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爱云姨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爱云姨

    自从云姨嫁给我爸爸之后,我就心绪不宁,她是我的继母,但是我绝不恨她。

      爸爸五十八岁,是个成功的生意人,云姨大约二十八岁左右,是个美艳得令人

    神魂顚倒的俏佳人。

      我活到今年二十一岁,可以说她是我所见最漂亮的女人,我很羡慕爸爸,他有

    此艳福,到底云姨是喜欢他,还是他的钱呢?!

      我们住的高尚住宅区,地方宽大,所以很快,云姨就带来她的妹妹嘉碧。

      嘉碧比云姨青春、热情,大约二十五岁,皮肤白晰,但很奇怪,她们两姊妹我

    却比较喜欢成熟的云姨。

      尤其是她的丰满身材,是我朝思暮想的,记得有一次她躺在沙发,我经过一看,睡衣内的半祼乳房,若隐若现,令我失神。

      又有一次,我去洗手间,听见房中传来阵阵勾魂摄魄的呻吟声,更增加我对她的幻想。

      当然,我喜欢云姨是一回事,记得爸爸最初还害怕我不接受她,因为,很多人

    对后母是十分憎恨的。

      我却完全喜欢,尤其是看见她说话时的明眸皓齿,更令我心猿意马。

      这一晚,两个佣人都放假了,大厅就只剩下我和爸爸、云姨、嘉碧。

      爸爸拥着云姨甜蜜地坐在沙发,云姨给他慢慢剥去葡萄的皮,嘉碧则留意着电视的剧情。

      我坐在另一张沙发,又羡又妒,如果我和爸爸换了位置多好,拥着云姨,看着

    她的小嘴放进一棵葡萄,令人出神。

      我不停偷看着云姨,她的一颦一笑都散发出迷人的气息,薄薄的睡纱裙,更添

    女性魅力。

      粉红色的裙内露出了骨肉均匀的大腿,不是太瘦,也不胖,适中且滑不留手。

      再看上去,两个圆圆而挺拔的乳房,非常配合的挂在胸前,可能是她的腰肢纤

    瘦,衬托得胸脯更有美感。

      清秀的眉目没有半点杂乱,乌黑而晶亮的双眼完全地相称,高高的鼻子与小嘴

    位置距离恰到好处。

      云姨最美是她的嘴唇,微微的向上弯,甜美的笑容更令人又爱又怜,假如能够

    吻着这两片薄薄红唇,真是几生修到。

      

      其实,这都是我的妄想,莫说是云姨这个大美人,就算普通的女孩子我也没有

    吻过,我就只有幻想的份儿。

      至于嘉碧的外型都与云姨十分相似,她青春得活力十足,皮肤幼滑,但却没有

    云姨的成熟女人味,她的型格也是很多男人喜欢,但我始终比较喜欢云姨。  

      

      我想得入神,突然厨房传来一阵杂声,大家都有点愕然,爸爸立刻走进去看看。

      就在我们都不以为意之际,爸爸被人胁持走了出来,我们都大惊失色。

      只见那大汉用鎗指住爸爸,原本他是从窗口爬了进来。

      「我是逃犯,你们所有人都不要乱来,否则我会开鎗杀人。」

      这一下突变,大家都呆住了,云姨与嘉碧更是花容失色。

      「你……你想怎样?」云姨惊慌地问。

      「外面警察很多,我要借你们的地方过一夜。」逃犯一面说一面用绳子将爸爸绑在餐桌上。

      「只要你们听我的话,我就不会杀你们。」逃犯绑起爸爸后就走过来。

      我们面面相觑,都不敢乱来,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你……你是逃犯……?」嘉碧大着胆子地问。

      「唔,我抢劫银行,判十二年,我不甘心,我要逃出来。」大汉冷傲地说。

      我打量着他,年约三十左右,高大健硕,倒不大像一个逃犯。

      「我肚饿了,妳去煮点东西给我吃。」大汉指着嘉碧。

      

      嘉碧有点不知所措,云姨示意叫她去,恐防触怒逃犯后果不堪设想。

      我正想起来,大汉立刻怒目而视。

      「你想怎样?是不是想找死?」

      「不……不……我……」

      「哼!你们两个也得绑起来。」

      大汉只找到一根绳子,他竟然把我和云姨面贴面的绑起来。

      我们给他绑在一起,云姨有点尴尬,我却求之不得,与美丽的云姨居然在这逃

    犯的撮合下有了完全的身体接触。

      没有穿胸罩的云姨软软的乳房压住了我,令我有一阵酥麻的快感由下而上传到大脑去。

      下半身我却顶住了她的小腹,就连大腿间也是贴到没有半点距离。

      爸爸的眼神又惊又怒,嘉碧战战兢兢走进厨房去煮麵,云姨羞得转过了脸不敢

    看我,我却嗅着她身上的香气,身体贴得紧紧的。

      这是奉旨非礼,我生理上起了变化,云姨自然感觉得到,硬硬的东西还有点灼

    热,与她幼嫩的肌肤磨擦,她轻轻挣扎,我也不敢太过份,能够这样身体接触我已

    经十分满足矣!

