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裸体追杀令(二)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二)

    累了一天又胡搞大半夜,疲惫得倒头就睡,一觉醒来看看手錶竟然已经上午十点了,同床的直美不见了,房里只剩我。由于习惯裸睡,加上早上喜欢自慰,我赖在床上,揉着阴蒂让我丢了两次。

    裸睡可使皮肤更加细嫩,如果想尝试,在睡觉前先淋浴,裸体裹着白色棉被单上床,但是被单得天天换洗,以免发黄。

    庭院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循声走去,却看到直美和晶子正在清澈的游泳池里裸泳,。直美见到我说:「起床啦?一起来游泳吧!」

    「裕子和由住都上班去了吗?晶子你怎幺没去上班?」

    「那有那幺苦命,我下个礼拜才上班,桌上有你的早点,记得吃喔!」晶子说。

    我转身进屋,先去上大号,第一吹用这种开放式的洗手间大号的确感受不同,屁股凉飕飕的。盟洗后淋浴沖凉,吃过早点。

    洗衣机里都是髒衣服,扭动开关,清洗所有人的衣服。

    午餐我煮了拉麵给直美和晶子吃,下午要和直美到俱乐部报到上班,心里好紧张。她教我先穿连身泳装再穿条红短裤加件红色薄夹克,把保险套放在短程无线电通讯器的皮夹里,这东西还是随身携带的好,比基尼泳装带着视情形更换,鸭舌帽和太阳眼镜直接戴着,稍施脂粉,还提了装些日用品的背包,装备都已齐全,直美也和我相同的装扮,告别了晶子,直美载着我往俱乐部骑去。

    和昨晚的路相同,又来到那家俱乐部,佣懒的午后它显得安静多了,直美把机车停妥,带我走进俱乐部大厅,通报之后就坐在大厅沙发上稍候,没一会儿就有个头髮烫得鬈鬈的、瘦得脸颊深陷的男人向我们走来,直美起身我也跟着过去,她说。

    「小杉,我来报到了,跟你介绍我的朋友加奈子,很好的伴游喔!跟我一起上班。」

    那小杉眼睛一亮。「那来的小美人,能做S吗?」

    直美双手叉腰说道:「可以,就是贵了点,和我的价码一样。」

    直美使个眼色,我立刻会意到,摘下鸭舌帽和太阳眼镜,再脱掉夹克和短裤,作个风骚的表情。那小杉猛盯着我看,眼睛发直,口水快流出来,好似即将变形成狼人。

    「一流货色吧!条件很好哦!喂,别浪费时间,CASE呢?」

    「太美了,你们不但是本俱乐部最漂亮的伴游小姐,也是全市最漂亮的伴游小姐,你先等我一下,一会儿回来。」小杉转身就要走。

    直美大喊一声:「等一下!你要去哪?我们时间宝贵,你不要随便浪费喔!」

    「我去借个五十万块,马上好。」

    「借五十万块做啥?你疯了!」

    「你不是开价五十万吗?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跟她做爱,就算一百万也值得。」

    「我不要。」我说。而且马上把夹克短裤穿上。

    「你要搞清楚,小杉,你自已做业务敢泡自己的小姐,你不想混了,再说我们加奈子小姐可没答应做你的生意喔!别以为有钱就神气了,我再问一次CASE呢?」

    「有有有当然有,最近涌来大批多金的观光客,伴游都不够用了,我能有两位这幺漂亮的大将是我的荣幸,怎幺可以怠慢呢!今天有几位大老闆跟一个电影製片要找八位伴游,我还缺三位,两位来可真是帮我个大忙。」

    「是那一级?多少天?做不做S?」直美问说。

    「A级的,出大船喔!明天早上七点回码头,其他五位都有做S、做全包的,两位价码太高,我没报,自己看着办,相信你们,三号船四点出发。」说着拿出一叠钞票交给直美点收。「我还要去张罗另一个伴游,失陪了,再见。」说着匆匆就走了。

    直美数了数钞票,递了一叠给我。

    「还没上班就先收钱吶?」我说。

    「当然啰!CASE不是天天有,还有淡旺季之分呢,这种都算皮肉钱,所以都先向老闆预支。」她看看手錶。「还有点时间,先把钱拿去存起来,然后到码头去,走吧!」

    她带着我走出俱乐部,骑了机车往山下而去,算算手中那叠钞票竟有八万两千元。在路上她教我不要告诉客户家住那里;遇到客户吃豆腐如何巧妙迴避;并且解释所谓A级就是穿比基尼工作;特级是裸体;B级是连身泳装;做S就是性交易;全包指的是限人不限次数。不管出大小游艇或水上摩托车、潜泳等,伴游都是视等级及钟点收钱,机具器材是俱乐部的事,三七分帐先收钱,不怕伴游小姐赖皮,因为那俱乐部可都不是好惹的。

    直美又说,到隔天早晨七点回航,这段时间都算在上班,其他伴游都有做S,势必会有客户没人陪上床会抗议发火,所以要小心,今天这一趟不好赚。

    我们把钱存进银行,她就带我到码头三号船上去见识见识。那是一艘大游艇,船舱里有十间卧舱。都不很大间,但是用来做爱倒还足够,除此还有起居间附卡拉OK、浴室和厨房、贮藏室和室内空调,冰箱里早已装满饮料及食物,所有食物都已煮好,只要再加热即可食用,一位客户配一位伴游,只要把自已的客户照顾好就行了。

    趁着游客还没到,我和直美先到卧舱里换比基尼,其实只是两截式,比基尼到了晚上再换装,就好像在做泳装展示一样渐入佳境。换装前我把体毛刮一下,免得从鼠蹊部露出来,也好看一些,我的阴毛生长形状是长方形的,修饰后很迷人。直美则是倒三角型的。然后再全身抹上薄薄的防晒油,把长髮绑成马尾,带上短程无线电通讯器和水手刀,照照镜子颇为满意,穿上夹克和短裤,就算着装完成了。

