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骚老婆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骚老婆

    我名叫张旭,今年30岁,我的老婆叫马晴,今年28岁,身高168公分,是个美女。

    虽然结婚六年了,仍然细皮嫩肉,留着及肩的短发,瓜子脸,柔嫩雪白的双乳坚挺,和老婆作爱时,她最喜欢我边揉搓乳房与边吸添乳头,小腹虽有些赘肉,但身材仍显得那样的凹凸有致,大腿晶亮丰满,很有丰姿,在两腿之间的骚屄,有着浓密而柔软的阴毛覆盖,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嫩肉闭合着,每次我用鸡巴插入时都感到很紧很温暖,想射在里面,当然我还喜欢添老婆的骚屄,浑圆雪白厚肥的臀部,每次从后面插老婆骚屄时都激动不已,在雪白的臀部之间是迷人的菊花蕾,我插过三次,比前面的骚屄还要紧,插入时把我鸡巴箍的很紧,上个月最近一次我把精液射在她的屁眼里,还有老婆马晴的那小淫嘴,也吸添过我的肉棒,不过还没有在她嘴里射过精液。

    我老婆嫁给我时还是处女,所以她的小淫嘴、小骚屄和屁眼都是用我的大鸡巴开的苞,至目前为止还只有我一个人插过她,想起来真是激动不已。

    老婆马晴是一个淫蕩性欲强烈的人,经常要我用大鸡巴操她,而且每次我都要弄她一个多小时她才能满足,为了好好教训淫蕩的老婆,我準备让老婆马晴玩次4P,4P就是三个男的操一个女的,我準备找两个性能力强的男人和我一起操我老婆,当然性能力强的人种中非黑人莫属,所有我设计了一个调教淫蕩老婆的夜晚。

    二、夜晚淫蕩的欲火

    我在一个老外多的酒店里开一个套间,準备了一些道具,道具中还有活的。然后告诉老婆马晴说,要和她度过一个淫蕩的夜晚,让她作淫蕩的打扮。

    晚上马晴穿了不常穿的一件迷你紧身衣,以展现她的身材。这件白色的衣服非常的紧,而且相当地短,她必需相当小心,以免穿帮而露出我买给她的丁字型内裤,她还穿了一件相当合身的胸罩,将她的胸部整个托了起来,同时穿上双黑色镂丝的吊带袜,一个美丽、细腰、长腿、丰乳的女人,极其吸引人的注意力,她还穿了一双白色细跟的七吋高跟鞋,走在街上象是一个淫蕩的裱子妓女,许多人都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刚开始时,马晴有些不自在,但是不久后,她开始喜欢这样了。

    我们走进酒店,进入电梯,到酒店顶层的酒吧,我开的房间在18楼,电梯中没有人,我将老婆马晴抱在怀中,轻轻的吻了她,她热情的回吻我,很显然地,今天欢乐的气氛已经点燃了她的欲望,我能感受到她的舌头在我的口中热情的探索,她的呼吸异常的沈重,当我们的长吻结束,马晴轻声对我说:「我想要你,阿旭。」我回答:「我也是。」她不怀好意的说:「在这里插我好吗?」我很惊讶我的老婆居然会提出这种点子。

    我以实际的行动回答她,我让老婆马晴的背靠着墙,轻轻吻着她的肩膀和脖子,让她开始兴奋,马晴将一条腿擡了起来,她的裙子也因此拉高,露出了内裤,那条高叉又袖珍的内裤几乎盖不住她的阴户,她为了穿这条内裤,还特别修剪了阴毛,我很轻易的拉开内裤的边缘,轻轻抚摸她的阴户,她自然而然的发出了呻吟。

    马晴将双眼闭起,把头往后仰,沈醉在我的手指所给她的感觉之中,整个阴户都湿淋淋的,她呻吟着说:「搞我,阿旭。」,我从来也没看过她如些这般的热情。

    我拉下我的拉炼,掏出我那早就硬起来的肉棒,拿开原在马晴阴户上活动的手,改让我的龟头在马晴的阴户上磨擦,让她显得更需要我的家伙,她以急促的呼吸低声说:「请干我吧,拜托你。」,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干」这个字,很明显地,这是她有生以来最需要的一次。我也一样很需要,我要插老婆马晴那又湿又热的小穴,当我将我的龟头插入马晴的穴内,她开始痉孪而且发出叫声,我慢慢地将我的肉棒插进马晴的阴户内,直到我的阴毛碰到马晴那经过修剪的阴毛,在我开始拔起阴茎準备下一步时,我听到了一些声音,而马晴也听到了。

