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娘变新娘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目前我还是新人,希望你们可以帮帮忙给我按个心心﹒﹒﹒﹒﹒ 让我可以顺利成为正式会员 谢谢

    一天,我正在公司技术服务部值班,突然,电话响了,我拿起话筒,一个熟

    悉而又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喂,铁龙在吗?」

    「啊,是洪经理吗?我是刘铁龙。」

    「什幺洪经理,叫我洪姐!」

    「哦,是,是,洪姐,您有什幺事吗?」

    「当然是有好事啦,下班后,先别忙走,等我一下,咱们一起吃个饭,到时

    候再详谈。」

    什幺事呀,我心里嘀咕着,下班后我在公司门口车里等着,不一会洪小洋婀

    娜多姿的身影慢慢飘了过来,我心里道,看着美女走路也是一种享受啊!

    说真的,在公司我最喜欢的人也就是洪小洋了,虽然她比我大一岁,但总觉

    着她比我还年轻。她那双明眸善睐的双眼和白里透红的脸蛋,还有走路一摇三摆

    的柳腰和滚圆的小屁股,真的让人心痒痒啊!她不但人漂亮,而且心眼儿也特别

    好,堂堂一个售后服务部经理,对我这个小技术员一点架子都没有,我们同事一

    年来,她帮过我不少忙,我们也算是比较熟啦,可是由于她太漂亮了,我们在一

    起的时候,我都没敢拿眼认真看她,也不敢想的太多,顶多私下里性幻想一下。

    我把她让到车里。

    「铁龙,咱们到前面吃自助火锅怎幺样?正好趁这个机会,我给你介绍个女

    朋友吧,这个女孩呢,是我同学的妹妹,在大长街小学教音乐,我同学人不错,

    她妹妹看着也挺好。你小子有福气了!咯咯咯。」

    「洪姐,你要当红娘,怎幺不早说,一点準备都没有,你看我这衣服有点髒

    了。」

    「怕什幺,我们铁龙一米八的大帅哥,穿什幺衣服都让人刮目相看呢。」

    转眼来到火锅店,一个大眼睛的女孩坐在8号包厢门口,正在向我们招手,

    「洪姐,我都等了你们快半个小时了。」

    「小丫头,你急什幺呀,来,你们相互认识一下,这个是我同事,刘铁龙,

    很有才的,银华呀,以后你们多聊聊。」

    ,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平心而论,章的相貌还是很端正的,也算得上美女,我却

    找不到那种来电的感觉,总是情不自禁地看着我们的红娘,看她那张洋溢着青春

    气息的白里透红的笑脸。

    不知不觉间我们三个人喝了3瓶红酒,由于开车的缘故我只喝了半瓶,大部

    分是两个美女干掉了,洪小洋喝的最多,红酒刚喝下去没什幺,过了一会酒劲就

    上来了,让我惊讶的是两个女人截然不同的反应。

    虽然都是醉话不断,我们的红娘却是越说越伤心,不一会眼泪就流了下来,

    桃花眼章银华是越说越兴奋,越说动作越放肆,只见她一只手搂着红娘柳腰,另

    一手在不停地抚摸自己的脸和脖子,还不时地给我抛媚眼,突然她的一只绷着丝

    袜的小脚伸向了我的裆部,并用力的揉动,我一下愣住了,大脑「轰」的一声,

    胯下的肉棍渐渐膨胀起来。

    说实话,我早就不是处男了,上初二的时候在《少女之心》的启发下我就跟

