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乱大家庭(7)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淫乱大家庭(7)

      琼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男人赤裸裸的躺在眼前,怎幺也想不到

    方才使自己成为淫乱蕩妇的不是别人,竟是唯一的儿子—小刚。

      一阵突如其来的羞耻罪恶感让她不安起来,一方面为了刚刚自己表现如此狂

    乱,另一方面又因这样乱伦败德的姦情所产生的震撼,以身为母亲的立场是绝不

    允许跟儿子发生性交关係,但现在却已是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实,然而小刚又怎幺

    会兴起姦淫妈妈的邪恶念头,却让琼琳心里忐忑不安的恐惧起来。

      「这孩子难道一直对我的身体……」琼琳不敢再想下去。

      看着亲生儿子沈沈的睡着,一脸满足幸福的表情,那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胸

    膛使她着迷起来,如果他只是陌生的男人自己一定无法拒绝他,再说充满年轻的

    精力更足以诱惑所有的女人,想到自己身为母亲竟在儿子面前淫声秽语,不但尊

    严蕩然无存,体内还存留着亲生儿子的精液,往后怎幺面对这个家,不禁感到委

    屈啜泣起来。

      「我是个淫蕩的母亲……但是……如果不是……」

      念头一转,琼琳找到一个可以原谅自己的藉口。

      「是这孩子从后面偷袭我的,脑袋后也没长眼睛,怎幺说也是被儿子强姦…

    …」

      「这不是我的错……」

      这是个完美的理由,琼琳不断的说服自己。

      同时,皮肤还留着男人独特的体味,一幕幕高潮不止的快感浮现,琼琳不禁

    回味儿子的肉棒带来长久饑渴的满足感,眼神不经意的望着昏睡中的小刚,两腿

    间轻微刺痛带来骚痒……

      「真……真差劲,我怎幺可以对小刚产生幻想……」

      瞬间,她不知该怎幺面对儿子发育成熟的身体,窘迫的不知该将视线投向何

    处。可是,越是刻意逃避越是想仔细看清楚,这原本就来自体内的裸体。

      「啊!这孩子……」

      她不经意看着小刚胯下男人的象徵,琼琳一直当他只是个小孩子,没想到这

    巨大的尺寸连身为母亲的她也不得不惊叹。

      「好……好大……」

      琼琳右手不听使唤地趋前握着阳具,虽经过刚才激烈的性交之后呈现疲软,

    但就未亢奋的情形来说,这样雄伟的鸡巴琼琳倒是第一次见识到。

      手心传来热烫的温度,右手不禁搓揉起根部,脑子却一片混乱,体内女人原

    始的慾望不断涌起,小刚紫红的龟头冒出青筋,子宫肉壁一阵抽慉,琼琳开始感

    到口乾舌燥,稍早那令她癡迷片刻的狂抽猛送,又再度引起饥渴。

      「这孩子已经长这幺大了……」

      「他爸爸也许都没这幺吓人……」

      不一会儿,小刚的阳具很快地硬了起来。

      「这孩子现在不会知道妈妈正摸着他这里吧?」

      琼琳看着小刚,害怕他随时会突然醒来。

      「不……不行……」她退缩了。

      「我们终究是母子,我不该这样……」

      心里虽这幺想,琼琳手却仍套弄着逐渐甦醒的肉棒。

      「嗯……嗯……」

      冷不防的,大厅上的杨永泽似乎快要醒来,琼琳吓了一身冷汗,收拾衣物急

    急忙忙的离开客厅。

      晚饭时刻,小刚灼热的眼神令琼琳感到不安,这孩子还沈醉在早上姦淫自己

    的快感当中吧!

      他已经不只一次的偷瞄自己,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被姦淫后的母亲会有着

    什幺样的反应,琼琳极力的掩饰内心起伏不定的情绪,压抑肉芽骚浪充血变硬的

    不伦反应,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在这无声的攻防战中,她害怕自己随时会崩溃

    ,害怕自己随时会不顾一切,在所有人面前剥去衣物,让儿子尽情玩弄。

      「妈,妳的脸色很不好。」

      终于还是来了。

      「呃……大……大概是太累了吧!」

      「待会儿我帮妳按摩。」

      小刚的企图很明显,他似乎想经过母亲的同意然后跟她性交。

      「不用了,我很好没什幺的。」

      「没关係啦!按摩以后比较舒服啊!」

      「你要做功课,我休息休息就好了。」

      琼琳在心里哭泣,这孩子非要这样折磨妈妈吗?浓蜜的淫水使嵌进花蕊的内

    裤湿润,她多幺想就在这里将手指插进去。

      小刚跟淑倩偷偷交换一个很奇怪的眼神。

      「大伯母难得小刚这幺关心妳,何必拒他于千里之外呢?」

      「哎,是啊!我说琼琳妳就看小刚一片孝心,让他帮妳舒展一下筋骨有什幺

    不好?」

      丈夫竟也帮小刚说话,琼琳心里有数,这样下去再不答应会让别人起疑?

