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妻母同尝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经过了一夜的激情,因爲脑子里想着第二天的事,所以醒得并不晚大约六点半就醒来了。看着身边披着睡衣熟睡的妻子,渐渐的回味起昨晚的情景。不自觉的将双手伸进了妻子的睡衣,抚摩着妻子丰满的乳房。慢慢的我掀开了妻子睡衣的下摆,轻吻起妻子光滑的大腿。

      妻子真的好美呀!身材虽然娇小,但是个大也不适合练体操呀!红润的脸蛋,晶莹剔透。由于现在她已经当起市体操少年队的教练,身材变得更加丰满了,乳房很大,大约有36D。臀部上翘,双腿光滑,洁白无毛,再配上一对小脚真是可人。

      我顺着老婆的大腿向下,吻向小腿,吻到了玉足。我伸出舌头轻舔着爱妻的脚指头,女人如果是小脚真的很美,更何况又是爱妻了。我这麽一折腾,老婆再也睡不好了,老婆睁开了睡眼,看见我的举动,“扑哧”笑了。我看着老婆已经醒了,时间还早,先来一发晨炮吧。

      我趴了上来,看着老婆微笑,伸手轻轻的去解爱妻的睡衣。爱妻看着的我假意忸怩,“不吗,老公,你真坏,有响搞人家了。”

      我沖着爱妻撒娇似笑,“老婆,救救人家小弟弟吗?你看,它又硬了,它想你的小妹妹了吗。”

      我并不理会老婆的话,已经顺利的解开了她的睡衣,露出她一对饱满坚挺的乳房。爱妻也很配合的擡起背部,我顺利将睡衣从她身上剥下。

      我与爱妻四目相对,露出无限的爱恋,我伏下头,用我的嘴吻住了爱妻的樱唇。我们的舌头开始纠缠在一起,彼此吸润着对方的唾液。

      到现在,谁还在乎对方的嘴昨晚曾吻过对方的下体呀!激吻了一阵,我们彼此的手开始在对方的身体上游走。爱妻一只手抚摩我坚实的背部,一只手伸向了我的下体,套弄着我已经勃起的大鸡巴来。我则一边吃爱妻的奶子,一边伸手抚摩爱妻丰满而富有弹性的臀瓣。

      老婆突然开了口,“老公,今天别碰我后庭好吗?就怪昨晚你那麽凶猛,现在我的屁眼还火辣辣的疼呢!”

      我一想,也是,昨晚我们那麽疯狂,老婆又是第一次屁眼被开苞也难怪。我边揉捏着爱妻的乳房边爱惜的低头对爱妻说;“老婆,昨晚辛苦你了,今天我不会搞你后庭的,等你后面好,我们在痛痛快快玩。”说着,亲吻了一下妻子的脸颊。

      妻子很感激的对我一个回吻,然后弯下身子,爲我去口交。妻子温暖的口腔吞吐着我粗壮的阴茎,不时用香舌舔着龟头的棱角。我舒服的向前挺动着鸡巴,深深的插进爱妻温柔的嘴里。

      妻子用嘴唇形成环状,紧箍着我的阴茎,任我抽插,使我体验着口交的快感。我的鸡巴被老婆吸的已经硕大,便拔了出来,将妻子的双腿架在我的肩上,看着妻子已经湿润的肉穴插了进去。由慢到快,由“五浅一深”到“三浅一深”。妻子的叫床声也越来越大。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好老公,你真会操……啊……啊……啊啊……好……就这样插烂我的小浪穴吧!啊啊……啊……啊……啊……”

      老婆的淫叫声越来越大,已经激起了我极大的性欲。我将老婆用这个姿势操干足有七八分锺,就躺在了床上,老婆很配合的用“观音坐莲”的姿势,骑在我的跨上,上下起伏着雪白的臀部,我看着爱妻黑忽忽的淫穴上下套动着我的大肉棒。

      老婆则仰着头高呼着,“啊啊……啊……啊……啊……嗯……喔……喔……哦喔……喔……哦喔……喔……啊……啊……老公……你…的……大鸡巴……真……真好吃呀!啊……啊……!”

