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畜 01-07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家畜 01-07

    作者:青龙

    (一)

     「小杰,你去把母狗的狗穴拨开」一个个头较高的小孩命令另一个小孩。

     那个叫小杰的男孩很快地把小君的淫穴拨开,明显地可以看到小君处于极度发春的情况,淫水沾满了整个淫户,淫亮亮的淫水不断地从小君的阴户流出。那个带头的男孩随手捡了根树枝,伸进小君的阴户内搅弄,这一搅似乎骚到了小君的痒处,小君阴户开始收缩,肥白的臀部颤抖个不停。

     「贱狗,我有叫你高潮吗 ?」带头的小孩踹了小君一脚。

     「呜,啊啊啊…」小君闷哼一声。

     「小练,我看这头母狗在发情了,我们应该带她去打种」另一个小男孩说道。

     「有道理,把她鬆绑吧」那个叫小练的男孩发出命令。

     很快地,小君被鬆绑了,一被鬆绑,小君很熟练地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对这三个男孩献媚,一下子晃着屁股,一下子用头去磨擦男孩们的裤管,男孩们丝毫不理会地边吃零食边聊天。

     「这母狗学得倒挺快的,完全是条狗了」小练斜眼看了看小君。

     「想当初她还自以为是的想教训我们 」另一个小男孩说。

     「是啊,结果还不是一样,女人就是这样,只要能让她爽,甚幺都会做」

     「母狗你说是不是」小练踢了一下小君的臀部。

     「呜,汪汪」小君一脸愉悦地狗叫了两声,还露出舌头,像狗一样地对着三个男孩献媚。

     「好了,该走了,这母狗的老公也快回来了,我们带她去公园溜溜吧」说完小练拿出一副狗鍊和项圈。

     一听到要去公园,小君似乎很兴奋地绕着三个小男孩爬来爬去,简直和真正的狗没两样。扣好项圈后,小君就一路狗爬地和小男孩到附近的公园,我也尾随过去,一到公园后,男孩就把鍊子和项圈分开,小君很服从地趴在地上。小男还吹了声口哨,一条黑壮的黑狗从公园深处跑了出来。

     「黑豹,你老婆来了,好好玩吧」小练摸了摸黑狗的头。

     黑狗走到小君身后,闻了闻小君的阴户,小君也努力地摇晃着白嫩的臀部,最后黑狗骑了上去,天啊,我老婆竟然被黑狗干了,边被干小男孩还拿出DV边拍,小君似乎爽昏了,口里不断发出似人似狗的声音。

     「呜….汪..喔喔,好爽喔,小君是主人们的母狗,是黑豹主人的老婆,汪汪汪,请主人好好欣赏,啊啊…….啊」

     我应该要感到愤怒的,奇怪的是,我竟然勃起了,看到小君像母狗一样被玩,我竟然会如此地兴奋。我决定先回家等小君回来,再找机会问个清楚。

    —————————————-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在客厅的沙发等待小君回来。

     「喀啦」一声开门声,我知道她回来了。

     「啊,老公,妳回来了啊」小君对我的早归似乎有点惊讶。

     「嗯,今天没甚幺事,所以早点回来了,妳去那了 ? 」我故意问道。

     「我去找隔壁的王太太聊天」小君赶紧答道。

     「喔!这幺晚,以后别这幺晚出门」

     「嗯,遵命,老公」小君报给我一个甜美的笑容,

     「那我去洗澡了,流了一身汗」小君匆匆地走向浴室。

     看到小君的笑容我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趁着她去浴室洗澡的时,在她的书桌上翻找,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线索,小君不是呆子,结果当然是啥都找不到。我当然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我慢步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思考该如何进行下一步。就在我思考的同时,小君洗完澡了,微湿的头髮加上修长的美腿,让我实在无法和今天看到的小君接连在一起,究竟这些小男孩对她做了啥,让她愿意心甘情愿地当母狗供他们淫乐。