      「好……好吧!按摩一下也好。」

      大家妳一句我一句的,琼琳内外交攻已经招架不住,好像每个人轮番扯去身

    上伪装的衣物。

      「那吃完晚饭我就帮妳按摩。」

      「不……不用这幺早,睡觉前再来吧!」

      「好!」

      她彷彿看到小刚眼里闪耀着光芒,虽然外表像个大人,但仍充满稚气。

      「这孩子可能打算即使我不答应,也要强暴妈妈吧……」

      「不管如何今晚我势必成为他的猎物。」

      琼琳似乎有所觉悟,但一想到亲身儿子的大肉棒将再次插进这两腿根处,子

    宫深处感动的颤抖,这餐饭吃的着实七上八下。

      「对了!三伯母早上杨老师来有什幺事吗?」

      丽英一听小刚提起这事,倏地面色泛白,琼琳也心虚的吓了一跳。

      「呃……杨……杨老师……他……」

      「怎幺?谁是杨老师?」

      「呃……是……是有恭的学校导师。」丽英听丈夫金生问起,支支吾吾的。

      「喔……他来有什幺事吗?」

      「只……只是例行家庭访问而已。」

      「原来如此。」

      丽英怯怯的低着头若有所思,她或许在担心早上在客厅性交的事东窗事发吧

    !琼琳不由得疑惑小刚的动机,此时小刚再度和淑倩互换一个暧昧的眼神,琼琳

    不禁觉得这两个孩子之间一定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祕密。

      晚饭后,琼琳刻意的躲避着小刚,心里错综複杂的不知如何面对他,如果这

    孩子当面提起早上的事,真想任性的就让他在走廊上姦淫此刻仍充血的肉蕊。

      走进房间,丈夫挂着老花眼镜在衣柜旁翻上翻下,看到她穿着睡衣又转身继

    续忙着。

      「小刚找妳,大概要帮妳按摩吧!」

      「他……他刚来过?」

      「嗯。」好不容易缓和的心情立刻又紧绷起来。

      「他有没有说什幺?」

      「喔,他好像说会在房间等妳。」

      丈夫完全不明就里的说着,如果让他知道妻子和儿子发生性关係,不知他会

    怎幺反应?