      这个姿势比较省力,我擡着她的双腿,抽插了足有半个小时,老婆经过我这麽一插,可受不了了,嘴里大呼,“啊啊……啊……啊……老公……老公……啊啊……啊……啊……啊……啊……我快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哦……哦……唔……唔……啊……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我……我快不行了……啊……啊……啊……啊……啊……我快泄了……啊……啊……啊……啊……真的……要泄了……老公…快……快……一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老婆的大叫声,老婆的子宫内涌出一股暖流,沖向了我的大鸡巴,我也加快了速度。“啪,啪”我的睾丸与爱妻阴阜的撞击声越来越大,老婆的淫穴内泄出的阴精沁泡着我的阴茎,舒服的要命,我猛的沖刺了一百多下,腰眼一麻,一股浓浓的精液沖进了爱妻慧珍的阴道,直入子宫。我则放下了老婆的双腿,趴在了她的小腹上。

      就在我趴下的时候,我听见卧室门外“咚”的一声,什麽东西倒下的声音。妻子也听见了,我们四目一对,坏了,要现在来贼可傻了。也不顾得穿衣服了,我赶紧起来,打开了卧室门,眼前的一目把我彻底惊呆了,我傻傻的站在了门口。慧珍,这时穿上睡衣也出来了,她也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就在我们的脚下,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躺在底上,外面穿着一件米黄色的套装,上身前胸的扣子已经解开,乳白色的胸罩已经被推到上面,两个丰满的大乳房露在外面,乳头红红的很兴奋的坚挺着。下身的套裙也已经被撩到腰上,一件红色透明的丝质内裤也褪到了大腿上,阴阜黑黑的,阴毛上亮晶晶的下面的肥穴水汪汪的,底板上湿了一大片,亮晶晶的,显然是这个女人流的淫水。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母亲方淑萍。

      妻子呆呆的看着我,我真觉得很尴尬,恨不得赶紧躲起来。母亲的脸上泛着红潮,在地板上喘息着。我们在门口愣了足有五分锺,我才反应过来,也不顾得赤身裸体了,赶紧将母亲抱进了卧室,放到了床上。

      母亲在床上躺了有一会儿,才率先打破了寂静。“宏育(我的名字),不好意思!想着昨天你们那麽忙碌,今天我就想早点过来给你们做点早饭然后再走,没想到你们夫妻两玩的那麽投入,妈就忍不住看了看,实在不好意思呀!”说着,脸上也很红。

      我本来没敢看妈妈的脸,还在回想妈妈刚才半裸时的情景,听妈妈这麽一说,才擡起头首先看到是母亲高耸的乳房,虽然妈妈已经46岁了,但是妈妈从前是跳芭蕾舞的,身材很好,爸爸又挺能挣钱的,各种营养品,名牌的护肤品从未停过,不熟悉她的人都认爲她顶多35岁呢。妈妈脸上的红晕还未退去,看起来很娇媚。慧珍则站在一边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我说:“妈,我们没事,您身体没事吧?没摔伤吧?”其实,看着她的样子没收什麽伤,只是刚才的性欲还没退去。

      妈妈坐起了身,说:“我没事,对了,你们夫妻俩做完了吗?没做完接着做。”

      我脑子“嗡”的一声,真没想到会妈妈的嘴里说出这些话来。我心想,你没看见我射精了吗?再做,就算我们没做完,也不能当着你面做呀!但不知是因爲刚才看到了妈妈的裸体,还是紧张的原因,我的小弟弟又擡起了头。

      妈妈看到了我的情况脸上很惊讶,又语出惊人,对着妻子说:“慧珍,宏育的性能很好吗?”

      “他……他的性功能很正常。”

      “你们平均多长时间性交一次?”

      “我们……我们几乎每天都性交吧!”

      “噢,你们那麽爱玩呀!你们除了性交,试过口交吗?”

      “哦,我们……我们试过。”

      “噢,那你们试过肛交吗?”

      “我们昨晚刚试过。”

      “昨天才试过,感觉如何?”

