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男和美少妇继母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小名的妈妈很早就去世了。爸爸家里家外一人忙,忙着刚刚起步的生意,还

    要照顾着小名,真是渡过了辛苦的岁月。等到小名10岁时候,40出头的爸爸

    连续几年的生意场打拚,终于发了大财,家里住上了洋房别墅,开上了跑车。吃

    的穿的用的,都是名牌了,交往的也是商界文艺界甚至政府部门的一些实力派人

    物了,十足的暴发户形象。

      中国的俗话说得好:「温饱则思淫慾」。三年后,13岁的小名上了初中。

    这时爸爸已经是40中旬的人,却凭借有钱有势娶了个年轻漂亮的20岁姑娘卡

    拉。卡拉是本市选美的季军,「最上镜小姐」得主,后来做了时装模特,在模特

    界大红大紫。他们是在一次高档次的酒会上认识的,二人「郎财女貌」,一拍即

    合,很快便成了婚事。毕竟金钱配美女,乃天下永远不变的真理嘛。

      模特出身而训练有素的卡拉有着高高的身材,雪白嫩猾的皮肤,眉目传情的

    眼神,媚力实足的容貌,还有无比性感的身材:丰满的胸脯挺拔而不下垂,细细

    的腰身,宽宽的肥臀,东方美女的神韵配上了西方美女的魔鬼身材,的确是有钱

    人才能拥有的尤物啊!

      爸爸婚后才把卡拉正式地带回家。把小名和卡拉做了介绍之后,爸爸嘱咐卡

    拉以后多照看小名。活泼的卡拉早知道这个新富豪有个儿子,初见小名,就非常

    热情:「小名,我以后就是你的妈妈了,我会多疼你。有事儿就跟妈妈说吧。」

    说着拉起了小名的手。

      13岁的小名本来对继母很有戒心,可是这时候美丽的卡拉低下身子,美丽

    的容貌风骚动人,低胸晚衣紧紧地包着一对呼之欲出的大乳房,因为低身而让小

    名清晰地看到了乳沟,唇红齿白的膻口呵气如兰,让人忍不住抱住想大吻特吻一

    番。本来深怀敌意的小名彻底被俘虏了,不知不觉伸出手让新妈妈牵着,握着继

    母的嫩滑的玉手,小名觉得自己的JB腾腾腾跳动了三下,心里不禁奇怪:「怎

    幺那里会有强烈反应呢?」

      卡拉垃着小名的手,眉开眼笑地说:「小名,我才比你大7岁,以后你叫我

    妈妈也行,叫我卡拉也行,随你喜欢。」

      小名癡癡地叫道:「卡拉妈妈!」心里暗暗骂自己:「我是怎幺啦?原来不

    是打算给她脸色看的吗?」

      「哈哈哈!」卡拉妈妈发出银铃般很好听的笑声。「怎幺样?亲爱的,我早

    说过他会欢迎我的。」爸爸也笑了,担了好多天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刚笑完,卡拉就低头在小名的脸蛋上很响地「彭」地亲了一下。

      可怜的小名差点晕倒了,JB再次狂跳不已,而且小名闻到了卡拉身体的味

    道和呼吸的气息,更让小名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爸爸很满意地拍拍小名的脑袋,吩咐佣人準备欢迎晚宴了。

      可是爸爸没想到的是:13岁的小名正处于青春期的躁动,对异性的朦胧而

    强烈的渴望有如熊熊烈火而无法遏制。

      别墅是三层楼,如果算上阁楼是四层。小名住三层,爸爸住二层,一层是客

    厅,厨房,书房,还有一个小房间住着两个安徽小保姆。三层是小名一个人的天

    下。

      这天夜里小名遗精了,他梦见自己趴在「卡拉妈妈」身上,不停地上下移动

    着,享受着两人肉体的摩擦,揉搓这她的酥胸,而「卡拉妈妈」毫不反抗,任他

    蹂躏,还不停地亲他的脸,抚摸他的头。终于小名的JB象冲锋鎗般的颤抖了,

    射出了年轻的子弹,奇爽无比的感觉踊上心头。

      射精后的小名醒来了,觉得下面粘呼呼的,就起来去卫生间洗洗。

      走到三楼的走廊里,好像听到了一点轻微的声音,明亮的月光中辨别一下蹤

    迹,应该是从二楼传来的。

      小名也不忙清洗,除下拖鞋,光着脚,蹑手蹑脚地下到二楼。

      声音更加清晰了,是粗重喘气的声音和轻微呻吟声。

      「嗯,嗯,嗯!啊——啊——啊——呼——叱——呵!呼呼呼呼——啊啊啊

    啊——」是女人的声音。

      「臭娘们,我玩死你!哼——哼——哼——」是爸爸的声音。

      啊!是爸爸在蹂躏那个「卡拉妈妈」呢!「卡拉妈妈」叫得好浪啊!

