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姐姐们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与姐姐们

    「大姐,二姐昨天又没回来睡啊?」

    我叫陈文俊,今年17岁,是个高二的学生。我有两个姐姐,大姐陈雅玲,25岁,二姐陈雅雯22岁,现在在电视台当记者,没错!就是现在正在报导新闻的美丽女记者,因爲波湾战争的缘故,已经两天没回家了。

    :BUad1JAn4v#kJ

    大姐将做好的西式早餐端出来,一边也有点担心的说:「是啊!现在美国正在打伊拉克,电视台忙的要死,雅雯又刚进公司,急着有点表现,她可是很有企图心的喔!真怕她会累坏了。」

    我边吃三明治,边埋怨说:「这个海珊是白癡吗?没事干麽去佔领科威特?

    这麽一块大骨头她吃的下吗?就算被她吃下去了,美国也会叫她吐出来。」

    大姐笑着将牛奶放在我面前,说:「你管那麽多干什麽?先管好你自己吧!Y

    明年就要考大学了,你决定好要上哪一所学校了没?」

    我嘴里咬着三明治,含混不清的说:「当然是那所有「最高」学府之称的学校喽。哪所大学别的没有,但环境之美绝对是台北之最。尤其是夜景,那可是所有年轻情侣必游之地,我早就向往的要命。」

    7h&K2Z-o I*E5g

    大姐听到我这麽说,倒也没说什麽,只是歎口气说:「阿俊,你也不小了,老是这样漫不经心的,你叫大姐怎麽放的下心嫁人呢?」

    $j5V7L%~si&@

    听大姐这麽说,我也沈默下来。不是担心自己的前途,而是因爲大姐,因爲大姐要嫁人了。

    我母亲早亡,父亲又忙着赚钱养家,长年在国外奔波,根本没空照顾我,所以从小我就是被大姐带大的。

    fAt

    所谓长姐如母,自母亲过世之后,大姐就负起照顾二姐跟我责任,也因爲这样耽误了大姐的许多恋爱机会。(

    直到最近,大姐公司里一位年轻英俊的经理叫王德伟的,在经过长时间的追求,和我跟二姐都有能力能独立自主之后,大姐终于答应他的求婚,再三个月后就要作六月新娘了。 [:

    .PFZu)|Z

    不是我喜欢夸讚自己的姐姐,我两个姐姐从小就是美人胚子,长的又可爱、又漂亮,皮肤是又光滑、又洁白、很柔嫩的感觉,早就是附近出了名的美人了。

    长大以后更是出落的美丽动人,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

    [ 大姐从小就很温柔贤淑,很有贤妻良母的架式,所有的长辈都很喜欢她,都认定她是最佳媳妇的不二人选。

    二姐就不同了,二姐的个性很男性化,很具有野性美,从小就很活跃的她,老爱跟男生一起玩,异性朋友永远多于同性朋友。

    在对性极爲好奇的时候,我就常常幻想着她们的裸体自慰,既使是现在,她们仍然是我性幻想的第一名,比任何明星都能让我兴奋,性起时一天自慰个四、五次也不觉得怎样。

    Q*q _%F:gm3D:j,k@

    我当然不讨厌我这未来姐夫,事实上,我未来姐夫又帅又多金,家世人品都是一流的,大姐工作的公司,就是他父亲在担任董事长,而且他父亲王崧是台湾有名的商界闻人,列名台湾百大企业的豪门世家。

    9K1P0_N X?`q0]

    所以他也算是配的上我大姐了,而且我未来姐夫对我也很好,常常买东西来巴结我,我当然对他印象很好,不过只要一想到他就要把我最亲爱的大姐带离我的身边,就不免感到有些忌妒。

