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调教淫母淫妹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调教淫母淫妹

    不知从哪时候开始,好像是暑假开始没多久,跟儿子去山区小木屋度假时候,发生的事吧….。

    自从江美开始被儿子的调教以后已经过了一星期。

      在调教的空间几乎每晚都要接受儿子,不断玩弄受到美丽的肉体,可是江美的身体甚至于显得更美更妖艳。

      儿子贪婪地享受江美的身体,以惊人的耐性折磨江美,那是连骨随都要吸光的土狼一样,尤其是儿子折磨江美时特别厉害。江美对那种过份噁心的情景,只有哭着向儿子哀求说:「我不要……饶了我吧。」

      可是儿子只是笑嘻嘻的还是把江美的大腿张开。

      现在,江美正在陪伴儿子。这时候的江美已经像发不出声音似的散乱着头髮,仰起头。江美的身体像涂上一层油发出油腻的光泽,说明受到多幺可怕的淩辱。

      「嘿嘿嘿,你觉得怎幺样?现在才三次,还不能说受不了呀。」

      儿子露出很满足的样子,虽然儿子已经够满足了,但唯有右手肩还在江美的屁股沟里摸索。

      「啊……还要折磨我吗?已经累的受不了啦。」

      「好难过……」江美这样说着一面无力的摇头。

      「嘿嘿嘿!妈妈真是可爱的女人,实在太好了。」

      儿子抓住江美绑在身后的手腕,把她的上半身推压在地上,更要擡起江美的屁股,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江美的屁股沟。

      「你的屁眼张开这样大啦,是很高兴吗?嘿嘿」悄悄的说着淫邪的话,舌头仍在双丘的股间蠕动,吸住江美像花朵一样的肛门。

      「啊……可以饶了妈妈吗?啊!」

      对儿子执拗的只以肛门做目标的动作,江美发出啜泣声。

      可是现在的江美已经没有抗拒的气力。因为已经受到三次可怕的肛门性交的淩辱。

      敏感的肛门被吸吮,江美只能发出甜美的哼声,全身开始颤抖。不仅如此还自己尽量把屁股压在张的嘴上,更显得忍受不住甜美感。

      「啊……就是那里,就是那里……乖儿子啊…」

      「嘿嘿嘿,这样弄妈妈你会很舒服吗?再来!再来……」

      儿子伸出很长的舌头插入妖艳的花一般的洞里。刚才还自己用性器插入的部份,现在好像要用舌头証实一样,那种情景只能用异常形容。

      「嘿嘿嘿,看妈妈高兴的样子,是不是很舒服?」

      「啊……是很舒服…乖儿子..。」

      江美大概是因为感情亢奋,好像已经是无法忍受的脸压在地上发出甜美的哼声。虽然是那样可怕而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的肛门性交,但现在的江美已经开始变成享受那种美感的女人了。

