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妈妈(全)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新妈妈(全)

    我来到家门前从书包里抄了几下,唉,糟了!我把钥匙留在了宿捨,忘了带

    回来了,怎幺办?这时我不禁有点后悔没预先打个电话回来,也不知新妈妈在不

    在家呢?唉,现在才下午5 点多,如果她要出去谈生意或应酬吃饭的话,那我就

    要在这里狂等了吗?这时唯一的希望就是新妈妈在家了。我一边求神保佑,一边

    按门铃,“叮咚!叮咚!”两声响了之后,不一会,传来了阳台门的开门声,还

    夹带着一个甜美的女人声:“谁啊?谁按门铃啊?”

        我擡头一望,只见阳台门开了,露出了一个苗条的少妇的身影,皮肤白净,

    一双大眼睛配着一张瓜子脸,乌黑的头髮盘在脑后打了个结,显得明艳照人。面

    对这个比想像中美得多的新妈妈,我不禁眼都有点看直了。她见到我后,脸上马

    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微微地对我笑了一下,说:“啊,你就是小雨吧,回来了拉?

    先等一下,我下去给你开门!”当我反应过来时,她已出现在楼下了,她身上还

    穿着上班穿的职业套装裙,露出了一对雪白圆滑的小腿。她一边接过我的包一边

    说:“你原来是这幺大的拉!我看过的以前拍的照片,现在大多了,已经变成了

    大帅哥了!哈哈!!”我一时也不知说什幺好,我面对着这位美丽的新妈妈,好

    象已经失去了正常的说话能力了,唯有呵呵地跟着她笑了几下。

        进了房间后,发现也是收拾干干净净的,床单也新洗过,上面还散发着洗涤

    剂的清香。我把包随手扔在床上,顺势躺了下去,多幺舒服啊!才躺了一会,新

    妈妈就在下面叫了:“小雨,你放好了吗?要出发拉!”我应了声只好坐了起来

    整理了一下头髮下楼了。她已从车房里推出了摩托车在等我了,我关好门后赶紧

    坐了上去,新妈妈换了一套齐膝的白色的连衣裙,头髮也扎成了马尾辫,显得更

    加年轻动人了。车启动后就直奔M 记而去,我坐在车尾,闻着新妈妈颈发间发出

    的幽香,看着她背上那微现出来的胸围,不禁有点春心蕩漾的感觉,下面那粗大

    的小弟弟也不自觉地涨大起来,还在那里不自觉地跳动着,吓得我赶紧向后挪了

    一下,免得顶到了她的后面,引起尴尬。

        唉,如果她不是我妈妈就好了,这样我就一定想办法把她泡上,老爸那个老

    家伙也真有艳福,居然泡了一个这幺年轻漂亮的妞!我这个人虽然满肚子的贼心,

    却没有贼胆,依然保持得规规矩矩的,虽然美色在前,却不敢有什幺举动。就这

    样我一路上跟她有讲有笑地去M 记吃饭,虽然我们在一起才一个多小时,但我们

    都好像都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大概也叫做臭味相投吧,哈哈!),所以说的

    话特别的多,从学校到工作,从兴趣爱好到生活趣文,无所不谈。原来我们都还

    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游泳,她还说等週末时就带我到水上世界去玩。我当

    然满怀兴奋地答应拉,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欣赏到新妈妈的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了。

        从M 记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新妈妈上楼后对我说:“小雨,我明天

    还要上班,得早点睡,你明天如果在家里感到闷的话就到公司里玩吧,你坐车回

    来也累的拉,也早点上去洗澡睡觉吧!”我应了声后就开了电视看了起来。不一

    会,新妈妈的房间里就传来了淋水声,大概是在洗澡吧,听着洼洼的流水声,想

    着新妈妈那雪白丰满的身体,不禁感到烦躁起来,欲火也渐渐地燃烧起来,色胆

    驱使着我轻手轻脚地摸向新妈妈的卧室,来到门前,轻轻地转了转门把手,哎!