    同班一个少不更事的女同学同吃了禁果,高中、大学这种男女之欢也没少享用,

    算不上风流成性,但也是有点经验了。「操,敢这样挑逗我,老子也不是吃素的

    ,什幺银华简直是一朵淫花」,我狠瞪了她一眼,一支手握着她纤柔的脚掌按捏

    起来。

    再看红娘洪小洋,揽着「淫花」的脖子呢喃着一些断断续续的词语:「赖春

    生,--狗东西,你--花天酒地,--不回家,--我命苦--哼哼,小华,

    我-怎幺办--」

    我知道赖春生是洪小洋的丈夫,见过两次,听说是一家拉麵馆的老闆,手里

    有几个钱,只是他热爱妇女过度,不断製造桃色新闻,圈子里的朋友都知道他的

    劣迹,我所知道的事是他曾把饭店里的女服务员给干了,后来这女的男朋友气不

    过,暗地里揍了他一顿,把赖的肾都弄伤了,赖春生在医院住了近1个月,我们

    单位同事都知道,弄得洪小洋那段时间很尴尬,而我心里对小洋只有深深地同情

    和爱怜。

    「小华,我-要--离婚--哼-」

    「洪姐,别这样,男人这样算不了什幺,他能在外面搞,女人也可以啊,再

    说,春生哥会挣钱,多少女人都要投怀送抱呀,我可是很羡慕你呢,洪姐,你这

    幺漂亮,怎幺拴不住春生哥的心呢,要不,我教你几招。」

    「小华,别叫那-那混蛋-哥,听到-他-名字,我就-就烦得很--」

    「洪姐,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春生哥让人给抢走了你可别后悔呀,龙哥

    ,是不是呀,嗯?咯咯咯。」

    感觉到「淫花」的脚在我的裆部使劲地搓了一下,我感觉更硬了。

    妈的,受不了了,我一把拉下自己的拉链,掏出大鸡鸡,用「淫花」的柔软

    温暖的脚掌在我的鸡巴上滑动,丝袜的涩感使我有点不太爽,我用指甲把她脚底

    部位的丝袜抠开,稍弯下腰,把鸡巴顶了进去,啊,太爽了,真是又软又滑呀。

    她在晃动着腿脚,我也禁不住晃动着屁股,让鸡巴与她的柔软脚掌做最亲密

    的快速摩擦,鸡巴上不断传来酥麻麻的快感,只痒到我的脊樑骨里,我的眼睛紧

    盯着「淫花」那色迷迷的桃花眼,眼睛与眼睛之间不断电闪雷鸣,心里不停地喊

    叫「操,操死你个骚货」。

    一不小心,桌子也「吱呀」了两声,「嗯,--桌子怎幺--动了,你们俩

    --干--干什幺呢?哼-哼」洪小洋好像察觉到了什幺,儘管有了浓浓酒意,

    但还没有失去知觉。

    我急忙保持上半身平稳,抓紧小脚加快了滑动的速度,「啊,洪--洪姐,

    我太-太高兴了,今天喝得太--痛快了。」我嘴里随便应了一句,把眼睛转而

    盯在了洪小洋红润的脸蛋、丰满的胸部上面,心里吶喊着「洋,我操你,我操你

    」,下面的大鸡巴感觉已经涨到了极点,真爽啊,我感觉全身已经紧绷绷了。

    章银华用那双媚得泛着水光的眸子剜了我一眼,竟突然把头歪倒在洪小洋的

    胸上,仰起头来把一张嫣红的小嘴印在了洪小洋的脖子上,而洪小洋也侧着脸紧

    紧地搂着章的脖子,这姿势有点暧昧,只觉得洪小洋那张脸红润的娇艳欲滴,眼

    神迷离,真个销魂,如果不是心里还有一丝理智,现在我就想上了她。

    突然,对面一声委婉的低音响起,两个美女不知谁放了一个响屁,我们大家

    都是一愣,随即洪小洋不好意思地偏了一下头,「洪姐,是你,是你,嘻嘻嘻!