      爸爸卧室的房门紧关,没法看到里面。但是其情景就连从未有过性经验的小

    名也能想像得出啊!小名本来遗精后疲软的JB突然腾地跳了起来,用手按也按

    不下去。顶得内裤好疼啊。

      爸爸卧室的叫声越来越激烈,小名也越来越兴奋。13岁的小名不会手淫,

    所以虽然兴奋却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一切都安静下来,让小名觉得自己是不是刚才有了幻觉。

      「啊——爽——啊!!」有是爸爸的声音。

      「嗯——嗯——嗯——」女人的声音不再激烈,但是很骚。

      小名又兴奋起来,JB膨胀无比,真难受。

      这时,传来下床和穿拖鞋的声音,小名赶紧轻声跑上三楼,连清洗遗精后的

    JB也没顾上,就飞奔上床装睡了。已经是早上5:37了,床边的电子小闹钟

    告诉了小名。

      「小名,起床了!太阳照到懒孩子的屁股了!」女人磁性的声音响起了,并

    且一下子掀掉了小名盖的薄毯。

      「哈哈!小名尿床了!小名尿床了!大男孩还尿床,不羞!不羞!哈哈哈!

    」卡拉幸灾乐祸地笑着。

      小名的脸红了,可不是,昨天晚上遗精过后没清洗,现在虽然干了,可是内

    裤却粘在JB和腿上一部分,床上还清晰出现了「俄罗斯地图」,果然像尿过床

    的样子。

      「小名,快跟阿姨去洗洗。」笑够了,卡拉拉起小名向卫生间走去。她也没

    注意到自己将自己的称呼变成了阿姨。反正嫁入豪门的她也没打算给谁当后妈。

    阿姨也不错嘛!

      做过名模的卡拉当然知道那不是尿床而是遗精,不过是故意羞羞小名罢了。

      只穿着内裤的小名被拉到卫生间,卡拉蹲下,鬆鬆垮垮的丝绸睡衣仅仅遮住

    了乳头和屁股,其它的迷人玉体暴露无遗。粉嫩的香肩,鼓鼓的半裸乳房,几乎

    全裸的玉腿,小名看得又喷火了。

      就在小名刚刚愣神之际,卡拉一下子扒下了小名的内裤。

      「哈哈!小鬼头,小鸡鸡还不小嘛!」说着卡拉竟然握住了小名的JB。

      「哎呀,阿姨别这样!」小名也随着卡拉很自然地叫阿姨了。本来嘛,这幺

    漂亮的女人,让人有无限的胡思乱想,怎幺可能当妈妈呢?

      边说小名边向后退,想摆脱卡拉的「掌握」。

      卡拉却更加抓紧了小名的JB,脸色一沈,嘴角却扔带着俏皮的笑意:「怎

    幺了?想不听阿姨的话吗?不听话阿姨就告诉爸爸,说你13岁了还尿床。然后

    还告诉你老师。哈!」

      卡拉假装生气的样子更迷人了,小名虽小,但也知道卡拉是故意逗他玩,而

    且JB被卡拉抓着不但不难受,反而还非常舒服,于是就配合地装出害怕的样子

    说:「好阿姨,我听话。」

      卡拉美丽的大眼睛笑成一线天,仍然蹲在地上说:「这就对了嘛!小名是个

    乖孩子!大姐姐就喜欢乖孩子。」卡拉又很随意地将自己的称谓改成了大姐姐。

    不是一日三变,而是一时三变啊!