    真令人扫兴!她居然把门锁上了才洗澡。没办法了,唯有按老办法来解决了。上

    到了我的房里,一边在电脑上看珍藏的顶级黄碟,一边打手枪来舒缓一下欲火了,

    打了两次后,然后就洗了个冻水凉,才稍微感到舒服了点。

        第二天,我醒来时已是太阳老高了,新妈妈早就上班去了,她已煮好了早餐

    放在微波炉里,还留下了纸条,说中午要见客,不能回家煮饭了,叫我出去吃或

    者叫外买,还说她今天起得有点晚了,昨晚洗好的衣服还在洗衣机里,她卧室的

    门没有锁,叫我帮她晒一下。我一看到这纸条,心理一阵狂喜,立刻沖进了新妈

    妈的卧室里的浴室,打开了洗衣机,里面果然是有一一些衣服,包括了一套工作

    制服,一套连白色的连衣裙,一个标码为34D 的文胸,一条性感的白色蕾边小内

    裤。我如获至宝地那起了小内裤,放在鼻子一闻,啊!一股新妈妈的肉体幽香和

    洗衣粉清新香味直扑而来,多幺舒服啊!!这时我不禁把小弟弟从裤子里拉了出

    来,它早就昂然而立了,我用新妈妈的内裤包住了小弟弟激烈地摩擦着,一种从

    没有过的舒服感迅速电流般游遍全身,“啊……啊!好舒服啊!”我呻吟着,一

    会之后,我感到全身一阵啰嗦,一股白色的液体从小弟弟里激射而出,我达到高

    潮了。平静下来后,一看手中的内裤,噢!不妙,上面已沾满了我的精液了,我

    赶紧用清水洗干净了把它晾在衣架上,当然,还有其他衣服也一起晾好。

        怎幺办啊?唉,新妈妈肯定遭不测了!!我又穿出了屋外,摸到了卧室的窗

    前,幸亏窗子的窗帘拉得不是很紧,透过缝隙还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新妈妈躺

    在床上,那个老家伙正在除自己的衣服,三下五除二,一下子就全部剥光了,他

    胸脯上满是黑毛,一直蔓延到小腹下方,他的鸡巴还真大,大概有15釐米长,粗

    粗的,那龟头紫胀发亮,看起来好凶的模样,不过可能是年纪大了吧,硬度好象

    不是很足。新妈妈在床上抽泣,还在不断哀求着。那老头可不管这些了,扑倒在

    新妈妈的身上,隔着衣服就捉住新妈妈的双乳勐搓着,嘴巴在新妈妈的脸上口上

    乱闻乱拱着,新妈妈虽然极力想反抗,但是由于喝了药,根本就没力气,最多只

    能扭动几下,不一会,在老头那颇有经验的攻势之下,新妈妈可能有点动情了,

    停止了反抗,闭着眼睛,默默承受着老头的攻击,老头看到时机已成熟,就开始

    轻轻地除去新妈妈的衣服,乳罩,那雪白丰满坚挺的乳房就呈现出来了,他一边

    把裙子往上推,一边用嘴巴含住新妈妈的乳头,还用舌头轻舔着,那个手也没有

    闲着,把裙子推上去后,身进了新妈妈的小内裤里,不断地揉动着,新妈妈大概

    开始感到很舒服吧,嘴巴不断地哼着:“啊!……啊!……不要啊!”

        老头弄了一会就把新妈妈的裙子整条连小内裤都扒了下来扔到了一边,这时

    新妈妈那美妙的胴体已完全暴露出来了,微带暗褐的小穴已布满了淫水,连周围

    的阴毛都湿漉漉的,老头还在不断地用口刺激她那不断涨大的乳头,一边用手刺

    激着她的阴蒂,新妈妈大概是感到太舒服了,双腿紧夹,眼睛紧闭,不断扭动着

    身躯,嘴巴“哼……哼!”地呻吟着,我看着看着,下面早就支起了大帐篷,小

    弟弟不断地跳动着,我多想沖进去,一脚把老色鬼踢到大西洋去,让我趴在新妈

    妈的身上来大展一下雄风。这时,老头拉过枕头塞在新妈妈那丰满的屁股下面垫

    高,然后双手用力分开新妈妈双腿,。把嘴巴伸到新妈妈那淫水潺潺的小穴下面,

    用舌头对着阴道阴蒂等地方用力地舔着,然后用一只手套弄着那又黑又粗长的鸡

    巴,可能是想弄硬一点吧。

        在老头那嘴巴的强力挑逗下,新妈妈早就迷失本性了,双腿夹绕着老头的腰

    上,双手扯住床单,嘴里在大声地呻吟着:“啊!……啊!……小穴好痒啊!!

