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婆媳合欢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婆媳合欢

    中午,我逃课来到姐夫家。 昨晚姐夫为了感谢我陪他妈回乡,邀我吃了顿晚饭。乾妈偷偷告诉我,说姐姐明天不在家。

    「骏……」

    一进屋,乾妈火一般热的身子就扑进我怀里,红扑扑像娇艳玫瑰的脸压在我胸前不停地磨蹭着,充满情慾爱恋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我,像恨不得把我吃了。

    「宝贝,我的小宝贝,我的心肝!」

    她双手勾住我脖子,狠狠咬住我嘴唇,舌头在唇上滑动,接着塞到我嘴里,用力吮吸,一条腿绞住我的腿,私处往我的大腿根用力磨蹭,热情的几乎要使我窒息。

    在客厅里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解卸衣服,裸裎相对了。

    「乖宝贝,想不想干妈啊?」

    「小兰儿,馋坏了吧?」

    兰儿、香儿是妈妈和乾妈打小就有的爱称,现在被我借过来了。

    「什幺小兰儿不小兰儿的,小坏蛋,没大没小……」

    乾妈娇羞的瞪了我一眼,手轻轻捶打我的脊背。

    「嗯……骏……不知道为什幺……我现在每天都想要……你……会不会……

    觉得我很淫蕩……」

    「兰儿,怎幺会呢。我就喜欢你这样。」

    「真的吗?」

    她拉着我的手到她胸前饱满的乳房上。

    我便握着肉团,拇指和食指捏住乳头,撚动揉捏着。

    「舒服吗?」

    「嗯……」

    「兰儿,你的宝贝好像变得更大了,是不是我的功劳啊?」

    乾妈舔着我的脖子,在我耳朵里急促呵着热气,低声嚷着:「老公,想死人了。我受不了啦,快……快来吧……」

    「兰儿,你真是个浪货!常常手淫吧?」

    「哎唷……你……你好坏啊……不要说那种事……」

    她撒起娇来,淫蕩地扭动屁股,葱白小手伸下来用力抚摸阴茎。

    「我还想看你手淫呢。」

    「不……不要……你好过分哦……」

    乾妈脸更红了,低着头沙哑的说。

    「兰儿,你不听我命令吗?」

    我将乾妈推倒在XX上,用阴茎在她脸上敲打了两下。

    「啊……别欺负我……骏……坏东西……你说什幺就是什幺了……喔……我听你的……我不管了……」

    乾妈脸上写满了情慾,开始一手握住一只乳房,揉捏起来,时而将坚挺的双峰互相挤压。

    「奶头硬起来了……真下流啊……」

    她打圈揉着乳头,断断续续颤声说着。

    我则捡起乾妈的黑色衬裤,捲住阴茎,也手淫起来。

    乾妈睁着如喝醉酒的朦胧眼睛,眨也不眨的凝视着阴茎,像要滴出水来,一只手慢慢伸到股间,食指与中指压迫膨胀突出的阴蒂。

    她痛苦般的皱起眉头,扭动屁股,流出了爱液。

    「兰儿,你现在想什幺?」

    「我……我在想……你……你的鸡巴……想你这根硬梆梆的鸡巴……」

    我把龟头分泌的粘液滴在了乾妈嘴上。

    白色液体衬着红唇,更增性感。

    她可爱地舔吮起来。

    我又用阴茎在乾妈乳房上按摩起来。

    「看吧……骏……看吧……我照你的话做了……唔……」

    她突然把我也拉到XX上,劈开大腿,分拨阴唇,直往阴茎上套。

    「哦……进去了……哎哟……好美喔……」

    乾妈长长呼了口气,双眸微闭,搂住我脖子,挺起乳房用力在我身上摩擦。

    「骏……你动一动……」

    「宝贝,你动不也一样?」

    我逗弄着她乳头说。

    「你真坏,专捡人便宜。」

    乾妈开始用力耸动,胸腹一收一缩,臀部和大腿撞击我下身发出「啪啪」的声音。阴道很有节奏和技巧地收缩着,挤压龟头。

    渐渐频率越来越快。流着汗水的两个不停晃动的大乳在阳光下白得耀眼,挺起的红嫩乳头,随着急促的喘息上下起伏。小腹因兴奋而不规则地抽搐着。浑身白肉像凉粉一样颤巍巍的抖动。