    「快点,有人来了。」我说,我从马晴那尚未满足的阴户中拔出我坚硬的阳具,痛苦地将它塞回裤子之中,马晴则放下腿,拉平裙子。

    马晴靠着我,说:「我们回去做未做完的事吧。」我想慢慢地满足我饑渴的妻子,所以我提议还是去酒吧,等会在到房间里去,老婆马晴不情愿的同意了。

    三、酒吧

    我们喝着酒,谈论今天的趣事,并且放声大笑,我的性欲一直存在,老婆马晴也一直存在欲望,在我耳边说:「回房间,搞我,我需要你的大鸡巴」,我说:「这幺淫蕩,大概需要三个男人操你骚屄才满足,可我只有一个大鸡巴,想试试黑鬼的大鸡巴吗,酒吧的撞球间有几个黑鬼,他们的鸡巴又粗又长,我可以帮你找两个」。老婆马晴说:「看着,我很有吸引力的,自己能找到。」她要我看着,转身慢慢的走进了撞球间,透过门上的玻璃,我看到四个除了职业运动选手般的黑人大汉立刻对她狼嚎、吹口哨,老婆马晴停了下来,面对那些用饑渴眼神看着她的黑人们。马晴问他们,喜不喜欢他们现在看到的女人,他们报以更大声的狼嚎,其中一个家伙说,她是他今年看过最美的女子。在他们的夸赞之下,老婆马晴看起来更大胆了,开始对一群黑人卖弄风骚。只见忽然,老婆马晴的小钱包掉在地上,弯下腰去捡起它,这使得她的短裙拉高了,露出她的臀部和内裤,这幺做引起了更多的狼嚎,老婆对着这些黑人微笑,还是没有直起身来,这也使得她的乳沟暴露在这些黑人面前,那些黑人贪婪的看着马晴。一个黑人要马晴和他们一起玩,老婆马晴告诉他们,她没办法留下来,因为她要去换衣服,那些黑人异口同声懊恼的发出「噢」的声音,马晴噘起嘴,似手不想让他们失望。其中一个家伙说道:「妳为什幺不在这里把衣服脱了?这里没有其它人了啊?」马晴听到这句话,慢慢的将手移到裙子的边缘,那些黑人们又开始狼嚎了,马晴将裙子一吋吋慢慢的拉高,将她的腿呈现在这些黑人面前,当裙子上移到马晴的三角地带时,那些黑人的眼睛好像快掉了下来。

    马晴继续将衣服往上拉,超过了她的腰部,当拉到胸部时,马晴把速度放慢,也顺势挤了挤她的乳房,这使得她的乳房在胸前轻轻的晃动,她最后终于将外衣脱了下来,满脸性感的表情,用她的高跟鞋将她的衣服一脚踢开。狼嚎又再次响起,马晴踩着高跟鞋走向一个黑人,之后马晴坐在一个黑人的腿上,因为汗水和兴奋,老婆马晴的胸罩和内裤已经湿透了,所以变得透明,老婆马晴现在几乎已经是一丝不挂的坐在这四个男人之间,她袖珍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肤,与这四个全身黝黑的壮汉在一起,成了明显的对比。马晴很兴奋,她轮流坐在每一个黑人的腿上,最后好像打算离开这里了,听到他们的谈话,马晴说她的房里还有一些酒,她邀请其中两个去我们的房间。

    四、火热艳舞

    我提前回到房间,紧跟着马晴走近房间,走到我跟前说:「我需要三个男人同时操我!」,我看见后面的两个黑人,老婆马晴的三角地带已经有点湿的痕迹,透过她湿了的衣服和胸罩,可以看见她乳头的样子,而那件白色的衣服也因为湿了而显得透明,她好像一点也不在乎,转身对两个黑人说:「山姆、杰克,这是我老公,他可是很猛的,你们和我老公比比,看谁更厉害。」,两个黑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婆马晴身上重要部位,两个黑人的裤裆开始澎胀,老婆马晴跟我说:「老公,你可不能输给他们,今晚好好操我」。我的阴茎也开始勃起了。

    一个家伙说:「小美人,妳不是要给我们一点酒吗?」

    她笑着说:「山姆,我可没说要请你们喝酒喔。」

    她从冰桶中拿出酒,并且倒了四杯。其中一个家伙,名叫杰克,他打开音响,放一些热情的音乐。山姆说:「这是今晚狂欢的音乐。」马晴问他:「什幺狂欢?」。

    山姆答:「这是男人的狂欢啊!」,「我要美女跳个骚屄舞!」

    杰克说:「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比妳还骚,马晴,快开始跳骚屄舞吧!」

    老婆马晴说:「你们真的觉得我该跳支舞吗?」

    我说:「当然,一定要露出骚屄嫩肉!」马晴听到这句话,露出了一个淘气的笑容。

    马晴将音乐转得更大声了,然后站起来,身体开始前后摆动,随着音乐摇她的屁股,「转过身来,蕩妇,让我们看看妳的屁股。」杰克命令她,我叫道:「老婆,可以开始脱衣服了,让我们看看你有多骚。」老婆马晴笑了笑,迅速拉下衣服的肩带,当她脱下衣服时,丰满的乳房还因为脱衣的动作而在她的胸前跳动。只见老婆马晴将衣服慢慢的褪至臀部,最后完全脱了下来,她将脱下来的衣服一脚踢开,再将手伸到背后,解开她的胸罩,慢慢地将她的乳房释放出来,山姆又说:「弯下腰来,让我们看清楚你的骚屄。」只见老婆马晴转过身去,将屁股对着我们,慢慢的弯下腰去,脱下她的内裤,现在她除了那双高跟鞋之外,什幺都没穿。用连我都没看过的姿势爬上了床,然后擡起一条腿,露出了她那粉红色的阴户,只见老婆马晴拔自己的阴唇,伸出食中两指插进自己的阴户内抠弄着,另一只手不断抚摸自己的屁眼,杰克命令到「婊子,自己操自己的骚屄,让我们看看」,只见老婆马晴两只手的食中两指插在自己的骚屄与屁眼中进出,过了一会,马晴张开双腿,用手拨开阴唇,用极性感的声音说:「现在该你们了。」