      江美对肛门性交有敏感的反应,对自己的身体为甜美的官能扭动,连她自己都感到厌恶。

      「啊……还要!还要……」

      江美好像要诅咒自己的肉体般的发出娇柔的声音,这种样子是多幺羞耻,但现在江美连已经想到这种情形的力量也没有了。

      「妈妈要我怎幺样弄呢?用你可爱的嘴说出来吧。」

      「啊……你是明明知道的,不要欺负我啦……」

      江美发出像撒娇一样的声音。

      「嘿嘿嘿,我还是不明白,让我做什幺呢?」

      「你好坏……快来玩弄我的屁股吧!」

      儿子听了以后露出得意的笑容,抱住江美的腰用力一下子就进去。

      在这剎那江美发出像动物的呻吟声,开始疯狂的扭动身体。绑在身后的双手伸直摇摆。

      「啊…儿子…好厉害……我太幸福了。」

      江美扭动通红的脸,一面啜泣一面说。

      「嘿嘿嘿,你现在知道肛门性交有多幺好了吧。」

      儿子好像感到很大兴趣继续用力抽插。

      「来呀……嘿嘿嘿……太好了。妈妈你还要夹紧。」

      「啊……还要……还要…干我…!」

      江美发出欢喜的哭声,那种痛快的感觉,几乎觉得全身的骨头快要分散一样。不知何时,江美很积极的开始反应,可以说她是主动的扭摆自己的屁股配合张的动作。

      「亲爱的,啊,亲爱的儿子……还要……用力…用力干妈妈我的…屁眼」

      不知是不是在江美脑海里想到亲爱的丈夫,江美完全暴露出女性,也许应该说是牝性猛摇自己的屁股。

      「妈妈你实在太好了……我应该早就该跟妈妈妳做爱的。」

      「啊……亲爱的……亲爱的……」

      江美好像身体已经被官能的火焰烧尽,发出的声音也分不出是哭还是高兴,只是疯狂般的扭动身体。这时候的动作已经不是儿子教她的猛技,而是完全暴露出女人的本能。

      「唔唔,你真棒,好像疯了一样……嘿嘿嘿,如果妈妈你受不了了,可以更大声的哭。」

      儿子的脸也已经通红,不过这时候完全沈溺在官能的江美巳经听不到儿子说的话。

      儿子对江美的强烈反应,几乎要射精,甚至于快要克制不住就这样把强烈的慾望发射出去,可是他与生俱来的天性不让他自己那样做。

      「就这样射了实在是不够意思。嘿嘿嘿,那样只会使妈妈高兴而已,最好还要继续调教妈妈才行。」

      儿子这样像自言自语的说过之后,就咬紧牙关把阴茎拔了出来。这时候江美感到很大的狼狈。

      「不要!不要这样!乖儿子….继续干妈妈好不好…求求你….」

      原来在自己身体里的巨大东西突然不见了。因为这时候江美也是正要到达……的时候。

      「快给我……不能停止,不能停止呀!」

      江美一面哭一面不停的扭动屁股还用力向儿子挺过去。那种样子毫无疑问的是向儿子要求的,牝性动物的样子。

      「求求你……不要使妈妈着急了……妈妈想要呀……不要欺负妈妈了。」

      已经失去焦点的眼睛看着儿子,江美还想把屁股挺过去,这种样子感到无法抗拒的性感。儿子看到那种妖艳的魅力,不由得打起寒颤,急忙用手压住自己的前面,因为它几乎要射出来。

      可是儿子站起来很残忍的说。

      「妈妈不要这样一直撒娇,只是这样玩法已经腻了,我想用更好玩的方法。」

      说完就大笑。

      「啊,你太残忍了……怎幺可以弄到一半就停止……」

      大概是伤心、悲哀,还有羞辱感都一起涌上心头,江美猛烈摇头大声哭泣。完全不理会女人的生理,儿子的行为只是想把妈妈弄的更惨而已。

      「嘿嘿嘿,如果妈妈妳想爽快,就要向我要求什幺好的玩法,让我感到满足才行。」

      儿子还笑着说,那样就会给你插进去……说完用手拨开江美的双丘,看到那里面湿淋淋的还不停的蠕动,好像是在向自己亲生儿子恳求一样。

      「啊……做什幺都可以。所以,快一点……我快要急疯了……」

      江美拚命的用力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使屁股更高高挺起,哭着继续哀求。那种样子毫无疑问的是经过儿子的手,调教过的男人的玩具,从身体散发出浓厚的色香味。

    儿子深思了一下,他忽然拿出一根肛交用的按摩棒出来……江美的脸色开始苍白。可是长久以来受到儿子调教的江美如今已经没有反抗的气力,只是伤心的摇一下头,带着哭泣的声音说。

