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法官的悲惨遭遇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陈玉滢是市法院民事法庭的主审官,今年才刚满三十二,不仅是单位重点培养的对象,还是全市最年轻的主审官,她出生干部家庭,人又长得漂亮,丈夫又是司法局的课长,前途光明,陈玉滢可谓样样顺心,可最近她却被一件事搞的心情很不好。

    一个叫赵洪的香港商人在市郊投资建了一个塑胶厂,本来是件推展市里经济建设的好事,可没多久周边的农民上告说工厂非法排放有毒废水,不仅导致鱼塘里的鱼虾大量死亡,甚至还有很多村民中毒,专家鉴定,河水中毒素含量严重超标,如果证实是该塑胶厂所排放,那这个厂肯定是要被依法查封。

    可坏就坏在这个赵洪老奸巨猾,怎幺也不承认,几次突击检查,却总是毫无斩获。

    明摆着的事,可也要讲究证据。

    陈玉滢心里清楚,这个赵洪的能量不小,肯定有人通风报信,案子就这麽一天天悬着,那里的村民已是群情激愤,陈玉滢一时倒也没了主张。

    这天早上很早就起床,陈玉滢梳洗打扮好,换上了法院的制服,「唉──这制服可是越来越沈了。」

    陈玉滢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

    「怎幺了?我的大法官。」

    丈夫刘斌从后面抱住她,吻着她雪白的脖子。

    「别闹,」陈玉滢害羞地挣扎出来,「被你折腾了一晚还没够。人家马上还要去上班呢。」

    「呵,我们的大法官也会害羞。」

    刘斌调笑着。

    「说正经事。」

    陈玉滢把案子的情况说了一遍,刘斌想了一会,「明察不行,只有暗访了。」

    「你是说我自己去?」

    陈玉滢皱起了细长的眉毛。

    「对,现下肯定有『内线』,但不能确定是谁,所以要去就不能声张。先掌握证据,就好办了。」

    刘斌冷静地回答。

    「对啊﹗」

    陈玉滢微笑了,「我早就该想到的。」

    「还逞强呢,」刘斌也笑了,「哼,」陈玉滢笑着捶了丈夫一下,「知道你聪明,案子破了好好谢你。」

    「怎幺谢呢?」

    刘斌坏笑。

    「讨厌。」

    陈玉滢红着脸跑到门口穿鞋子,白色的高根细带凉鞋和肉色的长筒袜配上灰色的法官制服庄严又不失俏丽。

    「笃笃笃」脚步声急匆匆地下了楼。

    「又不吃早饭。」

    刘斌无奈地摇摇头。

    陈玉滢刚进办公室的门,就看见才分发进来的书记员王心雅,她是刚从政法大学里毕业的大学生,今年才二十二岁。

    「陈姐早。」

    王心雅甜甜地打招呼。

    王心雅很漂亮,纤瘦高挑的身材,齐耳的短发半边垂下,水汪汪的大眼睛,笑起来腮边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早啊。」

    陈玉滢微笑着,她很喜欢这个清纯美丽又工作认真勤快的小女孩。

    王心雅光着腿,穿着褐色的平底鞋,清爽可人。

    陈玉滢已经是一米七三的身高,可王心雅站在她身边好像还是比她高出了一些。

    「陈姐,你不觉得赵洪的案子很奇怪吗?」

    王心雅刚坐下就睁大眼睛问,「哦?」

    陈玉滢故作惊讶。

    「现下所有证据都说明塑胶厂有问题,可我们每次去却都扑空。」

    「你怎幺看?」

    陈玉滢想考考她。

    「有内线。」

    王心雅压低了声。

    好机灵,陈玉滢心中讚许道。

    「你说得没错,所以今天我就要来一个突然袭击。」

    陈玉滢自信地微笑。

    「陈姐……」

    王心雅装出一副可怜像。

    陈玉滢被她逗乐了,「少不了你的,中午别忘了带相机。」

    「太好了﹗」

    王心雅高兴地跳了起来。

    「记住,别和任何人讲。」

    中午,刚吃过饭,陈王二人从办公室走出,就碰见陈玉滢手下干事黄刚,「陈庭长,出去啊?」

    黄刚点头哈腰地打招呼,「嗯。」

    陈玉滢冷冷地答应。

    这个黄刚是个「关係户」,被安排在民事庭陈玉滢本就不同意,可上头压力很大,陈玉滢只得同意她在自己手下做干事,可黄刚的工作不但极不认真,还三天两头违反纪律,在外头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早就臭名远扬,可他后台硬,陈玉滢也不能对他採取强硬措施,只能像征性地处分他一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