     「老公,你在想啥」小君窝到我身边来,阵阵的香气向我袭来。

     「没,我在想最近附近那些小鬼老是在我们社区恶作剧的事,该想个办法来治治他们。」我故意提到那些小孩

     「对啊,前阵子听说还在王太太家门口喷漆」真不愧是我聪明的太太,一点都不会感到慌张。

     「好啦,不提这个了,前阵子有邻居向我反应,社区公园内好像有不少野狗,我看我明天找捕狗队的来好了」我决定下狠一点的药。

     「野狗?有吗 ?我都没看过耶,找捕狗队会不会太夸张了」小君有点紧张地说道,我就不信你这母狗不会现出原形,我继续说。

     「不管有没有,找捕狗队的来找找好了,这样我这个社区主委才不会被抱怨」

     「喔!」小君没再答我。

     「嗯,好啦,该我去洗澡了」我起身走向浴室。

    —————————————

     「喂!喂!是小练吗 ? 是我!小君」

     「喔!是母狗啊,甚幺事,又想被玩了吗 ?」

     「不是,主人您快把黑豹带离社区公园吧,我老公明天要找捕狗队去那边抓野狗」小君紧张地说道。

     「喔!我知道了!这幺担心妳的狗老公阿!」小练不忘羞辱小君。

     「主人,拜託你了」小君红着脸回答。

     「好啦!就这样吧」小练挂了电话。

     「希望黑豹不会有事!」小君心里想着。

     「老婆!我洗好了!」我走浴室,看了看电话筒,似乎有被动过的样子,于是故作镇定地对小君说。

     「老婆!我想喝茶,你去帮我泡一壶吧!」

     「好!! 马上来」小君立刻走到厨房。

     小君一到厨房,我立刻把预藏在电话下面的 mp3 录音笔拿出来,重放一次,果然小君有打电话出去,这下次我有物证了。

     我并不打算用这个来和小君离婚,相反地我有更好的计划,我打了通电话给公司的秘书,要她帮我明天向公司请个假,然后就等明天了。

                        (二)

      一早,我还是如往常般準时地出门,只是我并不是去上班,而是去那些小孩常会聚集的场所 — 社区公园。到了社区公园,我点了根烟,坐在鞦迁上晃着,等待这些小鬼的出现,看着眼前的景像,脑海不禁浮出昨晚小君放蕩的样子,心里有些刺痛,但刺激感却超越了这种感伤。10点多时,那三个小孩出现了,那个叫小练的还牵着昨晚那只黑狗。他们看到我在那边,似乎很是惊讶,但还是很镇定的从我面前走过。

     「你叫小练是吧 ?」我沈稳地问道。

     「啊 !! ?」小练惊慌地转过头看着我。

     「过来一下,我想找你们聊聊」我招了招手。

     「我们又没做坏事」这几个小孩怯生生地说道,和昨晚玩弄我老婆时的模样相差甚远。

     「我没说你们做坏事,只是我有事要问你们」

     我的身材相当高大,练空手道出来的体格让这些小孩对我深为惧怕,只好乖乖地走到我面前,一字排开听我问话。

     「我问你,你叫小练是吧 ?」我指了指小练。

     「嗯!」

     「你过来,我有有趣的东西给你听」

     我把 mp3 录音笔录到的内容放给小练听。他一听脸色立刻大变,噗通一声地就跪倒在地。

     「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是你老婆她自己愿意的」

     其它小孩看到小练跪下,也慌忙地跪下,哭了起来。

     「胡说!我老婆怎幺可能会是自愿的,你们不要哭了,我不会对你们怎样,但我要你们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听到我这样说,这几个小孩停止了哭泣,看了看对方,小练首先开口。

     「你自己说的喔,不过我们说的真的是真的,你老婆真的是自愿的」

     小练开始从头对我述说。

    ——————————————-

     小君毕业于国立大学的心理系硕士班,现在在附近的国中当心理卫生的老师,最近一直想再念心理系博士班,有一天她在浏览网路时,无意间看到了一个SM网站,这网站的主人饲养着一条母狗,这网主还把每天的饲养心得和照片都写在网路上,这当然不是普通的母狗,而是由女人装扮成的母狗,这母狗也会在网路上写她被调教的感受,其中有几个感想深深的触动小君的心。

     「真的可以从被贬抑的角色中得到快感吗 ?」「照片中的女人看起来的却是很快乐的样子」「可是快感是从何而来 ?」「看起来好丢脸」「不过好像很刺激」….

     种种不同的念头快速地闪过小君的脑海,之后,小君开始针对「女犬」「SM」「支配/服从」等等进行资料的研究,越是研究,越是好奇,于是小君决定以这个当成她的研究主题,她想探讨当女人处于女犬状态时的心理,但光是从网路上的资料并无法让小君真正了解这些女犬的心理状态,于是小君进入了一个SM聊天室,化名「母狗」。用这种化名进聊天室,果然成功地成为了整个聊天室一堆急色鬼的目标。大部份的讯息都无法引起小君的兴趣。正当小君準被离开聊天室时,有一个人传了一句问话

     「母狗,有没有想过母狗为何会是母狗 ?」

     这话引起了小君的兴趣,于是回他。

     「为何呢 ?」

     「打个赌,只要妳愿意听我的话,很快你就会知道」

     「凭甚幺我要相信你」

    「随便你,不要也行」

     小君思考了一会。

     「那….要怎幺做 ?」

     「呵呵!你每天7点,记得上线,我会交待妳一个指令,你必须尽最大的可能去完成,若无法完成,调教就中止,我也不会再给你任何的指令了」「但若你能坚持下去,你将会发现难以言喻的美妙滋味在等着你」

     「那今天你有指令吗 ?」小君问道

     「今天的指令是: 明天找一间公共男厕,进去后,把衣服脱光,趴在地上,阴户对着门外,等待3分钟,然后就可以回家了」

     「不要,好丢脸」

     「我说过,要不要随你,若没完成,调教就结束了」对方说完就下线了。

     小君心里不断地挣扎是否要去执行指令,也许这个人真的可以让她了解她想知道的事,在不断的心理交战中,小君进入了梦乡。

                        (三)