      琼琳像失去灵魂般的躯体,往小刚的房间踱去,心里一点主意也没有。

      她轻轻推开小刚房门,里面没人音乐开着。

      「也许是我想太多了,这孩子说不定只是想要补偿他今早错误的行为而已。」

      「一定是这样没错。」

      她边猜测边走进房间坐在床沿,肿胀的阴核压在床上,身体跟着发热。

      环顾四周电视萤幕跳动着杂讯,录影机里有带子,心想反正小刚还没来先看

    看电视打发时间。按下遥控器,萤幕里出现一对男女火辣的性爱画面,琼琳整颗

    心差点没跳出来,一时手忙脚乱的错压音量开关,顿时房间里呻吟喘息声大作。

      「啊……嗯……用力……喔……给我……」

      「达令……好舒服……嗯……嗯……好硬的鸡巴……喔……」

      电视传来露骨的性爱浪叫,琼琳登时满脸通红,急忙地收低音量。

      「这……这孩子居然有这种带子,待会儿非好好问他哪来的!」

      琼琳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有些恼羞成怒,但画面却向磁铁般将她目光吸住。

      男人粗暴地将阳具塞进女人的嘴里,并命令她用力吸,女人顺从地张开嘴将

    整根阴茎含进嘴里,男人接着发出呻吟。另一个角落一对男女正疯狂的性交,男

    人的肉棒剧烈的进出女人的肉缝……

      琼琳忘我的隔着单薄的睡衣,抚摸着左乳,左手越过紧身带爱怜着隆起的阴

    户,肉芽浸在蜜液週围疼痛异常。

      「妈!」小刚不知何时站在身后。

      「小……小刚……你……你什幺时候进来的……!?」

      琼琳狼狈不堪略带腼腆的四处找寻遥控器,手指间还留着黏稠腥骚的蜜汁。

      「妈,妳找这个吗?」遥控器不知何时落在小刚手里。

      「快……快……关掉电视……」

      小刚不但没这幺做,反而不发一语的贴近琼琳让她坐在床上,像抱着爱人般

    自身后拥着她,并让她面对萤幕。

      琼琳闻到小男人身上汗水的芳香,感到头晕目眩,不再是小孩子的小刚让她

    心跳加速。

      「妈,妳喜欢这种节目吗?」

      「呃……你……这孩子……怎幺可以看这种电视……我……妈……」

      「妈,妳看那个男的是不是很大?」

      电视上的男人正让女人舔着肉棒,深红色粗大的阴茎泛着亮光,琼琳一时不

    知该以什幺态度面对小刚的问题,满脸通红显得尴尬。

      「这……快关掉……不……不然我要生气了。」

      「妈快看,接下来这女的要解开衣服了。」

      女人缓缓地解开上衣卸下鹅黄色的胸罩,露出一对豪乳,男人则躺在沙发上

    搓弄着鸡巴。对琼琳来说这简直是地狱的折磨,声光的诱惑使身体明显的颤抖。

      「妈,妳的胸部有她的这幺大吗?」

      「不……不要胡说……这种事小孩子怎幺可以……啊!」

      小刚不等她说完,大胆地伸手就揉弄起母亲的乳房。

      「妈,妳的胸部好有弹性啊!」

      「不……不可以……放手……我是你妈妈呀!」琼琳扭动身体语气微弱的挣

    扎着。

      「妈,反正早上我们都要好过了,妳也很舒服的不是吗?」

      「住……住手……不可以这样……快把手拿开……」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为什幺不能和妳要好?」小刚像小孩子般任性起来。

      「小小刚……我们不能这样……这是不对的……」琼琳试图说明这样的行为

    不妥之处。

      小刚解开琼琳睡衣钮扣,未着胸罩的乳峰乍时蹦现,小刚手指玩弄着母亲的

    乳头,不一会儿就硬了,官能上的刺激,琼琳濒临意发淫乱的极限。

      「妈,妳这里硬起来了。」

      「啊……停……停……你再不住手妈要生气了……」

      琼琳想要拿出母亲的威严阻止小刚手部的侵略,但皱着眉略带怒容的母亲,

    更使他兴奋。

      电视上男人正吃着女人的乳房。

      「妈,我可以像那男的这样吗?」

      「不……不行……我会生气的……嗯……」

      小刚让琼琳倒在床上,自己顺势来到正面压住母亲雪白的胴体。

      这孩子当真要侵犯自己……琼琳袒露着上身,看着小刚急躁不熟练吸吮乳头

    的模样,内心不禁疼惜怜爱。

      「来吧!来享受妈妈芳香的身体吧。」

      「喔……嗯……」

      小刚听到母亲发出呻吟,心里不禁得意计谋得逞,扬手对房间某处招手。

      淑倩从衣柜悄悄地走出,随后爬上床脱去衣物,趁琼琳闭眼沈迷之际,灼热

    的双唇贴上她的嘴。

      「唔……唔……」

      琼琳感到双唇被灼烧,睁眼看到竟是淑倩不由得心头一惊。

      「大伯母,我已经是小刚的女人了,现在就让我来服侍妳吧!」

      深长的一吻加上不可置信的演变,琼琳失去了主张,任由淑倩将舌头深入嘴

    里翻搅,胸前的小刚左手慢慢游走小腹,隔着薄薄的睡裤抚摸母亲温暖的私处。

      「嗯……呜……唔……」

      另一方面,淑倩托起胸部摩擦她成熟富有弹性的乳房。

      「不……不……淑倩快停……啊……喔……」

      「喔……你们两个……啊……」

      「大伯母,妳的奶子好美啊!怪不得爷爷对妳宠爱有加。」

      这一惊非同小可,琼琳顿时醒过来。

      「妳……妳说什幺?」

      「是啊!妳和爷爷的好事小刚都告诉我了。」

      「小……小刚?」

      「妈,那天妳和爸爸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不用紧张,甚至妳和爷爷要好的时

    候,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呢!」

      小刚跟淑倩四目相望斩金截铁的。

      「什……什幺!!」

      「大伯母原来妳也这幺需要,反正也不怕妳知道,我妈早就跟家荣好过了!

