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娃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月娃出生在屏东海边的渔村,本名唤做李明月。父亲自小跟随祖父捕鱼,典型的讨海世家。自出世不久生母琴嫂即因病去世,在月娃三岁时父亲再娶现在的阿姨罔腰。罔腰阿姨对待月娃虽然不像一般后母般极尽虐待之能事,但却也不似生母般得疼爱月娃。月娃就在这平平凡凡的家庭渡过了童年。幼年时月娃过的是典型的渔村生活,与一群村里的孩子嬉游海边,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倒也其乐融融。典型的渔村生活,因而培养出月娃像讨海人般刚毅不屈的脾气,对于日后的遭遇影响颇大。南部海边炎热的天候造就出月娃一身古铜色的肌肤,月娃虽然不似天仙的美貌,身材却也长的高迷人。脸部轮廓突出鲜明,尤其那双迷人勾魂的凤眼却也令人垂涎三尺,充满无数的欲望。小学时代的月娃发育的早,身材高挑,早熟的她胸部已逐渐挺起,臀部长的结实无比,凹凸有致。村里的青少年莫不将月娃当成心目中最理想的性对象,由于民风纯朴却也爱在心里口难开,没有发生逾越伦理的不良行爲。令人意外的事情总是会发生。一如往昔般,就在一天炎热天气的傍晚,月娃同村里的孩子们嬉游在海边。月娃刚和一群玩伴从海里头游泳上岸,望见三五个较年长的同伴聚集在舢舨上鬼鬼祟祟的抢着一书本,刚从海里上岸的这群孩童好奇的急急忙忙跑了过去,却听到舢舨上的同伴纷扰的叫道:这是我带来的,看一下又怎样,轮到我了、你爲什麽看的比人家久,就这样纷纷扰扰的喊叫个不停。喊着喊着,后来的这群家伙虽然不明白他们抢的是什麽东西,好奇心的驱使下,也莫名其妙的加入了这场争夺战。就在争吵之间忽然倏的一声,所有的孩子安静了下来,原来大伙抢夺一团的书本被撕成两半,在这鸦雀无声的当时,月娃从另一个玩伴的手中接过来残缺的半本书。这时大伙不再争吵,分成两个集团围观着残缺的两本书,月娃翻着手上的书,霎时脸红了起来,原来大伙争夺的是一本色情书刊。

      数十页的内容,泛黄的纸张,粗造的印刷,前半段在月娃手的手上,并且还有四五页的彩色插图。看着彩色图片,一个年轻的女黑人赤裸着身体像狗一般趴在床沿,长满胡须的男人下部支持着女人的屁股。下半张图片是男女交媾的特写镜头。翻过一页,女人含着男人的阴茎,嘴旁及脸庞充满着黏稠的精液,满足的模样。隔页的上半图片,金发女郎坐在男人的身上,阴部倒插躺在床上男人的阴茎上,嘴里含着侧边男人的阴茎,一手捉着另一个男人的阴茎。下半页图片,两个女人阴部相对仰卧,双头人造阴茎分别插入两个女人的穴内,共同享受着被插入的快感。再翻一页,三对男女集体杂交,男人与女人或坐或立的性交、口交。看在这群年不经事的小孩眼里,各个看的目瞪口呆。月娃目不转睛的看着书上的图片,回想过去的无数个夜晚,半夜起身时听见阿爸和阿姨的房间里传来咿咿呀呀的呻吟声,推开门房却看见阿爸和阿姨做着像图片上的动作,蒙懂的月娃现在才略知他们当时做的是什麽事,但却不知他们爲什麽要做这些事。小孩子们逐渐打破沈默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嬉闹着,倒也天真无邪。天色渐渐的昏暗下来,像往常一样大伙逐渐的散去,月娃的脑海里充满着今天看到图片的景象,回忆着无数个夜晚阿爸和阿姨做着像图片上的动作,忽然觉得心里有股莫名的兴奋,同时阴部有种异样的感觉,急急忙忙的跑回到家里,进到房间脱下裤子和底裤,发现底裤湿答答的一片,再用手摸了一下阴部,湿湿黏黏的液体充满者整个阴部,但却不知爲何而来。急忙找来卫生纸擦拭乾净,并且换了一件乾净的底裤,深怕这样的动作被人发现,换了底裤之后又往窗外及门外看了一看,没被人瞧见,才又捏手捏脚地将擦拭过的卫生纸丢到马桶里沖掉,深怕丢在垃圾桶里让人给发现。月娃忽然听见阿姨呼喊声,月娃吓了一跳,回答说:什麽事。又跑到哪里去玩啦,吃饭了还不晓得回来帮忙。」月娃伸了伸舌头心想:还好没有被人发现,便转身走向厨房帮忙阿姨準备晚饭。到了厨房看见了阿姨,心里想着夜里阿姨和阿爸交媾的情景不觉莞尔,不由得向阿姨发出了会心的一笑,却被阿姨狠狠的瞪了一眼,但是月娃的心里头却是充满着从来都没有过的愉悦,就这样渡过了美妙的一夜。接着的好几个夜晚,每当月娃就寝躺在床上时,回想着那天在海边看到书里的图片时,心里就会有种异样的兴奋,不由得手就伸向阴部,当触摸到阴核的那一刹挪,那种舒服的感觉,却也是从来没有过的经验。随着手指不停的搓揉,身体逐渐的僵硬了起来,眼睛也逐渐的微开微闭,松脱之间彷佛置身天堂一般,愈来愈舒服,快感也逐渐形成,嘴里也发出了像梦呓般的呻吟。手指头的动作愈来愈快,加速的搓揉,不停的搓揉。啊啊哦啊,炎夏的夜里却也吹来清凉的春风。呻吟声在一阵激烈的经鸾之后慢慢的缓和下来,带着疲惫的身体和喜悦的心理,月娃从此之后便像发现新大陆般的享受着这令人兴奋的快乐。