      为了分散大家的尴尬,我在云姨耳边低声说:「云姨,这贼毫无人性,我们不要乱来。」

      「那……那怎幺办?!」云姨回答。

      我们说不到两句,逃犯已经走了过来,大喝道:「你们鬼鬼祟祟干什幺?想反抗吗?」

      说完,一掌就将我和云姨推倒地上,由于我们都被綑绑,这一下变成滚地葫芦,云姨完全压住了我。

      虽然有点痛楚,但是,舒泰而畅快的感受接踵而来,因为,云姨吹弹可破的娇

    躯贴得我很有快感。

      虽然,我未尝试过做爱,不过,这个位置就如男下女上一般,滋味无穷。

      云姨完全没有支撑能力,她的脸也哄得我很近,欲滴的嘴唇我真想吻它一吻,

    但云姨转过了面,变成我贴住了她的粉脸,这个滋味也十分好受,我竟然忘记了自

    己的处境,却在有意无意嗅她身上的香气。

      这时,嘉碧已经煮好了麵,颤抖地捧了出来,逃犯笑嘻嘻的说:「唔,很香,过来陪我一起吃。」

      嘉碧惊慌地站着摇头。

      她这个反应,气得逃犯大怒。

      「臭婆娘,敬酒不喝喝罚酒,是不是想我杀了妳。」

      逃犯说着,从腰间拿出小刀在沙发大力一划,立即裂开了一条大缝。

      绑在一旁的爸爸大叫道:「大哥,请你不要这样,我可以给你钱。」

      「哼!」

      「只要你们乖乖的听我说话,我绝对不会杀你们,否则这里一个人也不放过!」

      这句说话非常有威吓性,嘉碧也不敢放肆,诚惶诚恐的坐在沙发另一面。

      「吃吧,我要你好像我太太一般服侍我。」

      逃犯转怒为笑,大口大口的将麵吃进去,狼吞虎嚥的样子令人感觉到他真的很饿。

      