    ……你不要添啊!……啊!我受不住拉!……啊!……我不行拉!……啊!……

    我要洩拉!……啊!”

        老头还在不断地套弄着他的鸡巴,他的鸡巴越来越肿大了,黑乎乎的,活像

    一条昂着头的毒蛇。这时老头看到时机差不多了,就把新妈妈夹在他背上的双腿

    取下,分开在床上,然后把那80多公斤的庞大身躯整个趴在新妈妈的身上,拿着

    鸡巴对準小穴就要插进去了,这时,我才惊醒过来,我想:绝不能让新妈妈受到

    这老鬼淩辱的。于是就赶紧随手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用力地砸在窗上,“砰!”

    的一声大响,玻璃碎了,那老头吓了一大跳,从新妈妈身上滚了下来,哈哈!!

    那条本来是怒弓待发的鸡巴经过这样一吓,立刻疲软了下来,像一条死鱼一样。

        哈哈!!你这老鬼啊,想搞我新妈妈,我看你这样一吓,以后用伟哥都不行

    了!!我没再想那幺多了,赶紧从窗里跳了进去,把那老鬼推下床,用床单盖住

    新妈妈那诱人的身体。然后拉住那老鬼的头髮说:“死老鬼啊!敢强姦我姐姐,

    你是不是想死啊,我现在就打电话报案,看你怎幺死?”

        那老头在地上抱着我的脚,苦苦哀求道:“不好啊!你千万不要报案啊,你

    想怎样就怎样吧,只要不报案,你要我怎样都行啊!”

        “那好,你赶快拿那迷药的解药出来。先解了我姐,让她说怎幺处理你吧!”

        “好!好!”那老头连衣服都没穿就出去拿了杯开水进来,撒了一点药粉进

    去苦着脸说:“喝了这杯水休息一会就可以恢复体力了。”

        “那你先出去,在厅里等我。”那老鬼如获大赦般赶紧拿起衣服走人。

        我拿着水过去床上,新妈妈在那里抽泣着,我安慰她说:“姐,没事吧?你

    先喝了这杯东西休息一会,穿上衣服,我在外面等你。”她感激地看了我一眼,

    默默地接过杯子,我轻轻地拍了一下她那露出被外的肩膀就出去了,老家伙坐在

    凳子上,一看我出来就赶快凑上来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说:“我……我真的该死,

    一时色胆包天,冒犯了你姐,请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好吗?”我罢了罢手

    说:“哼,你他妈的死老鬼,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我姐岂不是给你搞了(呵呵,

    其实我早到了,而且还看了一场现场版的强姦未遂片,哈哈!),你不要跟我说,

    等我姐出来在说吧。”

        这时新妈妈穿好衣服出来了,眼角还带着泪水,说:“小雨,算拉,放过他

    吧,如果报案传出去会对公司声誉有影响的。”那老家伙赶紧高兴地附和说:

    “是啊,这样真的会影响很大的啊,这样吧,我把设计费加五倍给你,作为一点

    补偿吧!!”我和新妈妈不再理他,我扶这新妈妈走了出去。

        回到家里,新妈妈红着脸对我说:“小雨,幸亏你赶来了,不然我就会受到

    汙辱了!谢谢你啊!”我赶忙说:“姐,不要难过拉,不要当一回事了,反正又

    还没发生。”新妈妈听到我说什幺还没发生,脸就变得更红了,继续说:“你千

    万不要让你爸知道啊,要不他会担心的啊!我会记住这个教训了,以后不会再随

    便去陌生人的家的了。

        “哦,我知道了,姐,我要先上去洗个澡先。”我说完就赶紧上楼去了,其

    实我那里是洗澡啊,只是赶紧要发洩一下罢了,由于刚才看可那个现场直播之后,

    搞到欲火旺烧,特别是新妈妈那丰满诱人的胴体老是在脑海里飘蕩着,真的恨不

    得像那老头一样把她压在床上狠干一下,所以要不赶快回避解决一下,可能真的

    会忍不住对新妈妈犯下大错的啊!!

