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妈,我知道你的需要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妈,我知道你的需要

    自从三十岁的志达接管「龙兴企业」,使得公司业务蒸蒸日上,看着同行在经济不景气中一一倒下,更使得「龙兴企业」这个名号更响了。

    可是,此时的志达,坐在十四层高楼上的办公桌旁,遥望着台北铜山铁墙般起伏的高楼,和来往稀疏的车潮。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应该是回家抱老婆、或是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时候了,但是,他没有心情去那花花绿绿的世界,更不想回家面对老婆。

    志达缓缓的歎了口气,坐在椅上,将身体转了过来,眼神中竟带着无奈及厌烦。是业务的繁杂吗?还是……

    原来,十七年前,志达入赘到人丁单薄的汤家,汤家老爷一直都希望能在志达这一代为他们带出更多的人丁,没想到志达十七年来只让老婆淑贞生了一个儿子,汤家固然高兴,却仍嫌不够,一直紧逼他们夫妻两再生,越多越好。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十七年来,不管什幺「正方」、「偏方」都用尽了,始终没办法再令淑贞产下一子半女,汤家老太太更是放下狠话,若是再不行的话,将要实施「借种生子」。

    志达是一个堂堂的企业董事,怎幺可能会答应,日后让人留下话柄。想想自己家里的兄弟姊妹高达十一个,没道理自己没有遗传到呀,难道真的是自己有问题?又想到岳母指着他的鼻子,声言具厉的说︰「再给你一年的时间,若还是不行,一切由我做主。」

    一想到这里,志达的心中产生了自暴自弃的念头,心中喃喃的说︰「你做主就你做主。」但一想到妻子那美丽清秀的脸庞,又想到日后的做人处事,心中又不甘愿,拿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带着决一死战的心情回家。

    回到家中,看到十六岁的宝贝儿子系德正在客厅看电视,对儿子说︰「看电视怎幺不开灯呢?」说着将电灯打开。

    系德叫了声︰「爸爸。」眼神有一点慌乱。

    志达并未察觉,在系德旁边坐了下来,轻拍着儿子的头说︰「暑假到了,有什幺计划?」

    系德装着若无其事的说︰「还没决定。」

    志达又说︰「赶快计划,不要让暑假虚渡了喔。」说着,起身往自己房间走去。走了几步,回头对系德问︰「你妈呢?」

    系德一副作贼心虚的样子,说道︰「啊……妈……刚刚好像在洗澡。」慌忙的将电视关掉,又说︰「我回房了。」快步往楼上房间走去。

    志达一心都在想着传宗接代的事,根本没发觉儿子的异常,心想︰「你早早上去也好,爸妈才能努力替你生个弟弟或妹妹。」边想边走进房中。

    正好淑贞从房中的浴室出来,头上毛巾缠住头髮,将粉颈完全暴露在志达的眼中,身上只裹着一条白色浴巾,哪里裹得住淑贞那玲珑有致的曲线,雪白也似的肌肤令志达看了口水直流。

    淑贞见志达贪婪的眼神,微笑说︰「你回来啦。」志达从后面环抱着淑贞,鼻子一直在淑贞颈后嗅着︰「啧,啧,真香呀!」

    淑贞轻轻的挣脱,转身推着志达笑着说︰「先去洗澡。」

    志达却撒娇着想要来抱淑贞,嘻笑着说︰「我等不及罗!」

    淑贞快步逃到床的另一边,也嘻笑着说︰「急色鬼,先洗澡啦!」志达也就依了淑贞进了浴室。

    志达快速的洗了澡,心想︰『今晚无论如何要有了。』

    志达洗好了澡,一丝不挂的步出浴室,看到淑贞已经穿上一套性感内衣侧卧在床上,志达依稀记得那是今年情人节所送的礼物。一系列的红,红色透明丝质的长袖衬衫,里面内衣内裤也是丝质透明的,胸罩的肩带只是两条细绳,两颗乳头突起,将红色透明的布料撑起美丽的皱折。而内裤也只前面一片,黑色的阴毛清楚可见,其他也都是细绳。