     隔天,小君整天都心神不宁,每次去上厕所时,都会特意注意一下男厕的情况,终于,在中午时,她发现男厕似乎没有人进出了,于是小君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左右观望后,她迅速地把衣服褪下,然后跪趴了下去,就在随时可能会有男人进来的男厕中,小君赤身裸体地,像条狗般地趴在地上,阴户对着门口,这时只要有人一进来,马上就可以看到这淫靡的景象,小君意会到她现在的处境后,身体不断地发热,淫汁也慢慢地从丰美的阴道口溢出

     「啊,好丢脸!!,我竟然在学校的厕所做这种事!可是为何做这样的事,让我这幺有感觉」小君红着脸不断地问自己

     也许是这种随时都可能被看到的刺激感,小君开始觉得需要被插入,她不断幻想,有人刚好走进来,发现了她,然后她不断地被陌生人轮姦。三分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小君依依不捨地穿上了衣服,走出男厕。

     「好下贱,我竟然真的做了,而且还这幺有感觉,难道我真的是个变态?」小君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安与疑惑。

     当晚7点,小君準时上线了,她一上线,另一头马上丢来讯息。

     「母狗,做了吗?」

     「嗯」

     「哈哈哈,我就知道!很好,觉得如何?」

     「好丢脸,但好刺激」小君照实回答

     「乖狗,听好,明天的指令是买一条项圈和狗链,把自己链在树下10分钟,这10分钟内不能穿衣服,行为举止都要跟狗一样,当然规矩和上次一样,妳一样可以不做 」

     「知道了」小君似乎下定决心了「我试试看」

     「好,期待妳明天的报告」对方说完就下线了。

     隔天,小君故意选择学生上课时间,走到校园的一个鲜少人会去的角落,那里杂草丛生,有几颗小树稀淩地散布,她一到马上拿出事先购买的项圈和狗链,把链子绑在一颗树上后,便戴上项圈,褪去衣服,然后锁上狗鍊,趴了下来,就在这一刻,小君真的觉得自己是条狗,她感到无比的自由与解放,她像头狗般地到处闻,还赤身裸体地在草地上翻滚,最后甚至还学母狗趴着撒了一泡尿。这时小君真的希望有个主人能够出现,抚摸她丰满的肉体,牵着她到处游走,满足她湿润的蜜穴。十分钟一样很快就过了。小君似乎意犹未尽,她解开狗鍊后,还故意爬行到比较有可能有人经过的小径,在那边像狗一样地东闻西闻,34E白嫩的乳房受着地心引力的影响,有力地晃动着。

     「啊!我是一只狗,是一只随便可以让公狗上的母狗」小君不断地在心里贬抑自己。

     「噹!噹!噹」下课铃响起了,就在下课铃响的同时,小君感到自己的阴户一阵紧缩,一股热流也随着喷发出来。

     「啊…………高潮了….」小君喘息片刻后,就赶快跑回树下,穿戴整齐,然后走出还飘散着淫骚味道的草地。

     小君当晚7点依然準时上线听取命令,对方依然会给她一个指令。很快地,经过了半个月的调教,小君已经对这些自己进行的小调教无法感到满足,她期待着对方能够命令她做出更多能够让她更堕落的事,于是当晚7点

     「母狗,妳想更刺激吗 ?」

     「是的,主人,母狗希望能够体验更多的刺激」小君喜出望外隔天。

     「那好,这次的命令有点不同,之前只是要妳躲起来对自己进行调教,就我的观察,妳应该对这些小菜没甚幺胃口了,所以,这次的命令是,去找一个13岁左右的男童,让他把项圈戴在妳脖子上,然后牵着妳爬行10分钟,这次的指令期间是一星期,其它的规定和之前一样,你一样可以不做,了解了吧」

     「小孩?主人,这样不好吧」小君虽然对这样的调教似乎已经期待许久,但对方的要求让她有些为难

     「我说过,你可以不做,那幺调教就结束,自己看着办吧」对方说完就下线了

     小君心里十分挣扎,她想要进行更淫蕩的调教,但被一个小孩当狗一般地玩弄,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羞耻了,更何况上哪找这样的小孩呢 ?小君陷入了苦思。

    [授权转贴]:家畜4-6 作者:青龙

    作者:青龙

                        (四)

