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幽香的儿媳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毒药

      我终于退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上海,回想当年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

    的号召满怀一腔热血,支边来到了祖国的西南边疆。76年他老人家去世了,把

    我们遗忘在西南边疆。知青回城时,我舍不得农村出身的妻子,留在了边疆的偏

    僻小县,由于我的努力和上面有人照应,我在这个小县城当上了父母官。为了当

    地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我耗尽了心血,老伴也长眠在那片土地上。我只身一人

    回到了上海,和儿子一起生活。

      我儿子在日本某着名驻华企业当高层管理,儿媳也在该企业当总经理秘书,

    俩人收入都很高,有高挡複式住宅,有车,小孙女刚上小学一年级。回上海后,

    我每天清晨送小孙女上学,锻炼过身体后回家,準备自己的午饭,下午去接小孙

    女放学回家。空闲时间看看书报,电视,上上网,倒也清闲,只是总感觉有些单

    调,生活中总感觉缺少些什幺,我也说不上。

      过了春节,儿子接到总公司的委派,到日本工作三年。儿子走后。儿媳为了

    方便生活,请了一个小保姆,料理家务。每天接送孙女也让小保姆包了,我就更

    清闲了。社区虽有老年活动室,我和那些老头、老太们谈不拢,也不原意打为了

    几块钱争得面红耳赤的麻将,没事乾只是上上网。儿媳是个美女,她的外婆是沙

    俄贵族的女儿,留给儿媳所剩无几的俄罗斯血统只是一付高挑的身材和雪白的皮

    肤。

      她身高170公分,皮肤细腻白嫩,胸部高挺,身材凹凸有型,走在路上,

    长髮飘逸,回头率很高。天气暖和起来,儿媳喜欢穿低腰裤,短上衣,露出一段

    白白的肚皮;她喜欢用一种法国香水,名字叫圣罗蓝的鸦片,味道很好闻,幽幽

    的,淡淡的,法国人真会起名字,听说还有一个叫毒药的。

      我看过一本小说,叫《圣罗朗的鸦片》说的是一个女孩为了一瓶香水和男人

    睡觉,那瓶香水就是圣罗蓝的鸦片!儿媳在家白天也是穿着低腰裤,有时蹲下来

    拿东西,裤子往下落,露出白白的大半个屁股,甚至屁股沟都看到!我每当此时

    和闻到那熟悉的香水味道心中不免有些冲动,我常想这种样子的裤子肯定是男人

    设计的,那人绝对是好色之徒。

      这天,小保姆回家了,儿媳要把冬天的衣被拿出来晒,要我帮忙。我来到楼

    上儿媳的房间,房间里飘溢着幽幽的,淡淡的香水味道,儿媳穿着低腰裤,短?

    恤忙碌着,白白的肚皮露在外面晃动,两只大奶在?恤内抖动,我看有些走神。

      儿媳要到吊橱拿东西,让我扶着高凳,我站在凳下擡头望去,儿媳竟没带胸

    罩!她搬东西时两只白白的大奶一抖一抖,粉红色的奶头高高翘起随着抖动,我

    很久没有这样看女人了,看得我心砰!砰!直跳,呼吸急促起来这时儿媳突然脚

    一滑,人往后仰倒了下来,我连忙扶她,不料用力太大,竟把裤子拉了下来!顿

    时我看到儿媳白白的大腿,中间穿着白色蕾丝丁字裤,半透明的丁字裤里黑黑的,

    浓浓的阴毛忽隐忽现,有几根从边上露出来,鼓鼓的阴阜中间一条肉缝清晰可见,

    我的心跳动起来。

      我在西南边疆的小县城当官时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女性,就是有机会也不敢有

    非份想法,当地人言可畏啊!自从我老伴去世后我没接触过任何女性,我实在不

    想错过这个机会。这时,儿媳依倒在我胸前,我的两只手正好在她胸口上。我隔

    着衣服抚摩起两只大奶,儿媳挣扎地想站起来,大声喊起来:「老爸!不要啊!