    吃完早饭,大姐就回房间去换衣服,今天姐夫要带她去试礼服,听说他们的婚礼要在金x酒店席开5百多桌,光礼服就要换15套,想到就累。

    看到大姐难掩兴奋的表情,一股妒意充斥在我的胸口。我意兴阑珊的关掉电视,想回房睡个回笼觉。

    q5F9uC*n:rWxX%[)NC

    我家是一栋独门独户的房子,一楼是客厅,饭厅,厕所,厨房和主卧房。只是因爲爸爸长年在外工作,主卧房已经閑置很久了。

    ;`%^ @$QM7pD

    我和姐姐们的房间都在二楼,二楼只有三间房,成凹型格局,上楼后左边室大姐的房间,右边是二姐的房间,我的房间在最后面,要回我的房间得先经过姐姐们房间的门口。

    二楼前后都有一个阳台,前面的大阳台是全家共用的,大姐总会把洗好的衣物拿到这里晒。有时老爸在家,我们全家到齐,而大伙又心情好的时候,我们也会在阳台上开饭,气氛相当不错。#dD p`3R-Rh

    后面的小阳台就时我个人专属的私人空间,那里也是我的运动场所。

    在经过大姐的房间时,却发现大姐不知道是兴奋过度还是怎样,房门竟然没有关好,留了一道缝隙。

    一时间,我只觉得我的心髒狂跳,口乾舌燥。难耐心中的渴望,我静静的凑到门缝往里偷窥。

    门缝开的不大,但已经足以让我看见我想看到的一切了。大姐已经把家居服脱掉,全身只穿白色的胸罩和三角裤,样式很保守,但配上大姐纤细白嫩的肌肤,曲线优美的身材,却让人觉得美丽的让人迷醉。

    虽然姐姐从小就是我性幻想的对象,但我从来没有看过任何一位姐姐的裸体。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看过女性的裸体,虽然从网路上和一些色情杂志里,我也看过不少裸体甚至是做爱的图片。但请相信我,图片跟真人是完全无法比较的,尤其是我大姐的裸体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我大姐胸部不大,我猜大概只有B罩杯,但在纤细的腰肢衬托下,却出奇的挺翘结实,虽然包在胸罩里仍然显得如此丰挺饱满。

    大姐不算高,160公分上下,但她的腿却非常修长,很有魅力。大姐的脖子非常细长优美,当大姐将她的长发撩起来时,总能让我心髒猛跳几下。

    大姐浑然不觉自己的春光已经外泄,轻哼着不知名的调子,神情愉悦的试穿她放在床上的几件套装。

    那美丽的姿态,让我的肉棒充血勃起,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将手伸入睡裤里握住自己的肉棒开始套弄起来。我压抑着自己粗重的呼吸,死命的挤压自己的肉棒,终于在一阵爽快中,我发泄了。;

    在发泄的同时,我忍不住轻吟出声,我发誓,只是轻轻的一声,但已经足以让大姐注意到了。在大姐向门外看过来之前,我已经仓皇的跑回自己的房

    我一把趴在自己的床上,害怕会被大姐责骂。幸好没多久,未来的姐夫来了,大姐敲了敲我的门,告诉我她中午不回来了,午餐自己解决了。

    从她一如平常的声音里,我无法察觉到,她是否发现到我刚才的偷窥行爲,但显然她的心情并没有变坏。

    i|1z_/O[7M"Z9U

    听到汽车开走的声音,我放下心来,想起刚才偷窥大姐美妙的半裸胴体,虽然才刚发泄过一次,我的肉棒还是又马上擡起头来。我将睡裤脱下,将刚才的发泄物擦乾净,然后又痛痛快快的发泄一次。

    将内裤跟睡裤洗好,挂在浴室里晾乾,我的睡虫也跑了。收拾了一下,我也出门去玩了。

    约了学校里几个比较要好的同学后,我们一起去打蓝球。我在学校是回家社的社员,空閑的很,常常跟三五好友到附近的市立公园打篮球,顺便泡泡马子,这个公园可大的很,不但有篮球场,还有排球场,其他如游泳池,高尔夫球场一应俱全,当然都是收费的。附近还有一个马术俱乐部,我老爸还曾是那个俱乐部的会员呢,只是近来骑马的人少了,马也剩没几匹,好像快关了。