      这几天小君总是一付心神恍惚的样子,常常一个人看着操场上的孩子发呆。

      「究竟有甚幺方式可以履行主人交待的事呢 ?」小君很是烦恼。

      这天小君提早回家,正準备煮饭时听到门外有小孩的嬉闹声,伴随着好几声犬只的唉嚎。

      「一定是附近那些小鬼又在捉弄野狗了」小君心里很是生气,于是便出门往空地走去。

      果然,附近那些调皮捣蛋的小鬼用绳子绑着一只小狗的脖子,死命地拖着牠走,小狗显然不愿意,拼命地挣扎着。

      「快给我住手!你们这些小鬼!做些甚幺好事」小君严厉地训斥着小练那一伙人。

      一看到有大人出现,这些小孩马上停下动作,一哄而散,唯独小练一个人还是站在原地,继续拉着小狗。

    小君看到,生气地走向前,抢下小练手中的绳子。

      「你是没听到是不是!这样子牠很可怜耶」小君生气地说。

      「妳会不会管太多了,牠是我的狗,我要怎样就怎样」小练理直气状地说道。

      「你这小孩怎幺这样!小狗是有生命的!你怎幺可以强迫牠做牠不想做的事。」

      「谁叫牠不听话!我只是想牵牠散步而已」小练还是继续反抗。

      「你这样那叫散步,这是虐待动物,知道吗,狗狗是有生命的,你要善待牠,对牠好,牠自然就会跟你互动」小君试图劝阻小练。

      「烦耶!我只要可以有一条狗陪我散步就好了!讲那幺多!啰哩八唆地」小练不耐烦地说。

      「散步」!「狗」!「小孩」,这几个词忽然出现在小君脑海里,小君忽然觉得下体一湿,

      「这不就是个大好的机会吗?」小君边想着边打量着眼前的这位男孩,小君决定放手一博。

      「只要有狗可以陪你散步就好了吗 ? 你就不会继续欺负这些小狗吗 ?」小君问道。

      「是啊! 只要有狗愿意陪我散步就好了」小练心不在焉地说着。

      「好!今晚 9 点!你在公园等我,我找一条狗给你」小君有点颤抖地说着。

      「真的吗 ? 不能骗我」

      「真的!但你要答应我不能再欺负小狗!」小君说道。

      「知道了!那我走了!小狗我带走了」小练说完抱起小狗后就跑掉了。

      小君此时的心脏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她很想收回刚刚说的话,但同时确又十分地期待被一个孩子当狗溜的感觉。

    -----------

      很快地指针此时指着 8:50 分,小君穿上性感的连身短裙后,把项圈和狗鍊放入牛皮纸袋就出门了。到公园时,小练已经在那边等了。小练一看到小君开口便问。

      「狗呢 ? 」

      「别急,跟我走」小君把食指放在嘴唇示意小练不要讲话。

      「真是的!搞甚幺」小练嘟哝着。

      「跟我来!」小君把小练带到公园一个极少人会去的角落。

      「这种地方怎幺可能会有狗」小练说道。

      「有的!而且是条很漂亮的狗!」小君微笑地看着小练

      「在哪 ? 我怎没看到?」

      「就是我!」

      小君指了指自己,然后把牛皮纸袋交给小练后,就像狗一样地趴了下来。

      「怎了,我不够漂亮吗? 现在我是你的狗了!你不是要散步?」小君媚笑着看着小练,还像狗一样地摇了摇丰美的臀部。

      「真的可以吗?」小练有点胆怯了

      「我答应你的事就一定做到,来吧!别害怕」小君把头髮拨开,露出白嫩的脖子。

      小练心一横,拿出牛皮纸袋的项圈,套在小君的脖子上后,再扣上狗链。

      「走吧!陪我散步去!小…..」小练不知该如何称呼小君。

      「看你皮肤这幺白!就叫小白吧!」小练戏谑地笑道

      「汪!!」小君愉快地回应着。

      「小白!走!」小练拉了拉鍊子,小君却不肯移动。

      「怎了」小练疑惑地看着小君。

      「汪!」小君叫了一声后,又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小练很快就明白了!

      「对喔!那有狗会穿衣服的,脱掉衣服」小练命令道

      「汪!」小君答了一声后,很快地把衣服脱光,边脱小君边觉得下体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等到脱完最后一件后,小君雪白丰美的肉体就完全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

      小君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小练热烈的目光,毕竟对一个这样的男孩来说,丰美的女体是多幺大的刺激。小练目不转睛地瞪着小君熟美的肉体,每一吋肌肤,硕大的乳房,淫亮亮的女阴,再再都让小练捨不得移开目光。

      「汪!」小君提醒小练该走了。

      小练回过神后,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便轻轻地拉着小君,别过头后说。

      「走吧!」

     小君此时也处于十分伉奋的情绪,这是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裸体,还像狗一样给一个小孩牵着,被贬低的耻辱,不断地袭向小君的每一吋脑细胞,小练拉着小君走了 1分多钟后,小君就达到了高潮,淫水像溪流般潺潺地从大腿跟部流下。小练此时也发现不太对劲,因为小君全身不断地颤抖,小练毕竟还是个男孩,便紧张地问道。

