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着弟媳被轮姦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            33岁

    筱君         24岁        弟弟的老婆

    良哥         40岁        歹徒  

    阿威         33岁        歹徒         

    小杰         22岁        歹徒

    我家位在郊外的树林里,环境相当清幽,

    我结婚至今三年了,有一个儿子,而弟弟去年才刚和他老婆筱君完婚。

    现在我们一家五口人住在一起,

    筱君今年24岁,是个相当清秀、漂亮的女孩。

    某个星期六下午,

    老婆带着儿子回外婆家玩,弟弟在公司加班,就剩我和弟媳筱君在家,

    而筱君在她的房里,我独自一人在客厅看着电视,

    [叮咚、叮咚、叮咚、、、]忽然门铃响了,

    我:[谁啊]

    门外一个年轻人说话:[先生,可不可以跟你借个电话,我车在外面抛锚了]

    我心想在这郊外,附近似乎也没公用电话,所以就不疑有它的开门了,

    正当我开门的同时,门边站着一个体格肥胖的男子,他亮出了尖刀就抵在我的脖子上,

    肥胖的男子叫做阿威,他开口说:[识相点,进屋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我:[你,,,你们不要乱来,,,]

    另外,又一名年纪稍长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那似乎是他们的老大,叫做良哥。

    良哥:[我们只要钱,不会伤害你的,把家里的现金都拿出来]

    于是进到屋子以后,年轻人小杰押着我到房间里拿现金,

    而良哥和阿威坐在客厅里等我们,

    我回房里拿了一千块人民币想打发他们,到了客厅以后,

    想不到良哥相当震怒,他一拳挥向我,我反应不即便倒地,

    良哥:[老子大费周章,就为了你这一千?]

    我相当地紧张:[良哥,,,家里真得没钱,,,请你放了我吧]

    良哥:[你们两个给我搜,搜到就断了他的手]

    接着他们开始翻箱倒柜。

    他们发出了巨大的声音,原本在房中的筱君发出了声,[大哥,你在干嘛啊?怎幺那幺吵?]

    筱君好奇地出来查看,

    筱君:[啊,,,你们是谁??]

    接着,所有人停下了动作,看着眼前动人的女子,

    筱君出清纯脱俗的脸庞、散发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

    乌黑柔顺的披肩长髮,展现着女人的婀娜妩媚。

    我:[筱君,别出来,快进房报警]

    正当筱君转身要进房的同时,良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筱君,

    良哥:[想报警?小姑娘,长得挺漂亮的,不如让爷们爽爽好不好?]

    我:[啊,,,不要,,,不要碰她,,,不要碰她,,,]

    忽然间,小杰拿了根木棒朝我身上打了一下,我跌坐在地上,

    小杰:[自己都救不了自己了,还想救别人]

    阿威:[良哥,居然他们家没值钱的,到不如我们分了这个妞儿]

    筱君被抓住以后,良哥和阿威将她推回了房间,

    良哥:[小妹妹,妳叫什幺名字?]

    筱君:[我,,,我叫筱君,,,你们是谁?]

    良哥:[外面那是妳什幺人?]

    筱君:[他是我老公的哥哥,,,]

    良哥:[是嘛,原来是大伯啊,等等我们要轮姦妳,,,谁叫妳老公的哥哥不老实]

    听到这筱君紧张地哭泣:[不要,,,不要啊,,,不要,,,]

    良哥:[这不要怪我们,要怪就怪妳大伯了]

    筱君:[不要,,,你们要钱的话,我都给你们,,,求你们不要乱来]

    良哥:[刚刚给过你们机会,可是妳大伯耍我们]

    此时的我还在客厅中,

    年轻人小杰正在看管着我,

    随即我听见了筱君的哭声:[呜呜呜呜,,,不要啊,,,呜呜呜,,,不要,,,,]

    筱君嘶声裂肺得哭喊着,[不要,,不要,,不要,,,放开我,,,啊,,,放开我,,,]

    看起来房间里的筱君正忍受着难以想像的痛苦。

    当我听见筱君的叫声时,我心寒了,我开始想,等等这些人会不会杀了我?

