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姨情深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小姨情深

    那天晚上,已经接近午夜了,我的小姨芝珀正在为我按摩。我伏在床上,她为我揉着颈和肩。天气很热,空调开了,放送着清凉,但到底是炎夏,她发力起来,难免出汗,而出汗就难免使她的气味散发,我觉得很好闻。这也许就是处女的女儿香;至少我相信她还是处女,因为照我所知,她虽已25岁,仍是从未有过要好的男朋友。

    小姨为我按摩,这是什幺情况?是很特别的情况。你看,我的妻子遭了车祸,成为昏迷的植物人,躺在医院里已经一年,没有醒过来的希望,我等于丧偶,但又比丧偶更烦恼,因为我差不多每天都要去医院望,但相信她是不会知道的。也好在有小姨芝柏来帮我;她平时本已在我的公司做事,很能帮忙,现在还帮助我处理家中的杂务,我因妻子分了我的时间精神,公司的文件要拿回家处理,她也来帮我。今夜处理了很大一批文件,我很疲倦,伸个懒腰说:「我真想去芬兰浴室洗个澡,找人按摩。」

    她认真地说:「不要呀!外面那些地方那幺髒,你去洗一个澡,我来替你按!」

    我笑道:「你会吗?」

    她说:「你忘记了我学完了物理治疗,有按摩师资格吗?」

    这倒是真的,于是我就让她试试,试起来也真舒服。我说:「你比芬兰浴室的职业技师更好!」

    她说:「即是说你常常去了?」

    我说:「不是呀,上月才第一次去!」

    她在我的肩上挞了一掌,怪责地说:「你真髒!」

    我说:「怎幺了?按摩有什幺髒?」

    她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的治疗导师之中有一个以前是在芬兰浴室做按摩小姐的。她对我讲过!」

    我的脸很热,好在我是伏着的,她看不见我的脸红,但她该看得见我连耳根都红了吧?我真不知道说什幺好。

    她又说:「那还不是你们男人召妓的地方?八百八十元一个套餐,先来一个老的来替你真按摩,然后来一个年轻的,一进来就脱光衣服….」

    她说得全对,但叫我怎幺讲呢?而她的语气很激动,而似乎因此,那股处女的女儿香也较为强烈了。我终于说:「你真不给我面子!」

    她说:「人家关心你嘛!」

    我说:「多谢你关心,但有些事情你是不明白的!」

    她说:「我明白,你现在没有姐姐陪你,你需要女人,她对我讲过,你的需要很强,三、四天就要一次。」

    我的脸更热;以我们的关係,实在不该谈这个,叫我怎幺反应呢?

    她在我的屁股上轻挞一下,又说:「告诉我,姐姐出事之后,你去过多少次?」

    我说:「就这一次,真的!」

    她说:「这一次你都不该去!」

    我也是不想去的,但男人是要射精的呀,怎好对她讲?

    她又问:「那女人漂亮吗?」

    我说:「讲真话,很难看!」

    她说:「哼!」就忽然起身,急急走了出去,我听见浴室的门大力关上。

    我仍伏在那里苦笑;她是代她的姐姐生气还是忽然便急?应该是后者吧?前者是没有理由的。过了好一阵,我觉得不妥,因为她去得太久了,难道她已经走了?我起来出去,看见浴室门仍关着,我轻敲没有应,我叫道:「芝珀,你没什幺吧?」

    她哽咽地答道:「你别管我!人家很难看你也要,我虽然不算漂亮,也不难看呀!」

    我好像被一只隐形的拳头重击了一下,忽然明白了。我一向自以为很明白女人心理,怎幺我这样笨?但这一次我懂得怎样做了,我说:「你出来吧,我们好好地谈!」她不出声,我也明白,我要给她一个较不尴尬的环境:「我在房间里等你,我不开灯,我要告诉你一些你姐姐讲过的话!」

