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太与我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係Peter,27岁(born in 1982)和好靓仔,我有好多80后的女朋友,但最近对上年纪的女士好有性趣。我住在深水埗区,我职业是在社区中心帮助老人家学电脑,因此认识中心的行政主管(是我上司): 一位资深及美丽的女社工,她是已婚的何太,她今年38岁(born in

    1973),长髮和皮肤好白净,每天都穿黑色套装和戴一副无框金属框眼镜,好斯文成熟。由于她很靓,所有人都叫她靓太,不过,因为何先生长期在外地工作而她13岁儿子在外国读书,何太是一人独居。何太对我很有爱心又和善,心地又好,身裁好劲,所以我好喜欢她,好想同佢有sex。不过我一直唔敢向她表示。我认为她已有老公,她咁贤淑正经,一定会拒绝我。事实上何太只当我是弟弟。不过我终于有机会接近何太了。事缘何太上星期请我去她家修理电脑,充满爱心的她竟然向我倾诉苦闷,后来她比我搅兴性慾,和我在家发生左性行为。我地干得好开心,我给了她从未有过的难忘性爱乐趣。

    我放工后,一同去到她家吃饭,之后,她去洗澡,我开始修理电脑,半小时候, 我尿急要去小便。入到厠所,我见到洗手盆入面有女人着完的黑色吊带丝袜和内裤,我感觉全身的血都在涌动「是何太的吊带丝袜和内裤,而且是何太刚刚充完凉脱下的内裤,还有体温!正啊!」 我把丝袜放在鼻索(是有些微香水+脚味! 我即扯大旗),又把内裤拿到手里仔细地欣赏。那是一件很sexy的样式。、黑色喱士T-back 的,翻过来看,天!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那内侧的三角地带竟然还有一些粘滑的女人Gap

    水「是何太的分泌物!我对中年女人的生理一向好有研究,这天她一定是月经前性慾高涨,无男人下,过度自慰先至咁多分泌」我只觉得好热。我把内裤凑鼻子前,有一点微腥,一点淡淡的稣味。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整个脸埋到内裤上,贪婪地用舌舔吮着。稍有一点硷硷的感觉,有一点鹹,好美,这是女人的极品!我用舌头将内裤上所有的何太分泌都舔乾净,把所有的味道都吸收。我的肉棒早都硬得不行了。我掏出阳具,把它用何太的内裤去包着自渎,幻想斯文贤淑的何太一路呻吟,一路M字脚坐在床上,分开两腿,用有红色指甲油的手指自慰和反开湿湿的红色大小阴唇,好高潮到咪起脚趾(有红色脚甲油)。噢!不行了,外表贤慧的何太全裸自慰的画面太剌激。一股无上的快感至冲我的神经。我顶唔顺射了!忍唔住爆射了好

    多。除了内裤上,还有一些落到地上。我忙拿起一张纸小心

    将地下擦净。扔到马桶里开水沖掉,由于何太内裤有我好多精液,我只有放入裤袋收埋。然后又坐了一下,站起来再用冷水好好洗了脸才走了出去。

    「Peter,你很热吗?要不要我把空调再开大些?」何太好像母亲般关切地问我。 「噢,不用不用,我只是口有点渴了。」我掩饰着。 「那我再给你拿冷饮去!」何太起身说,「不用,不用我不太喜欢喝汽水,再说我洗把脸也就好了。」「汽水是不太好,这样吧。你先坐会,我下楼去买点冰点回来吃吧!」 「别麻烦了,何太,」

    「不麻烦,正好我冰箱里也没有了,总是要买的。你在家吧,我马上回来」不管我的阻挡她起身下楼了。我平静下情绪又继续我的工作。再次装上我发现原来是声卡的接触有点问题。弄好之后,重新将声卡驱动起来。打开声音播放器。好了!我轻轻一笑。对了,上网试试。看是不是和网卡有什幺冲突?我熟练地连接到互联网。随手打开了QQ想看看有没有网友在线。何太的QQ竟是保留密码的?直接就弹了出来。呵呵不出所料,何太的网友都是男的,就好像我的网友都是女的一样。忽然我有个念头,想知道何太都和网友聊什幺?于是我打开一个「孤枕难眠」的聊天记录。哇??!!竟然……

    原来平时端庄文静的何太竟在网上和男人聊的是……我最常玩的「网络性交」。太惊讶了!那一段段足可以勾动慾火升腾的话语。真难想像是出自何太之手。 「Peter,你在干什幺?」一个声音差点吓死我。何太已经不知何时站在我的后面。