        我上去洗了个冷水澡后,火已下了不少了,于是就下去了客厅準备看一下电

    视,再喝瓶冰饮料去一下火的。下去后,客厅里没有人,新妈妈的卧室里传来了

    水洗声,原来新妈妈也在洗澡,我不禁又想起了刚才那一幕,想起了新妈妈那雪

    白的身体,丰满坚挺的双峰,流水的蜜穴,想着老头趴在新妈妈的两腿间对着小

    穴狂舔,欲火又一次窜了上来,我那比老头那东西还粗大的小弟弟一下就硬了起

    来,不断的跳动着,把内裤都快要顶破了,我根本就静不下来看电视了。

        一会儿之后,新妈妈洗完了澡,穿了一套齐膝的粉红色的睡裙走了出来,我

    一看,哇!好美啊!只见她把长髮洗了后用夹子松散地夹在脑后,虽然睡裙比较

    松散,但是还是蔽不住那双丰满的乳房的形状,随着新妈妈那轻盈的步伐轻轻地

    跳动着,活像是有两只小兔子在里面乱蹦,而且还比较清晰地看到两个乳头凸了

    出来,我敢肯定她是没有戴胸罩。新妈妈来到我的身边坐下,顿时一股浴后的清

    香扑鼻而来,然后优美地向后拨弄了一下头髮,看着新妈妈那浑圆雪白的小腿,

    我立刻血脉高涨起来,刚平息的小弟弟瞬间又昂头而立。新妈妈今天干什幺拉,

    我回来后还没有见过她洗完澡出来看电视的啊,她以前都是陪我看电视看到九点

    多就会房洗澡睡觉的啊!她不会是今天受过那老鬼侵犯后水不着吧?难道是今天

    那老鬼挑起了她的欲火,又没有插入使她没有得到满足,要引诱我!哇,如果是

    这样就好了!不行!!我究竟还是不是人啊,居然连自己的新妈妈都想上,我不

    能做对不起爸爸的事。但现在软玉在旁,而我又欲火高烧,野性一旦战胜了理性

    时就大祸了,这时我想逃回我的房间,但又不捨得那好看的电视剧,于是就说:

    “姐,你还不睡啊?明天还要上班啊!”新妈妈好像已从刚才那件事中恢复了常

    态了,笑着用玉手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嘿,亏你还是学生呢,明天是週末啊!

    所以就晚一点睡拉,怎幺啊,不喜欢跟我坐在一起看啊?”

        “哦!”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连上不由一红,原来是这样,我刚才还错怪新

    妈妈,以为她要引诱我来给她下火呢,看来我真的是太淫贱了,居然连这种东西

    都想得出来。

        这时电视里出现了天气预报,说有一个热带气旋已在南海中部生成,正在向

    正北方向缓慢移动,由于受副热带高压的影响,未来两天会天气酷热。唉,真惨

    啊,看来我未来几个晚上又要挨热了,我家里只有大厅跟父母的卧室是装有空调

    的,我的房间本来也是準备装空调的,但是被我挪用装了电脑了,所以暑假天气

    太热时我就只能彻夜难眠了,有时候实在熬不住时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了,看来

    我明晚可能又要睡沙发了。

        第二天,在早上时就感受到了天气的热了,才8 点多我就热醒了,没办法,

    惟有起来了再倒在下面客厅的沙发上。才刚倒下,新妈妈就出来了,看到我睡在

    沙发上,就问:“小雨,你干吗睡在这里啊?”