    我回到房中,熄了灯,仍伏在床上。她在十分钟后终于进来了。没有灯光,我又不是面向她,她就没那幺难为情,在床边坐下,我侧眼看见她背着我。她颤着声音问:「姐姐讲过甚幺?」我给了她这个话题,她就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回进来了。

    我也告诉了她真话:「我知道你们姐妹感情非常之好,她对我讲过,你很喜欢我,你多年不交男朋友,就是因为你拿我作比较,而她似乎有预感,说假如她有什幺不测,我要娶你。但你知道,你的姐姐口没遮拦,想到就说,所以我也没有怎样放在心上;你对我的感情,你自己没有说过,我怎敢相信她?」

    她不出声。我转过来轻轻执着她的手:「现在我知道了,我也坦白对你讲,女人之中,除了你的姐姐,我是最喜欢你的,我要再娶,一定娶你。」

    她低声抽泣起来了。我又说:「但现在你姐姐还在人间,我不能另娶,我怎能对你讲呢?不过现在已讲了,我们就什幺都可以讲了,你想我怎样对你呢?」

    我又轻抚她的背。她静了一阵才说:「姐姐也讲过,假如她有什幺不测,我就要代替她照顾你,首先是解决你的肉体需要!」

    我叹一口气:「肉体不是那幺重要吧?」

    她说:「不重要你就不会去找女人了。我不想失去你,万一你找着一个你喜欢的呢?还有那个嘉露呢?」

    嘉露是我的女秘书,自我的妻子出事后她就经常有所暗示,怪不得她和芝珀一向都不咬弦;女人的本能使她们知道谁是情场上的敌人。而芝珀也讲得有道理,她知道我与她姐姐的歴史。当年我们恋爱时,我有两个女朋友,难以取捨,芝珀的姐姐很开放地和我上了床,另一个却认为性是大罪恶,我便顺理成章地娶了这个。

    我说:「嘉露的心事我是明白的,可是我心里的人是你呀!」

    说着我就坐起来,拥着她吻她的嘴唇。她整个发软,躺了下来,我拥着她吻了她的嘴唇好一阵,又轻吻着她的额。那股女儿香更浓了,一定是动情而散发的。这并不出奇,因为我也情动,我的阳具就已硬如铁棍,而我相信她也嗅到了若干男人的气味。我的心如放下了重担,因为我已和她沟通,以前不知道的情感也发了出来。我想要女人又不能正式找女友,但她的姐姐有言在先,她就有如她姐姐的化身,我就可以不内疚。不过我马上又有了另一副重担:怎样处置她?

    我说:「我们该怎幺办呢?我目前不能和你结婚,也不知道什幺时候才能。」

    她说:「谁说结婚呢?眼前的问题先解决呀!」

    我正奇怪她说的是什幺眼前问题时,她忽然一伸手隔着睡裤握住了我的硬挺挺的阳具。我有如触了电,差点射了精。我深呼吸着忍着。她忽然又放了手,说:「好硬呀!果然是,你想射精了!真可怜,姐姐说你几天没有就坐立不安,你却忍了那幺久!我用手来为你出吧!」

    我有些发呆,我说:「你不是处女吗?」

    她说:「当然是了,但我听姐姐讲得多了,我还请那导师教过我呢!」

    即使不是处女,一个女人也很难对一个与她未有过肉体关係的男人讲得这幺露骨的。但我知这我这小姨的性格是怪怪的,有些很普通的话她会认为难为情而说不出来,但有些很难为情的话她却可以毫无顾忌。不过,真的可以…..?

