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养母的奖励5-6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005 字数17346

      看着满床狼藉的淫液和血渍的痕迹,苏芮撅着屁股趴在床上欲哭无泪,洪成

    涛已经走了半个多小时,可是她还是全身无力,今天被肏的实在是太狠了,而且

    屁股上疼的不得了,越想越疼,她忍不住呜咽的哭起来,骂道:「臭小子,疼死

    我了,呜呜呜。」

      在苏芮雪白丰腻的臀肉上,此刻清晰的留着红色的字,字不大,而且写的很

    漂亮,四个字,呈2X2的排列,涛之淫奴,是洪成涛花了半个小时刻的,用得

    是他专门中途出去买的纹身笔,红色并不是血渍,而是一种特殊的自然颜料,对

    人体无害,却很容易渗进皮肤中,难以擦出,时间长了以后,红色素不禁不会变

    淡,而且会越来越鲜艳,便再也没办法擦掉了。

      当苏芮得知要种这种方法做保证时,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过程

    有些痛苦,不过能换来洪成涛的认可,也算是值了,临走的时候,洪成涛丢了张

    存摺在这边,她还没看,应该不少于五位数,她没有回绝,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这是男人对情妇的供养,她没有理由拒绝。

      好不容易恢复了些起来,苏芮摇摇晃晃的下了床,顺手从五斗橱上拿过存摺,

    只见里面有六万五千块,足抵她好几年的工资了,她苦笑着挥了挥手中的存摺,

    又摸了摸屁股上火辣辣疼痛的地方,自嘲的笑道:「苏芮啊苏芮,你可是把自己

    卖掉了,希望你没卖错人家,嘿嘿。」

      急匆匆的离开苏芮的家,已经快到妹妹放学的时候,洪成涛赶忙开车赶往第

    一中学的门口,她现在是这里初一的新生,和她一起考上的还有她的好友王茜,

    不过这次两人不在一个班了,感情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待洪成涛赶到时,正值学生潮涌动的时候,他把车停在学校对面的一间百货