    看样子筱君的贞节是一定不保了,可我总该保命吧,

    房间持续传来筱君的叫声,

    客厅中的我,开始巴结起眼前20来岁的年轻歹徒,

    我:[小兄弟,可不可以请你放过我,今天的事我不会跟人家说,求求你]

    小杰:[放了你,等等我大哥怪罪下来,换我倒楣]

    我:[小兄弟,拜託你,留我一条生路,里面的女人你们尽量用,可不可以放了我]

    小杰:[就算不放了你,等等我一样可以操她]

    我跪了下来,哀求眼前的年轻歹徒,

    我:[你要什幺我都给你,可不可以让我走,,,]

    小杰:[你这家伙真是连禽兽也不如,里面的女人不是妳的家人嘛?]

    房内持续传来筱君的叫声,

    筱君:[啊,,,好痛,,,好痛,,,停下,,,停下啊,,,]

    除了筱君的哭叫声外,房间也传来两个男人的嘻笑声,

    阿威:[好滑的皮肤啊,真白真漂亮]

    良哥:[阿威你看看,这小妞的穴把我的手夹得真紧]

    筱君:[住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良哥:[要怪就怪妳出现的不是时候,乖乖待在房里不就没事了]

    筱君:[不要这样,我有老公,而且我大伯就在外面,,,求求你放过我,,,]

    阿威:[怎样?怕人看啊?妳愈怕我愈要叫人看]

    良哥:[好好满足我们,我们不会伤害妳的]

    筱君:[啊,,不要,,我愿意做,,,不要叫我大伯,,,]

    阿威面露淫笑的说:[好东西就是该分享,良哥,让她大伯也看看这场活春宫如何?]

    良哥:[好啊,她大伯整我们,我们也整整他]

    接着,阿威对着在客厅的我们喊到:[小杰一起进来玩,把外面那男人也带进来]

    小杰将我的手用尼龙绳绑在身后,然后带着我进了房间,

    一进房内,我看见筱君已是全身赤裸,表情相当难过,

    她在良哥的身子下面拚命挣扎,我这时才体会到什幺叫小女子。

    在良哥沉重身躯的压迫下,筱君的挣扎是那样的无奈。

    她拚命在保护她最隐秘的地方,一只手拚命抗拒着良哥上面的手对她乳房的进攻,

    一只手拚命阻挡良哥下面的手对她阴道的进攻。

    她拼尽全力的扭动着身体,不让良哥的手到达他想到达的地方。

    筱君嘴里不住地哀求:[不、不,不要。]

    筱君的力量,哪是这两个男人的对手,阿威抓住了筱君的双手,

    良哥两手抓起筱君可爱的小腿,把她们分开,然后一挺腰把大物插进筱君娇小的身体里。

    当筱君的阴道被良哥的大物刺穿时,筱君感到一阵剧痛,

    口中难过的叫道:[啊,,,啊,,,]筱君眼中几滴泪水要掉下来了。

    筱君:[呜呜呜,,,大伯,,,不要看,,,不要看啊,,,]

    阿威在一旁两手肆意的摸着筱君的胸部,把她的双乳用力的捏,住内挤,

    挤出深深的乳沟一条,筱君的双乳在阿威巨大的手掌中好像玩具。

    良哥插入后开始耕耘着筱君的嫩穴,他享受眼前少妇阴道的气息,

    享受大物被充满弹性的阴道包围着的压迫感。

    筱君光洁柔嫩的脖子,平滑细嫩的小腹,浑圆修长的大腿,丰挺的肥臀,

    凹凸分明匀称的身材,以及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

    平时在家虽然都曾经注意过,但从为如此一丝不挂的展现在我眼前,

    原来我这小弟媳脱光衣服后,是如此诱人。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房间内充斥着极为淫乱的肢体碰撞声和女子得哭求声,

    我弟弟的老婆—筱君,就在我眼前不到两公尺的地方被外人操着,

    而我无能为力,只能张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活春宫,真是好一幅美女被奸图啊!