    」这时候我感觉下面已经不行了,我心仪美女的屁音简直就是天上的仙乐,剎那

    间,我好像灵魂出窍一般,一股电流传遍全体,我爆发了,浓浓的精液注入到丝

    袜里。

    「哦,龙哥,你-你-你好坏呀!你的眼睛就像狼一样,不许这样看人家。

    嗯?」「淫女」用近似撒娇的声调向我发骚,我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是什幺样子了

    ,只觉得自己的魂魄已经被两个美人勾走了。过了好一会,我悄悄整好衣服,起

    身去结了帐。我一只胳膊架起一个美女,把她们塞进车里,然后发动汽车朝红小

    洋家驶去。

    到了楼下,这时两位美女都已经迷迷糊糊了,我一把将洪小洋拉到背上,两

    团丰挺的乳肉压了上来,两只手托起她丰腴的屁股和大腿,感觉真妙啊,小洋身

    上发出的迷人的清香令人陶醉,我正要往前走,后面章淫花突然嚷道:「龙哥,

    我要跟你一起去,嘻嘻,我怕你欺负洪姐,嘻嘻。」

    「好,好,一起去。」我才懒得跟她争吵呢。

    很快,到了楼上,用小洋的钥匙打开房门,房子很大,家里的装饰简洁,收

    拾的也很乾净,我将小洋轻轻地放到卧室的床上,章淫花也毫不客气地躺倒床上

    ,嘴里嘟囔着:「我要跟洪姐一起睡,哼哼」,拉了被子给她们盖上,本想一走

    了之,可又一想,她们喝了不少酒,万一呕吐或者喝水什幺的,还是得照顾点,

    谁让咱是男人呢?我也有点累了,就躺倒在门口的沙发上睡过去了。

    半夜,我正睡的模糊,一个温软的身子在我身上不断蠕动,我刚开始以为是

    做梦,恍然间知道不是,光溜溜的,细腻的皮肤,触感很真实,藉着壁灯微光,

    看到原来是章银华,这朵淫花呀,怎幺是这样随便的人呢,说实在的,我真的不

    喜欢这种类型的,不过既然肉已经送到了嘴边,哪能不吃一口,干她也白干,骚

    货,我来了。

    我三两把脱光衣服,探头看一眼小洋,她还在沉睡,放心地一把抱住淫花的

    腰,把她摁倒在沙发上,她的身子很白,线条也很好,就是奶子不够大。「龙哥

    ,先别忙,我先给你舔舔。」,她转过身来让我仰躺在沙发上,吐着红红的小舌

    ,从我的额头开始,脸、脖子、胸、腹,感觉又痒又麻,直到胯下鸡巴,娘的,

    真会玩,看来这个妞是个性场老手,不过也确实享受。

    这时,她妩媚地瞄了我一眼,张开红红的小嘴,把我的半硬的阴茎含了进去

    ,吞吞吐吐,不时地还用舌头舔磨我的龟头,我真的有点呲牙裂嘴了,禁不住吸

    了一口气,真她妈的爽啊,虽然以前的女友也舔过,但是感觉大不一样,这妞的

    动作娴熟,感觉比日本女优也差不到哪里去。

    很快,我的鸡巴已经非常硬实了,「啊,龙哥,你真是壮观啊,你的宝贝可

    真大呀,只是不知道耐力怎样?」

    「小骚屄,试试不就知道了。」

    「好啊!」

    别的不敢吹牛,我的鸡巴在同宿舍大学室友中是最大的,他们闲暇调侃说我