      某一天的半夜,在睡梦中的月娃像往常般又听见阿爸房里传来的那种呻吟声,心想:「每当我自摸时也不是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吗?刹挪间脸上忽然酣热了起来,好奇心驱使月娃捏手捏脚的走向阿爸的房间。轻轻的推开房门,窗外的月光照落在阿爸和阿姨赤裸的身上,想起了村童常常朗诵的一句话:月娘光光,照在我俩个的脚称」。阿爸持续的在阿姨的身上费劲地起伏,阿姨持续发出淫蕩的呻吟声:啊……哦……哥哥。足爽!足爽。插卡深一点。按捏好。啊。按捏好……不要停!不要停!」。阿爸的动作始终如一,阿姨的身躯不停的扭动,嘴里的叫声也未曾须臾停过。一会儿,阿爸停了下来,将阿姨的身体扶起来转了过去,阿姨便趴在床上翘起屁股,阿爸捉起那根常常的阴茎对準阿姨的阴穴狠狠的插了进去,阿姨便又发出淫蕩的叫声:哦。我要死啦……卡紧啦!卡紧啦!。我要死啊啦。啊。哥哥我的哥哥!……你是不是要干死我啦。啊……。」阿爸使劲的抽送,阿姨没命的呼天喊地,月娃看的愣在一旁,双手也不由得伸入底裤内搓弄着阴蒂。看着阿爸和阿姨表演活春宫,也彷佛有一只男人的手抚摸着自己的阴部,这种感觉更胜于独自一人躺在在孤独的床上自慰。阿爸的动作愈来愈激烈,阿姨的呻吟声也愈形淫蕩,月娃的手更是加紧的搓动。突然阿爸「啊」的一声,阿姨连忙爬起转身,嘴巴凑上阿爸肿胀的阴茎,双手握着阴茎前后不停的摆动,只见白色黏稠精液从阴茎马眼中急速地喷出,喷在阿姨的嘴角和脸上。阿姨的双手依然不停地摆动着,嘴巴舔着喷出的精液,阿爸身体不停的扭动像抽筋般似。当阿爸身体停止扭动时,阿姨的双手便停了下来,用手指头将喷洒在脸上嘴角的精液抠了下来,再放进嘴里吸允着,像是吃了琼浆玉液一般。阿爸的阴茎逐渐萎缩,阿姨又将嘴巴凑了过去把阴茎含在嘴里像吸奶嘴般吸允着。月娃看得目瞪口呆,伸进底裤的双手也忘了搓动,这时一定神,轻轻得将房门掩上,一溜烟的跑回自己房间躺在床上,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幕,尽像书里的图片一般,想着想着,一夜无语。