    「来,快点呀,不要折磨我了,里面好痒。」她趴在我耳边低声哀求,吐气如兰。

    柔媚的话语撩旺了我的慾火。我伸出双臂抱紧乾妈的腰背,挺起胯骨,向上顶送。

    「乾妈,你再叫呀,肏屄时多说些浪话才助兴呢。」

    「好吧……啊……啊……我的大鸡巴骏骏……你让我说什幺……我就说……

    哎哟……什幺……只要……只要你……喔……只要你把我肏美了……啊……」

    「说你是个老浪屄。」

    「我是……我是……我就是老浪屄……啊……哎呀……你的大……鸡巴顶死老浪屄了……老浪屄的……屁眼也是……你的呀……肏死我屁眼儿吧……」

    「叫爸爸,叫我亲爸爸。」

    「爸爸呀……大鸡巴爸爸……老骚屄……美死了……爸爸快用大鸡巴杵闺女吧……啊……」

    「兰儿,你真骚浪,爸非要肏得你叫救命不可。」

    「啊……我……不行了……受……受不了……要肏死了……啊……爸爸……

    你……你真行啊……把我……我的尿又要掏……掏出来了……」

    乾妈恣情纵意的发出了带哭腔的欢叫,热气不断喷向我。

    她媚眼如丝的看着大阴茎在爱液氾滥的阴道里进出,身体疯狂乱颤,扭腰打转,两只手四处乱抓,双腿踢着,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我搂抱着乾妈瘫软的娇躯,继续不快不慢地上下耸动。

    厚厚的阴阜像个肉垫,任我肆意冲撞,那种快意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她捉起我一只手,在脸颊上轻轻抚摸着,还伸舌去舔手指,癡迷的眼神直盯着我,柔细的长髮遮住了半张脸。

    「好深……唔……爸爸……人家魂都丢了呢……」

    「要是让姐看见她婆婆现在这副疯样,那乐子可就大了。」

    我拨开她脸上的秀髮,调笑着。

    「我才不管呢。」

    停了一下,她又故作神秘地凑近我耳边娇喘着。

    「其实我早知道她和你有一腿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

    「别胡说!」

    「呦!还想赖,昨天你俩干什幺了?力德没看见,我可都瞧清了。姐弟有这幺闹的吗?」

    昨晚乘没人注意时,我和姐姐亲了个嘴,她还死命掐了我一把,差点没把我疼死。我也没客气,在她香臀上回了一下。没想到让她看见了。

    「你想怎幺样?」

    我忐忑不安的问。

    「唉,我还能怎幺样呢?倒是你们要小心些了,万一真让力德知道,怎幺办呢?」

    她在我抽送中闭眼陶醉着。

    「知道又怎幺样啊?我现在是他外公,他能把我怎幺的?」

    我咬住她的乳头往外拉,下面加快了速度。

    「小不要脸的……唉……别管儿子儿媳妇了……我都快到极乐世界了……哎哟……小坏蛋儿……你……好……好大的劲……顶……顶死我了……难怪小云喜欢……啊……又不行了……嗯……大浑蛋……究竟……你最喜欢谁呢……」

    她语无伦次,面临着第二次高潮。

    这时一声门响,我们连忙扭头看,只见姐姐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

    原来姐姐今天约的朋友失约了,她在街上独自逛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便回家。没想到正看见我和她婆婆的活春宫。

    她眼中射出了怒芒,脸上挂着的是惊讶、失望、沮丧。羞怒使得秀巧的鼻孔急速开合,柔唇被贝齿咬出了深深的印痕,怒挺的双峰不停起伏着。

    突然姐姐冲过来,一个耳光甩到了乾妈脸上,又朝我尖叫道:「你……你怎幺能和她上床……她是你乾妈,我婆婆……」

    乾妈却冷冷地说:「你自己又有多乾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幺东西。」

    姐姐楞住了,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然后死死盯了我一会,奔回了自己的卧室。

    「怎幺办?」

    我望着乾妈。

    「什幺怎幺办?你还不进去!」

    她两眼闪着光,披上衣服,把我推进了姐姐卧室。

    姐姐正趴在床上哭泣,看见我进来,厉声叫道:「出去!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我跑过去搂住她,疯狂热吻,耳语说:「别生气了,姐,你听我解释,乾妈都守了这幺长时间了,再说,你以前不特恨她欺负你吗,现在我让她变成你弟媳了,还不解气?」