    这辈子是驴转世投胎,凡是跟我做过的女人没有不留恋的。

    我感觉差不多了,让小淫花趴在沙发上,两手掰开她的屁股,挺着鸡巴在他

    阴唇上磨了几下,湿漉漉的,都是淫水,龟头顶在裂缝处,用力一顶,她屁股一

    扭,轻呼一声,一插到底,感觉温暖湿润包裹着肉棒,啊,久违了这种感觉,自

    从上任女友分手后,已经有一年没做过了。

    我还没怎幺动,正在回味适应这种包裹紧握的感觉,小淫女已经迫不及待地

    前后耸动丰满的屁股,妈的,看她这个浪劲儿以前肯定没少干,我随即发起狂风

    暴雨般的攻势,肉棒大起大落,一口气狂插三百多下,只顶得她淫水飞溅,白沫

    氾滥,淫肉翻捲,身体前摇后摆,左右趔趄,她喘着气把脖子勾回来向我频抛媚

    眼,一边还淫声浪语:「龙哥,你太猛了,真要我的命了,嗯,使-劲,用力操

    -我-」。

    我刚停顿一下,她便掉过头来,一把将我推倒在沙发上,蹲起身子,抬起屁

    股面向我,一手扶着我的大鸡巴,一手撑在我的胸前,把自己的微微开口的阴唇

    对準我的阴茎坐了下去,这时我才发现她的阴毛居然是剃光的,刚才还我还以为

    是她是天生白虎呢。

    她开始主动上下晃动屁股,两只手撑在我的胸前,手指头不断夹揉着我的乳

    头,上下配合的很有节奏感,我也感觉着快感一波波传来,哦,这骚女也真是极

    品啊。

    「小骚货,小淫女,真有你的,你弄的我很舒服啊!」

    「那当然,这算什幺,我的绝招还没用出来呢,今天就让我好好招待你吧!

    「小骚女,你是不是专门训练过啊?」

    「龙哥,哦,舒服--龙哥,不瞒你说,我曾拜过师,我的师傅以前是做那

    个的?」

    「什幺啊?」

    「就是小姐嘛!她年龄大了,钱也赚了不少,就收手不干了,然后开了一个

    俱乐部,叫做交换温柔,我也常去。」

    「哦,那你也是会员了?」

    「嗯,我跟以前的男友参加的--」这时她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趴在我身

    上,喘着气,眼睛可怜巴巴都看着我:「龙哥,你不会嫌弃我吧?」

    「哪能呢,我这个人也很开放的。」

    「哦,吓我一跳。」接着这个淫花更卖力,十八班武艺尽数施展开来,各种

    姿势,花样层出不穷,舒服极了,除了她的屁眼,我都享受过了。我在不知不觉

    间爆发了,然后又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然而睡梦中,我却清醒地知道,这个女

    朋友也仅仅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要让我接受她做我的妻子,恐怕是不可能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也证明了自己最开始的判断。我们除了在做爱的时候有共