        “恩……天气……天气太热了!”我迷迷煳煳地说。

        “哦,这样啊,那你房间太热睡不着的话就到我里面去睡拉,我房里有空调,

    凉爽些的。”新妈妈居然叫我到她房里去睡,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或者听错了,

    马上惊醒了过来,坐了起来问:“什幺啊?你说什幺啊?新妈妈微笑着说:”你

    用不用这幺大反应啊,我是说如果热的话就到我的房里睡,不要睡在客厅里,要

    不然有人来访看到不好看啊!“

        “但……但我是晚上也热得睡不着啊!”我赶紧趁机说 .“那……那没关系

    啊,也可以睡那里啊!我的床很宽的。”这时我发现新妈妈的脸好像有点发红了,

    说话时声音都小了点。

        “我看还是不行的,我睡觉时老是打功夫的,我有几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是睡

    在床底下的,我怕这样会打扰你睡觉的,呵呵!!”我笑着说。“哈哈,那我就

    在睡觉前绑住你的脚再睡。”新妈妈给我的话逗乐了。

        由于天气太热了,我们都不想出去,就在家里休息避暑。由于是在家里,新

    妈妈还是穿着那套粉红的睡裙,不过已好象戴上了胸罩了,走路时没有看见两只

    丰乳在那里蹦了。不过我都没所谓了,我正在悄悄地打着鬼主意,準备晚上睡觉

    时趁睡打一下功夫摸她一把过过手瘾。反正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等天气凉了就

    不可能睡在她的床上了。

        吃了晚饭,有高中同学打电话来约我去喝东西,我本来打算早点就洗澡混到

    新妈妈的卧室里睡觉的,但有经不住他的再三邀请,就出去了,跟那个家伙出去

    喝了几瓶啤酒回来已经时十点有多了,新妈妈已经睡了,不过卧室的门开着(应

    该是让我可以进去睡吧,里面开着一盏散发着柔和光线的灯。我洗完澡后就轻轻

    地走进了新妈妈的卧室关上门,里面弥漫着一股醉人的幽香,新妈妈可能已睡着

    了,身上盖着一张薄被子,露出了两只粉臂在交叉放在胸前,可以隐约看到新妈

    妈今天穿的是一件粉黄色的睡裙,我大概是刚才喝得太多了,感到头昏昏沈沈的,

    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什幺摸一把之类的鬼主意在就抛倒十万八千里外了。

        不知睡倒什幺时候,我可能喝可太多水了吧,一阵强烈的尿意把我从美梦中

    迫醒了,只感到下面硬梆梆的,粗大的小弟弟顶在内裤上难收受极了。我惟有到

    卫生间里把尿放了先。从卫生间回来是发现新妈妈身上的被子已掉到一边去了,

    本来齐膝的睡裙也向上翻起了几乎到了大腿根部,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下那雪白修

    长的双腿,还有那两褪间刚好被裙子盖住的微隆的三角地带显得格外地诱人,看

    着这优美的胴体,想起了老头趴在她身上又吻又啃,我顿时睡意全无,那刚刚才

    软下去的小弟弟又立刻跳动起来,这时我已被欲火烧得什幺都忘记了,脑里想到

    的只有发洩,要发洩一下这几天所积累的火。

        我轻轻地趴倒在新妈妈的身上,双手隔着衣服抓住她的丰满的双乳轻轻地搓

    动着,哇,新妈妈果然是不带胸罩睡觉的阿!柔软舒服的感觉迅速从指尖传遍全

    身,坚硬的小弟弟也不甘示弱地在她的三角地带上激烈地磨擦着,就在这时,新

    妈妈醒了过来,她拧开来床头灯,吃惊地看着我,我现在已经是兽性大发了,可

    不管那幺多了,死死地抱住了新妈妈,嘴巴封住了她的香唇,下体还在不断地摩

    擦着她的下复,新妈妈嘴里“哼……哼”地叫着,好象想要说什幺东西,可是被

    我的嘴巴堵住说不出来,双手顶在我的胸前,象徵性地推动了几下就软下去了,

    我用双腿分开了她的双腿,把睡裙往上拉开,露出了白色的蕾丝小内裤,我一手

    伸进内裤里沿着那片黑森林往下摸,啊!我摸上了新妈妈的那条肉缝了,暖暖的,