    五、老婆马晴被黑鬼奸了

    我和山姆、杰克立刻脱光了衣服,走到老婆马晴的身边,老婆马晴看着山姆的肉棒,说:「我现在才知道为什幺人家说和黑人做爱最过瘾,而且我也知道你为什幺叫山姆了,你的东西有多大?」山姆骄傲的回答:「20吋长,直径七吋」

    马晴说:「你是说,现在还不是最大的时候?」

    山姆笑着说:「还没,现在不过才一半大而已。」

    还不止这样,杰克阴茎都超过了15公分长,我的鸡巴有25公分长

    马晴舔了舔嘴唇,问山姆:「我可以摸摸它吗?」

    山姆立刻移了移身子,将肉棒送到马晴面前。老婆马晴说:「它好黑,而且好软。」

    说着将头靠近那根肉棒,张开了嘴,含住那根阴茎,然后将头慢慢的上下移动,舔着那根阴茎的每一个地方,她甚至还将肉棒拉起,舔他的睪丸。只见老婆马晴对山姆笑着说:「我要尝尝黑鬼的鸡巴弄我骚屄的味道,今晚用你的大黑鸡巴好好奸我的骚屄」,杰克笑着说:「还不止呢,淫贱的蕩妇,我还要用大鸡巴操的屁眼与淫嘴,让你受精」

    山姆戏弄老婆马晴似的把阳具由老婆马晴的口中抽了出来,老婆马晴想将那只阴茎再含回口中,山姆挥着他的肉棒不断的拍着老婆马晴的脸颊,杰克则蹲着用肉棒拍着老婆马晴的大腿。

    老婆马晴发出抽噎的声音:「…拜…拜托…你们」

    杰克问:「拜托什幺?婊子妓女」

    老婆马晴蹶着嘴说:「拜托你放进来。」

    杰克又问:「放进哪里?」

    老婆马晴张开双腿,用手拨开阴唇,说:[把又粗又长的鸡巴放进我的骚屄里]。

    杰克对我说道,[哈,你的骚屄老婆真淫蕩,像个婊子样,要我们用鸡巴干她!」

    老婆马晴说:[老公,. 我那小穴.... 好痒.... 好痒,插进来,我要你大鸡巴]

    我说:[是让我插你,还是让黑鬼奸你]

    老婆马晴说:[老公,我的小骚屄只被你插过,你愿意让别的男人奸我吗]。

    我说:[那我让你尝尝黑鬼鸡巴奸你骚屄的滋味]。

    我对山姆与杰克说:[阿,我老婆骚屄只有我操过,但今天晚上就让她尝尝你们鸡巴奸她的骚屄的滋味]。 [你们谁先来奸我老婆这又骚又淫贱小骚屄];

    杰克走上前来,挺着他15公分长的大鸡巴。

    我对杰克说:[我来帮你的鸡巴操我老婆的小骚屄]

    我把老婆马晴的双腿擡起放在杰克的肩上,将老婆马晴的屁股垫高,最大限度的露出老婆小骚屄,用手扒开老婆马晴的阴唇,扶着杰克的肉棒,用杰克的龟头在老婆马晴的骚屄口慢慢地滑动研磨着。

    老婆马晴低声呻吟起来,[老公,杰克要奸淫我了] 。

    我走到杰克身后说到:[用你大鸡巴,奸我老婆的小骚屄],用力一推杰克的屁股,只见那根鸡巴黑色粗硬15公分长的大阳具一挺,我老婆马晴那有两片粉红阴唇的骚屄阴户就这样第一次被别的男人阳具插入。

    老婆马晴呻吟:[喔,老公,我被奸了] ,[黑鬼的的鸡巴好棒 ....好棒,我的骚屄被别的男人鸡巴奸了,黑鬼的鸡巴插进我的小骚屄了]。

    [还.... 还没插到底.... 你.... 你再向上顶],说着老婆双腿钩住杰克的腰部,环抱式的抱着杰克,让杰克的大鸡巴能插的更深。

    杰克对我说:[你老婆的小骚屄真紧,我的大鸡巴被夹的好舒服,我要好好操你的老婆]。

    老婆马晴说:[黑鬼,你的鸡巴好粗,我的小骚屄除了老公,第一次给别人操,让你插的好涨,你的大鸡巴好棒]。

    杰克说:[那就用你小骚屄把我鸡巴夹紧点,我要当着你老公面奸你骚屄]。

    只见老婆马晴的骚屄内冒出了许多淫水,杰克开始抽动,粗大的阴茎在老婆马晴的骚屄里不断的一进一出的抽插着,撞击着老婆马晴屁股,发出一声一声「啪!啪!啪!」的肉声。

    杰克鸡巴越插越深,老婆马晴开始全身摇动,有时呼吸沈重,有时抽噎。不断呻吟着:

    「啊﹍﹍老公﹍﹍杰克鸡巴好粗好强﹍﹍我﹍﹍好舒服﹍﹍骚屄被插的好爽﹍﹍天哪﹍﹍我不行了﹍﹍啊,老公,杰克大鸡巴﹍﹍好长﹍﹍好长的﹍﹍都插到我子宫了,我﹍﹍我﹍﹍完了﹍﹍]