      “妈,感觉一般,现……现在我的后庭还疼呢!”

      “什麽,是不是,宏育的方法不对,来,你脱了衣服,叫妈看看。”

      妻子听了妈的这些话,当时不知所措,而我在边上,也被妈妈问的这些话惊住了。我的妈妈偷看我们夫妻做爱,还问我的性能力,还问我们试没试过口交和肛交,并且还要看老婆的屁眼。

      妈妈这时又说话了,“慧珍,咱们都是成人了,在家里,也没外人,我们讨论一下性话题没事吧?你们有问题,做妈妈的不关心谁关心,总不能让你们去问外人吧,再说我还指望你们给我生个健康的宝宝呢!”

      慧珍听了妈妈的话一想,妈说的也在理,再说在自己家的卧室里,还怕什麽?于是就心动了。妈妈这时拉过慧珍的手,让慧珍趴在床上,臀部蹶起。

      慧珍不自然的趴在了床上,把臀部高高的擡起。妈妈则趴在慧珍的屁股后面,将妻子的睡衣掀起,露出了慧珍雪白的臀部。妈妈用手轻抚着慧珍的臀瓣,伸出手指按了一下慧珍略现红肿的菊花蕾。慧珍则有些疼痛的呻吟。

      妈妈又问:“儿子。”

      我突然从想象中被叫醒,“哦,妈,怎麽了?”

      “昨天你们肛交前几天内做过浣肠吗?”

      “没…没做过,家里没设备呀?”我支吾的回答。

      “唉,在要準备肛交前几天最好先排掉体内的髒东西,使用婴儿油作润滑,儿子你的阳具那麽大,而慧珍的肛门又比较小,所以第一次不要太凶猛,等到几次适应以后,你们就可以尽情享受肛交带来的快乐。否则,儿子,你看到了,就像你老婆这样,被你搞肿的,严重的还可能肛裂并受伤。慧珍,你休息一周,你们再好好做下準备,以后就没事了。”

      我和妻子听的都傻了,连声说“知道了。”

      渐渐的我们和妈妈通过谈话,气氛轻松多了。慧珍也不再避讳母亲了。而我则问母亲,“妈,您怎麽知道这麽多呀?”

      妈妈,则笑着回答:“儿子,我和你爸年轻时也比较爱玩,不过最近三五年才开始肛交的,原来那时哪那麽多外国的A片呀!”

      我想,也是,原来那有那麽的盗版盘呀!网络也不很发达,网络上的色情信息也很少。突然,妈妈对我说:“宏育,过来,让我给你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我则坐在了妈妈的床边,妈妈很仔细的看我的大鸡巴,伸出左手,握住了的阴茎,上下的套动了几下。我舒服的大鸡巴又勃起了,而且随着母亲的手上下套动,我的阳具已经膨胀到了二十厘米。

      妈妈这时又问我:“儿子,你的阳具最大可以到多长呀?”

      我没思考,顺嘴说了句;“大概有二十五厘米左右吧。”

      母亲很惊讶,“噢,那麽大呀,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

      我说:“什麽呀,什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

      “你不知道,你爸爸的阳具有二十一二公分吧,已经非常大了,想不到你的有二十五公分,我从前真没见过,今天要开眼了,哈哈!”说着妈妈伸出了舌头,温柔的舔着我的大龟头。

      噢,天呢!妈妈的口技真的很好,没有两分锺我的鸡巴已经兴奋到了巨大了,妈妈陶醉般的望着我那一翘一翘的鸡巴,将右手套成圈,从根部开始丈量我的大鸡巴。一手,两手,三手。我的阳具足足有妈妈三个手掌那麽宽。

      老婆这时还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我们母子。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开放的母亲,母亲不但摸儿子的鸡巴,并且还给儿子口交。

      母亲这时,歪过了头,对着慧珍说:“慧珍,我想试一试宏育阳具的持久力可以吗?”

      爱妻发愣一样的望着妈妈,她心头一惊:“妈,你要怎样试?”

