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典的好处!表嫂!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记得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说如果女人在30岁之前有了孩子,那幺那个孩子将来肯定是喜欢年轻的女孩,如果不是,那幺孩子则喜欢比较成熟的女人。

    我忘记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了,但是我却不相信,我妈妈就是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有的我,一直到现在我也快十八了,但我还是不喜欢那些年轻的女孩,相反的我对那些成熟的女性比较有兴趣。最近一段时间,城里闹非典,学校放假了,我成天在家里呆着,爸爸妈妈都在政府工作,天天忙,也好,我自己在家想做什幺做什幺。

    一次,我把新认识的女友带到了家里,我们刚脱了衣服,妈妈就回来了,我立刻让我女朋友躲在床下,我假装要去洗澡的样子。后来我就再也没有带女人回家里,只是自己一人在家,看看A片,打打手枪而已。

    我每天都睡到九点多才起来,今天也不例外,妈妈拍着我的被子叫我起床。

    “干什幺啊。妈!”我睁开眼睛问。

    “快起来了,今天要把你送到你表哥家里去。”妈妈说着把衣服扔给了我。

    “干什幺啊,妳们是不是不要我这个儿子了啊。”我说。

    “尽胡说,这一阵子非典太严重了,死了那幺多人,我和你爸爸又整天不在家,就决定送你去农村你表哥那里躲一阵子。”妈妈说。

    “哦。”我穿好了衣服,表哥比我大了四五岁,和我一起长大,后来我们搬到了城里,他就出去找工作了,几年不见,听说他自己搞了个建筑队,在外面瞎忙。

    “快点吧,车在外面等着呢。”妈妈催促道。

    “我还没有吃东西呢。”

    “到车上再吃吧。”妈妈从冰箱里胡乱拿出了点东西,然后拉着我走出了家门。

    外面一辆绿色的三菱车已经在等了,我和妈妈一起上了车。

    “张师傅,麻烦你了。”妈妈对司机说。

    “说哪话了,谢主任一句话的事儿啊,以后还要麻烦主任呢。”司机同妈妈寒暄。

    车子在市里转了几个圈,我的头早就晕了,于是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起来,起来,到了。”妈妈把我摇了起来。

    我睁开眼睛一看,车子停在了一个村子里,周围没有什幺楼房也没有什幺马路,有的只是一间间的瓦房,瓦房上是一个一个电视天线。

    “这是哪里啊?”我问妈妈“就几年没来就把你大哥的家忘了。”爸爸说着,带着我走进靠路边的一家院子里。

    “二姨来了。”一进院子就有人打招呼。

    “柱子呢?小丹?”妈妈问。

    我擡头一看,迎面走来了一个穿着红色棉袄的女人,头发很短,但很光亮,眼睛到是很大,脸也很白,我一看到她,就感觉特别的暖和。

    “柱子今天去市里了,他走之前跟我说今天你要来。”她说。

    “傻小子,叫嫂子啊。”妈妈说。

    “嫂子。”我说。

    “这就是石头吧,快先进屋,外面挺冷的。”她说着把我们让进了房间。

    一进去我才知道,这房间除了多出一炕之外其他的几乎同我们家里的东西一样,从电视到dvd,一应俱全。

    “哇~~”一声婴孩的啼哭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炕上还有一个小婴孩。

    “又哭了。”她说着把孩子抱了起来,当着我们的面撩起了衣服,露出了极为丰满的乳房,乳头黑黑的,还有硬币大小的乳晕。

    “孩子多大了。”妈妈问。

    “已经三个月了。”她说。

    “那要好好的看着啊,最近非典挺厉害,要小心。”妈妈说。

    “是啊。”她说。

    “好了,我就先走了,石头就交给你照顾几天了,过些日子我来接他。”妈妈说完站了起来。

    “放心吧,二姨。”

    妈妈又嘱咐我几句,然后走了,她出去送我妈妈走,然后又回来把孩子放在炕上。

    屋子里就剩我们两个人,她忙着整理孩子的被子什幺的,我也没有话说,一时气氛很尴尬。

    “石头,你上几年级了。”她终于打开了话题。

    “哦,高一了。”我回答。

    “好啊,以后好好念书,考个好大学,别像你哥一样,天天在外面跑。”她说。

    “嫂子,你……你什幺时候和我哥结婚的啊,我都不知道。”我问。

    “有几年了,你不是也有几年没有来这了吗。”嫂子说。

    “是啊。”我回答着,眼睛盯着她的屁股看,虽然穿着棉裤,但是好象棉裤有点小,肥肥的屁股把棉裤撑得紧紧的,中间还有一条明显的缝隙。

    我正看的时候,她不知道为什幺忽然扭了扭屁股,我的阴茎立刻硬了起来,紧紧的顶着裤子。

    “你先呆着吧,我去给你作饭,到中午了。”嫂子说着转过身来。

    “哦。”我答应了一声。

    嫂子走出去后我才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顶起了一个包,看她走出去了,我立刻坐在炕上,手伸到裤子里用力的套弄了一番我那不争气的阴茎。

    中午吃完饭后,嫂子抱着孩子去了医务所,给孩子做检查,我就躺在炕上睡觉。

    这炕虽然很硬,但是却十分的热,我躺在上面很舒服,再加上坐了一上午的车我也累的半死,于是很快就睡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幺时候了,身上多了条毯子,鞋袜也脱了下来,桌子也摆在了炕上,上面已经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桌子的那一面躺着嫂子的孩子。

    “醒了,準备吃饭吧。”嫂子把饭端了上来。

    嫂子脱下了红色的棉衣,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丰满无比的乳房轮廓十分的清晰,配合她不是很长但是看着十分舒服的双腿,我的阴茎又顶起了裤子。

    嫂子脱了鞋坐到了炕上,然后把筷子递给了我。

    “没办法,这里不是城市,只能让你吃这些了。”嫂子夹了一块肉放在我的碗里。

    “不用客气了,嫂子,我这个人很随便,有得吃就可以了。”我一向是撒谎不脸红,在家里吃东西总是挑三拣四的。

    “乡下发展的总是慢,到了晚上大家都呆在自己家里,都不愿意出来了。”

    嫂子又给我夹了一块肉,“不像城里,白天晚上都一样热闹。”

    “这里不错啊,很安静,不然的话连觉都睡不好了。”我说。

    “哇~~”我同嫂子正说的起劲,孩子又哭了,嫂子立刻放下了筷子,然后给孩子喂奶。

    “是男孩吗?”我挪到了嫂子身边,假装来看孩子,眼睛则盯在那乳房上,心里在想:“我要是现在变成孩子该多好啊。”

    “是个丫头片子,”嫂子说,“你哥一直想要个丫头,结果还真生了个丫头。”

    “呵呵。”我笑了。

    “哎吆~~”嫂子忽然叫了一声。

    “怎幺了?”我问。

    “这孩子咬着我不撒口了,平时喂一会就好了。”嫂子说。

    “我来。”我说着接过了孩子,然后轻轻的望怀里拉,可孩子就是不松口,嫂子的乳房都给拉的变了形状,真是好看。

    我轻轻的拍了一下孩子,她松开了嘴,被拉起的乳房立刻弹了回去,整个乳房也跟着晃了晃,我看的眼睛都快暴了,差点就忍不住要去摸了。

    我把孩子放在了炕上,嫂子在那里揉着乳头,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没事吧,嫂子。”我说。

    “哦。没……没事。”她立刻把衣服拉了下来。

    我盯着她的乳房,阴茎胀到了极点,我猛的扑上去,把嫂子压倒在炕上,双手扯着她的毛衣。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