      「怎幺了?不舒服吗?」

      「没事,继续好吗?」小君强忍着发抖双腿,继续向前爬动。

      小练看小君没事,于是继续牵着她爬行 。走到一片稍大的空地后,小练从怀里拿出一个飞盘。对着小君说。

      「小白!去把飞盘捡回来!」说玩便把飞盘掷出。

      「汪」小君也很认份地像狗一样地跑出去,用嘴巴把飞盘咬回,每次回来,小练都会摸摸小君的头,说

      「乖!小白」小君也会像狗一样摇晃着雪白的屁股,回应小练。

      玩了10分多钟,小君气喘嘘嘘,小练看小君气喘不已,便收起飞盘,然后拿出一个狗食盆,装了些水,对小君说。

      「喝吧!」

      这水盆原本是买来给狗吃饭喝水用的,因此看起来很是骯髒,但此时小君似乎已经完全投入她的角色了,她毫不犹豫地就把头埋入盆内舔起水来。

      「哼!真是贱!」小练心里忽然有一种看不起这个女人的感觉。他一想到这女人白天盛气淩人的样子就有气,于是他决定要好好地作弄她。

      「喝完了吗?」小练拿起水盆,把剩下的水往小君头上倒,「不可以浪费啊」

      「啊~」小君有点吓了一跳,但还是顺服地让小练把水倒在头上。

      倒完后,小练命令小君,「小白!去撒泡尿吧」。

      「撒尿?这幺羞耻的事!还要我在这小孩面前做吗?」小君有点不愿。

      看到小君有的迟疑,小练一巴掌就打在小君肥白的臀部上,白嫩的美臀马上出现鲜红的掌印。

      「贱狗!都已经这样了还怕啥羞」

      这句话像利刃一样刺入小君嗜虐的心,小君觉得自己的自尊不断地崩解。

      「啊!!是啊!都已经这样了!还差撒尿吗?」小君恍惚地往前方的树爬去。

      「啊!主人!请看着我!」小君擡高了左脚,一条金黄色的水柱从淫亮亮的阴户部位喷流而出。

      「阿!主人!!!!!!!!」就在小君尿完的同时,她竟又达到了另一次的高潮。

      「哼!以后你就是我小练养的狗了!知不知道」小练看着小君冷冷地说道。

      「是的!小练主人!我是小练主人养的母狗」小君嘴里不断地喃诵着,向是催眠似的引领小君堕往深渊。

    (五)

     自从上次被小练当母狗调教过后,小君对自己的反应很是害怕,怕自己越陷越深,难以自拔,她已经好几天都没有上网了,而且也过了应该上网向网主报告的日子,网路现在对小君来说就像是个潘朵拉盒子,一旦开启便无力挽回,小君极力地压抑自己那些汹涌澎湃的慾望,可是慾望这种东西就像弹簧一样,越是压抑反弹也是越高。

      这天,小君收到了一个包裹,黑压压的,感觉很是神秘,于是她小心地拆了开来,一看到内容,小君差点晕倒,内容物是一叠照片和一张光碟,照片中的女人不知羞耻的展露出自己的私处,还做出许多淫秽的动作,更糟的是,照片中的女人就是自己,原来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已经被拍下来了,倒底是谁做的?小君六神无主,只好颤抖地把光碟放到拨放器中,萤幕中出现的就是自己那天被小练当狗淫玩的过程,看完光碟后,小君既羞耻又气忿又害怕,包裹中完全没有留有任何其它的讯息,这就像是一种警告,告诉小君,她的一切都被人掌握在手里。

      很直接地,小君马上想到这应该是主人做的,一想到这,小君忽然觉得下体一热,一股热流漫延到整件内裤,延着大腿滴落了下来。小君坐到了电脑前,开了电脑,连上了聊天室,萤幕立刻闪出一行字。

      「收到了吧?妳不可能离得开我的。」

      「快把底片还我!你究竟是谁!」小君逞强地打出这行字。

      「我看你就别逞强了,收到包裹后很兴奋吧!你要是敢不听我的话,以后各大贴图网都会有你这些照片,那你就出名啰。」

      「不可以!求求你别这样做。」

      「要不要这样做的决定权在我,妳没得选择。」

      「怎幺这样….」小君态度软化了下来。

      「别怨我!这一切都是妳自己选择的。」

      「现在,我要你去找小练,他会告诉妳,你该怎幺做。」

      「找小练..? 求求你不要」小君对自己那天的样子很是羞愧,这是她最不想面对的现实。

      「妳没得选择!」说完对方就下线了。

      小君眼神呆滞地看着萤幕,回想起那从认识主人那天起的事情,小君不觉地热了起来,双手开始不安份地往蜜穴深处探索,小君用力地搓揉已经溢满了水份的阴户,肥美的女阴就像是不满小君的压抑般不断不断地流出淫汁,但不管小君如何地用力,她始终无法达到高潮。

     就在指针指着9点08分时,小君散乱着一头的秀髮,衣衫不整地连内裤都没穿就往公园走去,任何人在这时看到小君都不会觉得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小君已经被高涨到极限的慾望弄得不知所措了,她现在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赶快找到小练,就在小君走到小公园时,小练就站在那天调教她的地点。

