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子性交乱伦大赛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母子性交乱伦大赛

    清晨的阳光温柔的洒在整个西安城上,把这个古老的城市都笼罩在光明之下。

    随着天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城市里开始变的喧闹起来。上班,上学的人流开始逐

    渐的睹满了整个大街小巷。

      明亮的光线也开始逐渐的刺激到了刘桂香的眼睛里,让她再也难以入睡了。迷

    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她看了一下墙上那个有些古老的挂锺,发觉已经是清晨七点多

    了。

      伸了一个懒腰,她有些臃懒的在床上翻了一下。却意外的发觉身边的位置是空

    的,丈夫于明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离开了。

      她知道丈夫应该是已经出去上早班了。因为家里的条件并不好,所以丈夫就兼

    了送报纸的职。每天早上不到五点就得起来去开工。已经都干了将近半年了。早上

    送完报纸,来不及休息一下,上午又得赶紧的去公司报道。这几天,她明显的看丈

    夫的脸上已经带着一丝疲劳的倦容了。这让刘桂香的心里总是觉得酸酸的。

      但是没有办法。如果仅仅是为了这个三口之家的生存。那幺就不用丈夫这幺的

    辛苦奔波了。可是为了儿子,这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儿子已经马上就要考大学了,现在的这个社会,如果儿子上了一所公立大学,

    那他以后的出路就全完了。因为在公立大学出来的学生,根本就没办法在社会上找

    到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这一点,刘桂香和丈夫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唯一的出路就是让儿子上私立大学或者是那幺大公司自己办的培训学院。可是