    商品门口,这是他定点等待的地方,靠在椅背上打起盹来,之前的盘肠大战着实

    让他感到有些疲倦,没眯几分钟,就听到车窗上响起了又节奏的敲打声,他张开

    眼睛一看,果然是妹妹在调皮,在她的旁边还站着一名青春明媚的少女,个头比

    妹妹还要高一些,看到自己的时候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正是她的还有王茜。

      看到王茜,洪成涛其实是有些尴尬的,毕竟自己刚刚在她的母亲身体上发泄

    过一遍,他是在与苏芮交往了几次后才发现原来王茜是她的女儿,怪不得他第一

    次见到苏芮就觉得有些面熟,有了这层关係,他每次看到王茜都很不自在。

      刘可欣兴奋的拉开车门,对哥哥说道:「哥,门口新开了一家饮品店,你请

    我们好不好。」

      洪成涛笑着点点头,对王茜说道:「一起去吗?」

      刘可欣拉着王茜手的笑道:「当然啦,都说了是请我们,对吧,茜儿。」

      王茜笑着点点头。

      洪成涛带着两个女孩进了饮品店,里面人潮涌动,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了座位,

    刘可欣和王茜叽叽喳喳的聊着天,听到她们说的内容,洪成涛突然感觉自己好老。

      「哥,你怎幺一句话都不说啊。」正发呆的洪成涛听到妹妹冲自己喊道。

      洪成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苦笑道:「你们说的我完全听不懂啊。」

      王茜抿着嘴笑道:「哥,那你说个笑话吧。」

      洪成涛笑道:「我的笑话故事什幺的,早就被可儿掏光了,哪里还有什幺新

    鲜货色。」

      刘可欣撅着小嘴巴说道:「那你也不要一句话都不说嘛,你就说说做生意的

    事吧。」

      洪成涛笑道:「那种事情有什幺好说的,你们肯定不喜欢听,算了,你们说

    你们的,不要管我了。」

      刘可欣不悦的瞪了哥哥一眼,拉着王茜的手说道:「不理他,老土,我们说

    我们的。」

      「嗯。」王茜点点头,抱歉的看了洪成涛一样。

      这个眼神像极了苏芮,看得洪成涛心头一跳,赶忙别过头去。

      饮品店的东西甜味太重,洪成涛不是很喜欢,两个小丫头倒是很喜欢,吃过

    饭,三人在附近的小公园散步,没过多久,刘可欣就睏倦了,直接找了个长凳让

    哥哥坐下,趴在他怀里睡觉了。

      王茜一脸羡慕的看着好友,刘可欣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她甚至知道洪

    成涛胯下的鸡巴有多粗有多硬,她当时听得是脸红耳赤,但是关于洪成涛的一点

    一滴她都默默了记了下来,在好友面前,她不敢露出丝毫爱慕洪成涛的意思,因

    为她知道刘可欣爱自己的哥哥已经到了疯狂的境地,如果让她察觉到,那朋友就

    没得做了,只有在她睡着的时候,王茜才敢偷偷的打量着洪成涛的侧脸,一副小

    心翼翼的模样。

      就在她偷眼瞧着洪成涛的时候,没想到他突然扭过头,正好眼神对上了,吓

    得王鑫心头如同小鹿乱跳,赶忙收回眼神,把头低低的垂到胸口。

      虽然王茜及时低了头,但是她的眼神还是被洪成涛捕捉到了,他知道这个女

    孩对自己有意思,不过他没那个心思,也不想祸害她,尤其是知道她母亲是苏芮

    后,更是半点想法都没有了,光一个妹妹就让他烦恼不穷,再加上一个王茜,真

    是天都会被捅翻。

      洪成涛假装没看见,随口问道:「小茜,你爸爸结婚了吗?」

      王茜愣了一下,摇摇头,低声说道:「还没有,不过好像快了。」

      「哦,」洪成涛应了一声,想了想说道,「你知道你父母为什幺离婚吗?」

      王茜摇摇头,疑惑的问道:「哥,你知道吗?」

      洪成涛赶忙摇摇头说道:「我哪知道。」

      「哦。」王茜应了一声。

      两人的对话就此终止,无聊到了极点,王茜左右坐着不自在,说道:「哥,

    我先回学校了,我还有作业要写。」

      「嗯,好,路上慢点。」洪成涛说道。

      王茜点点头,背着书包转身快速离开了,她刚走,刘可欣就在哥哥的怀里不

    老实起来,洪成涛在她的屁股上轻拍了一下,笑道:「你没睡着啊。」

      刘可欣睁开眼睛咯咯笑道:「当然没有,我要是睡着了,你和她要是勾搭上

    了,我怎幺办?」

      洪成涛无奈的苦笑道:「我在你眼前就是大色狼不成。」

      刘可欣勾着哥哥的脖子,肆无忌惮的亲了他一眼,浑然不顾可能会被路人发

    现的危险,笑道:「你当然不是色狼,你是我最最喜爱的哥哥,你这幺优秀,我

    不看紧点,那些女人岂不是会一个一个来勾引你。」

      洪成涛不禁莞尔,笑道:「我可没你说的那幺好。」

      刘可欣笑道:「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吧,茜儿就对你很有意思。」

      洪成涛沈下脸,说道:「别胡说八道。」

      刘可欣嘻嘻笑道:「我可没胡说,虽然她装着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样子的,

    但是我早就看出来了,哥,你喜不喜欢茜儿。」

      洪成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说道:「越说越不靠谱了啊。」

      刘可欣笑道:「这有什幺不靠谱的啊,如果哥哥也喜欢她,我可以把哥哥让

    给她一半。」

      洪成涛冷笑道:「你倒挺大方啊,拿我做人情。」

      刘可惜嬉笑着又亲了哥哥几下,说道:「我才不大方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当然要照顾她一些,如果她一早就露出对你有意思,我才不会理她呢,不过她

    这样躲躲藏藏的,说明她很在乎我和她的友谊,那就是真的把我当成我她最好的

    朋友了,那幺我也要有所表示啊。」

      洪成涛揉着妹妹的脑袋,无奈的苦笑道:「你的脑袋瓜里整天到底装的都是

    些什幺啊。」

      「是你。」刘可欣突然认真的答道,眼神变得充满了依恋与崇拜,「哥哥,

    我脑子里只有你,我整天都想着你,你知道吗?」

      少女的表白让洪成涛感到一阵沈重的压力,他不敢把紧张的眼神挪开,迟疑

    道:「可儿,你到底还要糊涂到什幺时候?」

      刘可欣答道:「如果喜欢哥哥就是糊涂的话,我希望能糊涂一辈子。」

      洪成涛听了颇为感动,半晌不语,好一会才说道:「其实我并适合你,刚刚

    在饮品店,你和王茜的对话,我听不懂也没兴趣去懂,这就是代沟,你明白吗?

    我们之间缺乏共同语言,不合适在一起的。」

      刘可欣眨了眨眼睛,说道:「不想懂就不用去懂呗,我只要哥哥宠爱爱我就

    可以了,这样也不行吗?」

      洪成涛摸着她的发梢,沈吟道:「可是这样你不觉得很孤独吗?」

      刘可欣摇摇头,笑道:「不会啊,只要在哥哥身边,我就觉得很舒服,很心

    安。」

      洪成涛无奈的说道:「可是这不是爱情。」

      刘可欣想了想,说道:「也许吧,但是我喜欢。」

      洪成涛说道:「那我们就做一对普通的兄妹不就挺好吗?」

      刘可欣立刻摇摇头,说道:「我不喜欢那些女人,我讨厌她们,所以我不仅

    要做哥哥的妹妹,也要做哥哥女人。」

      洪成涛苦笑道:「你这也未免太霸道了。」

      刘可欣笑道:「是啊,我也发觉了,所以,哥哥,我把茜儿也变成你的女人

    好不好,这样既有人陪我说话了,也多个人陪哥哥,而且也满足了茜儿的愿望,

    一举三得,真不错。」

      洪成涛赶忙制止道:「你这都是什幺乱七八糟的思想啊,还有,别臆想其他

    人的心思,不然弄到最后搞不好你和她连朋友都没得做。」

      刘可欣吃吃的笑道:「不会不会,我太了解她了,她呀,喜欢哥哥的程度怕

    是不比我少,我下午就跟她说去。」

      洪成涛赶忙按住她,说道:「好妹妹,哥哥求你,千万别这幺做好不好。」

      刘可欣疑惑的问道:「为什幺呀?你不喜欢她?」

      洪成涛摇摇头。

      刘可欣又问道:「她长得不好看?」没等哥哥说话,她自问自答道:「也不

    会啊,她长得很漂亮啊,虽然比我差了一点,嘿嘿。」

      对这个自恋又自大的妹妹,洪成涛有些无语,说道:「你别再给我惹事了好

    不好。」

      刘可欣诡秘的笑了笑,亲了下哥哥的嘴脣说道:「好啦,好啦,我保证不会

    惹事的,唉,你怎幺就这幺不相信我啊。」

      洪成涛心道:我还真的是不放心你。对于这个被自己宠坏了的妹妹,洪成涛

    发现自己真的越来越不了解她了。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王茜正趴在桌子上发呆,中午一直到现在,她脑子里都

    乱轰轰的,好友哥哥的影子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认识洪成涛已经很多年

    了,对方待自己一直像亲妹妹一样,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外人,亲切甚至有些宠溺,

    她从小就对可儿羡慕到不行,因此一有空就会到可儿家玩,只希望能多看他几眼。

      后来可儿对自己说了喜欢哥哥的秘密,王茜只能把自己的喜欢给深深的埋藏

    起来,去对方家里的次数也越来越少,随着可儿与哥哥的关係发展的越来越亲密,

    王茜就越发的郁闷,进入初中后,她曾想就此疏远可儿,因为她越来越讨厌听到

    可儿说起和哥哥的事情,她怕有一天自己会发疯的,但是可儿还是一如既往的缠

    着自己,说那些她最不想听到的事,而且这些事只要听过便再也忘不掉了。

      「刘可欣,我恨你,我恨你。」王茜忍不住在心底痛骂起最好的朋友,眼泪

    不争气的流下来,心中空落落的,难受极了。

      就在这时,王茜的耳边突然响起了好友的声音。

      「茜儿,趴着干嘛呢,睡觉啊。」

      王茜吃了一惊,赶忙抹去眼角的泪水,换上一张笑脸,转过头看到刘可欣笑

    吟吟的看着自己,说道:「你怎幺来啦。」

      刘可欣玩味的看着好友的表情,笑道:「找你有事。」

      王茜感到对方可能看出了点什幺,心中慌乱,生怕她听到了自己内心的痛骂,

    便说道:「什幺事?」

      「走,出去说。」刘可欣不容置疑的拉过好友的手,将她拽了出去。

      两人一直走到操场后面的僻静角落才停下来,王茜看到周围寂静无比,心中

    更加是惴惴不安,心中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不禁有些害怕起来,难道她要打自己

    一顿吗?可儿可是学校的小暴力分子,被她欺负过的男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看到好友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刘可欣大觉有趣,冷笑道:「茜儿,你有事

    瞒着我吧。」

      王茜赶忙摇头,说道:「我没有啊。」

      刘可欣说道:「骗人,你偷偷的喜欢我哥哥,对不对。」

      王茜目瞪口呆的看着好友,脱口说道:「你怎幺知道。」话一出口,心中顿

    时哀嚎了一声,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看到刘可欣面色变了两边,王茜赶忙辩解道:「我只是把他当成哥哥一样的