      “我要把他的阳具放到我的小穴里,看它干我多久能射精。”

      妈妈,这一翻话再次震惊了我们。妈妈的意思要我和她做爱,这可是乱伦呀!天理不容。慧珍不知该怎样回答,目光往向了我。

      “妈,能的意思是要和我做爱?这,这可是乱伦呀!”我结结巴巴的望着妈妈。

      “儿子,没错,我是要你和我做爱,这也是世人认爲的乱伦。但是,我想对你们夫妻说,性爱面前没有辈分,也没有年龄,也没有背景。

      谁说母亲和儿子不能性交?谁说年龄差距较大不能做爱?谁说性交需要看家庭背景的?以前我的想法和你们一样,甚至比你们还保守。

      我和你爸结婚后做爱都只是一种常规的姿势,我们不敢口交,更不敢肛交。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岁月的流失,外国性爱观念的影响我们已经明白了,这些伦理道德只是那些从前统治者禁锢百姓道德的枷锁,不让他们享受乱伦所带来的快乐,这些快乐只属于统治者。

      你想想无论是东方的文明还是西方的文明都起源于乱伦。东方神话中黄帝和西王圣母不也是母子吗,是他们繁衍的华夏文明。

      希腊的宙斯不也是和自己的母亲做爱生下的衆神吗?西方神话中充满了乱伦的故事。但最终后人不但不否定他们,还爲他们修庙立碑歌颂他们的故事,这就是事实,乱伦的观念束缚着人们的思想,使性爱在近亲面前止步,但是如果你迈过这道门,你就将真正的走进神圣的性爱殿堂。儿子,不要被世俗观念约束了,妈妈带你们进入真正的性爱世界。”

      听了妈妈的这翻话,我心理很是高兴。其实母亲自小的时候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张大后渐渐成了我的性幻想对象,妈妈赤裸的身体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幻想着和妈妈用各种姿势做爱。

      我对妈妈很佩服的说:“妈,您说的没错,您能这样想我们自然很欢迎,我们也很喜欢各种新鲜的性尝试。不过我得征求一下慧珍的意见。”

      母亲听完转头看着床上的爱妻。慧珍很害羞的说:“妈,这方面我听宏育和您的。”

      母亲很开心,“你们夫妻这是思想鲜明,说到底人生就是一场游戏吗?好好享受游戏的全过程吧。来,儿子,咱们到床上来,我教你们玩多人的游戏。”母亲说着拉着我的手,走到了床边。

      母亲叫我仰面躺在床上,然后母亲到趴在我的上面,我们一起玩69式。母亲用手摸着我的大阳具,一口就吞了下去,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吞,甜,缠,绕的技巧一一用上,我的鸡巴被妈妈舔的从未有过的舒服!

      我看见妈妈雪白,油脂的臀部就在我的头上,我微微一擡嘴就亲到了妈妈的阴阜上。舌头灵巧拨弄着淫穴上的豆芽。我的鼻尖则不时的顶触着母亲紧闭的菊门。

      妈妈的阴蒂一会已经被我舔的兴奋起来了,总豆芽下面的小穴里涓涓的流出了淫水。妈妈则口中含着我的大肉棒,用口腔牢牢的困住我的肉棒,舌头根用力的压着我的大龟头。

      “哇呀”,妈妈这招真厉害,不一会我的大鸡巴已经在妈妈的口中变得坚硬无比。妈妈鼻中则发出沈闷的哼声。这时妈妈的浪穴也已经被我舔得淫液泛滥,通红的大阴唇,粉色的小阴唇已经变得充满了兴奋的血液。

      妈妈这时转过了身,跨做在我的腰上,将浪穴对準了傲立的大阳具缓缓地坐了下去。“噢,噢……噢……!”妈妈可能觉得我的阴茎太大了,所以很小心,小心翼翼的试探下沈臀部。

      “噢!”妈妈长出一声,将我粗大的阴茎整根吞进了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虽然妈妈的肉穴中早已淫液潺潺,但是由于我的阳具太大,妈妈还是缓缓的套动起我的肉棒。