    那种学校的高昂学费可不是刘桂香这种社会低层人士能承受的起的。即使是丈夫现

    在这样不要命的努力着,也很有可能攒不够儿子到时候的学费。

      歎了一口气,刘桂香尽量的不去想这些烦心的事情。看时间,儿子上学的时间

    就要到了,她还得赶紧起来为儿子做早饭呢。

      随便的批上了一件衣服,刘桂香有些脚软的走到了厨房。昨天晚上,儿子又一

    次把她拖到了他的房间使劲地肏了好长时间。一直把刘桂香的屄都肏的有些肿了还

    不过瘾。要不是她用嘴又帮着儿子放出来一次,估计刘桂香还不能回自己房间睡觉

    呢。

      刘桂香也知道儿子现在正是发育的阶段,不应该这幺没节制的总是肏自己。可

    她也没办法,就这幺一个儿子,而且她和丈夫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儿子身上。所以

    宝贝的都不行了。从小到大,什幺事几乎都依着他,弄到现在,即使知道儿子的要

    求是有些过头了,可自己也实在没办法拒绝。

      更何况这阵子丈夫因为整天忙的要死,回到家就累的倒头就睡。也已经很长时

    间没和刘桂香过夫妻生活了。弄的她自己也想了。所以明明知道儿子不能再这幺别

    节制的肏自己了,可每次一当儿子的手在自己的屄缝扣几下,她偏偏就浑身发软的

    没办法拒绝。

      又歎了一口气,刘桂香无奈的到了厨房。她心里琢磨着要做些什幺东西给儿子

    好好的补一下。她打开冰箱,看着里面的东西前后的选择半天,可就是选择不出什

    幺有用的东西来。

      因为要给儿子攒学费。家里已经很长时间都没吃上一些像样的东西了。一直都

    是米饭青菜的。刘桂香看了半天,终于狠了一下心,从蛋筐里拿出来两个鸡蛋,準

    备煎一下给儿子好好补补。这些鸡蛋本来是给丈夫留的,他这几天实在是累怀了,

    每天回来几乎连话都不会说了,吃了饭倒头就睡。弄的刘桂香生怕他会累出个好歹

    来。

      锅里「吱啦」的响着,刘桂香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她似乎能像到当儿子

    看见桌子上有鸡蛋的时候会是一副什幺样的高兴表情。一会,一顿虽然不贵但却很

    丰盛的早餐就弄好了。

      把早餐摆到桌子上,刘桂香发现儿子的房间门还是关的紧紧的。她知道昨晚上

    的折腾让儿子的精力也费了不少,弄的他现在还是迷迷糊糊的没起床呢。

      又看了一下墙上的表,已经七点半了,再有半个小时,学校的班车就该来了。

    刘桂香不敢让儿子再睡下去了。生怕到时候赶不上学校的班车,那就得自己做车去

    学校了,这样又得浪费不少钱。

      推开儿子房间的门,刘桂香走了进去。床上,儿子于小刚正呼呼地仰面朝天的

    大睡呢。浑身还是和昨天晚上自己离开的时候一样都是光溜溜的。而且下边一根粗

    大的鸡巴又一次立的高高的对着天上。

      看着儿子那根又粗又大的鸡巴,刘桂香是又爱又恨的。按理说因为家里条件的

    限制,刘桂香根本也买不起太好的补品给儿子补补,可就是馒头青菜的吃着,竟然

    也能让于小刚的鸡巴发育的越来越好,一直到现在,几乎都快有三十厘米长了。自

    己平时和附近的一群经常在一起买菜的妇女说了以后,都把她们羡慕的不行了,要

    不是因为儿子的年龄还不到法定的性交年龄,估计这群平时就相当饥渴的女人非到

    自己家里还儿子好好的肏一下不可。

      根据新中国联邦性交法第一条的规定,未满十八岁的未成年是禁止和十八岁以

    上的成年人性交的。当然,这其中十八岁以上的成年人中不包括自己的直系亲属。

    要不然的话,刘桂香和儿子的性交就会也被视做是违法的。于小刚明年就到十八岁

    了,根据性交法的规定,就应该也是属于可以无限制性交的成年人了。一想到原本

    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儿子过了年以后,就会被很多的外人带回去享受了,这让刘桂

    香心里开始一阵的难受。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法律也只能保证到儿子在十八岁以前是专属于自己

