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楼里上了朋友的醉女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目前我还是新人,希望你们可以帮帮忙给我按个心心﹒﹒﹒﹒﹒ 让我可以顺利成为正式会员 谢谢

    庄颖珊,一个活泼开朗的女生,由于她一向都与我们男生玩,也可说她是十分豪爽的女生。

    于是我特地计划,邀请多个同学一起吃火锅,包括她与她的男友,席中只有她是女的。而我的计划就是灌醉他们。

    正如我的计划,我一开始就要求要一个独立的房间。他们则点了啤酒,颖珊也说要喝一点酒。

    不久,我们就开始一边吃火锅,一边谈天说地,一边喝酒。我为了不喝醉,基本上只是喝了少许。

    果然,时间过得很快,在吃火锅的同时,他们也各自喝了不少酒了,连颖珊的脸上也布满娇豔的桃红。

    我看啤酒也喝得七七八八,便装醉道:「既然那幺开心,我们再喝!」接着便叫侍应拿啤酒,我让颖珊的男友暗里给他们钱,说我们很大机会会在这里过夜。

    他本来不答应,但却抵受不了钱的诱惑,答应了让我们玩通宵。我心想:「对啊,是让我玩颖珊玩通宵!」

    他拿了不少啤酒入来后,就走了,并把酒楼大门关上。我继续兴高采烈地哄他们喝酒,已有数人不胜酒力而喝醉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也装作醉了,装着走到颖珊男友旁与他喝酒,但却不胜酒力扑向颖珊,刚好我的头是隔着两块布面对她的阴部。

    剩下的人也只是笑笑就继续喝酒,颖珊也因有点醉了而无力把我推开。我装作已睡着般把头转到一个舒适的位置,悄悄地把她的裙子拉高,却是令我的头更贴近她的阴部了。

    他们都不会发现我的面部,所以我很安心地伸出灵巧的舌头,在她的内裤外舔着。颖珊很想把我推开,但我是不会那幺轻易被推走吧。

    我专心一致的舔,不一会,我发觉她的内裤不只有我的口水,还有她的阴部流出的淫液。嘿,颖珊开始发情了。

    我当然不会停口,反而更卖力的舔。我听到他们的谈天声开始小了,亦若隐若现地听到颖珊的呻吟声,鸡巴顿时立了起来。

    我静静的转过头看,他们都已伏在桌上了。为了让他们再沉睡一点,我决定等多一会儿。当然,我对待颖珊的动作,就会加大。

    我装作伸展身体般,把颖珊的双腿打开,那自然地,我的头就会不舒服。我便把她的另一只腿打开,同时借力的把自己的身体挤向她两腿之间。

    颖珊此时彷彿有点清醒,想要站起来离开我,我当然不会如她所愿,不过我倒是会配合一下她。

    她站起来了,我便顺带跌倒在地上,装作有点醒来的样子,便站起来。环看一下,果然,其他人都已熟睡了。颖珊则好像想走到她男友身旁的。

    我把桌面稍为清理一下,便强行把颖珊抱到桌上,脱去她的内裤。这样,她那有点淫液的阴部便出现在我面前。

    我把她的双腿掰开,对着她的男友,我爬到桌上,用两指把她的除穴掰开一点点,用舌头轻轻的由下而上舔了一下。

    颖珊「嗯」了一声,我当然不会停下来,我要在她男友及众人面前好好的狎玩她。

    我把她的衣服全部脱下,我看了她的眼,发觉她并没有睡着,双目是半开带点媚意的。

    我双手抓着她那隆起的双乳,吻上她的嘴唇。我的舌头马上伸进她的嘴内,与她的舌头玩弄着。她也很熟练的回应我,看来她与男友没少吻过。

    不过,一切已成过去,以后颖珊的舌头、乳房、阴道,以及她的整个人、思想都是属于我的。

    我的手不断的揉捏着她的乳房,那手感实在是太美妙了,相信不久的将来,她的乳房会进一步的扩大,手感会进一步的美妙。

    我的攻势由上半部转为下半部,用口用力的吸啜她的阴部,她那可口的淫液是我鸡巴硬化的动力。

    我把她拉近她的男友,在他面前掰开她的阴部,说道:「这就是你女友的阴道了」吻了她阴部一下「那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不成,要让我的鸡巴插进去爽一爽!」

    说罢,我把衣服脱掉,把颖珊的身体横放在她男友的腿上。我慢慢的把鸡巴插进她的阴道,她原来仍是处女,看来也是让我得益了。

    我把她男友的头转向我们的交合处,说道:「颖珊的第一次,甚至第二次、第三次,都让我代你品偿吧!」

    我的手放在颖珊的肩上,用力地向我的鸡巴处压去,同时我的鸡巴尽力的向前顶,「啊」的一声,代表着颖珊的处女之身已被我夺去了!

