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强硬的母亲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妈妈在厨房炒菜,叫道:“阿勇,你回家了。”

      阿勇说:“是的,妈!”

      “去换衣服,要吃中餐了。”

      “是,妈!”

      阿勇到卧室,把衣服脱掉,裸露着上身,还是穿着一条运动裤,就到厨房帮妈妈的忙,也不知怎地,芳姐虽然比模特儿还美,可是还是比不上妈妈。

      妈妈是全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妈妈问:“电影好看吗?”

      阿勇说:“普通了。”于是把同学看完电影后,说给他听的故事,也照样的说一遍给妈妈听。

      阿勇真的是个鬼精灵,他边说故事,边帮妈妈忙,还边藉机在她的身上,摸一下,碰一下,或擦一下,害得她无心于炒菜。

      妈妈笑着说:“阿勇,你到餐桌坐好。”

      阿勇说:“妈,我帮忙好吗?”

      “算了,你愈帮愈忙,闹得妈妈无心炒菜。去去,去整理碗筷。”

      “是,妈妈。”

      他很无可奈何到餐厅,把碗筷排好。

      她今天还是穿那件中间只有一条带子的睡衣,带子又结得松,有意无意之间,总会露出一部份的乳房和那如莹如玉的大腿。

      阿勇坐在餐椅上,突然想到,呀!养母一定春心蕩漾了,她大概耐不住长期的空虚,和小穴的发痒,看来下午要有事了。

      可是无论如何,他不能让妈妈主动,定要妈妈保持她的矜持,害羞和尊贵,这样妈妈好下台。

      妈妈总是在紧要关头打退堂鼓,相信她事后一定很后悔的,小穴穴也一定难受极了。

      妈妈,好可怜。

      他胡思乱想着,妈妈已端上丰菜,她放下菜,一定要稍微弯身,乳房就会露出来。

      阿勇就在妈妈要把菜放在餐桌前,故意站起来,她弯身放菜,他的眼睛就虎视耽耽的看着她的乳房,真是太美了,妈妈的乳房像极了梨子,肌肤又是白里透

    红,诱惑得他垂涎欲滴。

      妈妈放下菜,两个乳房微微摆动,差点儿把阿勇的魂儿钩出体外。

      阿勇的动作,也逗得妈妈的粉脸都羞红了,含羞带怯的好不自在,她很希望阿勇看她的乳房,又很害怕和羞怯。好几种复杂的心里混合着她,使她不知要如

    何才好。

      她真的很需要阿勇的大鸡巴,插在自己的小穴穴中。

      记得,她很久没和丈夫玩过了,一年,二年,或者更长,直到那天,阿勇舔她的小穴穴,使她满足。

      但那也不是真满足,只算勉强的满足,她需要真正的满足。

      她的小穴穴,须要像阿勇那样的大鸡巴,插进去,插得死去活来,领略人生的乐趣,享受它,她不能守活寡,那对自己太残忍了。

      她端好了菜,开始吃饭。

      阿勇注意到了妈妈心情很乱,他不想说什幺,也不敢说,两人默默的吃着饭,反而缺少了平时谈天说笑的快乐气氛。只是偶而,妈妈看他一看,脸儿羞红的又把视线移开,像有话说,又没说。

      他则很大方地看着她,阿勇觉得,他现在像个猎人,而养母则是他的猎取物,他要得到她,并不困难。

      吃饱了饭,妈妈默默收拾碗筷。

      阿勇也默默地帮着妈妈在收拾餐桌,她的情绪似乎非常紧张,做工作都心不在焉,她在洗碗的时候,阿勇偎过去,说:“妈,我帮你洗。”

      她瞪着美目看阿勇,那样子就像只惊弓之鸟,阿勇伸出手搂住她的腰。

      “嗯!”

      她轻哼一声,全身如触电似的,热火流遍全身,阿勇看得有点儿不忍心,又垂下手来,往客听走,妈妈颤声说:“阿勇,你……”

      阿勇很镇静的说:“妈,我看电视,好吗?”

      妈妈像放下一颗心似的,说:“你看电视……”

      阿勇打开电视机,就专心的看了起来。

      妈妈的脑海里,则是纷乱极了,就像遇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无法决定般的,她知道阿勇这鬼灵精已知道了一切,知道她无法忍耐下去,知道她急需发洩,真正而又满足的发洩,所以阿勇挑逗她。

      而她,他决定接受挑逗,她小穴里的春潮已氾滥,从早上阿勇跟芳姐出去,到现在,她没有一刻心灵安静过,她想许多事情。

      她草草的,又无心的把工作做完,也走到客厅,本来,她应该坐另张沙发,或坐在离阿勇最少有半尺的距离,可是不知怎地她贴着阿勇坐下。

      阿勇并不惊讶,妈妈的举动,最少也证明她是很需要了,他很自然的伸出手,搂住妈妈的腰,说:“妈妈早上都在家里?”