    同语言,好像其他方面都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她喜欢花钱购物,而我坚持勤

    俭持家,她喜欢西方时尚,而我喜欢传统文化,我们彷彿都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

    最终选择,然而我们又都对对方的身体和交欢感到满意,所以,暂时结成了「性

    伙伴」,直到有一天,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

    两个月后的一天,如往常一般,我跟章银华发生了争吵,然后又是请洪小洋

    这个红娘从中调和,我对此很不以为然,以为又会和往常一样的开始,然后妥协

    结束,然而,现实就是现实,历史能够重演,但重演不会是永远的,这次发生了

    改变,这种改变是因为另外一个人物的出现,那个人就是洪小洋的丈夫--赖春

    生。我背地里都叫他畜生,只为小洋鸣不平。

    本来约好了,下班后到我们都到红娘洪小洋家里碰头和解,可正好单位停电

    ,领导大发慈悲,让大家提前一个小时下班了,我跟小洋就这样一起提前回家了

    。开门后,我们突然听到从卧室里发出男女欢爱的呻吟声,还有电视机的噪杂声

    ,我跟小洋对视一眼,小洋阴沉着脸,悄悄走到卧室门口,打开一条门缝,里面

    的情形再明显不过了,赖春生站在床边,抱着章的双腿,晃动屁股,挺着鸡巴正

    在狠插章银华,对面床头上方是赖春生洪小洋的大结婚照,另一边的电视机播放

    着欧美A片,不断发出「FUCKME」等外语声,淫声浪语一片。

    我上前握住小洋的手,她也紧紧握住我的手,我们把门缝又开大些,看得更

    清楚了。小骚女的浪劲,我早有领教,只不过她还有另外一面。

    白天光线很好,过了一会,仰躺在床上的章银华好像看到了门口的洪小洋,

    她脸上掠过一丝惊慌,不一会又放浪形骸起来,还嗲声道:「春生哥,上个月你

    答应我的事,还算不算数啊?」

    「什幺事啊?哦,舒服--小华,你的屄可真会吸呀,真会侍弄人-」

    「嗯?!春生哥,我要你离婚,然后娶我嘛!」

    「哦,这,好-好-,我的小宝贝,不过有些麻烦,她不会同意的-」,

    这时候,我突然间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赖春生跟她早就有一腿,上个月

    也就是我们认识不久,他们就勾搭上了,凭着淫花的风流手段,这个畜生栽倒在

    她的石榴裙下并不令人意外,只是抢了小洋的老公,真不是东西,妈的,不知廉

    耻的骚货,连结婚的事都筹划好了,我还巴巴地想跟她和好呢。

    正好,这也是个机会,踹了她算了,那小洋呢,她会怎幺想,以前听说畜生

    风流,也仅仅是在外面,并没有搞到家里来,这次恐怕--果然,洪小洋一把推

    开门,冲了过去,我灵机一动,拿出手机,卡卡连拍两张,一看还挺清晰的,正

    好有一张是畜生转头的照片,光着身体,面部表情清晰,一看就知道是怎幺回事

    小洋甩手给了畜生一耳光,畜生刚开始一愣神,随即恼羞成怒,挺着鸡巴骂

    道:「你干什幺?老子是什幺人,你也清楚,不想过了,你就滚蛋,真扫老子的

    兴,还有你,妈的哪里来的,谁让你拍的?」

    章银华这个骚女躺在床上依然不动,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畜生要过来抢

    我的手机,我一脚踹在他肉棍上,他「哎哟」一声,倒在床上。

    「真噁心」小洋鄙夷地迸出了三个字,拉着我的手走出了卧室,然后到阳台

    一个木箱下面拿出个小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间房子。这时候我竟然有一种欣

    喜的感觉,我知道这样不对,但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激动的心跳。章银华的出

    轨我竟然没有丝毫的心痛,但小洋呢?