      小名又闻到了卡拉嘴里的味道,香甜的象牛奶,还有薄荷味,估计是早上用

    过的唇膏的味道。小名忍不住冲动,在卡拉的唇上吻了一下。

      「大姐姐,你昨天吻我,我今天也吻你!」小名红着脸说。

      卡拉笑意不变:「呵呵,你真是人小鬼大啊!好吧,大姐姐给你吻!努——

    彭!」又亲了小名的嘴一下。

      小名的JB扔攥在卡拉手里,这时腾地直立起来。小名的双手忍不住开始抚

    摸蹲在地上的卡拉的双肩。哇——粉嫩无比,吹弹可破啊——小名陶醉了。

      「哈哈!别闹了,快洗吧。」说完,卡拉开始给小名清洗了JB,然后抱着

    小名的头又吻了一下说:「爸爸上班去了,他今天召开董事会,很忙。我们俩吃

    早饭,然后我送你去上学。」

      20岁的卡拉已经辞职,做起了年轻的贵夫人。

      为了巩固自己在富豪家的地位,卡拉很努力地跟小名建立感情。当然,小名

    长得身体健壮,容貌也不俗,是个小男子汉的形象,使没有弟弟的卡拉一看之下

    就大有好感,所以对小名的感情攻势也就顺水推舟了。

      这也正是卡拉一再改变对自己的称呼,直至成为小名的「大姐姐」的原因。

      学校里的小名再也无法专心听讲了,盼望着放学后美丽的卡拉来接她。化学

    老师讲的实验课时,小名想的是卡拉的美臀,历史老师讲南北战争时,小名想的

    是卡拉嘴里的气味,国文老师讲叶公好龙时,小名想的是卡拉的乳沟。

      好容易放学了,小名奔出了校园。卡拉开的红色法拉利已经在门口等候了。

    小名上车后,关上有暗色玻璃的车门,搂着卡拉的脖子就吻了卡拉一下。

      「格格格!」卡拉欢快地笑着:「你才多大啊!」

      「大姐姐问你,你今天学习乖不乖啊?」卡拉问。

      小名歎气说:「别提了。上课老想着大姐姐呢!什幺也听不进。」

      「那怎幺行?你以后要是不好好上课,大姐姐就不理你,也不亲你了。」卡

    拉真的有点生气了。

      小名说:「大姐姐别生气,我下回注意就好。」

      「好!以后大姐姐亲不亲你,全看你的表现和成绩了。」卡拉说完又露出迷

    人的微笑。

      看到大姐姐不生气了,小名也高兴起来。不禁一路上跟卡拉说着学校里的趣

    事。

      回到家,佣人端上丰盛的饭菜,卡拉和小名一起用了起来。跟所有成功商人

    一样,爸爸9点以前是不会回家的,小名早已习以为常。

      跟迷人的卡拉在一起,小名胃口大开,边海阔天空的神聊,边大快朵颐。卡

    拉露出美丽的笑容,听着,谈着,吃着,笑着。

      爸爸回来的时候,卡拉正在给小名辅导作业。20岁的卡拉,做名模前曾经

    在大学读过两年金融学,所以小名的初中课程对她来说真是小菜一碟。小名不会

    的地方,卡拉耐心讲解。小名精神溜号或者马虎的时候,卡拉就攥起拳头,凸起

    中指,凿一凿小名的脑奔儿,或者把小名拎起来在屁股上拍打两下。小名有进展

    了,卡拉就抱过小名的脑门亲一下。

      小名今晚学得无比开心,有美人陪伴,还不时有身体接触,小名觉得自己的

    学习劲头从来没有这幺大过。美人身上的芬芳,沁人心脾。小名第一次觉得,原

    来数理化的学习也可以这幺有趣啊。

      爸爸看到卡拉指导小名学习,高兴得不得了。

      生意场上的龙头老大,平时常为自己没有时间关注儿子的学习而担忧。现在

    不但娶得美人归,而且还兼顾了儿子。哎呀!难道人生还敢指望更多的吗?

      大喜过望的爸爸,看看小名,就匆匆和美人上楼去了。爸爸的晚饭很少在家

    里吃。

      小名自己洗洗刷刷也很快回房间了。

      怀着对卡拉无限的想念,小名上床了。

      可是小名的JB却屹立不倒,怎幺也安抚不下去。

      亢奋的小名再次蹑手蹑脚来到爸爸卧室门口,细心听着里面的动静。可是什

    幺也听不到。原来爸爸和卡拉已经安睡了。疲倦的爸爸向来是邻近早上才折腾卡

    拉的。

      失望的小名回到自己房间,过了好一会儿才睡去。

      早上爸爸醒来,推醒了还在熟睡的卡拉,说:「宝贝,我们来试试新玩意好

    吗?」

      卡拉说哼哼唧唧地说:「什幺新玩意啊?也不让人家睡好。」

      「喀喳!喀喳!」卡拉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手拷锁住了,并且手拷链子穿过床

    头的铁栏桿,这样双手被固定在上方不能动了。

      「啊——你要干什幺?」卡拉惊呼。

      「干什幺?干你啦!」爸爸狞笑着。

      身为选美季军,当红名模的卡拉见过很多世面,这种小游戏当然不在话下,

    刚才的惊呼不过是配合而已,还能更加激起对方的性慾。

      爸爸把振蕩器塞入卡拉的阴道,由一根线连着遥控器。

      打开开关,「嗡——」振蕩器跳动起来。

      「哼——哼哼——哼哼——哼哼——哎——呀!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卡拉在床上不断踢着玉腿,扭动着细细的腰和丰满的臀,发出了阵阵惨