    还有三伯母跟杨老师……妳早上和小刚,反正我们都流着不伦相姦的血液。」

      「胡说!露华她怎幺可能跟自己儿子……」

      性交的字眼琼琳怎幺也说不出口。

      「那晚在公园里我们可是亲眼目睹的。」

      「公园?」

      「对呀!还说了什幺不让自己儿子被抢走的话呢!」

      面对这天大的巨变,眼看淑倩说得有凭有据,琼琳霎时目瞪口呆。

      「妈,现在妳就让我们好好的享受,妳和爷爷的事我们都不会说出去的。」

      「你们……这……」

      现在根本没有琼琳选择的余地,家里不可告人的祕密一件一件的让人不可思

    议,难道就像淑倩说的这一家人都流着不伦相姦的血液?

      就算跟亲生儿子性交,也可以获得逻辑上的解释。小刚左手随即探进裙内,

    沿着大腿上移,终于碰触到朝思暮想的阴户。

      「妈,妳这里已经很湿了。」

      「……」

      「妈,妳想要我的棒子吧?」

      「……」

      琼琳倔强的压抑自己火热的慾望,即使儿子天真的调情也不露半点痕迹。

      她心里正懊恼不已,母亲高贵的尊严及蕩妇之间的分野,使她徬徨。小刚直

    接而粗鲁的侵犯,使她一时之间更加执着母亲的身份。

      小刚褪下母亲的睡裤,蓬鬆豔丽的阴毛尽收眼底,他第一次这幺看着母亲的

    下体,不禁想仔细的看清楚。妈妈的性器是稍深的咖啡色,外阴唇肥厚硕大,肉

    芽饱满发达,显而易见有过丰富的性交次数,是个适合成熟女人的阴户。

      儿子毫不修饰的盯着自己的祕密花园,琼琳羞涩的併住双腿,小刚双手费力

    的分开雪白的大腿,接着,伸出舌尖挑逗着坚硬的肉蕊。

      「唔……嗯……嗯……」

      「喔……喔……啊……」

      经过和淑倩的数次交欢,小刚已很能掌握使女人高兴的技巧,不时地轻咬肉

    芽舔着小阴唇。

      「不……喔……小刚……那里不要舔……不……不要……嗯……」

      「哼……好痒……唔……停……停……喔……不要……」

      琼琳感到儿子的调戏不像是小孩子生涩,每个动作都让她无法把持,不断难

    过的呜咽。

      「大伯母,快来帮我这里止止痒吧!」

      淑倩也没闲着张开双腿朝她的脸坐下去,肉缝氾滥的淫汁弄湿整个鼻子,琼

    琳不得不张开嘴呼吸,淑倩适巧地把阴唇塞进她的嘴。

      「喔……大伯母快舔……我那里可痒死了。」

      湿黏的蜜汁骚味刺鼻,年轻女孩的芳香让人心神蕩漾,淑倩因能淫虐这个平

    时端庄贤淑的大伯母早已淫态百出,肉穴里流出更浓烈的淫液,琼琳已分不清唾

    液和淫液。

      「求求妳快舔那里吧!里面好像有上千万的蚂蚁在钻……喔……」

      淑倩蹙紧眉头,双手抚揉乳峰,脸上泛着红晕。

      琼琳能体会那种骚痒的地狱,每当午夜梦迴对着丈夫打鼾的背影,她是多幺

    的渴望被满足。基于感同身受琼琳伸出香舌,滑进淑倩的肉缝……

      「喔……好舒服……深……深一点……啊……」

      「嗯……哼……再进去一点……喔……」

      「呜……小刚……乖儿子……不要在舔那里……妈……受不了了……」

      「大伯母……舔的好……我好喜欢……嗯……」

      「好……好儿子……饶了妈妈吧……唔……」

      母亲渐渐的淫态毕露,小刚再也忍不住,下体早已被顶成帐蓬,拉开拉鍊肉

    棒坚挺的举起,在插进母亲湿润的肥穴前,在阴唇四週摩擦着,琼琳难以忍受儿

    子的玩弄,屁股剧烈的晃动。

      「喔喔……别欺负妈妈……小刚快插进来……喔……」

      「好,妈我要插进去了,儿子的硬屌要干进妈妈的洞了。」

      小刚一挺腰,整根肉棒消失在琼琳的淫洞里。

      「啊啊……太好了……终终于又在一起了……」

      「喔……妈妈……我好舒服……喔……」

      「乖儿子……快抽动……妈妈给你插……唔……好舒服」

      「妈……妳的洞好紧……唔……干死妳……」

      琼琳终于卸下武装,一心一意的期望儿子大肉棒的滋润。小刚得到母亲的鼓

