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原创)堕落人妻之雨柔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堕落人妻之雨柔

    雨柔和我是在工作中认识的。那时我们都在一家摄影化妆学校工作,她长的清纯娇嫩,玲珑有致,而我,也是标準的白面书生型,因此,摄影班的老师常让我们为学生做模特,摆造型。日子久了,雨柔从同事变成了我的老婆。

      结婚以后,因为我们手中没有多少钱,所以只好租房子住。

      「听说和平园附近有一处私人产业,业主盖了不少经济实惠的房子出租,而且治安好,乾净卫生,离公司也不是很远,我们不如去看看。」看着还赖在宿舍床上的老婆,我说道。

      老婆看了我一眼,撒娇的说:「好容易休息,多睡会儿不好吗?」

      我低下了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透过睡衣的领口,老婆的一对乳房活颤颤的。我轻笑着说:「你知道吗?男人早晨起来,精力可是特别旺盛,你这幺活色生香的诱惑我,就不怕我吃了你?」

      老婆忽然撩开身上的被子,脸色红红的说:「你来啊,倒真希望你是个大色狼呢,就只怕你--家伙不行。」

      老婆的身体在薄睡衣的覆拢下若隐若现,光洁的小腿肚,温润的脚踝,还有纤美的小脚,足以让任何人产生强烈的犯罪感。

      她的乳房是E罩杯的,看上去有一种消魂的感觉。因为平时很注重身材的保养,所以此刻虽然仰躺着,乳房却依然尖翘挺立。配上她娇艳的面容,当真是美的让人窒息。

      老婆的话,让我感到很黯然。身为一个男人,我的阳物却是小的可怜,在和她做爱时,让我心理包袱很重,每次都是草草了事,结婚以来,我感觉的出,老婆从来没有满足过。

      每一次,看着她失望的表情和一腔的饥渴,我都感到深深的痛苦……

      老婆的手忽然抚上了我的面颊,温柔的凝视着我,深情的说:「老公,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她的话,让我更加悲怆难以,我真想将她掀在床上,狂暴的撕碎她的衣服,疯子般的蹂躏她,让她满足,她不是想要吗?我就给她,把她强姦……

      然而,我行吗?我终究没有。

      老婆已经开始穿衣服,她的身体背着我,睡衣被褪在一旁,她的肌肤在初升的朝阳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晕彩,但我,却觉得这具完美的身体更像是维纳斯女神的雕像,可望,而不可及。

      我悄悄的退了出来。

      骑着电动车,我和老婆一起来到了和平园。

      房东约莫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但精神却还不错。看着我们这对小夫妻,一个劲的夸我们。什幺金童玉女了,什幺文质彬彬,典雅淑惠了……

      老婆倒是蛮喜欢被人称讚的,这时她脸上笑意盈盈,伸着一只胳膊慢慢搀着这个老头,好像怕这个老家伙摔倒似的。

      我走在后面,发现老家伙的眼光不住的偷觑老婆的胸部,而胳膊肘更是若有若无的碰触着她的胸脯,嘴里还发出假装年纪大了的含含糊湖的声音。

      老婆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挽花衬衫,浅粉色的百褶裙,脚上是一双亮银高根凉鞋。这使她的身材更加欣长,那个糟老头子刚刚及到她的胸部。但这样一来,老家伙却是大饱了眼福。

      老婆的白色衬衫质地很薄,可以很明显的看出里面的那件蕾丝胸罩,其实这样的装束街上也是有很多的,但是有几个陌生人敢如此靠近的看呢?老家伙的眼光几乎毫无阻隔的就看到了老婆深深的乳沟,胸罩一侧,腋窝旁的乳肉也被他目奸个够。

      老婆和房东在前面浅笑漫谈,我却在后面大生闷气。单纯的老婆难道没有发现色老头的不轨举动吗?不一会儿,我又觉得好受了些,老婆怎幺说也是自己的,被老家伙看看也不会少块肉,待会租房子时,老家伙不僧面也得看佛面,说不定--会少要一点房租,谁让他对我老婆这幺感「性趣」呢。

      我心理上一放开,整个人一下子轻鬆了许多,再去看他们时,竟然不觉得厌恶了,而慢慢的,心里似乎一种兴奋在升起,好像老婆这样子,我蛮喜欢看到似的,我为我此刻的想法惊讶不已。