    叫,却怎幺无法摆脱这种折磨。

      爸爸把振蕩器开关由大到小玩个遍,卡拉倍受折磨,浑身都出了汗。

      「啊啊啊!老公啊,饶了我吧!嗷嗷嗷!」后来竟然叫得像狗了。

      卡拉的脸红的快滴出血来。

      可是爸爸对她的折磨并没有结束,从阴道拔出振蕩器,以阴道分泌物做润滑

    又插入了肛门内。然后继续折磨着她。

      「哎哟——不好。大便要出来了。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强忍着便意,卡

    拉拚命挣扎着。

      风骚的卡拉现在更加迷人了,乳头高耸着,阴道内水流如潮。后背前胸和大

    腿还有粉颈上都出了细密的汗珠。

      玩得差不多了,爸爸也不取出肛门里的振蕩器,就双手紧握卡拉的大乳房,

    把自己的JB插入卡拉的阴道。然后快速抽插着。

      可怜的卡拉乳房被抓的变形,阴道被插得发痒,肛门里的振蕩器也在不停抖

    动,兴奋,难受,高潮,痛苦,渴望被折磨,同时又渴望摆脱折磨,酸甜苦辣,

    各种奇怪感觉混为一体了。

      不断揉捏着卡拉的乳房,亲吻着卡拉的香唇,猛插卡拉的阴户,听这卡拉唱

    歌般的叫床,爸爸终于在野牛般的闷哼中射精了。

      解开手拷,取出振蕩器。爸爸抱着卡拉很满足地又睡了一会儿,才起床去上

    班。

      可是如果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被儿子听见和看见的话,他就不会那

    幺满足了。

      卧室中的两人没有注意到,不知什幺时候,门看了一条小缝隙,一个大男孩

    正忍着厚重的呼吸在注视着他们。

      小名心跳加快,兴奋得要爆炸了,暗下决心:「大姐姐那幺疼我,我一定要

    跟她玩这种游戏。」

      年幼的小名当然明白,这种「游戏」爸爸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可是,少男的冲动,让小名甘心铤而走险。

      早上,倍受折磨的卡拉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爸爸一个人走了。阳光温柔地照

    着卡拉,她睁眼看看天,又睡了过去。

      梦中,卡拉觉得自己重温了昨晚的感受,双手又被拷起来,一双手在自己身

    体上到处游走,只不过这次压在身上的人好像比昨晚轻了许多。卡拉感到嘴唇被

    亲吻,然后是鼻子,脸蛋,脖子,乳房,肚子。紧闭的大腿被分开了,一只哆嗦

    的手抚摸着阴户。

      「哼——呀——老公啊,还欺负人家嘛!」卡拉眼睛也不睁,就咿咿呀呀地

    叫起床来。

      身上的男人突然扑上来,像饿虎扑食,然后是不断的抚摸,摩擦,激烈的亲

    吻。

      卡拉哼哼唧唧地说:「老公啊,你就知道欺负人家!我是你的俘虏了,随你

    怎幺虐待吧!」

      突然,振蕩器在阴道里再次抖动起来。不过这次的幅度很大,大得让卡拉受

    不了了。

      「啊——哈!啊——怎幺是你?小名,别这样!别这样!」

      不错,这次的男人不是卡拉的丈夫,而是小名。

      这时的小名两眼通红,像一头勇猛的野兽,势不可挡。

      阴道里的振蕩器疯狂抖动,卡拉大叫道:「小名,快放了大姐姐吧!我受不

    了了!」说着,卡拉不断抖动着身体,一对大乳房左右摇摆着,小名彷彿骑在一

    匹大白马上,一颠一颠的,好舒服啊!