    筱君拚命的反抗,下体忍受着良哥一下又一下的猛烈撞击。

    良哥坚硬的下身不断捅撞在筱君的下腹上,大腿上,会阴上,

    整个身躯在筱君身上狂暴的起伏。

    我在一旁觉得筱君的骨头会被他压断,碾碎,

    因为良哥丝毫不怜香惜玉的猛插她的小穴,在他一下一下的重压下,

    随着阴茎的肆虐,筱君阴道阻力也越来越小,阴道里也响起了「滋滋」的水声。

    良哥双手撑在床上,卖力地挺动下身,看着筱君随着自己的冲撞痛苦地抽泣,

    一对奶子在身体上上下颠动着,兴奋极了,良哥发狠地抽插,

    阴茎坚硬有力,每次插到子宫都让筱君一阵酥麻,筱君耻辱地闭着眼,

    一头披散的秀髮分成两边从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见雪白的胸脯前两缕秀髮随意披散,

    随着良哥的挺动,筱君身体不停地晃动着,秀髮在跳跃的奶子边抛来抛去,黑白相间,别有情趣,

    直看得我眼冒金火,想不到看见自己的弟媳被强姦,竟是如此刺激。

    强烈的快感也使我的老二发烫,直挺挺的顶在裤裆上,我的手被他们给绑住了,

    不然想伸手套弄自己的老二。

    良哥紧紧压住筱君,开始最后的冲击。

    他的呼吸变得又粗又短促,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筱君明白良哥的高潮快到了,

    她心里感到悲愤和羞辱,筱君不知道自己该干什幺,只能转过脸去,

    任凭男人在自己的身上迅猛地耸动,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

    忽然,良哥重重压在筱君身上,筱君感到阴道里的阴茎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宫里,

    正一跳一跳地喷射出炽热的黏液--男人把精液射进了筱君的身体。

    [我被强姦了!]筱君痛苦地想,不禁哭了出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阴道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良哥的精液也沿着白嫩的腿根流了下来。

    筱君:[呜呜呜,,,为什幺,,,为什幺,,,你们强暴我,,,为什幺还要弄髒我的身体,,,,,怀孕怎幺办,,,怀孕怎幺办,,,,,,]

    没人理会筱君的哭嚎,阿威似乎也忍不住了,他脱下了自己的内裤,

    露出了丑陋的肉棒,呈现在筱君的面前。

    筱君:[不要了,,,不要了,,,啊,,,,]

    良哥:[阿威,换你爽了,这妞的阴道相当嫩,不戴套感觉最好]

    阿威用狗交的姿势搞起筱君,筱君如母狗般双手扶在床上,挺起屁股,

    屁眼儿与小穴一览无余地暴露在阿威眼前,他爽极了,毫不犹豫地把肉棒插了进去,

    按着筱君雪白的屁股,身体一前一后的那样挺进挺出,大肉棒快速直捣充满淫水精液的嫩穴,

    阿威:[头儿,这妞的穴可真温暖,又湿又紧,真是极品美穴]

    阿威:[喔,,,好爽,,,喔,,,喔,,,好爽,,,]

    筱君:[痛啊,,,呜呜呜呜,,,]

    筱君的叫声混和着阿威的呻吟、汗水瀰漫在空气中。

    阿威把筱君的双手反缚在背后,一只手按着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按着她的头,把她按在床上,

    用身体压在她香汗淋漓的背上,

    一直看管我的年轻歹徒小杰也受不了刺激了,他脱下了裤子走到了床上,

    小杰:[美女姊姊,也来帮我服务一下]

    这小子露出了他的阴茎,走向了筱君,筱君意识到小杰可能要她口交连忙撇过头,

    但小杰把筱君的头强迫压到耸立的肉棒前:[含在嘴里吧,姊姊]

    筱君百般不愿的闪避着小杰的阴茎,

    小杰出言恐吓她:[假如妳现在不帮我吹出来,等等我就狠狠蹂躏妳的小穴,并且将精意全射在妳的体内,妳自己想想,这样会比较好嘛?]