      她坐的姿势,使左右乳房均半露出来,裙子更是开了一边,那像极了一个风骚女人,阿勇并不激励,他早上刚跟芳姐玩过,而且丢了精。

      他微一侧转,把他的大腿贴住妈妈的大腿,手有意无意地放在她大腿的内侧。

      “嗯!”

      妈妈已经春情激动,就像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

      阿勇说:“妈,下星期我们去郊游。”

      妈妈的声音,有点发抖说:“到时再说。”

      “嗯……嗯……”阿勇假装撤娇,把头埋在妈妈的胸膛里,用脸颊去碰如玉如粉的乳房。

      “嗯……阿勇……嗯……”

      阿勇用双唇,轻吻着她的乳房,火山快要爆发了,她的小穴中已淫水津津,她闭着眼睛,两片湿润的樱唇,充分显露出性的沖动。

      阿勇顺着乳房慢慢的吻,已用口含着了她的乳头。

      “嗯……阿勇……起来……不……不要……不可以……哎………妈要……要生气了……”

      阿勇怕妈要生气,赶忙地擡起头来。

      妈妈匆匆忙忙地用睡衣,盖住了乳房,站了起来,往卧室就走,阿勇被这幕情况惊住了,他嚅嚅地问:“妈!你生气了吗?”

      临入卧室,她发抖地说:“没有……没……没有。”

      阿勇这才放下心来,他也站起来,想走回他的卧室,关掉电视,他走到自己的卧室,看见妈妈的卧室门并没关。

      他会过意来:妈妈不敢在客厅玩。

      阿勇轻轻地叫了声:“妈妈……”

      她的声音仍发抖的:“嗯……”

      “要睡了吗?”

      “嗯……怕睡不着。”

      阿勇走了进去,只见妈妈睡在床上,那睡态真是春色撩人,一对乳房均已露了大半,裙子更是左右掀开来,露出了粉红色半透明的三角裤。

      阿勇说:“妈,我陪你……”

      妈妈的声音,有点发抖说:“不……妈妈怕。”

      “妈!你不能永远怕呀!”阿勇说着,一步步缓缓的走近床旁。

      “阿勇……不……妈……妈真的很怕……”

      阿勇已走到床旁,他知道他妈妈现在是要,只是怕而已,他有责任克服妈妈的怕,因为凡事第一次最困难,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平常了。

      所以他毫不考虑的,就爬上床。

      “啊!”她发抖着,战颤着,娇躯卷缩着。

      阿勇为她解开了睡衣的带子,为她掀开了睡衣。

      “啊……阿勇……”

      她的美丽胴体,已呈现在阿勇的眼前,她的皮肤本来雪白,白中透着粉红,更是肤色的极品,那白皙、光滑,而又细嫩的粉腿,是长得很匀称,那玲珑的小腿更是醉人,在雪白的小肚下部,虽然穿着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但浓密蓬乱的黑色阴毛,已延伸过三角裤,到了肚脐下二寸的地方,浓黑一片,很细很柔。

      她那两个丰满白嫩的乳房,正随着她胸脯的起伏,而颤抖着。

      她似乎想挣扎,想反抗。

      “阿勇……我好怕……妈妈好害怕……”

      她急促的呼吸着,美丽迷人的脸儿已显出了性的饑饿,神经刺激得到了高峰,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在火焰里焚烧着。

      阿勇说:“不要怕,妈!总要有第一次的。”

      他俯下头,张开大口,把她的乳房含了一大半,再用舌头舔着乳房的乳头,同时手也往下滑……滑到了绒绒的阴毛处,然后钻进三角裤了,他在寻找桃源洞口。

      “啊!……”她打了一个寒噤,感到一阵舒服的刺激涌上全身。

      “嗯…嗯……啊……”

      阿勇找到了桃源洞口,用手指插进去,呀!好暖好紧的温柔乡,已经涨满了潮水,顺着手指流了出来。

      他知道妈妈不能忍受了。

      很快的,他先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再为她脱下三角裤。

      “阿勇……不……不……可以……妈……好怕……好怕。”

      三扒两扣,已解下她的三角裤。阿勇俯身,把她压了下来。

      “啊!……”

      她颤抖,抽搐着,她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她挣扎地摇动着娇躯,像要逃避,也像是在迎接。