    志达见到妻子这样的性感,心想︰『她虽然已经三十七岁了,身材还是像当初我娶她一般,令我……如此……这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涨到极限的肉棒,龟头处发着油亮亮的光泽,心中又想︰『好兄弟呀,你今晚可要好好争气呀!』想着,跃上了床,抱着妻子狂吻。

    淑贞却一直挣脱,口中说道︰「别……别那幺急嘛!」但是志达的攻势丝毫不减,反而更增,狂吻之际,左手已握住淑贞右边的乳房,隔着丝质胸罩开始揉搓起来;右手脱去淑真的内裤,将她两腿撑开,握着肉棒就準备进去。

    淑贞却一直挣脱,口中娇喘着说︰「嗯……等一下嘛!我……有东西要给你看。」说着用力将志达推开,起身下床。

    志达满柱热血被淑贞冲散了一半,以手支额侧躺在床上,埋怨的说道︰「做就做嘛,看什幺?做完再看呀!」

    只见淑贞打开衣橱,从下层的抽屉拿出一卷录影带,说着︰「陈太太知道我们的状况,说我们可能是欠缺情调,所以借了这卷带子给我,又说……」

    志达点了一根烟,说︰「又说什幺?」

    淑贞将带子放入房中的录影机中,按下「拨放键」,又将电视打开,说道︰「又说……做的时候两方面的情绪也很重要。」随即走到床边坐下,看到志达在抽烟,伸手将他手中的烟抢过去,在烟灰缸中按熄了,说道︰「她说这个也有关系,所以不能抽。」

    淑贞看见志达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将身体靠向志达,头埋在志达的胸膛里温柔的说︰「我们已经什幺方法都试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总要试试,我可不想有别人的东西在我肚子里。」

    志达听见妻子这幺说,也就抱着她的头︰「嗯,就听你的。」

    电视的声音打断了她们的谈话,两人一起转头看着电视。

    只见电视中一双男女光着身子拥在一起,男的吻遍了女人的全身,尤其是那双乳房、乳头。更令她们惊奇的是,男人竟然俯身在女人下体「用功」。

    没看过A片的她们,好奇的想要看看那男的的动作,不约而同的坐起来。只见那女的身体如水蛇般的扭动,原本的娇喘也变成呻吟,只是听不懂日语,不知道在叫些什幺,看样子是很陶醉。

    等到镜头移近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那男的用两手将女人的阴户扒开,舌尖一直在阴蒂上来回滑动,女人的双手紧按着男人的头,阴道中汨汨的流出淫水。

    志达看的是性慾高涨,肉棒跳动不已,涨到感到些许疼痛。淑贞却是全身发烫,靠得志达更紧了,双腿紧夹交互摩擦,只感到穴中麻痒,似有万虫钻动,更像是有液体要流出般,紧夹着双腿想要克制它流出,却又像是制不住,双腿交互摩擦忍耐。

    淑贞渐渐觉得情慾将要无法克制,肉缝中的那粒小豆儿也已涨大到极限,双腿紧夹着摩擦已不是在禁那股液体了,因为液体早已将大腿内侧洩的湿滑,而是在利用紧夹的蠕动牵动阴唇的摩擦,使阴蒂能感受到一阵阵的刺激,让水流出更多。淑贞此时只觉得,那股液体流得越多,身体的快意就越来越多。

    淑真沈浸在自己的欢愉之中,鼻息渐渐沈重,口中不自觉的低声发出呻吟︰「嗯……嗯……」

    没有看过A片的志达,虽然发现妻子奇怪,却直盯着电视中的男女。只见那男人仰躺着,任由女人的红唇及双手套弄他的肉棒。志达心想︰「这就是所谓的口交了。」不由自主的左手握住了肉棒,缓缓的抚摸。

    淑贞沈醉在自己的淫慾世界,闭着眼享受摩擦带来的快感,本来抱着老公的右手,缓缓的在自己身上向下摸索,直到中指触碰到红肿的阴蒂时,全身如电击般的颤抖了一下,淫水出来的更多了。

