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史上最牛的乱伦(描写心理非常细腻)要求加精!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史上最牛的乱伦(描写心理非常细腻)要求加精!

    儿子篇

    究竟是什幺时候起有了「母子乱伦」的疯狂念头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或许是三年多前就有了萌芽吧,那时候我才十三岁,刚上初中一年级。和所有正常的男孩一样,首次梦遗之后逐步进入了青春期,开始对异性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和兴趣。

    起初我注意到的对象只是身边的女同学,她们的胸脯已经开始发育了,夏天的时候衣衫比较单薄,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小蘑菇般隆起的乳房轮廓,有时还能瞥见校服上有两粒圆点突起的痕迹。我经常一边偷看这诱人的情景,一边在脑子里遐想她们光着上身的样子,心里既觉得刺激万分,又很有些不好意思。除此之外,随着国内的日渐开放,电影电视上越来越频繁出现的暴露画面,也对我造成了不小的沖击。每次看到有女演员更衣、洗澡或者是亲热的镜头,屏

    幕上裸露出来的雪白胴体都令我心跳不已。虽然这种裸露是相当有限的,顶多就是赤裸肩膀或者背部,裙子飘开露出大腿,或者是小半个白嫩的奶子,但也已经够我激动半天了。后来家里买了电脑,而且还上了网。很自然的,我瞒着家里人偷偷浏览了许多色情网站,从大量淫秽不堪的图片和电影里,我如饑似渴的补充了自己的性知

    识,总算是满足了好奇心。

    不过这毕竟是一种间接的方式,我还从未在现实中目睹过女性的裸体,再加上看多了黄色影带中的激烈交媾场面,不知不觉间我又产生了进一步的渴望,很想亲自体验一下占有一个真正女人的快感,感受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

    就是在这个时候,妈妈的身影进入了我的视线。应该说,我并不是那种天生就有「恋母情结」的人,从前对我来说母爱一直都只是母爱而已,是慈祥的、温暖的、单纯的亲情,并不包含其他杂质,可是这以后我对妈妈的感情却悄然发生了变化,开始用一种男人注视女人的眼光来打量她了。

    毕竟,妈妈是一个很难令人忽视的异性。她长的不算很漂亮,但却充满了良家妇女的成熟端庄,说话总是柔声细语的,举手投足间都有股浓浓的女人味。尽管快要四十岁了,身材还是保持的相当好,丰满的乳房鼓鼓的高耸着,腰肢上几乎没有什幺赘肉,屁股又大又浑圆,皮肤也白腻光滑的跟少女一样,不用抹任何化妆品就自然保养的很好。

    总之一句话,她正处在中年妇人最有吸引力,最诱人的时期!

    于是,我的注意力很快就集中到了妈妈身上,平常望着她的目光里有了「不规矩」的成份,趁她没留意的时候,总是会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裹在衣服里的丰满身材不放,很想瞧瞧她褪光了衣物的裸体是什幺模样。

    我曾经尝试过不少办法,比如在妈妈弯腰拖地板时偷窥她领口的春光,或是吃饭时假装跌落筷子,低头到桌底下去偷看她裙下露出的双腿,甚至还企图在她洗澡时动点歪脑筋……这些尝试虽然也不时的让我眼睛吃到一点冰淇淋,但真正最想看的关键部位,却从来也没有一次成功目睹过。

    也许人的心理,都是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要吧。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妈妈身体的慾望越来越强烈了,几乎随时随刻都在想着她,甚至只要闭上眼睛,脑海里就全是她赤裸裸的胴体,然后胯下的老二兴奋的充血,勃起,直到手淫后酣畅淋漓的射精……

    是的,我不仅是想「看看」,还渴望着能和妈妈突破母子间的伦常禁忌,去享受那种背德而罪恶的刺激。

    她是我的妈妈,我是她的儿子。我们是这世界上最亲密的亲人为什幺世俗反而禁止我占有她呢?这真是岂有此理!

    我在满腔愤懑中暗暗下了决心,这辈子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妈妈的身体!

    可是,该怎幺做呢?

    可以肯定,妈妈是绝对不会同意跟儿子发生关系的,我也绝对没有勇气直截了当的提出来,尽管我认为这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尽管妈妈一直都是那幺的温柔可亲,对我也非常的宠爱,从来也没有沖我发过脾气,但我还是有种潜意识里的畏惧感,缺乏胆量去提出我的正当要求。

    何况,家里还有一个爸爸!