    的。如果过了十八岁,那就是无限制性交保护的成年人了。如果双方都是成年人,

    当有一方提出性交要求的时候,另一方如果没有正当理由,是无权拒绝的。否则最

    高可被判处十五年以上的刑罚的。

      想到这里,刘桂香也只能是无奈的摇了一下头。她有些依依不捨的用手在儿子

    的鸡巴上抚摸着。虽然知道这是大势所驱,但原本只属于自己的东西却马上就要被

    别人享用了,这还是让刘桂香觉得很伤心。

      摸了一会,刘桂香突然觉得好像儿子的东西似乎又大了一些。她想了想,就从

    自己卧室里拿出一套阴茎测量器。把它戴到了儿子那硬邦邦的鸡巴上仔细的测量了

    起来。

      一会,液晶显示屏上就出现了一组数据——生殖器长度:33.2厘米。生殖器直

    径:3.5 厘米。生殖器坚硬度:七级。生殖器总体评价:优。

      因为家庭条件,刘桂香买不起最精确的阴茎测量器,这套仪器也只能将长度和

    直径精确到小数点以后一位数字。但这就够了,看着这组数据刘桂香心里想着:「

    怪不得这几天被儿子把鸡巴肏进去,自己总是觉得有些涨的难受呢,原本和上个月

    的测量结果相比,儿子的鸡巴又长了将近3 厘米,也粗了将近半厘米啊。」

      「真不知道着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刘桂香心里琢磨着。这幺个庞然大物总

    是没日没夜的肏自己,虽然舒服是舒服,可也总是让自己屄里面开始禁不住的分泌

    太多的淫水了。虽然俗话说女人是水做的,可是总这幺白白的把淫水都流出来,对

    自己的身体还是有些损害的。

      自从儿子在十三岁就已经达到了可以和直系亲属性交的法定年龄了。可出于对

    儿子的保护,刘桂香一直坚持到在于小刚十五岁的时候在和他肏屄。其实要不是丈

    夫也在一边劝她,她可能会坚持到儿子十八岁以后才肯让他肏的。不是刘桂香没有

    这方面的需要,而是他知道,这个年龄段,儿子正是在发育的阶段,精液射的太多

    了,对儿子的发育是没有好处的。

      可是最后刘桂香还是没有坚持的住。就在卫生间上厕所的时候,儿子冲了进来

    。对着自己又是摸又是扣的。再加上那段时间,丈夫又因为工作的关係肏自己的次

    数有些少了,弄的刘桂香浑身都开始痒痒的发软,在半推半就的情形下,她终于劈

    开了大腿,让儿子把鸡巴肏了进去…………

      刘桂香还记得那个时候,儿子的鸡巴还不是像现在那幺大的。而且持久力也一

    般,经常是肏个十五分钟左右就在她屄里射精了。所以刘桂香倒也还能抵挡的住。

      可是随着儿子年龄的增长以及性交经验的增加,刘桂香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有

    些撑不住了。就拿昨天晚上来说吧,儿子把鸡巴肏进去就开始干,一直最少干了一

    个小时才第一次射精。儿子射精的时候,刘桂香都觉得自己几乎都昏过去了,下体

    湿的把儿子的床单都浸了一大片。

      可于小刚还是不满足,仅仅也就是歇息了半个小时吧,就又骑上来準备肏第二

    次。把刘桂香缠的都有些腿软了。好言好语的劝了半天,才又容她休息了十几分钟

    。可最后还不是又骑上来玩了第二次。

      想到这里,刘桂香一边摸着儿子的鸡巴,一边嘴里怔怔地说道:「臭儿子,已

    经这幺厉害了,现在偏偏鸡巴又大了这幺多,这……这以后可让妈怎幺承受的了啊

    。」

      说着说着,她的眼睛就转到了儿子的脸上。可突然刘桂香发现,于小刚不知道

    什幺时候已经醒了,正睁着眼睛,喘着粗气的看着她。

      「哎呀」刘桂香禁不住叫了一声,像摸到了一块烫手的山芋似的,一下子放开

    了儿子的鸡巴。她怕于小刚会误会她的动作,万一这小子劲头在一上来,她就又要

    有些遭殃了。

      可是已经晚了。于小刚像一个小牛犊子一样一下子就坐了起来,一把就将刘桂

    香拉了过来。

      「啊」在促不急防之下,刘桂香只是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叫喊之后,就被儿子一

    下子按到了床上。紧接着,儿子就重重地压到她身上,开始在她的奶子上使劲地用

    手肉揉了起来,一边揉,一边还开始往下扒刘桂香的裤子。

      「别……别……不行,不能再肏了,」刘桂香赶紧的可是推儿子,还着急的拉

    着自己的裤子,以免被儿子扒掉了。「乖儿子,你……你上学时间快到了,再肏就

    赶不上校车了。」

      听了刘桂香的话,于小刚楞了一下,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墙上的表,然后不在

    乎的说:「没事的妈,还有半个小时呢,你……你就先让我把鸡巴肏进去干几下,

    我也就是过过瘾罢了,十五分钟,我就肏十五分钟好了,然后我就吃饭,应该还来

    得及做校车的。」

      「不行。」刘桂香想都没想,直接就拒绝了儿子的请求。因为她实在太了解自

    己的儿子了。这小子正是在尝到滋味的年龄,一旦自己鬆口了,只要他把鸡巴干到

    自己屄里,那不等到他射精,儿子是绝对不肯把鸡巴拔出来的。而这小子这段时间

    猛的很,每次肏屄最少都得干上一个小时左右,这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刘桂香被儿

    子肏出来的经验。

      「儿子,你……你听话。」刚开始的时候,刘桂香还和安静地劝着他,但于小

    刚却根本没理会她,还是一个劲的拔她的裤子,眼看着刘桂香的下身就要被拔的光

    溜溜的了,这让她再也沈不住气了。

      「你放手。」刘桂香开始大声地说道。语气很硬,连表情也变的相当的严肃。

      看见母亲好像真的生气了,于小刚不敢在用强了。他嘟着嘴,有些委屈的和刘

    桂香说道:「好了,妈妈别生气,我……我不肏你就是了。」

      看着儿子一副受气包的模样,让刘桂香的心里不由得一软。她模着儿子的头,

    温柔的对他说:「好了乖儿子,不是妈妈凶你,你……你也大了,都要考大学的人

    了,别……别那幺孩子气的。听妈妈的话。赶紧的快去洗洗脸,然后赶紧的吃饭,

    再耽误了,就赶不上校车了。」

      「嗯。」于小刚乖乖地应了一声,然后放开了拽着刘桂香裤子的手,自己开始

    穿衣服了,只是,他的嘴还是噘的高高的,就差没掉眼泪了。

      看着儿子的样子,刘桂香心里开始也觉得自己刚才是有些太凶了。她提上裤子

    ,一边帮儿子收拾床铺,一边嘴里安慰儿子:「好了宝贝,妈妈的乖儿子,别……

    别嘟着嘴了,最多一会儿……一会儿你吃饭的时候,妈妈帮你含一含鸡巴好了。乖

    !」

      「嗯。」这回于小刚的答应的相当痛快。脸上也开始露笑瞇瞇的表情了,他麻

    利的套好校服,一溜烟儿的就窜到洗手间去了。

      看着儿子的背影,刘桂香微微地笑了起来。唉,天底下有什幺事,能比讨儿子

    的欢心更能让母亲觉得欣慰呢!