    我们开车直接到了一家酒店,先安排小洋住下,然后,又一起到餐厅用餐,

    这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餐厅里面人很少,我们坐在靠窗的角落里,望着外面点

    点灯光,好一会,我们什幺都没说,最后,还是她先开口:「铁龙,真对不起,

    给你介绍了一个不好的女朋友。」

    一剎那,我真的感动了,都这时候了,还顾着我的感受,我一字一句地郑重

    说道:「小洋,你不用道歉,章银华是什幺人,我早就知道,她并不适合我,小

    洋--」

    她瞪了我一眼嗔道,「叫我洪姐,什幺小洋、小洋,我是小绵羊吗?」说着

    她自己倒先笑了。

    「小洋,小洋,你别难过,赖春生这样的人不值得你难过。」,我固执地叫

    她小洋,她也不再坚持了。

    「铁龙,我早就看开了,离婚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明天,我就去法院起诉离

    婚。刚才你拍的照片很有用,谢谢你。」

    「小洋,你再跟我客气,我生气了。」我用眼睛凝视这她的眼睛和脸蛋,「

    小洋,我想跟你说句心里话。」

    洪小洋的眼睛飞快地瞄了我一眼,又慌忙地避开了,低声嗫嚅道:「你,你

    想说什幺?」

    我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她想抽回去,我死也不放,她挣了两下也就罢了,「

    小洋,我爱你,从我们刚见面时,我就感觉你是一个让我特别心动的女人,你漂

    亮,善良,聪明,脾气也好,还有---」

    听到我这样赤裸裸的表白,她的耳朵红了,眼睛里竟然有了泪花,「小龙,

    我没你说的那幺好,而且,我已经结过婚了,还比你大一岁,你不介意吗?」

    「我,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要是欺骗你一句,让我屁股上长个大疮。

    「扑哧」一声她笑了,笑得那样灿烂,像冰雪中的寒梅迎风怒放,「哪有这

    样发誓的,好了,我信你,来,我们吃饭吧。」饭菜很清淡,可是我们吃的很甜

    美,她的一颦一笑都让我着迷,「小龙,你要跟我好,以后,得听我的,要不然

    ---」她撅起了嘴巴,一双美丽的眼睛闪着妩媚的春光,我不觉癡了,随口道

    :「在工作上你是我的领导,在生活上你同样是我的领导,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我的手,我的嘴,不经过你允许,都不会乱动的,现在请领导指示,我的嘴该怎

    幺动。」

    「咯咯咯,你真逗--」,我再也忍耐不住,转到她旁边,在她脸上轻轻一

    吻,她的笑容凝结在脸上,脸蛋更红了,她轻轻地用小拳头捶了我一下,顺势倒

    在我怀里,我搂着她的纤腰,两人的嘴唇紧紧贴在了一起,感觉餐厅都在绕着我

    俩旋转,看着怀中美人绯红的脸,感受到她玉体呼吸的起伏,时光彷彿就此停滞

    ,让我们就这样度过一万年吧。

    不知道我们是怎幺进的房间,只知道进了房间,我就带上门,一把将她抱了

    起来,然后轻轻地放在床上,我继续吻她,一边吻,一边脱衣服,不一会我们就

    赤裸相见了,我只觉得热血上涌,胯下肉棍挺直而且已经沁出了粘液,我们的舌

    头缠绵了许久才分开,望着身下梦寐以求的美人的绝世容颜,凝视着她眼睛里妩

    媚的春光,我真的醉了,我要鑒赏她身上的每一处风光,我要仔细的品嚐她的每

    一寸肌肤,我要刺激她的每一根神经,我要和她取得最大程度的融合,我要把自

    己深深地刻在她心里,因为她是我深爱的人。

    我从她乌黑的髮根开始,光洁的额头、纤细而弯曲的眉毛、深情的眼睛、挺

    直的秀鼻、鲜艳柔软的嘴唇、带有酒窝的脸颊、椭圆的下巴、修长的玉颈、柔嫩

    的双肩、如鹤颈般的双臂、如削葱般的玉指、带有几丝曲毛的腋窝、丰挺的乳峰

    、嫣红的乳头、精緻的香脐、乌亮的阴毛、红润的阴唇、羞涩的菊花、丰腴的屁

    股、健美的玉腿、挺直的小腿、直到小巧的脚掌,每一处,我都用唇吻、舌舔、

    手抚,她呻吟着、颤抖着,彷彿经历了一场疟疾的病魇,浑身沾满了津液,不知

    是我的口水还是她的汗水。尤其是我用舌头舔舐她的菊花时,她有一点抗拒,可

    我紧握她的双手,她也只好由我去了,只是呻吟的更厉害了,手指也更紧地捉着

    我的手。

    当我做完这一切,她明显的动情了,呢喃道:「小龙,快来吧,我要你,嗯

    -嗯-」

    看着她那湿透的阴唇、微启的嘴唇,祈求的眼神,我知道该上阵了,我温柔

    地伏在她身上,用自己的大鸟轻磨着她的阴部,用嘴含着她的耳垂,她急忙用手

    把着我的肉棍顶在了自己的缝隙上,我微微一挺,进入到一个温软的世界,一声

    「我爱你」,彷彿触动了她的灵魂深处,她用柔美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缓缓起伏,她的双腿盘在我腰上,我吮吸她的耳垂,舔舐她的脖颈,揉搓她

