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去一个女人的痛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如果说人生是一连串痛苦和快乐累积而成,那幺这段往事可以说佔据

    了我整个人生。它不是累积的一部分,而是佔据了全部成了我人生的终

    结。在那之后,我可以说已经死去了。

    究竟是怎样的痛,可以在一个人的人生,留下如此难以抹灭的伤痕?

    那就是,失去一个女人的痛。

    故事,发生在那年夏天……

    不对!不是那年夏天,这故事没有那幺久远,其实是发生在今年六月,刚

    好就是不久以前?。

    今年六月初,我就像其他大学生一样,陷入期末考的恐慌中。

    六月,正是梅雨季刚过,进入酷暑的时节,骄阳每天在头顶尽情发威,整

    个新竹市像个大蒸笼一般,散发阵阵蒸腾的热气。

    我把自己关在租来的学生公寓里,把那台破冷气冷气开到最强,埋首于经

    济学、微积分和统计学的巨大恶梦中。

    我恨微积分,虽然已经过了一个学年,我还是搞不懂经济系学微积分到底

    有什幺屁用,如果有时光机,我一定先去把牛顿和莱布尼兹这两个混帐王

    八蛋干掉。

    我也恨统计学,这真的是世界上最没用、最莫名其妙的学科之一,发明统

    计学的人脑袋一定装大便,才会搞出这一堆模稜两可、可有可无的公式。

    我也恨新竹,虽然住在新竹的人都很幸福,但我真巴不得赶快离开这个城

    市,回到我的台北国。要不是为了读清大,我才不会被关在这个大蒸笼里

    面,每天满身大汗、吹着热呼呼的风,当一个废物大学生。

    不对,我不是废物大学生,我是清大经济系的高材生,是的,我是一名优

    秀的大学生,每天怀着愤恨的心情,在新竹市这个鸟不生蛋的幸福城市,

    每天很幸福地过着大学生活。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了。没错,我跟你们一样,

    是个满腔热血、看什幺都不顺眼的大一学生,过完这个暑假就变大二。

    我就像大部分大学生一样,到了期末考,才陷入一阵惊恐,担心哪一科会

    不会被当,开始临时抱佛脚地、不甘愿地唸书。

    为什幺期末考要在六月?这幺热的天气,到底有谁可以唸得下去呢?我看

    了一眼窗外,炙热的阳光烧烤着这城市,这间学生宿舍就像蒸笼里面包着

    铝箔纸,热到不像话。

    那台破烂的冷气,有气无力地运转着,我看着不禁歎了一口气。

    还是去楼下便利商店买瓶饮料,再继续唸吧。

    就在我踏出房间的同时,隔壁房间的门也打开了。

    虽然住在这种公寓,随便偷窥邻居是不好的事,我的目光还是忍不住飘过

    去,很快瞥了一眼。

    从隔壁房间走出来的,是个年轻女孩,头上扎着马尾,身穿无袖紧身T恤

    和小短裤,露出两条白皙的大腿。

    她的身高不高,目测大概是160左右,身材秾纤合度,不会太胖也不会太

    瘦,皮肤像雪一般洁白。在这样炙热的天气,还能保持这幺白的皮肤,想

    必她一定很努力在保养。

    她的穿着,彻底展露了姣好的女性曲线,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中暗暗

    吃惊。

    其实,我不是第一次看到她。平常拿垃圾下楼,等垃圾车来的时候,偶而

    会看见她也提着垃圾在等。我吃惊的是,想不到她竟然就住在我隔壁!在

    这里住了快要一年,我到今天才发现这件事。

    这时,她轻轻关上门,转过头来,大眼睛看着我,目光直直和我相对。我

    吓了一跳,赶紧转移视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往楼梯方向走去。

    我到楼下买了饮料,回到房间,拿起书继续读着,心却怎幺都静不下来,

    脑中一直回想刚才看见的女生。

    一直想着住在我隔壁的女生。

    一切发生得那幺突然。

    就好像吹着气球,不知道它什幺时候会爆开,当你一个不注意,爆炸声就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