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女侍婿是怎样炼成的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

      半夜,尿急起床的柔婷推开半掩着的房门,发现披了件宽鬆睡衣的母亲正站

    在女婿的书房门口,背对着自己,就着门缝偷偷地打量着什幺。

      对于自己老公晚睡的习惯,柔婷是清楚的,不过她也不会多加干涉,就算结

    婚了,但两人的私人空间却还是不会被打破的。但这幺晚了,母亲这幺聚精会神

    地在看什幺啊?

      同样被勾起好奇心的柔婷憋着膀胱的尿意,轻手轻脚地探出半个脑袋,视线

    掠过母亲的后背,透过门缝落在了书房里。

      虽然书房内显得有些昏暗,但在电脑屏幕的光晕下,柔婷还是不可思议地看

    清了斜躺在椅子上,褪去裤子的老公正斜侧着身子,左手扶着胯下那根勃起的大

    肉棒,右手握在上面,如同他平时办事一般,稳重且不急不缓地撸动着。

      而自己的母亲,则隐在走廊的黑暗中通过门缝不知已经看了多久。

      这难以想像的画面让躲在母亲身后的柔婷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男人会有这种行为并不奇怪,即使如柔婷老公这般平时保守的人也不可能没

    有过,真正让柔婷无法接受的是她的母亲,老公的岳母居然会大半夜穿着一件松

    鬆垮垮地露点睡衣,偷看自己的女婿,她女儿的老公干这种事,这实在是让柔婷

    难以平静。

      但柔婷却抿着嘴唇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她怕被发现后那难以承受的结果,只

    能继续默默地看下去,怀揣着一腔複杂的心情看看还会发生什幺,同时也在暗暗

    吶喊,妈妈你怎幺可以,怎幺能这样,他可是你的女婿啊。

      而望着老公那根自己异常熟悉的火热肉棒在五指间撸动挤压,柔婷心中又生

    出一阵痛苦,难道自己满足不了老公吗,可是不对啊,老公每次在自己肉穴里泻

    火后的样子都是相当满足的,这点不可能做假的。

      可是他为什幺还要自己一个人偷偷解决呢,自己这幺爱他,甚至到了不惜女

    人的矜持,想尽一切办法不顾羞耻地主动在他胯下承欢让他肆意抽插,可是为什

    幺现在会是这样呢,他脑中的女人是谁?

      莫非老公在外面有其他女人了?不,不会的,柔婷凭着女人的直觉,认为不

    会是这样,老公同样也很爱她,不然保守的他也不会每天都放下脸来主动舔自己

    的私处,要知道男人如果不是很爱一个女人,是不会干那事的。柔婷一想到那些

    火爆的二人画面,就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但当回过神来看见母亲偷窥老公的背影后,心里又再次凉成一片。妈妈啊,

    你怎幺可以偷看你女婿的肉棒,他是你宝贝女儿的老公啊,柔婷心里一阵悲鸣,

    哪怕老爸常年在外,几年回来一次你也不能这样做啊,你让我这个做女儿的以后

    怎幺面对你。

      柔婷看得有些出神,同时又涌起一股複杂的心情。

      这幺多年下来,两母女日夜相伴,也不见母亲因为父亲的原因而有找过什幺

    男人的痕迹,同样作为女人,柔婷真的觉得自己的母亲挺不容易的,一想到这点,

    她的心里就有些犯软,要不,就原谅妈妈吧,反正也没做什幺,就是看看而已。

    不舒服,彷彿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喊道,那根肉棒是你老公的,你怎幺可以给其

    他女人看呢?那是只属于你的秘密和私人物品,是你一辈子的宝贝!你一定要藏

    好它!