    喜欢,我绝对没有跟你抢的意思。」

      刘可欣冷冷的说道:「你知道我喜欢我哥哥,你还偷偷喜欢她,有你这幺做

    好朋友的吗?」

      王茜哇的一声哭出来说道:「对不起,可儿,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我也

    不知道自己什幺时候开始喜欢他的,我也不想的,呜呜呜,我保证不会跟你抢的,

    我只有你这幺一个好朋友,我不想失去我们的友谊,呜呜呜。」

      刘可欣见王茜哭得伤心至极,紧绷的笑脸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转

    而变成了哈哈大笑。

      王茜疑惑的止住哭声,看着好友,不知道她为什幺笑得这幺开心。

      刘可欣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笑嘻嘻的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笑道:「茜儿,你

    胆子还真小啊,我随便吓吓你,你就什幺都招了,嘻嘻,你那点小心思我早就知

    道了,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哥。」

      王茜犹豫的看着好友,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着什幺药,就在这时,上课铃打响

    了,她赶忙说道:「上课了,我们回去吧。」

      刘可欣拦住她,说道:「说清楚再回去。」

      王茜急得满脸通红,不知道该说什幺好。

      刘可欣笑道:「不许说假话,如果你说了假话,我保证你以后会后悔的。」

      王茜被逼无奈,深深的低下头,好半晌才蚊子哼一般的说道:「喜欢。」

      刘可欣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听不见啊,大声点。」

      王茜急得都要哭了,羞得满脸通红,大着胆子说道:「我,我,我喜欢你哥

    哥。」

      刘可欣嘿嘿的冷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怪不得每次我跟你说起我和我哥

    的事,你都一脸淡然,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老实交代,你是从什幺开始喜欢我

    哥的。」

      王茜啼哭着哀求道:「可儿,你别问了好不好。」

      刘可欣摇摇头说道:「不行,我一定要问清楚。」

      王茜性子柔弱,不敢反抗,只得哭丧着脸坦白道:「有一年多了。」

      刘可欣点点头,说道:「这幺久,你倒忍得住。」

      王茜被说的满脸通红,心乱如麻,紧张的都快要晕过去了。

      刘可欣接着问道:「那你之前为什幺从来都没跟我说起过。」

      王茜红着脸说道:「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失去你。」

      刘可欣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这幺说,那你是为了我们的友谊而一直在牺

    牲自己咯。」见好友神情沮丧的不说话,一脸的落寞与不甘,不禁有些心疼,说

    道,「好啦好啦,打起精神来,我来找你摊牌不是想跟你翻脸的。」

      王茜闻言精神一振,看着好友说道:「那你找我干嘛?」

      刘可欣呵呵笑道:「我虽然看出来你喜欢我哥,但是我不确定啊,所以我要

    你亲口说出来,看来跟我猜得差不多,你是很喜欢他的吧。」

      王茜红着脸点点头,反正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藏着掖着也没必要。

      刘可欣突然神秘的笑了笑,小声说道:「如果让你和我一起喜欢我哥,你愿

    不愿意?」

      王茜惊讶的看着对方,结结巴巴的说道:「什,什幺?」

      刘可欣撅着小嘴说道:「没听见就算了,回去上课。」

      王茜一把拉住她的手,力量大的惊人,紧张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刘可欣龇牙咧嘴的掰开对方的手,只见握住已经一边通红,不禁埋怨道:

    「怎幺平常没看出来你这幺大劲啊,当然是真的,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王茜涨红了脸说道:「可是,可是,你不是一直喜欢你哥哥的吗?」

      刘可欣点点头,说道:「对呀。」

      王茜苦着脸说道:「那我们怎幺能一起喜欢同一个人啊?」

      刘可欣笑道:「有什幺不行,反正我们有碍着旁人,要不是看在你是我最好

    的朋友,而且一直喜欢我哥的份上,我才不会把我哥让出来呢,不过你要记住,

    我做大你做小,清楚吗?」

      王茜下意识的点点头,说道:「我清楚。」旋即脸上一红,疑惑的小声说道,

    「这样真的行吗?」

      刘可欣不容置疑的点点头说道:「当然行啦,哎呀,你怎幺老是这幺犹犹豫

    豫的,不愿意就算了。」

      王茜这会儿脑子已经是晕晕乎乎的了,加上年纪幼小,缺乏主见,跟刘可欣

    在一起的时候,什幺事情都是对方做得主,当下习惯性的依附于对方,点头小声

    说道:「我知道了,对不起,我愿意的。」

      「真的?」刘可欣笑嘻嘻的看着好友。

      王茜连红得跟猴屁股似的,重重的点点头,这会儿她心中狂喜,脑子里只有

    洪成涛的影子,迴荡着一个疯狂的念头:我也要成为哥哥女朋友了,我也要成为

    哥哥的女朋友了。

      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女生躲在角落里,叽叽喳喳的小声讨论了半节课,讨论的

    两人都面红耳赤,便稀里糊涂的把终身大事给圈定了下来,也就只有这种情窦初

    开的小女生能做得出来这种事,她们脑海中的伦理挂念还未固定形成,二女共事

    一夫这种荒淫的事情,在她们看来竟是刺激好玩,再加上有个共同爱慕的对象,

    同时二人的关係也非常亲密,因此丝毫不觉得有什幺不好的地方。

      回到教室以后,王茜的心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平静下来,脑子里不由自主的

    幻想起以后的生活,她和刘可欣都嫁给了哥哥,哥哥对她们更是宠爱的不得了,

    哥哥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在自己的眼中都是那幺的洒脱和幽默,即便是因为

    发呆被老师罚站的时候,她的脑海里依然有着哥哥挥之不去的身影,激动的连心

    都要蹦出来了。

      好不容易捱到下午放学,王茜激动的找到好友,刘可欣看到对方红扑扑的双

    颊,嘿嘿的笑道:「茜儿,怎幺这幺沈不住气啊,就这幺想我哥啊。」

    「嗯,我一下午都想着他,课都听不见去,可儿,你说你哥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看到好友的模样,刘可欣不禁有些吃醋,只是这事是自己招惹的,现在想反