    我说:「为甚幺用手呢?」说着我又拥住她,吻着她的嘴唇,既然用手也肯,何不真箇销魂?我的右手按住她的左乳。

    她忽然狂猛地一弹开,跌到地上,坐在那里哈哈大笑。

    我摸不着头脑,拉着她的手要拉她起来,一边问:「你怎幺了?」

    她甩开我的手,还是笑着说:「不準碰我呀!痒死人了!不準碰!」

    我说:「但是我吻你你都不怕呀!」

    她说:「别的地方不要紧,那里就不行!你要我替你出精,你就要听我的话!」

    真是怪人!她引起我的好奇心:究竟怎样才合她意呢?我说:「不如任凭你摆布吧!」

    她说:「这就对了,你要听话呀!先脱掉衣服!」

    说着,她就爬上床来,跪在旁边,很快就脱得我一丝不挂。她轻摸我的阳具。这倒使我觉得难堪了,因为虽熄了灯,还是有外间的光从外面透进来,我的阳具硬得一跳一跳的,她却还穿着衣服,很不和谐的。

    我说:「你也脱衣服吧!」

    她轻捋我的阳具说:「我不过为你出精吧了,我不需要脱衣服。」

    我说:「为甚幺要用手呢,我们索性造爱吧?」

    她说:「又没有安全套,下次买了才做吧!」

    我大可以即时起来去买,但我觉得和她性交一定是可以的事,倒不如先行享受一下她这特殊的服务。一个从未经人道的处女为我手淫,这是一生难逢的经歴,于是我继续任从她摆布。

    她一只手温柔地捋着我的阳具,另一只轻摸轻搓我的乳头。由于乳头有两个,她祗腾得出一只手,所以她左右交地摸和搓。弄了一阵,她问:「舒服吗?」

    我半闭眼晴,叹息地说:「好舒服啊!」这是真的。她果然学过,而她的姐姐也果然对她讲得很详细,我是很享受摸乳头的,一面干我会要求对方一面摸。那个芬兰浴的女郎也有为我这样服务,但感觉差得太远了,她祗是作职业上的交差,而这种事情,没有爱心支持是干不好的。

    芝珀和她的姐姐真不同,我和她姐姐的第一次,她是害害羞羞,半推半就的,什幺也不做,[本文转载自搜性色情小说频道]祗是张开腿让我插进去。她起初也不肯为我手淫,我央求了许久才肯。总之现在我真有福,就尽情享受吧。

    过了一阵,我不由自主伸手向她的胸部,她立即打开我的手,哈哈笑道:「说过不準摸了,很痒呀!」

    我说:「忍不住呀!不如你也脱下衣服吧!」

    她说:「又不是真做,何必脱?」

    我说:「很难忍呀,我是人呀,你也该给我机会看到你美丽的身体!」

    她说:「我又不美丽!」

    我扭动着,撒娇似地说:「救命呀,不要谋杀我!」

    我是一个大人,撒娇似乎很笑话,但这是可以触发她的母性的,她果然让步,说:「好吧,但我祗脱外面,你也决不準乱摸!」

    她说着就伸脚下地站起身脱衣服。由于是炎夏,她祗要脱下T裇和牛仔裤,就祗剩了胸罩和内裤,都是鲜黄色的。她们姐妹的身段非常相似,但姐姐皮肤较深色,她则是很白哲的,在暗光下几乎像电光管。她的阴毛则是浓得多的,她虽穿着内裤我也看得见,是因为她这是比基尼式内裤,很低腰,裤腰之上的小腹露出鬈曲的短毛,差不多伸达肚脐;另一方面,她的姐姐却是稀疏的一小掫。她举臂时我看到她的腋下是光秃的,后来她告诉我是剃去了。

    她坐好继续捋我的阳具和摸我的乳头,一段时间之后,她埋怨起来:「还没有到?手好累呀!」

    我知道,她的姐姐也有埋怨过,初期未习惯是很吃力的,而这一次我又特别久,一方面是她未有实际经验,捋得不那幺「到肉」,而另一方面我是还有所求,故意尽量忍住。我说:「你帮帮我吧,我要摸你,那就以快些出!」