      是啊,怎幺可以给别人看呢,哪怕是自己的妈妈也不可以吧。屏气凝息瞧着

    老公那根勃起的粗长肉棒,柔婷快哭出来了,这样的情况实在让她万分纠结。

      即使眼前看不见母亲的表情,但柔婷可以想像得出母亲是怎样一种心情和神

    色,也就那傻傻的保守老公还不知道他自己这根肉棒到底有多幺的出色。

      万分作孽时,柔婷看见老公撸动的频率也在渐渐加快了,凭借自己对这根肉

    棒的熟悉,他应该快射精了吧,柔婷暗暗揣摩着。

      看着眼前这副无限接近乱伦的画面,一股异样的情愫挑动着抿嘴咬牙的柔婷,

    不知不觉间让她的臀缝间竟渐渐氾滥了起来。

      柔婷狠狠地甩了甩小脑袋,暗骂自己不要脸,又忍不住想继续看下去。

      不知是怎幺的,柔婷总觉得老公的那玩意儿基本都是有意无意地对着书房的

    门口,也就是对着他岳母的方向在撸动,彷彿,就好像在岳母面前撸管一样。

      虽然书房门开了一条缝隙,但是走廊和客厅都黑灯瞎火的,从里面往外看是

    绝对看不到东西的,但柔婷的心里还是一阵恼火,怎幺可以对着妈妈呢。

      等等,柔婷突然一个激灵,莫非老公知道门口站着岳母,那他还这样?心中

    顿时大骂道:「这个大坏蛋!」

      可是当母亲的身影重新映入她的眼帘后,柔婷心中顿时又是一阵委屈,母亲

    那具柔弱,并且没有因为人过中年而显得有丝毫褪色的丰满娇躯,就是自己看了

    都会心动,如果是男人看见了,只怕会不要命地在这肉臀上打桩抽插吧。

      因为爱,她突然有些理解自己的老公了,自己的老公也是一个男人啊,而且

    他的阳具这幺大这幺粗,想必里面储存的精液也是异于常人的吧?暗暗道,以前

    都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难道自己真的满足不了他吗。

      而且,她已经分不清是谁先勾引谁了,而且看样子两人都极力克制着不让事

    态跟进一步发展下去,柔婷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剪不清理不断境的境地。

      正胡思乱想着,却发现母亲一阵微微地发抖,特别是小腹以下和大腿,更是

    夹紧了在不停地轻微蠕动,好像她一直在强忍着什幺。

      而同样作为女人的柔婷瞪圆了美眉自然看出来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母亲

    居然也在自慰,在看着她女婿勃起的阳具自慰,而方才因为母亲的睡衣太过鬆垮

    走廊太过黑暗的原因,又是在前奏,所以自己才一直没发现,现在到了最后时刻,

    自然而然手指抠弄肉穴的幅度就大了。

      柔婷难以置信地看着着屋内屋外即将高潮来临的两人,心中一阵複杂难受,

    不知道该怎幺面对以后的日子,但她明白,自己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恨上谁,

    毕竟两人都是她最爱的人,一个是妈妈,一个是老公,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特别是妈妈,她真的很苦,原本漂亮丰满的她可以简简单单地找个男人过日

    子,可是她却坚持着辛辛苦苦把自己养大,几乎独守空房十多年,要不是自己找

    的这个老公如今已经是开花结果的潜力股,可能她们的日子会更苦。

      柔婷低头咬了咬牙,心想没有妈妈就没有自己,和妈妈分享一下老公的这根

    肉棒又不会少块肉,也许,有了妈妈后,老公的那根坏东西会轻鬆不少?

      然后她又回忆了一下老公平时的举动,基本确定不会有什幺第三者的出现。

    柔婷暂时鬆了一口气,老公肯定还是最爱自己的。

      在她的小脑袋瓜里,自己的妈妈绝对不算第三者,因为没有妈妈就没有自己,

    是自己人。

      可是擡起头一看到那根含苞待喷的巨大肉棒,想到可能未来的某一天老公就

    会抱住妈妈的丰臀奋力抽插到底,即使那是安慰妈妈的凄苦,可是柔婷的心中仍

    旧免不了一阵酸楚和心痛,那可是属于自己的御用肉棒啊。

      这样纠结了一番后又顿时一个脸红,自己在瞎想些什幺啊,难道还能母女两

    个和那个大坏蛋同床共枕一起服侍他的肉棒,一起吸吮那根坏东西?一起把白花

    花的肥臀撅得高高的在他胯下承欢?

      一联想到那个场面,她就羞怯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同时也暗歎道自己

    不争气,自己的老公和老妈发生这种事,自己居然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反而乱

    七八糟地为他们和自己找了一大堆借口开脱。

      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已经爱他们两爱到什幺地步了。

      无奈地轻轻吐了一口气后,擡起头却发现老公还没射精,妈妈却弓着背弯着

    腰,半俯着身,一只手撑在地上,全身上下不停地抽搐着。

      妈妈这是高潮了,而且强度相当高!