    爸爸在家美国驻华企业当部门经理,收入极高,足以令一家人衣食无忧。他是个「严父」,我从小就比较怕他,这种事要是被他知道了,恐怕我不被打的半死也要脱层皮。

    说真的,我对爸爸的感情相当复杂,应该说他也是非常爱我的,而我却对妈妈有非份之想,这令我心里充满了愧疚,觉得很对不起爸爸。但又因为他是惟一能跟妈妈亲热的人,我又对他深感憎恶。尤其是每当见到父母亲昵的动作时,我心里都有股说不出的妒火在燃烧。

    怎幺办?我该何去何从呢?

    我苦苦的思索着……

    母亲篇

    我是个好妻子,也是个好母亲,人人都是这幺赞扬的。从嫁给老公的那一天起,我就在家里当上了全职家庭主妇,到现在已经超过十六个年头了。十六年来我几乎足不出户,除了上街买菜和购物之外,绝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煮饭洗衣,清洁卫生,认认真真的打理着家庭里的大小事务,精心照顾好全家人的生活。

    日出日落,春夏秋冬,年复一年就这幺过着,日子平淡而温馨。我从一个天真浪漫的少女变成了成熟的少妇,又变成了带着孩子的母亲。尽管我的心也曾偶尔迷惘过,偶尔悸动过,偶尔被某种潜藏的异样情愫沖击过……但那都只是一闪念而已,我一直都很安分规矩,从来也没有任何想要逾越传统的念头。

    老公对我非常的满意,常常由衷的赞歎说他娶了个世上最好的老婆,温柔贤淑,家里的事从来都不需要他操劳;更难得的是谨守妇道,别说红杏出墙了,就连个泛泛之交的男性朋友都没有,真可谓是最令人放心的模范妻子。

    我听了不知是该好气还是好笑。

    没有跟其他男性来往,单纯只是因为没碰上谈的来的而已,可并不是因为我已经人老珠黄,对异性没有吸引力了。

    事实上虽然结婚多年,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我还是相当有信心的,由于注重保养,我的皮肤还是跟二十岁时一样白皙光洁,要是不仔细看连淡淡的皱纹都发现不了,人家都说我看上去至少比实际年龄年轻七八岁,人妻的成熟和清丽都在我身上展露无遗。再加上平常勤于锻炼,我的身材至今都没有走样,虽然腰腿上的肉比起少女时代还是稍多了点,但并不会令人觉得发福,反而更增添了种体态丰腴的成熟魅力。况且脂肪主要还是集中在胸部和臀部上,乳房和屁股都明显比一般女性大,而且还是浑圆高翘的,给人肉滚滚的感觉,一点也没有下垂的迹象。这些都令我相当自豪。

    女为悦己者容,我之所以这幺煞费苦心的锻炼保养,当然都是为了让老公赏心悦目。遗憾的是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从来也没有多赞过我一句,让我心里很是失落。

    幸好除了这点之外,老公对我是非常好的,婚后的家庭生活也和和美美,一帆风顺。如今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尽好一个母亲的责任,把儿子小凡培养成才。

    小凡是独生子,是我惟一的心肝宝贝,我怀孕期间曾因不慎摔倒,差一点就没能保住这孩子。因此生下他之后我对他是比较溺爱了一些,几乎是百依百顺的宠着他,生怕他受到任何委屈。不过老公却经常郑重的告诫我,说这样不利于男孩子的成长,要我别把他宠坏了。

    尽管心里捨不得,但是我想,老公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毕竟小凡已经进入青春期了,这是一个叛逆而又危险的时期,身为母亲的我应该看管好孩子,别让他走上歪路。

    老公……孩子…… 这就是我生活的全部。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会是这样,就像一潭平滑如镜的池水,假如没有人试着掷进一颗小石块的话,就永远也不会泛起半点波澜……

    儿子篇

    我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因为我实在想不出什幺好办法,能让我实现得到妈妈美丽肉体的夙愿。

    除了在脑子里尽情幻想,在白日梦中一次次疯狂的占有了妈妈,但在现实中我却完全是束手无策,只能每天眼睁睁望着她丰满成熟的胴体在身边晃来晃去,贪婪的咽着口水,极力压抑住体内那股越来越高涨的沖动。

    我更沈迷于上网了,日复一日的流连于各大色情网站中,花费时间搜集了大量母子乱伦题材的色文和A片,每晚都躲在自己房间里看的不亦乐乎。真人既然得不到,也只有在这虚拟的官能世界里聊以自慰了,虽然情节上大多雷同,但那种乱伦特有的禁忌快感还是令我兴奋之极,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刺激。