    正当这两人再忘我的境界时,却不知道,窗外正有一双淫邪的眼睛将这一切全都看在眼里。

    第二章风雨欲来

    系德已经不是第一次偷看父母的隐私了,从他上国中开始,知道有「性」以来,早就将妈妈当作是性幻想的对象,因为时常可以看到父母「做人」,而自己的母亲又是如此的美貌。

    他站在自己房间的阳台,往下观望,幼小的肉棒早就跳动不已,随手掏出肉棒掏弄了起来,看着妈妈右手在自己私处蠕动,左手将丝质内衣撩起,握住右边白晰柔软的乳房揉搓,心中吶喊着︰『妈妈,你……可知道你儿子正看着你自慰而自慰吗?』

    看着父母俩的动作越来越大,各自刺激着自己的性器官,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自慰,只是觉得这样子会很舒服。

    志达见到电视上的男女开始以正常体位交媾,才想到妻子,转头见妻子时,只见淑贞双脚弯曲,将身体肩部以下撑起,双腿大开,将右手快速的在阴蒂上揉搓,左手五指深陷在柔软的左乳上,口中的淫叫声,与电视中的女主角叫声此起彼落。

    志达从没见过淑贞如此的淫态,看的是慾火焚身,对着淑贞右手将肉棒抽动得更速了,两人都已快达高潮,浑然忘了「正事」未办。

    只听淑贞浪叫道︰「啊!啊!啊!啊!……喔……啊!啊!啊!……受不了了,啊……」

    志达在A片和淑真的双重刺激下,很快的达到出精时刻,精门一鬆,阵阵的快意遍及全身,脚底一麻,鼠蹊部一阵快速跳动,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向淑真的胸膛。

    淑真正到紧要关头,一股尿像要飙出似的,只是她是个贵妇,怎能让尿如此在人前尿出?即使这人是她的丈夫,那也是羞耻骯髒的,所以她将尿意忍着。这忍尿又是另一番滋味了,将尿未尿的那种感觉,还有体内膨涨的欲裂感,此时对她来说都是甘之若贻,但也就是这样,所以高潮迟迟未到。

    这时的淑贞,全身变得很敏感。忽然感到胸部有股热滑的东西沾身,全身一震,那股尿液再也锁不住了,从右手食中两指间激射而出,原本已湿了的床单,被这一股夹杂着淫水的尿液弄得更湿了。

    志达只见淑真的小腹急剧抽搐,摇着头紧闭着双眼,脸上显得又痛苦又欢愉的表情,左手更陷入左乳中,不知道淑贞已到达高潮,茫茫然的望着淑贞。

    阳台上的系德看见母亲这淫秽的一幕,加速了右手的动作,突然一阵快意涌上,全身一阵抽搐,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向庭院的榕树,每抽搐一下便喷出一些,直到再没精液射出,系德才停止手的套弄,眼睛却还是望向父母房中。

    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这汤家三口先后达到高潮,全都拜陈太太所赐呀!

    系德第一次见到母亲那幺的淫蕩,心中还迴荡在刚刚的情景中,以前见父母「做人」总是草草了事,这一次却是如此震摄人心,他可不知道父母是看着A片来的激情。

    淑贞这一尿尿了十几秒,尿完后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享受着高潮后的余味。可是志达并不了解,看了淑贞这样的情景,以为淑贞虚脱了,摇着她的身体问道︰「淑贞,淑贞……」见到淑贞并没有理他,跟着又摇︰「淑贞,你怎幺了?……」

    淑真被志达乱摇一阵,高潮后的余味也被摇散了,心中有些感到厌烦,缓缓张开眼睛,这一张开眼睛,却透过窗户见到了二楼阳台的儿子。淑贞一阵羞惭,想要爬起,却感四肢无力,又摔倒在床上。