    我是你儿媳妇啊!」

      这时我头脑一热,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两手抓住两只大奶,食指和拇指搓弄

    奶头,她的奶头慢慢的硬起来,只见她满面潮红,鬓发微乱,眼神有些迷茫,她

    侧过身来,急促的喘息,嘴里哼哼地发出声来,身体也开始发热,颤抖起来,饱

    满的大奶随着她的喘息不停的起伏。我继续搓弄已硬硬的奶头,儿媳在我怀里娇

    躯连连颤抖,颤声地说:「不!不可以啊!……啊!……啊!……痒!痒!」

      我把儿媳抱到沙发上,掀起她的?恤,映入眼帘的是那对雪白的大奶!儿

    媳没有给孩子喂过奶,两只粉嫩饱满,弹性十足的大奶高耸着,粉红色的奶头在

    同样的颜色的乳晕中高高翘起。儿媳的皮肤光滑细腻好比绸缎,我含着奶头,双

    手在儿媳的身上游动起来,当我的手抚摸到阴阜时,中间的肉缝渗出淫液,丁字

    裤中央湿润一片。

      儿媳抓住我的头髮往下压,嘴里语无伦次的呜!呜!着,我拉下掉在膝盖下

    的低腰裤,擡起她的右腿,把嘴舔向大腿中间,我一把拉掉已湿透的丁字裤,舌

    头伸到阴道口用力伸进去。儿媳的淫水流到我嘴里,一股久违的味道激起我的性

    欲!儿媳大声喊叫起来:「老爸!好痒啊!我受不了啦!」

      她一下坐起来拉开我裤子拉链,手伸进去抓住我的鸡巴套动起来,她一面把

    我的裤子脱了下来,一面嘴里哼着:「快!快!快把我衣服脱了」。

      我把儿媳的?恤脱了,把她斜靠在沙发上,嘴又一次伸向她的阴部。我用手

    指分开暗红色的阴脣,舌头舔向阴蒂,儿媳在我嘴巴的努力下,不停地摇着头,

    不断地叫喊着。我把手指伸进阴道里来回抽动,儿媳随着我的动作节奏哼着,过

    了一小会她满脸红晕高喊:「啊!好舒服啊!不要停呀!」

      我的动作就更加快了。儿媳此时嗲声嗲气的说:「老爸!不要再弄了,把你

    的??拿出来啊!快来戳我啊!」

      我忙把几年没有用过的鸡巴在阴道口磨了几下,沾着淫水一下捣了进去!一

    股暖流包含着我的龟头,好舒畅啊!我用力的进进出出,儿媳是剖腹产,小穴又

    紧又暖,感觉好极了!儿媳的屁股上下扭动,迎合我的鸡巴,两人的阴部撞击中

    发出啪!啪!的响声。儿媳在我身下高喊:「加油!老爸!你的??好大呀!我

    好舒服啊!……好过隐哎!」

      在儿媳的喊叫声中,我把她翻过来,趴在沙发上从身后把鸡巴又插进阴道里,

    继续操起来……,很多年没有这幺痛快了!操逼的感觉真好啊!我从身后摸着两

    只大奶,手指捏着奶头,一股快感涌上心头。我不想很快结束这美好时光,又把

    儿媳平放在地毯上,嘴巴又去舔她的阴道口和阴蒂来,儿媳哭喊着:「不能停啊!

    老爸!我的好老爸,求求你了,我还要的呀!」

      接着她一下爬起来,一口咬着我的鸡巴用力吸起来!含糊不清娇声的说:

    「老爸,你的??好大呀!我好久没有享受到了」。我从来没有过口交,麻麻的!

    我感到快坚持不住了,赶快把儿媳平放在沙发上,两腿放在我肩上,鸡巴不用力

    顺着淫水滑进阴道,我继续用力操起来。

      一连百十下,猛的感到一股滚烫的液体从阴道深处冲向龟头,儿媳在我身下

    抱住我的脖子高喊:「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我已泄了!啊!啊!啊!老爸,你

    比我们日本老闆厉害多了!」我用力把鸡巴插到花心,一股精液直冲儿媳的子宫

    口……,我混身颤抖,一阵快感涌向全身。事后,我有点后怕。

      第二天儿媳依然穿着低腰裤,短上衣露着白白的肚皮,身上散髮出幽幽的,

    淡淡的香水味,开着奥迪?4去上班。一连几天都跟没事一样,我才放下心来,

    不由得还想再有机会再来一次。儿媳有时候蹲下拿东西时,我乘孙女和小保姆没

    注意,把手伸进她露出的白白的屁股中摸一下,儿媳此时笑着打我一下:「讨厌!」

    人很奇怪,几年没有性生活也不想,一旦勾起,老是想这事。

      又是一个星期天,小保姆带孙女到外婆家去了,我清晨锻炼身体回家,听见

    楼上有水声,我上楼来到儿媳的房间,她刚从浴室出来,身穿一件几乎透明的睡

    衣,扣子没来得及扣,没带胸罩,胸前一对雪白饱满的大奶高高丛立,粉红色的

    奶头半软半硬的在浅红色的乳晕中清晰可见,白白的大腿中间只穿一条半透明的

    白色蕾丝丁字裤,遮不住那浓浓的,黑黑的阴毛,一小撮阴毛从边上露出来,身

    上散髮出那幽幽的,淡淡的香水味……。

      法国人造出的香水就是好啊!洗过澡还能闻到,味道洗不掉!我冲上前去,

    一把抱住她,用嘴含着耳垂吸吮起来。儿媳被我抱得紧紧的不能动弹,喊叫说:

    「不要啊!……,好痒,好痒……。」

      我忙用嘴堵住她的嘴,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我把儿媳抱倒在床上,

    脱去她的睡衣,双手在她的光滑细腻的身体上抚摩起来,我的舌头从耳垂舔向脖

    子,又向腋下舔去。儿媳的腋下没有毛,只有两根细细的,弯弯的绒毛,我把它

    们含在嘴里慢慢的品味着……。

      过一会我的嘴伸向那对诱人的大奶,把一只粉红色的奶头含在嘴里吸吮,我

    的一只手抓住另一只奶,一只手向阴部摸去。当我的手摸到丁字裤时,阴阜中间

    的肉缝里渗出水来。我跪到儿媳的两腿中间,双手托起儿媳柔软细腻的大奶,用

    手指轻轻的弹拨樱桃般的奶头,奶头在我弹拨下慢慢的发硬……。

      儿媳此时浑身酥软,满脸通红,小嘴羞涩地哼着发出呜……呜……的声音,

    摊在床上任我摆布。我抓住儿媳的大奶,嘴伸向她的小嘴,儿媳乖巧地伸出她的

    舌头,我忙含在嘴里用力吸着。儿媳的舌头甜甜的,香香的,软软的,我的手抚

    摸着大奶,手指捏着奶头,鸡巴不断地膨胀,硬硬的顶在她的阴部,龟头明显感

    到儿媳的丁字裤已湿润。

      我拉下儿媳已湿透的白色蕾丝丁字裤,脱去我的衣裤,擡起她的两条白白的

    大腿,嘴伸向她的阴部,用舌头分开阴脣,用牙轻轻的咬住阴蒂。儿媳大叫起来:

    「老爸!好痒啊!」

      我停下来,把手指插进阴道里抽动着,我听人家说女人阴道里有?点,我扣

    了好大一会,只感到里面的嫩肉烫烫的,滑滑的;淫水顺着手指一股接一股的往

    外流。儿媳此时翻身爬到我身上,屁股对我,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吸吮起来。我

    俩成69式,儿媳的阴部全部暴露在我脸前,她的阴毛很多直到屁眼周围,阴毛

    丛中散出微微的香水味,上次慌慌张张没仔细看,我用手指掰开阴脣,真美啊!

      暗红色的阴脣下,阴道口微微张开,粉红色的嫩肉沾满了淫水,闪闪发亮,

    稍上方细嫩的尿道口晶盈透亮,整个阴部好比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小阴脣上细细

    的血管好比花瓣上的皱纹,阴道就是花蕾,阴蒂就是花朵上的露水,我明白了为

    什幺西方人,情人节要送玫瑰花!女人的阴部就是一朵最美的玫瑰啊!这时儿媳

    回过头来,笑着说:「老爸,你怎幺会有这幺大的??啊!我好喜欢呀,快来操

    我呀!」

      我把儿媳平放在她的大床上,掰开两条白白的大腿,露出湿润的阴部,扶着

    我的粗大的鸡巴,稍一用力,肉棒戳进阴道里。儿媳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我趴

    在她身上,俩手抓住她的屁股两边,一对大奶在我俩胸前压的变了型,我的肉棒

    在温暖,紧密的阴道里来回抽动,几乎每一下都能捣到子宫口,一连百十下,我

    感到有股滚烫的淫水冲向龟头,阴道里的嫩肉一阵阵痉挛,子宫口好比一张小嘴

    含住龟头,好爽啊!我勉强忍住不让精液流出来。

      儿媳停了一会示意让我躺下,她蹲在我腰间把还硬着的肉棒塞进了她的阴道

    里,在我身上扭动起来,俩只大奶随着她的扭动,上下抖动,我伸手捏住奶头。

    儿媳欢快地喊叫着,发出啊!啊!的声音,我坐起来楼住她的腰,她饱住我的脖

    子,奶头在我胸口摩擦……痒痒的,酥酥的。儿媳趴在我耳边娇滴滴的说:「我

    早就到高潮了,但是我还要!老爸,加油!」上下来回几十下后,我让儿媳跪趴

    在床上,我跪在她身后,我看到淫水从阴部流出顺着大腿往下滴。

      儿媳大叫:「老爸!不要停啊!我还要啊!快用你的大??操我啊!……啊

    ……」

      我忙把肉棒插进阴道里继续操起来,双手从她身后伸向大奶,捏住两只粉红

    的奶头,也不知又操了多少下,阴道里淫水不断往外流,我终于大喊一声,一股

    滚烫的精液冲向儿媳的子宫,子宫深处也有一股热流包围着我的龟头,好舒服啊!

    多少年没有如此痛快啊!我疲软地趴在儿媳背上,突然我想起下乡时看到的猪配

    种,不由得笑出声来。

      儿媳在我身下扭过头来朝我傻笑,笑声中带着满足的表情。我从儿媳的身上

    下来躺在床边,她爬过来趴在我身上带着羞涩的表情说:「老爸,你好历害噢,

    我泄了好几次,快坚持不住了」

      我问她上次说我比她日本老闆厉害多了是怎幺回事?她红着脸低下头带着颤

    声说:「人家只有被他搞过一次幺。」

      我也不再问了。这是我有生以来最痛快的一次做爱,不!还是叫操屄比较顺

    口。我以前操屄,只知道男的在上面,女的在下面分开大腿任凭男人操作。到了

    上海上网才知道操屄竟有那幺多方法!我真是白活了几十年啊!以后有机会还要

    多学几种操屄的方法,真是活到老,学到老,操到老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