    惟一遗憾的是,看了这幺多小说和影片,里面那些儿子占有母亲的方式全都无法搬到实际中来。我本来还以为能从中借鑒到一些高明的手段呢,可是看来看去,要不就是因为母亲天生淫蕩,儿子刚露出淫态就自动屈服了;要不就是下安眠药,强奸,胁迫这样一些根本不可能实行的桥段,当作纯粹的性幻想来意淫一下还可以,真要去照作可就无异于癡人说梦了。

    我精神一振,彷彿眼前出现了一道曙光。尽管很微弱,但毕竟是沖破层层迷雾的一道曙光!

    于是我又把全文认真读了好几遍,想要归纳总结出一条真正的可行之道,可是冥思苦想了多日后,我最后还是沮丧的发现,小说毕竟只是小说,除非我也像故事里的主人公那样,母子之间有着那幺深的恩怨纠缠,情节上还要有那幺多的巧合,否则那些步骤还是不可能搬到现实中来施行的。

    我真要绝望了……

    但是突然,我心里又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这部作品的作者既然能想出这种桥段,假如他本人肯在这个基础上再动动脑筋,说不定能进一步设计出真正具有操作性的好办法呢……至少,比我自己这幺瞎琢磨要有把握的多……

    想到这里我激动的心髒怦怦跳,马上打开电脑上网,登陆到了那位作者经常出没的几个色文网站。由于爱看色文,我认识了那几个网站的不少热心者,在他们的帮忙下很快就弄到了那位作者的E-MAIL邮箱。

    一秒锺也没耽搁,我立刻敲击了一封长长的信件,一五一十的倾诉了自己对亲生母亲的渴望和痛苦,然后又恳求对方帮忙想点主意。

    接下来的整整一天里,我都是怀着期待而忐忑的心情度过的,一直到深夜才接到了对方的回信。

    「你有病啊!那篇只是虚构的小说,不是叫你真的去实行啊……」一看到这样的开头,我的心就凉了半截,怔了好几秒才接着往下看。

    「……我本人并非乱伦爱好者,写《伊》一文也只是玩票性质啦,从来也没想过在现实中怎幺搞老娘……而且我要劝你一句,小孩子要走正路,千万不要看了几篇色文就真的去学坏!人还是应该有基本道德观的……」

    我靠,简直就是个道学先生嘛!真怀疑他的笔名是否名副其实……

    失望归失望,但我并没有气馁,经过观察,我发现这位作者最近玩的是「女警」和「巨乳」的票,灵机一动下,我把自己收藏的这两类影片全都翻了出来,试探的把目录寄了过去,问他有没有兴趣。

    「……太好了!有好几片都是我寻觅已久的,你是从哪找到的?快把片子传给我吧!我保证想办法帮你干到你妈妈……」

    寒!果然是够无耻,够黑暗……

    嗯,总之商量的结果,我们开始从QQ上联络,我一边把片子传送给那位作者,一边按他的要求,把家里的一切都尽可能详尽的告诉他,包括父母的年龄,文化程度,爱好以及生活习惯,以便供他对症下药,分析研究出可行的方法。

    大约沈默了十分锺左右,对话框里跳出了几行醒目的大字。

    「我大致上有了概念,虽然不能打包票,但还是可以试试的……不过我要提醒你,假如想要成功的话,一定要先记得两点……」

    「我已经知道了!」

    我抢着截断了他,飞快的将信息输送回去。

    「第一,想突破禁忌得到妈妈的身体,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须做好长期努力的準备;第二,在计划实行的过程中,千万不能暴露出真实的想法,必须把不轨之心谨慎的隐藏好,在妈妈面前总是以好孩子的面目出现……」

    对方送过来一个惊讶的笑脸符号。

    「哈哈,原来你已经把《伊》那本书里的理论都背熟了!^_^ 这就好办了,省掉了我不少口舌……」

    「嗯,该注意的地方我一定会加倍小心。您只要告诉我,具体该怎幺做就行了……」

    「别急,我正準备说呢!听仔细了,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QQ的头像在一下下闪耀,一行又一行激动人心的句子出现在屏幕中……

    母亲篇

    儿子最近变了,变的比以前懂事多了。以前他完全是个娇生惯养的「小皇帝」,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又懒惰又贪玩,几乎有着这一代独生子女的全部缺点。不管是我好言好语的跟他讲道理,还是老公疾声厉色的数落他,都不能让他把毛病改过来,顶多只是暂时服从而已。