      面对着这幺美丽的胴体,阿勇的大鸡巴也一跳一跳,像急着要跳进小穴里吃淫水。阿勇用双唇贴住了她灼热的双唇,手握着大鸡巴对準了小穴,猛然地把臀部沈下来,大鸡巴往小穴里插。

      “啊!”她一声惨叫,同时也呻吟着。

      “痛……阿勇……好痛好痛哦……”

      阿勇知道只进了一个大鸡巴的龟头,好在他有早上对芳姐的经验,他就把臀部旋转起来了,同时柔情万千的说:“妈,你忍耐点……一下子就不痛了。”

      “唔……唔……轻点儿……阿勇……妈妈好怕好怕……”

      她的呼吸更加急促,粉臀也随着阿勇的旋转而扭动起来,一阵阵畅快的刺激,涌上了全身,她的粉颊泛红已被阿勇旋转得欲死欲活,不时呻吟着。

      “唔……唔……勇儿……好……好舒服。”

      阿勇听妈妈的呻吟声,知道她已不痛了,他在旋转时,加了臀部的力量,使大鸡巴一分一厘攻占城池,缓缓地往小穴里前进。

      这是非常迷人的小穴,紧得密不通风,阿勇的大鸡巴好受极了,他也舒服得快发疯,等到大鸡巴已进入了有三寸左右,他才改为抽出来、插进去的动作。

      起先是慢慢的,后来加快加重,约二十几下后,阿勇已猛抽狠插起来了。

      她姣美的脸上,产生出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的表情,她舒服得魂儿都飞上天,不断地摇动着臀部,挺高了阴户,小嘴里大叫:

      “好勇儿……唔……唔……美极了……舒服透了……阿勇……你……唔……唔……你要奸妈妈……妈妈就给你奸吧……呀……”

      “妈妈,你还怕吗?”

      “不怕了…不怕了……哎哟……妈妈真要浪……哎……浪起来了……舒服……真舒服……呀!……你碰到妈妈的花心了……妈妈给你奸死了……快要死了……”

      阿勇这时的大鸡巴特别敏感,他真的感到龟头,碰着了一粒硬块,那也许就是妈妈所谓的花心,他就拼命的那粒硬块沖刺。

      她的两条腿不断地伸缩,蠕动,她的双手搂紧阿勇,用她那高耸的乳房,去磨擦阿勇的胸膛,她的阴户淫水直流,已经湿满了床单一大片,像撒尿一样。

      “阿勇……妈妈快要死了……好舒服……好好舒服……唔……唔……”

      她歇斯低里的浪叫着,娇躯不停的颤抖着。

      突地。

      “啊……阿勇……妈妈受不了……要丢精了……舒服舒服……好舒服……妈就丢给阿勇了……”

      她舒畅得几乎眩晕了过去,全身瘫痪在床上,只是娇躯还颤抖着,樱桃似的小嘴张开着,脸上显出了一种极为满足的微笑。

      阿勇但感大龟头,被一阵暖流沖击着,他感到极为舒服,知道妈妈丢精了,才停止的动作。

      过去很久,她才悠悠的转醒过来。

      一醒过来,见阿勇凝视着她,她害羞得闭上眼睛,却把香唇送到阿勇的唇边,并把香舌送进阿勇的嘴里,让阿勇尽情地吮吸着。

      阿勇说:“妈妈,舒服吗?”

      她说:“嗯!”

      阿勇想起,现在应该是打破妈妈的矜持、害羞、尊贵的时候了,以后妈妈放弃了这一些,才能尽情的玩,才得到更满足。

      他说:“妈,你要叫我亲哥哥。”

      她瞪大眼睛说:“为什幺?”

      “黄色录影带都这样叫的嘛!”

      “嗯!……”

      “妈妈叫不叫?”

      “嗯……你不要欺负妈妈嘛!”

      “不是欺负,是这样叫起来,我才会更快乐,我也会使你更快乐,叫呀!”

      “嗯!”

      “妈妈不叫,我不玩了。”

      “……好嘛!我叫……”

      “叫呀!”

      “嗯……亲……嗯……亲哥哥……”

      “我阿勇的亲妹妹。”

      “你也不害臊。”

      “玩的时候才这样叫呀!”

      “阿勇……嗯!亲哥哥嘛!你为什幺这幺厉害,是谁教你的,芳姊吗?”

      “不是,黄色录影带。”

      “你真坏,坏亲哥哥。”

      “坏亲哥哥才能使亲妹妹快乐呀……”

      “嗯!……”

      “要不要再玩?”

      “你,亲哥哥还没丢精?休息一下再玩嘛!”

      她说着,又紧搂着阿勇,两人又搂着一团接吻着,阿勇乘机来了一个大翻身,让妈妈俯在他身上,压着他,姿态变成妈妈在上,他在下。

      “啊!阿勇,不!亲哥哥……”

      “亲妹妹,你又怎幺了?”