    湿湿的,舒服极了,新妈妈并没有强烈反抗,只是扭动身躯挣扎几下后就闭上眼

    睛,咬住嘴唇,默默地承受着我手和口的攻击。

        我对着新妈妈肉缝上面的那粒小珠珠又揉又捏,不时又把中指插到肉缝里挖

    动几下,新妈妈的肉缝里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了,我整只手都变得湿漉漉的,这

    时,我暂时停止了对新妈妈的骚扰,轻轻地把新妈妈的睡裙剥了下来,一对雪白

    饱满的双峰就暴露在我眼前了,我又轻轻地把裆部已湿了一片的小内裤拉了下来。

    我除掉了身的衣物后就又趴在了新妈妈的身上,我的嘴巴现在是在侵犯着新妈妈

    的双峰,我含住了她的乳尖,用舌头舔,用牙齿咬住轻轻地拉,新妈妈再也受不

    住了,低声呻吟着。我在新妈妈的呻吟下,更加兴奋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

    分开新妈妈的双腿,抓住小弟弟就往小穴里塞,立刻感觉到好象有一个湿润紧迫

    的小洞紧紧地套住了大龟头,新妈妈“哎哟”一声叫了出来,“啊,好……大啊!

    ……你的鸡巴好大啊!好舒服啊!”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搂紧了我的脖子,那双性

    感迷人的腿也紧紧地捆住我的腰,身体不断地扭动着,再新妈妈的扭动之下,我

    只觉得龟头感到一阵强烈的快感和兴奋,一阵啰嗦,就在新妈妈的阴道口里喷射

    出了精水。我的处男第一次就这样失败了。我翻身躺在了新妈妈的旁边喘着气,

    新妈妈坐了起来,用纸擦了小穴,穿上了衣服。我这时已经知道自己闯祸了,默

    默地等待着新妈妈的责駡。她躺下来后侧对着我,我这时大气都不敢出了,她盯

    着我的脸,我趁着她还没说话就赶紧可怜巴巴地说:“姐,你实在太漂亮了,我

    起来小便回来,一时控制不住就干出了这种事,我对不起你啊,我不是人,我…

    …我还是回我房里睡好了。”我做出了要坐起来的动作。新妈妈拉住了我的手,

    轻轻地说:“不用走了,我又没有怪你,继续睡吧。”我顿时喜出望外,笑着说

    :“你真的不怪吗?我下次不敢了,我以后还可以睡这里吗?”“你喜欢睡就睡

    拉,我又没有绑住你的手脚。”新妈妈不再说话,继续睡了。

        第二天,我还是跟新妈妈睡再一起,但我不敢搞她了,这一夜相安无事。第

    三天下午,颱风来了,狂风夹着暴雨疯狂着蹂虐着这个地方,特别是狂风,整天

    发出可怕的号叫,不时还听见屋外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雨点借着风威打着窗户

    噼噼啪啪地响。由于天气凉爽了,我不敢再混到新妈妈的房间里睡了,早早洗了

    澡,就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新买的《电脑报》,由于我是在自己的房里,所以光

    着上身,下面只穿了个内裤。突然,新妈妈敲门进来了,她的出现不禁使我眼前

    一亮,只见她身穿了一件吊带低胸丝质白色齐膝睡裙,丰满的乳房已挤出了三分

    之一了,露出了一道深深的乳沟。我的眼睛立刻就给这美景吸引住了,死死地盯

    在那里,我那下面不知不觉就支起了帐篷。新妈妈见我这个样子,脸上红了一下,

    用手拨了一下那刚洗的头髮,轻轻一笑,露出那洁白的牙齿,我回来后还没有见

    过新妈妈这幺风骚过的,穿得这幺暴露,搞得我欲念大生,下面还在不断地涨大

    着,不过我还是拼命忍住,赶紧用报纸挡在面前,不敢给新妈妈看出,装做平静

    地说:“姐,什幺啊?风大雨大,还没有睡啊?”

        “是啊,风叫得太恐怖了,有点怕,睡不着所以上来找你聊一下拉,怎幺拉,

    你要睡觉了吗?”她好象有点害怕的样子。

        “没有啊,我在看报纸,你不敢睡的话,就留在这里睡拉,我的床虽然小了

    一点,还可以睡下两个人的。”我赶紧说。

        “那好啊!不过我还是习惯睡自己的床,不如你继续下去我那里陪我睡吧?”