      穿过两排槽乱的出租房后,我才知道,老家伙叫赵福,有住房和门面房一百二十多套,平时他也不管,都交给了他的儿子,今天见我和老婆有些眼缘,才出来亲自带我们看房。

      老婆自然感激涕零,而我也乘机扇风,我有些讪讪的说:「福伯,我们刚结婚,没有多少积蓄,您看那个房子没人住,租给我们好了。」

      听了我的话,老婆向我露出愕然的表情,虽然经济上紧张些,也不能逮那住那啊。

      老滑头福伯向我露出一个莫测高深的微笑,高声说道:「那怎幺行!到了福伯这儿,就不要见外,房租没有,可以先欠着,住处,一定要最好的。」

      我心下欢喜,老婆更是摇着福伯的手连声道谢。她的一对肉乳随着身体的幅动荡漾起来,我的眼睛有些发直,再看福伯,更是一付流口水的样子。

      这时,老婆忽然说:「福伯,这里环境真好,你是住这里吗?」

      福伯伸出右手,轻拍了一下老婆的小手,笑呵呵的说:「不只是我,你们也住在这里。」

      我一下子惊讶不已,去看老婆,她也正向我投来讶异的目光。

      我浅笑道:「福伯,这房子--很贵的吧?我们这工薪一族,只怕……」

      「哎,哎,哎……」未待我说完,福伯已打断了我的话,他似乎有些生气的说:「什幺钱不钱,老头子和铜臭打了一辈子交道了,这些东西呀,现在腻味听了。」

      我心里暗暗好笑,怎幺你嫌钱多,也不送人些。

      擡头看老婆,她的眼中却发出很崇拜的目光,那目光直盯着福伯,我一下子心寒不已,不会吧,老婆竟会相信了这个老家伙的鬼话,连心里也开始崇拜起来了?

      福伯指给了我们要住的房子,这是一套一室一厅带书房的小居室,刚好在福伯那幢大房子的一侧,我和老婆对房子都特别的满意,便向福伯问讯房租。而福伯,却是坚不肯受,只说和我们有缘,先住着再说。

      老婆是公司里的化妆设计师,每週只有两节课,也就是只上两天班,所以她才会有许多的时间去兼职模特。而我,每週足足要上够五天班,才能轮到一个休息。

      第二天早上,老婆刚好有课,而布置新家的任务只好着落到我一个人身上.

      我雇了一辆车,大包小包,大件小件,整整拉了一车,向我们的新家开去.

      老婆不在,福伯这老家伙那股摇摇欲倒的老态龙锺样,一下子不见了。他围着我们那些家俱打了几个转,一把手也没帮,溜溜的再也不见了。

      在公司,我负责着一些製表报表的工作,所以离不开电脑的帮助,而我们唯一的一台电脑,还是老婆省吃俭用给我买的。

      现在,我第一就把电脑搬到了书房里,好好的放置下来。

      收拾房子真的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何况只有我一个人。虽然家俱都是些很轻便的东西,但布置起来,却是十分的麻烦。

      我忽然想起,前一阶段公司淘汰下来的一些旧的摄像头被我收掇了起来,后来修修改改,基本上都可以用了。现在要是把自己布置家的糗样拍下来,定然可以向老婆邀邀功了。

      想到就做,摄像头都是公司保卫部门用的,造的精巧不说,而且自具一种隐蔽的形态,我打开箱子数了一下,竟有六,七个之多。

      也不是太费事,我就在客厅,卧室,书房,甚至院子里都安上了小摄像头.

      想像老婆看了自己挥汗如雨的的样子,一定会很心疼吧。

      安装完毕,我打开电脑一检视,一切OK

      次日,老婆休息,而我却要去上班。我轻轻的吻了吻兀自睡的正香的老婆,骑着电动车离开了家。

      下班以后,在院子里遇到了福伯,老家伙有些古怪的对着我呲着牙笑。我莫名其妙,也向他笑笑。

      老婆已準备了丰富的晚餐,她今天显得神采飞扬,脸上红扑扑的。把我服侍的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了,而她自己却连饭也没吃几口,就一个人躲到厨房去了。

      我暗暗纳罕,就算是我一个人布置完了整个家,她也不用这幺扭扭捏捏啊.

      这女人的心还真是难以琢磨。

      饭后,我到书房赶製一份报表,老婆还躲在厨房没有出来。

      我忽然想起昨天的录像来,自己先欣赏一下,过会儿让老婆一起看。

      我打开电脑,把摄像时间调到昨天我布置家的时候。立刻,画面上显示出我忙忙碌碌的情景。时不时的,我还冲着镜头做一些鬼脸,连自己看了,都不禁好笑。

      看了一会儿,我又想到,今天老婆在家干了些什幺呢?而且,她还那幺怪--我难以抑制好奇心,把时间调到早上我走之后的情景。

      画面上先是静静的,只有老婆熟睡在床的身体偶尔翻动一下。

      蓦的,院子里有了动静,福伯那屋的门忽然开了。老家伙鬼鬼祟祟的往我们这边望了望,慢慢的摸了过来。他大概知道我走了,顺着窗帘的缝隙偷偷的向我们的屋子里张望。

      不好,从那个角度,刚好看到卧室的情景。福伯竟然在偷窥!我有些气愤,暗骂老家伙为老不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