    直美又带我到贮藏室指点说明装备,然后到舱顶的驾驶舱看海图及了解操作方式。

    这时远远有三部豪华轿车驶进码头,车停后走出八个人并向三号船走来,我想他们一定是这一趟的客户,我看看手錶还有十五分到四点,但是小杉和其他伴游都还没到。直美教我先去开空调然后倒来八杯冷饮,她则去请客户先到船舱休息,大太阳底下等也怪累的。

    冷饮端出来客户也进来了,仔细一瞧都是中年人,好似个个事业有成。

    「请各位稍候,其他人马上就来了,一会见就要出发,是不是先请各位换件轻鬆的衣服。」直美说。

    「搞什幺嘛!那有让客人先来等的。」有个客户发火了。

    「别责怪她们,又不是她的错,这幺漂亮又尽责,我就指定她,你们别跟我抢。」另一个客户说。

    「那这个我要。」又另一个客户突然把我抱住,我来不及防备,手掌刚好抓着我的乳房乘机抚摸,我没抗拒。

    「各位请稍安勿躁,说不定还有更漂亮的小姐呢!我来为各位介绍,我叫直美,这位是加奈子,现在由我带各位参观了解船上的设施。」直美说。

    这时我才拨下那客户抓着我乳房的手掌,转身对他抱以一笑,他竟在我颈上吻了一下。直美在介绍船上的设施,我跟在后面,几个不安分的客户还在抚摸我的屁股。

    走到甲板见到俱乐部的箱型车驶进码头,一阵刺耳的煞车声,车里的人下了车匆匆而来,我看到小杉和六个打扮入时的小姐,她们穿着流行时装,拎个小提包,头髮烫得很讲究,脚穿高跟鞋,我真怀疑这样的装扮怎幺下水。

    小杉进船见到我说:「你已经来了,那几个大老闆呢?」

    「在里面,直美在接待他们。」

    小杉带着几个小姐们走进船舱,我也跟着进去。他们一见面不免寒暄说些应酬话,然后话锋一转,转到如何分配伴游。直美没兴趣听,拉着我到厨房準备晚上的食物饮料。

    我听到他们谈论着如何分配,因为我和直美没有谈好做S的价码,倒变成最后的志愿,其他小姐也颇具姿色,因此争夺战立刻展开,最后采抽籤方式决定如何分配。

    「不晓得我们会跟谁。」我说。

    「跟谁都一样,让他们玩得精疲力竭,晚上就不会来吵你了。」直美说。

    谈妥后,小杉走出游艇。直美立刻到驾驶舱把船开出码头,今天风浪不大,游艇走得很顺,那些客户各自去黏自已的伴游。我分配到的客户长得高瘦,满头白髮;直美分配到一个自白胖胖挺着大肚皮的客户。

    「先生,怎幺称呼?我是加奈子。」我向自已的客户打个招呼。

    「我是渡边达生,听过吗?」

    「喔,您是那位很有名的渡边大製片吶!」

    「不敢当,你长得这幺漂亮,想不想当名星啊?很多少女都来求我捧她们,我是怎幺也看不上,但是我觉得你很有潜力,适合走演艺圈。」

    「真的?谢谢。但是我已经老了,不是少女了。」我说。「到海上玩怎幺还穿衬衫西装裤啊!我们去换轻便一点的。」

    「没带其他的衣服啊!怎幺换?况且我很久没游泳,早忘了怎幺游了。」

    「没关係,我陪着你不会有事的,找找看船上有没有给游客準备的泳裤。」说着我拉着渡边进卧舱找泳裤,谁知船上并没有为游客準备。

    「介意穿我的红短裤吗?」

    「我穿了你的短裤,你穿什幺?」

    「我穿泳装啊!」说完我就脱掉短裤,并且帮渡边脱掉衣服,他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看他那话儿缓缓擡起头来,我不禁噗嗤一笑。

    「你好坏,你看它还会瞪我。」

    「男人都是这样的,这个时候都会翘起来,但是我老了,反应不如年轻人。」

    「嗯。」我轻笑一声,倒了一杯茶水,把渡边那话儿洗一洗,然后含入口中吸吮。

    「你瞧,它不是变得很雄伟了吗?」

    「不如我们现在就上床做爱。」渡边说。

    「把精力留到晚上嘛!现在用掉了,晚上就...。」

    「嗯,也好。」

    我帮他穿上救生衣并找来蛙镜,自己穿比基尼拉着他到甲板上,这时船已经离陆地很远了,太阳也没那幺毒,其他人都在甲板上吹海风,见到我穿两截式泳装,眼睛紧盯着我看。

    大船逐渐慢下来,这一带海水浅,可以清楚的看见海床,我指着海底一些生物向渡边说明,并鼓励他下水游泳,见他一直犹豫,乾脆自己先跳进海里。

    船停后,直美也鼓励他的客户下水,但是看来他们这次只想搞小姐,并没有玩水的打算。我浮出水面,问直美为何不赶快下水?

    直美芙说:「劝不动啊!就是不下去,我说他敢裸泳,我就裸泳陪他,还是没用。」

    「好主意,渡边先生,你如果敢裸泳,我也陪,你可以用蛙镜看吶!为了表示诚意,你看。」我把泳裤脱掉绑在手腕上来吸引他,不能用推的只好色诱。

    直美见这招不错,也跳下水,然后我们俩人都把泳裤脱掉绑在手腕上,我故意游蛙式,教也们看得慾火焚身,但他们总是专注的看我们裸泳,尤其当我把双脚打开踢水时,就希望能看到我的神秘三角地带。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