    「啊….快….我….又要….出来….了….唔……. 杰克用力….干…快…..用力一点….耶……」

    杰克在老婆马晴的呻吟声中狂抽急送,龟头次次都抽到她的花心,越插越深,老婆马晴马上得到了高潮。

    六、老婆马晴喝黑鬼精液

    杰克不久弯下身来,吻着马晴的乳房,一路吻向马晴的嘴,马晴让杰克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也将自己的舌头伸入杰克的口中,两人舌头吸添着对方。

    在长吻结束后。杰克说对我道:「你老婆身材苗条性感,胸部又丰满,骚屄淫水又多,我奸你老婆奸的真够爽,我要在你老婆的骚屄里射精,帮你下种,让你老婆子宫受精怀孕」。

    老婆马晴呻吟道:「请别在我骚屄里射精,我的子宫只给我老公下种。」

    杰克大声的说:「贱货,我从来不射在外面,要不就射在妳的骚屄里下种,要不就射在妳的嘴里!」

    老婆马晴说:「那射在我嘴里,我老公还没有射过」。

    老婆爱抚着杰克的睪丸,嘴里说着:「快射呀,我要你的精液」

    杰克开始发出呻吟,加快了鸡巴在老婆马晴的骚屄里的抽插,看来杰克快射精了,杰克拔出阴茎,大声的说:「贱货,张开嘴」然后立刻将鸡巴移到老婆马晴的面前,老婆马晴立刻擡起头张开嘴含住杰克的阴茎。

    杰克边射精边说到:「把我的精液喝下去!贱货!」

    不知道杰克射了多少,我只看到老婆马晴在一直的吞,还有一些精液由老婆马晴的嘴角流到了胸部。最后,杰克射完精了,但是老婆马晴不停的舔着杰克的阴茎,吸着杰克的龟头,想把所有的精液都吃进嘴里,老婆甚至还刮起滴在胸部的精液,送进口中。

    老婆马晴吃完精液说:「精液原来这幺好吃,老公我今晚也要吃你的精液」。

    这时山姆走近老婆马晴,将他的大阳具送到马晴的嘴前。

    「先吃吃我的精液,贱货」山姆说道。

    当山姆将阴茎插入马晴的口中时,我扒开老婆马晴的骚屄阴户,用我的舌头舔着老婆马晴的阴蒂。

    七、老婆马晴屁眼被操

    山姆抓住老婆马晴的头发,粗暴的用阴茎把老婆的嘴张开到了极限,但是老婆马晴还是只能将山姆的龟头含住而已。

    老婆马晴刚刚被杰克奸过的骚屄,我则不断的添着,骚屄混合着杰克的鸡巴与老婆淫水气味,我伸长舌头,细心的添着老婆马晴的骚屄,从外面的大阴唇开始,一点一点的添向小阴唇,时不时的用舌尖震动老婆马晴的阴蒂,让老婆的脸上又出现了欲望。

    老婆认真的含着山姆的阴茎,努力的让那巨大的阴茎再深入她的口中,含进杰克阴茎的龟头,看来要将山姆更大的阴茎放入口中。大概含了十公分进去。

    但是山姆还不满足,他命令道:「我要插到妳的喉咙里,贱货!」

    只见老婆马晴不停的更换了她嘴巴的角度和方向后,居然又多含进了五公分。

    山姆两只手固定老婆马晴的头部,将他的阴茎抽出了一点,屁股用力一挺地往老婆马晴的口中插,山姆每一次这幺做,都让他的大鸡巴插进老婆马晴的口中更深,我看到老婆马晴的咽喉变得更粗了,山姆现在已经全部插入了。山姆还在持续地用力往老婆马晴的口中插,最后老婆的鼻子碰到了山姆的阴毛,下巴也碰到了山姆的阴囊。

    老婆马晴的头开始移动,用她的喉咙紧紧的包着山姆那根大阴茎上下套动,将山姆的大鸡巴从口中退出,在将大鸡巴整根深含到底。

    山姆呻吟的:「大鸡巴真舒服,比我操过的所有的骚屄都要爽,贱货淫嘴真带劲」

    最后,山姆将那大阴茎从老婆马晴口中拔出,对老婆说:「贱婊子,淫嘴我操过了,现在我要操你的骚屄了。」

    老婆马晴说:「我老公把我的骚屄添的好痒,用你的大鸡巴操我的骚屄,给我止痒吧!」

    「妳是贱婊子,淫蕩的妓女」山姆说道

    老婆马晴说:「我喜欢当婊子妓女,用你的大鸡巴在我老公面前奸我骚屄吧。」

    「啊哈,」山姆又对我说:「你这妓女老婆要我当你面奸她的骚屄,你老婆可真淫蕩,我要用大鸡巴奸你老婆,操烂你老婆的骚屄」

    我说:「我老婆是个淫妇,好好操我淫蕩老婆的骚屄,强奸我妓女老婆」。

    老婆马晴有点急迫,说:「没错,我是个淫妇,我是妓女,我要山姆奸我,我要山姆大鸡巴操我、奸我的淫嘴、屁眼、骚屄,奸我所有的骚洞」。

    山姆说:「我嫖妓从来都是要戴套子的,嫖你这个骚婊子妓女也不例外,我要戴着套子干骚屄」

    只见山姆戴上套子,粗鲁的拉过老婆马晴的身体,让老婆的骚屄对準他的肉棒。

    老婆马晴说:「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我骚屄里吧」。

    山姆把自己的肉棒摸了摸,让原来就沾在上面的马晴的唾液涂得更均匀。

    山姆将黑色龟头压入马晴湿润粉红色的花瓣裂缝中,将老婆马晴阴唇粗鲁给剥开,当那长大的阴茎一下子的填入花瓣的裂缝内时,强烈插入感,使得老婆马晴不自觉的仰起头,身体向上蠕动,发出呻吟:「大鸡巴插进我骚屄里了,老公,我的骚屄又被别的男人奸了,喔……,老公,我的骚屄今天被两个男人的大鸡巴操了」。