      妈妈这边套动着我的肉棒,慧珍刚才还在我们身边看着我们的动作,现在母亲和我已经大战了起来,慧珍也有些发春了,用一只手在雪白的双胸上抚摩。

      妈妈这时看到爱妻这样,也把慧珍叫了过来,叫慧珍跪在我的头上。我则爲慧珍口交,妈妈与爱妻相互抱着,用她们高耸的四座雪山彼此互相磨蹭着。

      妈妈一边上下起伏着小穴,一边与慧珍磨着丰乳,还将珠唇压在了慧珍的红唇上。爱妻开始还有些犹豫,但随着胸前柔软的感觉和下身被我舔得舒麻无比,动情的张开嘴,香舌与母亲灵蛇一样的舌头激烈的厮杀起来。

      婆媳两人的唾液混合在了一起,四只风目也忘情的闭上了。妈妈与慧珍吻了一会儿,双双在我身上叫了起来。

      “啊……啊……噢…噢……啊……啊……儿子…你的鸡巴真大呀……操的妈妈好爽呀!噢……噢…啊……啊……啊……啊……噢……喔……喔……好儿子……你的龟头……插……插进妈妈的子宫了…噢……噢……好大……好充实呀……噢噢……啊……啊……啊啊……”

      “妈,啊……啊……啊你的乳房好大……啊……好软……磨得……儿媳……好舒服呀……啊……啊……啊啊……好老公噢……噢……舔到人家花心了,啊……啊……啊啊……啊……老公再往深处舔点…噢……噢……噢就这样……啊啊……啊…好舒服…噢,噢……噢……”

      “好儿子,噢……好儿子,噢……噢……不…应该叫你…大…大鸡巴儿子……噢…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啊,好儿子…好儿子……妈妈……真没白生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好儿子……操得妈妈真爽……噢……噢……儿子……大力操我吧……操烂我的小穴吧…噢……噢……哦……啊……啊……大鸡巴儿子……真会操穴……噢……噢……噢噢!”

      母亲和我的性器结合部发出“啪,啪”的淫蕩声。

      “噢……噢……好儿子……好儿媳……快……快亲妈妈的奶。”

      妻子听到妈妈的浪叫,将头埋在母亲高耸的两乳间,亲吻着妈妈丰满的乳房,伸出香舌舔着妈妈坚挺的乳头。妈妈兴奋的挺胸仰头,双手抱紧了慧珍的头,臀部上下的起落。

      我的大鸡巴次次都被妈妈的阴道深深的吞入。我的阳具在妈妈滑润的穴腔中温暖酥麻无比,真想一辈子都放在其中。慧珍现在也已经玩的很投入了,下面的大小阴唇被我舔弄着,双手握紧妈妈上下抖动的乳房将妈妈的乳头津津有味的品尝着。

      “噢,噢……好儿媳……噢……噢……舔得妈妈好舒服。噢……噢……哦……我的小浪穴都被乖儿子的大鸡巴操麻了。噢……噢……噢……”

      妈妈就这样在我的上面足足套动了五百多下。

      “噢,好儿子,妈妈好……好辛苦呀……我们换个姿势吧。”

      说着,慧珍先起了身,妈妈侧躺在床上我跪在床上将妈妈的一只脚扛在肩上,看着母亲淌着淫水的诱人小穴将大鸡巴猛的一挺,插了进去。

      “噢!”妈妈长喘一声躺在床上任我抽插。慧珍则趴在母亲的旁边轻舔妈妈的光滑大腿。不时伸出软手拍打在妈妈的阴阜上。“啪啪”的响声使妈妈前所未有的兴奋,现在几乎就成了我们夫妻二人合力玩弄妈妈美丽的肉体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急促的喘息声充斥着我们的耳腔。