      在初秋的一个夜里,月娃独自一人漫步到海边,早熟的月娃对于性事接触的早,少女情怀总是诗,脑海里总是想着梦中情人,希望有一天能够早日遇见心目中的男孩,就像阿爸着阿姨阴穴般的梦想。秋夜的天总是看不到明月,稀疏的月光从云里头洒下,映在海面上浮出点点的亮光,真是美丽的夜。月娃走着走着,远远迎面而来出现了一个身影,近距离时才看出是强仔,村长伯的侄子。强仔在大伙孩子们中年纪稍长,是本村里的孩子王,衆孩子们唯强仔马首是瞻。当然;在孩子堆里称王,霸气是免不了的,天生的领袖气质却也受到孩子们的爱戴。身材高大经常逃学的强仔,父亲对他无可奈何,因此辍学在家,平日跟着父亲出海捕鱼,閑时便和村里的孩子们鬼混,爱打抱不平的个性经常爲孩子们排解纠纷,也因此成了孩子们的偶像。嘿!月娃,这麽晚一个人散步?强仔寒暄道。是啊!很无聊,随便走走。月娃答话说。有没有看到我弟弟?不知死到哪里去,害我被阮爸骂,找半天也找不到。」强仔抱怨着说。其实像强仔这样的男孩,在情窦初开的月娃心目中是理想的梦中情人,看到了强仔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便接口说:「没看到啊!我们一起去找看看好吗?好啊!我们到石窟弯那边找看看好了。」离村里较远的石窟弯是一个岩洞小丘,村里的孩子们经常跑到这里来玩耍、捉迷藏。月娃和强仔两人走到了石窟弯,强仔大声地呼叫着弟弟的名字,却听不到回答声,找着找着两人爬上了石窟弯的皇帝殿。强仔取名唤做皇帝殿的地方是石窟弯小丘最支持端的平台,约莫五公尺见方,强仔占据这个高高在上的平台意味着他王者的地盘,平日孩子们在此玩耍强仔就不允许其他人登上这平台。

      强仔拉着月娃的手登上皇帝殿,两人喘息着向着海面并肩坐了下来,秋夜里清风扶面,望着天上稀疏的星光和海面上点点磷光,空气中飘来月娃吹吐的的兰芳气息,令强仔也不免怦然心动。月娃也陶醉在这浪漫的气份当中,心里想着的是一幕幕令人脸红的情景,强仔拉着月娃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月娃并没有推却,只是低下了头默默无语任凭强仔触摸。强仔用手指头在月娃的手掌心中轻轻地画着圈圈,面对如此的挑逗月娃的生理起了变化,环手抱住了强仔,脸庞紧紧贴在强仔的肩上,强仔顺势将左手揽住月娃的腰,右手滑向月娃的胸部上下其手,并且将嘴巴凑在月娃的嘴上,亲吻着月娃。虽然两人都是头一遭,但是性沖动这种动物的本能将两人带入情欲的世界。这时候月娃再也按耐不住地用手抚摸着强仔的下部,阴茎肿胀地在裤子里撑起,月娃将手伸入裤缘,握住强仔的阴茎上上下下搓弄着,强仔也闭起眼睛享受月娃的手枪,这时强仔的手也没閑着,摸着月娃的胸部和臀部,也令月娃的底部湿润了起来。两人脱掉身上的衣物,强仔平躺了下来,月娃跪在强仔的身旁学着阿姨吹喇叭,生疏的技巧吹的强仔好生不舒服哀豪连连,频频起身教导。逐渐地月娃掌握了阴茎的敏感带,使得强仔渐入佳境遍体舒畅。吹着吹着,强仔的呻吟声逐渐变调,月娃深怕精液喷出来,便立即停止动作,起身将阴穴凑到强仔的脸上,让强仔吻着她的阴核,但是强仔也是处子一个,不知女人的敏感带在哪里?月娃用手捉着强仔的头发引导阴核的方向,强仔才逐渐的掌握重点不再舔着整个阴部毫无重点可言。阴穴内淫水淌淌流出,强仔也不忌讳不停的舔着,直到月娃全身经鸾站了起来,强仔连忙将月娃推躺在地,扶起胀大的阴茎拨开阴穴插了进去,月娃大声惊叫一声,强仔并未停止抽送,的月娃眼泪直流双手捶着强仔胸部,用力将强仔推开,起身坐了起来低头看着肿肿的阴穴,血水汩泊地从阴穴内流出,强仔愣在一旁看着饮泣的月娃,手足无措。两人默默无语收拾起衣裳走下皇帝殿,月娃走到海边用海水清洗着阴部,强哥心中无限的愧疚站在一旁看着,走了一会两人将衣裤穿上。到了村外强仔说了对不起,月娃微笑点点头腼腆不已,此时无声胜有声,两人拥抱一下各自回家。自此之后,月娃和强仔这对小情侣不分日夜经常约会在皇帝殿,享受着男女之间的情趣。

  • 相关内容