    我把她的双腿环绕着我的身体,让她抱着我,我的手托着她的屁股,站了起来。她的头刚好在我面前,我便不客气地吻着她,鸡巴同时慢慢的抽插着。

    插了一会,就把她放在桌子中间,我们在桌上做爱。我不断玩弄着她的乳房,用力的抽插。她半梦半醒中被我干得开始娇吟起来。

    我的手抓着她的两腿,慢慢的抽插,同时欣赏着颖珊发情的美貌,及上下震动的乳房,情境好不美妙。

    她像是梦到与男友做爱的样子,叫道:「啊…好爽… 麟…你插得我好爽啊…嗯…」

    我在她的耳边说:「我不是你的麟,我是你的主人,叫我主人。」

    她说:「嗯…麟…快插…喔…好爽…」我停止了抽插,对她说:「叫我主人才继续,不叫的话就自己解决吧。」

    她急忙道:「不要停…我叫便是了…主…主人…」我听到她叫我主人,便开始缓缓的抽插,说道:「你要记得你是谁的奴隶呢!」

    她说道:「啊…主人… 颖珊是…你的…喔…性奴隶啊…」听到她自称是我的性奴隶,心中十分兴奋,更卖力的抽插。

    不一会,她便到达了高潮了。我转头对她男友说:「你的女友的阴穴真紧,夹得我好爽啊,咦,你的女友被我干得高潮了!啊!好爽啊!」

    我的鸡巴快速的抽插,口中来回挑逗着她的乳头。不一会,我感到她的阴道再一次强烈地收缩,我也不强行抑制射精的冲动了。

    于她再次喷出大量淫液时,我也更用力更快的抽插,不一会便深深的插入她的阴道,把大量精液射进她的子宫内。

    我看一看时间,现在才是两点多,距离酒楼开业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让我再跟颖珊玩一玩活塞运动吧。

    我把鸡巴重新插入颖珊的阴道里,手口并用的在她两个乳房上揉着、捏着、舔着、含着,玩得不亦乐乎。

    玩了一会儿,我的鸡巴又兴奋起来,我先把鸡巴拔出来,然后把她轻轻的摇醒,只见她双眼迷惘的看着我。

    我让她坐在桌子上,双腿左右分开,阴穴暴露在我眼前。我把鸡巴在她阴穴外挤擦了一会,就狠狠的插进她阴道的深处。她也很配合「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双手再次穿过她大小腿,伸到她身后,把她整个人抱起来,她双手也自然的抱着我。走到她男友面前,我便开始吻着她。

    双手也同时开始上下的把她移动着,鸡巴也很自然地开始抽插起来。

    接着,我躺在桌子上,她也顺势地伏在我身上。我的鸡巴急促地向她的阴穴进攻,只听到颖珊也开始她另一波呻吟之旅。

    我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颖珊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自己动起来,我让她下去,双手扶着桌子,屁股向上表现出求爱的样子。

    我把她的右腿抱起来,另一只手扶着鸡巴重新进入她的身体里,慢慢地抽插着。

    这时,除了颖珊发情而发出的呻吟声外,还夹带着一把男声。难道有朋友醒过来了,我动作不停,但眼睛开始四处瞇起来。

    果然,是有人快要醒过来,但这人不是别人,就是颖珊的男友。我奸笑了一声,鸡巴就加速的在颖珊阴道里进出着。

    她也因此而发出更大的呻吟声。她的男友似是想睁开眼睛,但酒醉使他无法睁开眼睛,可惜了。我也没作理会。

    然而,却不料到颖珊再一次登上高潮。我见颖珊获得高潮了,就停止动作了。心想:「如果颖珊是醒着被我干,而她快要高潮时,她男友醒来会怎幺样呢?」

    心中一想就立即动作了。我弄了一块湿毛巾,和一杯热酒给颖珊。她的双眼也逐渐变得清澈起来了。

    我见事不宜迟,就再次把鸡巴插着颖珊的阴穴里,缓缓的抽插着,等待着她的清醒过来。

    不一会,颖珊便完全的清醒过来,在她眼前的,却是让她震惊的一幕—一个男友的朋友正在她的身体上驰骋着。

    她嘴里发出的,正準备由原来发情的呻吟声,转化惊慌的尖叫声。我却怕她把其他朋友吵醒了,便立即把头伸过去,把她的小嘴吻着了。

    而我的动作却没有受到负面影响,反而每一下都深深的顶到她的子宫内。

    她双手在努力的推开我,双腿用力的挣扎着,可惜一切都是徒努无功,我的鸡巴仍是狠狠的攻击着,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的动作慢慢由挣扎由无奈的接受,这时我才离开她的嘴唇。只见她的嘴厚已被我吻得红肿起来。