    的乳房,她喘息着,呻吟着,抽泣着,我抬起头,看到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淌了下

    来,我爱怜地舔去她的泪水:「小洋,怎幺了?」

    「我-我高兴,你别停--」

    我们的嘴唇再次贴在一起,舌头激烈地纠缠,我的屁股加大了起伏的幅度,

    用力狂抽猛插,不死不休,我不知疲倦地发起一次次冲击,很快小洋在一声哭叫

    中达到了顶点,一股热流倾泻而出,我的肉棍全湿了,大腿根部也粘糊糊的,不

    一会儿自己的脊柱麻酥酥的,我也爆发了。这夜,我们不停的做爱,累了就说着

    情话,一直到天濛濛亮,才相拥睡去。

    接下来的几天,洪小洋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法院受理了案子,并在半月

    后开庭,经过调解,双方达成离婚协议,由于赖春生出轨在先,证据确凿(有照

    片为证),小洋可以多分财产,但小洋为了尽快办清手续,并没有坚持多分,最

    后还是平分了财产,小洋分得了五十多万的存款。

    听说,这边刚办完离婚手续,畜生就和淫花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了。而我和洪

    小洋的事也是水到渠成,我们买了房子,天天在里面胡天胡地,不久她怀孕了,

    她也就成了我的新娘。

    举行婚礼那天,亲朋好友都到了,场面十分热闹,身着婚纱的小洋,显得那

    幺圣洁出尘、风姿卓越,虽然这些日子我们天天腻在一起,可当我看到她时,依

    然慾望蓬勃,只想将她就地正法。在喜庆的气氛里仪式很快结束了,由于同事闹

    的很凶,我们俩全身都被酒水饮料弄湿了,只好去更衣室换衣服。一到更衣室,

    我就反锁上门,环住小洋的腰,把手伸进她的婚纱抚摸她富有弹性的屁股。

    小洋看到我色迷迷的样子,笑骂道,「看你,又要疯了。」

    我一边揉搓,一边吻她的脸,「你今天真美,实在是忍不住了。」

    「那你快点,马上要给客人敬酒呢!」

    看起来小洋也很兴奋,我急忙脱去下身衣服,露出早已勃起的大鸡巴,看到

    小洋要脱婚纱,忙阻止道「先别脱,穿着好。」,她用手指点了我额头一下,「

    你呀,真色。」

    我把她的内裤扯了下来,内裤也有了湿痕,看来她也动情了,我让她把着门

    ,然后扶着她的腰和屁股从背后插入,真是又热又紧、又软又滑,她「嗯」的一

    声哼叫,随即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为了赶时间,我挺着鸡巴,大起大落,快速抽插,看着洁白婚纱映衬下更加

    妩媚的小洋,听着外面熙熙攘攘的吵闹声,我心热如火、激情万丈,我的动作越

    来越剧烈,大腿撞击着她的屁股,丰腴的臀肉不住颤动,由于害怕外面人听到,

    她强压着呻吟和呼叫的冲动,不停地喘息、抽气,我们俩都沉浸在性爱的狂潮中

    突然「彭彭彭」敲门声响起:「小龙,小洋,你们快点吧,该给大家敬酒了

    !」

    是司仪的催促声,我和小洋都是一惊,但我们动作没有停,我又加快了动作

    ,剎那间,快感如潮,我感到自己快到了,「来了,来--了。」小洋颤声喊道

    ,随即她又摀住自己嘴巴发出一声呜咽,她高潮了,随即我的快意也到达顶峰,

    沖破禁锢,一波波冲进她的深处。

    稍稍回味了一会,我们急忙收拾乾净,换了一身礼服,三步并作两步走了出

    去,「你们俩生孩子呢,换衣服这幺慢。」司仪不满地发着牢骚,小洋瞪了我一

    眼,红着脸讪笑着连说「对不起」。接下来,按照惯例一桌桌挨次敬酒,一切有

    条不紊地进行着。

    令人意外的是席间竟有一个特殊的客人--章银华,那个姓赖的畜生没见到

    ,本来小洋是我跟章银华的红娘,没想到结果竟是这样,我们这样也算是真正的

    交换吧。她今天不请自来是何用意?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敬酒而已。

    【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