    她又让一步说:「那好吧,但祗準摸这里!」她拉我的手放在她的两腿间,隔着内裤按着她的阴户,「祗準摸这里,不準摸胸!」

    这又是另一怪,大多数其他女人,包括她的姐姐,都是初期祗準摸胸,后来才準摸阴户的,她却倒转来。我也接受,而她改变了方式,跪起来,用嘴巴吸住我一边乳头,一只手摸我的另一边乳头,另一只手捋我的阳具。我乐死了,我就是希望她吸吮,但不敢出声,显然她的姐姐告诉过她,这是我最喜爱的方式,而那导师也告诉过他,这是多数男人喜爱的方式。在同时,她跪了起来,就很方便我伸手到她的两腿之间摸她的阴户;如她坐着是摸不到的。我摸着她那肥厚的阴户,手指在中间轻揩,感觉到那窄窄一条裤裆已湿透了,而阴核硬挺地突起。

    因为我的摸使她兴奋,她更为狂热地服侍我,嘴巴和一只手交替着处理我的两边乳头,而另一只手就不停地捋我的阳具。我很享受,但又不虞早洩,因为她经验浅,手的拿揑不很準,而时间长了她也捋得慢下来了。同时我则再进一步,推开她的裤裆,中指找到她的阴核,在淫水氾滥中肉贴着肉轻轻摩擦,她没说过不準,而此时相信她也罢不能了。她这一点也与她的姐姐不同:姐姐的阴核不明显,她却是情楚地一个小球,而分泌的淫水多到沿我的手指流下来。她吮住我的乳头的嘴唇也吐出销魂的呻吟,身体发出轻微的抖颤。

    跟着她忽然长叹一声,放了我,在我的旁边躺成大字形,垂死似地说:「先….摸我到….高潮!」

    一个从未与男人亲近过的处女怎幺懂得说这话?就是因为她的姐姐对她讲得多。我和她的姐姐最初因为怕怀孕,祗是摸,最初几次是我摸她的阴核使她达到高潮,后来我因没有得射精很苦,我央求她她才含羞学会了为我手淫,后来忍不住了才让我插入,但即使高潮时她也祗是低叹一声,没有芝珀那幺狂热。现在她有这要求,就因为听她的姐姐讲过有样的事。

    我的刺激兴奋感真是难以形容:一个处女向我要求手淫高潮,这确是一生难遇的。我说:「你得脱光呀!」

    她全不反对,首先畧挺盘骨脱下那条比基尼内裤,跟着畧挺上身,解开背扣除下胸罩,这两件贴身衣物都丢到一旁,大张两腿。我为之眼花撩乱,因为她的双乳和阴户都是首次呈现,正是目不暇给,我要轮着看一眼她的阴户又看一眼她的双乳。她的阴毛果然丰盛,一片浓黑,在暗光下看不清楚阴户中间那条缝,而她的乳房也似她姐姐是丰满的球形,乳头是很浅的藕色,在暗光下就与皮肤混成一片,彷似是无色的,而中间内凹,像两个小小的火山口。我听说乳头内凹是发育未完整,多吸吮可以吸出来。

    我在呆着时,她不耐烦地把大腿一开一合,抗诉地说:「你在等什幺?」

    我最想的就是爬到她的身上,把我那硬挺已极的阳具插入她的阴户,剌破她的处女膜。但事前有过协议,我不想食言,而因为我的性经验丰富,已不是血气方刚,也能自制。于是我在她的右边躺下,左手伸过她颈下揽住她的肩,右手就伸到她的阴户处,中指拨开她浓密的阴毛,找到中间的阴核,轻轻摩擦。阴核仍然胀硬,而丰富的淫水使之湿滑,摩擦起来很顺滑。她马上就销魂地抖颤起来,喉咙间发出的呻吟,其声调竟与平时不同。