    姐姐羞极,冲我「呸」了一声,连耳根子通红。

    我解开她上衣和胸罩,含住挺起的乳头,轻轻噬咬着。

    姐姐粉红色的乳晕比乾妈几乎大了一倍。

    「哦……别……碰我……」

    姐姐性慾很快就被挑了起来。

    她喘息着,发出了我熟悉的呻吟。

    我拉下了姐姐的裙子和蕾丝衬裤,凑到她腿间。

    大腿根部已完全湿了。

    我揪着阴毛上下扯动,连带着两片阴唇也随着不停收缩。

    「小鬼……别碰我……喔……」

    这时,她分开的大腿也战慄起来。

    我又伸出舌头分开阴毛,轻轻舔着阴道口。

    「喔……小鬼……你要我死啊……」

    姐姐来摸我的腹股沟了,但刚一触碰到阴茎,就「啊」的一声缩手了,直叫「什幺髒东西」。

    原来阴茎上粘满了乾妈的爱液。

    姐姐拿过纸巾使劲擦着手,对我说:「你去洗一下。」

    我故意不动。

    姐姐恨的银牙紧咬,只好用纸巾替我抹乾净阴茎。

    我擡起她的腿,放到肩上,正要往里插。

    姐姐却突然推开我,急急地喊:「她在看呢!」

    我回头一看,乾妈披着件睡衣,竟像个幽灵似的站在门口。

    她跑了进来,说:「我就是想看看……看看你们……小云……你也别不好意思……反正咱俩都和他弄过……」

    趁姐姐和乾妈正争论的时候,我把阴茎在姐姐阴蒂上用力磨起来。

    「啊……」

    姐姐张大了嘴,长长的哼叫,身体直扭,爱液乱流,再也顾不上她婆婆了。

    乾妈乾脆也甩下睡衣,爬上床,弯下腰伸出红红的舌头舔着姐姐那发涨的乳头。

    姐姐更是受不了,「啊啊」的叫着、扭着。

    乾妈笑道:「小云,现在不假正经了吧,要不要肏啊?」

    姐姐连说:「要。」

    我抚摸着姐姐的雪乳,接口道:「你要什幺啊?」

    「好了,小鬼,快点插进去吧,我痒的厉害,受……受不了啦。」

    姐姐两手尽量掀起臀部,想一下子套住阴茎。

    我顺势一插。

    窄小的阴道热得像个火炉,紧紧吸住阴茎,阴壁上的皱褶不断收缩蠕动,刮着龟稜。分泌出的液体弄得龟头痒痒的。

    刚开始,姐姐还顾忌乾妈,只是双手搂紧我脖子,用力吻着,全身不停地扭动起来。但随着我一次次的冲击,她开始发出娇媚的浪叫。

    「唔……哦……顶得好深……嗯……我不行了……」

    「舒不舒服……是我肏得过瘾……还是……姐夫……肏得过瘾啊?」

    「你好坏哦……上别人老婆那幺爽吗……啊……我是你姐……啊……小心给雷劈呀……」

    大小阴唇随着抽插,不停翻出凹进。

    「叭唧……叭唧……」

    阴茎顶一下就发一声,连那摩擦阴毛的怪声,阴囊打着姐姐臀部的啪啪声,小腹的相撞声,姐姐满意的娇喘声,汇在一起,非常的刺激。

    「哇!好淫靡啊。小云的骚屄唱歌了。」

    一旁观看姐弟相奸的乾妈兴奋的红着脸,臀部直扭,大腿挟的紧紧的,手不住的在自己阴阜上揉搓,水汪汪的星眸眨都不眨的盯着阴茎在她儿媳鲜红的阴道中进出,连嘴都合不上了。

    我扒开姐姐的手,偏过头,含住乾妈探出的湿漉漉舌头。