      “不能这样呀!”

      “妈!不!亲妹妹,你要放开心胸来,尽情的玩,不然就不会尽兴。”

      “好嘛!”

      “亲妹妹,你的小穴穴是世界上最美的小穴穴,爸爸最可惜了,暴珍天物。

      “什幺暴珍天物?”

      “妈妈的小穴穴……”

      “要叫亲妹妹嘛!”

      “亲妹妹的小穴穴是天物,爸爸不会享受,那岂不是暴珍天物?”

      “唉!你不知道你爸爸。”

      “爸爸怎幺了?”

      “他……他……”

      “他怎幺了?”

      “他已经性无能了。”

      “爸爸还不到四十岁,怎幺会呢?”

      “这是真的呀!”

      “妈!亲妹妹,以后我们玩的时候,万一被爸爸看见了,他一定很生气。”

      “不会。”

      “为什幺?”

      “你爸爸曾建议我去交个男朋友,只要不跟他离婚就好了。”

      “妈!亲妹妹,你为什幺不去交呢?”

      “亲妹妹害怕吗万一交个歹徒,就身败名裂,还会连累你爸爸呢!”

      “说的也是,那亲妹妹的小穴穴,是阿勇的了。”

      “嗯!你真坏!”她撒娇。

      阿勇说:“我们再玩呀!亲妹妹你动。”

      “嗯!我不会这样玩,太羞人了。”

      阿勇见妈妈不动,他就动起来,他挺高了臀部,然后突然放落,这样妈妈的小穴穴,就套动大鸡巴了。

      “嗯……亲哥哥……呀……”

      这样才几下,妈妈已情不自禁的自己套动起来,粉臀一挺一挺的上下套动,嘴里哼着:“我的亲……哥哥……你要了妈妈的命……啊……”

      哼几声,又发狠的低头咬着阿勇的肩,下面套动着更急,娇躯也发抖起来。

      “心肝……我的亲……哥哥……我又怕又爱的……亲儿子亲哥哥……刚才差点儿又……又丢了……唔……美死了……”

      “妈妈怕什幺?”

      “……我不说……羞死人了……”

      “我要亲妹妹说。”

      “嗯……哎哟……”

      “……不说阿勇就不玩了……”

      “亲儿子……亲哥哥……哎……哎……喔……你的大鸡巴……太厉害了……使妈妈亲妹妹……又爱……又怕……哎……”

      动作更加快了,还不时的在磨、在转,使阿勇痒到心里,舒服得直叫:

      “亲妈妈……亲妹妹……啊!……好……美死我了……加重一点……好……好小穴……”

      “嗯……我的小丈夫哥哥……哎呀……亲儿子哥哥……咬呀!………小穴要洩了……又洩给大鸡巴亲哥哥了……呀!”

      “亲妹妹妈妈……你不能丢……要等我……快……快用力……”

      两人搂在一起,浪做一团,套得更快,哼哼的淫声百出,她用力的套动着,小穴抽送不停。

      “儿呀!……亲哥哥……妈妈亲妹妹不行了……唔……唔……舒服死了……我要死……要死了……不行了……丢给亲哥哥了。”

      她又洩了,精疲力尽的伏压在阿勇身上,娇喘着,吞汗淋漓,阿勇见状,紧搂着妈妈,来个大翻身,又把她压在床上。

      这时阿勇的双手,抓着两个乳儿又捏又揉,又摸又抚,嘴唇更吻着她的樱唇,使她舒服得飘飘欲仙,满足直哼着:

      “舒服…嗯……真舒服……”

      连娇躯都还颤抖着。

      过了片刻,她就沈沈的入睡了。

      阿勇不敢动,直到听到妈妈均匀的鼻息声,他才慢慢的抽出大鸡巴。

      “嗯……啊……不……不要抽……”

      妈妈突然醒来的紧搂着他不放。

      阿勇说:“亲妹妹,我不会离开你的。”

      “嗯……你骗人,你要去找芳姊玩。”

      “不会了,妈!你放心睡吧!”

      “嗯!……”

      “怎幺了?”

      “你要天天陪妈妈睡。”

      “好妈妈,阿勇求之不得天天陪妈妈睡呢?”

      “不骗妈妈?”

      “绝对不会!妈妈不怕了?”

      “嗯……不怕了嘛!”

      “那好,妈妈你睡吧!”

      “妈妈睡了,你就要偷偷跑走。”

      “不会了,勇儿也要睡,就睡在妈妈的肚子上,好吗?”

      “嗯!……好嘛!只要不离开妈妈就好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