    系德一见到母亲睁着眼看住自己,赶紧缩进房中,心中暗道︰『妈看见我了吗?……』、『惨了,惨了……』、『……不要看见才好。』

    淑贞看儿子躲进房中,心想︰『这一切都被儿子瞧见了吗?』又自己安慰自己︰『没有吧,那是树枝看错了吧。』又想︰『可是明明就是系德。』

    志达不知道淑真的心事,见她看着窗外,顺着她眼光望去,只见榕树影和满空星光,随即转头对妻子说︰「你……刚刚真是吓死我了。」说着轻抚妻子的头发。

    淑贞并没有将儿子偷看的事跟志达说,认为她不知道该不该说,而且她觉得刚刚自己羞耻的样子被儿子看见,心底深处竟有一点点高兴。

    这或许是人性的本质再作祟吧?人都有潜在的被虐待心理和暴露心理,只是被道德伦理锁禁固住了。

    第二天早晨,三人还是过着往常的生活,淑贞再服侍先生上班儿子上学后,来到儿子的房间。

    像一般男孩的房间一样,系德的房间很淩乱,淑贞埋怨的说︰「平时教的都丢到哪里去了,回来非得好好教训。」说着,着手将系德散落在四周的衣物收拾到篮子里。

    突然落地窗外吹进一阵风,淑贞走过去要将窗户拉起,走到落地窗边,忽然想到儿子昨晚在阳台偷看,心想︰『不知道他看了多少?』想到昨晚自己那羞耻的行为,心底深处的那份兴喜又悸动了一下。

    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站在儿子昨晚站的位子,俯身往自己房中看去,才发现,原来这里将大半个房间光景都一览无遗,右边看不到衣橱,左边看不到梳妆台,深度却可以到床下缘还要多,等于……淑贞惊道︰「那不是将整个床上的行为都看光了吗?」一想到这里,不觉得又是羞愧又后悔,当然那份被窥视的欣喜感又悄悄地拍打着自己心头。

    淑贞突然惊觉︰『我为什幺会有一点点欢喜呢?』一阵暖风拂过,将淑贞的秀髮吹到面前,举起右手将头髮往后一拨,头一偏,不经意的喵见榕树叶上的白浊液体,仔细一看,却不是男人的精液是什幺?

    淑贞看到后,知道儿子昨晚一定瞧见很多了,而且还一边窥视一边……淑贞不敢多想,匆匆的将儿子的房间收拾整齐,提着篮子里的衣服去洗。

    走到洗衣间,将儿子的衣服倒入洗衣机中,又将浴室中换洗的衣服倒入,看见儿子的内裤上有黄色的痕迹,「咦」的一声,将内裤拿起来,翻出黄色痕迹的那面,拿近鼻子一闻,一股很浓的男人精液味,心中若有所思,随即一笑,将裤子丢入洗衣机中,心想︰『他都将精液射出了,内裤上当然也会有残留的,这也没什幺好惊讶的。』

    将洗衣机的水放好,倒入洗衣精,定时拨好走到客厅,鼻中隐约还有儿子精液的味道,那种勾人最原始的味道,身为母亲的淑贞也不免心中一蕩。毕竟在之前的行房,都只是丈夫看见自己就硬上,古语有云︰「一股作气,再而竭,三而衰。」完全没有事前的调情,所以昨天两人才会对录影带中的男女之欢那幺的性奋,只是她们从未尝过,虽有耳闻,却羞于行动。

    淑贞想到昨天看过的那卷录影带,不禁面红耳赤,心想︰『不知道还有什幺花式?』起身往房中走去。

    淑贞坐在床沿,看着电视中的男女交欢,心跳加速,下体汨汨的流出水来,身体渐感炽热。眼见那男的做命令状,叫那个女的自己抚弄自己,淑贞想到了昨晚自己的丑态,跟眼前这个女的极为相似,真是羞愧到了极点。

    只见那个女的用左手将自己的肉穴分开,右手中指一直压揉着阴蒂,搓没几下,穴中已是氾滥成灾了。淑贞眼见此景,自己的肉穴中也已经湿透了,索性将屁股移向床中心,两脚弯曲八字大分踩在床沿,左手先将内裤往左边拉扯,再学那女主角用食中两指分开自己的肉缝,右手中指轻抚阴蒂慢慢揉搓。

    也是没搓几下,原本已湿的肉穴这下又被涌出的淫水浸得更湿了,多出来的淫水无处宣洩,只是顺着臀沟流下,没多久淑贞屁股下方的床单已湿了一大片。

    又见A片女主角将右手中指插入肉穴中,缓缓的抽动,每一次进去,必然超过第二指节,每一次出来却带着更多的淫水,那女主角屁股下的被褥也已湿了一大片,口中的浪叫声也随着手指越快速而越高亢。

    淑贞也很想学那女主角的模样,因为他昨晚也是因为她而达到从未尝过的高潮,心想学着她就能再快乐一次,但几次中指伸到了洞口,却迟迟不敢插入,正在犹豫的时候,听到窗外「咯啦」一声,吓得心就像要飞似的。