      这个姿势其实难度很大,如果妈妈现在不是经常练愈加功,双腿会很辛苦的。就是这样,我们做了有五分锺,妈妈也已经大汗淋漓了。

      我看妈妈很辛苦,就放下了妈妈的腿,将她的双腿我双手握住采用老汉推车式继续抽插。爱妻则伸手抚摩着妈妈圆实,丰满的屁股。

      我的大龟头次次都能感觉到妈妈肉穴深处的子宫口在一张一合吞噬我的龟头。慧珍则有时伸出手指轻撩着妈妈褶皱分明的菊花蕾。

      “噢,噢……噢……慧珍……被碰……妈妈的肛门……噢……噢……我好爽呀……我要不行了……啊……啊啊……啊……啊……我……我……要泄了……儿子……好儿子……使劲操妈妈呀……”

      妈妈兴奋的大声急呼,我则加紧抽插的频率,妈妈的肉穴被我操的淫蕩无比,每当我的阳具插入时就带动着妈妈的小阴唇也进入腔内,我的鸡巴抽出时,妈妈穴内的嫩肉也被连带露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儿子…快……快呀……我要泄了。”听着妈妈的淫叫声知道妈妈的高潮快来了,我用力的沖刺。

      “噢,噢……好儿子……快……抓紧我……噢…来了……来了……我泄了……噢…美死我了……”

      随着我的沖刺妈妈的阴道内一阵痉挛颤动,一股温暖的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我的龟头一阵酥麻的感觉。

      “噢,噢,妈妈……妈妈……我也要射了……。”

      妈妈听到这时突然睁开眼,“儿子,别射到我的小穴里,妈妈今天不在安全期里,射到妈妈的嘴里来吧。”

      我用力挺动着屁股,狠狠的插了妈妈的小穴四五十下,龟头的酥麻感更强了,连忙拔出,跪在妈妈的头边,将阴茎插入了妈妈的口中,又挺动了几下,马眼一松,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妈妈的小嘴里。精液不但没流出,还被妈妈一滴不剩的全都咽了下去。

      “好浓的阳精呀,慧珍,男人的精液对女人来说可是大补品呀,不但养顔,还能提高性能力呢!你以后可不要浪费呀!”妈妈躺在床上又在向慧珍讲述着经验。

      妈妈爽歪了,可是慧珍的欲火还正浓,一头埋在我的双腿间,将我一略现低垂的阳具含在口中,吞吐了起来。不一会儿我的鸡巴有开始兴奋了,再次傲立了起来。

      我的欲火也被爱妻再次点燃,翻身站起,将慧珍的双腿提起,使她前半身着床,后半身悬在空中,我分开她的双腿,将粗壮的大阴茎插入她的小穴中。

      爱妻的小穴比起妈妈的小穴略现紧小,虽然里面已经爱液很多了,但还是感到阴茎被禁锢的感觉。我提着爱妻的双腿抽插了三百多下,可能是爱妻觉得这个姿势太兴奋了,阴道内开始急剧的收缩。

      “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好老公,你操的人家小穴好麻……步行……我怎麽这麽快就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随着爱妻兴奋的淫叫,就觉她的小穴猛烈的一收缩,一股阴精从子宫中逆流而上,浇在了我还深插在她小穴内的大龟头上。

      “噢……老公……好舒服呀……!”说着爱妻的身体变得沈重了,一动不动的任由我抽插。

      这时妈妈已经缓过劲来,睁开媚眼对我说:“儿子,来,妈妈的后庭也想试试你的大鸡巴。”

      我放下手中爱妻的双腿,爱妻则无力的瘫在床上低声的喘息。我让妈妈趴在床上,我们用小狗交配式。我伸出双手抚摩着妈妈雪白,丰满的玉臀,心中好是一翻感歎:妈妈的臀部真是太美了,坚挺,圆实,雪白的玉臀没有一点瑕斯,好微微的上翘,真实臀部中的极品。

      我忍不住先用嘴吻了一下妈妈美丽的臀瓣,一边用手扶住了大鸡巴抵在妈妈微褐色的菊花蕾上,用力的一挺,大龟头已经挤了进去。

      “噢”妈妈呻吟了一声,可能还是觉得我的龟头出乎她意料的大。由于我的大鸡巴上粘满了爱妻的淫液起了很好的润滑作用,尽管我的龟头很大,还是很顺利的插了进去。我想很大原因是妈妈可能现在还时常和爸爸肛交,所以妈妈的肛门并不像插入慧珍的肛门时那麽困难。

