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强姦补习学生的姐姐
  • 发布时间:2018-08-25 19:3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看着只得两位数字的银行户口,我只好打些散工来过活。其中最赚钱的可说是补习了。由于区内学生的补习风气相当盛行,差不多七成以上的学生都有找补习老师的习惯,于是一些像我一样想多赚一些少用左都加入。

    通过 agent 我找到了四份补习,加起上来都足够我好好地使用了,生活亦开始稳定起来。

    我的补习学生两个是男两个是女的。由于我能力的关係,我最多只能够替小六的学生补习而已。两个男的只有小一,小二而且还是独子,所以完全没有利用价值。

    相反女的就有一个已经快要升上中四,她叫陈明心,还有她那个正在读中五的姐姐叫陈澄心,两姊妹的样子都长得不错,明心已经具有美人的胚子,姐姐更是令人垂涎三尺,就像两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一样。

    不过由于家教森严的关係莫说是男友就连一个像样的朋友也没有。

    她们的妈妈就可以不用说了,反正我是不会对老女人有兴趣的。不过在我替她们补习的时候她妈妈一定会在家中某处盯紧的,使我连想偷偷摸摸她们的小手也不行,只好尽忠履行我的职责。

    还好妹妹的天资本身很高,只说两三句便懂而且考试的成绩又不错,于是乎我这个业余老师得以留任到暑假继续帮她预备中五的课业。

    我和妹妹明心的关係一向不错,可能由于没有朋友的关係所以她把我当成了她的亲哥哥一样时常向我讨教课本以外的问题,我也尽可能满足她的提问,只是她妈妈在场所以我从来不敢太过放肆。

    相反姊姊澄心就对我冷淡得多了,每天放学后回来冷冰冰的不发一言,一返家就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温习,我和她半年来也说不过十句话,像是有意迴避我似的。

    对于她对我的冷淡曾使我很气愤,不过想深点可能她已经发觉到每次我看着她那充满情慾的眼神罢。

    我这样失态可是大有理由的,虽然澄心才十七岁,可是身材已经发育得相当均称,两只小奶子包裹在紧迫的长衫校服里让人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最少都有三十三吋以上。

    配上不堪一握的腰,长长的秀髮,哀怨的声线,清纯的面貌,摄人的眼神,配合动人的少女神态,单是想像将她压在我的胯下的情景已经足够我兴奋上几天。

    听明心说她姐姐的成绩在校内的成绩是全级之冠,样子甜美各方面都优秀的她自然是众人心目中的女神。可是由于家教太严的关係才会到中五还没有交上男朋友。征服优材生的念头在我心中不断膨胀起来。可是只要一天她的妈妈在家我也没有机会下手。

    不过机会终于来了,澄心明心的父亲难得拿到长假期决定到台湾旅行十日,可是由于两个宝贝女儿均忙于暑期的活动当中未能抽空,所以他们决定留下她们在香港两夫妇自行出发,而且我和明心的补习继续进行,并且代为照顾她们两姊妹,额外付我酬劳,我当然是满口答应。

    听明心说,原来当天姐姐是极力反对这个决定的,说她们懂得照顾自己,不需要我云云。不过幸好得到妹妹的力争,而且她们有眼无珠的妈妈经过半年的时间也觉得我是可以信赖的,才决定不另找人选。于是乎她们两姊妹的命运就在那刻决定了。

    在机场和她们两姊妹送别过父母后,我跟她们一起乘车回家去。澄心今天的打扮令人眼前一亮:一把秀髮自然地放下来,随风飘逸,比平日上学时绑住的马尾漂亮得多。

    面上薄施粉姿,明豔照人;上身穿上了一件粉蓝色的小背心,仅能勉强容下经已饱满的身材,在烈日下不经意稍稍揭开衣领时可以见到里面的胸罩。白色的网球裙在上落扶手电梯时跟本挡不住里面的春光,和平日衣着保守的她大不相同,似乎是想趁母亲不在时偷偷地出去玩耍。

    果然一步出机场的时候她便对我们说她今天去打网球,要很晚才回来。我还未回答的时候她已经一溜烟开溜了。

    算了反正她就像嘴唇边的肉走也走不掉,今日就先替妹妹开苞好了。其实明心的姿色绝对不比姐姐差,只是由于尚在初期发育当中吧。明心刚好过了十六岁的生辰,正是由少女步入成熟时期。和姐姐一样她也留起长髮,两条马尾晃呀晃的好不可爱。