    没多久,山姆阴茎插进了约20公分,看起来是插到底了,插到了老婆马晴的子宫里。

    山姆将大肉棒抽出来一大部份,紧接着,山姆又用非常快的速度,用力的将肉棒插进马晴的阴道,这一次进去得更深了,而山姆又重施故技,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

    老婆马晴在山姆猛烈的抽插下,达到了高潮开始说出一些下流字眼

    「再快点干我,~~好舒服~~对,就是那里,大鸡巴插到子宫口了,大鸡巴用力插我的小骚屄!,~~好~~好~~~不要停~~~~还要插深些,我的小骚屄除了被老公大鸡巴弄,还要被你的的大鸡巴操,」

    山姆的体力过人,在老婆马晴的第三次高潮过后,他终于慢了下来。

    「你为什幺停了下来?」老婆马晴抱怨道:「我正觉得舒服呢!」

    「我要你的大鸡巴插我小骚屄」马晴呻吟道

    「我会再插妳的,但我插你的屁眼。」山姆答道

    老婆马晴说:「噢!干我的屁眼,我屁眼只给我我老公干过三次。」

    山姆粗鲁的将老婆马晴头发抓起,将老婆马晴往下按成狗爬式,命令老婆马晴:「把你的小骚屄移开,我的大鸡巴要插你淫蕩的屁眼。」

    老婆马晴移动身体,慢慢地让山姆阴茎离开肉穴,一会儿,阴茎已经完全拔出来了。

    「像条母狗一样的趴着!」山姆命令老婆,他用手指沾了沾口水,涂在老婆马晴的屁眼上,接着插了一根手指进去,开始抽送,过了一会儿,又插进一根手指开始抽送,直到插进了第三根。

    马晴一直在呻吟。「老公,我的屁眼也要被别的男人操了,杰克的大鸡巴要插我的屁眼了」

    山姆觉得差不多了,命令道:「蕩妇,扒开你的屁眼,我要在你老公面前操他老婆的屁眼」。说着,按住自己的龟头抵住老婆马晴的屁眼,慢慢的插进去。

    马晴叫得更大声了,「喔,老公,我的屁眼也被别的男人干了,喔,山姆慢…慢一点…我的屁眼,我老公只干过三次。」

    接下来插进去就比较顺利了,现在山姆大概已经插进20公分左右了。

    山姆那幺大的黑屌,插进我美丽老婆马晴肛门中了。

    老婆马晴开始移动屁股,自动帮山姆抽送自己。

    老婆马晴说:「快点用力干我的屁眼,你这个黑鬼!」

    山姆对我说:「你老婆的屁眼真紧,比前面的小骚屄还要紧,就像还未开苞一样,把我鸡巴箍的真舒服。」

    我说:「我这婊子老婆的屁眼我只用大鸡巴操过三回,射了一回,还很紧,不象前面的小骚屄操了很多回,你要好好享受我老婆的屁眼」。

    山姆开始加快速度干我老婆的屁眼,老婆被山姆干身体前后摇摆,头发在空中飞扬,乳房在胸前跳动,廿秒后,老婆又达到了高潮。

    不久后,山姆老婆马晴她说:「来吧!我要射精了,张开你的淫嘴,我要射在你这蕩妇的嘴里!」

    山姆将阴茎拔出来,老婆马晴立刻转过身来,山姆将刚刚还插在老婆马晴肛门的阴茎,插进老婆马晴已经张开的嘴中,山姆那一大股白色的精液立即射进老婆马晴的口中,老婆马晴立刻开始吞咽,但是山姆射出来的精液实在太多了,还是有许多精液由老婆马晴的流角流出来,滴在她的乳房上,沿路流到她的阴毛,最后流到她的阴核上。

    山姆射完精,老婆马晴用舌头将他肉棒上的每个地方都舔干净,特别是龟头射精的地方,添了又添,接着又把乳房上的精液用手刮干净,送入口中,甚至还将手伸到下体,把流到阴核上的精液也刮了起来,吃了下去,还把手指插入阴户,再把手指拔出来,舔着手指上所沾染的分泌物。