    筱君认为只有这个方法可以避免肉体的结合,于是把脸靠近耸立的肉棒,

    与丈夫不同的雄性味道,几乎使筱君昏迷。

    就这样,筱君强忍着臭气将小杰的龟头含进了嘴里,

    小杰:[喔,,,太美妙了,,,姊姊的嘴巴热热的好棒,,,喔,,,太好了]

    在明亮的灯光下,我看着小杰浮出静脉的阴茎,一下又一下得进出我弟媳筱君的口中,

    这还是第一次,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弟媳筱君在我眼前性交,并且为人口交。

    她像奴隶一样趴在歹徒跨下奉献口交,筱君闭上眼睛,用自己的嘴唇包覆住肉棒,

    任由小杰抓着自己的头,前后移动地将龟头在她香舌上寻找快感。

    而阿威粗大龟头在筱君肉洞口内外短促抽送,能清楚看到到龟头被窄小的肉洞口包覆住,

    筱君的阴道不停收缩,阿威把筱君大腿再向两边使劲分开到最大,

    筱君鲜红的肉缝和阿威黑黑的鸡巴在肉洞口的进出就看得一清二楚,

    小杰沾上唾液发出湿润光泽的肉棒,不断的进出筱君的口中,

    看着弟媳遭人轮姦,这还是生平第一次,

    我盯着她们三人的结合部位,一种刺激、酸麻的感觉从我下体一阵阵传到全身,

    终于,一股暖流喷洒而出,我射精了,

    我眼看着弟弟的老婆被人强姦而得到快感,

    我的身体不断地抽蓄,从来没有射精射的那幺爽过,

    我的精液全射在裤子里。

    良哥似乎发现我的身体有异状,良哥:[唷乎,不会吧,我们这位大伯好像射精了]

    阿威边操着筱君边说到:[哇呜,大伯如此兴奋?等我爽完再来关心关心他]

    阿威开始加快了鸡巴对筱君的冲击,把粗涨的鸡巴一次次重重地直进她腿间的嫩屄内,

    直抵她嫩屄尽头,随着阿威的鸡巴在筱君体内越来越剧烈的抽动,

    这时筱君下体那柔软湿润包裹着鸡巴的阴道猛然开始抽搐起来,

    她的嘴里:[啊,,,,]」地一声发出了一声长长的颤抖着的呻吟,

    身体也一下子绷紧着使劲向后仰去,胸前两只乳房挺了起来。

    她的整个人同时随着她两腿深处那阵抽搐,没有节奏地时快时慢一阵阵的颤抖起来。

    筱君那两腿间两瓣湿热的肉唇和柔软的肉壁,也在一次次地痉挛,

    夹挤着阿威正在她腿间抽动的粗热鸡巴,她的阴道剧烈地抽搐了六、七下后,

    她那绷紧向后仰去的上半身一下瘫软下来,无力的趴在床上,

    筱君那双弯弯眼睛里似乎柔得要流出水来,

    阿威和小杰见状,也同时加快对筱君嘴巴和嫩穴的进攻,

    终于,阿威也射在了筱君的体内,小杰受不了筱君嘴里的快感,

    也将大量的精液灌在筱君的嘴里,并且逼迫筱君吞下他的精液,

    小杰:[姐姐,把我这些蛋白质给吞了,这样会让妳更漂亮]

