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台小屋强姦』
  • 发布时间:2018-10-17 17: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雪玲写好了交班记录,擡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是10点45分,还有15分钟就到交班时间了。雪玲最后一次巡视了病房,由于是週末,不少病人请假回了家,所以好几间病室都是空的。

      巡了一遍回到护士办公室,接班的同事已经到了,两人谈笑了几句,雪玲就把几个重病号的病情交代了一下,结束了她当值的上夜班。

      像往常一样,雪玲在更衣室里脱下帽子、腰带和鞋袜,拿着换洗的便装走进了浴室。

      20分钟后,她出来的时候,已换上了一件深蓝色的前面扣纽的有袖连衣短裙,头髮也用蓝色的头绳扎了起来。她把浴具放回更衣室,将换下的内衣用塑料袋装好塞到自己的挎包里,穿上一双一寸半厚平底的深蓝色细带凉鞋,走出了休息室,朝着旁边的电梯间走去。

      雪玲没有料到,自己正一步步走向色魔张开的魔掌。

      她轻鬆的脚步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动听的声音,向着电梯间传去,接着她秀美的双手推开了电梯间前那扇沈重的包铁皮的放火门,随着「 砰」的一声,雪玲的身影走入了电梯间的黑暗之中。

      雪玲一进入电梯间就觉得似乎有一些不对劲︰在黑暗的空间里,瀰漫着一种奇怪的白色的烟雾,烟雾里携带着一种从未闻过的香味。

      她起初并不在意,以为是某些病人曾在这里偷偷吸烟罢了,但很快她大吃一惊,吸了两口那种香味,竟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离电梯门只有短短几步的距离,但她却开始全身发软,怎幺也迈不开步子,一个踉跄,几乎摔到,幸好扶着墙。

      雪玲强忍着越来越强的倦意,勉强扶着墙走到电梯口按下按纽,电梯门缓缓而无声的打开了,藉着电梯里的灯光,她看到了电梯门旁插着一支香,点燃的香头冒出缈缈的白烟。

      这时,身后的门响了一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雪玲感到一双坚实强壮的手臂从身后抱住了自己的纤腰,这双手臂力大无穷,轻轻一举就将雪玲轻盈的身子扛上了肩头。

      雪玲正想张口呼叫的时候,眼睛一花,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她只来得及看到抱着自己的是一个穿着蓝白间条的病号服的男人,他的头上是一顶帽檐压得低低的棒球帽,面上戴着一个白色的大口罩,仅仅露出的双眼射出淫恶闪烁的光芒。

      雪玲的呼叫声就像小猫的喵叫声一样,谁也听不见。她感到自己被扛进了电梯,然后在恐惧和绝望中,电梯门又无声而缓缓的关上了。雪玲只觉眼前一黑,就什幺也不知道了。

      米健躲在防火门后紧张的注视着,当听到雪玲的脚步声时,呼吸顿时急速起来。他在电梯间点燃的印度迷香来自于一位魔术师之手,据说是印度的王公们专门用来对付不肯就範的烈女的,药性很强,只要吸上一两口,12个小时都会动弹不得。

      果然雪玲一进电梯间,就被迷香所製,看到她打开了电梯门,米健知道机不可失,立即深呼吸了几次,憋住一口气,推开防火门快步走上去。他从身后抱住雪玲柔软的身子,一把将她扛在肩上进了电梯,雪玲已无法作出反抗了。

      他毫不犹豫地按下「36」的按纽,然后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并开始迅速上升。此时,他才敢长长的吸上一口气,迷香实在太厉害,他不想自己也中招。

      电梯平稳的升到了36楼,也就是顶楼。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米健扛着晕过去的雪玲走出电梯,来到长长的没有一丝亮光的走廊。这里是平时是行政办公的地方,现在当然不会有人。

      米健熟练的绕了两个弯,就来到通向天台的楼梯口,也许是太激动了,米健上楼梯时差点摔了一交。

    他托了托肩上的雪玲,用脚把虚掩的天台门推开,一阵凉爽的夜风从海边直吹过来,让米健发现自己的身上已是汗流浃背了。越过呼呼运转的冷却塔,米健径直登上了电梯机房的二楼,钻进了旁边的小屋里。

      高高的病房大楼上,在天台的一角,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扇小窗里,忽然在这仲夏夜亮起了灯光。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