    打篮球搞的我一身臭汗后,我还跟同学去吃了碗大碗公牛肉麵,才回家去。

    一开门,却发现门没上锁,一双高跟鞋各分东西的倒在玄关前,我知道,我那粗枝大叶的二姐终于回来了。果然,我二姐衣服没换,妆也没卸,就这样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U ].Vc*_ ].zI

    d/L6aq ^M,O

    我一靠近,一股体臭扑鼻而来,靠!二姐至少两天没洗澡了。我忍着臭味,摇醒二姐说:「二姐,二姐,拜託你先去洗澡再睡好不好?臭死人了。」二姐被我摇的不耐烦,突然一把把我抱住,像在梦呓着说:「阿俊,你回来了啊!别吵我,我两天没睡了,让我先睡一个锺头再叫我。」;{*t1j0]:El

    xy yuB*M.F

    是谁说美女的体味一定是香的?我能确定的是,任何美女两天没洗澡,体味都是臭的。二姐的胸部明显比大姐大上一个罩杯以上,又柔又软的让我枕的很舒服,但那两天没洗澡的臭味却又让我很难过。

    我挣扎的脱出她的搂抱,大叫说:「你不但两天没睡觉,还两天没洗澡,臭死了,二姐,起来啦!」

    二姐还是继续睡她的,根本不理我,无奈之下,我只好背着二姐回她的房间,将她丢在她的床上后,我也累的差不多了。没想到吧!记者这个工作,在萤幕上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却是又髒又臭的很难让人受的了

    J6U0XdKTa%I

    我回房去收了一下电子邮件,跟同学要了一点明天上课要用的资料,这才带着换洗衣物,洗澡去了。

    随便沖了一下身体,我就舒舒服服的将自己泡在浴缸里,让热水将我全身的毛细孔全部打开,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正在享受时,浴室的门却突然被人打开了,我吓的将全身浸在热水里,只见我二姐一脸没睡醒的样子,一下子就把她的裙子撩起来,然后把蓝色的三角裤一脱,露出丰腴雪白的臀部,一屁股坐在马桶上拉屎。

    我大叫说:「二姐!你在干嘛?」

    二姐先漫不经心的回答说:「大便啊!干嘛!」然后才想起来,惊讶的看着我说:「阿俊!你怎麽会在这里?想偷看啊!」I

    我气急败坏的说:「谁想偷看哪!是我先进来得的欸!」

    二姐笑着说:「想看就说想看,别不好意思,你也应该是会对异性産生兴趣的年纪了,想偷看也是很正常的嘛!除非你是同性恋。」

    是很正常,但是……「拜託~~二姐,我在洗澡,是我先进来浴室的。忘记锁门是我的错,我道歉,但我没想偷看你!还有,我是个正常的男性,我的性向很正常,我不是同性恋!」

    二姐笑嘻嘻的说:「别骗我了,怎麽说我们也是一家人,我绝对不会因爲你是同性恋而看不起你的。」

    「二姐!!!!」我几乎是大吼出声了。

    二姐大笑着起身,那雪白的屁股,让我窒息了一下,二姐毫不在意在我面前将屁股擦乾净,穿好衣服说:「洗快一点,我也要洗,两天没洗澡,我都快臭死了。」

    这个死二姐,竟然敢在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大男人面前毫无顾忌的擦屁股,她根本没把我当男人看!可恶,早晚我会让她明白,轻视一个身心健康的年轻男子,是个多麽严重的错误。

    只是现在,我也只能目送二姐窈宨的身影离开而毫无办法。

    我匆匆的结束泡澡,穿好衣服离开浴室。二姐这时已经换下套装,穿着家居服在门外等了。她还骂了一句:「真慢,你在孵蛋啊!」真是气人。

    二姐刚进去,我就觉得不妙,果然,二姐一进去,就发现早上我手洗的内裤和睡裤。她故意大惊小怪的惊呼说:「唉哟~~什麽时候我们家的小少爷会自己洗裤子了呀!莫非是梦遗了吗?唉~~小少爷终于长大了!」

    我羞的几乎无地自容,可恶的二姐,竟然敢这样欺负我!.

