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不起-老公-我失身了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窗外的雨还下个不停,南方的夏天就是这样,我真是后悔今天的约会,我想起了老公,那个不争气的男人,背着我把家里的全部积蓄拿去和战友做地产生意,结果被他的战友骗光了钱,我一怒之下和老公离了婚。

    三个月了,大嫂把他的弟弟华介绍给我,需说心中还爱着老公,但大嫂的好意我却不好意思推拒,华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他也是和老婆离婚有半年时间了。

    停电了,华的家是底层,闷热使我盼着这场大雨快些停下来。

    厂车要12点才从住宅区发车。烦躁不安和润湿的空气令我感到越来越热。

    一丝凉风扑面而来,华坐在我身边,原来是华用纸扇为我送来这丝凉爽,内心不由有些感动,儘管是如此,华对我来说只见过几次面,还是那幺的陌生。

    时间好像凝固了,华轻咳了一声,身子向我靠了靠。烛光在纸扇的摇动下不停晃动。

    华身上的狐臭很强烈,特别是挨我近了更是让我很难受。

    好在我身上的的香水味沖淡了一些。

    华用手抓住我的手,我本想甩开,但是停电的黑夜让我放弃了。

    而且我不知逃避还起什幺作用。

    华越来越放肆。他已把扇子扔在一旁。

    空出的手轻搂住我的腰。

    这种环境下,两个已婚的成年人,不知怎幺我想起那个我又爱又恨的老公。

    华放开抓住我的手,在我大腿上拶摸,隔着薄薄的丝补袜向我根部伸去。

    不行。我推开华的手。

    但只是短暂的,华把我扑倒在床上,我还未作出反应,他气喘吁吁舔着我的耳根。

    双手一把抓住我的大乳房。

    乳房被他捏得生疼。

    不要,我用力的反抗,他太心急了,儘管大家都是已婚的成年人,我也不会和对我来说还陌生的男人发生关係。

    乳罩被华扯开,我开始哭泣,但我总是推不开华压在住我的身躯。

    只有用手狠狠的抓挖华祼露的后背。

    华坚韧的亲吻着我,紧捏住我奶子的手也鬆开,变得轻轻的,用指尖挑拨我的乳头。

    他想挑起我的慾望。

    但他付出不小的代价,华的后背被我抓伤了,我感到惊诧。

    空气中瀰漫着盐湿的血液味道。

    就在些时,房中亮了,电来了。

    我惊恐的看见我的双手沾满了华的鲜血。

    而华好像并不在意,只是色咪咪的对我笑。

    伸出舌头舔我的乳头。

    那一瞬时,我觉得我不能再伤害华。

    而只能让自己让他侵犯。

    但我放弃的那一剎那,乳头被舔食的快感是那幺强烈。

    华故意伸出长长的舌头,让我目睹舌尖接触到乳头,湿湿的舌尖轻扫着,唾沫润湿着我的乳晕那一带。

    我实在不愿再目视这一切而闭上双眼。

    乳头的阵阵酥痒让它变得坚硬。

    湿滑的感觉令我下体发出一阵阵酸麻。

    我无赖的长歎一口气。

    双手擦摸着床单,好似擦去手上的血液,其实是掩饰快感令我手足无措。

    这一切没有逃出华一直注意我脸色的目光,他已清楚乳房的剌激已到了顶峰。

    当他立起身子时,我用手背不经意的盖着脸。

    我只是不愿意看到他脱下我的内裤。

    我沉默的配合着他。一切都是那幺顺利。

    当下体和空气接触时,完美的展示给了他。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儘管我曾给过五个男人瞧过,但都不像今天这样内心没有爱意和自愿。

    只是充满着身体性的本能。华分开我的双腿。

    好像有一分钟,我以为他也要脱下裤子,好奇心让我分开指缝,想瞧一瞧华的那个。

    却见华正把头向我腿间埋去,口交,天,他要为我口交,他那长而灵活带着热浪的舌头一下盖在我的阴唇上,湿润的舌尖上下的触着我两片大阴唇合闭的缝。

    快感让我想夹紧双腿。当双腿夹住华的头时已不能再合拢。

    华加快舔的速度。

    痒痒的感受令我夹紧的双腿反方向的张开,哼,下体更是一种酸楚的快感。

    原来在张开双腿的同时,我的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也被大腿的肌肉扯开,好像开门一样,里面的小阴唇也分开露出穴口。

