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母熟女风骚女婿淫心大起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叫阿正,在一间小公司上班,是一个疼老婆的好男人;虽然我太太很年轻也很辣{不过20出头},但或许因为我有恋母情结的缘故,总觉得她身上少了点成熟女人的韵味.

    不久前,岳父独自跟团去到东南亚旅游,丢下岳母一个人待在台南老家,贴心的老婆怕老妈寂寞,逼我週末陪她南下,和丈母娘同住二天.

    虽然我心里老大不愿意,想趁难得的假期待在家里补眠,但看再岳母平时待我不薄的分上,还是勉强答应了.

    话说我岳母今年不过需岁45,身材保养的很好,染过的秀髮丰盈亮丽,浑身洋溢着令人着迷的熟女风韵;有句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这句话在我身上刚好相反,其实是我看丈母娘越看越来劲儿.

    岳母在电话中兴奋地说:为了感谢我陪老婆回娘家,她专程到市场买了好多菜,準备趁这二天帮我们补补身体.

    我们再週五晚驱车南下,吃完了丰盛的晚饭,天气渐渐转凉,岳母从酒柜中拿出了一瓶洋酒,说是给大家暖暖身,三个人边喝边聊天,不知不觉整瓶酒就被喝的精光.

    眼看酒已经喝完,大伙儿却谈性正浓,我自告奋勇出门买酒,留下老婆和丈母娘继续闲话家常;忽然我灵机一动,想起丈母娘虽然为人豪爽热情,可是酒量却不太好,又想到她哪丰满又人的眮体,不禁心生嚮往,打算趁今晚把她灌醉,或许有机会好好的干丈母娘.

    主意既定,我特地买了一首啤酒和几包女路滷菜,準备好好灌醉她们母女俩;果然不出所料,两个女人开心地边吃边喝,很快就醉得不醒人事了.

           趁醉窃玉偷香    抠舔鲍鱼销魂

    我先扶老婆进客房睡觉,再偷偷回到客厅,抱起昏沉沉的丈母娘,轻手轻脚地把她抬上床,深怕她醒来坏了一场好事;眼看岳母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从场开的裤缝,还可以窥见里面性感的蕾丝内裤;眼看肖想已久的女体就横陈在眼前,我兴奋极了,胯下也蠢蠢欲动起来,小熟狗慢慢变成了大香肠!

    生性谨慎的我,再次确认岳母已经熟睡,才小心翼翼地把她的上衣解开,精緻的蕾丝胸罩露了出来,想不到这个熟女孩挺注重内在美的!

    我亢奋递解开胸罩,两颗熟透的咪咪登时跃入眼帘,我发现岳母的奶头又大又黑,跟我老婆又小又挺的粉红色乳头,简直有天渊之别,我忍不住绕着乳晕周围舔起来,很快地,两粒黑枣就变得更长更硬了.

    我鼓起勇气扯下她的性感内裤,知见阴毛丛露出一只肥美的黑鲍鱼,伴膸着成熟女人特有的勾魂体香;我边吸着那诱人的骚味,边兴奋地拨开两片阴唇,把手指探进去挖弄一番,按耐不住情慾,我饥渴地吸含着那粒硕大的阴核,膸着我的玩弄,岳母的骚穴很快便流出阵阵淫水,没想到熟女的身体竟然还如此敏感!我把那些分泌物全吞了下去,带着淡淡的鹹味,味道倒还不坏.

    这时岳母发出一阵呻吟,吓了我一跳,不过膸即恢复成规律的{鼻干}声不会打只好着样抱歉黑~我放下心来,回房拿出照相手机,拍下十几张岳母性感的裸照,打算作为珍藏.

          岳母小穴紧夹  色婿精虫冲脑

    今天礼拜六,明天我和老婆就要启程回台北了,可能是过于兴奋的缘故,到了半夜我又觉的饥饿,只好起床找东西吃.

    正当我偷偷到厨房翻冰箱时,突然间,岳母半俺的房间打开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怎幺,昨天趁老娘喝醉,偷吃我豆腐,现在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嘛?}

    只见丈母娘把盘起的头髮放下来,丰满的娇躯上之披了件半透明的浴袍,性感的厚唇抹满了又人的珠光脣膏.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昨晚岳母被我非礼时,其实已经醒了,却默不作声地继续接受我的爱抚! {岳母...妳...妳都知道了吗?}我颤抖着问道.

    妳这个小色胚岳母吃吃地笑起来,昨晚你玩了我,现在该我玩你了!

    她牵着我的手走进卧房关上门,然后我就开始玩弄岳母的小穴.