    胸部微微突起,却又显得小巧可爱,一副清秀的面孔可以肯定将来是一个美人儿。身高只得五呎多,大概只及我的胸口,柔弱的身子更惹人爱怜。经常拥住我的手臂问东问西,小巧的胸部摩擦下叫我又痕又痒的,更何况对我的信任比对她的父母姊姊更大,叫我不能不好好的尽情姦虐她,为她的告别童年的暑假留下最深刻的回忆。

    回到家中先装装样子说要温习生物科,我问她:「明心,妳知不知道男女之间有什幺分别?」

    当然聪敏的明心立即将她从常识的性知识来回答。

    「好了既然妳知道女性会来经,那妳来了经没有?」

    「大约两年前便来了,不过经期还不大準确。」

    不知就里的明心想也不想便回答我了。她可察觉不到我内心无形的兴奋。来经即是表示女性已经具备性交的条件了。

    「那妳知不知道来经代表什幺?」

    「可以生小孩子了。」真聪明。

    「好,那妳看过了男性的性器官和女性的没有?我指的是真人喔!」

    说完我便把早已硬直的阴茎展示出来,还强迫她脱下衣裳。

    「妈妈说不可以让别人看自己的胸部和下面的......妈妈说这是最宝贵的东西 ......」明心双手抱胸保护着自己道。

    我才不管什幺宝贵不宝贵,露出狼相向明心扑去。这番举动吓得明心大叫起来。不过我才不怕会惊动邻居,因为在装修时她们母亲考虑到孩子温习环境的问题,特意在全屋的墙上装上了一流的隔音设备,在开了空调的房子做什幺都不会被邻居听到,让我一会儿可以让明心尽情地叫床而不会有事。

    看到我失常的举动,明心开始意识到自己一向倾心的大哥哥竟然是一个禽兽不如的坏人,震惊之余倾尽全力想逃离我的魔掌,奈何一切已经大迟,被我一手抱入怀内动弹不得。明心怎幺也想不到才离开双亲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被自己一向信任的人所侵犯。

    逮住明心后我慢慢步入这个少女的闺房,将她的双手扣住后我便拥着她细看她的小天地。布置朴素舒适又不失小女孩的童真。明心想到有可能在自己的闺房被夺去贞操,心里觉得极之难受。

    在桌上放置了一本日记,当然我不客气取过来看。里面尽是小女孩的心事。

    其中我发现不少有关对我爱慕的词句。

    「妳喜欢我?」

    「本来是的,但现在不是了。想不到哥哥你是个大色狼,我......我看错你 了......快放开我否则我要报警了......啊!」

    伸手轻手温柔地爱抚起来。脱下白色的小背心,里面竟然什幺也没有穿,一双小巧精灵的乳房尽收眼帘。我忍不住吸吮起来。

    「不要......求你,哥哥......」

    顺手卸下她的下裳,身上只剩下粉红色的小内裤了。我把鸡巴送到她的嘴唇,强迫她替我含住。明心努力闭起小嘴,不让我的阴茎进入。

    伸手往她那未被人开恳的处女地,里面已经有点湿了,我慢慢替她按摩起来。同时尽往少女敏感的部位进袭。

    明心受不了刺激,牙关一鬆阴茎已经长驱直进。抓住她的头部猛力摇动,阴茎在细小的口腔内尽情发洩,往喉头深处发射。

    明心马上呛个不停,面上尽是精液 被所倾慕的人肆无忌惮强暴,小女孩的心灵受到永不能复原的创伤。

    就在这时听到开门的声音,不知何故澄心提早了回家。看到妹妹被禽兽折腾得不似人形的样子,一时之间反应不了过来。但这一呆就足以令她悔恨终身了。

    我想也不想便扑过去将澄心拖入屋中。

    我一早说过关门后屋内发生任何事也没有人知道的,这两姊妹我可是吃定了。由于我用力过猛的关係澄心她被我带得倒在门前不远的地毯上,引人犯罪的网球裙扬起了来,看到了里面的内裤。

    马上脱下澄心的内裤就充当绳子把她自己捆绑起来。到澄心稍为清醒的时候两人都被我绑住双手任我鱼肉了。想不到要一箭双雕,早知刚才就留力好了。不理会她们的喝骂哀号我将她们抬进主人房里去。房内有一张七呎宽的大床,有足够的空间好好地教训她们。

    两姐妹各有各的美态,明心一脸的精浆使她睁不开眼睛,只是叫着姐姐快来救我。我说妳姐姐也自身难保呢便扑到澄心的身上。

    十七岁的处女身子果然大有不同,澄心还在发育的乳房隔着衣服在我的掌中抖动,阴部已经胀了起来,足以容下我的阴茎,埋藏在心里近半年的慾望终于得到释放,我忍不住吻起澄心来。