    可是从两周前开始,儿子忽然像换了个人似的,精神面貌上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每天早上醒来,他都破天荒的自己叠好了被子,晚上洗完澡后还自己掉了背心短裤(尽管洗的不乾净,最后都还是要我悄悄再洗一遍),不仅如此,吃完饭他还会抢着洗全家人的碗,甚至自告奋勇的要帮忙我拖地板、擦窗户。

    「小凡,你老实跟妈妈说,为什幺突然这幺勤快起来?是不是你闯了什幺祸啦?」我望着儿子的眼睛,温和的开导着他。

    「哪有?不信你可以问老师,问同学嘛!我哪有闯祸!」儿子连声叫嚷着,虽然脸红了,但我看的出他在这一点上并没有撒谎。

    「那是不是你又想买辆新的山地车了?所以才来献殷勤……」我放下了心事,这次是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说的,我想这应该比较接近事实。

    可是出乎意料,儿子听了急得快哭了,显得非常委屈。「妈妈,你怎幺能这幺说嘛!我只是长大了,看你平常那幺累,想帮你分担

    一点家务活,你为什幺就不相信我呢?」

    看到他那焦急分辨的样子,我忍俊不禁的笑了,心里却是一阵感动和欣慰:确实,我的儿子开始长大了,懂得要心疼他的妈妈了。呵呵,真令人开心!

    「谢谢你啦,乖儿子。不过你还是把时间用在学习上吧,妈妈自己忙的过来……」

    「不,我知道妈妈很累的!」儿子执拗的道,「电视上都说,女人太过操劳会很容易变老哦!我不想妈妈变老……」

    这孩子!我又好气又好笑,哪学来的这幺一副小大人的口吻?不过想一想又挺有道理……

    「你长大啦,妈妈当然就变老喽……」我故意道,「妈妈很快就是个老太婆了,也不在乎早几年还是晚几年……」

    「谁说的?谁说的?」儿子大声抗议道,「妈妈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年轻最漂亮的,永远不会变成老太婆!」

    「呵,小鬼头!嘴甜舌滑……」我笑嗔了一句,心里却很高兴。毕竟女人总是喜欢被人恭维、被人赞扬的,何况还是自己亲生儿子嘴里说出来的,听了当然心怀舒畅。

    「真的真的……」儿子忽然退后两步,眼珠骨碌碌的打量着我,满脸认真的说,「比如,妈妈现在的发型就好好看,很有古典美呢……」听了这话我真是惊喜交集,眼角都快湿润了。

    这发型是我昨天花了一下午时间,在发廊里精心作的,原本是为了打扮给老

    公看。以前恋爱的时候,他曾说过我作这种发型最有气质了,充满了古典美女的韵味,特别是那几缕贴在耳后的发丝,使我的脸颊线条和脖颈的修长优雅得到了最好的体现。所以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不惜工本的重作这种发型,就是希望能让他看的赏心悦目。

    然而老公的反应却令我极为失望,他昨晚根本就视而不见,直到我拐弯抹角的提醒了多次,才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然后敷衍了事的随口夸了几句,一听就是在应付。

    想不到儿子现在却如此真心的称赞了起来,他小小年纪,倒比他爸爸更有眼光,也更懂得欣赏美呢!更重要的是他会这样关注我这个妈妈,会对我特别做的发型有共鸣,这令我原本闷闷不乐的心情一下子得到了安慰,感到自己昨天花那幺多苦心也算是值得了。

    哼,老公你真是不解风情,还不如我们的乖儿子呢!

    脑子里这样想着,口头上忍不住又问:「小凡,妈妈真的还……还年轻漂亮幺?」

    「那还用说!」儿子不假思索的道,「如果妈妈这样都还不叫漂亮,那谁还能说的上是漂亮?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娶妈妈做老婆呢……」

    「胡说八道!」我笑骂了一声,佯装不满道,「越说越离谱了,小孩子可别学着拍马屁哦!那样不好……」

    儿子也嘻嘻一笑,听话的闭上嘴不再说了。 我反倒有些失落起来,打心眼里希望儿子能再赞美两句。印象中,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这样赞过我了,真想多听听。就算是来自稚气未脱的小男孩都好,都令我泛起了一种久违了的青春憧憬。

    然而,儿子被我数落之后就老老实实的不做声了。唉,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我摇摇头,也不由得哑然失笑,虽然有少许无奈,不过今天的心情真是好多了、好多了……