    当然小阴唇上的小豆也凸现出来,华在那时用嘴吸住我的小豆,酸痒难受的我扭动腰部,说实话,那种空虚的感觉我并不喜欢。

    强烈的性慾使我很想华的肉棍的插入。

    可是我无论如何也开不了这个口。

    我觉不会恳求这个讨厌的男人。

    华的舌头伸入我的小穴。

    需说没那幺空虚,但那小小的舌头却没给我什幺感觉。就像是一个饿了一天的人只吃到一口饭。

    最后我用力踢开了他。

    曲缩在床上。

    华也感到我并不是喜欢,就脱下裤子,强硬的鸡巴向上昂扬。

    他的没老公大,但是瞧起来很坚硬。黑黑的肉皮象包着一根铁棒。

    龟头已是严重充血而发乌。血管象蚯蚓一样布满在肉皮上。

    或许他也知道我不喜欢口交,他骑在我身上,将他火热的肉棍放在我的乳沟中,把我的双乳挤压着包着他的鸡巴。

    随之抽动起来。

    龟头在我乳房中突现突无。

    我感到讨厌极了。

    只到他瞧到我冷淡的表情方才罢手。

    乳房已是被他揉搓得红一团白一团,最烦的是他龟头渗出的液体象石膏味,让人很噁心。

    不过他把那液体用手指涂抹在我乳头上,那滑滑而冰冷的感觉使我乳头再次硬起。

    也再次燃起我的慾火。或许我该给他点暗示。

    我把身体伸展开,微微的分开双腿,是男人就明白我现在需要什幺,华也不例外。

    当华跪在我双腿间时,我的脸有些发烫。

    毕竟很陌生。华把用手腕抬着我的两支小腿,将他的肉棍抵在我的穴口上,我心跳得砰砰直响。

    在砰砰的节奏下,华的肉棍一点一点的向我体内伸去,穴内淫水不多,但他轻缓的进入并没给我不适。

    倒像处子时被的初恋情人那样,感到他下一点一点的佔有我。

    是那幺的充实,那幺的无赖。华在肉棍还剩一小载就完全插入进猛的挺身而出。

    哦,我发出一声惊呼。那一下猛的插入让我很意外,可是也让我很舒服。

    我的肉壁也的那一剎那大量的分泌淫液。

    华紧紧的把龟头抵在我的子宫内。

    他就那幺抵着,让我感受他肉棒的跳动,我俩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为了感激华的温柔,我有意识的收缩大腿的肌肉,让我的肉壁蠕动按摩着华的肉棍。

    华露出惊喜的神色,因为这种技巧并不是每个女人都会的,华开始有节奏的抽动,那是我一直都想要的性交,以前我和几个男人做爱时,他们老是乱了套的一种猛攻,显得杂乱无章,我喜

    欢男人有节奏的,那样我才更好的感受肉棍在我体内运动。

    我感到口乾舌燥,华就像是一台稳定的机器在我体内不停运转着,床摇晃得很厉害。

    华加快了速度,而肉棍在我体内抽擦的弧度也增大,他的龟头不断的在我子宫口进出。

    子宫在不断的磨擦和扩张下发出阵阵电流剌激着我,狭窄的小穴内已容不下多余的淫水,淫水从交合的缝隙中流出,加上狂热的磨蹭。

    在穴口有空气的作用下变成乳白色的浆糊状,缓慢的流到肛门,又被击打在我肛门处的阴囊带去,绽飞到我的臀部和床单上,湿漉漉的冰冷冷的令我不断的挪动身躯。

    在华强烈的撞击下,我的体内萌动了那种难言的急促感,想压抑住那种感觉,我咬住下唇,已不能控制自己的呼吸,下体内好似有一团火在燃烧并不停扩散。

    压制住,不可高潮。

    华已注意到这一切,更是加快强度和插入的深度。

    我脸憋得通红,我已警惕到华也按奈不住的乱了抽动的频率。

    这是男人快射精的前兆,必须在我清醒的状态下让他射精,下定决心在华射精那刻就踢开他。

    房中响起啪啪的交合声,华的抽动已开始突快突慢。

    此时我下体涌出强大的热流,是华的阳具强烈抽动带来的。

    高潮在我不知不觉已向我全身袭来,我情不自禁的抱住华,发出难以压制的呻吟,我的阴道很强烈的抽搐,全身暧洋洋的,好似被抛入云端,华发出一声闷吼。

    重重的跌落在我身上,露出一口白牙满足的微笑着,他的阴茎成为精液通向我子宫内的传送带,一团团火热的激流从阴茎喷射到我体内。

    这时我高潮已过,对他的射精感到噁心。

    但已无力拒阻。只得坦然承受。

    许久,才从激情中清醒过来。

    只是对老公有些许歉意。

    人谁没有出错的时候,今天我也错了。

    对不起,老公,我失身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