    十七岁的女孩对未来的幸福抱住美丽的幻想,但这一切随着我的一吻而烟消云散,宝贵的初吻已经被面前狰狞的的面孔独佔了,还不知一会儿将会受到怎样的凌辱。

    「究竟先姦那一个才好?我今天的状态不大好,看来只能二择一了,妳们哪个自愿先来?」

    面对两副默不作声的躯体,我慢慢俟近妹妹处。

    「不要!你这禽兽要发洩就要姦我吧,反正你一直都想得到我的身子了,要来便来吧」说着便挺起胸膛,闭上眼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一早就看穿了澄心是很疼惜她的妹妹的,这一试果然有效。

    「呸!谁说妳自愿给我姦我便要来,我偏要在妳面前把妳的妹子干过半死!」

    「你这混蛋......究竟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我妹妹?」

    「很简单,照我意思做就好了。」

    从腰间取出相机,喝令澄心做出一个个淫蕩的姿势,例如张开双腿双手捧起乳房,跪在地上撩起短裙褪下内裤抬起屁股的样子,拱桥让我拍下阴部大特写等等令一个少女感到极到难堪的动作。拍照还是其次,我最想看到的是这种冰美人脸蛋红红自尊心受创的样子。

    澄心是一个知书识礼的女孩子,一生人都未曾受过这等侮辱。可是能捱得一刻是一刻,只能屈辱地勉强完成我一个个过份的要求,希望有人来拯救她们。

    被我舞弄了近半小时的澄心已经身心疲倦,看着我将她淫秽的照片一帧帧拍下,一向高傲的她冷冰冰的样子已经被一面的无奈所取代,只能低下头整理凌乱的衣裳。

    轮到第二部份的凌辱了。我要她跪在地上扮成一只大母牛让我骑乘,而且还要绕住全屋走一个圈。可怜澄心的身体又怎能承受我的巨大重量,爬不了几步便倒在地上。

    我可不会这幺容易放过她,顺手找来一把间尺,在她停止时往她那充满弹性的臀部抽打下去,啪啪地的好不悦耳。我又一边走一边挤压她的奶子,说要替大乳牛挤牛奶。结果受尽屈辱的澄心几经艰苦才带领我进入她的房间强姦她。

    进入澄心的闺房,我躺在她那柔软的床上,大刺刺的要她爬过来替我口交。

    想不到澄心竟然坚拒我提出的要求,也不理我的威胁,还嚷着要将我绳之以法。

    算吧,看到她那副若隐若现的身体,反正今天都玩弄够了,也顾不得什幺口交不口交了,强行把她抱上床开始姦污。

    澄心的胸罩一早已被我脱下,扯掉她的小背心后已经是让人垂涎的奶子了。

    经过我多次的肆虐,双乳已经又红又肿了。捲起网球裙,露出少女的阴部,慢慢地爱抚挑逗。

    澄心早已被我凌虐到超越她的极限,不顾一切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可惜的是身心早已被完全摧残,无力作出最后的抵抗了。分开澄心的双腿,掏出阴茎转眼我便要破处了。

    阴茎缓缓挤入少女的阴道,享受紧迫阴璧的乐趣。我并不急于立刻破处,只是拖延时间让澄心进一步感受到失身前的恐惧「求你......不要......」眼看阴茎抵达处女膜前,澄心发出最后的哀求。

    「三、二、一,来了!」

    下身一挺,阴茎便一口气插穿了澄心的处女膜了。

    没有了,我什幺也没有了!」

    澄心难过得大叫起来。她一向是一个重视贞节的女孩,一直有将初夜奉献给丈夫的想法。可惜一切都太迟了,自己已经变成一支残花败柳了,这种想法对澄心这种自傲的女孩有更深刻的伤害。

    「好好面对现实吧!妳这个只配给我强暴的靓女!」一边姦淫我一边用言语继续打击她的自尊心,用尽方法增加她失身的痛苦。在进出百余下后我终于忍不住了,低声告诉她:「射进去好妈?」

    澄心立即抖震起来。她知道被强姦后是有办法避孕的,但要她少女的子宫沦为别人灌溉精液的肉壶就万万不愿。可是太迟了我已经将全数的精液灌溉入她的身上。

    「做得好,妳今天已经保住妹妹的贞操了。不过妳看看时钟......」

    原来由下午6时开始我已经玩弄了她们6小时了,这时刚好12时。我走过向明心,趁她累得熟睡的时候挺身一插。破身的痛楚使她痛醒了继续接受无止境的姦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