      很快,他就吃完了,嘉碧正想执拾碗碟之际,他伸手过来捉住她。

      「这些碗不要理会,快来服待我。」

      逃犯将她拖过去,然后自己躺在沙发上,轻轻搂住她的腰肢。

      我看到嘉碧很害怕,但又无可奈何,云姨极力挣扎,希望摆脱綑绑,但却不成

    功,反而磨擦得我更加利害,有点裂裤而出之势。

      我是非常喜欢云姨的,但是我也怕出洋相,极力忍受,快感虽然汹涌而来,但

    是我唯有分散精神,否则肯定弄得一塌糊涂。

      「帮我脱衣服。」逃犯在那边懒洋洋的捉着嘉碧的手。

      我看到嘉碧有点左右为难,但她也不敢逆逃犯之意,就为他慢慢解开衣服。

      「唔,妳越看越漂亮,又温柔,比较我太太好得多。」

      逃犯哄了过来,就想亲嘉碧的脸,她侧侧的避开了,他仰头狂笑。

      「哈哈哈,小妞,看妳羞得那样子。」

      据我所知,嘉碧的而且确是男朋友也没有,或者她可能还是一个完璧的处女。

      逃犯似乎很喜欢调情,我和云姨看着他们的情景真的有点痒,云姨也没有挣扎

    了,可能太过用力,而索性放软身子倒在我的怀中,我非常高兴,变成拥抱着一个

    美人儿在看戏。

      「来,我也帮妳脱衣服。」逃犯反过来替嘉碧除衫。

      「不……不……」嘉碧忍不住哭泣起来。

      「我求求你……我……」

      「哈哈,怕什幺,来吧……」

      「我……我还是处女,你……放过我吧。」嘉碧半哭半求的表情楚楚可怜。

      「既然如此,我可以温柔一点,但我今晚一定要得到妳,快脱衣服!」

      逃犯不怒而兇的神态大家都有点惧怕,嘉碧也慢慢脱下她的外衣。

      只剩下内裤、胸罩的嘉碧身体完美得令我暗暗讚美,肌肤光滑均匀,可能我很

    少看到女性的胴体,但她事实确很漂亮。

      霎时间,我闪过一个念头,云姨的祼体又如何?我偷望云姨,看到她满脸通红。

      逃犯看着嘉碧的身体,微笑地点头。

      可能他在这方面十分有经验,所以没有太大的冲动,反而在慢慢欣赏。

      「脱,连这两件小东西也脱掉。」

      嘉碧犹豫不决,眼神无助,我却自私地希望她脱下来,我可以一览无遗。

      「喂!」这时爸爸大声咆哮:「你这样太过份了!」

      逃犯看了看爸爸,拿了一块小手巾过去。

      「哼,过份?还有更过份的,老鬼,先封住你的嘴,慢慢欣赏吧。」

      他将手巾塞进爸爸的嘴,再走过来说:「妳不脱,我就用这小刀替妳脱,割到

    妳的肌肤倒不要怪我。」

      逃犯的说话,起了作用,嘉碧只好慢慢地将她身上剩余的衣服除去。

      「噢!」我内心起了哄,肉紧的挺了一挺。

      云姨自然也意会到,但她无暇兼顾,只担心自己妹妹的安危。

      嘉碧全祼的站在逃犯面前,虽然她双手护住双胸,但是稀疏而细软的毛丝我看得很清楚。

      流水潺潺,清溪如诗,难怪这幺多人形容女人的身体是一幅优美的画。

      论诱惑力,云姨的自然散发女人味是无可抵挡;论身型,嘉碧倒是不遑多让,她是一块未经开发的地。

      这时,定力十足的逃犯也情不自禁了,他拥了过去,嘉碧闪也闪不了,嘴唇给他封住。

      趁势将嘉碧推倒沙发,对她粉脸如雨点地狂吻,大家都有点爱莫能助。

      云姨更急得在地上一滚,我们的姿势刚刚换转,我压住了云姨,在她小腹下的东西热得烫手。

      她在轻轻扭动,我不知她其实是动情,还是极力抑制她的恐惧。

      逃犯开始狂了,无论嘉碧如何左闪右避,他就拚命吻着她,双手也不规矩,在她身上乱摸。

      跟着,他手势非常迅速地将自己的衣服除去,一丝不挂的拥着嘉碧。

      看来嘉碧是难逃被强姦的厄运。

      云姨目定口呆,又羞又急,爸爸气得晕了过去,我的心境却非常複杂。

      看见嘉碧的祼体,贴着云姨的身体,双重享受令我销魂不已,但我也有点良知,

    不想嘉碧完璧之躯被『野狼』所噬,总之难以形容。

      这时,逃犯已经如狼似虎,两眼通红,大有猛虎出闸之势。

      谁知,奇怪的情形出现,逃犯屡次欲破关而进,却寸步难行,急得他如锅上蚂蚁。

      他又急又怒,掴了嘉碧一耳光,再将她的大腿分开,奈何也无法得逞。

      半软的垂在门外,云姨似乎替妹妹鬆一口气,然后瞟我一眼。

      她意思倒不知是说我的硬东西贴得太紧,还是另有用意。

      逃犯过尽手足之慾,但也难越雷池半步,不禁皱起双眉,无从发洩。

      「来,妳亲亲它。」

      

