乱响,终于又将迸到肛肠口的大粪给嚥了回去。

    我继续用力将长长的鸡巴死命朝张娜拉的紧暖阴道内挺进,同时两手也没有闲着,我摀住张娜拉大如香瓜的豪乳,紧紧揪住她两枚鲜红的奶头用力揉搓,张娜拉嘴里伊呀有声,差点淫死过去。

    诸位看倌,大家知道女人的阴道和肛肠只是隔了薄薄的一层膜,张娜拉的肛肠里灌满了滑腻的溶液,整个直肠已经圆滚滚、肥胖胖,挤得隔壁的阴道狭小无间,我的鸡巴在张娜拉的阴道内猛戳,正好被剧胀的直肠挤压得舒爽无比,我的鸡巴的每一次冲击,都害得张娜拉紧呀牙关,拚命缩紧屁眼,免得拉出大粪。

    终于我拚了一条小命,将龟头挺到了张娜拉的花心上,张娜拉非常敏感,整个小腹都颤抖起来,屁眼再次外翻,我不得已用手按住张娜拉的肛门塞,然后将龟头继续前塞,「蔔呲」将大龟头牢牢地抵进了张娜拉的子宫口(花心),然后用力来回摩蕩,将狼牙刺在张娜拉的花心上肆意蹂躏。

    张娜拉又痛又爽,涕泪横流地哼哼唧唧不停︰「淫妇让你操死了,淫妇爽死了,淫妇的花心让你蹂碎了,呜呜......」张娜拉歪着头,披头散髮,嘴角口水流了一脸。

    突然张娜拉的肉一紧,肥肠一胀,我连忙按紧张娜拉的屁眼张娜拉的花心一吸一压,「蔔蔔」一标,滚烫的阴精喷涌而出,直淋在我的大龟头上。我发觉「不好!」连忙「噗」地从张娜拉的阴道内拔出鸡巴,一跃便腾到张娜拉的身上,两个膝盖正好搓在张娜拉两粒娇点上,差点将两个奶头挤扁,张娜拉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好悬!没昏过去。

    我宝枪高举,对準张娜拉的面门,一股浓精喷薄而出,直标在张娜拉挺直的鼻樑上、晶莹的眼睛上、纤薄的口唇上、光洁的脑门上,张娜拉淫性大发,伸长自己的舌头,上下左右舔吮有声,将我的精液抿入口中,吞嚥到肚里。

    忽然张娜拉触电一样从床上跳起来,直向卫生间奔去,我抄手一把拔住张娜拉的阴毛说︰「面朝里,蹲到马桶上!」张娜拉麵色铁青地点点头,连忙跑进卫生间,面沖里,蹲在抽水马桶的边沿上。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张娜拉整个美丽的背脊和肥大的臀部,张娜拉的屁股非常正点,看不到内裤形成的白斑(这说明她习惯裸睡),整个屁股形成美妙的W曲线的中间,非常淫蕩地插着一个黑色的肛门塞,一圈粉红色的肛肉一张一吸。

    我把一根细绳繫在张娜拉的肛门塞上,然后用力向后一拉,注意不是向下一拉,「噗!~~」张娜拉的屁眼一阵歌唱,一股黄色的大粪像泥石流一样喷溅而出,哗哗直射到马桶里。他妈的真够激的,估计如果刚才在床上出恭,会把我沖到门外去的!

    张娜拉害羞地转过头来,看了看自己喷射大粪的屁眼,然后又涨红着脸看看我们。不用说,这幺美丽的场景都被小林摄入了镜头,诸位今后可以在网上看到「张娜拉回眸一笑放大便」的裸照,就是我和小林的杰作。

    张娜拉蹲在马桶上半天,还是没有把肚子里的大粪拉乾净,实际上进行一次浣肠是远远不够的,于是我又一屁股骑在张娜拉的脖子上。张娜拉吃力地用两只玉足紧紧抓在马桶的边缘,小林打开热水器,再次把银色的蛇皮管生生地塞进张娜拉的肛门里。

    这一回张娜拉显然增加了「胃口」,足足有差不多1500CC的热水被灌进了张娜拉的屁眼里,这回张娜拉摇摇晃晃从马桶上爬下来,自己侧身将蛇皮管慢慢拔出来,双手抱着肚子活像一个孕妇,然后坐到马桶上「哗哗」拉出来,这样一连重複了五、六次。现在从张娜拉的肛门里已经拉不出任何汙物,倒是散发着洗髮水香味的纯水。
    我掰开张娜拉的两瓣屁股,看到她的肛门已经红肿得像一个婴儿的嘴巴,一圈粉红色的肛窦拖出在外面,我一时性起,张嘴就把张娜拉的肛窦吸到嘴里,张娜拉的屁眼一缩,我连忙用牙轻轻咬住。张娜拉爽得翻了天,「伊呀伊呀」一阵骚哼,竟然膀胱一压,尿道口一裂,射出一泡韩国骚尿,正浇了我一头一脸。

    「美女尿!」我连忙鬆开她的肛窦,将嘴一嘟,「叭」将张娜拉的整个捂在嘴里,张娜拉的骚尿「哗哗」直标进我的嘴里,好美哦!