    第三章家庭革命

    连忙放下裙摆,将电视关掉,偷偷的到窗边向外看,却没见到什幺人,低头一看,指见窗前一枝榕树枝被人从中踩断,心想︰『那刚刚不是听错,确实有人在偷看。』又想︰『会是谁呢?』

    只听客厅传来开门的声音,随即听见系德说︰「妈,我回来了。」

    淑贞一听是系德,心想︰『该不会就是他?怕我知道,才装做是刚回来。』

    淑贞被儿子偷窥到两次自己的隐私,心中很感到羞愧,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儿子。

    只听系德又说︰「妈,我回来了,你在吗?」声音已经靠近房门了。

    淑贞只得装作若无其事般,说道︰「我在呀,怎幺那幺早回来?」说着将门打开,眼前的景象,却是淑贞不敢想像的。

    只见系德全身赤裸,右手握着那原本该是稚嫩,而如今粗大红肿的阳具对着自己,眼中带着一种淫邪的神色,淑贞惊道︰「你……你……」

    只听系德说道︰「妈,我知道你的需要,爸不能满足你……」

    淑贞打断他的话头︰「快把衣服穿回去,小孩子别胡说!」

    系德又说︰「妈,你刚刚自慰我都看见了。不要再骗自己了。」说着走近一步。

    淑贞看见自己儿子的肉棒,加上刚才意犹未尽的情慾,两相冲击下,就快要不能自己了,心中那股兴喜感又从内心深处窜起。

    突然,一个当头棒喝︰『不行,我们是母子,我不可胡思乱想。』口中厉声道︰「叫你穿上衣服,听见没有!」

    系德眼中的神色换成恐惧,突然又换成担心。淑贞对系德骂道︰「赶快回房去,看你爸回来我不跟他说才怪!」

    系德突然转身将衣服抱起,往楼上跑去,边跑边大声说道︰「我想要帮你们的忙,爸爸不行,或许我行呀!」又说︰「我又不是别人。」

    淑贞对儿子这次的行为非常讶异,没想到他会来真的,都怪自己没注意到,跟丈夫行房时没将窗帘拉上,造成今天这个局面也不能全怪儿子。

    志达晚上回家后,淑贞将白天儿子的事情对他说了,志达气得胸膛像是要炸了,大声怒吼,对着儿子骂道︰「你对你妈说什幺?说你想帮妈妈生儿子是吗?啊!」

    系德一言不发,低着头任父亲责骂,对于下午的事情,只怪自己被淫慾沖昏了头,做了大逆不道的事。

    志达骂着说︰「你这个小畜生,连你妈你……真是气死我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点起一根烟,指着系德说道︰「跟你妈道歉去。」

    淑贞这时出来圆场,对志达说道︰「小孩子还小嘛,别骂成这样。系德以后不行这样喔!」最后一句是对着儿子说的,深怕唯一的儿子羞愧离家出走。

    志达也想到这点,把系德喊过去,好言相劝了一番,说到最后,父子相拥而泣。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当然还没,各位看倌莫急,听我缓缓道来。』

    志达眼见一个月的时限将至,而淑贞的肚子却还是没有消息,心中直如热锅上的蚂蚁。

    这天,汤家老爷、老奶奶来到志达家中。询问到还是没有消息,心里不太高兴,好好的训斥了志达一番,更说出再两个星期,若是再没有,就要实行「借种生子」,然后气愤的回去了。

    志达又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淑贞还是没有怀孕。两人赤裸的躺在床上,淑贞身上香汗淋沥,而志达气喘吁吁的说︰「我放弃了。」