    老婆马晴说道:「真好吃,老公,我的淫嘴、小骚屄、屁眼骚洞都被别的男人鸡巴操了,该你弄了,我三个骚洞都让你弄,都让你射精」。

    八、老婆马晴在我怀里被黑鬼配种

    我说:「我一个人经常奸你,这回我要用些新方法干你的骚穴」

    老婆马晴说:「老公,随你要怎幺干我都可以。」

    老婆马晴坐在我的腿上,我的肉棒正立在老婆的双腿之间,老婆一只手握着我的肉棒,让他的龟头磨擦她的阴核,另一只手则摸着我的胸部、头与头发。

    老婆马晴靠在我身上,张开嘴,用她的舌头舔着我的厚唇,然后再用舌头打开我的嘴唇,我张开嘴,伸出那刚才舔过老婆马晴阴户的长舌头,探入老婆马晴的口中,就是一记长吻。

    长吻后,老婆马晴说道:「老公,拜托,我的小骚屄要你的大肉棒,把你的大肉棒插进来。」

    我说:「先用你的小淫嘴伺候我的大鸡巴,把我的鸡巴添干净,添硬,才好干你的小骚屄。」

    说着我抓住老婆马晴的头发,将老婆的头按在我的腿跨间,老婆像狗一样爬在我的胯下,用面颊一面上下摩擦我的大鸡巴,一面把美丽的嘴唇张开,慢慢把龟头含进嘴里。轻轻含在嘴里,我的大鸡巴就立刻膨胀,把老婆的嘴塞得密不透气,粗大的肉棒开始慢慢的活动,龟头和敏感的喉咙不断摩擦。

    我转过头对杰克说:「不要让我老婆的小骚屄空着,在我干我老婆的小骚屄前,你先帮我老婆的小骚屄热一热」。

    杰克说:「好呀,我先把你老婆的小骚屄热一热」,提着大鸡巴,一挺插进我老婆马晴的小骚屄。

    杰克从老婆马晴的身后不断插着,老婆被杰克干的身体前后摇摆,我的鸡巴在老婆的嘴与喉咙不断进出摩擦着。

    我从老婆嘴里拔出鸡巴对老婆马晴说:「添干净我的屁眼」。

    老婆马晴伸出舌头,卖力的添着我的屁眼,一圈一圈的添着,十分仔细,甚至将她长长的舌头伸进我的屁眼里搅动着。

    在我和杰克的前后奸干下,摧动老婆马晴性欲到达颠峰。

    老婆马晴叫道:「啊!啊!求你,老公,插我,插进来,爱我!」

    我淫笑:「喔!你是我的性奴,不可以用"爱"或"插",该怎幺说?」

    老婆马晴不住喘气:「我,我是你的性奴,请,请干我,奸我的小骚屄……..」

    我道:「"干"谁呀?!」

    老婆马晴狂叫,摆动成熟艳丽的胴体,淫蕩:「干我这蕩妇,奸我这个婊子,请操我这骚婊子的骚屄,啊!啊!」。

    我对杰克说:「把你的鸡巴从我这婊子老婆马晴的骚屄拔出来,这骚婊子要我干她」

    我抱着老婆马晴的细腰,毫不费力的将她擡起,将阴茎对準老婆马晴已被杰克操的都张开的阴唇,用龟头磨擦老婆马晴的阴核,老婆马晴也因此而全身颤抖,不久,我的肉棒上已经沾满老婆马晴兴奋所流出的爱液,我这样大概做了五分钟,老婆马晴从我身上又得到了一次高潮。

    我握住大鸡巴,顶在老婆的骚屄口,屁股一挺,大鸡巴“滋”的一声,干入了我老婆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内。

    老婆淫叫道:「啊﹍﹍老公,大龟头有角,撞得我骚穴子宫口好重、好深,老公的鸡巴刮得人家骚穴壁好麻、好痒﹍﹍好爽﹍﹍」

    我说:「小骚货,老公的大龟头干得你深不深?」

    老婆道:「啊﹍﹍好深﹍﹍好重﹍﹍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啊﹍﹍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了」

    我抽出鸡巴再插入老婆马晴的淫穴,每插一下,老婆的奶子就抖动一下

    老婆马晴在淫叫中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我停下了动作,接着说:「我要插妳的屁眼,骚老婆。」

    老婆马晴兴奋的说:「好哇!我让你干我的屁眼。」

    我举起老婆马晴,将她翻了个身,放到床上,让她趴着,到目前为止,我一直抱着老婆马晴,所以老婆马晴的脚从未踩到地面。

    我将肉棒在老婆马晴的穴上磨了磨,沾了老婆马晴的淫水,接着立刻将那廿五公分长的阴茎插进老婆马晴的屁眼中,插进去相当顺利,因为老婆马晴的屁眼才刚被山姆的大屌干过,开始快速度抽送,老婆马晴开始呻吟、尖叫。

    山姆的休息似乎也够了,所以他又走了过来。

    我这时把老婆马晴抱在怀里,从后面将肉棒塞入老婆马晴的屁眼抽插,同时扒开老婆马晴的双腿,露出老婆马晴的骚屄。

    我对老婆马晴说:「老婆,我和山姆一起用大鸡巴操你,比比谁的大鸡巴厉害」说着我用两只手扒开老婆马晴的骚穴阴唇,露出老婆的骚洞,对山姆说:「山姆,用你的大鸡巴插我老婆的骚穴,一起干我老婆的前后骚洞」。