      我从妈妈的身后将大鸡巴整根顶进了妈妈的肛门中。妈妈则兴奋的擡头呻吟,“噢…噢…儿子你的鸡巴太大了,妈妈的屁眼觉得要撑爆了,你…你赶快动动吧!啊…啊……啊……”

      受到妈妈的命令,我挺动着大鸡巴在妈妈的肛门中由慢到快的挺动着。妈妈的肠道内很柔软,虽然紧紧的,但是那种阴道不曾有的感觉实在另人着迷。随着我的大鸡巴在妈妈的肛门中操干,妈妈开始高亢的浪叫。

      “噢,哦……啊……啊……啊……好儿子……大鸡巴儿子……啊…啊……你的大鸡巴太粗太长了,啊……啊……啊……啊…它都插进妈妈的直肠了…噢……噢……噢……”

      妈妈消魂的叫声激励着我的情绪,我抽插的更用力了次次大鸡巴都全根没入,妈妈菊花蕾旁的小折早已经被我粗壮的大鸡巴撑平了,带出的淫液使得肛门周围闪闪发亮。

      妈妈肛内的嫩肉也被我龟头的棱子带出肛外,一翻一进的真是淫秽至极。好一幅母子乱伦图呀!妈妈的后庭经过我数百次的抽插现在已经变得松弛多了,但是肛交的那种快感却并未降低。

      我的两个春蛋“啪啪”的撞击着妈妈雪白的臀部,妈妈雪白的臀部经过我睾丸数百次的撞击,已经在两瓣美丽的臀瓣上留下清晰的两片红霞。

      “噢……噢……好儿子……大鸡巴……操的妈妈……真美呀……妈妈……的屁眼……爽死了……啊…啊……啊……”妈妈的兴奋度越来越大,身子趴在床上,一头略带金黄色的秀发胡乱的疯狂甩动,上下飞舞。

      我抽插了不下六百下,腰也渐渐的有些酸了,妈妈随着我的抽动肛门口一阵加紧,下面的小穴“噗”的一声,喷出了阴精,妈妈再次高潮了,妈妈这时低下了头,将头顶在床上喘息,肛门还一阵阵的收缩。我站起了身,将妈妈雪白的屁股擡高,全力的抽插,抽插了一百多下跨下的母亲再次高亢的呻吟,喘着粗气。

      “啊…啊……啊……啊……哦……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的呻吟声再次变得急促,猛烈,我感到妈妈的肛门内一阵颤动,菊花门紧缩,牢牢的箍住我的阳具,使我不能继续操干。接着,妈妈下面的浪穴抖动,一股浓浓的阴精再次外泄而下,沿着妈妈光滑的大腿流到了床上,我也受到妈妈高潮的刺激,腰眼一麻,快速的挺动着屁股几十下,将一股火热的精液射入了妈妈的肛肠深处。

      我抱着妈妈雪白的屁股倒在床上,喘着粗气,我的大鸡巴还还妈妈的肛门里一抖一抖的吐出大量的精液。

      噢!乱伦的感觉太棒了!我相信爱妻和我已经开始喜欢上她了。

      妈妈躺了足有半个小时才有了些力气,我们三人刚才足足做爱做了两个小时,妈妈来了三次高潮,爱妻两次,而我也射了三次,我们也确实够累了。我拿起**打给丈人家,告诉他们我们下午再过去。放下**,我抱着爱妻和母亲的裸体一起沈沈地睡去。

      中午我们三人醒来,我又伸手爱抚了妈妈的身体一会儿,妈妈说下午还有整事,就和慧珍一起做了一些吃的,匆匆去了我岳父母家。回来后妈妈,神秘的对我们说:“如果这周末没事的话,去我妈妈家玩去。”并且还沖我妩媚的一笑。

      妈妈走后,这几天我和慧珍每天都做爱,慧珍也乐于于此,她的性爱技巧也变得纯熟了,但我们并没有进行肛交,因爲她的肛门周四才恢複好。(全文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