      小名把振蕩器幅度调小了,卡拉不再痛苦,于是小名双手大把抓着卡拉的乳

    房,尽情揉搓着,并且不时地用舌头舔两粒紫葡萄般的小乳头。

      性慾本来就很强的卡拉在此刺激下,不觉又到了高潮的边缘,另外她对小名

    这样的小童男也有很大的渴望,所以也就半推半就地享受起来了。

      「转身,转身!」小名大声说道,并用力搬动卡拉迷人的胴体。

      卡拉半转过身子,小名双手立刻抓住卡拉丰满的臀部,使劲地抓着,掐着。

      卡拉这时也意乱情迷地叫着:「小名,怎幺好欺负大姐姐啊?」

      小名说:「不是欺负,不是欺负。我是亲亲大姐姐呢。」

      说完小名把卡拉身体彻底翻过来,让卡拉伏卧着,然后近亲地抚摸卡拉光滑

    的后背,肩膀,屁股和大腿。

      「撅起屁股来,要不然就加大震荡,让你受不了!」小名命令道。

      被小男孩折磨,卡拉还是第一次,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兴奋。其实,前两天卡

    拉给小名洗JB,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感了。

      虽然卡拉知道自己跟小名的关係,而且也知道,跟未成年男孩做爱不符合法

    律,但是这时的卡拉被强烈的性慾征服了,居然听话地跪在床上,撅起了圆润粉

    白的大屁股。

      双手仍然被拷着,卡拉心里充满了强烈的被征服的性慾望,而且这次征服自

    己的还是个小男孩!

      「啪!啪!啪!啪!」小名在卡拉大屁股上打了几巴掌。儘管打得不重,粉

    嫩嫩的大屁股上还是出了几道浅红色手指印。

      「啊——呀!啊啊——啊!小名欺负大姐姐了。」卡拉浪叫着。

      打完屁股,小名又把嘴凑在屁股上吻个够。

      不久,卡拉装作体力不支的样子,顺势躺倒在床上,翻过身,微张开两条玉

    腿,露出阴道对着小名。

      小名呼吸粗重地小声说到:「我还要看看屁眼呢。」

      闭着眼睛,卡拉仰卧着擡起双腿,门户大开,露出了阴道和肛门。

      「哇——」小名终于看到嚮往已久的圣地!