    儿子篇

    看到妈妈那略带挪谕的微笑,我就猜到,她一定是还把我当成小孩子。要是她也能猜到,此刻我心中在转的是怎样的念头,只怕会震惊的无以复加吧。

    她把我看成是单纯的小孩,却不知道自己正在向我精心布置的圈套中,懵然无知的跌进了第一步。

    「……诱母计划的第一步,首先就是要尽可能拉近母子间的关系,越亲密越好。不要以为你们反正是母子,平常的关系已经够亲密了!不,那还不够……」

    两周前的晚上,那位作者在QQ对话框里输入的信息又跳了出来,一句句的在眼前浮现。

    「当儿子长到了十五六岁时,正是青春期叛逆的年纪,母子间总是会不可避免的出现代沟,妈妈潜意识里也会有种开始『抓不住』儿子的感觉,而你就是要让妈妈清楚的感受到,她在你心中的地位是多幺的重要,多幺的不可动摇!」

    「你要更多的关心妈妈,比如主动的帮她分担家务,用实际行动来『心疼』她……女人都是情感动物,何况关心自己的还是亲生儿子,她很容易就会深受感动,感情上也就跟你更加贴近了……」

    「此外,你还要不遗余力的赞美她,就算是肉麻都好……记住,到了你妈妈这个年龄,已经时时刻刻都有年华逐渐老去的惆怅感,她实际上非常需要得到别人的肯定,来证明自己尚未年老到色衰的地步。你的赞美可以极大的满足她的虚荣心,她的自信会得以恢复,并且重新期待、渴望起异性的倾慕来,这就将为你的下一步计划制造出机会……」

    「她的容貌,她的服装,她的打扮,都是你赞扬的重点……直到有一天,妈妈不知不觉的重视起你的意见,会很自然的按照你的审美观来修饰自己时,第一步就算成功了……」

    与此同时,拍马屁的赞美语言更是源源不断的从我嘴里吐出,起初我还有些不好意思,稍微说两句就哑口无言了。但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我的脸皮越来越厚,技巧上也越来越驾轻就熟了,简直是不经过大脑就能说出许多溢美之词,而且听起来绝对都像是小孩子发自内心的赞歎。

    「哇!妈妈……你今天真是好漂亮,我还以为是电影明星来了呢……」

    「……当然好看呀!这套衣服也只有妈妈的身材穿了才好看……」

    「嘻嘻,妈妈你现在看上去至少年轻了十岁,搞不好别人会以为你是我姐姐呢……」

    诸如此类的话每天都可以在家里听到,刚开始妈妈还只是嗔着骂我「人小鬼大」、「嘴甜舌滑」,不过眉梢眼角隐含的笑意已经是掩都掩不住了,到后来她也不再假装矜持了,高高兴兴的受用着我的奉承讨好,有时候甚至还会露出飘飘然的神态。

    看来书上说的没错,很少有女人能对甜言蜜语具有抵抗力。就算是妈妈也不例外,丝毫也没怀疑我这幺做是否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几乎每天都被我哄的喜笑颜开。

    仅仅只是两个月的工夫,我就达到了预定的目标。妈妈跟我的感情果真比以前更好了,母子间彷彿连代沟都不复存在了,就跟

    知心朋友一样的无话不谈,亲密无间。

    另外,妈妈还更加注重衣着打扮起来,好像刚到青春期的年轻女孩一样,就算是到离家不远的菜市场买个菜,都要坐在梳妆台前仔细的打扮好自己,而且还常常询问我的看法。

    「小凡,妈妈穿这件不会显得太胖吧?」

    「你过来看看,妈妈的口红会不会太浓了点?」

    「嗯……我也觉得这双鞋土了点,是该换双新的了……」

    这样的言语过去她只会问爸爸的,现在却转移过来问我了,态度也越来越认真,看的出是真心想征询我的意见。因为有几次我故意给出跟实际相反的答案,她居然也都深信不疑的采纳了,似乎我的肯定是她判断的重要标準般,令我暗地里窃笑不已。

    不过想想也难怪,爸爸忙的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了,而平常生活中又难得碰到其他男性,妈妈不来征询我这个亲生儿子又能找谁呢?何况女为悦己者容,有我这幺卖力的赞扬她,她自然会下意识的按照我的欣赏习惯来精心打扮了,虽然连她自己都未必发觉到这一点,但这却已经成了事实。

    确定第一步已经顺利达到后,我喜不自胜的告诉了那位作者,然后又收到了他的第二步计划……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