      于小刚的速度超快,也就是一两分钟的时间,他就从洗手间钻出来了,不过从

    他头髮上还挂着的水珠来看,估计他也就是随便的用水拍一下脸就算完事了。

      三两步,于小刚就溜到饭桌上。不过当他看见桌子上鸡蛋的时候,明显的就是

    一楞,看了半天,他才有些迟疑的问刘桂香:「这……这不是给爸留着的吗?怎幺

    ?怎幺弄到我的盘子里了?」

      「这是给你补补的啊。」刘桂香走了过来,模着儿子的头有些心疼地说道:「

    乖儿子,昨天晚上你射了好几次,把妈妈的肚子都射的胀胀的,可想而知你射出来

    多少精液。你正是在长身体的阶段,不补补哪行啊。」

      「可是……可是那爸爸怎幺办,他一天到晚那幺累,他……他比我更需要啊。

    」于小刚有些犹豫的对着刘桂香说道。

      刘桂香琢磨了一下,她觉得正好也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劝告一下儿子,让

    他别总是成天想着的性交什幺的,把自己的身体都给弄虚了。

      「既然你知道心疼你爸爸,那……那你以后就得自己多注意啦。」刘桂香模着

    儿子的头,语重心长的和他说道:「乖儿子,妈知道你人长的帅,皮肤又生的白白

    净净的,在学校里,肯定会有很多女同学缠着你,让你去肏她们。」

      顿了一下,刘桂香继续说:「可是咱家里的条件你也知道,爸爸妈妈都是普通

    人,不可能像那些有钱人一样能买一些高级补品给你,所以你更要学会控制自己,

    不要一有女同学找你,你就由着性子去和她们干那事。要知道肏屄一旦肏的频繁了

    ,你的身体就撑不住了,以后在家里也是一样,和妈肏屄以后最多……最多每天只

    能射一次,知道了吗?」

      「妈妈我知道了。」于小刚显得很听话,他乖乖的点了一下头。

      「好了,快吃饭吧。别……被耽误了校车。」刘桂香看见儿子这幺听话,心里

    也觉得甜甜的。

      「嗯。」于小刚抓起一个馒头,就着鸡蛋就开始大口的嚼了起来,可嚼了一会

    儿,他突然地停了下来。

      刘桂香看见儿子的举动,不由得有些担心地问:「怎幺了儿子,是……是饭不

    好吃吗?」

      于小刚摇了摇头,然后使劲地把嘴里的东西嚥了下去。接着就指着自己的裤裆

    说道:「妈妈你忘了刚才答应我什幺了?」

      刘桂香笑着摇了摇头,用指头在儿子的额头上点了一下,有些嗔怪地说:「臭

    小子,别的不好,记性倒是好的很,什幺你都忘不了。」

      一边说,刘桂香一边就钻到桌子底下,然后爬到了于小刚两腿之间,开始仔细

    的把儿子裤子上的拉练给拉开了。

      隔着儿子的内裤,刘桂香先是用舌头在上面轻轻地舔了一下。顿时。一股浓郁

    的阴部气味一下子就冲到了她的鼻腔里。顶的刘桂香的头都有些昏昏的。

      「妈妈,别……别隔着内裤舔,快……快直接把鸡巴拿出来使劲的吃一吃。」

    坐在椅子上的于小刚显得很急,他摇着屁股,嘴里匆匆地说着。

      「好,乖儿子,妈妈马上就帮你含。」刘桂香在儿子的裤裆之间应了一声,然

    后用手轻轻地就把儿子的内裤给撩开了。

      刚撩开内裤,儿子的鸡巴就跟一根弹簧一样,直接的就蹦了出来,还晃晃悠悠

    的就打了刘桂香的脸一下。

      近距离观看儿子的鸡巴,就更能感受到那根东西的庞大。刘桂香觉得儿子的鸡

    巴就好像家里的拖把桿一样,又粗又直。而且前边的龟头更是缠人,几乎就好像一

    个小拳头似的。还黑紫黑紫的油光瓦亮。

      刘桂香看的又是喜欢又是心痒的。她禁不住一口就含了上去。可是儿子的龟头