    淑贞听得丈夫这样说,心中一酸,眼泪就要掉下来,说道︰「你……忍心我腹中的小孩是别人的种吗?」志达听了,恨恨的说︰「我也不想呀!我也已经尽力了……」

    淑贞嘶吼道︰「我不要,我不要!」志达拍着淑贞肩头,安慰道︰「你知道的,我也不想。」淑贞哭得更伤心了。

    志达缓缓的歎了一口气︰「还能有什幺方法,尽人事听天命。谁叫你父母那幺坚决,我……我也没办法呀!」

    突然怀中的妻子动了一下,只听淑贞说道︰「我有办法。」说着起身披上睡衣往房外走去。

    志达躺在床上,问道︰「去哪里?」

    淑贞黯然的说︰「我去找儿子商量,毕竟他是我骨肉。」

    志达「吼」的一声从床上跳起,拦在淑贞身前,气道︰「你……」竟然气到连话都说不出。

    淑贞却说︰「老爸不行,或许儿子行。我……」其实淑贞心中也在踌躇,这一下去就是乱伦了,可是她更不像让别人的种留在自己肚中,儿子……再怎幺说也是自己的。

    志达默默无语,心情也平静了下来,说道︰「我只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我去公司住。」说着回房穿上西装,提着行李箱就要出门。

    却见淑贞拉着自己的臂膀说道︰「你不要走,我一个人……不敢……」

    志达轻拍着淑贞说道︰「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见到自己的老婆跟别人……嗯,更何况他是我儿子。」说完就出门而去。

    淑贞一跤跌入沙发中,双手插胸沈思着,想到当初儿子的赤身裸体,不禁有些面红耳赤,毕竟除了自己丈夫,她没有再接触过第二个男人,被A片中的男人裸体牵动着淫慾,虽然见到,但那却是遥不可及,不像儿子是活生生的真人。

    一想到此处,才知道自己心中原来是淫蕩的,又想到儿子偷窥自己的无耻行为,心中反而觉得甜甜的。可是又想︰『他会不会记恨那天的事情?』每次想要举步上楼,却是提不起那个胆子(其实是放不下母亲的身段),黑暗中,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心想︰『明天再试试吧!』

    回到房中,翻来覆去的只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儿子的肉棒。这才猛然惊觉到,儿子的身躯竟是这样深刻的印在自己的脑中。

    淑贞此刻想的已不是传宗接代了,而是第二个男人进入肉体的感觉了,她并不觉得髒,因为那男人将是她自己的儿子。突然灵机一动,何不製造机会给儿子偷窥,再让他冲动来找我?一想到此处,心中却有一种熟悉的愉悦感,这感觉早在之前就在她身上慢慢的蔓延开来,从看见儿子偷窥时开始。是的,没错。

    第四章原始诱惑

    淑贞将窗帘拉开,擡头看了二楼阳台一眼,将身上的睡袍褪去,换上了白色的蕾丝内衣裤,又将白色丝袜缓慢而优美的套入一双修长的美腿上,将灯光转成昏暗,躺在床上看着书报,偶尔偷眼望向二楼阳台,这正是母亲在引诱自己的儿子啊!

    可是淑贞这番功夫直折腾了个多小时,始终没见到儿子出来。心想︰『可能是自从那次后,每次和志达亲热就会将窗帘拉起,他自然也断了偷窥的念头。』想到此处,颇后悔将事情告诉志达。

    就在正要放弃时,只见二楼阳台儿子走出来,淑贞赶紧低头假装看报,心中却是非常紧张,但随即控制自己的呼吸,情绪就慢慢平复,而开始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

    本来淑贞是不会摆什幺姿势的,一者A片中学得,再者这本来就是女人的天性。淑贞低头看书之际,将右手深入左边胸罩内抚摸左乳,偶尔假作动作太大将胸罩撑起,好让儿子清楚见到母亲的乳房,那里曾经是哺育过他的地方,他应该感到熟悉。心中一想到这里,双腿不住的缓慢摩擦蠕动,白色的丝袜印着昏暗的灯光,形成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色彩,似有似无。

    系德自那次被父母亲训一吨后,常常深自悔恨,竟对自己母亲做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今天是暑假的第二晚,半夜睡不着,出来眺望环伺的山谷,眼看着邻捨没有一户是亮着灯的,心想︰『父母应该都睡了吧?』眼睛望向父母房间,本来不想会看到什幺,可是却又看到什幺。

    只见淑贞胸部揉搓一阵后,缓缓下移,悄悄的没入蕾丝的白色内裤里,左手索性将书放下,心想︰『儿子,你正在看着吗吗吧?』将胸罩向上翻起,露出一双一手可以盈握一只的乳房,心中吶喊着︰『来看你淫蕩的吗吗吧,这是妈妈替你準备的宵夜啊,快来吃吧!』心中想着,脸上逐渐发烫,接着全身慢慢热了起来。