    「我一定要报仇!」我在心里狂吼着

    mncs$`!S*w

    ==================================

    k Z0qWpz9]?w9L

    大姐打电话回来,说她未来的公婆要请她吃饭,今天可能要10点左右才能回家。大姐一直在跟我抱歉,说她明天一定会做一桌我爱吃的好菜来补偿我。

    qF0r1z3x7k

    我心里酸酸的,但也无话可说,只好告诉她「吃饱一点」,但这心中浓浓的醋意可是沖的我鼻子都酸酸的。

    电话刚挂,二姐就洗好澡走出来了,二姐一边擦她的头发,一边问我是谁的电话。我把大姐的话告诉她,二姐喔了一声,也没说话,就上楼去了。

    我才想起来,向着楼上提高声量问二姐说:「二姐,大姐不回来,晚餐没着落了,你要吃什麽?我去买。」

    [ 二姐从楼上回我说:「我不吃晚餐了,我要补眠,明天我又是早班,得赶快睡个美容觉,睡眠不足可是女人美丽的大敌。」

    s!llZ_ x/b f+y

    我讥笑二姐说:「不吃晚餐?要减肥啊!听小弟的忠告,你现在才想到要减肥已经太迟了。」

    0u |Ar3A[

    然后我就听到一阵打雷声:「陈文俊,你想找死啊!敢揭你二姐的短。」

    我哈哈大笑的赶紧落跑,毕竟二姐发起火来可是很可怕的。每次我听到有同学在羡慕我有两个美丽动人的姐姐,尤其是称讚我二姐既美豔又大方又有气质,简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理想情人时,我都在苦笑。

    那群瞎子真是有眼如盲,完全被我二姐的外表所矇蔽,一点都不知道我二姐真面目有多麽可怕,而我又是生活在如何水深火热的痛苦中。

    $}7B)Z j*o2V@

    还是大姐好,大姐才是我理想中的情人贤妻。

    眼看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早,我跑到国民住宅那里的旧租书店看书。这家租书店很小间,书排的密密麻麻的,根本没有多少地方可坐。我租了一套武侠小说,付完了钱就拿着书跑到树下去看。

    那套武侠小说还是印在马粪纸上,三小本钉成一大本的那种旧书,书名叫「情剑京华」,故事本身倒是很老套,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孤儿,被仇家追杀然后掉到山谷,然后运气好,吃到什麽千年参王啦!千年何首乌啦!总之都是活了很久的植物,功用是增加主角1甲子以上的功力。

    然后很恰巧的,主角总还会检到一本武功密笈,学会后就天下无敌,然后出来报仇。只是我一直不明白,纸扎的武功密笈难道不会烂掉吗?学这种来路不明的武功,万一写密笈的人根本是在唬烂的呢?反正也是打发时间,随手翻翻,也不用在意。

    0K2m y O#FT#R

    突然!书中有一段故事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一段是写主角的仇家住在北京城,真正的身分不但是朝廷的王爷,更是主角的亲舅舅。

    .g7zr*D3r,d5[B7p

    而他之所以要去杀主角全家,竟然是因爲他爱上了自己的姐姐,也就是主角的母亲,所以率人去把他姐姐抢回来,将她软禁在王府里,然后强奸了她,最后还跟大反派像夫妻一样的一起生活了10几年,而且还生了一个女儿

    P%HTo/z/s,

    荒唐的是主角又爱上了这个又算是表妹,又算是同母异父的妹妹,两人还发生了性关系,真是乱的一榻糊涂。

    这段吸引我的,就是那个大反派的恋姐情结,他竟然爲了这种畸恋而杀人全家,而且还强暴了自己的姐姐,一奸就是十几年。

    其中最让我感到震惊的,却是主角母亲的态度,从刚开始被自己弟弟强暴后的痛不欲生,慢慢变成无奈的认命,到后来姐弟俩却比真的夫妻还恩爱,若不是主角的出现,两人搞不好真的会白头到老了。