    悔也来不及了,迟疑了下强笑道:「应该是喜欢吧。」

      王茜心思很敏感,果断的察觉到好友有些低落的情绪,赶忙说道:「对不起,

    可儿,我没有像独占哥哥的意思,我会遵守我们的约定,我做小,你做大,只要

    能每天看到哥哥我就很满足了,真的,我可以发誓。」

      刘可欣见好友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扑哧笑道,拉着她的手说道:「好啦好

    啦,我没生气。」见王茜还是一脸的不信,只得说道,「我承认是有一点小不爽

    啦,不过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话我已经说出口了,所以你就别担心我会后悔

    了,而且我哥有时候也挺闷的,以后我们俩互相有个伴,也挺好。」

      王茜这才羞涩的点点头,说道:「还记得我们小时候说过这辈子都做好朋友

    不分开,没想到今后真的有可能一辈子都在一起呢。」

      刘可欣也笑道:「是啊,这下你可得偿所愿了,我可什幺好处都没捞到。」

      王茜笑道:「瞧你说的,以后家里的家务活我包了,行了吧。」

      刘可欣笑道:「这还差不多,哈哈。」

      两人除了校门,用公园电话亭打了个电话给王茜的父亲,对方得知女儿在好

    友家过夜,连连说好,电话一挂,便迫不及待的打给自己的未婚妻,邀请她晚上

    来家里吃饭顺便过个夜。

      王茜这边挂掉电话,冲着好友做出个V字的手势,两人对视着嘿嘿笑起来。

      洪成涛结束了店里的工作后,七点半钟赶回了家,刚一进屋,就闻到了喷香

    的饭菜,餐桌上摆了七八个碟子,都是他最喜欢吃,还摆了一瓶酒和一瓶大号雪

    碧。

      「好香啊,今天怎幺做这幺多菜,不过年不过节的。」洪成涛脱掉外套放在

    衣架上,低头换着鞋说道。

      这两年随着事业上的忙碌,家里做饭洗衣服之类的家务活基本上都是有妹妹

    一手包办了,她也是烧得一手好菜,所以洪成涛并未有其他想法,忽然听到一声

    羞涩的轻唤:「哥哥,你回来啦。」

      「嗯。」洪成涛随口应道,突然觉得不对,猛地一擡头,只见一名青春明媚

    的少女正在厨房门口冲自己打着招呼,虽然她低着头,但是洪成涛还是一眼就认

    了出来。

      「啊,王茜,欢迎,呵呵,好久没来了。」洪成涛有些尴尬的打了个招呼,

    因为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妹妹中午说的话。

      王茜听到对方的声音,羞得都说不话来,忍不住想往回缩一缩,但是身后被

    刘可欣挡着,哪里还退得回去。

      洪成涛一眼就看到王茜身后的调皮鬼,佯装镇定道:「可儿呢?」

      刘可欣在王茜背后笑道:「我在这呢,哥哥。」

      洪成涛笑着坐在餐桌旁,使劲嗅了嗅,说道:「好香啊,今天是什幺好日子

    吗?準备这幺多菜。」

      刘可欣笑道:「不是什幺好日子就能吃这些菜吗?哥,你猜今天是谁做的?」

      洪成涛看了看羞涩至极的王茜,笑道:「是小茜做的吗?」

      刘可欣笑道:「对头,你尝尝味道怎幺样。」

      洪成涛笑道:「人家来找你玩,你还让她帮你做饭,你也太懒了。」

      刘可欣推着王茜一左一右的坐在哥哥的两侧,笑道:「哥哥,你可冤枉我了,

    是她主动要做的,而且以后都是她做了。」

      洪成涛皱了皱眉头,说道:「胡说什幺呢?」

      刘可欣玩味的笑了笑,说道:「我可没胡说,不信你问茜儿。」

      没等洪成涛问出口,王茜就羞涩的点点头,一脸激动和紧张的看着洪成涛说

    道:「哥哥,我以后做饭给你吃,好吗?」

      洪成涛顿时愣住了,苦笑道:「好是好,不过你还要回家啊,哪能天天做饭。」

      刘可欣接口道:「那还不简单,不回去就是了,反正她爸爸很快就要结婚了,

    她家又不大,我已经同意让她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了。」

      洪成涛不悦道:「这幺大的事,又不是过家家,哪能说搬就搬。」

      刘可欣还没说话,王茜自己眼圈一红,哽咽道:「可儿,对不起,我给你添

    麻烦了,我还是回家去住吧。」

      刘可欣瞪了哥哥一眼,无奈的说道:「好吧好吧,唉,我哥哥不同意我也没

    办法,听说你后妈对你不咋地,你自己多注意保护自己。」

      王茜含着泪点点头。

      看到这两个小丫头一唱一和的挤兑自己,洪成涛顿时感到头大,无奈的说道:

    「我不是不同意,哎呀,我真是怕了你们了,我只是怕小茜在这里住的不习惯。」

      刘可欣说道:「有什幺不习惯的,她以前又不是没住过,是吧,茜儿。」

      王茜点点头,对洪成涛说道:「哥哥,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就算了。」

      洪成涛赶忙摆摆手,明知这是陷阱也不得不跳进去,硬着头皮说道:「不打

    紧不打紧,那你晚上就跟可儿一起睡吧,她床大,你们两个睡也不挤。」

      刘可欣插话道:「真的吗?可是我一直都是和哥哥睡在一张床上的,茜儿,

    那你和我一起陪哥哥睡吧,反正哥哥的床大。」

      洪成涛越听越觉得不对味,赶忙制止道:「别疯了。」

      刘可欣硬着脖子说道:「我没疯,是哥哥你在装糊涂。」

      洪成涛深吸了一口气,狠狠的瞪了妹妹一眼,然后对王茜说道:「小茜,你

    别听她胡说八道。」

      哪知王茜竟然红着脸点点头,小声说道:「哥哥,其实你和可儿的事情,我

    都是知道的。」

      洪成涛顿时呆住了,结结巴巴的问道:「你都知道些什幺?」

      王茜羞涩的看了看好友,见她满眼都是鼓励和怂恿,便大着胆子说道:「哥,

    我知道可儿一直都喜欢你,而且你们都在一起睡觉几个月了,你有时候还会亲她

    摸她。」

      洪成涛听了真恨不得夺门而逃,怒视着妹妹,那个疯丫头毫不惧色的看着哥

    哥,连涨得通红。

      洪成涛实在是没了办法,只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解释道:「小茜,你说的没

    错,我这个做哥哥的,唉,是做的不对,我和她,唉,你也知道,她并不是我亲

    妹妹,我,唉,我也不知道怎幺说了。」

      王茜红着脸看着洪成涛,一脸的热切,激动的说道:「哥,你什幺都别说了,

    我都是知道的,从可儿第一天跟我说她爱上你的时候,我就知道哥哥是什幺样的

    人了。」

      洪成涛摇着脑袋苦笑道:「我是个坏人,对不对。」

      王茜红着脸摇摇头说道:「不是,在我心底,其实对可儿是羡慕又嫉妒,我

    也好想有个像哥哥这样的哥哥。」

      洪成涛看着少女苦笑道:「我有什幺好,一个禽兽不如的混蛋罢了。」

      王茜又摇了摇头说道:「哥哥,我和可儿都是自愿的,我和她都受不了了,

    喜欢哥哥喜欢的不能自拔,哥哥,我喜欢你。」

      刘可欣也不甘示弱的喊道:「我也是。」

      洪成涛惊讶的看着两位神情坚毅的少女,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你们都

    发神经了不成,我可是你们的哥哥。」

      两个少女对视一笑,异口同声的说道:「那有什幺关係,又不是亲哥哥。」

      洪成涛顿时呆住了,苦涩的说道:「你们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的吗?」

      刘可欣强势的说道:「当然考虑过了,要不然我为什幺拉王茜过来,哥哥,

    我知道你喜欢女人,我和王茜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女生,有我们俩陪着你,还不满

    足吗?」

      王茜被刘可欣说得羞涩无比,也硬着脖子仰起头说道:「是的,哥哥,我愿

    意做哥哥的女人,一辈子服侍哥哥。」

      洪成涛苦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我,好吧,我下不了手啊,你们

    太小了。」

      两个女生一愣,旋即吃吃的偷笑起来。

      王茜笑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哥哥不喜欢我们,我们现在虽然小,但

    是过几年就不小了啊。」

      刘可欣也笑道:「是啊,我们总有长大的一天。」

      洪成涛无奈的苦笑道:「可是当你们长大的那一天,也许就不会再喜欢我了,

    而如果那个时候我已经离不开你们,那我该怎幺办,是放手让你们去追求自己的

    幸福,还是把你们圈禁起来,只为了满足我自己的私慾。」见两名少女闻言呆在

    当场,他苦涩的继续说道,「我很感谢你们能这幺喜欢我,但是我们的年龄差别

    太大了,代沟也深的没办法弥补,与其将来痛苦到连兄妹都没得做,还不如现在

    就剎住脚步。」

      说着,洪成涛看着刘可欣,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顶说道:「妹妹,你是我一

    手带大的,我看着你从襁褓中的婴儿一直成长到现在的少女,哥哥真的很高兴,

    这些年,我不想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和痛苦,因为妈妈交给我的话,我一个

    字都不敢忘,我是多幺希望看到你一直无忧无虑的快乐长大,然后找一个心爱的

    人,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这是哥哥这幺些年来最大的愿望,为了这个愿望我可

    以放弃一切,所以我虽然知道你偷偷做了很多干涉我生活的事情,但是我一句重

    话都没说过你,因为对我而言,你的快乐和幸福远远超过我自己的幸福。」

      听到这儿,刘可欣再也坚持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扑进哥哥怀里,痛

    哭道:「呜呜呜呜呜呜,对不起,哥哥,呜呜呜呜呜呜,都是我不好,李艳是被

    我赶走的,其他几个女人也是,呜呜呜呜呜呜,我好自私,完全没有考虑到哥哥

    的感受,呜呜呜呜,哥哥,你打我好不好,求求你,打我一顿好不好,你从来都

    没打过我,骂过我,但是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坏了,呜呜呜呜呜,哥哥,你打我

    吧,骂我吧,我是个坏女孩。」

      洪成涛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脊背,哽咽道:「尽说傻话,不管你做了什幺措施,

    我都不会怪你的,因为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妹妹,只要你过得幸福快乐,我便什幺

    都满足了。」

      刘可欣抽噎着点点头,依旧低声哭泣。

      王茜看着他们,眼泪也不由自主的落下来,心中忍不住的悲伤,只觉得自己

    就是个毫不相关的外人,心冷的连手脚都是一片冰凉,呆呆的立在那里,满脸的

    悲切。

      刘可欣哭了好一会儿,这才抹掉眼泪,气鼓鼓的看着哥哥,大声说道:「哥,

    我还是要做的女人。」

      洪成涛苦笑道:「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刘可欣点点头,说道:「正是因为我明白了,所以我更加坚定这个念头。」

    见哥哥皱起眉头,她横下心大声说道,「哥,你对我的好,我已经不知道能用什

    幺来报答了,这些年,我虽然没有爸爸和妈妈,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孤独,因为

    我有一个让所有都羡慕的哥哥,你早已占据了我心中所有的位置,别说是个人,

    就算是道光也钻不进来,除了哥哥,我不会再喜欢上其他任何人的,你可以说我

    任性,可是说我骄横,但是我是真的喜欢哥哥。」

      洪成涛也有些感动,痛苦的说道:「可是这不是爱情,而且我所做的一切都

    不需要你来报答。」

      刘可欣梨花带雨的笑了笑,美得让人惊叹,轻声说道:「怎幺不需要报答,

    哥哥,你所做的一切,不都是希望我生活的快乐和幸福吗?我的快乐和幸福不就

    是报答吗?如果哥哥拒绝我的爱,那我今后的生活一定是不快乐和不幸福的,而

    且我长大了会找一个最噁心的男人嫁掉,让哥哥和我一起痛苦。」

      「不许胡说!」洪成涛怒吼道。

      刘可欣毫不畏惧的看着哥哥说道:「哥,我没有胡说,这是你逼我的,我的

    一生都会因为哥哥的拒绝而毁掉,等哥哥见到妈妈的时候,不知道妈妈会怎幺说。」

      洪成涛痛苦的看着妹妹,颤声道:「你非要这幺做吗?」

      刘可欣冷静的点点头,说道:「哥,我虽然还小,但是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

    就开始喜欢你了,喜欢了你整整十年,我明白我自己在做什幺,我也愿意为我所

    做的一切承担任何责任,我只希望哥能明白我的心意,告诉我,你也爱我。」

      洪成涛盯着妹妹炙热的眼神看了许久,终于是败下阵来,颓唐的苦笑道:

    「可儿,如果你真的这幺希望的话,我也必须要告诉你一件事,如果你将来想要

    离开我,我可能会杀死你。」他说到最后,语气变得格外狰狞。

      感到哥哥的眼神突然变得嗜血而冷酷,好似在盯着一头猎物似的,刘可欣在

    经过了短暂的恐惧后,心头便被一股无法遏制的兴奋与满足所占据,不由自主的

    舔了舔嘴脣,娇媚的笑了笑,说道:「好,如果有那幺一天,我要和哥哥死在一

    起。」

      洪成涛喘着粗气,感到身体里有什幺爆裂开来,一把将少女的娇躯死死搂住,

    低头吻上了她的脣,粗暴的分开她的牙关,舔着她娇嫩的舌头,少女笨拙的迎合

    着,勾着哥哥的脖子,疯狂的回吻着,把在一旁观看的王茜看得浑身发抖。

      良久,洪成涛才鬆开了妹妹微微红肿的嘴脣,脸上挂着征服后的笑意,说道:

    「小不点,这才是你的初吻,一辈子都不要忘了。」

      刘可惜癡癡的看着哥哥,轻轻的用手摸着自己嘴脣,眼神中含着欣喜的泪水,

    轻轻的点点头,呢喃道:「一辈子都不会忘。」

      王茜看到他们幸福的模样,心酸不已,感觉再也呆不下去,猛地的向门那边

    冲过去,经过洪成涛的身边时,洪成涛迟疑了下没有抓住她的手,倒是刘可欣快

    速的从哥哥的怀里窜出来,按住大门将她截下来,说道:「你去哪?」

      「回家。」王茜咬紧下脣,止住快不受控制的泪水,低声说道。

      刘可欣看着好友失落的表情,不由笑道:「给我一个满意的理由我就放你走。」

      王茜瞪着好友,第一次强势的喊道:「你们都那样了,我还留着干嘛,丢人

    吗?」

      刘可欣吃吃笑道:「哪里丢人了,你是吃醋了吧。」

      王茜不甘示弱的说道:「对,我是吃醋了,你开心了吧,满意了吧。」

      刘可欣冷笑道:「你凭什幺吃醋,难道你忘了,我做大,你做小,这是你亲

    口答应的。」

      王茜听了羞愤愈死,说道:「可是你们根本就不需要我,我感觉自己就像个

    外人。」说到这儿,她再也忍不住了,蹲下身子呜咽的哭起来。

      刘可欣一把将她拉起来,看着她说道:「别哭了,这才真丢人呢,幸福是要

    靠自己争取的,哭有什幺用,如果我只是哭的话,我哥早就被别的女人抢走了,

    你要是只会哭,这辈子都找不到自己喜欢的男人。」

      气势衰弱的王茜顿时被震住了,她为难的看了看洪成涛那边,嘟囔道:「你

    哥只喜欢你,我插上去有什幺用。」

      看着好友一脸的幽怨,刘可欣笑着将她拖回到哥哥身边,指着她对哥哥说道:

    「哥,这是我的好朋友,我答应她让她和我一起喜欢你,你表个态吧。」

      洪成涛不禁莞尔,苦笑道:「你哪是逼我表态,你这时在逼她。」

      刘可欣笑道:「我才没逼她呢,不过你一惯都是拖拖拉拉的,我还是先逼她

    吧。」说着,看着好友问道,「茜儿,你当着我哥的面,老老实实的把你心里的

    话说出来。」

      王茜一脸无助的看着对方,所有的勇气都在几秒之前发泄乾净了,这会儿她

    柔软的如同小兔子一般,满脸都是紧张与羞涩。

      洪成涛见状着实不忍,加上自己和她妈也有姦情,多少有些顾虑,便说道:

    「小茜跟你不一样,你别拉她下水。」

      哪知这段话好似给了王茜无穷的勇气,她涨红了脸说道:「不,哥哥,我和

    可儿是一样的,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哥哥了,只是在一年前才开始爱上哥

    哥的,每天听到可儿在我耳边说哥哥的事,我都羡慕的不行,但是我是她最好的

    朋友,我不能跟她抢你,所以我只能把这份念头埋在心底,想着将来长大了,这

    份念头自然也就淡了。」

      洪成涛闻言说道:「你说的没错,等长大了自然就淡了。」

      王茜摇了摇头,说道:「可是不想等了,我不知道还要等多少年才能把哥哥

    忘掉,而且万一忘不掉,我会难受一辈子,哥,我,我喜欢你,好喜欢。」说着,

    她也扑进了对方的怀里。

      洪成涛一脸无助的看着妹妹,只见她满脸的坏笑,做出一个拥抱的手势,洪

    成涛哪里会接受这个馊主意,尴尬的劝阻道:「小茜,你一直都是乖巧听话的孩

    子,这次也听哥哥的话好不好,你不该听可儿的怂恿,她的话很多都是错的。」

      刘可欣闻言气得撅起小嘴巴,冲哥哥做了个鬼脸。

      王茜靠在哥哥的怀里,心中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安全感,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呢喃道:「这种感觉好舒服,我一直都好想能像可儿那边趴在哥哥的怀里,原来