      不停地用手抚摸着阴毛,阴道和屁眼。小名的JB又要爆炸了。

      拔出震荡器,小名把自己的勃起的JB插入卡拉阴道间小缝里。

      「等等,别这样。那是尿道!」卡拉忙纠正道。

      拔出JB,小名有点不知所措了。

      「小屁孩儿!插大姐姐下面的洞洞!上面的是尿尿的,下面的,才是给你玩

    的。快!」卡拉喘着说。

      原来如此。小名很快找到了洞洞,长驱直入。很快就抽插起来。

      处男的阴茎异常敏感,十下左右就射了精。射精后的小名趴在卡拉身上,兴

    奋地抱着卡拉瞇着眼休息着。

      卡拉的性快感虽然没有得到很大满足,可是,能和未成年小男孩做爱,仍然

    让她兴奋不已。

      看着趴在自己身体上熟睡的小名,卡拉露出了微笑。

      半个多小时后,小名醒来,发现自己仍然趴在卡拉身上,不禁再次跟卡拉亲

    吻拥抱,揉搓亲热起来。

      很快,小男孩的JB再次勃起,又插入了卡拉的阴道。这次比较持久,但也

    不过是五六分钟而已。不过,卡拉已经很满足了,她已经爱死这个可爱的小弟弟

    了。

      日上三竿,在卡拉身上反覆尽兴的小名,终于放开了卡拉的手拷,两人洗浴

    后,一起下楼吃饭。应该是早饭和午饭和为一顿了。

      卡拉说:「小名,你可真坏。昨天欺负大姐姐,看大姐姐不告诉你爸爸。」

    可是,她嘴角俏皮的笑再次暴露了她说的不是真话。

      小名已经吃好了,走过去,抱着卡拉使劲吻一下:「大姐姐,我才不信呢。

    哦!对了,你给我们学校打电话请假吧。今天上午我没去上课,老师非吃了我不

    可。」

      卡拉说:「好啊,你欺负大姐姐,还有功劳了。格格!」

      小名抓住卡拉的一个乳房捏了捏问:「大姐姐,是不是喜欢被我欺负啊?」

      卡拉低声道:「哼——呼!别让佣人看到了嘛——」说完,卡拉给小名学校

    去了电话,请半天假。

      下午小名由卡拉开车送去上学。

      这样,小名和卡拉偷偷摸摸地开始了几次秘密的「亲密接触」。

      一天课间休息时候,小名的铁桿朋友胖胖向他展示了一件「最新武器」——

    微型摄像机,非常微小,摆在桌子上像一个火柴盒般大小,外形是个小装饰品,

    不易被人发现,用于偷拍很理想,声音和图像都比较清楚。说完胖胖用袖珍播放

    器放了一小段录像,原来是刚才小名上课睡觉时流口水的镜头。哈哈!小名可是

    太喜欢这玩意了!虽然没有想到有什幺用途,小名已经觉得要买了。

      课间休息,小名和胖胖问清了购买的地方。离自己家太远,家里又管得紧,

    所以小名就拜託胖胖买。胖胖一口答应。

      虽然,爸爸对小名用钱是有管制的,可是小名平时花钱很少,所以天长日久

    「小金库」里着实小有积蓄了。过了一个星期,「财大气粗」的小名买到了梦寐

    以求的小摄像机。

      不久,爸爸休假了。带着卡拉去夏威伊度假,把小名委託一个朋友照看。这

    些日子小名想死卡拉了。刚有过几次短暂性生活的小名的饥渴心态可想而知啊!

      无聊的小名在爸爸的朋友家上网,看电视,突然看到了一个有关名人偷情被

    偷拍的报导。啊!原来微型摄像机还能这幺用啊。

      纯真的小名并不想要胁谁,只想在卡拉大姐姐不在身边的时候,拿着自己和

    卡拉的做爱录像聊以自慰罢了。好!就这幺办啦!

      爸爸带着卡拉度假回来了,黝黑而高兴。卡拉一进门就抱着小名的脑门亲了

    亲,爸爸把这些纯粹当成他们的彼此爱护,根本没有多想,对此还很高兴呢。而

    爸爸这时也知道他们两人以姐弟相称,也根本不介意,反正家和万事兴嘛!管它

    那幺多规矩干吗?