    小杰摀住了筱君的嘴,筱君作噁的将他精液强忍痛苦吞下,

    接着筱君躺在床上如死人般的一动也不动,气喘吁吁的哭泣着,

    她两眼无神的看着角落,任由男人的精液在体内流动,嘴角也残留着小杰的精液。

    而操完筱君的阿威,走到了我身旁,

    阿威:[见你兴奋的,怎样,要不要也试试]

    原本躺着休息的筱君听见阿威问我这话,她紧张地说:[不要,,,不可以,,,]

    阿威:[大伯,今天就让你操操你弟媳吧]

    我听见阿威这番话,内心相当愉悦,但又不能表现出来,

    我说:[她,,,她是我弟弟的老婆,,,我不可以做这种事,,,]

    阿威:[机会难得,你从没操过她吧,今天就当作是我们逼你的,去吧,好好操一操她]

    我早就想和筱君干一场,恰巧今天碰上了这帮匪徒,我见机会来了,

    虽然刚射过一次精,但我还没满足,又黑又粗的巨大阴茎正挺立在我的跨下。

    我爬到床前,看着筱君洁白而透红的肌肤,无一点瑕疵可弃,

    就像是一个上好的玉雕,玲珑剔透,

    她小巧而菱角分明的红唇,直张开着呼救,令人想立刻咬上一口。

    我:[筱君,眼睛闭上,大哥对不起妳了]

    筱君:[啊,,,不行啊,,,大哥,,,不行啊,,,]

    我:[筱君,委屈妳了,我不操妳的话,他们会杀了我的,,,]

    我说完后,起身握住筱君的两只白嫩的小脚儿,

    当我的手一触碰到筱君的小腿时,筱君歇斯底里的踢蹬着双脚,似图甩开我的双手,

    筱君大声哀嚎:[不要,,,大伯,,,不可以,,,这是乱伦,,,不要啊,,,呜呜呜]

    筱君的双腿不安分的踢着,一不小心踢中了我的脸,我的嘴角流下了一点鲜血,

    也许是在紧张的压力之下,我用力的打了筱君一巴掌,[啪,,,,,]

    我:[妳想死嘛?],我恶狠狠的看着她,

    筱君安静了下来,眼眶泛着泪水,[呜呜呜呜,,,为什幺会这样,,,,呜呜呜呜,,,,]

    我顺利的掰开她双腿,筱君的小穴就在眼前,

    她的阴毛不太多,小穴已经流着白色的液体了。

    这时我抓住我坚硬的大鸡巴用手套弄着,我看着她说:[忍一忍就过了,大伯对不起妳了]

    旁边的歹徒吹着口哨,叫嚣着:[快看,快看,弟弟的老婆要挨哥哥的操了,真刺激,真刺激]

    接着我腰一用力,大鸡巴就插进了筱君那个早已经淫水、精液氾滥的穴里。

    随着我的插入,筱君:[啊,,,],的叫了一声。

    她瞪大了眼睛,眼神充满无奈与怨恨,她猛力的摇着头,筱君:[这是乱伦啊,,,]

    此时的我,龟头感觉到筱君温暖肉壁的湿嫩快感,我嘴角不小心露出了淫笑,

    我心想:[真爽,这嫩穴还真紧,被几个人操过,还是那幺紧]

    我:[筱君,闭上眼睛,别看,,,]

    我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她的哭声也越来越大了。

    筱君的下面有很多淫水和精液,这都是天然的润滑剂,

    我操得越来越舒服,筱君想夹紧双腿阻止我的进攻,她不知道,这样并没有太大的效果,

    反而像只章鱼一样死死的把我搂住,更刺激着我的神经,我腰部不停地用力运动,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筱君躺在我的身下,我与她肉体与肉体做最紧密的接触,

    歹徒们在一旁欣赏着这场活春宫,[真爽、真爽,大伯操弟媳,真爽,,,]

    [大力一点,大力一点,,,]

    他们嘻笑着,每个人露出人类最原始的兽性,

    [操翻她,,,操翻她,,,]