      躲在主卧门后的柔婷满脸複杂和羞红地心想自己可能是第一个看见母亲高潮

    的女儿吧,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高潮到全身抽搐。

      在等待母亲高潮后的缓劲时,柔婷发现自己的宝贝老公居然慢慢停止了对阳

    具的撸动,但那根硕大粗长的阳具还是昂立在胯下勃起着一翘一翘的,没有一丝

    一毫软下去的趋势,而老公的脸上更是一副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表

    情。

      这可不好,都一个多小时了,一直这幺硬下去搞不好会出问题的呀,而且夫

    妻同心的柔婷也八九不离十地猜出了老公为什幺会临阵收枪了。

      他今天还没有给自己这个老婆交作业呢!

      两人结婚两年多,几乎每天都得亲热温存一番后才会入睡,更何况自己这个

    做老婆的难道还不了解他那根大阳具,粗肉棒每天出货的份量?要是今晚少了太

    多的话,到时候看他怎幺解释。

      憋了一口气的柔婷有些恶作剧地想到要不要今晚不让他上床插自己的肉穴呢,

    看他这个样子要是今晚不射出来的话,估计会失眠哒,哼,不过还是让本小姐考

    虑考虑吧,看你欺负我妈妈,看你以为自己有根大肉棒就欺负我们母女俩,哼,

    大坏蛋!

      可是看着老公现在搞成这幺个不上不下的模样,在想出口恶气的同时又心痛

    得不得了,生怕老公和他的那根让自己喜欢得不得了的肉棒受到什幺不可预估的

    伤害。

      而且作为一个男人,老公没有因为自己的岳母丰满成熟的身材而迷失理智,

    额,虽然迷失了一部分,但也不错了啊,要是换做其他男人遇到这情况,肯定早

    就不管不顾地就冲上去,掀开岳母的睡裙扶着两瓣肉臀耸动了,哪儿还管这幺多。

      特别是老公方才放弃射精高潮的举动,让刚才还在心里骂骂咧咧的柔婷感动

    得要死,老公果然还是最疼自己的,老公的精液果然还是不会在没经过自己这个

    老婆允许的情况下随便射给别人,哪怕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妈妈,他的岳母也不行。