    她动情地抱住我脖子,轻轻咬着我的嘴。

    「别急,等我肏完了你那骚儿媳,再肏你这个骚婆婆。我把精都射在你屄里边,行不行?」

    我小声说着,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乳房,慢慢揉搓起来。

    乾妈无声的抿嘴一笑。两眼瞇成了细缝,火辣辣的盯着我,淫蕩的喘息着。

    「小云……你弟弟的鸡巴很来劲吧……要是舒服……就大声叫出来吧……」

    「呸……你……你这个不要脸的……骚……骚狐狸……跑到人家……人家床上来偷……偷看……」

    披头散髮的姐姐眼睛一白,嗔怪着她婆婆。

    「好哇,人家这幺帮你,你还不领情,看婆婆不给你点颜色看。」

    乾妈跪在我后面,按住我的臀部,猛地一推。

    「老公,肏死这小骚狐狸。」

    「啊哟!」

    姐姐惊叫一声,身子就瘫下去了。

    我顺势压上去,加紧抽送。

    乾妈则咬着我的耳垂。舌尖舔着我后颈,又湿又凉。高耸的乳房贴住我的后背,不停摩擦着。双手不住抚摸着我紧绷的大腿、臀部和胸膛。

    「快点……快点……」

    她低声发出了饥渴的催促,又伸手到结合处,沾着爱液,揉弄姐姐的后庭和我的阴囊。

    这一额外的刺激使我差点射出来。

    姐姐腋下的黑毛闪闪发着光,而小腹下本来细密排列的阴毛也被爱液打湿,这边一丛、那边一块的歪歪斜斜贴在雪白的肌肤上,形成强烈的对比。

    我非常喜欢姐姐黝黑茂密的阴毛。这会使我想到另外一个女人--妈妈。我之所以喜欢毛多的女人,原因大概就在此吧。

    「乖宝贝,叫爸爸。」

    「嘻嘻……坏爸爸……我的大鸡巴爸爸……」

    姐姐哼哼着。

    「乖女儿,妈和谁肏屄呀?」

    姐姐会意地喊道:「当然是和你肏啊,你不是我爸吗?你来肏妈的屄吧,刘素香就是让你肏的。」

    「我是怎幺肏妈的?」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听姐姐这幺喊,但心跳还是猛然加速,爽快的感觉立刻布满全身。

    「妈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张开大腿,让你用鸡巴肏她。」

    姐姐已彻底迷失在性慾中,不顾羞耻的在她婆婆面前发出亢奋的尖叫。

    我彷彿真的已骑跨在妈妈身上,嘴里也不停的叫道:「妈,我肏死你,我肏你了,刘素香!」

    「对……使劲肏……把她的屄肏烂了……哼……提到妈……鸡巴又胀了……

    妈早晚要被你肏……哦……姐也给你肏……我的好弟弟……亲弟弟……来吧…… 来肏吧……就当着婆婆……的面……狠肏她的儿媳妇……不要剩一点力气……肏死我这个淫妇……肏烂我的小屄活该……让这老骚屄在旁边看……痒死她……我喜欢你的大鸡巴……我想给……你……生儿子……好刺激啊……」

    姐姐的欲焰愈发炽烈起来,彷彿因为有乾妈在旁边,更是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骚浪放蕩。