    张娜拉尿完了,我又慇勤地将她的里里外外舔个乾净。

    张娜拉坐在一旁,悠悠地说︰「我的小屁眼让你们两个弄得这幺大,又红又肿,叫我以后怎幺做人?而且我知道你们给我浣肠,无非是想操我的屁眼,呜呜呜......」竟哭了起来。边哭边伏身往床上一趴,翘起雪白的臀部。

    我和小林坏坏一笑,先拿来一瓶「露莲」情趣液,口对口地往张娜拉的屁眼里灌了一些,然后将龟头在张娜拉的肛口来回滑动。张娜拉这个淫妇居然腰肢款摆,似乎非常想要,这时小林和我的龟头已经兵合一处,将打一家,今天我们要来个「双打」韩国队,当然张娜拉还蒙在鼓里。

    我和小林一左一右,双双一用力,两个男人的力气来掰一个女人的两瓣屁股会有什幺结果?张娜拉的肛门竟然被绷大到足以放进一颗网球!我说︰「兄弟,挤一挤吧!」小林会意,我们双双向下一扑,两条粗长的鸡巴同时捺进了张娜拉的肛门,我们手一鬆,张娜拉的肛肉紧紧把我们的鸡巴裹住。

    我们还从来没有被夹得如此紧过,可怜张娜拉狂哭乱喊,在下面颠得像一条泥鳅,我按住她脖子,小林把住张娜拉的肥白屁股,两人毫不留情地耸动起来。

    张娜拉鬼哭狼号着︰「好大好粗的鸡巴,屁眼撕开了,屁眼撕开了!」奇怪的是她的肛门始终没有撕裂,看来高丽种就是耐操!

    在屁眼撑开了的直肠里面,我的鸡巴和小林的鸡巴互相厮磨个不停,龟头之间频频磕碰,张娜拉的直肠还缩放个不停。终于我和小林都把持不住了,马眼一送,「吱......」两股滚烫的阳精强力射出,直注入张娜拉直肠的深处,在张娜拉柔滑的肠壁上缓缓流淌。

    半晌,张娜拉才缓过一口气,抱着肩膀轻轻哭泣︰「做女人真命苦,被男人玩,玩死都没有人可怜。被男人操,屁眼都操得肿肿的,呜......」

    「哔~」张娜拉忽然放了一个屁。

    「原来美女也爱放屁。」

    张娜拉吃吃一笑︰「刚才被你们操了屁眼,现在它想出口气还不行吗?」

    我眼珠一转,一把把鱼缸里换气的油石球捞出来,油石球连着小气泵,不断向鱼缸里充氧气。

    「把这个插到你的屁眼里如何?保证你臭屁滚滚。」

    「死相!就会出坏主意,我自己来。」张娜拉接过油石球,蹲在床上,一迸开自己的肛门,手指用力一捺,将油石球捺进了自己的屁眼,然后柔柔地伏身躺下,任凭小气泵突突地向自己的肠子里灌气。

    十分钟以后,张娜拉一把挖出油石球,挺起白晰的屁股,「~~~~~」放了一个绝世无双的九曲连环屁。我瞪圆双眼,看着金喜善的屁眼逐级张开、扩大、然后又逐步闭合。

    「你真是一个SM明星!」

    「我在韩国和人玩过SM,不过我都是女王。」

    「到了中国,你就该玩被虐了,今天我们再玩一个束缚游戏,把你绑起来吊到屋外示众,好不好?」

    张娜拉傻傻一笑,点了点头。小林扑上来,将金喜善的双脚扳到她的两肋紧紧捆住,又将绳子8字形绕过张娜拉的一对翘奶,将她的双手反绑到后背。这样一来,张娜拉的全部门和屁眼都作了最全面的暴露,一对大白屁股突现无比,一双奶子被勒得要爆炸。

    小林还觉得不过瘾,从厨房找来一个大塑料漏斗,「蔔」插进张娜拉的肉里,然后「哗哗」朝张娜拉的子宫里灌了一泡热尿,我故技重演,将漏斗插到张娜拉的肛门里,「哗哗」又向张娜拉的直肠里撒了一泡热尿。

    张娜拉喘着粗气,被我和小林抱到露台边,这里有一个角铁焊成的小吊车,原来是我用来吊一些装潢材料的。小林将张娜拉倒吊在架上,我又在张娜拉两个鲜红的乳头上分别用尼龙丝吊上了两个法码,小林「吱吱」地将小吊车摇到半空中。再看张娜拉,肉和肛门被绷大了示众不说,两个奶子被法码扯得老长,一头长髮倒悬着,不时还从屁眼和门里挤出些黄黄的尿水。

    不一会儿,楼下就聚满了看热闹的群众。

    「谁家的女人,怎幺这样不要脸?」

    「就是,阴户和屁眼都给人看见了!」

    「好像刚刚被操过了,你看里还有什幺东西在流出来,屁眼怎幺肿成这样了?」

    「奶子拉得这幺长!」

    「看样子长得挺好看的。」

    「我看像是韩国女明星,叫什幺来着?......」

    「是张娜拉!」

    「对对对,长得挺像张娜拉!」

    ......

    楼下的一群大人小孩、中年妇女、老年大妈在那里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几个小年轻看得都快把眼珠子掉出来了。

    我在露台上开口说︰「是我老婆,她在外面偷男人被我抓住了,现在狠狠地罚她!」

    「她长得好像张娜拉哦!」

    「是吗,她奶奶的二舅妈的姨丈的叔叔是韩国人,哈哈~~」我和下面的人逗乐着。

    这时,我看到社区中心的几个老阿姨扭着小脚过来了︰「小青年,侬勿好迪个样子对待侬个爱宁个呀,伊即使犯了错误,侬啊勿好把伊剥光衣服吊到外面来呀!侬看看伊多少难看,一只都被宁个看见了,侬叫伊以后哪能做宁。侬迪个是虐待妇女儿童,赶快把伊放无来,否则阿拉要去打110报警了!」

    我想游戏也差不多了,就把张娜拉摇上来,割断绳子,然后压着她在露台栏桿上,俯首深情地一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