    在这里我必须补充,为女人手淫并非简单容易的事,而是必须有些必要条件的。首先是要够湿,如女方分泌不足,应到性店买润滑剂,如未及买备,可以用口涎代替;乾的阴核,摩擦是会痛的。第二是要轻柔,你可以试验一下,用指尖摩擦自己的掌心,重摩几下和轻摩几下,你就会发现,越轻柔就越快感和敏感;这是爱抚的秘诀,越轻柔是越快感的。第三是手要吊着,不能按着她的身体任何部份借力,要像建筑地盘的吊臂,祗你的指尖触到她的阴核。第三是用中指摩擦她的阴核,这样余下的几只手指尖自会轻揩到她的阴户地带,增加快感和美满感。第四是这只中指祗能用上指节中部最多肉的部份摩擦她的阴核,如此就可避免指甲刮着她,因指甲刮着是会痛及引致受伤发炎的。如指甲长就必须剪到最短,留指甲的人是不可做这事的。第五是最舒服的未必是阴核本身,而可能是其上、其下或其侧,有许多女人阴核不明显,找不到,所以最好是试摸,由女方讲出哪一处是最舒服的。第六是有些女人不喜摸阴核的方式,祗喜欢插入,如是这样的话,就不要勉强。

    且说芝珀在我的妙手调弄之下,舒服得死去活来似的,两腿一开一合,有时挺高阴户,有时「呀」的长叫一声。她的一只手在我的肩上摸着揑着,另一只手握住我十分挺硬的阳具,她那火山口似的双峯在我的眼前摇来摇去,我实在忍不住了,一口吸住了她一只乳头,她高高地「呀」的一声,更疯狂地扭动,但并不抗拒,显然现在已不是「好痒」而是好舒服了。我吸吮,用舌尖轻揩它的顶,而且左右轮着。终于,她全身痉挛,喉咙发出断气似的哼声,阴核发大了不少,阴液像喷泉似地射出,她放了我的阳具,两手紧抓我的肩,跟着腿就伸直合起来,夹住我的手。我知道她高潮来了,手就停了,祗轻按住她的阴户,嘴巴也放了她的乳头;这时是需要停的,如继续,她会敏感得受不住,就如男人射了精还继续捋他的阳具。

    两个人都静止,深呼吸,她终于鬆了一口气,说:「好舒服呀!」

    我实在无法忍耐,一翻身就到了她的上面,两膝逼开她的两腿,极为饥渴的龟头顶住她的阴户中间,就向前冲。由于她分泌了那幺多淫水,我一滑就进去了,进了一半似乎有些阻碍,但随即冲破了障碍,大概是她的处女膜破了,让我成条入尽。这一两秒间她祗是抖了一抖,并没有反对,我凭经验知道女人得了手淫高潮之后是极想被插入的。我开始抽送,她迎合地用两手玩弄我的乳尖,但是哀求地说:「别在我里面射呀,大了肚子不得了!」

    我说:「你放心!」

    我也明白,大了肚子可以结婚,但她的姐姐仍在世,我不能重婚,而要她去堕胎也不大好。我开始抽送,她虽有处女的紧凑但非常之滑,使我快感得欲仙欲死,而她的反应更强,两手有时像要把我的乳头撕下来,有时大声嘶叫。我后来知道,她在这插入的过程中有了三次高潮。终于,一阵蚀骨的销魂由脊骨末端开始,我立即抽出,阳具贴在她的肚皮上磨擦,精液狂喷而出。这当然不及在她的阴道里射舒服,但以后可以补回。

    我静止,她也静止下来。然后我翻身离开了她,在旁边躺下,她挨近把头枕在我的肩上说:「很舒服呀,两种高潮是不同的。」她又用手指划划小腹上的精液,说:「哗,好大一滩!我会去打避孕针,以后你在我里面射!」

    我们再上床是一个月后,因为要等她的避孕针生效。她要我先为她手淫才插入,她两种高潮都要。我能亳无顾忌地在她里面射精,真美死了。以后都是这样。

    嘉露六个月后辞职,她说因为猜到了我与芝珀的关係,我也不留她。我和芝珀至今已维持了三年,她的姐姐仍躺在医院,将来不知如何,但将来的事情谁能料呢?我们总要生活的。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