    心又喊道︰『你来看着不知羞耻的妈妈,快来看呀!』当手指触碰到阴核的时候,私处早已如江水氾滥,手指掏了一些淫水,顺着小腹一直到肚脐划了一条水痕,接着提起,放入口中吸吮,心中却羞涩的说︰「我怎幺那幺淫蕩?儿子,你可知妈这全是为了你。」

    右手再口中吸吮了一阵后,却移向右乳,中指上的淫水和着口水在乳晕上画着圆圈,左手伸入内裤中,食中两指按着阴蒂轻揉的蠕动,口中不禁哼出声音。

    系德见房中妈妈的骚态,早就想狂奔下楼去搂住妈妈了,但是经过上一次教训后,系德却只待在阳台上望得口乾舌燥,不敢再造次,这可使淑贞今晚都白费心机了。

    淑贞心中也想到这一点,双手不停的挑动自己慾火,心中更思索如何让儿子进房来,忽然灵机一动,突然擡头望向二楼阳台,眼神中充满暧昧。只见儿子快速的躲回房中,心中笑骂道︰「胆小鬼!」

    此时自己的慾火已被自己挑动,左手中指的速度越来越快,右手却一直在口胸之间来回,只要手一乾,就伸手入口沾些口水,复又回到乳头边骚弄,忽而左乳忽而又乳,左手两指已改为上下摩擦刺激阴核,说要插入穴中又不敢,双腿八字大分,穴中淫水越流越多,比上次在志达身边自慰时流的还多,心中吶喊着︰『儿子呀,你看妈妈穴中流出好多水呀,你可知是为谁流的,是为了你呀,是为了你呀……』

    淑贞每嘶喊一句,就越把他的情慾推上一层,那阵尿意很快就来了,比之前的要快了许多。

    淑贞已有了上次经验,知道尿意不能久忍,全身放鬆让它出来才能得到最后快感,但是双手的运劲之下,全身紧绷,想要放鬆却又害怕。

    就在紧要的关头,淑贞再次望向二楼的阳台,只见儿子探头探脑的偷看,心中嘶喊道︰『儿子,你……你看,妈妈要洩了,你看……看清楚……妈妈……为你洩了……』

    淑贞只觉得全身抽搐,下体如山洪爆发般的狂洩,双脚将臀部擡离床单,而臀部也随着一阵阵狂涛般的抽搐上下摆动,而尿液激射而出时,碰到蕾丝内裤的阻挡,在淑贞下体溅出水花,只溅得蕾丝内裤全湿,白色丝袜湿了一片,更有斑斑的水点。淑贞经过一阵狂涛后,身体无力的躺在床上,闭着眼渐渐睡去。

    第二天,母子俩人都起得很晚。还是做妈妈的先起,自从昨晚刻意的在儿子面前自慰后,淑真心想要豁出去了,但终究有些矜持,所以还是抱持着诱惑的本意,让儿子对自己下手,这样或许可以减轻自己心中的罪恶感。

    淑贞将床单换过,然后洗个澡,穿上志达送的花边丁字裤,更不穿胸罩,只披了一件半透明的衬衫,胸前上三颗钮扣不扣,露出白皙的胸脯,而两颗乳头更在白色半透明的衬衫内若隐若现的,转身向厨房走去。

    淑贞快把早餐弄好时,听见声后有轻声的脚步声,知道是儿子来了,没有转身,就对儿子说︰「你先坐一下,妈午餐快弄好了。」说着双腿微曲,弯腰下去在琉理台中拿盘子,此时屁股正高翘对着系德,淑贞在做这动作时,想到身后是儿子,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系德一进厨房见到妈妈诱人的模样,早就按捺不住了,这时见到妈妈白皙浑圆的臀部,更是难耐,那丁字裤根本没法遮住淑贞的臀部,那一条黑色细线陷入股沟,私处隐约可见。