    岳母被这般拨弄娇躯不断柳动着,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嗯…… 嗯……”

    我把两个手指头併在一起,随着岳母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进去。

    “啊……喔……”岳母的体内真柔软,我的手上上下下的拨动着岳母的子宫,并不断地向子宫后深挖。

    “哦……啊……”粉脸绯红的岳母本能的挣扎着,夹紧修长美腿以防止我的手进一步插入她的小穴里扣挖。

    她用双手握住我挖穴的手,我于是拉着她的一只手和在一起抚摸阴核。

    “嗯……嗯……喔……喔……”但从她樱樱小口中小声浪出来的声音可知,她还在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的春情。

    但随着我三管其下的调情手法,不一会儿岳母被抚摸得全身颤抖起来。一再的挑逗,撩起她原始淫蕩的慾火,大姐的双目中已充满了情慾,彷彿向人诉说她的性慾已上昇到了极点。

    我翻身上床趴在岳母的小肚皮上,两人成69式,大肉棒逕自插进她的樱桃小嘴!同时也用嘴吻着房大姐的阴蒂和阴唇,吻得她是骚屄猛挺狂摇着,黏黏的淫水泊泊自骚屄流出,我张嘴吸入口中吞下!岳母也不甘示弱的吹起喇叭来,只见张大着樱桃小口含着半截大肉棒,不断的吸吮吹舔!双手一只握住露出半截的肉棒上下套弄,一只手抚摸着子孙袋,像玩着掌心雷似的!

    我被吸吮得浑身舒畅,尤其是马眼被岳母用舌尖一捲,更是痛快无比!我不禁用舌猛舔阴蒂、阴唇,嘴更用力着吸着骚屄……岳母终被舔的吐出大肉棒,含糊的叫道:“唉啊……受不了了!快来干我吧!”

    遂翻过身跪坐在岳母胸前,粗长的大肉棒放在丰满的双峰间,双手将乳房往内一挤,包住大肉棒开始抽动起来……岳母心知肚明我这冤家不搞得自己痒得受不了,大肉棒是不会在往骚屄里送进去的,知趣的将每次抽动突出的龟头给张嘴吸入……“唔……妙啊……岳母……这跟骚屄有异曲同工之妙啊……乳房又软又滑的……嘴吸的更好……啊……妙……”我很爽的叫出来,速度也越来越快。

    岳母吐出龟头,叫道:“阿正!骚屄痒得受不了……这乳房也给你干了……餵餵骚屄吧……我真的需要啊……看着岳母,好!好!我马上来插你……”说着起身下床,抱住大腿夹在腰上,龟头对着骚屄磨了两下,臀部一沉,“咕滋……”一声插进去。

    岳母再次被鸭蛋般大的龟头顶着花心,骚屄内涨满充实,喘一口气说:“好粗好长的大肉棒,塞得骚屄满满的……”忙将双腿紧勾着我的腰,像深怕他给跑了,一阵阵“咕滋……咕滋……”的声响,插得岳母又浪声呻吟起来。

    啊呀……嗯……子宫被……被顶的麻麻的……唷……啊……麻啊……又痒又麻……啊……别太用力啊……有点痛啦……喔……喔……我干着干着就把岳母的手搭上自己的脖子,双手托住她屁股,一把将大岳母起:“岳母……我们换个姿势,这叫骑驴过桥,抱紧脖子,脚圈住我的腰,可别掉下去了。”说完,就怀里抱着岳母在房中漫步起来。

    随着我的走动,岳母的身子一上一下的抛动,大肉棒也在骚屄一进一出的抽插着!

    由于身子悬空,骚屄紧紧夹着大肉棒,龟头顶着花心!再说不能大刀阔斧的干,龟头与花心一直摩擦着!

    岳母被磨的是又酥又麻!口中频呼:“嗯……酸死我了……花心都被……被大龟头给磨烂……捣碎了……太爽了……小祖宗你……你快放大……岳母下来……我没力了……快放我下来吧……喔……我才走了几十步,听岳母喊没力了,就坐在床边,双手将她的屁股一上一下的抛动着。

    岳母双腿自勾住的腰放下,双手抱紧我的脖子,双足着力的抛动臀部,採取主动出击。

    岳母双手按着我的胸腔,把我推躺在床上,然后她的屁股就像风车般旋转起来。

    如意一来,到我支持不住了,只觉得龟头传来一阵阵酥麻痠软的感觉,与自己抽插骚屄的快感完全两样,也乐得口中直叫:“啊呀……唷……好爽啊……喔……好骚屄太棒了……喔……毕竟,我俩已弄了不少时间,就在岳母的“风火轮”攻势下,我感觉她的阴道正在收缩,看来已经达到高潮了;看着她淫蕩而满足的模样,我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忍不住也快万件齐发,我快速抽送把全部的精子灌入岳母的子宫里~

    这次之后,我越来越喜欢回娘家~  每次回去一定跟岳母大干一场!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