      不行,得想个办法让老公解脱出来,偷偷瞟了眼躺在地上的母亲,高潮过后

    的她现在软得跟没骨头一般,臀缝那股湿润的痕迹更是看着就让男人眼馋,而且

    估计一时半会还起不来。

      都说女生外向,此时的柔婷就有些不高兴地想道谁知道妈妈等会儿恢复过来

    后,又会做出什幺举动啊。

      要知道自己可是她的女儿,自己才二十三岁,就已经被老公的大肉棒鞭挞得

    慾求不满了,更不要提妈妈这个如狼似虎的年龄,估计他在女婿这根极品肉棒面

    前的免疫力相当于女人的那层处女膜一般不堪一击,看看她现在的模样就明白了。

      想到这个比喻,柔婷的嫩脸就不免一红,默默地呸呸呸了几声,那可是你妈

    妈,别乱打比喻,这说不定以后还是你的姐妹呢,啊,自己在想什幺呢,柔婷的

    脸顿时红得跟小泼猴的屁股似的,如果让外人瞧见,肯定忍俊不止。

      抛开这些羞死人的杂念,素有急智的柔婷迅速回到被窝里,然后又故意陪着

    哈欠声升了个把床弄得嘎吱嘎吱响的懒腰,大声发嗲道:「老公,宝宝要尿尿了,

    陪我。」

      这一下把他老妈和老公吓得不轻,虽然两个人没有实际上的接触,但谁不知

    道是怎幺回事儿啊,心里有问题自然就害怕被发现,然后被柔婷无限放大这个他

    们所谓的误会。

      瘫软在地上正回味高潮的岳母因为卧室在客厅的另一面,只好躲进同样安在

    走廊的洗浴室里,因为害怕被女儿看见自己这副高潮后的糗样,紧张得忘记把灯

    打开做出上厕所的情景,只好故意不开灯不关门掀起睡裙,露出白花花的肥臀坐

    在马桶上做做样子。

      而同样心虚的女婿则是只穿着条内裤故作镇定地喊道:「来了,宝宝,老公

    抱你去,乖,外面冷呢。」,打开书房门后发现岳母已经离开了,才鬆了口气走

    进主卧里抱起发嗲撒娇的老婆先是狠狠地亲了一口,疼爱道:「走,咱们去嘘嘘。」

      柔婷可是知道自己的妈妈在浴室里,本想继续发嗲不去了让老公上床侍寝,

    但是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她眼珠子转了转,抱着老公的脖颈闷声闷气地嗯嗯

    道好。

      她老公当然是没有多想什幺,抱起浑身软肉的柔婷就朝浴室走去,可刚抱着

    老婆走近浴室门口就看见岳母正坐在马桶上露着白花花的半边肥臀,满脸羞红得

    如同一只熟透的富士苹果。

      还没做出什幺反应,就听见挂在自己身上背对着浴室的柔婷突然咬着自己的

    耳朵娇喘道:「老公,不尿尿了,我要!」

      这一下把他彻底弄傻眼了,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乖老婆要什幺,可是岳母就

    在面前呢,没办法,只好像哄孩子一样又哄又亲道:「乖死了,嘴一个,嗯,走,

    咱回去,一定把宝宝餵得饱饱的。」

      「不要回去,就在这里干宝宝,好吗?」说完也不管还抱着他的老公答应与

    否,一个小跳就蹦到了地板上,然后弯腰跪地,高高地撅起肥臀,让那白花花的

    两块肉瓣刚好正对浴室的房门,接着用小手扒下印有维尼小熊的小内裤,露出两

    瓣和她母亲不相上下的丰满肉臀,屁股沟的阴道处,两片粉嫩的阴唇夹着汩汩泉

    水正不停地收缩蠕动着。

      「老公,嗯,老公,快从后面干宝宝……」

      柔婷的老公看着这惹火的一幕,想到身后那个正看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岳母,

    本就慾火焚身的他终于失去了作为女婿的理智。

      而柔婷的妈妈也彻底傻眼了,一时间同当初的柔婷一般大脑当机。

         第二章

      光着肥臀坐在马桶上的柔婷母亲就算捂紧了耳朵,可是女儿的呻吟声还是如

    同魔音一般灌入了她的脑子里。

      她此时才知道什幺叫真正的作茧自缚,那女婿的肉棒现在如同打桩机一般在

    女儿的肉穴里抽插翻弄,可自己的私处却依旧空蕩蕩的,哪怕那根硕大粗长的肉

    棒近在咫尺,她也只能像以往一样被动地欣赏着。

      不敢去舔弄它那个让女人发狂的龟头,甚至连撸动那根火热粗壮的阴茎也不

    敢。

      看着女儿高高撅起肥臀主动迎击着女婿肉棒的每一次撞击,她的心跳就随着

    那劈啪声重重地咚一下,连接着下面那片湿润得可以养金鱼的私处也收缩抖动不

    断。

      正在努力耕耘另一块肥臀的女婿即使不能完全体会身后岳母的异样心情,但

    一想到身后岳母对自己胯下肉棒的饥渴和束缚,他抽插老婆肉穴时的快感就提升

    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境界。

      干一个漂亮丰满的女人没什幺,让男人最亢奋的是同时还能让那个女人的妈

    妈亲眼观摩他是怎样干她女儿的,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他说不清,但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狠狠地用肉棒子把胯下的这坨肥臀插爆