    真的跟我想象的一样舒服。」

      见王茜对自己话置若罔闻,洪成涛无奈的说道:「你跟可儿不一样,你有爸

    爸妈妈的,他们的怀抱也很温暖的。」

      王茜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往洪成涛的怀里拱了拱说道:「我从小是跟着爷爷

    奶奶在乡下长大的,上了小学才被父母接进城里,他们工作很忙,很少能照顾到

    我。」

      刘可欣插话道:「是啊,茜儿一直都说在我家比自己家快活多了。」

      洪成涛想起王茜的母亲苏芮,那个女人是个标準的官迷,从一个普通的纺织

    厂女工一直爬到现在的位子,其中的付出绝对是外人想象不出来的多。

      想到这儿,洪成涛也不禁对怀中的女孩有些怜惜,想了想说道:「可是我已

    经有可儿了,你跟着我不合适的。」

      王茜闻言羞涩的低声说了一句,声音轻的就好似蚊子哼一样,洪成涛没听清

    楚,又问了一遍。

      刘可欣笑着也扑进哥哥的怀里,笑道:「她呀,说自己不介意,是吧,茜儿,

    嘻嘻。」

      王茜轻轻的点点头,羞得无地自然,心中却既欢喜又紧张,生怕洪成涛说出

    无情拒绝的话来。

      感受到怀中的少女身躯微微的发抖,洪成涛到了嘴边的狠话又不由的咽了回

    去,轻轻的揉了揉女孩的头顶,才发现动作过于亲昵了,把她当成了可儿一样,

    想缩回手,却被王茜察觉,一把将手抓住,死死的攥着不放开,就好似溺水的人

    抓着足以救命的木板一样,仰起头,一张俏丽的小脸紧张的看着对方,把心中的

    喜怒哀乐都写了上去。

      洪成涛心中一紧,一阵心疼,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小茜,你这幺做不值

    得,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

      王茜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哥哥,我只想每天能看到你,时不时的能像

    可儿那样在你的怀中撒娇,让你的大手揉乱我的头髮,宠溺的看着我笑,温柔的

    抱着我说说话,这样我就已经满足,我不在乎其他,我只想做个受哥哥宠爱的小

    女人就行。」

      洪成涛听了少女的表白,说不感动,那是假话,说不心动,也是假话,可儿

    成功了冲破了哥哥的心理防线,此刻面对另一名少女的表白,他根本无法筑起足

    够坚固的防线,在连番的冲击下,很快就到了破碎的边缘,可是一想到苏芮,他

    便感到尴尬无比。

      王茜看着洪成涛犹豫的模样,心再次冷了下去,她自觉已经把少女的尊严完

    全抛弃了,她甚至不在乎和好友一起服侍这个男人,可是他却对自己弃若敝履,

    哀莫大于心死,这一瞬间,她感到便是世界毁灭也无所谓了,她对这个世界生无

    可恋,恨不得立刻死了才好。

      王茜冷冷的离开洪成涛的怀抱,虽然那里是如此的温暖,但是却暖不了她冰

    冷无助的心,她用最后一丝尊严给自己带上冰冷的面具,轻声说道:「对不起,

    打扰了,我先回去了。」

      刘可欣一脸焦急的看着哥哥,她这一刻真是恨死他了,为什幺要拒绝王茜的

    爱意,为什幺要让她如此的痛苦,赶忙拉住好友的说,哀求道:「你别急,我会

    好好劝劝我哥的。」

      王茜甩开她的手,苦笑道:「不用了,谢谢你,可儿,祝你生活幸福,再见。」

      少女刚要举步离开,手再次被抓住了,这双手比好友的手大得多,也有力的

    多,她想挣,但是又不敢挣,眼泪哗的就流了出来,满脸的悲伤和不甘。

      洪成涛一把将她扯进怀里,一低头就要吻她,可是少女却死活不从,嘴里喊

    道:「我不要你可怜我,放开我,我要回家。」

      洪成涛无奈的将她整个抱住,大声说道:「我不是可怜你,给我冷静点。」

      王茜被抱得动都不能动,喘着气看着他哭道:「可是你不爱我,为什幺还不

    放我走,我需要你的可怜,不需要,呜呜呜。」

      洪成涛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不是不爱,是不敢爱。」

      王茜摇着头,喊道:「你骗我,你当可儿是亲妹妹却都敢爱,我为什幺不能

    爱。」

      「因为,因为……」洪成涛嘴嗫喏的几下,剩下的话却怎幺也说不出来。

      刘可欣察觉到哥哥心中的异样,疑惑的问道:「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王茜也紧盯着对方,眼神中不禁泛起一丝希望。

      洪成涛尴尬的看着两名少女,眼神有些躲闪,更加坚定了刘可欣的猜测,在

    妹妹的连番追问下,他无奈的看着她们说道:「对不起,可儿,哥哥有一件事一

    直瞒着你。」

      刘可欣大奇,问道:「什幺事?」

      洪成涛尴尬的看了看可儿,又看了看小茜,心中琢磨了下,自己和苏芮的事

    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这件事拖的越长,以后爆发起来的威力也就越大,

    还不如趁她们意乱情迷的时候把事情抖出来,如果她们能就此厌恶自己也算是好

    事,毕竟双方都还没陷得太深,于是一咬牙,对她们说道:「好,我说,听完之

    后,要打要骂随便。」

      刘可欣的脸当时就变了颜色,冷然道:「哥,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

      洪成涛神情尴尬的点点头,把妹妹气得冷哼连连,而怀中的王茜也同样是羞

    意难当。

      洪成涛看着妹妹气鼓鼓的模样,苦笑道:「妹妹,你是知道我的,没有女人

    的日子我没出发泄,难受的要命。」

      刘可欣红着脸说道:「可是你有我啊,我每天都用手帮你的,你自己也说过

    很舒服。」

      洪成涛郁闷的看着妹妹,叹了口气说道:「我是骗你的,男人舒服是要射精

    的,我哪里敢让在你面前射精。」

      饶是刘可欣脸皮够厚,这会儿也是羞得脸红得跟猴屁股差不多,王茜就更别

    提了。

      好半晌,刘可欣才低声说道:「你不舒服就直接说,我又不是不会其他手段,

    大不了我用嘴帮你就是。」

      洪成涛惊讶的看着妹妹,不悦的问道:「你从哪知道这些的?」

      看到哥哥紧张的样子,刘可欣扑哧一声笑出来,说道:「不告诉你。」

      洪成涛神色变了变,心中猜测妹妹到底是怎幺知道有口交这种事的。

      刘可欣怕哥哥胡猜自己在外面不检点,赶忙说道:「别瞎猜了,我告诉你好

    了。」说着,她扭捏了下,不好意思是承认道,「我偷看过你和那些坏女人做爱,

    所以就知道了。」

      洪成涛听了大为尴尬,顿时无语。

      刘可欣见状倒是得瑟起来,笑道:「哥,你在床上好勇猛啊,嘻嘻,那些女

    人没有一个不被你弄得服服帖帖的。」

      洪成涛大感尴尬,无意中看到王茜也是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看模样她也是

    早知道这件事了,郁闷的问道:「你偷窥多很多次吗?」

      刘可欣嬉笑道:「没有很挫啦,大概有二三十次吧,看多了也没什幺意思。」

    见哥哥面色变得不爽,她赶忙说道,「哥,我不是故意偷窥的,我是想学习观摩

    下,以后好把哥哥伺候的舒舒服服嘛,哥,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洪成涛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唉,我现在哪有什幺立场去生你的气。」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刘可欣,她赶忙追问道:「你还没说那个女人是谁呢?」

      洪成涛万般无奈的看了她们两眼,有气无力的说道:「她,呃,你们都认识。」

      刘可欣和王茜惊讶的对视了一眼,完全想象不出来,哥哥的这个女人竟然自

    己也认识。

      王茜脑子转了一下,两人都认识的,除了同学就只有老师了,脱口说道:

    「难道是黄老师?」

      刘可欣顿时就把她否决掉了,说道:「才不是呢,黄老师长得不好看,送给

    我哥她都不会要的。」

      王茜奇道:「那能是谁?我不记得我们还有那个共同认识的漂亮女人啊。」

      刘可欣也觉得奇怪,怎幺想也想不出来,便追问道:「哥,到底是谁。」

      洪成涛低头看着王茜,眼神中的尴尬与慌乱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顿时让少

    女产生了不好的联想。

      王茜脑海里突然蹦出个身影,颤声问道:「哥,不,不会是我妈吧。」

      刘可欣闻言也呆住了,惊讶的看着哥哥,见他居然点了点头,两名少女顿时

    石化当场。

      洪成涛见状,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说道:「我和她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苏

    芮是你妈,只以为是同名同姓,一直到后来才知道的。」他的声音越说越低,神

    情也是越来越尴尬,怀中的少女更是羞怒都了极点。

      刘可欣眼看不妙,心知父母的离异是王茜最难过的事情之一,便顾不得恼怒

    哥哥了,赶忙宽慰道:「茜儿,你别发火。」

      好友的话让王茜顿时爆发出来,她恨恨的盯着洪成涛说道:「哥哥,是不是

    因为你,我父母才离得婚。」

      洪成涛赶忙辩解道:「跟我一点关係都没有,她离婚之后,我才和她开始的。」

      王茜听了,心中恨意稍减,但犹未相信,追问道:「那他们为什幺离婚。」

      洪成涛见少女一脸的恨意,知道今天不交代清楚是不可能过关了,只得硬着

    头皮把苏芮与局长偷情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当王茜得知真相后,顿时哭起来,说道:「呜呜呜,怪不得爸爸要跟妈妈离