    山姆挺着大鸡巴,走上前来,一只手握着阳具, 一只手放在老婆的美乳上。阳具对着老婆的骚屄穴口, 脚尖略为提高。挺着腰, 用力一顶。

    「啊…. 啊…… 」阳具全部塞进老婆马晴的嫩穴内。

    「卜滋! 卜滋! 」山姆亳不留余地的抽插,边抽插边说:「欠操的婊子,这样干你爽不爽?让你老公抱起来被别的男人奸的滋味不错吧?」

    老婆马晴:「喔,我是第一次被老公抱起来让别的男人奸小骚屄,好刺激﹍﹍」 「嗯……嗯……啊….好美….用力….用力….干….我…..」。

    山姆九浅一深, 左插右抽,一边说到:「让我这又粗又长的鸡巴奸你小骚屄,操进你子宫受精,弄大你肚子,哈﹍﹍」

    老婆马晴:「喔,我的小骚屄子宫只给我老公受精下种,我的肚子只给我老公弄大」

    山姆说:「你的骚屄真紧,夹得我鸡巴好爽,干死你这婊子!」大黑鸡干到老婆马晴的穴心,当山姆整根尽没地插入时,便重重地撞击到老婆马晴的子宫口。

    九、骚屄兽奸

    大家休息一会,我从卫生间牵了一支大狗过来,说道:「这只大狗的肉棒也不小,你的小骚屄要被兽奸了」

    老婆马晴看着眼前雄硕的大狗,说:「被大狗奸?!不,我不要….我不要被大狗奸我的骚屄!不要和公狗交配!」

    我说:「骚屄老婆,婊子就是要被狗奸的,我都看了别的男人在你小骚屄子宫受精下种,现在要看看你这个淫贱的蕩妇是怎幺被大狗在你小骚屄子宫受精下种的」

    老婆马晴慢慢坐在床边,小腿腿背平贴地面。然后躺平,脚举起,老婆马晴的阴蒂,阴唇和阴道暴露在众人面前。

    杰克和山姆都兴奋的看着,叫嚎到:「淫贱的婊子骚屄要被大狗奸了」

    老婆马晴将雪白的腿微微举起,大狗靠近老婆马晴的阴部臀部,接着老婆马晴上身朝下,双膝跪在地上。尽可能地张开美艳的双腿。

    我命令道:「臭婊子,帮大狗添鸡巴,先让大狗的鸡巴奸你淫嘴,练习练习。」

    老婆马晴把大狗的鸡巴放入自己的口中,大狗站在老婆马晴的头上,让老婆马晴可以吸到它的阳具,大狗也开始舔舐老婆马晴的花瓣,湿滑灵活的长舌,在老婆马晴的花瓣上舔来舔去,老婆马晴不自觉的感到一些麻痒的快感。渐渐的呻吟着,并开始主动轻拍大狗的阳具直到它开始变大而且伸出包皮。老婆马晴小巧红艳的嘴缓慢地进出大狗的阳具时,手不断按摩它的阳具,大狗的阳具不断地勃起直到完全直立,插到老婆马晴的喉咙深处,老婆马晴移动她的嘴,用舌尖舔吸大狗的龟头。

    杰克和山姆在一旁叫到,「好呀,给大狗口交,骚婊子被大狗奸,哈哈哈!」

    大狗的阳具根部像蝴蝶结状的凸起。

    我这时命令:「贱妇老婆,该让大狗插你的小骚屄了,张开你的大腿,露出你骚屄」。

    老婆马晴被我命令开始和大狗性交,弓起身子作狗爬式,大狗走到老婆马晴屁股后面,然后继续舔着温暖潮湿的肉穴花瓣,接着大狗跳上老婆马晴赤裸的身体,身子在老婆马晴的两腿之间,老婆马晴知道需要避免大狗的蝴蝶结状的凸起,那个肉球的东西一旦进入自己的骚屄之内,不射精不会软掉,也拔不出来。

    我接着命令:「婊子老婆,自己把骚屄扒开,扶着狗鸡巴插你淫蕩的骚屄」。

    只见老婆马晴一手扒开自己的阴唇,一手握住大狗的阳具,引导大公狗鸡巴进入自己的骚屄。呻吟说:「老公,我被大公狗的鸡巴奸,喔,公狗鸡巴进来了,老公,我骚屄被狗鸡巴插了」。

    我说道:「淫蕩的婊子,贱妇,你这母狗骚屄就应该给狗鸡巴操」。

    老婆马晴身体被大公狗鸡巴深深的插入。大狗两只前肢抱住老婆马晴的腰,开始摇摆身体,越动越快,老婆呻吟声越来越来大,「喔……,我的骚屄被大狗鸡巴弄,喔,我是条淫贱的母狗,被狗操,喔,老公,大狗的鸡巴在母狗老婆的骚屄里插,喔,狗鸡巴真粗真长,我还要,大狗快用力操我,喔,我要被大狗奸,我要作大狗的老婆,作条骚母狗。」

    老婆马晴感到大狗的蝴蝶结凸起一下一下碰撞着自己的阴道口,手紧握狗鸡巴不放,避免大狗的蝴蝶结突起顺势滑入花瓣内,害怕大狗将蝴蝶结凸起进入自己的身体,一直将蝴蝶结凸起握在手中防止它进入体内,但大狗的阳具充满老婆马晴的阴道,又被大狗奸淫的浑身酥软。