    ;i)QD}2e A

    最后主角的母亲是自杀了,表面上她是因爲姐弟乱伦的丑剧,让她羞于见人甘愿赴死。但我不论怎麽看,都觉得她是因爲她弟弟死了,生无可恋,所以自愿追随他弟弟于地下,换言之就是殉情

    看完书后,我发现我根本站不起来了,因爲我的肉棒已经先站起来了,完全膨胀的肉棒硬的吓人,因爲我已经把自己想成那个大反派了,而姐姐的角色当然是幻想成大姐。"

    $cqC6HHh.m!A$A z

    这段奇妙的租书经验让我整整花了半个锺头才冷静下来。

    胡乱吃了一点东西,天色早已变暗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开始想着,我会不会爲了大姐杀人放火?而且还是她的老公?

    一直到回家之后,我还是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我越来越讨厌我未来姐夫了。

    s?7Y3s,c$@ k g

    ===================================

    Nny"M)K)R-RGI

    我回到家时,家里一片漆黑,大姐还没回来,二姐大慨还在睡觉吧!我无聊的打开电视,看着无聊的节目。

    太无聊了,我负气的关上电视,回房去了。经过二姐的房间的时候,还听到她说着梦话:「美军已经进入科威特市区,伊军已经开始撤回伊拉克境内了。」

    这个二姐,还真是个工作狂。

    打开电脑,玩起国人自制的三国演义,外面美伊在大战,我在电脑里大战魏蜀吴。t

    刚把刘备这个爱哭鬼杀掉,收服了关羽,张飞,赵云等勇将时,门外传来汽车煞车声。「大姐回来了!」

    T~1t&U4TE

    看看时间,真的10点多了,大姐时间抓的还真準,我连忙下楼迎接。下楼时大姐已经开门进来了。

    只是在下楼的瞬间,我突然发现,姐夫已经开车离开了,没有进门。真是奇怪,以往姐夫送大姐回来时,总会进来坐坐的

    而且大姐的眼睛竟然是红红的,好像哭过。我愣愣的说:「大姐……」

    大姐这才看到我,勉强笑着说:「还没睡啊,雅雯回来了吗?

    我点点头说:「二姐大慨是下午1点多回来的,她好像累坏了,一回来就洗澡睡觉了,晚饭也没吃。」

    大姐喔的一声,表示知道了。不知道爲什麽,我总觉得大姐的表情有点落寞,今天早上她出门时,心情不是还不错嘛?大姐今天是不是跟姐夫的爸妈发生了什麽事了?!LRtzTORS

    T!bhtE

    我想问问大姐,只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大姐,你要不要洗澡?我帮你放热水好不好?」

    大姐有点感到意外的表情,我可从来没有伺候人的习惯,只有被伺候的份。

    大姐欣慰的笑着说:「好啊!阿俊,那就谢谢啰!我先去拿衣服,水就拜託你了。」

    在大姐洗澡的时候,我一直在外面等,我想问大姐到底发生什麽事了,只是看出我欲言又止的大姐,却只用一句话,就把我挡住了。

    「我很累了,想先去睡觉,有什麽话,我们明天再说好吗?」

    无可奈何之下,我也只好憋着一肚子的疑问,回房睡觉了。只是说她累了想睡的大姐,她房里的灯光,却一直到12点多才熄灭。

    我知道一定有事发生,而且一定跟未来姐夫一家有关系,心中隐隐对大姐的这场婚姻有些不安的联想。该死的!如果他们敢欺负我大姐,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M/8l lq

    但说真的,如果大姐真的嫁不成姐夫了,扪心自问,在我的心里恐怕是高兴的情绪居多。糟糕,我怎麽会希望大姐不幸福呢?