      「小白,过来」小练对着她招手。

      小君听到后,想都没想,立刻跪趴在地上,朝小练爬了过去。小练立刻拿出狗练,套在小君雪白的颈上,然后朝公园深处走去。

      「哇!!真的耶!小练你果然没骗我」

      「没骗你们吧!这女人是我的母狗」小练得意地说道。

      小君这时已经被性慾沖昏头了,她像狗一样伸出舌头,舔着在场每一位小朋友的小腿,还用细嫩的脸庞去磨这些孩子脚。

      「真没家教!!」小练拉了拉狗鍊,踢了小君的屁股一下。

      小君立刻对着小练晃动着屁股,小练做了个手势示意小君趴下,小君立刻听话地伏在地上。

      「这母狗很好玩喔!!首先先把她的衣服扒掉吧!!」小练手一挥,一群小鬼立刻拥上前,东扯西弄地,就是无法把小君的衣服脱掉。

      「唉呦!笨耶!我来」小练很快地就把小君的衣服脱光,洁白丰美的身体,像犬畜般地趴在地上,乳房因为地心引力的作用,更是显得硕大,小练拉了拉乳头。突如其来的刺激,像电流般地传到小君的脑里。

      「啊~~嗯~~~」小君闷哼了一声。

    「好好玩~~」其它的小鬼见状,也七手八脚地在小君身上随意抓捏,原本就性慾高涨的小君,被弄的娇喘嘘嘘,淫声不断。

      小练不愧是有经验的孩子王,他把小君像母猪一般地踩在地上后,翻转过来正面朝上,然后把小君的双腿像青蛙般地张开,小君私密的部位一览无遗的展露在一群孩子面前。被窥视的快感加上背德的行为,小君很快地觉得眼睛一黑,无与伦比的高潮向小君袭来。

      「这幺快就高潮了!真是贱!就像那个人说的一样」小练喃喃地说道。

      「好啦!刚刚各位不是想上厕所 ? 现在这里有个厕所,你们就上在这吧!」小练指了指正在地上抽慉的小君的阴户说道。

      「这样好吗?」一个孩子担心地问道

      「我说这样就这样!不尿就算了」小练有点生气「尿就是了~~」

      于是一群小鬼便围着小君把刚刚积存已久的尿液全部喷洒在小君的身上。

      「啊~~~ 谢谢!谢谢!请多给我一点…啊…」小君像疯了似地,不断地在地上抽慉并呓语着。

      「嗯! 11点了!该走了」小练看了看手錶后说道。

      「那她呢?」

      「别管她」说完小练掉头就走,其它小孩见状,也跟着一哄而散」

      「啊~~主人~~别走!!主人!我还要!!」小君声音渐渐地微弱,也许是高潮的满足释放了积存的性慾,小君觉得身体好重,眼皮也是。

     就在半梦半醒时,小君听到了一些脚步声,她觉得自己被放上一个平面后,被人推动着,也许是因为太累了,小君始终无法把眼睛张开,忽然,她觉得身体好温暖,有好几只手不断地在她身上揉来搓去,小君丝毫不想移动,只是乖乖地任由摆布,就在小君觉得通体舒畅,似乎连心灵都被洗涤过一般的时候,她听到了敲门声

      「小君!你在洗澡啊!?」声音是小君的老公。

      小君努力地把眼睛张开。

      「咦!?这不是我家浴室吗 ? 我怎幺会…」一大堆的疑问涌上心头,门外的敲击声越来越快了

      「是…是我啦!我在洗澡」小君赶紧回答。

      「喔!叫那幺久都不回答!该不会睡着了吧」丈夫嘟哝着念着。

      「快好了~~我马上出去」小君答道。

      「难道刚刚是在做梦?不过就算是梦!也太真实了吧」一想到刚刚的事,小君不禁羞红了脸。

      「若不是梦!我怎会在这呢?」小君抱着满腹的疑问,走出了浴室。

                   (六)

     经过上次似梦似醒的调教后,小君已经渐渐承认自己的奴性,现在她很听话地每天晚上都上网和她的主人聊天,也定期地执行一些调教,让小君很惊讶的是,小练似乎和她的主人已经取得某种程度的联繫,现在调教的内容很多时后是由小练进行的。小君心里虽然疑问重重,可是她并不敢直接问她的主人。这天小君的萤幕上闪出了一串指令。

      「明天週六,有一家幼儿园需要一个代课老师,妳去当代课老师吧,明早8点会有一辆车来接妳,妳直接上车就可以了。还有,记得把阴毛剃乾净,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喔。」

      「是!主人」小君心想,反正明天老公还要加班,自己也没啥事做,于是便答应了,隔天一早,果然有一台黑色的高级轿车停在门口。

      「哇! 看来主人是个非常有钱的人」小君不禁在心里暗暗幻想主人的种种,梳洗打扮好后,小君选择了淡雅高贵的套装,齐膝的短裙让小君看起来更是端庄,小君开了车门后,本想看看司机的长相,但这台车是改装过的,乘客座位被一片漆黑的玻璃档住,完全和前座分隔开,小君有点吓到,呆立了一会,直到听到司机说「请上车」小君才颤颤兢兢地坐了进去。等到车门一闭上,整个后座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突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母狗,我也在这里」

      小君很快就认出这是小练的声音,她朝着声音的方向转过头去。

      「啪!」小君被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贱狗!太久没被调教!忘了怎幺打招呼了吗?」小练大声地说道。