      「这……这怎行……」嘉碧很惊。

      「有什幺不行?!」逃犯捉住她的手,按着她的头,迫她手口并用。

      没有经验的嘉碧,自然觉得噁心,但又摄于淫威,只好羞得闭目而待。

      一个她不想看的东西塞了进去,她不知如何处理,嘴巴也不晓动。

      逃犯按着她狠狠的摇,她只得生硬的吞吐,起初也有点反应,但很快,他的东

    西又回复原状。

      突然,他的眼神射了过来,我和云姨都有点不寒而慄,他却露出淫笑。

      他似乎有了主意,走了过来,然后解开我们,老实说,我真的不希望他这样快

    解开,因为这样我和云姨亲近的机会就完全消失。

      「妳先脱去衣服。」他用命令的口吻投向云姨。

      我非常担心,他一定是转移目标,可能他在打云姨的主意。

      云姨是弱质女流,焉能反抗,慢慢的解开胸前的衣纽。

      现在的情景,倒不知道自己是走运还是倒楣,两个喜欢的女人都在我面前脱得一丝不挂。

      她脱衣的姿势比较熟练而有诱惑力,我和逃犯都看得眼睛冒火。

      大家都不知逃犯打什幺主意,云姨一边脱衣一边在恳求他:「我们……可以

    给你钱……你放过我们……吧。」

      「不要多说,快脱。」

      逃犯赤裸的拿着小刀,坐在沙发上,我看见他的东西还是不在状态。

      终于,云姨全裸了,她比嘉碧胜出一线,她的胴体更幼滑,身段更均匀,该丰

    满的地方更丰满,胀胀的小丘芳草如茵,美得令人想将她吞下肚里。

      「云姨不但外表美丽,连身体也是漂亮得令人狂嚥口水,刚才我能够与她身体

    接触,真是难能可贵。」我的心在想。

      「好了,现在轮到你。」逃犯指着我。

      「什幺!我?」

      「当然,小子,我要你表演给我看。」逃犯大声说。

      一时之间我有点不知所措,毫无反应,经他再一喝,唯有匆匆的将衣服脱去。

      现在,大厅之上除了晕倒的爸爸外,两男两女都赤条条的,有如在开天体会。

      云姨的表情是又羞又尴尬,面红耳赤的垂下头,逃犯拥着全裸的嘉碧坐在沙发,

    大声喝道:「你们两个亲热给我看,快点!」逃犯指着云姨和我。

      「我……我们……」云姨有点不知所措。

      「小子,你过去拥抱她,否则我全部人都杀掉。」

      他的说话,大家都不敢不从,我更是不想不从,我走了过去,轻轻的拥着云姨。

      滑不留手,肌肤细嫩的感觉令我冲动,状态也变得轩昂威猛,触及她的大腿。

      裸体的拥抱与刚才隔着衣服的感受完全不同,滋味非常好受,但我不敢放肆,

    以免云姨发觉我的居心。

      「喂,小子,现在要你做木头人吗?吻她,抚摸她,快点。」逃犯有点变态。

      我显得紧张,我不是害怕逃犯,而是怕他会改变主意,于是将云姨抱紧。

      「云姨,对不起……」

      我也不等待云姨的回答,就吻了过去,因为我实在兴奋,我已情不自禁,这种

    良机实在不多。

      云姨有轻微抗拒,很快她就被我生硬的嘴唇吸啜住,一阵芬芳欲滴的香气从小

    嘴掺出。

      我实在喜出望外,我竟然在此环境之下吻到云姨,分享到她迷人的小嘴。

      「好,吻她,快,快摸她,摸她一个痛快。」逃犯一边大声喝,一边摸着嘉碧。

      我们都是站着,所以身体贴得很紧,气昂昂的感觉磨擦得云姨有点欲拒还迎。

      我不顾一切的抚摸她,现在就算逃犯不喝我,我也会尽情享受。

      触摸她光滑的背,高耸而富弹力的臀部,两只手轻轻捏搓,然后拚命磨擦。

      云姨给我摸得湿濡,春情散发,她也拥了过来,伸出香舌来迎合我,我更加无

    法按捺内心的亢奋。

      「哈哈哈,好,好,小子,快将这婆娘推在地上干。」逃犯一面看,一面捉住

    嘉碧的手来刺激他的反应。

      我们等如真人表演,但我已不计较,云姨扭动她的身体也越来越利害。

      可能她已经被我逗起了心头慾火,我也去到不洩不快的地方。

      我将她推倒地上,来个硬闯禁宫,谁知,云姨突然将我推开。

      「不…… 不能够……」云姨似乎清醒过来。

      「有什幺不能够,小子,不要理她,快点干。」逃犯在喝駡着。

      事实上这个时候我也不能不干,就紧紧的拥着她,吻着她,捏着那娇嫩的乳房,硬蹦蹦的东西已经在找寻适合而舒泰的地方。

      云姨其实亦已动情,只是她想保持淑女的矜持,但渐渐也由逃避转为接受。

      「喔……」云姨娇喘的声音令我感到十分震撼,因为我已经在不知不觉间,

    闯入了她那湿润而温暖的地带。

      世事的确难料,幻想成为事实更加无法想像,我居然能够闯进她的最深处。

      她的反应有如一头吸力强大的八爪鱼,促使我疯狂地抽动,我要直抵她最深深

    处,我要尽量满足云姨。

      因为我意会到她有所需要,可能我强大的力量令她如癡如醉,又或者爸爸给她

    的满足有限,英雄感令我不断膨胀。

      我在那暖暖的小地方抽动,她也在迎合,呻吟,现在就算逃犯不喝駡我们,我

    们也绝对不会停下来。

      我冲动得快要爆炸……

      逃犯似乎也给我们的情形挑起强大的慾念,他也将嘉碧按下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