    她浪声唧唧,狂摆柳腰,臀部旋转着,阴唇用力研磨我的阴茎根部,乳峰随着冲击,欢快地上下跳动。差点没把我翻下去。

    正抠屄搓乳房的乾妈早惊的目瞪口呆,浑身颤抖不已。

    我又抱起姐姐,托住她的臀部,让她把腿绕着我的腰,双手缠着我的脖子,在房间里走了起来。

    走一步,阴茎就肏一下。

    姐姐浪的直叫:「小鬼……你花样真多……」

    我抱着姐姐走到乾妈面前。

    「告诉你婆婆,我肏得好不好?」

    姐姐头使劲后仰,雪肤罩上了层朦胧的玫瑰色,双手用力挤压乳房,大张的嘴呼哧着,不知天南地北的尖声淫叫着。

    「好舒服啊……啊……屄屄好舒服……婆婆……儿媳妇的小屄……被……肏得……好舒服……啊……儿媳妇喜欢……肏屄……喜欢……被大鸡巴……肏……

    啊……我受不了啦……快把我放下来啊……射精吧……我要让你……肏……肏死了……我已经……高潮了……我升天了。」

    我刚把姐姐放到床上,馋得受不了的乾妈便跨上她的嘴巴,臀部又扭又挺,急叫道:「乖云云!帮妈……舔舔……妈……浪死了……屄好痒……快嘛……」

    姐姐不由自主地舐吮起来。

    看着骚儿媳舐浪婆婆阴道的镜头,我更加狠干着姐姐。

    姐姐被阴阜顶住无法浪叫,只能用「唔!哼!」的鼻音表示快感。

    乾妈则猛力揉搓姐姐的乳房,揉撚奶头,以使她加速射出来。

    渐渐的姐姐进入了一种疯狂的状况,不由自主的又哭又笑,尖叫起来。

    「哦……射给我……小鬼……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不行了……人家又要洩了……」

    她忽然狠命推开乾妈,坐起来,嘴凑上我肩头,狠狠咬了下去,身子不住地摇动,阴道再次急速紧缩。

    我肩膀一阵剧痛,下体却说不出的舒服。

    这时乾妈使劲掐住阴囊,阻止了我的精液。

    一阵剧烈的震颤后,姐姐倒在了床上,脸上写满了春意,星眸紧闭,香汗霪霪,大张的四肢抖颤着,紧缩的阴壁随着高潮的到来剧烈抽搐着。爱液直流,把床单湿了一大片。

    「舒服吗?姐。」

    「哦……小鬼,太爽了!我爱你。」

    她温柔地搂着我,但很快就觉察到阴茎仍处于亢奋状态。

    「你怎幺还没出来呢?」

    「还有你婆婆呢,是吗,兰儿?」

    「老公,你姐不行了,让我来接班吧。」

    媚眼微瞇,春上眉梢的乾妈不知羞的笑着,将我从她儿媳身上拉开。

    只听「噗」的一声,阴茎由阴道脱出,水淋淋的滴了姐姐一腿,肥皂泡似的阴精,从大张的阴道口流了出来,把床单弄出一团团汙渍。

    由于阴精的滋润,阴茎好像更粗壮了,闪闪发光,骄傲的直立着。

    在儿媳的床上,抛开了禁忌之念的乾妈脸上浮现出淫媚姿容,把大肥臀转过来,擡得高高的,现出那饥渴得直流口水的阴道,嘴里嘟囔着:「快来,老公。

    像对小骚货那样,我熬不住了。」

    我将阴茎深深刺进阴道,龟头猛捣花心。小腹撞击着丰满的臀部,「砰砰」

    有声。

    「哎唷……我的好人……喔……你……好……好厉害啊……老公……就是这样……狠狠肏我这个骚婆婆吧……」

    乾妈呻吟着,骚浪的摇头晃脑,臀部挺着直扭,极力迎凑,手往后抓着我的阴囊,压在阴蒂上摩擦。

    我让乾妈去舔姐姐的屄,但她发出了不愿意的哼哼。

    我便强按住乾妈的头到姐姐两腿间,她只能开始舔起那有些肿胀的阴阜来。

    姐姐激灵了一下,牙齿紧紧咬着下唇。

    我每次肏入,都使得乾妈的舌尖一次次探进姐姐阴道。

    「哦……乖乖……好好舔香屄……别停下……」

    姐姐这样喊着。

    乾妈则噬咬着阴蒂报复,弄得姐姐的爱液汹涌流出,洒满了一脸。

    「老公……用力肏……好舒服……啊……我要高潮了……我们一起射吧……

    让我的屄填满精液……啊……」

    「等一下我……用力咬我的骚屄呀……我也要高潮了……嗯……」

    婆媳俩淫声不断,就像是在比赛一样,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浪过一声。

    「好吧……让我肏死你们这两个蕩妇……让你们高潮……让你们发浪……」

    我加快抽动速度,阴囊一紧,压抑许久的精液犹如脱缰的野马般怒射而出,重重冲击在肉壁上,再深深打入子宫。

    乾妈被这突如其来的射精给打懵了,直翻白眼,身体一哆嗦,很快便又攀上高潮,大腿内侧肌肉和阴道抽搐不止,一股热流涌出,紧紧包围着龟头,令我全身每一个神经都受到强烈的冲击。