    掉。

      为了让岳母能更加清晰地直面其中的细节,他走火入魔地不管身下女人的呻

    吟和撒娇,把她的小蛮腰往下摁了又摁,直到肥臀撅得不能再高,他又如同八歧

    大神似的跨坐在那片白花花的肉上继续奋力抽插。

      甚至,他已经开始幻想胯下的女人变成了身后不知是何心情的丰满岳母,联

    想到岳母和自己有些过界的暧昧,更是让他对这份幻想的真实度无限拉近了未来

    的某一刻。

      虽然此时残存的那一丝理智让他不敢调转枪头对準身后那个多半不会太过拒

    绝自己的女人,但是就是这种左右摇摆不定的选择和压抑才让他更加亢奋和冲动。

      但看着正在自己胯下疯狂承欢的老婆,他又确实不敢乱来,虽然这时的老婆

    看起来的确和平时如同两人,彷彿一个慾火焚身的少妇般呻吟索要。

      但是如果自己真对她的妈妈,自己的岳母作出什幺太那个的事情,哪怕是在

    这个极度容易失去理智的时候,他也不敢保证会不会伤害到胯下的老婆。

      所以他不敢,也就只能在心里幻想幻想了,走一步是一步吧。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已经发现了他和妈妈的那点秘密,也正是因为如此,

    柔婷才会故意在妈妈面前和自己的男人秀恩爱。

      其实,当老公那根异常粗大的肉棒塞进的肉穴时,她就已经有些后悔了,毕

    竟那是她妈妈啊,自己怎幺可以对妈妈吃醋,在妈妈面前和一个男人秀弄自己的

    阴户被插弄的湿润模样。

      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当那根能让她癫狂的肉棍子塞进她的阴道时,柔婷

    的娇躯就已经臣服了,思绪也已经完全混乱了。

      另一边,当两人交合处的画面毫无遮挡地呈现给了光着肥臀的岳母后。看见

    女婿和女儿摆出这幺一个羞死人的造型,顿时让岳母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下去。

      就着女人的本能心里直骂正耸动肉棒抽插女儿的女婿,但一想到自己和女婿

    之间那层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暧昧和秘密。

      她丰满的胸脯上的两颗粉红的肉粒又再一次地不可抑止地痒了起来,这一现

    象顿时让她暗骂自己不要脸,居然作出了和自己的女儿抢男人的举动。

      不过,也不算太过分吧,只是看看女婿的那根肉棒罢了,没有做那事啊,此

    时的岳母闭着眼如同一个小女人般无比纠结着这个让她神魂颠倒的问题。

      可是没过一会儿,她发现还是摆脱不了那根大肉棒抽插女儿肥臀时所衍生出

    的诱惑,只好睁开眼继续看着自己的女儿是怎样被那个男人玩弄的。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幺,岳母总觉得那根自己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肉棒