      没几天,爸爸去外地出差了。小名兴奋的心情就别提了!刚送走爸爸,小名

    就拉着卡拉的手直扑卧室!卡拉一边笑骂着,一边半推半就着跟随。

      进入卧室,锁上门。卡拉一下子抱起小名,疯狂般地吻起来,熟女对小男孩

    的慾望如狼似虎,尽情显露出来。

      小名被吻得快喘不过气来了,很快就被抛到柔软的床上。三下五除二,卡拉

    扒下自己的衣服,挺着颤巍巍的大乳房,又替小名脱下衣服,卡拉抱着小名让他

    骑在自己身上,两人疯狂地抚摸,亲吻,摩擦身体。

      小名的鼻子和嘴在卡拉的大乳房间拚命吮吸着,轻咬着,发洩着。两手在卡

    拉两肋间使劲抚摸着。

      「嗯嗯——嗯嗯——好弟弟,快玩玩大姐姐吧!好舒服啊。大姐姐是你的俘

    虏了。随你怎幺摆布啦!」卡拉浪叫着。

      这次小名的前戏做得特别久,揉乳房,亲嘴,舌头接吻,亲吻脖子胸脯以及

    全身各处,然后是翻身后的在卡拉的光滑背部实施「小名式」按摩,拍屁股玩,

    扒开屁股蛋看屁眼,并且用手捅捅,然后是抱着玉腿猛亲猛揉。

      小名翻来覆去地玩遍了卡拉的全身,之后是卡拉主动拷上手拷,让小名痒痒

    卡拉的各个痒穴,卡拉声嘶力竭而高度兴奋地大叫,身体不停扭动翻滚。小名毫

    不同情,极力地痒痒卡拉的腋窝,肋下等处。

      浑身冒汗的卡拉,喘吁吁地说:「好弟弟,快来干大姐姐吧。大姐姐受不了

    了!」

      小名说:「你说什幺?我没听懂!」

      卡拉拚足了力气吼道:「小名,快干大姐姐,用你的小弟弟,干死大姐姐吧

    !」

      「别急,别急!还有呢!」小名满脸坏笑地说。

      卡拉真不知道今天小名怎幺能坚持折磨久不插入。闭上眼睛,卡拉等待着小

    名的下一轮进攻。

      「啊——嗯!嗯!嗯!又来了。」卡拉哼哼着,风骚地扭动着身体。原来是

    小名把震荡器插入了卡拉的肛门。小名哈哈大笑着,把振蕩器调得忽大忽小。卡

    拉便有规律地跳着「圆舞曲」。

      「卡拉,卡拉!你是不是很骚啊?」小名对着卡拉的耳朵问道。

      享受着被征服的喜悦,处于性高潮上升期的卡拉回答:「是……是。我是很

    骚。我是小名的骚娘们。」

      「哈哈哈!」小名大笑着,抽出了振蕩器。这回,把手指头插入了卡拉的肛

    门,使劲搅弄起来。

      「哎哟,哎哟,哎哟啊!」卡拉觉得肛门涨涨的,有点疼,想挣脱,又想继

    续被搞,矛盾的心理伴随着快感。阴道口湿润了。

      前戏玩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卡拉几乎虚脱了。这时小名总算停了下来,把

    振蕩器扔到一边,然后一个虎扑压向卡拉,对着卡拉的阴户插了进去。这次小名

    两手托着卡拉丰满的大屁股,拚命抽插着。

      卡拉双手被拷着,享受着小名的征服和性爱,阴道里热潮滚滚,脸蛋红扑扑

    的,那是性慾高潮的潮红。

      「慢着,先别射!让大姐姐换个姿势给你玩。」卡拉觉得小名的JB抽插频

    率大增,怕他这幺快就射,连忙说道。

      「好!要快,否则打屁股!」小名说着,已经在正转身的卡拉屁股上轻轻拍

    了两下,「啪,啪!」

      翻转过身体,卡拉象狗一样四肢着地,两个大乳房由于下垂又比平时大了不

    少,一颤一颤的。小名赶紧抓住双乳,揉一揉乳房,捏一捏乳头,真是爱不释手

    啊!

      这个姿势让小名觉得卡拉的丰乳肥臀,杨柳细腰,白白嫩嫩的皮肤,真是美

    极了,天生尤物啊!细心地抚摸着卡拉的每一寸皮肤,扒开两边屁股仔细欣赏卡

    拉的肛门,肛门上有一股特殊的味道,更增加了其迷人而神秘的色彩。

      「啊——唷!唷!唷!嗯——」卡拉感觉屁股蛋上的肉丝丝疼痛,那是小名

    在用牙齿在她屁股上到处啃咬的结果。轻微的痛感使卡拉很兴奋。

      由于小名喜欢啃咬,所以卡拉早就告诉过他,乳房很敏感,咬了会很疼,而

    大屁股蛋没关係,儘管咬吧。于是小名在这里就大快朵颐了!

    这时卡拉叫道:「小名,快点玩玩大姐姐吧!快嘛!快嘛!」

      「来了!」小名心有灵犀一点通,半跪着从后面插入卡拉的阴道,两手抓着

    卡拉的腹股沟,前前后后地抽插起来。

      「呜呜呜呜!嗯嗯嗯嗯嗯嗯!哼!啊!啊啊!」卡拉唱歌般地叫起床来。

      突然小名停止抽插,JB仍在阴道内,俯身下来双手抓住卡拉不断晃动的双

    乳,然后一边揉搓乳房一边大力抽插。

      上下两处齐被入侵,卡拉兴奋得要飞上天了!

      「嘿唷!嘿唷!小名,我是你的啦!嘿唷!嘿唷!使劲啊!」

      当小名的JB再次接近兴奋边缘时,性经验丰富的卡拉又主动提出换姿势。

      这次是双人侧卧式,让小名从背后插入,小名双手抱乳房,下身辛勤地「耕

    耘」着。

      长时间的「奋战」终于让二人达到了性高潮,小名大叫着射精了。

      解开了卡拉的手拷,他们幸福无比地拥抱在一起了。

      如果,卡拉知道,这一切都被微型摄像机录像并录音的话,她还会那幺幸福

    吗?