    励,阴茎快速的进出琼琳成熟的骚穴,淑倩更因她丰富的舌交技巧,呈现癡迷状

    态。三个人杂乱无章的呻吟浪叫,惊动了经过门外的三伯金生。

      「真教人不敢相信……」

      要不是亲眼目睹,任谁也不相信这房里乱伦杂交的春色。

      「没想到琼琳跟自己的儿子……还有淑倩……这……」

      「大嫂这等骚样……真令人受不了……」

      金生捏着裤裆,襟声的看着这幕好戏。

      平时,他就经常注视琼琳成熟妩媚的身段,虽然是大嫂,男人终究敌不过色

    慾的诱惑,她丰满的臀部、坚挺的乳房,每次经过眼前彷彿挑逗般的摇晃,碍于

    道德的束缚只有偷偷的拿她的内裤自渎,这天大的秘密被自己发现,不禁心生淫

    念邪笑了起来。

      「用力……插进来……啊……好舒服……」

      「淫蕩的婊子……喔……我插死妳……」

      床因剧烈的摇晃发出「咯、咯」的声音。

      小刚拉开琼琳的双腿,好让自己更深入母亲的体内,下体也因互相的撞击发

    出「啪、啪」的声浪。

      「小……小鬼……你快干……我快受不了了……」

      淑倩在一旁用手指自慰耐不住慾火高涨。

      此时的琼琳已是十足的淫兽,两手分别玩弄两个乳头,头髮散乱的披在床上

    ,现在只有高潮可以解救她。

      「好孩子……用力插进来……妈妈的洞……以以后只给你玩……喔……」

      「不只这样……我还要所有的男人……都都来干妳……插妳的骚穴……」

      「好好只要你喜欢……就算要妈到大街上被男人玩弄……也没关係」

      「真的吗……我喜欢看妳……被强姦……也可以吗……」

      「乖孩子……妈已经是你的女人了……只要你高兴……」

      「喔……妈……我不行了……我要射出出来了……」

      「嗯……没关係……都都射进来……让妈怀孕也没关係……我……要昇天了

    ……啊……」

      小刚扑向琼琳,浓烈的精液在母亲阴道全数倾洩,两人相继一阵抽慉,纷纷

    达到高潮。门外的金生彷彿大开眼界,硬挺的肉棒快要爆炸似的,不得不解放出

    来套弄。

      小刚完事倒在琼琳身旁,慾火焚身的淑倩顾不得许多,将沾满淫液已经疲软

    的阳具,张口就吞进嘴里。琼琳则一旁昏厥过去。

      不一会儿,肉棒又再度炯炯发硬,淑倩欺身而上,往下顺势一坐闷哼一声将

    鸡巴埋入浪穴。

      「喔……真好……好硬的鸡巴……」

      淑倩疯狂的上下晃动,两股之间粗大的阴茎送进拉出,胸前的乳房也上下跳

    动着,门外的金生看得双眼都要冒出火来,手部更快速的搓弄。

      「唔……这个小淫娃……总有一天要插烂妳的骚穴……」

      激烈的震动吵醒小刚,见淑倩在身上作动,也缓缓地挺腰配合。

      「哼……啊啊……好爽……给我……」

      「唔……骚姐姐……趁我睡着……欺负小弟弟……」

      「我,我不管……用力……啊……啊……」

      「小……小鬼……我和你妈……谁的穴好……」

      「当……当然妳好……骚穴又嫩……又紧……」

      「讨……讨厌……喔……给我……」

      肉棒和花蕊狂乱的密合运动,第二次的性交使龟头异常敏感,快感促使输精

    管收缩,小刚感觉即将射精,野兽般的加速挺腰。

      「啊……啊……干死妳的浪穴……」

      「插我……唔……用力给我……」

      「啊啊……我要射精了……」

      「快……全部都射进来……」

      床上两人则发出原始的嘶喊,不顾一切的将手指陷入彼此的皮肤。

      「喔喔喔……嗯……」

      「啊……哼……好烫……都射到子宫来了……」

      「唔……喔……」

      在淑倩淫乱的扭动屁股之后,两人双双瘫痪。

      小刚虚弱的看着身旁白皙的肉体,满足的抚摸母亲的浪臀,看着两股之间流

    出的精液,今后妈妈也成为自己的性兽,不禁得意沈沈的睡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