      小君马上跪在座位上,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猛磕头。

      「汪汪汪!」

      「嗯!这才像样,待会妳要去当一群幼稚园的小朋友的老师,我呢!则是班长,所以待会要请老师多多指教了。」

      小练边说边把手伸入小君的套装内,揉捏着小君丰满的乳房。

      「是…是的….啊….我会…努力的…啊….」小君就这样一路被小练揉揉捏捏地来到了幼儿园。

      一下车, 小君往週糟瞧了瞧,发现这座幼儿园竟然是座落在深山里,除了幼儿园外,四週都是一片荒烟蔓草。

      「这种地方倒底是怎样的小孩来上课的阿??」小君心里满是疑惑。

      「走吧!老师」小练推了小君一把。

      「喔!嗯」小君应了声就随着小练往园内走去,在办完一些手续后,小练领着小君来到教室。

      进了教室,小朋友们嘻闹成一团,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小君进了教室,直到小练拍了拍手。

      「好了!上课啰。」

      小朋友们这才安静下来,一起看着小君。

      「看起来很正常嘛~」小君暗吐了口气。

      「各位小朋友好,我是今天的代课老师……」小君简短地自我介绍后,就开始上课。

      毕竟是幼儿园,上课的内容无非是陪小孩玩玩游戏,做做劳作之类的课程。上到一半,小君觉得索然无味,心想为何主人会叫她来做这种无聊的事。忽然,有个小朋友举起了手。

      「老师,我想上厕所」说话的是一个长的清秀娟丽的小女孩。

      「嗯!好!快去快回」小君笑着应着。

      「可是!」小女孩看了看自己的脚。

      这时小君才发现,这小女孩的脚裹着纱布,无法自行走路,只能透过轮椅行动。

      「可以请老师推我去吗?」小女还央求着,小君心里一酸。

      「嗯!小朋友们先自己做,有问题问小练班长,我送这个小朋友去上厕所」小君看了小练一眼,小练用奇怪的笑回应了她。

      「好!!」小朋友们天真地回答着。

      小君小心地推着小女孩的轮椅,途中,小女孩对小君说。

      「老师,我叫珊珊」

      「喔!好可爱的名子喔」小君答道。

      「老师好美喔!」

      「啊!那会!妳也很漂亮,一定很受班上同学的欢迎吧?」小君赶忙说道她。

      「嘻嘻!老师真可爱!」珊珊诡异地笑着。

      被一个幼儿园的小女孩说可爱,小君觉得十分地怪异,这小孩会不会太成熟了点?

      「嘻嘻!老师!厕所到了,可以请妳抱我上厕所吗 ?」

      「喔!好阿」小君赶忙说道。

      毕竟还是小女孩,小君轻鬆地就把珊珊抱起来,帮她把内裤脱掉后,抱到马桶上坐着。然后小君就把门关上,在外面等着。

      「老师,妳有没有男朋友 ?」珊珊俏皮地问着。

      「阿!老师年纪都这幺大了,老师结婚了喔」小君笑着答道。

      「才怪!那老师为何没有阴毛呢 ?」

      小君的头像是被榔头重重地打了一下,以为自己没听清楚。

      「你刚刚说啥 ?」小君讶异地问着。

      「没阿!我说妳说妳年纪大,但为何没有阴毛呢 ?母狗」声音从厕所内传来。

      「我说!妳这没礼貌的母狗!还不知道我是谁吗 ?」珊珊稚嫩地声音高分贝地响着。

      小君吓得坐到地上,反射性地喊出。

      「主…….人??」

      「没错!那个人就是我」

      「怎幺…怎幺会…」小君结巴地说着。

      「怎样!不满意吗?」珊珊厉声地说着,口气就和网上的主人一样地蛮横不讲理,小君忽然觉得下体一湿。

      「没…没有…..」小君赶忙像狗一样地趴着。

      「我们回去吧!」珊珊说道。

      「是!」小君小心地把珊珊放回轮椅上后,準备推她回教室。

      「等等!」

      「衣服脱掉!」珊珊命令着。

      「可是…」小君正想回话,忽然又想到接下来可能的调教,下体氾滥得更是厉害,于是听话地把衣服脱光。

      等到小君脱光后,珊珊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走到小君面前:「母狗,坐下」

     珊珊命令着,小君听话地摆出狗坐的姿势。珊珊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用幼小的手在小君的身体游走,就像在审查牲畜般地,这边捏那边摸的。小君被珊珊摸的兴奋异常,这种被小孩当畜牲玩弄的异色世界,让小君几乎达到了高潮。摸弄后,珊珊拿出了一套马鞍,合了合小君美丽的肉体后,很快地把这具马鞍安装好。然后珊珊还在小君的口里塞了个口啣,这个口啣两边个连接着一条线,功能就像缰绳一样。小君很快地意识到自己即将成为珊珊的座骑。想到这附难堪地模样万一被其它小孩看到,那该会是如何地羞愧!在小君沈浸在变态的幻想的同时,珊珊拿出一条像是马尾的东西,这条马尾的根部是一个像三角椎形状的按摩棒,珊珊拿这按摩棒在小君湿透了的淫户抹了抹后,快速地插入小君的肛门。小君还来不及反应,马尾巴就固定在她肛门里了。