      「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何太……」 我吶吶着。我猜当时我的脸红得一定够灿烂的。 「Peter,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何太的声音也是那幺细小与无力。 「什幺?」「别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行吗?」何太的脸红得比我还可爱。我忽然有一种被依赖的感觉。 「何太,你放心,我不会说一个字的。」我很坦诚地说! 「坐下,我们好好聊聊好吗?」何太简直是在求我。

    「我和老公结婚都15年了,那是我还小,不太懂男女间的事,他在我们结婚第4年就出差到外地驻外去了。每年只能回来那幺三五次。而且也都是十来天。可是随着年龄增大,我的寂寞一天比一天多起来,一个人的感觉好孤单的,想结识男性朋友。但我不敢乱来,我怕被人家笑。所以只好上网,直到有一天在香讨成人网里认识了几个少年男仔,他们不要求我见面只是在网上讲些鹹湿野。我觉得也没什幺大不了的,就一直和他们在网上玩……」 沈默!何太的眼里隐约闪出一些晶萤的东西。

    「何太,你别这样。没什幺的!真的没什幺的!我也常在网上玩这个,这个太平常了。只是我觉得何太你这样不是对自己太苛刻了吗?你是个有正常性慾的女人,必然有正常的生理需要,想下男人都正常,难道结了婚就一定要死守什幺贞洁吗?其实肉体上的背叛或者说是另觅新欢并不是什幺大事,人都是有好奇心的。难道相爱的人却不能让对方快乐反而让对方终日痛苦,这是爱吗?我觉得精神上的背离,的不道德要远大过于肉体上的背离。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感情的相融与忠诚。」

      何太擡头看着我:「Peter,想不到你竟然可以说也这幺有意义的话,虽然我不敢全赞同你,但我隐约觉得你说的是对!」何太那娇羞无助的眼神让我有一种想关爱有感觉!我轻轻拉着何太的手「何太,我只是说的事实,你这幺年轻就每天受寂寞之苦真的很

    不公平! 「谢谢你,Peter,真想不到你这幺善解人意!」何太低头说着。 「我不要求你什幺,我只是想替你解去孤单,只想作你的情人,解决你性需要可以吗?何太?」我紧紧地握着何太的手。 「嗯,你这小子…要给绿帽何生带….」我看她并无拒绝的意思,一把将她搂到怀里,嘴唇一下压到她的嘴唇上。 「嗯……」何太轻轻地推着,但她说不出来话。一个长吻。我又将嘴轻轻吻到她的脸上,吻她长长的睫毛,吻去她的泪珠。然后轻轻吻着她的耳朵,何太的呼吸变得急了。我的双手慢慢地伸到她的胸前。隔着衣服轻轻揉搓她的乳房。好柔软啊。慢慢地我帮她把衣服及喱士胸围剥了 「抱我到床上」何太低声说。我把她放到床上,此时的何太,除了一条T-back

    底裤之外,光脱脱的全身已全部裸露在我的面前。那对坚挺的乳峰白嫩得让人眩目,两颗小巧的粉色乳头羞怯地陷在乳尖中。

      「何太,你真是个好正的女人!对波仲好挺!」又是一个长吻。我的双手轻轻地抚摸她的双峰,那种感觉让我有一点母爱的回忆。我顺着何太的脸轻轻向下吻着,白净的脖子上留下我的丝丝唾液。我的嘴唇在何太的丰胸上轻吻着,何太微微闭上眼,任由我亲吻。她的脸好红,呼吸好急促。我的双手轻轻在乳尖上划着,绕着乳头划圈。「好痒,别别…」何太嘤咛着,渐渐地何太的乳头硬了起来,好美妙!我用嘴唇轻轻地夹住一颗。

    「啊…」何太的反应强烈起来。我轻轻地用嘴唇磨着那粒鲜嫩的乳头,乳头在我嘴里越来越硬。我索性把它吸到嘴里,用舌头舔着,吮着。外表贤淑的何太开始变得淫贱了!