    姐姐显然也达到了高潮,双腿不住痉挛,臀部兴奋得往上挺着,阴阜紧紧贴住乾妈的脸,疯狂摩擦着。

    最后,我们三人筋疲力尽的瘫在一起,姐姐蜷成一团,嘴角上挂着满足的微笑,低声呻吟着。乾妈则紧搂着伏在我身上,一口口的热气喷在我胸前。

    歇了一会儿,我开始欣赏起左拥右抱的大小两个美人来:姐姐青春活泼,腰肢纤细,肌肤嫩得几乎可以捏出水,双峰挺拨未满,乳头如花生般;乾妈媚中带妖,艳光四射,奶大臀凸,奶头如黄豆般硬挺。

    我搂着二女腰肢,在两对各有千秋的乳房上轮流吸吮,四颗小红樱桃全都骄傲的向上翘着。

    接着我两手各插进一个阴道里。

    「啊……」乾妈和姐姐异口同声的叫了来。

    我更加兴奋,同时抽插起来,两个姆指也在她们的后庭上抚摸着。

    很快手就沾满了她们的爱液。

    「啊……老公……不要……我受不了……喔……」乾妈摇晃着臀部说。

    「啊……小鬼……快……我也……受不了啦……啊……」姐姐也同样摇着臀部。

    最后她们忍不住地抱在一起亲吻起来,浑身颤抖,享受似的娇吟阵阵,都让我分不清手上的爱液是谁的了。

    我抽出手指。

    「你俩既然这幺亲,以后就姐妹相称吧。」

    「这像什幺话?叫我怎幺见人啊?」

    乾妈为难起来。

    「这有什幺关係?以后有人时,我还叫你妈,就咱们时,我就叫你妹妹,谁叫我是小鬼的姐姐呢,对不对?妹妹!」

    姐姐美滋滋地说。

    乾妈踌躇了良久,最后一咬牙。

    「唉,都成这样了,我还有什幺可说的呢?好吧,姐……姐……」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大笑起来。

    姐姐也娇笑着,然后指着我说:「小鬼,就你鬼主意多。那我们姐俩以后叫你什幺呀?」

    她把姐俩说的特别响,弄得我又是一阵大笑,乾妈更是羞的了不得,乾脆翻过身,把脸直藏在胳膊底下,但也禁不住吃吃地笑了起来。

    「嘿!这还不简单,你们就叫我亲亲哥哥,亲亲丈夫呀。」

    「呸!小鬼,美得你的!我以后就叫你亲亲儿子。」

    姐姐当然是另有所指。

    乾妈听姐姐这幺一说,也转过脸来。

    「你不会真想……上你妈吧?」

    还没等我张嘴,姐姐就抢着回答。

    「姐,你不知道,这小鬼,想肏妈都想疯了!」

    「这……这怎幺可以?这想想都……」

    乾妈满脸惊惧之色。

    「这有什幺不可以?妈守寡那幺多年,现在我「孝顺」她,也是应该的。」

    「是啊,我还想叫妈一声姐呢。」

    姐姐也在旁色色的帮着腔。

    「唉,香姐也是前世作蘖,生了你们这两个小魔星。」

    乾妈无奈地摇起头来……

    自从乾妈也加入了我们这个「俱乐部」后,我简直就如过着神仙般的生活。

    她们或单独、或两人、或一起和我交媾,用她们身上的三个肉洞服侍我。我们玩各种性道具,玩各式的性游戏。

    但所谓乐极生悲。婶婶老家突然来电话,说她母亲病逝了,婶婶只能奔丧回去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