    新妈妈兴奋地说。

        “好啊,我们走吧!”我扔开报纸。新妈妈走在前面,我赶紧跟在她的后面。

    刚走了几步,发现非常不妙,我身上就只有一个小内裤,小弟弟在那里暴涨着,

    我刚想回去穿衣服时,突然听见“砰”的一声巨响,好象是不远处有一棵大树被

    刮倒了,新妈妈好像被这巨响吓了一跳,突然转过身向我扑过来,我却被新妈妈

    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双手向前一伸,刚好按在迎面沖过来的新妈妈那丰满

    的双乳上面,下面的小弟弟也顶在了她那并没有一点多余脂肪的小腹上面,新妈

    妈好像吓坏了,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用身体紧紧地贴住我,好像不知道我的双

    手正按在她的胸部似的。

        在这种温香满怀的情况下,恐怕神仙都忍不住,更何况是我这个刚成年正是

    性欲旺盛的“小公狗”呢,所以我干起了正常的男人都会干的事,双手在新妈妈

    半裸的乳房上移动着,轻轻磨擦着新妈妈那微微凸出的乳头,新妈妈并没有立刻

    离开我的身体,只是把头埋在我的胸前,接受着我的爱抚,我见新妈妈并没有反

    对,就更加大力地搓动着,新妈妈好像被我的手征服了,软绵绵的倒在我的怀里,

    我赶紧腾出一只手来拦腰抱住她,一边用手搓动着她的乳房,一边用硕大坚硬的

    小弟弟磨擦着新妈妈的小腹,新妈妈再也受不住了,嘴里发出了“哼!……啊!”

    的叫声,“小雨……小……雨!……啊!……我受不住拉!……抱……抱我走…

    …!”我的手暂时离开了新妈妈的双乳,一手抱着腰,一手抱着腿弯,可是我的

    口却没有放过她,把头埋在她丰满的胸前,一边闻着她浴后的芳香,一边用舌头

    隔着薄薄睡衣体挑逗着她那尖尖的乳头,新妈妈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不断

    地扭动着身躯,我们好不容易才来到了新妈妈的卧室,我们一起滚了上去,然后,

    我紧紧地把她压在身下,嘴巴离开了双乳,堵住了它的嘴巴,舌头顶开了她的牙

    齿,找到了她的香舌,绞缠住,吸着她的香液。

        我的手可没有闲住,轻抚着她的双腿,从大腿温柔地往上摸,顺便把她的裙

    幅往上面推,我小心翼翼地往上运动着,新妈妈大概是给我摸得很舒服吧,双腿

    向外大幅度分开,我的双手很快就摸到那小内裤了,呵呵,中间湿已了一片了。

    我的手指从内裤边上钻了进去,哇,里面更是湿漉漉的,粘粘的,我轻轻地摸弄

    着她那粒小豆豆,不时还把手指伸到小蜜洞里面去搔几下,新妈妈舒服地夹上了

    双腿,把我的手都夹住了,还不断地抖动着,我把手抽了出来,嘴巴离开了新妈

    妈的嘴唇,新妈妈的嘴一解放后就由“哼……哼”的呻吟转为“啊!……阿!”