    淑贞弯腰拿盘子的同时,更偷偷向后望见儿子的表情,假意在找寻盘子,将臀部左右摇晃,脸却羞得更红了。只见系德起身又止,缓缓坐入椅中,眼睛却一直盯着妈妈的臀部。只羞得淑贞心中嗔道︰『快来呀,快来妈妈怀里呀!』淑贞开始陶醉在诱惑儿子的激情上。

    见儿子久久不动,随手拿两个盘子,将里的咖哩饭分盛成两盘,端去放在餐桌上。

    系德看妈妈转过身来,忙镇摄心神,但却又见到那若隐若现的两粒乳头,胯下之物早已涨到极限,眼睛盯着妈妈的乳头,不自觉的伸舌在嘴唇上舔了一下。

    淑贞恍若未见,将一盘放在儿子面前,故意将动作放得很慢,让儿子可以好好的看看自己妈妈的乳房,然后再走到儿子对面缓缓坐下,自顾吃着盘中的饭。

    系德心想︰『妈妈分明就是在诱惑我,可是之前……』想到之前父母同斥的画面,心中对眼前的事有一点茫然。

    第五章背德的母子

    低头缓缓吃着饭,母子俩人就如此默默的将饭吃完,然后系德坐在客厅看电视,淑贞却在房中烦恼,心想︰『我这番诱惑不要搞得四不像,到时志达回来系德才发难却是糟糕。』心中苦无法子。

    日已偏西,淑贞左想右想,只得走一步是一步,将身上的衣服全套换掉,穿上那日知道儿子偷窥时的那套红色性感内衣裤,又加穿了红色丝袜,然后钻入被窝,对着门外高声叫道︰「系德,你进来一下。」

    系德听见母亲的叫唤,「喔」的一声,说道︰「来了。」

    系德满怀心事的踏入母亲房中,见母亲躺在被窝里,只露出头和两个肩膀并手臂,心中微感失望。

    淑娟感到儿子的眼神中带着失望,笑着说︰「妈妈很久没有跟你谈谈了。」说着被子掀开,坐了起来。

    系德一见到妈妈这身性感的衣服,乳头、阴毛隔着红色丝质地布料中,更显得娇艳,衬着母亲白皙的肌肤,此时外面夕阳的余光洒进来,将母亲的身体显得冉冉上升的模样,不禁看呆了。

    淑贞见儿子这样癡癡的望着自己的身体,心中羞涩和欣喜交加,缓缓说道︰「你喜欢看,就靠近一点呀!」

    系德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茫然的发出一声︰「啊?」

    只见淑贞缓缓站起,此时系德面着光看着母亲的身形,虽然光线已经很微弱了,但是却掩盖不住淑贞的苗窕身影,只听见淑贞温柔的说︰「想不想看得更清楚些?」说着将身上的衣裤除下,只留下一双红色的丝袜。

    此时太阳已全没入西方,母子俩相距不到三公尺,却彼此都瞧不清对方的五官。淑贞又说道︰「不要把我当作你的母亲。」说完后,缓缓坐倒,然后仰躺在床上。系德手足无措,不知是否该上前去。

    其实他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只是住在郊区山中的别墅,邻近并没有年纪相彷的孩童,不免造成有些自闭的倾向。上次会对母亲那样,却只是一时色慾蒙了心,经父母的训斥后,已经强制收敛。没想到母亲这几天来三番两次的诱惑,加上现在已经摆明了,心中强压的狂欲又一点一点的爆发出来。

    只听淑贞又说︰「你不是想要妈妈吗?怎幺……」话还没说完,只觉得一股大力拥住自己,湿热的双唇在脸上乱吻。

    淑贞温柔的说︰「温柔一点,妈又不会跑了。」系德听了这话,动作开始放慢,淑贞也开始慢慢享受背德的激情,加之肉体上的愉悦,母子俩裸体的相拥在一起,相互缠绕,好像是儿子重回到母亲的哺育中,又像是母亲保护儿子般的爱恋。

    ************

    一年之后,系德又多了个弟弟硕德,汤家二老也就没再逼迫志达生育的事,但是志达终于受不了这种打击,跟淑贞离了婚。

    激情随着夜的来临渐渐消失,但是母子俩的身躯还是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只听系德轻声的问母亲︰「妈,我还可以再来一次吗?」

    淑贞轻抚着儿子的头,微笑着缓缓点头。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