    婚,怪不得妈妈可以成为办公室主任,我一直以为他们都是在胡说,原来真的,

    是真的,呜呜呜,为什幺,我妈妈为什幺要这幺做,呜呜呜。」

      刘可欣赶忙安慰道:「茜儿,别哭了,那都是他们大人的事,你哭又有什幺

    用。」

      王茜依旧哇哇的哭道:「可是我没有家了,我爸爸很快就要结婚了,我不喜

    欢新妈妈,可是我妈妈,她居然,呜呜呜,我不喜欢她,我谁都不喜欢,呜呜呜。」

      刘可欣抱住好友,说道:「好好,他们两个我们都不用喜欢,谁说你没有家,

    我家就是你家,而且我把哥哥分给你一半,我不做大了,你也不用做小了,我们

    一人一半,怎幺样,别哭了,好不好。」

      王茜哭着点点头,突然想起洪成涛和苏芮的关係,使劲的瞪了他一眼说道:

    「不许你再跟那个坏女人来往。」

      洪成涛只得点头称是,一个头变得两个大。

      刘可欣好一阵安慰,王茜才缓缓止住了哭声,见她还是抽噎着伤心无比,将

    对哥哥使了个颜色,将她送到哥哥的怀里。

      洪成涛无奈的抱着少女颤抖的娇躯,感同身受的体会着她悲伤的心,不由的

    想起自己的小的时候,父母因为事故永远的离开了自己,而王茜则因为家庭破裂

    和母亲对婚姻的不忠,也让她对家庭失望到了极点,不禁生出十分的怜爱与疼惜,

    轻声说道:「茜儿,我是真的不知道她是你妈妈,唉,虽然我知道我这幺说,你

    会很生气,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你妈其实已经后悔了,但是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她没办法回头了,对于你,她虽然没说,但看得出很愧疚,她不敢去找你,因为

    她怕你知道以后会看不起她,她跟我在一起更多的只是为了麻木自己,其实她过

    得一点都不开心。」

      听到洪成涛的话,王茜哭道:「可是她为什幺要对不起我爸爸,我爸爸对她

    很好,她为什幺要背叛我和爸爸。」

      洪成涛心知这是少女怨恨的根源,想了想决定先骗她平静下来再说,便装出

    沈痛的语气说道:「你以为你妈是自甘堕落的吗?她是被逼无奈的。」说完这句,

    他停顿了一下,不知怎幺就想到吕婷的案子,这些年过去了,他早已猜出了那晚

    案件发生的原委,对于养母的遭遇,他是又痛心又无奈,情绪顿时变得真低落下

    来,接着说道,「你妈,唉,是被迷奸的。」

      「啊。」两名少女都感受到了来自洪成涛内心所散髮出的低落情绪,不由的

    信以为真,同时惊呼出声。

      洪成涛顿了顿说道:「你妈和你爸结婚有十来年了,她以前只是个普通的纺

    织女工,如果真是无知廉耻的女人,怎幺会十多年还只是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

    因为领导垂涎她的美色,所以把她姦汙了,为了怕影响家庭稳定和你的成长,这

    些年你妈都只能把这些痛苦一个人咽下,痛苦的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是最后东窗

    事发后,你爸爸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让她背负着身败名裂的包袱,连唯

    一的女儿,你,也对母亲怨恨有加,而她偏偏不能向任何人解释,你说她有多难

    过。」

      王茜被这些话震住了,今晚几次的强烈精神冲击让她的思维处于停滞状态,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满脸希冀的看着洪成涛,问道:「哥哥,你说的真的吗?」

      洪成涛点点头,说道:「我为什幺要说假话呢,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自己想

    想,以你母亲的美貌,如果真的水性杨花,现在怎幺可能还只是个小小的办公室

    主任。」

      王茜听了连连点头,悲伤的说道:「那是我一直都错怪了她吗?」说着她又

    哭起来,哽咽道,「呜呜呜,这一年来,我都没有回去看过她一次,给她打过一

    次电话,她一定伤心死了,呜呜呜,妈妈,我可怜的妈妈。」

      洪成涛安慰道:「别哭了,你虽然没有去见你的妈妈,但是她对你现在的生

    活学习了若指掌。」

      王茜愣了一下,旋即想到哥哥与母亲非同一般的关係,面上一红,问道:

    「是哥哥告诉妈妈的吗?」

      洪成涛点点头,苦笑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幺不敢爱你了吧。」

      王茜顿时沈默了下来,这时刘可欣叫道:「这有什幺关係,茜儿是茜儿,她

    妈是她妈,你跟她妈有关係根本不能成为拒绝她的理由,反正我不同意。」

      被好友这幺一打岔,王茜也觉得有理,点点头看着洪成涛,小声问道:「哥

    哥,除了这个原因,还有其他的吗?」

      洪成涛尴尬的摇摇头。

      王茜轻咬着下脣想了想,问道:「哥哥,你以后对我能像对可儿那幺好吗?」

      洪成涛温柔的苦笑了下,说道:「你选的这条路未必是最好的路。」

      王茜摇摇头,说道:「只要哥哥能待我跟可儿一样,我就觉得这是最好的路。」

      洪成涛无奈的看了看可儿,见她眼神中满是鼓励,只得低下头,对少女点点

    头说道:「小茜,我会待你们别无二致的。」

      王茜布满泪痕的脸蛋,顿时绽放出如花儿般的笑脸,一脸依恋的看着洪成涛,

    颤声说道:「哥哥,吻我。」说着,她撅起了娇艳的嘴脣。

      洪成涛心里的防线顿时被击得粉碎,毫不犹豫的低下头,热情的吻上少女的

    脣舌,少女也激烈的回应着,手指插进男人的头髮里,揉着男人的脑海,身躯剧

    烈的颤抖着,心中的爱意浓郁到了极点。

      刘可欣似笑非笑的看着热吻中的两人,心里感到既刺激又好玩,忍不住也凑

    过去,伸出舌头舔弄着两人接吻的交合处。

      洪成涛看到妹妹调皮妖异的眼神,心中一蕩,一把抱住妹妹,搂紧两具娇躯,

    鬆开了王茜的嘴脣,将妹妹的舌头含了进来。

      王茜被男人高超的吻技吻得意乱情迷,突然看到好友搅了进来,不免有些不

    爽,这可是自己的初吻啊,于是也顾不得少女的羞涩了,也把舌头伸过来,结果

    三人的舌头搅在一起,同时在哥哥的嘴巴里翻滚着,舔唆着。

      一番激吻下来,两名少女被弄得气喘吁吁,眼神中的火热几乎要把眼中的男

    人彻底融化,一左一右依偎在他的怀里,贪恋的看着他。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