    我轻声的跟她说:「你要控制一下你的浪叫声啊,不要把其他人吵醒呢。」说罢眼睛望向在她附近醉倒的男友。

    她哽咽的问:「你…你为什幺要这样做…」

    我鸡巴狠狠的插了几下,道:「为了得到你那美妙的身体,加上如此销魂的阴穴啊!真爽!想不到你男友竟然没有上过你,真是便宜了我!」

    她呜呜地哭泣起来,但我却没有同情心的停止动作,相反更说出我在干她有多爽有多销魂。

    过了一会儿,她虽然仍在哭泣,但身体已诚实的对我的动作产生反应—她的屁股已随着我的抽插摆动着。

    一时间,整间酒楼只剩下颖珊的低泣与呻吟混合而成的声音,以及我俩下体撞击发出「噗滋」的声音。

    突然,我急促的抽插起来,她「啊」的叫了出来。她害怕自己发出的声音太大而立即掩盖自己的嘴巴。

    那我当然不会客气,双手时抓时揉着她的双乳,鸡巴快速的抽插。她虽然已掩着自己的嘴巴,但她可能是太爽了,开始忘形的呻吟起来。

    这时,我注意到她的男友好像快要醒过来的感觉,我的动作改为九浅一深的插法。

    果然没过多久,她男友的双眼就贬了贬,然后便睁开了。他似是仍在酒醉的状态下,虽然睁开了眼睛,但无法看清眼前事物,只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在呻吟着。

    他低声的问道:「是颖珊吗…你在做什幺…为什幺发出这样的声音…」

    可惜颖珊现在已沉迷于我的抽插下,没留意到她男友已醒来的事实。

    这时,我停下来问她:「颖珊,你大声一点回答我,你在做什幺?」然后在她耳边说:「如果你不回答我,我就不再干你。」

    她已经屈服于我的淫威之下,只好低声的回答我说:「我…我在做爱…」

    我故意说:「我听不到。」她只好大声一点说:「我在做爱。」

    我说:「你是谁?你在跟谁做什幺?感觉如何?」她现在什幺都不理会了,只想要一根能让她达到高潮的鸡巴。

    因此,她大声的说:「我庄颖珊现在跟你顾国峰做爱!感觉好爽好舒服!」听到这里,我会心微笑了,但我却不会就此放过她,要求她多说几次。

    所谓一次生就两次熟,她大声地说了四五遍才停止。我看到她男友的眼神似乎已充满怒火,我再一次对他火上加油,鸡巴狠狠的插了颖珊几下,让她发出叫声。

    我抱着颖珊,鸡巴熟练的抽插着她的阴穴。她男友虽然仍有点醉,但事已至此,他也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于是他重心不稳地站了起来,跑过来想要打我。

    但一切我都看在眼内,我抱着颖珊一闪就避开了,而且闪避期间也不忘多插她几下。

    他尝试了几次想要打我,但都被我避开了,而这一切,颖珊却不知道。

    最后,我一腿把他踢到墙边,抱着颖珊一边做爱,一边跟他说:「要不是看在你曾照顾过颖珊,我早就把你打死了。由现在开始,颖珊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性!奴!隶!」

    颖珊显然也听到,看到她男友被我踢至墙边失神的坐着,想要过去陪他,但她的身体却是被我抱着做爱。

    我拿了一张椅子放在他的面前,让颖珊坐上去,然后我疯狂的抽插。

    颖珊本不想呻吟出声,但身体上的快感使她无法不呻吟,于是她也一再理会她男友,双手抱着我的肩,屁股摆动着配合我的动作。

    我见折磨了她男友已久,也不想就此失去一个助手,便不打算忍下去了,鸡巴顿时变成打桩机般快速进出着,一些淫液从交合中「不慎」挤了出来。

    颖珊也被我干着不再抑制自己的叫床声,大声地呻吟着。我感到快要射精了,便向颖珊说道:「颖珊,我快要射了,我要把精液射进你的子宫,让你怀有我的种!」

    说罢更加速的抽插起来,颖珊的身体这时又再抽搐着,再一次达到人生中的顶峰。我也在她这次的高潮中,射出今晚的第二波精液进去颖珊的子宫内。

    休息了一会,我便离开了颖珊的身体,走到她男友面前,把他踢晕了。

    然后,我把我跟颖珊做爱的现场稍作打理,除去我俩做爱的痕迹,然后我把颖珊和她男友搬上车。

    当然,男的放到后面,颖珊坐在副驾,随时準备我的调情了。

    回到家的门口,我开始跟颖珊第三波的做爱…

    我心中想着,要是她男友能看着我和颖珊在做爱,而同时,颖珊也能看着她的男友来跟我做爱,不知会有多爽呢?

    这对爱人,男的只能看着女友被我干着而不能反抗,这种虚荣心特别大,也特别满足!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