      「啊…痒……痒啊…… 别……」何太呻吟着。双手轻轻地抚着我的头,我地好像热恋的情侣好温謦。我的一只手握住何太另一只乳房揉捏着。一只手顺着何太的胸部向下抚摸着。只有一条可爱的内裤了。我隔着内裤轻轻地揉着何太湿淋淋的小穴。这下她更兴奋了「噢…好……好…舒……服」我把嘴中的乳头吐出,又将另一只乳头吸入嘴里吮着。而手则轻轻把何太的内裤褪下,她全身已赤裸了。我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小穴及那些柔软的阴毛。

    「啊……啊…真……好好…」何太不住地呻吟着。我轻轻地离开她的身体,她睁开眼眼好奇地看着。我跪到床边,轻轻擡起她的腿,两只梦寐以求的M字大分腿(油上红色甲油)就在我的眼前了!我低下头吻着她大比,何太很奇怪,但痒痒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地咯咯笑起来,我抚摸着她的脚底,好像两条活跃的小鱼,她们乱蹦着,我把一只脚板放到我的脸上,有股淡的幽香沁入心底。我将一只玉趾含入嘴里,好正的女人!我卖力地吸吮着。然后是另一只,脚指缝我当然也不会放过,仔细地舔啜着。何太的声音已由笑声变成了一声声呻吟了「啊……好奇…怪的感觉……好……好好舒服…很痒…啊…怎幺会这样?…我下面…好…湿……好涨……」她的手忍不住自己伸到乳头和小穴自己揉搓自慰着。「何太,是不是经常自慰呀?我不禁

    联想到了洗水间里的那条内裤。

      十个脚指我都舔遍了,我的嘴又顺着何太的小腿向上吻去。终于,我的嘴来到了她的小穴。好美呀,这就是成日听人讲操口的女人臭"西"了!一条窄紧的粉红肉缝。已淡淡地泛出水渍,柔软的阴毛早被分到两边。一小颗肉粒(阴核)已悄悄地勃起了。淫糜地阴唇彷彿期待似地微张着。我闻到一丝女人特有的味道令我的肉棒又涨大许多。我伸出舌头轻轻在肉缝边舔着,一股鹹硷的味道是那幺的熟悉!

      「啊! Peter, 你好靓仔好大只啊,你黑实又多胸毛,好sexy呀!

    我想比你干一定好爽la,我晚晚都想着在中心识得的强壮男人自慰阴蒂……所以好多分泌物….我故意叫你上来…」何太长长地呼了口气,我更加努力地舔着。「好…美好,把舌头向里……向里…再深……点…啊……」她尽情地呻吟着,一股股淫水从小穴里溢出。我当然不会浪费,全部收到嘴里嚥下。她的阴蒂更加涨大了好像一颗小樱桃,倔强地挺立在阴唇上缘。我伸出舌尖轻轻触动它「啊…爆了…啊…啊不…不…行……别…何太的呻吟立刻激烈了许多,身体也不住地挺动着。我将舌头整个伸入她的阴唇内侧,搅动着,舔啜着。

    「啊…好…不……啊…棒……噢…」我猛地张开嘴将整个阴核含入嘴里,粗糙的嘴唇磨擦着娇嫩的肉粒让何太产生了超强更的刺激。

    行了…噢噢噢……不…来了…啊噢……」何太大声激烈地叫床,猛烈地抖动着身体,忽然一股浓浓的体液从阴道深处奔涌而出「噢 Peter……来了…我…洩了……」,是熟女潮吹,我用嘴紧紧地贴住她的阴唇,将大量阴液全部吞入嘴里嚥下。何太喘息着。「何太,还好吗?咁耐无比男人干的痛苦发洩够吗?」我俯到她的耳边轻问。「嗯…用你的…进来好吗?」她低低声音一脸娇羞。我轻呼着她的耳朵故意逗她:「什幺?要什幺?」手则在她的阴唇上轻轻磨着。

    「噢…讨…厌…你的大肉…棒……快,又…我要男人..」,「但无带套啊!」。何太说:「我有子宫环係入面避孕,进行性行为一定安全」。这回我再也不能忍了。握住我早已硬得生疼的肉棒直奔她的阴唇。由于刚才她已来过一次高潮所以小穴湿滑无比,但很奇怪何太的小穴竟然还十分地紧(可能我支野太粗),我一点点将肉棒塞入,刚一半她就不行了「噢…慢…点…你太大了……涨……噢…」

    我于是俯下身轻轻舔弄她的乳头,一只手则沾上一些她的体液轻轻在她的肛门外划着,这一刺激果然让她更加兴奋到极点「噢……别…在那…噢…痒啊…怪怪……别再划了…」我的肉棒一就不动,但那比女人阴道紧箍的感觉真是妙极了。我又沾了点淫水试着将一个手指轻轻探入她的肛门「噢…不要…不…」她激动地扭动着。我来回地抽动着手指,她的肛门好紧,但由于有了润滑终于一个手指可以伸入了。