      外地出差的爸爸被当地黑帮打劫,东西被抢,人被打成了重伤。送回来时候

    已经不省人事了。

      卡拉和小名多次去医院探望,终于知道了结果。小名的爸爸命保住了,却成

    了植物人。

      小名是爸爸家业的唯一继承人,卡拉是监护人之一,其他的监护人是律师以

    及爸爸的好友。为什幺是这样的呢?因为小名的爸爸多年前就预防事故的发生,

    所以早就通过有效渠道在和卡拉的婚前就把所有财产合法转在小名的名下,爸爸

    仅仅是代为经营而已。

      卡拉嫁给小名的爸爸,原本很大成分也是为了钱,所以,她伤心的程度很有

    限,反倒是担心自己的未来。还有一点不放心的,就是担心小名伤心过度。她对

    这个小弟弟到是动了真情。

      回到家,卡拉上二楼换衣服。刚脱下衣服,突然胸脯被人用力抱住。

      「啊——」卡拉惊叫一声。

      「是我,小名啊!吓到你了,大姐姐?」小名鬆了手,嬉皮笑脸地说。

      「出了这幺大的事情,你还有闲心闹?」卡拉问。

      「什幺大事情啊?反正我有爸爸跟没有爸爸都一样。以前爸爸健康的时候我

    也难得见他一面,他老是忙应酬,开会。」小名说。

      卡拉吃了一惊,想了想,说:「这也难怪你啊。生意人嘛!」

      话音未落,小名的手又隔着胸罩抓上了卡拉的乳房:「卡拉,从今以后,你

    是我一个人的了!」

      卡拉一震:「你说什幺?」

      这时的小名已经15岁了,长得有卡拉鼻子高了。身体也壮实不少。

      小名一把就把22岁的少妇卡拉搂在怀里,揉着她的大屁股,说:「以前我

    玩你要躲开爸爸,现在我是一家之主了。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只能供我一个人

    享用。」

      「啊——」卡拉彷彿觉得,这个小弟弟现在不那幺单纯了。

      「吃饭以前,我想让你看样东西。」说着,小名打开了电脑。「滴,滴!」

    熟练操作着鼠标,小名找到了文件,开始播放。

      「卡拉,去把门关上!」小名说。

      卡拉听话地关上门,回到电脑前看起来。

      电脑里正是卡拉和小名的做爱镜头,卡拉大喊着:「小名,快来玩玩大姐姐

    啊!用你的JB插大姐姐的阴户吧!」

      「你怎幺能——怎幺能这样?你想要胁大姐姐吗?」卡拉气愤地说道。

      小名说道:「卡拉,别误会。我不想要胁你,我就想让你长久地跟着我。这

    录像我在爸爸的保险箱里存了一份,钥匙一把在我爸爸律师手里,另一把在我手

    里,除非我和律师同时到场,或者在我意外死亡后,保险箱才能被开启,所以很

    安全。如果你不听我的话,那幺我就公开这些录像。到那时,你不但得不到一分

    钱财产,还得以性侵犯幼男罪而吃官司。你想想吧。」

      「啊——」卡拉觉得头脑轰地一声响。她定神下来看看面前这个男孩,长高

    了,还是那幺英俊可爱,谁想到他能干这种事情啊?

      无助,心酸,失望,恐惧,各种心态,卡拉终于坐在床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人家怕你伤心,回家还想安慰你呢!没想到你却暗算大姐姐!呜——」卡

    拉真是伤心极了,对小名的关心和感情却换来了算计,另一方面她也担心自己的

    将来。这小家伙全凭一时高兴来行事,自己职业放弃多年,积蓄有限,老公财产

    又不能继承,自己的将来可怎幺办啊?

      小名一看卡拉真哭了,慌了神了:「卡拉,好卡拉,好姐姐,不哭,不哭。

    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了嘛!」

      卡拉说:「那你还拿录像要胁我?」

      小名说:「那是我爸爸教我的防微杜渐啦。我不会轻易用的。以后,有我吃

    的,就有你的。」

      最后一句话终于打动了卡拉,她偎倚到小名怀里,啜泣着说:「能不能毁掉

    录像啊?人家心里不舒服嘛!」

      小名道:「这样吧,我把持一段时间的录像,如果你表现好,我就彻底毁掉

    它。好吗?」

      这时候,卡拉还能说不好吗?

      「不过,你以后在床上要对我百依百顺,不得违抗。懂吗?」小名故作阴沈

    地说。

      卡拉破涕为笑了:「就这事情啊?人家以前什幺时候反对过你啦?你啊,真

    是个不懂事的小弟弟。」

      「竟敢说我不懂事?看我怎幺收拾你!」说着,小名扑向卡拉。

      卡拉被压在小名身子下,顺从地说:「啊——大姐姐不敢啦——以后小名让

    大姐姐扮狗就扮狗,让扮马就扮马。小名是主人,说什幺我都听。」

      「那你是我的性奴隶了?」小名问。

      卡拉闭着眼睛,哼哼着说:「是啊,我是小名主人的性奴隶。主人怎幺玩都

    行。」

      「哈哈哈哈哈哈!」小名大声狂笑着。双手在卡拉身上加重了力度。

      卡拉哼哼唧唧的叫床配合着,她还能怎样呢?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