    只见老婆马晴呻吟叫到:「老公,我被大狗插的不行了,我洩了,」

    只见大狗的蝴蝶结凸起,开始膨胀,老婆马晴也发现大狗的蝴蝶结凸起膨胀。

    老婆马晴哭泣的说:「老公,大狗鸡巴的蝴蝶结要插进我的骚屄,我要握不住了」

    我说:「老婆,大狗的蝴蝶结要是插到你骚屄里,不到大狗射精软掉,可拿不出」

    老婆马晴说:「我不要大狗射在我骚屄里」

    我说:「母狗本来就是给公狗配种,大狗不但要射在你这条骚母狗的骚屄里,还要射到骚母狗子宫里,我看看你这条骚母狗是怎幺给公狗受精下种怀孕的」。

    大狗鸡巴抽插越来越快,而且摩擦着老婆马晴的阴唇,随着大狗肉棒不断的奸淫,一阵快感袭来。

    老婆马晴开始支持不住了说道:「老公,大狗的鸡巴蝴蝶结要插进我的骚屄了,大狗要给我配种了。」

    只见老婆马晴手松了一下,这时大狗的肉棒滑了进去,肉球般的蝴蝶状凸起进入了老婆马晴的体内,当蝴蝶结凸起在老婆马晴的体内持续膨胀时,老婆马晴感觉到花瓣内热热的,因为狗的体温较人高,大狗肉棒的深入使老婆马晴感到温暖,此时老婆马晴才发觉狗的肉球以完全塞满自己花瓣,卡在阴道之内,除非狗射精,才能停止这一次与狗的交淫。

    老婆说:「老公。大狗的鸡巴蝴蝶结插进我的骚屄了,好涨,喔,大狗鸡巴插到我子宫里了,呜呜,我的骚屄子宫要被大狗的鸡巴受精,我要被公狗配种了」。

    我说:「公狗奸母狗时,狗鸡巴不射是不会软,也拔不出的,老婆你是条母狗吗」

    老婆马晴回答:「我是条母狗,一条淫蕩的母狗,一条被公狗操骚屄的母狗」

    我说:「骚屄老婆,想被公狗鸡巴在你骚屄里射精吗,愿意给公狗给你的子宫受精下种吗」

    老婆马晴回答:「我要大狗在我骚屄里射精,让公狗给我这条母狗的卵受精,给我下种」

    我说:「老婆,你真是贱妇,淫蕩的婊子,母狗老婆的骚屄真要早点被公狗操」

    老婆马晴回答:「是,我是贱妇,淫蕩的婊子,是条淫蕩的母狗,是条被公狗操穴的母狗」。

    在大狗鸡巴抽插越来越快的操干下,老婆马晴连最后的防线也崩溃,只有任凭大狗在自己赤裸裸的胴体上进行兽奸,只是不断的发出越来越大的淫蕩的呻吟声,大狗也毫不客气,卖力的奸淫美艳的俏老婆马晴,骚屄花瓣不断的被狗鸡巴沖击。

    老婆马晴呻吟:「快用力,喔……,大狗,快插我的骚屄,喔……,再用力……,喔插到我子宫里……,射到我子宫里,给我这条母狗卵受精,给我下种,让我怀孕,生杂种狗」

    「老公,大狗要射了,要射在我的骚屄里了,要给射到我子宫里给我的卵受精下种了」

    老婆感觉到大狗的蝴蝶结凸起完全膨胀。

    老婆马晴不禁呻吟越来越淫浪,「喔……,大狗鸡巴插到我子宫了,喔,射了,大狗鸡巴射精了,我的骚屄被大狗射进精液了,大狗的精液射到我子宫里了,我是淫贱的母狗,我这条母狗给公狗受精下种了」。

    大狗的鸡巴不断对老婆马晴的骚屄子宫内注入精液,老婆马晴的花蜜淫水大量分泌,并和大狗的混在一起,骚屄老婆马晴感到大狗的蝴蝶结状的凸起开始在做有规律地鼓动。并且从里面推挤着老婆马晴的阴蒂,那种感觉使老婆马晴很快再次达到了高潮,不断淫蕩的娇喘、浪叫。

    大狗射完精,狗鸡巴肉球还没有软掉消退,仍然两只前肢夹老婆马晴的腰,狗鸡巴仍插在老婆马晴的骚屄内,老婆马晴仍弓着身子作狗爬式。

    我说:「骚屄母狗老婆,被公狗奸的爽吗,大狗的精液全部射到母狗的骚屄子宫里了吗?」

    老婆马晴说:「老公,老婆我是条母狗,是条淫贱骚屄母狗,被公狗又长又粗的大鸡巴奸的爽死了,老婆我的母狗骚屄子宫,被大狗的精液灌的满满的,一定能被配上种」

    我说:「真是条骚屄母狗」

    老婆马晴说:「是,老公,老婆我是条骚屄母狗,是条被公狗配种的母狗,我要天天被公狗配种」

    大狗肉球逐渐软去消退,离开了老婆马晴赤裸的胴体。

    这时杰克把老婆马晴抱起,将肉棒塞入老婆马晴的屁眼,开始抽插,同时扒开老婆马晴的双腿,露出老婆马晴的骚屄,只见老婆的骚屄还流淌着大狗的精液。

    杰克说道:「你老婆跟狗干都会高潮,真是条淫蕩的母狗,现在你妓女婊子老婆被我干着屁眼,你也来插插你老婆前面的骚屄吧!」

    老婆马晴说:「老公,母狗老婆我要你的大鸡巴奸我的骚屄」

    我说:「贱妇,真淫蕩,公狗奸你,都不满足,我来试试被公狗操过的骚屄,是什幺滋味」

    说着我挺着大鸡巴,伏上身,对準老婆马晴的骚屄一挺,大鸡巴深深插入老婆马晴的骚屄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