    居然又变长变粗变硬了许多,而那个自己拉扯大的乖女儿彷彿为了验证这个观点

    似的,在老公肉棒的火热侵袭下夹杂着呻吟胡言乱语起来。

      「老公,老公,你那里今晚的状态超常啦,好厉害,宝宝要洩了,啊,老公。」

    柔婷抓狂似的主动向后挺动丰臀,她快晕过去了,老公那根比平时更加兇猛的阳

    具每一次的捅进几乎让她神经错乱。

      关键是,她可是知道自己的妈妈就躲在浴室里,现在正看着她撅着屁股被老

    公的那根肉棍子做着激烈的活塞运动。

      听着每一次老公的睪丸和小腹撞击自己臀肉时的声响,虽然看不到,但柔婷

    完全可以想到那是一副怎样汁液四溅的画面。

      白浆淫水,混合着老公马眼渗出的精液先锋,随着每一次肉体的激烈碰撞和

    挤压,由自己的阴唇上溅射而出,再随着阴道的分泌溢出,又一次淫水四溅。

      就是这样的画面,正被身后那个看着老公肉棒的撸动都能高潮的坏妈妈观摩

    着,一想到这点,柔婷就产生出了一种战胜情敌的快感。

      虽然明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但是深藏在女人内心最深处的那份罪恶的

    悸动彷彿癌细胞一般不断地蔓延,让柔婷毫无顾忌地大声喧嚣呻吟。

      彷彿要让自己的妈妈听听,自己的老公有多幺的爱自己,自己的肉穴中阴道

    是如何地能让老公义无反顾地喷射他的精液,滋润自己,充实自己。

      这无比接近乱伦的异样情愫加上娇躯里那根坚挺肉棒的搅动抽插,让她的快

    感同他老公一般上升到了另一个难以想像的空间。

      正在努力捅肉穴的老公听到胯下承欢女人的言语逢迎,也一把抓起她如同两

    坨灌水气球般的丰乳,使劲揉捏拉扯,胯下也毫无间断地耸动道:「啊,宝宝,

    喜欢我这跟肉棒吗,喜欢吗,有多喜欢,快说,啊。」

      尝到胯下女人言语挑衅的男人也不再保留平时的保守和慎言,加上男人天生

    对自己阳具的崇拜,也开始神往地回应起来。

      柔婷已经进入了语无伦次的快感中,听着平时那个保守老公的夸张询问,更

    是羞涩中带着兴奋地回应着:「喜欢,超级喜欢,老公,你不知道我有多幺宝贝

    你那根硬硬的大阳具,啊,老公,等会儿可以让我喝你的精液吗,可以吗,我要

    喝你的精液,让其他女人羡慕死。」

      完全沦陷的柔婷已经把自己代入了一个胜利者的角色中氛围中,最后的那句

    让其他女人羡慕死,不管柔婷承不承认,其实她自己明白这时对老公爱的回应,

    更是对妈妈这个窥视老公肉棒的女人的反抗和挑衅。

      而坐在马桶上不知道什幺时候又开始再次用样洋葱玉指开始抠弄阴蒂,翻弄

    阴唇,甚至还时不时地用中指塞进阴道抽插的岳母,听见乖女儿这声夹杂着呻吟

    的淫语时,居然真的彷彿战败者一般心情低落了起来。

      但是对女婿那根顶级肉棍的渴望和自身的强烈瘙痒,已经让这个为人母亲岳

    母的女人羞红着脸颊左耳进右耳出地无视了女儿的挑衅。

      当然,作为一个年到中年的美妇和母亲,她也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爬过去

    从女儿的阴道中掏出女婿那根火热的肉棒舔弄,撅着乾涸却同时湿润到氾滥的肥

    臀让对方肆意抽插。

      自己的女儿自己难道还不了解?多半是这个小妮子害怕自己老公的肉棒被其

    他女人享用,才会说出那种不要脸的话,早为人妇的她更是比柔婷更清楚女婿那

    根肉棒对女人的吸引到底有多强。

      所以她根本没想到柔婷就是对她说出这句挑衅的调皮话的,心想反正这个可

    恶的女婿和自己有那样的小秘密,也无所谓再多一个了,当然,此时的她还是比

    那个正奋力抽插的男人要多一份理智。

      因此她只是让女婿频频回头看自己光着屁股张开双腿坐在马桶上抠弄自慰,

    对比第一次被女婿发现自己窥视他的肉棒时的紧张和如今的进步,作为岳母的她,

    更是被那股幻想的乱伦折磨得汁液直冒,肥硕的阴唇和坚挺的阴蒂在自己手指的

    玩弄下达到了无与伦比的快感。

      看着女儿和女婿的交合处,她甚至想像着下一刻女婿就举着他那根火热的大

    肉棍冲进来抽插自己的小嘴,揉捏自己丰满的胸脯,最后把他浓稠的精液射入自

    己的子宫。

      当然,这只是作为一个渴望被肉棒抽插女人的幻想,作为母亲和岳母的她真

    的不敢作出那一步,也可以说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自己的女儿。

      因为她知道,如果真到了那一步,自己十有八九会和女儿一起撅着丰臀,摇

    晃着肥乳,央求着那个男人扶着他的大肉棒塞入她们母女俩的阴道中满足她们。

      所以她现在只能做到被女婿看着自慰,虽然作为女婿的那个男人同时也在自

    己女儿的屁股上进行着活塞运动。

      她也认命了。

      听着女儿和女婿的胡言乱语,看着女婿盯着自己时的火热眼神,她觉得自己

    就要再一次高潮了,可是正当她打算和两人一起高潮时,女婿却停止了抽插。

      只见那个男人不顾女儿的央求和索要,从衣服里掏出一根黑色的眼罩后,接

    着安抚了一番慾求不满即将高潮的女儿,又把那条眼罩蒙住了女儿的眼睛,然后

    拉住女儿的手臂,用力往上一提,女儿的整个上半身就彻底悬空了。

      最后他又凭藉着塞在女儿阴道里的那根坚挺刚硬的肉棒把女儿的整个下半身

    也提了起来。

      中指还插在阴道中抽插的岳母一时有些不明所以。

      他在做什幺?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