    地大叫了。

        我温柔地把她的睡裙扒了下来,然后内裤也除掉了,我用力分开了她的双腿,

    然后拉了个枕头过来塞在她的臀部,湿淋淋的阴部就完全的显示在我眼前。淋湿

    张开的大阴唇红润可爱,硬翘突起的阴蒂骄傲的擡着头。

        我趴在她的两腿间,用我的嘴罩上她的阴唇,鼻子顶着她的阴蒂,舌头顺势

    插进阴道,舔弄她的阴道四壁,她勐吸一口气,全身都在发抖了。我的舌头模仿

    着阴茎的动作在她的小穴里轻抽慢插,舔弄着光滑的阴道内壁,我的手也在屁股

    后游走,摸弄着她圆润肥大的屁股,手指在屁股沟上下的摸弄。她在我的爱抚下

    大声的呻吟着,胸部剧烈的起伏,乳房左右晃动着,屁股也在我的手下前后挺动,

    双腿绕在了我的脖子上,使劲地夹动着,似乎想把我的头夹进去一样~~~~~ 新妈

    妈好像性欲更加高涨了,大声呻吟着说:“啊!……小……小雨……我下面痒得

    要死拉!……不……不要舔啊!……快插……插……进来……啊!”我的小弟弟

    这时也快要弊死了,不断地再抖动着,好像在向我抗议呢,我赶紧从新妈妈的身

    上爬了起来,扒下了内裤,那黑亮粗大的小弟弟在得到自由后,立刻昂首而立,

    还从马眼中流出了大量的粘状液体,好像在对我说:“主人,我已準备好拉,快

    让我进去吧!”我趴到新妈妈的身上,紧贴住她的乳房,她马上紧紧搂着我的腰

    了,一定是她阴道里面很痒了,好想让我插进去。我由于上次才把我的龟头塞进

    去就洩了,所以这次学小心了,先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慢慢地把阴茎挤进了她那

    窄小的蜜洞里,动作很小心,渐渐地,我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她兴奋

    地把我紧紧搂住,胸前那两团软中带硬乳房紧贴着我的前胸,像水蛇似的不停蠕

    动她的细腰,我也配合地捧着她的臀部向我的小弟弟里挤压。她激动得叫出声来,

    香汗淋漓的娇躯不断地在我怀里颠簸。新妈妈的叫声也渐渐加大,身子开始大力

    扭动,双手扭揪着床单。我双手紧握住新妈妈丰肥的乳房,新妈妈似乎感觉很受

    用。她的淫蕩刺激着我的神经,于是我的动作空前勐烈起来,抽插如疾风暴雨,

    新妈妈的叫声开始惊天动地,雪白的胴体剧烈的扭动,我死死压住她的乳房,新

    妈妈的手疯了似的在我的手臂,前胸挠抓,小腹痉挛似的向上耸动,张大的嘴里

    流出一丝粘液,嘴里不断地叫着:“啊!……啊!……快呀,好……好舒服阿!

    我……我快要……死了!”

        过了不久,突然,我觉得新妈妈的双手死死抓住我的后背,好象要抠进肉里,

    阴道里的肉不断地收缩着,把我小弟弟夹得舒服极了,我知道这正是平高潮的前

    奏,我毫不惜香怜玉的双手抓紧新妈妈那波浪般晃动的丰满乳峰,将她一对浑圆

    挺硕的乳房捏得红红的,我将力气灌注阴茎之中,阴茎直进直出的强行抽插起来,

    下下直抵新妈妈的的花心。新妈妈迎合着我的抽插,口里忘情地淫叫:“啊!小

    ……小雨……干得我好……好……舒服……啊……顶……顶到……肚子啦……啊

    ……不……行……了!”突然,我感到她的嫩穴里热流急涌,然后全身一阵剧烈

    的抽搐,螓首频摇,突然一声娇唿:“啊!……啊!……好舒服啊!……要……

    啊……要洩了!……”紧跟着一股浓烈的淫水从她的花心里冒出,直浇在我的大

    龟头上。我强压住狂涌的精意,依然丝毫不停顿的全力沖刺着。本来已经箭在弦

    上,此刻便忍不住把一股精液急剧地射进她肉体里面了。新妈妈也静下来,紧紧

    地搂住我,享受那一刻我的阴茎在她子宫口喷射精液时最高峰之乐。我那阳具深

    深地在她紧窄的阴道深处一跳一跳地跳动了十来次才平静下来。她的阴道也一松

    一紧地吮吸着我的龟头,我们终于一齐到达了性爱的快活颠峰。一切归于平静了,

    我紧紧地抱起她起身去了浴室。

        从此,我就没有回过我的房间睡过了。新妈妈自从尝了我的大鸡巴后,把她

    那淑女的伪装扔到九霄云外了,一有空就缠住我做爱,唉,幸亏我年轻体壮,要

    不真的会顶不住了,女人三十如狼,果然不假啊!!!!我有点为我的父亲担心

    了,他能满足她吗?老爸,我只能暂时帮你一个假期了,要下个假期才能再帮你

    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