    年轻的女孩就是不一样,可比家里的老婆好的多了,看着漂亮的筱君,

    我恨不得把鸡巴永远插在她的阴道里面,不停的干她,我更加用力的顶着筱君的阴户,

    多亏了这几个歹徒我才有办法操到筱君,

    过了不久,我感到浑身发烫,身上的汗不停的流淌下来,从下体传来阵阵的快感,

    让我不能自己,我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嘴巴也张开了,口里面不停地发出:   

    [哦、哦、哦]的呻吟声。   

    我的龟头在紧紧的阴道内摩擦着,这种感觉是很强烈的,

    龟头的酸麻感觉再度快速传遍全身,当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入鸡巴时,

    我闭起双眼,将鸡巴死死顶住筱君的阴部,积蓄已久的精液喷洒而出,

    我的全身也一阵抽搐,我紧紧的扣住了筱君,我将大量的精液射在她的阴道内,

    我:[喔,,,喔,,,射了,,,射了,,,好爽,,,喔,,,]

    筱君:[呜呜呜,,,呜呜呜,,,大伯,,,你怎幺可以这样,,,呜呜呜,,,]

    我还来不及解释,旁边的歹徒小杰,一脚往我身上踹,将我踢开。

    小杰:[她的穴,你们每个人都插过了,该我试试了]

    随即,他抱起了筱君,接着又是一阵翻云覆雨。

    当天下午,总共四个小时,筱君被三个陌生男人给轮姦了四个小时,

    在大家第一轮强姦她时,她死命的想要反抗,可是她微小的力量哪是三个兇恶歹徒的对手,

    她全身如虚脱一般,软绵绵躺在床上任人宰割,一次又一次,男人们插完她的小穴,

    射了精就休息,休息完又塞她的小嘴,塞她小嘴兴奋了就插她小穴,

    就这样不断地循环,一次又一次,

    四个小时内,每个歹徒至少操了她四、五次,

    而我,也操了筱君三次。

    歹徒们还不时的挖弄她的阴道,

    在大伙的联合攻势下,筱君叫声连连,阴精一次又一次的泻了出来,

    身体也几度的虚脱,不断的达到高潮。

    当歹徒离开后,

    我看着筱君红肿的阴道口,那儿参杂着血水和精液,粉红色的液体不停地从阴道内流出,

    我搀扶起筱君,半架半拖的把她拖进卫生间,她实在站不住,只好先扶着墙,

    我帮她沖洗下身,把一股一股血水和精液沖了出来。

    她无力的跌坐在浴室地板,不停地哭,不停地叫,

    筱君:[为什幺,,,为什幺要这样,,,全天下的男人都去死,,,,]

    当她清洗完后,

    我的兽慾再度被她清洗后,洁白乾净的身子给吸引住,

    在我弟回来前,我又操了她一次,

    这次,她并没有反抗,

    反而睁大了双眼看着我,她眼神充满怨恨,

    筱君:[来啊,,,来啊,,,强姦我啊,,,来啊,,,呜呜呜呜呜]

    她的叫声令我发毛,但不影响我强姦她的兴致,

    结束后,她打了我一巴掌,冷冷的说了一句:[你这孬种,禽兽不如,就只敢强暴我,却不敢跟歹徒搏斗]

    接着筱君拿起来棉被盖住身体,

    我:[妳拿块卫生棉垫在下体吧,免得精液流出来被我弟发现]

    我:[今天这事,是我们的秘密,相信妳也不会到处乱讲]

    随后我便离开房间,去整理被歹徒翻箱倒柜后的客厅。

    从那天以后,筱君要求和我弟搬出去住,

    从此以后我就只有逢年过节才会见到筱君,

    平时就算弟弟和我出去,她也不会参与,就连我去她家拜访,

    她也几乎都在房内避不出门,

    到如今,我还时常回想着那天歹徒强姦筱君的情景,

    回忆着她那粉嫩温暖的小穴。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