      「啊……天……不…啊…噢噢…噢…」她忘情地呻吟着。顺势我将腰一挺,8吋长3吋粗的巨大肉棒,神奇地整个完全滑入何太个"西" 入面了,造物者真伟大!。湿滑温暖及柔嫩的女人阴道将我的肉棒包裹着那种感觉真不是笔墨可以形容的,我地面对面相拥坐在床上,何太大动作地舞动蛇腰佩合我的推进,大家好似连体一样,大家吊得好舒服,她双乳随着我们的快速活塞动作,上下左右跳动得好厉害,多麽美丽的男女性爱情景啊! 我要爆了,不过我减慢了冲激力,因我想慢慢亨受吊斯文温柔何太的乐趣! 如果有DV机录左我和何太扑野过程就好了。

    我的手指又开始轻轻抽动「啊…太美……啊…噢…动啊……」我抽出手指开始挺动腰部「啊…啊…轻…些轻…」何太呻吟着。有了充分的润滑当然不会太费力。我自由地抽动着。

      双手则握住她的两颗乳房揉搓着「噢…好…好……好……」她的呻吟声已明显带有享受的感觉。由于刚才在洗手间已射出一次,所以我的耐力相当好。抽动了一会感觉何太已在向高潮进发了「噢…好美…噢…不…又要…来了」我不想这幺快结束,就放慢速度然后将肉棒抽出来,何太很奇怪地看着我。我轻轻地问:我们试着从后面来怎幺样?」何太的脸红得不行「我…没试过呀,行吗?」我轻轻把何太翻过身让她跪到床上她那美妙的阴唇此刻已正对着我的肉棒了,我用手指轻轻将两片阴唇分开,然后用推车式将肉棒又缓缓送入「啊……太涨

    …啊…涨啊…」何太的呻吟声又提高了一度。我将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小穴中,好美啊,真爽极了!我抽动着肉棒双手从下面握紧她的两乳,用力,用力。何太的反应更大了「亲爱的…啊……你真好…好……用力呀…插我…啊…想不到…这幺美……噢…噢……」「姐…好不好啊?弟弟好不好?啊…」我故意问她。 「好…你是我亲弟…太好了…弟弟的肉棒……噢…姐要飞了……啊…噢…姐飞……用力……啊」 也许是在网上何太常聊这些吧?她的叫床真的很棒!

      「啊……不行了……姐要来了…啊…不行了……」我也无法忍受这种吊女人的刺激了,猛干几下,一股精液激射而出「我也射了…」

    「我来了,啊……不行…来了……噢…」,我地同时进入最高潮,连声大叫,何太被我的精液一淋再也挺不住了湿暖的阴精也再一次涌出浇到我的龟头上,爽死了!!我们一起趴到床上,拥抱着。我轻轻地说:「何太,你还好吗?」何太低低地声音说:「谢谢你,你好强壮好劲,我好极了,好久没有这性爱兹味了,真是太谢谢你!」 我又一次想挑动何太:「何太,你尝过精液吗?」「没有,我从不让老公在我嘴里射精。你想让我吃你的吗?」何太问。

    「噢,其实精液很补的,还可以养颜,不过你不愿意不要勉强!」「没事,我可以第一次试试!」想不到何太对我这幺好。我于是起身坐起,将已软垂的肉棒送到何太的面前。何太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它含到了嘴里,帮我"食蕉",其实刚刚射出哪里还有精液呀,不过是粘上一些我们两人的精华罢了。何太用她温柔的嘴同我吹萧又帮我一一清理乾净,哇,比外表温柔的女人吹萧这种感觉真是太美了,我也俯下身将嘴凑到她的小穴上为她清理,虽然有好多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液的混合物,但我也毫不在意将何太阴道溢出的东西全部吃下。这时我感觉肉棒又在变硬了,好想再干何太。

      何太吐出我的肉棒:「Peter, 你发洩够了,别来了,你太年轻了,我咁靓身栽又正,而你又血气方刚,我担心会弄到你身体不好,你要收敛一下性慾,年轻人要花多些精力在学业上,唔好净係想搅女人。」语气俨然一个娇柔的妻子。于是我又回过头给了她一个长吻。「Peter,我地一起去洗个澡吧!今天就到这吧?」她柔柔地说。我也真的累了,我地就起身走向洗手间,在浴缸内,何太给我用双乳洗擦背脊和我块面,我顶唔顺她咁索又想吊,插入了她肛门和她肛交,再狠狠地干了她一次。从这以后,我的单身生涯中就多了一位性伙伴,当然我很尊敬何太,从不勉强她,每次都是她约次我性爱。我每次同何太扑完野后都好有内疚感对她的老公唔住,但次次对住过咁正的女人忍唔住,都唸住扑埋呢次。你地教我点收科呢?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