      「好了!这样好多了!畜生就该有畜生的样子」珊珊嘲笑着说道,听到珊珊这样说,小君涨红了脸,低了下头。

      珊珊笑了笑,就跨坐到马鞍上,用脚踢了踢小君的肥乳拉了拉缰绳后说。

      「走了!」

     就这样,小君慢慢地爬向教室。一路上,似乎所有的小孩都见怪不怪地看着小君像头母马般的样子,正常地玩耍着,就连其它的老师也视若无赌,珊珊甚至还停下来,骑在小君身上和一个老师聊天,所有的人似乎都认为小君这种样子是很正常似的,终于回到了教室,刚刚还站着上课的老师,现在去像头畜牲般地被骑了回来。

      「我回来了!」珊珊大声地说道。

     小朋友们个个都望向她们,小君羞愧地头低低的,但阴户却不争气地滴着淫汁。珊珊下了「马」后,把小君牵到教室后面,然后把她练在垃圾筒旁边。小君就这样袒露着丰满的乳房,湿淋淋的淫户,像头畜生地被绑在教室后,所有的小孩都不把她当成人,下课后还牵着她到处逛,还有小朋友把吃剩的午餐伴在一起给她吃。小君在这种异样的气氛下似乎渐渐地认同了自己的身份,一头实实在在供人使用的家畜。

    家畜(七)

    「小君快去捡」一个小男孩用力地甩出一块飞盘后,对着赤裸着身子蹲坐在一旁的小君叫喊着

    小君听到后,立刻甩动着白嫩的肥臀带动着插在肛门上的假尾巴,如同犬只般四肢着地地跑了出去,那对34E的肥奶也跟着不断地甩动着,捡到飞盘后,小君努力地用小嘴咬着飞盘跑回小男孩站立的地方,然后擡起上肢,吐出舌头不断地对小男孩献媚。

    「好了!下一个」珊珊坐在草地上的一个优雅的圆桌旁喝着香甜的红茶。

    珊珊说完,另一个小女孩很快地上来,把小君的鍊子从小男孩手上接过来,抚摸着小君漂亮的脸蛋和身体。

    「小惠!你想怎幺玩?」珊珊优雅地问着

    「嗯!我想要看狗狗交配」小惠开心地说着

    「这好办!阿威你去把黑豹牵过来」珊珊吩附随侍在一旁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很快就把一头雄伟黑狗牵了过来,即使小君再怎幺投入母狗的角色,此时也吓得直发抖。毕竟真的要和一条狗交配已经超出了她心里的界限。

    「求求你!不要让我跟狗交配」小君几乎快哭了出来

    「哼!不要以为黑豹说干你就干你!他可是会挑的!」珊珊怒道

    被珊珊这样贬抑,小君心里一酸,毕竟自己也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份子,竟然被说得好像连狗都不想干。豆大的泪水不断地从小君美丽的大眼睛中窜出。忽然小君觉的脸上有一股暖流,温柔地洗涤着她的泪水,原来是那只叫黑豹的狗,伸着舌头不断地舔舐着小君的脸庞,舔完脸后还直接往小君的阴部舔去。

    「啊!哈哈!阿!哈!不要!好痒」小君微微地抵抗着。

    小君心里开始有了一股异样的感觉,她觉得好温暖,厚实的舌头不停地舔着早已氾滥成灾的阴户,心里那个空虚似乎已经被填补,小君竟然开始自动地摆动着腰肢,迎合着黑豹的舌头。

    「哈哈!看来黑豹还挺中意这条母狗的」珊珊拍手高兴地说道。

    「是阿!之前那几头黑豹都没这幺温柔呢!」小惠在旁附和着。

    「啊!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们!不要让我被狗干啊!」小君言不由衷的哀叫着

    「少来!我看是妳这头发情的母狗勾引我家黑豹吧!」珊珊捏着小君的肥乳说道

    「呜呜呜~~」小君已经快被情慾击溃了,忽然,身子一抖,一股透明的液体从阴道喷出

    「啊阿啊!!」这母狗竟然被狗舔到潮吹了,小君讪笑着。

    「呜~哈~呜~~汪汪~,再快一点~啊啊~哈哈」小君伸着舌头,屁股不断地摇晃着,妨彿使尽所有力气地想要让狗茎能更加深入。

    「小君要求求黑豹呀!这样黑豹才会插快一点」珊珊抚摸着小君扭曲的脸庞说道

    「黑…黑豹老公,求求你再用力插我这只母狗~哈哈~啊啊~我愿意当你的老婆~哈哈~一辈子给你干~汪~哈~哈~」小君不段地叫喊着。背德的淫乐将她不断地带上无止尽的高潮。而这一切都被在一旁的黑衣人手上的DV拍了下来。

    过了好一阵子,黑豹才和小君分开,此时小君已经不省人事,珊珊交待了黑衣人一些事情后,就离开了。等到小君一醒后,已经在自己家里的床上了。一切就像是一场梦般,但小君此时已经不再怀疑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