      「好吧……把它插进来我的屁眼,看里面的一切吧……」

      「嗯,是真的想要我插弄你的屁眼吗?嘿嘿嘿那样妈妈你会觉得难为情吧?」

      「没有关係,我喜欢儿子你插弄我的屁眼……尽量的插吧。」

      按照儿子的调教,江美尽量的做出媚态,只有这样是江美要更多快感的方法,美丽的眼睛里含着泪珠。

      「嘿嘿嘿,妈妈说的真可爱,我会尽量插弄你的屁眼,快教我,你使用的方法吧。」

      这是非常苛薄的话,他不是强迫扩张江美的肛门,还要江美亲口说出如何使用那个工具的方法。

      「把那个涂上乳霜……在我的屁眼上也要涂乳霜。」

      这种演技几乎使江美的血液倒流。

      「是乳霜吗?我会给你涂上很多的,有跟爸爸使用过吗?」

              江美顿时羞红了脸。

      儿子笑的很愉快,用手指挖起很多乳霜。然后慢慢涂在按摩棒的尖端上,接着把手指伸向妈妈的肛门。

      「啊…乖儿子…你要轻一点……」

      儿子的手指没有惜香怜玉的样子,江美发出轻柔的啜泣声。

      可是江美的肛门早就开始要求强烈的刺激,现在立刻有了反应。

      「嘿嘿嘿,妈妈这里很软,而且还很敏感,实在很美妙。」

      儿子一面享受手指上的感受,不停的在江美的肛门上揉来揉去。

      「啊……已经够了,快把按摩棒插进来吧!」

      江美显出呼吸都快困难的样子,一面用力摇头说。

      「求求你……插进来……插到屁眼吧。」

      儿子听到江美的要求,慢慢把按摩棒插在肛门上,同时把震动开慢慢调到最大。

      这时候江美就不由得张开嘴,发出断断续续的悲叫声。儘管嘴里说一些好听的话,江美的身体是诚实的。因为过份的可怕,不由得扭动屁股想躲开那个快感。

      儿子好像特别喜欢妈妈那种样子,一下子离开,一下子又把按摩棒碰到肛门上。

      马上就有震动按摩棒插进来……,儿子就欣赏那种妈妈露出恐惧感的表情。

      江美好像终于忍不住大声哀求。

      「不要这样折磨我了……要插就插进来吧!」

      「嘿嘿嘿,妈妈忍不住了吗?那幺就给妈妈插进去吧。」

      儿子这时候好像感到玩弄一个处女一样的兴奋,慢慢把震动按摩棒插进去。手上感觉出妈妈本能的收缩肛门的感觉,那种感觉使他感到非常舒服。

      「啊!啊……」

      震动按摩棒进来的很慢,好像要使江美着急的样子。

      那种强烈震动的感觉使江美子忍不住发出哼声,儿子继续向里插,没有多久按摩棒全部进入。

      「嘿嘿嘿,完全进去了。真是好看极了,妈妈妳的肛门真是太美丽了。」

      儿子露出得意的笑容,可是他的眼光一直盯在不停痉挛的肛门上。那里是正如儿子所说的,是美丽的肛门。

      「啊……你不要只顾看了……把他插动来吧……,把我的屁眼尽量淩虐吧!」

      「嘿嘿嘿……怎幺样才能让你达到更态的快感呢?亲爱的妈妈?」

      儿子说到你的快感时还特别加重语气。

      「用那个握把……」

      江美的声音,好像蚊子的叫声一样小,握紧的拳头说明江美快感的程度。

      「不错,是有握把,嘿嘿嘿」儿子在那握把上稍许往里面用力。

      「哎呀!……」

      江美发出叫声的同时,在肛门里的按摩棒也深入一点。

      「是这种样子吗?」

      儿子是玩过多少次妈妈的肛门,所以当然知道肛门能深入到什幺程度。现在他是故意要江美自己说出来。

      「不要这样折磨我了……再深入一点吧……」

      「还要深入一点吗?好吧……」

      儿子握住握把的手又稍许用力深入。

      「不要这样欺负我……深入到我说好为止吧……」

      看到江美拒绝时就会强止折磨,相反的江美露出认命的样子时又使她焦虑,儿子的折磨方式是矛盾的。

      「快一点给我吧……还要……我要你的肉棒…又大又热的肉棒啊..」

      江美忍不住发出哭声。

      「嘿嘿嘿,既然妈妈这样说,我就不客气了。」

      让江美子急个够时,儿子把自己粗大的肉棒狠狠插进自己妈妈美丽的肛门里。

      「嘿嘿嘿,妈妈看到你屁眼扩大的样子吗?」

      「啊!啊……啊!」

      这种感觉不论经验过多少次,对江美来说,每一次都是无法忍受的感觉。

      「啊……够了,轻…一点~」

      江美的嘴唇也在颤抖,就好像身体里的内脏也被撕裂的感觉,但儿子的抽插是猛烈的。

      「嘿嘿嘿,还不行……妈妈妳还没高潮,嘿嘿!」

      一面笑一面用力插干自己妈妈美丽的肛门。

    那种猛烈的动作,使得江美只好咬紧牙关,不要使自己发出喊叫声。

      「嘿嘿嘿,我终于干了妈妈你有高潮了,真是太美妙了…你知道我想这样干你不知道多久了…妈妈~」

      儿子开始慢慢抽插。

      「啊,啊……」

      江美把脸紧紧靠在儿子的身上,咬住儿子的肩膀,才能不使哭声露出来。可是儿子不断的向江美的身体里送进来强烈快感的漩涡。现在折磨江美的不只是儿子的肉棒,还有他的手抚摸江美子雪白的肉体。

      这不是常见的光景,可是江美对这样的手,已经没有没有多余的心事去理会,完全落入强烈官能的火焰里燃烧自己。此时江美的脑海,就连自己被儿子上的事情也忘记了。

      「嘿嘿嘿,调教的成果终于显露出来了。」

      儿子边抽插自己母亲的肛门,露出满足的眼光看着被自己姦淫的妈妈,然后一阵肉紧江美大叫一声,达到自己最大的高潮。

    18岁的慕名至跟妈妈从小木屋回来之后,每天的晚上就是他跟妈妈,正要开始第二回合的游戏…。

      他的亲生儿子慕名……对江美来说,那是最害怕的也是最爱的人了,每次回想到他的大肉棒搔痒的竟然是她的屁眼,今天刚看到慕名从大学下课回来….她又忍不住的屁眼又骚痒起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