    怀着不安的心情,我也入睡了。

    ===================================v

    陈文俊,起床!快起床!」

    在我还没搞清楚发生什麽事之前,我已经被二姐从床上一把揪起来。二姐一把将我的制服丢给我说:「阿俊,快一点,迟到了!」然后她就跑了。

    迟到了?怎麽会,我的闹锺还没响啊?我在不明就理之下,赶紧把衣服穿好,手忙脚乱的跑下楼,一看到客厅的时锺,我差点爲之气结。

    二姐,才6点多,我迟什麽到啊!」帮帮忙,我昨天快一点才睡,6点多就把我挖起来。

    瞪着刚从浴室整理完仪容,身穿标準上班族套装的二姐,我一付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就要你好看的表情。

    只是二姐根本没把我恶狠狠的眼神放在心上,她一面戴上小巧的耳环,一面若无其事的说:「是我快迟到了。」

    老天爷啊!我前世是造了什麽孽啊!爲什麽给我这样的二姐?

    我大吼说:「你迟到关我什麽事啊!干麽那麽粗暴的叫我起床。」

    二姐笑咪咪的说:「当然有关系啊,你得载我去上班哪。」

    我没好气的说:「爲什麽我非得载你上班不可?你的机车咧?」

    二姐说:「坏了,还没修。」

    5a%X1z)Zi w_)Fl

    「那你不会坐计程车喔!」我还是拒绝妥协。

    二姐一脸可怜兮兮的哀求我说:「月底了嘛,我的钱不够花了,只好拜託你了,谁叫你是我唯一的依靠呢!」

    一个美豔动人的女子,用一付可怜兮兮的表情哀求你,真的很难拒绝啊!虽然我明明知道这个女人实际上是一个粗鲁,狡猾,尖酸刻薄又善于僞装的狐狸,但还是不得不答应她。

    只是在答应之前,爲了维护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我还是说:「少说这些肉麻话,好啦!我送你去上班,只是下不爲例喔。」

    二姐欢呼一声,拿起随身皮包,就拉着我往外沖,看着二姐的表情,我就知道,她只听到我答应送她去上班,其他的话根本充耳不闻,我也只能无语问苍天了。5bZZUa]

    骑着我的6段变速捷安特,我载着二姐往她在八X路上的电视公司去,说真的还真远。

    半路上二姐问我说:「大姐昨天几点回来的?」

    我回答说:「10点多回来的。」

    二姐喔了一声,就没有说话了。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二姐说:「大姐昨天的情形很怪。」

    二姐诧异的说:「哦!怎麽说?」

    我把大姐昨天的情形说了一遍。二姐听完后,沈吟说:「是有点奇怪,看来应该跟昨天大姐跟王德伟她爸妈见面有关,我们得查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才行。爲了大姐的幸福,我们恐怕得扮一次科南道尔了。」

    「科南道尔?」我疑惑的问。

    二姐得意的说:「你不知道吗?是扮侦探啦!」

    我说:「是福尔摩斯吧?!科南道尔应该是作者才对吧!」

    二姐的脸一阵红,恼羞成怒的赏了我一个爆栗说:「少啰唆,有需要时,你连亚森罗苹都得扮。」

    这个暴力女。我摸摸被赏了爆栗的地方。愁眉苦脸的说:「不用扮小偷吧!」

    二姐愣了一下,看她的脸色,我猜她根本不知道亚森罗苹是个专职大盗,只以爲他是个带假面具的神秘帅哥。只是她仍然硬撑说:「爲了大姐,赴汤蹈火你也应该在所不惜。」

    我苦笑说:「是是是,你赴汤,我蹈火,我们在所不惜。」

    二姐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到二姐的公司后,二姐说:「大后天开始,我连休4天,连礼拜天就有5天了,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调查大姐的事。」

    我说:「那怎麽行,我还要上课欸. 」

    二姐强硬的说:「爲了大姐,请假也要去。」

    我也只好无奈的说:「是!明白了,在所不惜。」可怜我的全勤奖啊。

    n(B ](U@0F|S.i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很平静,大姐二姐还是照常上班,我也照常上课。但我却知道,一个刺激的侦探游戏,就要以大姐的幸福爲藉口开始了。

    时间越来越接近时了,当我和二姐的眼神相互交集时,我们都发现了彼此眼中的兴奋,游戏即将展开。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