    也实在是太大了一些,让她不得不使劲的张大了嘴,才能把整个龟头都含到嘴里。

      刚吃了一口,刘桂香就觉得舌头上好像黏黏的沾了什幺东西一样。他把儿子的

    鸡巴从嘴里吐出来,然后自己蠕动着舌头,把刚才吃到的东西蠕动到嘴边上,然后

    「啐」的一口就吐到了手心上。

      看里看刚才自己吃到嘴里的东西,刘桂香发现那是一根儿子的阴毛。只是那阴

    毛上正黏黏糊糊的沾着不少白色半透明的液体。看色泽,刘桂香就知道,那应该是

    昨天晚上儿子肏完自己以后,流出的精液和自己阴道分泌物的混合液体。

      「怪不得刚才吃到嘴里,有一种黏黏的,甚至是发酸的怪味呢!」刘桂香心里

    想着。她擡起头,有些嗔怪的和儿子说:「臭儿子,昨天晚上肏完以后,妈妈不是

    让你自己去洗乾净吗?又不听话了。」

      于小刚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妈,昨晚上实在是……是太累了,

    就……就懒得去了,妈你别生气,现在不也一样吗?妈不舔一舔就乾净了。」

      「唉,真拿你没办法。」刘桂香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继续那脑袋钻到儿子两

    腿之间,开始使劲地吮吸起来。

      她先是仔细的用舌头开始在儿子龟头上来回的刮着,把那些昨天晚上沾上去的

    分泌物都刮下来。只是有些黏液因为时间太长,都已经乾透了,硬硬的黏在儿子的

    龟头上,让刘桂香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上面的髒东西都吸到自己嘴里。

      怕这些髒东西再从嘴里重新地沾到儿子的龟头上,刘桂香便在嘴里抿出了不少

    的口气,然后「咕噜」一下,连着口水带髒东西,就都咽到自己肚子里了。

      把那些分泌物都清理完以后,刘桂香这才开始真正的为儿子口交。她用嘴里使

    劲地吮吸住于小刚的龟头,不不时的用舌尖在儿子的马眼上轻舔着,一边舔,还一

    边用手轻轻揉弄儿子鸡巴下的卵蛋。

      于小刚被母亲吃鸡巴吃的浑身酸麻的,他绷直了大腿,从喉咙发出一阵阵兴奋

    地呻吟:「哦……妈,你吸的真好,舒服……哦……真舒服…………」

      儿子的鼓励让刘桂香更卖力的吮吸起来。她觉得儿子的龟头在嘴里开始变的越

    来越大,最后竟然和一块小铁球一样,含的自己都有些噎住了的感觉。于是刘桂香

    就吸的更使劲了,就好像非要从儿子的鸡巴上吸出点蜂蜜似的。

      吮吸了一会儿,刘桂香开始试探性的把儿子的鸡巴含的更深一些。因为这些天

    以来,于小刚一直在要求着让刘桂香把他整根鸡巴都吃进去,他说把鸡巴都塞到刘

    桂香的嘴里会让他更兴奋更刺激。

      可是试探了一下,刘桂香还是放弃了。她觉得这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儿

    子的鸡巴太长了,仅仅是她强行吞下去一半,还有不少都露在嘴外面的,就已经让

    儿子的龟头都顶在喉咙上,前端的马眼开始一个劲儿的刺激嗓子,让刘桂香开始觉

    得噁心的直乾呕。

      没办法,刘桂香也只能就含住鸡巴的三分之一左右,开始来回前后的摇动着头

    部,让儿子的鸡巴在自己嘴里不停的进出着。

      又吃了一会儿,刘桂香觉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她把儿子的鸡巴从嘴里吐出来

    ,然后伸头看了一下表。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